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1-8-1 20:00:00 | 2021-8-3 23:04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届贝克街杯推理大赛第一题
《漏水湖谜案》
作者:红星闪闪(队伍)

谜题版权归作者及贝克街推理学院所有,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谜题

引用
负责本题答疑的赛委名偵探小品Vt超新星
对题目语义理解上有疑问请通过站内私信、QQ等方式联系负责答疑的赛委。
引用
出场人物:
陈一鸣:别墅主人
管家:别墅管家
古三石:私人侦探
胡庞:刑警,陈一鸣发小
郑亮:陈一鸣医生
曹勇:IT职员,陈一鸣同学
薛之峰:医药公司老板,陈一鸣朋友
葛鹿:薛之峰秘书

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捂着胸口喘着气,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一个人倒在他的前面,身前放着几张照片。
没想到,原来是这么回事。
决定了,就这么办。


一、

星期日清晨,初春的窗外,阳光明媚,和煦的春风从半开的窗户轻轻溜进屋里,吹拂着床上睡梦正酣的古三石。
“砰砰砰!”
门外突然传来猛烈的敲门声,惊醒了他和一群美女吃饭喝酒划拳唱歌的美梦。他骂骂咧咧起来开门,一个庞大的身躯几乎塞满了他的眼帘,原来是他的朋友,刑警胡庞。
“卧槽你个胡胖子!不长眼的大清早的跑过来吵我睡觉!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不待主人邀请,胡庞就径直走进屋里,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庞大的身躯压得沙发咯吱作响,他笑了笑,问道:“你也收到了请柬吧?”
他锐利的双眼扫过眼前的茶几——这个问题大概已经不需要古三石回答,一张请柬就随意丢在茶几上。
古三石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脸懵懵道:“你在说啥?”
“我跟老陈联系过,他告诉我他也邀请你了啊。”胡庞道,“我这不是车子出了故障送修了么,所以想搭个便车一起走。”
“去哪儿?”古三石看上去仍然是一头雾水。
“??不是陈一鸣邀请你去他新建的别墅玩吗?请柬都在茶几上,你还跟我装不知道呢!”
“哦,我还没看请柬的内容嘛。”
“$@¥#&€$”

请柬的内容很简单,陈一鸣新建了一栋别墅,邀请他们前往做客。这个陈一鸣是个富二代,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殷实的家境让他有着作天作地的资本,怎么败家也不可能把家底败光的那种。不过陈一鸣倒也不是那种成天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虽然富二代的爱好都有,不过除了挥金如土败家享乐以外,他还喜欢捣鼓一些奇怪的东西,什么熟鸡蛋孵小鸡啦,什么包治百病的神水啊,什么仿古墓客栈之类。当然,这些奇形怪状的爱好除了让他白烧大把大把钞票以外,也捅出不少篓子,不过,不管事情闹多大,最后陈一鸣总能想办法都给摆平了,毕竟在钞能力面前,大多事情也就不是事儿了。
这次他不知道又怎么突发奇想,盘下了城市东南面漏水湖那一块地,并斥巨资建造了一栋特殊的楼。从请柬里的照片和说明来看,这栋楼是建造在湖里的,由一条笔直的通道从岸边直通湖中。湖上水汽蒸腾,丝毫不见有大型建筑的迹象,倒是平添了几分神秘感。至于这种在湖水里建楼是怎么实现的,这不重要,几十年前的天才建筑师就已经能把塔造成大弹簧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今要在水里造个房子那简直是信手拈来,也不存在安全的问题。

想来应该是楼宇落成,陈一鸣迫不及待要大张旗鼓炫耀一番,既然土豪都发请柬邀请了,哪有不去之理?古三石正开着车,载着厚脸皮来蹭车的胡庞,一边在车上闲聊,一边朝着漏水湖赶路。
......
“石头,看不出你居然是老陈的私人侦探,名气不小啊。”
“哪里哪里,只是帮助陈一鸣解决过几起案子罢了。”
胡庞一听这话,登时来了兴趣:“什么案子?”
古三石故作谦虚,一脸矜持地说:“比如家里发生的盗窃案啦之类,都是小案子,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都是小案子??我可听说有个女的告老陈SM她,闹得沸沸扬扬的,都说这是决战了,结果一百八十度大反转,老陈弄到了那女的的隐私资料,逼那女的私了,那个提供资料的侦探也是你吧?”胡庞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是接受委托罢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倒是你,一个小警察怎么和富豪陈一鸣那么熟的,还老陈老陈的,没少当保护伞吧?”古三石不甘示弱地反击。
“切,老陈惹的那些麻烦可不小,上次他搞出来那假药案,都弄出人命了,哪是我一个小警察能管得了的?我就只是他发小而已啦。”


二、

驱车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漏水湖风光秀丽,景色宜人,早在几年前,当地就已经进行投资开发,如今环湖大约有一半的地方已经改造成了公园、高尔夫球场、马场等地方,逐渐成为了该城市的一个旅游景点,就是本地人也喜欢晚饭后来散散步。但还有一些地方还是保留着原始的风貌,虽然风光不减,但因为开发程度不够所以去的人就很少,渐渐的成了适合清修隐居的一个僻静之所。陈一鸣大概是看中了这点,才在漏水湖的西北角盘下了一块地。

码头边上有座木造结构的小房子,房子不大,看上去就像是那种给路人歇脚的地方,实际上房子里有着通往别墅的通道,这里是连接别墅的唯一通路,除此以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进入到别墅里。

管家已经在小屋门口等着迎接他们,他是一名年约六旬的老者,戴着金边眼镜,头发花白,身穿正装,举止彬彬有礼。他身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矮小,相貌猥琐的中年人自称叫郑亮,是个医生,手里还夹着根烟,挺自来熟地跟他们打招呼。古三石只觉此人说话就像老鸹聒噪,再配上他那满口烟垢的大黄牙,实在是惹人生厌之极。

另一人是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长相斯文,衣着得体,态度也很和善,自称是IT公司职员,叫曹勇,他似乎和胡庞认识,两人还互相握手寒暄了几句。

郑亮问管家道:“人到齐了吗?”
“还有两位客人。”
正说话间,一辆劳斯莱斯从远处开了过来,不一会就停在他们面前。车上走下两个人,后排艰难挪下来的,是一个矮胖老头,穿着一身名牌西装,没打领带,右手戴着金光夺目的劳力士金表,脖子上挂着小指粗的大金链,挺起的啤酒肚就像要把皮带撑破似的,暴露出他那暴发户没品的德行。司机是一名20多岁的知性女子,身材苗条,气质优雅,姣好的脸上有着精致的妆容。她停好车,又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两只行李箱。古三石见状,忙不迭地上前展现绅士风度,帮忙拎箱子,女子对他甜甜一笑,他顿时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二两,云里雾里的,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了。

“二位便是薛之峰先生和葛鹿小姐吧,欢迎光临。”管家迎上前招呼新来的客人。大家又重新自我介绍一番,原来薛之峰是快手医药公司的老板,陈一鸣的朋友,葛鹿则是他的秘书。
“人都到齐了,请大家跟我前往馆内。”管家转头往小屋内走去,薛之峰和葛鹿首先跟上,其他人也陆续跟在后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古三石在走过曹勇身边时,感觉他注视前方的眼光带有一丝寒意。

郑亮无论见谁都能攀谈起来,这不,他对古三石抢先献殷情显得很不满,就主动找葛鹿吹嘘起来,聊着聊着,郑亮说:“我平时挺喜欢看推理小说的,陈一鸣也看过一些,我们都喜欢小说里‘暴风雪山庄’的情节,觉得足够刺激,这次去陈一鸣的别墅,也可以看成是暴风雪山庄模式啊,陈一鸣一关门,谁也走不出去。哈哈,哈哈哈。”
郑亮自以为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可是压根没有人笑,一下子冷场了。
薛之峰晃了晃戴着金表的手,冷冷道:“这种情况下,只有集齐足够而安全的吃喝,躲在自己房间才是最安全的。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人,往往不知道身边谁是凶手疑神疑鬼,而闹矛盾或者被一些突发事件—比如停电而产生混乱。”
郑亮尴尬地笑了笑,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三、

在管家的带领下,众人进入小屋的地下室,走过长达好几百米的通道,通道四周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完全封闭,看不到外面的任何场景,好在壁上有装饰画让这段路不至于压抑。通道尽头是一道紧闭的大铁门,从外面打开需要钥匙而里面打开并不需要。铁门边上有一个门铃。钥匙转动后,管家用力往外拉开那道沉重的铁门。打开铁门以后,别墅的真容才终于展示在大家面前。

众人跟着管家鱼贯而入。别墅的造型很独特,总体结构是圆形。圆心位置是一部电梯,电梯的入口在北面,也就是正门走到电梯需要绕小半圈才行。此时电梯门正开着,上面的指示灯显示着一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1。
管家给大家介绍房屋的构造,别墅分为三层,每层有4米高。第一层一间较小的房间是自带发电机的电力室,边上是厕所,厕所边有个楼梯,不过又暗又陡,通常也不使用。另外一个较大的房间被分割成了厨房和餐厅,厨房边上是管家的房间。第二层是娱乐室和陈一鸣的房间,而第三层是六间客房。


一楼示意图 ▲


二楼示意图 ▲

大家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餐厅,薛之峰一点也不客气,首先在门口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曹勇皱了皱眉,在远处坐下。可能是因为工作上习惯了,葛鹿则站在门口薛之峰边上,微笑着等待着老板的下一步指示。古三石屁颠屁颠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谢谢,我不渴。”葛鹿婉拒了他的好意。目睹这一幕的胡庞哈的笑了出来。
你小子,梁子结下了。古三石暗道。
管家离开餐厅,不一会拿着六把钥匙进门,解释道,别墅房间的锁是电子锁,电力室,陈一鸣的房间,以及所有客房都可以上锁,而厨房餐厅和娱乐室没有门锁。只有用对应的钥匙才能打开房间,也只有用钥匙才能上锁,房间内部也可以用钥匙上锁,但内部开门无需钥匙。六间房间除了朝向不同,内部构造,布置,大小都完全一样。
“钥匙有备用的吗?”葛鹿问。
“房间钥匙只有一把,但是我手里有万能钥匙,能打开包括大门在内所有的门,还有一把万能钥匙在陈先生手里。”管家展示了一下万能钥匙,接着管家拿出了六把贴着号码的钥匙,和万能钥匙的外观截然不同。“大家拿一下客房钥匙吧。”
站在管家身边的葛鹿,顺手挑选了两把钥匙,并给了薛之峰一把。剩下每人拿了一把,古三石最后一个拿,看到上面的号码是303。
古三石舔着脸看向葛鹿手里的钥匙,“你是几号房啊,302?我们真有缘分啊,我随便拿了一把是303,就在你隔壁哦。”
“这些钥匙一看就是特制的,想要复制很难吧。”曹勇拿着的是304,依次过去是郑亮,胡庞。薛之峰则在301,看的出这生意人对号码还是很迷信的,拿到1号显得很开心。


三楼示意图 ▲

“陈一鸣在哪儿啊,他请我们来,自己却不露面,这也太怠慢了吧?”郑亮那乌鸦嗓子响起了吐槽声。
薛之峰嘿嘿笑道:“老陈这个人你还不知道么?他费尽心力造了这么个地方,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平淡无奇的出场那可不是他的风格。”
众人连连点头,大家互相虽不熟悉,但应该都是陈一鸣的好友,对他的性格十分了解。古三石想起陈一鸣曾经在赞助一次推理比赛时买了好了几台用switch的零件改装成的ps5,就知道这人有多么喜欢恶搞了。
这时胡庞开始讲述陈一鸣小时候捣蛋的故事,什么把学校的讲台挖一个洞啊,在同学的座位上涂502胶水啊,往老师的黑板上抹黑蜡笔让老师没法写粉笔字啊,还有悄悄把同学鞋带系在桌子腿上之类的,曹勇也不时附和,听口气他们是老同学,手里攥着大把大把的中二岁月黑历史,这些小故事讲得那叫个引人入胜,让听得有趣的葛鹿娇笑不已,古三石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保持着礼节性的笑容,脑子里琢磨着什么。
“管家,这么久了,陈一鸣怎么还不出来?要不赶紧去叫叫他吧,主人家总不能老躲着不露面啊”薛之峰觉得无聊,忍不住道。
管家笑了笑:“陈先生说过了,请大家远道而来,确实辛苦,不如先回房间休息一会,稍安毋躁,他会和大家联系的。”

众人都了解陈一鸣的脾气,也就决定按照他的计划行事,先去自己的房间里放下行李。电梯挺宽敞,可能是因为整栋别墅都在水里的缘故,这电梯上下运行特别慢,但是很平稳,电梯门开关、滑进滑出轨道之时,几乎听不到半点声音,陈一鸣对生活的品质要求还是颇高的,这种建造在水下的建筑,在活动部件的质量把关上,自然比陆地建筑更为严格,近乎苛刻。胡庞显得极不耐烦,说还不如走楼梯。曹勇倒是挺满意的,不像刚进电梯时愁眉苦脸。
到了三楼,花了3分多钟。古三石走出电梯时回头看了一眼,电梯的数字显示的是阿拉伯数字3。他目送美女进了自己房间,呆了半晌,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面的东西很简单,一张床,一套桌椅,一个衣柜,屋里还有卫生间。房间都没有窗户,整栋别墅的运作需要依靠房子里的生态循环系统来维持,古三石拿出手机,发现完全没有手机信号。
出于侦探的本能,古三石查看了自己的房间,发现家具包括床都是可以移动的,但衣柜因为外墙弧度的关系是半嵌入墙内无法移动的,打开衣柜,除了挂衣服的衣架外空空如也。切,陈一鸣在打什么鬼主意呢?难道要开那种旅馆?......古三石嘟囔着,脱掉外套躺在床上,一会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四、

做着春梦的古三石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擦掉嘴角边的口水,打开门,管家正站在门外,焦急地告诉他出事了,葛鹿、胡庞和郑亮三人去二楼娱乐室玩,发现陈一鸣的房间门开着缝但无人应答。推门进去一看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已经死去多时了,于是郑亮赶紧让胡庞去找管家通知大家。管家说完,就去通知下一个人。
古三石连忙穿上衣服去了陈一鸣的卧室,郑亮正在检查尸体,葛鹿则靠在门口墙上,脸色苍白。
胡庞随后也赶来了,不过衣服上似乎沾了些灰。
“陈一鸣已经死了一天以上了,很可能是因为心脏病发而死亡,但具体因为条件有限,需要司法解剖以后才能知道。”郑亮说。古三石和胡庞都略通法医学,判断医生所说是正确的。
古三石知道陈一鸣的心脏一直不太好,需要吃一种国外的特效药,所以也不算很意外。
几人简单调查了一下房间,房间的设施和三楼客房完全一样,结实的桌子,舒适的床,嵌在墙里的衣柜。桌子上发现了一把钥匙,和老管家手里那把一模一样,看来这就是陈一鸣的万能钥匙。另外古三石还在床下角落发现有什么东西,他爬进去一看,发现是陈一鸣的心脏病药,打开纸盒,里面的药只吃了一颗。唯一令人震撼的是,众人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大堆照片,照片上的陈一鸣正拿着皮鞭蜡烛等道具在SM未成年少女,脸上还露出得意的微笑。


房间内部示意图 ▲

“看来是意外啊。”郑亮叹息着,等胡庞拍完现场照片后,把尸体平放在床上,顺手取过白床单,盖住了陈一鸣的尸体。
古三石想说什么,看了看胡庞,见他一言不发,也忍住了。

古三石收起了万能钥匙,三人闷闷不乐地走出房间,管家就站在门口,薛之峰和曹勇两人都站在他身后。
胡庞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听到陈一鸣意外病发,大家都觉得很遗憾,曹勇还对着屋子行了个礼。
郑亮说道:“我说你这管家怎么当的,主人昨天就死了都不知道?”
“不是这样的,郑先生,我是中介公司介绍来为大家服务的,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别墅情况,工作计划和钥匙都是三天前陈先生直接寄给公司的。今天早上来了别墅按照要求先准备食材,然后就去湖边接客人,带大家来到别墅并作简单的介绍,接着到餐厅,给大家分配钥匙,然后让大家稍事休息,到晚饭前再去通知陈先生,这些都是陈先生安排的流程啊……我连陈先生的面都没见过,我来的时候大门锁着,我以为陈先生还没到,哪知道有这种事...”管家慌乱地辩解。
“别墅大门是不是和房门一样,需要用钥匙上锁的?”古三石问。
“是,但是里面也能锁,我真没想到陈先生在自己房间...”
“算了,这是意外,也不能怪管家,”曹勇打圆场。“别站这里了,我们还是下去谈吧。”
葛鹿提醒道:“虽说判断为意外,是不是先要通知警方?”
“嗯,我们下去商量下,派人通知警方。”胡庞说着打算走向楼梯。
管家看了看他的身材还有衣服上的灰,又看了看狭窄陡峭的楼梯,叹了口气,“胡先生,那个...我觉得你还是别走楼梯了,楼梯转弯的地方很窄...”古三石噗的笑了,原来灰是这么来的啊。薛之峰和葛鹿已经走进电梯,胡庞瞪了他一眼,也进了电梯。
另外几个人显然也不耐烦乘坐电梯,就从楼梯走了下去。

众人到了餐厅商量着如何处理,过了一会儿薛之峰和胡庞也走了过来。
“葛小姐呢?”古三石问道。
“她说手机忘记在房间里了,又上去拿了。”薛之峰道。
“女人就是麻烦。”郑亮吐槽道。
“男人有时也一样。”古三石看着胡庞笑。
略尴尬的胡庞站起来说:“那么就由我去通知警方吧”,大家都没意见,胡庞随即走向大门。
随后众人听到了胡庞的惊呼:“门怎么开不了了!?”
大家赶紧过去,发现大铁门已经打不开了。古三石也试了试,大门确实无法打开。管家也用钥匙试了试,结果也是一样的。性急的胡庞开始用身子撞门,门却纹丝不动。古三石连忙制止了他,他进门时观察过,这是厚达半米的大铁门,不可能靠蛮力破坏。
“被从外面锁死了?”郑亮问。
“不可能!”管家说:“我发誓钥匙从未离开过身边,更何况里面打开门本来就不需要钥匙。”
“会不会是什么电子控制设备出了问题?”
“不会,这门是机械门啊。不可能远程控制。”
“这怎么办,不是被困在房子里了么?”曹勇显然很慌。
“不用担心,明天中午十二点有预定送食物上门,等小哥敲门的时候隔着门喊话让他报警,应该能听见。”管家安慰大家。可胡庞不愿束手待毙,称要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出路。虽然觉得不会有用,古三石还是看着他消失在楼梯方向,“真是不记教训”,古三石想。


五、

晚饭时,古三石向葛鹿说了发生的情况,了解到大门打不开却不知原因,葛鹿直接联想到之前郑亮说的暴风雪山庄,吓得花容失色,古三石赶紧安慰。
此时胡庞垂头丧气地回到餐厅,说哪里都找不到出路。大家谈起陈一鸣之死,郑亮说起照片的事情,义愤填膺,涨红了脸,拍着桌子大骂没想到陈一鸣竟是这样人面兽心之徒。
“活该,这就是遭天谴了吧,善恶终有报。”曹勇说着同时看了一眼薛之峰。
古三石仔细看了看照片:“这个角度好像是有人帮他拍的……等等,这个水印?这些照片好像是海豚牌照相机拍的,这个可不常见。
“海豚牌照相机,薛总你不是有一台吗?”葛鹿脱口而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薛之峰的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了,听到葛鹿的话,他慌不迭地拿了几瓶水和罐头食品,喊道:“明天中午之前我就呆在自己房间里,谁来我都不开门,除非警察来了!”随即起身离去。
看葛鹿一脸惊讶的表情,古三石连忙上前好言安慰。
大家面面相觑,胡庞说:“大家可以回房休息了,但千万要小心。”
回到3楼,古三石突然想起自己手上的万能钥匙便拿出来试了一下,这把钥匙可以打开自己的房门,看来确实是万能钥匙。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八点,大家在餐厅集中吃早饭,薛之峰果然没有露面。因为他昨天已经撂话不会出房门,其他人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所有人食不知味地吃完了早餐,葛鹿说:“我去拿些食物给老板吧。”,端着一盘面包牛奶培根烤肠上了楼。
过了一会葛鹿原封不动地端着盘子回来了,沮丧的说老板不仅不开门,还压根没有应答。古三石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站起身招呼着:“走,大家一起去他房间。”
薛之峰的房门锁着,怎么敲门里面都毫无动静,胡庞命令管家用万能钥匙打开门,众人发现薛之峰仰卧在床上,双手放在腹部,脖子上一道伤口,左手拿着一把刀,床单已经被鲜血染红。
“啊啊啊!”曹勇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随即他白眼一翻,晕了过去。身边的古三石连忙一把扶住他。
“大家都出去,保护好现场!”胡庞大喝一声,郑亮则上前检查尸体。
在古三石的建议下,无关人员集中到了餐厅。曹勇此时也醒过来了,他喝了杯水,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我晕血。而且自从来这里,就偶尔有些不舒服,脑袋会突然有些沉。”
“没事,你休息一下。”古三石嘴上这么说,一边仔细观察他是不是伪装的,但他并没有看出来。他原本想让葛鹿配合自己表演,自己故意流点鼻血试探一下,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胡庞和郑亮两人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管家问道。
“死了,颈动脉割裂伤,失血过多,初步检验,死亡时间应该在3-4个小时之前,也就是半夜四点到五点之间。”
“我的意思是……”管家欲言又止。
古三石帮他把话说了出来:“是自杀还是他杀?”
胡庞道:“目前还不好说,他值钱的手表项链等都还在,不过桌子上倒是有份遗书,写着自己和陈一鸣一起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所以以死谢罪。”
郑亮道:“薛之峰的房门钥匙在他裤子口袋里,这是老胡和我同时发现的,我们互相监视着,都没有放进去钥匙的可能。”
胡庞道:“不错,我们还确认了那确实是他房门的钥匙。因为房门并没有空隙,因此,那种用线在门外把钥匙送进薛之峰口袋的手法也是行不通的,这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密室,所以薛之峰自杀可能大,不过这对自己下手也是够狠的。”
“不对,他杀可能更大。”古三石说。
众人投来疑惑的表情,古三石继续说道,“大家昨晚也看到了,薛之峰是拿着食物躲进房间的,那时候他完全没有自杀的意思。”
“也许晚上他想到自己做的坏事,觉得罪孽深重自杀了呢?”
“如果是这样,那他写完遗书直接自杀就是,何必跑去床上躺着割喉?”
“如果是他杀...曹勇,昨天晚上薛之峰是听了你的话躲房间去的?”
曹勇哼了一声:“心里有鬼被我说中了吧,怎么,你怀疑我?来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怎么会去杀他?”
“你不认识他?可是之前在岸边,你看薛之峰的眼神可不太像是刚见啊。”古三石淡淡地插了一句。
“我...我真的是第一次见他,但是我母亲就是相信了他们公司卖的鸡毛药酒,说什么喝酒当喝补药,包治百病,结果耽误治疗去世了。那个薛之峰是公司老板,我当然恨他!但我也不至于杀人吧?再说了,就算我想杀他,我也没那本事啊!你们都看到的,门是锁着的,也没有暴力入侵的痕迹。昨天晚上薛之峰亲口说的,谁来都不给开门,我怎么进去又怎么离开?要我说,如果真是他杀的话,只有管家和古先生有机会杀人,因为只有你们两位拿着万能钥匙。”
古三石冷冷道:“不会,薛之峰死亡时间是四到五点,而我因为白天睡得多了,三点前就醒了。百无聊赖之下就下楼,而管家也因为压力太大所以早早起床,我们从四点开始,管家就在厨房一边准备早饭,一边和在餐厅的我下棋,一直到快八点,我们是不可能作案的。”
“...是的,我和古先生一直在一起,中间古先生出去上了次厕所,也就几分钟,我们不可能杀人啊。”
“等一下,曹勇似乎抓住了什么漏洞,大喊道:“你上厕所的时间,管家不是有机会杀人吗?他有万能钥匙,进房间易如反掌。”
“不可能。”古三石道,“我上厕所的时候,楼梯就在边上,那个楼梯很容易发出声响,如果有人经过我会听见,电梯那速度就更来不及了。回去的时候,管家还在厨房一边做菜一边想棋。这么短的时间里上三楼,杀完人然后下楼是不可能的。”
“这……”曹勇无言以对。
“那不是没人能进去吗?还是自杀吧?”葛鹿小声说。
“你知道他有什么自杀理由?”胡庞问道,葛鹿摇了摇头。“其实,我来薛总这里工作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他以前的事情也并不是很了解。”
“那遗书是不是你老板的笔迹?”
“像是有点像,不过字迹潦草了点,我也不能保证...”
“看来要等警察来调查后才能确定了。”
“管家,作为凶器的刀是别墅里面的东西吗?”古三石问道。
管家摇摇头:“厨房里的刀具并没有缺,我想应该不是。当然如果陈一鸣带进来的那我也不清楚。”
古三石点了点头。
“既然有可能是他杀,那么大家说说自己今天早上的行踪吧,”胡庞说:“我先说吧,我一直在睡觉,起来洗漱后到一楼餐厅是7点50,那时候古三石和管家在下棋。”
其他人纷纷表示自己待在房子里睡觉,八点左右才来到餐厅。
古三石回想来餐厅的情况,的确如他们所说,胡庞七点五十先来,其他人都在八点左右。他自己三点多乘电梯到餐厅和管家下棋,下棋的间隙,大概是五点,他上过一次厕所,大概用了2-3分钟时间,出来时眼角瞥见电梯的数字似乎显示的是3。
这是怎么回事呢?古三石沉思了起来,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


六、

为了安全,众人决定集中在一楼餐厅等待救援。
虽然医生很不愿意,但是古三石劝说道:“暴风雪山庄模式的小说里面,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往往没事,要一个人呆着笼城的,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医生很不高兴,但勉强还是留了下来。
管家为大家准备了咖啡和饼干,但也没什么人有胃口。只有古三石,大吃大喝,喝多了咖啡还不断上厕所。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有人按响了门铃。
一个快递小哥喊道:“你好,滴滴买菜,你们点的蔬菜和水果到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胡庞把双手撑在门上高声道:“你好兄弟,我们这里门打不开了,麻烦你帮忙报一下警。”
这时候,奇迹出现了,铁门慢慢开了,门口是小哥惊奇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胡庞抓住快递小哥问道:“你是怎么开的门?”
快递小哥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根据客人下单的备注从小木屋经过一个隧道过来的,这门...不是你推开的吗?”

“啊?”
古三石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电光。两天里那些不可解的谜团在一瞬之间显得那么清晰,打不开的门,薛之峰房间的密室,陈一鸣的意图,一切的一切都连成了一条线。在这条线的另一端,凶手正一个人站在线的尽头。

他迅速跑到通道,在附近的墙壁上仔细寻找了起来,终于在一个隐秘的角落发现了一个暗格,里面是一个红色和一个蓝色按钮。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古三石自信一笑:“各位,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备注:
  • 本案无合谋。
  • 古三石是侦探身份,无嫌疑。
  • 题中所提供的尸检信息无误。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推理分析出发生在漏水湖别墅内的事件真相。

谜题发布后可能会做修改,请及时关注论坛动态。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2009-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08-03 23:00届时将放出第一题答案。2021-08-04 20:00 将放出第二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学院

|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02: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记录

2021年8月2日 02:06:18
一楼示意图进行更改,大门与电梯之间不存在任何墙体遮挡。
| 楼主| 发表于 2021-8-3 22:55:11 | 2021-8-3 23:04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6.4/10
153 人评价
5
14.4%
4
18.3%
3
46.4%
2
15%
1
5.9%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53 英镑 购买答案

2 | 发表于 2021-8-3 23:07:28 | 2021-8-3 23:10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真的只是个电梯而已啊 ……
3 | 发表于 2021-8-3 23:10:1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笑死,一点没对
  • 路好长 2021-8-4 08:35 说:

    笑死,我也一点没对
1 | 发表于 2021-8-3 23:10:23 | 2021-8-3 23:14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到了三小时的凉凉
胡庞和郑亮作排除,果断排除了医生,这人戏份太少了
2 | 发表于 2021-8-3 23:10:46 | 2021-8-3 23:15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哇真是,这个暗门有点小离谱,而且按照常理,秘书不太可能随便离开自己老板去老板朋友别人家吧……靠这点排掉的葛鹿
所以电力室真的一点用都没有吗,枯了
懂了,是我太菜了
  • 哼哼唧唧 2021-8-3 23:12 说:

    凶手居然猜对了,但是觉得密室麻烦,也就是一闪而过的想法,没想到
  • 二智吆 2021-8-4 10:09 说:

    我猜的胡庞和葛鹿连手作案,我猜的sm少女是胡庞妹妹,葛鹿是陈薛两人的玩物之一,暗门都啥的猜到了,但那个电梯是真的离谱,房子动电梯外的人感觉不到?绝了
  • 乌拉巴哈队 回复 二智吆 2021-8-4 18:46 说:

    曹勇感觉到了。
| 发表于 2021-8-3 23:11:1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分谢罪
| 发表于 2021-8-3 23:12:3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暗门还真没想到
| 发表于 2021-8-3 23:12:5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喷位)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