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4508|回复: 99

[每周谜题] 第110期谜题《黑色的友情》(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19-3-15 20: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10期谜题《黑色的友情》[/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6142]风·笙[/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10-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align=center]眼前的平和,渗透着生活的黑暗。[/align][quote]插叙一: “你听说了吗?好像有人在寝室自杀了?” “啊?真的吗?怎么会……”[/quote] [b][size=4][align=center]一[/align][/size][/b][p=30, 0, left]2018年7月1日 13:00,Z省科技大学。 青衣男子缓缓推开了礼堂的大门,大一生活体验报告活动已经开始15分钟了。 “你怎么又迟到?”走廊边上一名面目清秀的女生用略带责怪的语气说道,“这么随性,小心学分扣光光,到时候可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来找我们求解决方法。” “说笑了,我还是有分寸的。”向笙淡淡的回道。 “还真是淡定。”詹鸯默默摇摇头,“真搞不懂你哪来的自信。”语罢,也不等向笙回答,就向自己的位置走去,和其它几名女生聊开了。 礼堂的演讲台上,学生会主席徐将正在激情澎湃地做自己的演讲报告。 “聒噪。”孙云谦不耐烦的嘀咕道,“他跟个老太婆似的,怎么就没完了呢……” “我不想听了,要不要出去坐坐散散心?”梅旭在一旁说道。 “好啊,不过可别忘了带上我。”同样早已不耐烦的付雨赶紧应和道。 礼堂的灯光不是太亮,三人很轻松地躲过了老师的目光,悄悄溜了出去。 徐将,梅旭,孙云谦,付雨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四人在高中时是室友,互相之间情同手足,无话不谈,大到国家政治大事,小到家庭油盐酱醋。现在考来了同一所大学,依然被分在同一寝室,这四个男人之间的“缘分”可还正是不浅。 上大学以来,徐将因为成绩优异,办事能力强,很快就在数百新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学生会主席。而另外三人则还是自己做自己,丝毫没有表现出对这些“功名利禄”的关心。 但是,殊不知一场阴谋却早已在某人心中展开了帷幕。[/p][quote]插叙二: “你好,你这有卖安眠药吗?我朋友最近有点失眠。” “哦,不好意思,安眠药要有处方才给配。” “嗯……这样啊,好吧,那我下次叫他自己来吧。”[/quote] [b][size=4][align=center]二[/align][/size][/b][p=30, 0, left]2018年7月1日 18:00,学校男生106寝室。 付雨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手里摆弄着需要在暑假里预习完的教科书,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想什么呢,上大学以来就喜欢发呆,说吧,是不是看上哪个女生了,需要天天朝思暮想啊?”梅旭拎着从街上带回来的外卖盒子,对着付雨打趣道。 “哪有!整天瞎猜忌,真是无聊。”付雨翻过身,朝着里面的墙壁,不去看梅旭。 “哦,哦,好。”梅旭满脸不相信,“行了,别做你的春梦了,吃饭了,来,对了,孙云谦和徐将去哪了?”…… 等了大概半小时,孙云谦和徐将可算是回来了。 虽然心里有点不爽,但是作为室友当然也知道二人事务较多,迟到也是情有可原,最终梅旭也就没有再计较。 19:00整,梅旭的电子表“滴”的响了一声。 “现在还天天戴电子表呢?难不难受。”徐将鄙夷说道,“像我一样成熟一点!” “我们经常不在寝室,也没地方看钟,看手机还怕丢,带个表多方便。”梅旭直接怼了回去,“而且带了表就不会像某人那样整天‘几点了?’‘几点了’……的样子了。” “行了行了,晚上隔壁寝室的向笙还约了我们一起去新开业的商业街逛逛,今晚可有电竞大佬来商业街直播呢,大家都准备一下。”付雨打断了二人的互怼,又顺手从背后掏出两包香烟抛给二人,“来试试,软壳中华啊,可不便宜呢。” 徐将接过香烟,“那就多谢了,下次我也请请你啊?” “那就不必了,大家都是室友,在意这么多干什么……” 繁华的商业街。 商业街在当天上午才刚开业,而且还有电竞大佬助阵,人流量非常大。五人在街上才走了一段路,梅旭就掉队了。 “诶?梅旭呢?”徐将停下脚步,问道。 孙云谦回头张望了一会,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算了,别管他,一个大男人还怕他丢了不成,九成是弯到哪家店里去了,大不了到时候打电话嘛。” 徐将思索片刻,最终还是说道:“好吧,那就不管他了。” 远处。 梅旭的手表又“滴”的响了一声。“我不就系个鞋带功夫,人就都不见了,真是的……不过也好,免得吵闹。” 学校女生203寝室。 “今天好像有个商业街开业了来着。”刘涵放下手机,对着另一个女生说道。 “哦,是啊,那几个男生已经组队去玩了。”任雨璇刷着朋友圈,慢慢回道。 “真是的,为什么现在男生比女生还腻逛街?”刘涵无语道。 “也许是因为今天商业街的开业活动吧,”任雨璇依旧没有放下手机,“好像有什么电竞比赛来着?” “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圣贤机的任雨璇咋会那么了解呢?来来来,给我看看你的手机里有没有什么小秘密……”说罢,刘涵就要去抢任雨璇的手机。 “才没有秘密的啦!”任雨璇一闪躲开了刘涵的手,然后马上就做贼心虚地把手机锁屏了。 “你这话说出来谁信啊……”刘涵鄙夷道,不过也没有再和任雨璇纠缠下去。 女生202寝室。 “隔壁寝室好嗨啊……为什么我们这就死气沉沉的?啊,你说是为什么?”周沁不解地看向一旁的詹鸯。 詹鸯正在认真预习下学期新课的内容,听到周沁说话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和我说话吗?”在得到周沁肯定的回答后,詹鸯又停下来想了想,“我也不是很清楚啊,不过我们寝都是爱学习的人,对吗?” 周沁低头看了看桌上堆成山的辅导书和教科书,“是啊,不过爱的可能有点过头了吧……”[/p][quote]插叙三: 致 任雨璇: 雨璇,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敢保证我对你的感情里绝对不带任何一丝不忠诚。我们还能回到以前的日子吗?我好怀念那段时光。 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我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对你好了……算了,如果你真的不爱我的话——那我,我还是随你的心意吧。[/quote] [b][size=4][align=center]三[/align][/size][/b][p=30, 0, left]2018年7月3日 “学校怎么突然就想开课了?这暑假才刚开始啊……真是不仁。”梅旭在寝室里怨天尤人。 “不是说了可以不去吗?那你还要抱怨什么,大不了我们上课,你出去玩嘛,又不扣你学分……再加上学的都是专业外的知识,和你的专业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向笙从门口路过,淡淡的补上一句。 “你懂什么,只要是课,我就要去上!”…… 学校这次临时开课,刚好赶上教室装修,原教室不能用,上课地点只好选在学校另一幢教学楼的旧教室。 教室不大,里面的设施是蛮久以前购置的,一人一桌一椅,这教室反倒像小学和中学的教室了。门上贴着一张A4纸打印的“化学系”,这就算定下教室了。 詹鸯坐在座位上埋怨着这破旧的配置,课桌小也就算了,东西都没地方放,因为身上也没带着什么东西,她就用一张白纸做了一个钩子,也好钩个袋子,虽然承重能力差的可怕。 周沁对这里也是很不满,大夏天的,教室里竟然还不开空调,无奈于自己权力过小没有擅自打开空调的权限,只能默默祈祷着原教室早些修好。 男生们倒是没有介意什么。 离上课还有一会。 任雨璇站起身,走到了詹鸯的课桌边,“这个钩子可以挂东西吗?” “可以,不过它只能支撑一点质量……哎!等等……”任雨璇随手拿过旁边徐将桌上的一串钥匙,直接挂在了纸钩子上。还没等詹鸯制止,纸钩子就因为钥匙的质量过大而变形了。 “真调皮……”詹鸯轻轻拍了一下任雨璇,埋怨道。 ……[/p][quote]插叙四: “他太优秀了……我完全比不过他啊。可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是真的啊!这点他一定比不过我。你……真的如此确定了吗……”[/quote] [b][size=4][align=center]四[/align][/size][/b][p=30, 0, left]2018年7月5日9:00 平日宁静的校园突然迎来了一个重磅新闻:学生会主席徐将竟然在寝室自杀了。 最近徐将有点失眠,医生说是因为对事务过多操心,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由于学校医务室没有太多的药物储备,所以徐将就又去了城区的大医院,最后配回来了一些安眠药,不过医生嘱咐他过,如果过了24:00还没有睡着才可以服药。而安眠药,似乎就是导致徐将死亡的间接凶器。 案发当天 7:00 付雨,孙云谦,梅旭三人在外面的游戏厅疯了一夜,直到早上才回到学校男生寝室。 “诶?门竟然是反锁着的,你们有带钥匙吗?”孙云谦推了推门,不解的说道。 “我没带钥匙啊……昨晚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钥匙不是给徐将了吗?[color=red]只有他能锁门吧。[/color]”梅旭回忆道,“说起来他昨天为什么没来?” “他身体不舒服,早早的就睡了,反正他也不走,所以我就把钥匙给他了,不过他现在好像不在啊?”付雨看了看被窗帘挡得严严实实的窗户,不解的晃了晃身子。 “那我打下他的电话。”语罢,孙云谦拿出了手机。 大概半分钟以后,寝室里传来了徐将的手机铃声。“嗯?他在里面啊——”孙云谦放下了手机,“那他为什么不开门?” 付雨略略一愣,突然对着门锁就是一踹,“先把门弄开,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好。” 五分钟后,坚固的铁门在三人的努力下被强行打开,三人冲进寝室,发现徐将躺在床上,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份[color=red]打印的[/color]遗书。三人赶紧冲到徐将身前,但是徐将早已断了气。 “快!快叫救护车!” …… 实在是太久了。 [s]“我们尽力了。”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徐将没有抢救过来。[/s][/p][quote]插叙五: 徐将的遗书 致大家: 各位,抱歉。 这几年,我得到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 大家都说我说话太冲,没错,我也承认这点,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没有人教过我怎么说话,所以我就一直保留了那种粗俗的说话方式,多年来也懒得去改,还望大家见谅。 大家对我的一点一滴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我很感谢你们对我的付出。你们的付出太多,而我的时间不多,可惜也就不能一一列举了。 这段时间我有在谈恋爱啊,你们知道吗?她很漂亮,也很有气质,她平常都是不会生气的。不过昨天我彻底惹到她了,她使劲的骂我,说我没素质,说话没有底线……于是,我最终断了念想。 我太累了。 我真的不应该揽这么多的事给自己,原来有那么多的人,事,物支持着我坚持下去,现在,最后的念想也断了。 抱歉,各位,我留下了那么大一个烂摊子,我,来世必定做牛做马来还。我们来世还做兄弟。[align=right]罪人 徐将 绝笔[/align][/quote] [b][size=4][align=center]五[/align][/size][/b][p=30, 0, left]2018年7月5日12:00,审讯室 “案发当时你在哪?”警员问道,“当时你有注意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或事情吗?”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不过……我在那个晚上一直都没有回过寝室……哦,我最后一次回寝室是在昨天晚上7:00,因为我一不小心把手机落在寝室了。当时徐将精神还挺不错的,我们还闲聊了两句,不过因为赶时间,我拿了手机以后很快就离开寝室了。然后我就和室友出去通宵了,中途大概23:00这样还看了一场电影,就是最近最火的那部电影。那个电影院可黑了,除了大屏幕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当时我坐在最里面,付雨和孙云谦坐在走廊旁边。中途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啊……”梅旭回答道, “嗯……至于不同寻常的事情……”梅旭又思考了一会,“应该没有吧。” “当时我和室友在外面通宵我还记得我问他去不去的时候他回绝的很不留情面,当时还有点气愤,但是没想到一回来他就不在了……虽然他平时说话比较冲,经常说话不过大脑,不过他毕竟是我多年的朋友和同学,我想……算了吧,往事就不再提了。这个人很固执,从各个方面。就比如他抽烟,就一直喜欢抽一个牌子的,但是偶尔抽一两支例外也是有的;他做事,就一定要做完了才会去休息。在他眼里,原则是最重要的。”付雨感伤道,“不寻常的事情……他最近可能在谈恋爱?” “说实话我和徐将的关系还不错,虽然他说话有时候会不大得体……不过天下的人有谁会完美无瑕呢?这点瑕疵我可以直接忽略……没想到啊,徐将怎么说也是我们这里最有出息的人了,没想到……他就这么自杀了……”孙云谦低下头,“不寻常的事……哦,最近我倒是发现了另一件不大寻常的事。以前我们四人除了徐将以外对学校职务什么的好像都不是很感冒,不过最近付雨突然加入了学生会,做了徐将的助手……这也不能说不寻常吧,毕竟徐将的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早就想帮帮他了,付雨应该也就只是先了我们一步而已……” “那天我哪都没去,我就好好的呆在自己的寝室里玩手机。那天大概是晚上7:00吧,我看到有人回来了,好像是手机落在寝室了,嗯……好像是梅旭还是孙云谦来着?我给忘了……然后晚7:30这样,我听到徐将出门来接电话了,听他的对话内容很像是在和女朋友打电话,不过最近我好像没发现他有找女朋友啊……可能是我没发现吧。晚8:10这样,又有人回来过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在洗澡,没听的太清楚。晚11:10,又有人来过了,那时我已经睡了,迷迷糊糊的只知道隔壁好像有点吵,还有烟味飘过来,不过就吵了五分钟这样,我也就没在意。”向笙回忆道。 “如果说不寻常的事情……今天早上,孙云谦他们在踹开门以后我有听到‘叮’的声音,感觉像是什么金属和地面撞击的声音,九成是他们踹门踹得太用力了,把锁芯直接踹地上了吧……其它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这时,一位警员突然打开门走进进来,“检验报告出来了。(尸检报告见附)” “好的,”审讯员转过身对向笙说,“那就到这吧。” “嗯。”向笙起身走了出去,掩上了门 警员汇报说:“我们在案发现场进行了地毯搜查,发现在墙角处有一个利群香烟的烟头和一些烟灰,经检验就是死者留下的,哦,对了,我们在烟嘴里检验出了少量的安眠药残留,不过这点量还不够让人睡着的,最多只会让受害人感到一阵头晕。[color=red]现场遗留的钥匙确认是寝室的门钥匙。[/color]” “我们询问过门卫,门卫说他没在意过别的,但他记得当晚有外卖配送员来过男寝。” “经过初步鉴定,被害人的死因就是服用了剧毒物,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11:30左右。其他的线索还待寻找。哦,对了,这个向笙有点来头,他的叔叔就在这里工作。” “哦?”[/p][quote]插叙六: “喂!不要皮啊!钩子会坏的呀!” “诶呀,不会的啦——你看,钥匙没有掉下来啊!” “嗯?好像是诶!是我的钩子变牢固了吗?没道理啊,我是一样的做的啊……”[/quote] [b][size=4][align=center]六[/align][/size][/b][p=30, 0, left]“监控也查出来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 警局里,调查任务还在飞快的开展。 “这是案发时段游戏厅门口处的监控录像。” 警员紧紧地盯着屏幕看,生怕落下了什么重要的细节,然而,即使警员们把眼睛都看酸了,也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监控记录里只看到三人于19:10进入游戏厅,然后在22:40离开,中途则没有任何进出情况。 “游戏厅的没有线索啊……嗯——那再来看看电影院的。” 监控里,三人于22:45到达电影院观看了22:55的电影。中途付雨于23:00从影厅走出,径直跑到了厕所。孙云谦也于23:05从影厅走出,进入厕所。 直到23:15,二人才一起从厕所出来,回到了影厅。 警员看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把他们叫过来,我要继续审问。” 付雨的口供问答: “你在23:00离开影厅,你去干了什么?” “我当时可能是吃坏了肚子,晚11:00点这样突然就肚子痛了,然后我就去了厕所。” “很严重吗?” “哦,应该是的,我足足上了15分钟的厕所。对了,中途大概十一点零三不知零四吧,孙云谦也到厕所来了。” 孙云谦的口供问答: “你在23:05离开了影厅,去做了什么?” “我突然有点肚子痛,就跑去厕所了,刚出来的时候我还诧异为什么付雨不在影厅,后来我在23:13这样吧听到了他的声音,原来他就在我隔壁!然后我们就聊了一会天,最后我们在23:15一起离开厕所回到了影厅。” 梅旭的口供问答: “当时你在看电影的时候有察觉到什么吗?” “啊?当时我看的太投入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这部电影很好看,很符合我的胃口。我在电影散场的时候才听说付雨和孙云谦拉肚子了,在中途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一刻钟后。 “你怎么想?”一名警员理了理口供的记录,问道。 “我已经明白了。”虚掩的门被推开,一名青衣男子缓步走了出来,自信的说道。[/p] 附图1: 附图2: [quote]附:尸检报告(节选) 病理学检查 (1)尸表检查 死者为男性,身高174cm,尸僵尚未解除,尸体上有一定量红色尸斑,翻动尸体原有尸斑不消失,切开尸斑皮肤,从血管断面渗出红色液体。角膜混浊。 (2)内部检查 消化道各段均可见充血、水肿,胃及十二指肠粘膜充血、糜烂、坏死,胃内及体腔内有苦杏仁味,神经系统衰竭。其余系统未发现明显异常。 另外于组织血管内发现少量安眠药成分残留。 结论 死者主动或被动服用剧毒物氰化钾,中剧毒而亡。 [align=right]2018年7月5日[/align][/quote] [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还原案件。[/b]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1[/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85552-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19-03-22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10 期谜题答案及第 111 期谜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学院

x
|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14: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修改记录 2019年3月18日 14:20:53[quote]昨晚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钥匙不是给徐将了吗? 改为 昨晚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钥匙不是给徐将了吗?[color=red]只有他能锁门吧。[/color] 最多只会让受害人感到一阵头晕。 改为 最多只会让受害人感到一阵头晕。[color=red]现场遗留的钥匙确认是寝室的门钥匙。[/color] 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份遗书 改为 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份[color=red]打印的[/color]遗书 “我们尽力了。”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徐将没有抢救过来。 删除 [/quote]
|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20: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b]解答篇[/b] [b][size=4][align=center]七[/align][/size][/b][p=30, 0, left]“我从我叔叔那拿到了最新最准确的第一手资料。”向笙淡淡的说,“多有冒犯,我本不该参与案件的侦查。不过,这次的案件发生在我的朋友身上,我想亲自查出这个凶手。” “没错,这当然不是自杀,我相信这点你们是可以轻易看出来的。” “如果下定了自杀的决心,又具备了自杀的条件,那直接行动不就行了?死亡时间还没到徐将的吃药时间,固执的他必然不会提前吃药,那么体内的安眠药成分一定来自于外物,我们也看到了作为作案工具的香烟,因此,排除自杀的可能性。” “至于论证:付雨说过徐将是个固执的人,他只抽一种牌子香烟,但是偶尔换换口味也是可以的,不过也仅仅局限于一两支而已。” “之前付雨在调和徐将和梅旭的互怼时,向二人抛出一人一包软壳中华,一包烟当然不止一两支,而徐将没有拒绝这包烟,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徐将抽的牌子是中华。” “而案发现场找到的香烟是利群的,很明显不是徐将喜欢的牌子,所以,这支烟不可能是他自己买的。那么,这支烟的原主人就一定是凶手无疑了。” “徐将的鉴定死亡时间是23:30左右,这个点,寝室的其他人在干什么呢?这个时候,其他三个室友正在电影院,付雨特意选了一个很黑的影厅,这样更有利于他的行动,这也是梅旭没有发现他的活动的根本原因。而且从厕所的平面图中可以看出来,厕所中的人完全可以通过翻窗离开电影院而不被监控记录,然而比付雨晚到厕所的孙云谦在23:13才察觉有人,那是因为此时付雨刚好从寝室回来。这整个过程中梅旭都没有离开影厅,所以自然可以排除梅旭直接行凶。” “因此,真相已经很明显了。你们现在肯定很想问凶手是怎么制造这个密室的吧?门要反锁,必须要钥匙才行,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钥匙本来就已经不在徐将手中了。那天,我听到的‘叮’的一声,不是别的,正是付雨待踹开门后,趁机把钥匙丢到地上的声音。” “临时教室里的事情我也都看到了,为什么之前的那串钥匙会超过纸钩子的承重范围,而后来就不会了呢?当然不是因为纸钩子变结实了,而是因为钥匙变轻了,那么,其实在此时,寝室的门钥匙就已经不在徐将手里了。” “那么,案件的发生过程也就明朗了。付雨先拿到了寝室钥匙,骗室友说钥匙在徐将手里。然后,于23:00借口上厕所离开影厅,翻过窗户前往寝室,并于23:05时到达。由于徐将失眠,并且还没有到服药时间,所以他必然醒着,在见到徐将后,付雨先用加了安眠药的香烟让徐将感到眩晕,然后趁机使其服下用胶囊包裹着的氰化钾,留下遗书逃之夭夭。23:10他离开寝室,23:13回到影厅,刚好有孙云谦为他作证,天衣无缝。最终,在23:30左右,毒性彻底扩散,被害人遇害。至于剧毒物氰化钾的来源,这点付雨完全不担心。我们都是化学系的,每天出入于化学试剂之间,想弄到一点氰化钾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哦对了,还有一点。寝室到游戏厅需要10分钟,游戏厅到电影院需要5分钟。那么电影院到寝室需要的时间就在5~15分钟之间。这还是正常走路的速度,如果是跑步的话时间就更短了,足够付雨在电影院和寝室来回。” “那么当晚20:10来的人是谁呢?很明显这个人是外卖配送员。19:00时,我对来的人有印象,这个人绝不是外卖配送员,至于23:00以后,那就更不可能了。首先,23:00以后,外卖配送员已经下班,其次23:00以后,学校也不会放配送员进来了。” “你们还注意到了商业街上梅旭的不寻常的表现?哦,他是真的想对徐将好。徐将苦于在学校里买不到药,梅旭就想去帮他,不过最终也还是没有帮成。你们也看到了,他最后并没有买到安眠药,况且最终杀死徐将的凶器也并不是安眠药。”[/p] [b][size=4][align=center]八[/align][/size][/b][p=30, 0, left]“至于动机,就让他自己来讲吧。”向笙结尾道。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审讯室,不过这次,他的手腕上铐着一副闪亮的手铐。 付雨抬起头。 他没有任何悲伤。 “我早就想杀他了。” “为什么?呵,笑话,我杀他的理由还少吗?”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2017年9月1日,我来到了这所我理想的大学报到。 报到那天,我发现我忘记带录取通知书了,门卫看到我没有录取通知书,就把我拦下来,不让我进去,当时我和孙云谦他们走散了,手机也没电了,当时我特别的绝望,想着我被拦在这里,明明离理想的大学只有一门之隔,但是,这却像天与地的界限一般,我又怎么能够跨越…… 然后,我遇到了任雨璇。 她从人群中走出来,从那群只知道嘲笑我而从未想过要帮助我的冷漠的人群里走出来,走到我的面前,她了解清楚我的状况后,拉着她的朋友一起帮我求情,最终,门卫肯给招生办的老师打了电话了,五分钟后,门卫确认了我确实在名单中。终于,我跨过了这天地之屏障。可是,当我想感谢她的时候,她却已离开。 原以为我失去了报答她的机会,没想到,她和我选的竟然是同一个专业,我很有幸和她坐到了同一个教室里,是上天给了我这个权利! 大一这一年里,她有不懂的,我会教她;她有难处了,我会和她一起克服;她缺钱了,我马上去帮助她…… 终于,她也渐渐喜欢上了我,我们就成了情侣。 那段时光是多么美好……我拥有我深爱着的女朋友,我的室友也依然是以前的室友,他们依然是我的好兄弟。那段时光会是我永远的美好的回忆。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徐将他突然变了,他变的刻薄,他开始追求光彩,他有才华,他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他鄙视没有地位的我……我算是终于看透了这匹披着羊皮的狼,他终于原形毕露了。 她也在暑假开始前夕,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看到了更优秀的人,她不要我了…… 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反对,她才是我的恩人。就在我心灰意冷,灰心丧气时,我才发现,她口中那个“更优秀的人”竟然就是徐将! 徐将,徐将!他不是个好人!我一点要尽力挽回她,我不能让她被这个深藏不露的恶人所玷污。所以,我好言相劝,我写信,我面谈,但都没有用,徐将的那层羊皮太光彩了……我当他的助理不是为了帮他,而是为了更了解他。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不能让她被玷污。 我要阻止这段不能有的恋情。 我要杀了徐将! 夏日的艳阳照耀着七月的大地,付雨在被告席上沉默不语。良久,锤落。 你的信念之稳固让人钦佩,不过,你选错了方法。向笙缓缓回过头,清风吹动了他身上的青衣,也吹动了不远处痛哭的女生的发梢。 “这辈子,看来是我选错了。”付雨看着铁窗外的夕阳,眼里流露出了无限的懊悔,“下辈子,我还爱你。”[/p] [b][color=red][size=4]补充: 本题因存在硬伤:谜题部分23点10分才有人回寝室,5分钟内付雨不可能回电影院。故将优先从答题合理性、逻辑自恰方面进行评分,望请见谅。[/size][/color][/b]
  • 0119 2019-3-22 20:04 说:

    对呀,这个时间我也考虑了,所以总觉得怪怪的。
  • 时弦 2019-3-22 23:02 说:

    也许有大学附带游戏厅&电影院的说…
    明明是完全按作者意思答的
1 | 发表于 2019-3-22 20:03:13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这期逻辑不算强?
| 发表于 2019-3-22 20:03:14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八点了???八点了????
  • 旋风螺旋狗 2019-3-22 20:06 说:

    我穿越了吗,怎么会八点了
1 | 发表于 2019-3-22 20:05:36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像回错地方了……
  • 暮想w 回复 卑弥呼 2019-3-23 01:14 说:

    我也不同意,我觉得是平时抽利群,比较便宜,一个没工作又不是富二代的抽中华,抽烟花钱可厉害了好吧,他接受中华完全是因为中华比自己平时抽到烟要好才接受 然后自己平时都抽利群,凶手才用了利群,要是我,平时都抽中华了,你发我利群我会抽?并不会
  • 卑弥呼 回复 暮想w 2019-3-23 17:42 说:

    而且我认为中华是付雨一直抽的牌子,脑补了付雨是高富帅的背景=.=利群是死者的牌子。不过题目里死者死前抽了啥烟貌似不重要的样子,反正抽啥都得死。
1 | 发表于 2019-3-22 20:06:15 | 2019-3-22 20:14编辑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这会是线索利用率最高的一期。{:alu53:} 密室对了,凶手对了,排除也七七八八,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答的和答案完全不同。 回忆…… 还是算了,反正不太满意就是了,好在我也没深究hhh
| 发表于 2019-3-22 20: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侥幸蒙对。 利群香烟和中华那个逻辑点个人觉得不够充分……想到了但是觉得不能说明什么。
  • 独上西楼 2019-3-22 20:12 说:

    还有就是构造密室的钥匙的具体用法……徐将感受不到钥匙轻重?
    而且究竟如何反锁的也没有细讲。
    逻辑实在硬伤……
| 发表于 2019-3-22 20: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点肯定是不对的,外卖员23点以后多了去了,我经常半夜叫外卖。
  • 萌v新 2019-3-22 20:08 说:

    果然是美食侦探233333
  • 名偵探小品 2019-3-22 20:08 说:

    我同意
  • 鬼谷吾清也 2019-3-22 20:10 说:

    怎么说呢,不愧是你
  • 你随意 2019-3-22 20:17 说:

    我们学校11点锁门不给人进了
  • 0119 回复 你随意 2019-3-22 20:23 说:

    你们学校离电影院来回13分钟,加杀人,来得及不?
  • 你随意 回复 0119 2019-3-22 20:27 说:

    13min都走不出校门
| 发表于 2019-3-22 20:07:52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有最后一句话,不然我可真火了。首先宿舍离影厅13分钟能来回这一点完全无从考证,更是必须基于影厅在一楼,万一在二楼怎么办? 而且不能被宿舍其他人看到,被路人注意有个人在爬影厅厕所窗户。。。杀人手法也太粗糙,只是有一点睡意如何就让人喂了毒,而且没有挣扎痕迹,死相安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