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2977|回复: 89

[每周谜题] 第114期谜题《汤川大郎之海岛》(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19-4-12 20: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14期谜题《汤川大郎之海岛》[/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2281]萌v新[/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14-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quote]大郎:W大理工科高材生。业余爱好喜欢爬山,滑雪,旅游,同时也很喜欢推理。由于这个原因,朋友们都叫她汤川大郎。 西洋叔:刑警大队队长,大郎的叔叔[/quote] [p=30, 0, left]5天前的凌晨: 嘟嘟嘟!—— 一艘小型汽船离海岸线越来越近了。 船长(兼驾驶员)老皮眼睛盯着前方漆黑黑的海岸线,紧张的说:“信号呢?信号呢?西楼大副,找找信号!” 西楼也很紧张:“信号?前方一片漆黑啊船长,没有信号!” 在一旁收拾地板上的东西,做登陆准备的水手鬼谷也凑过来:“这……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几点了,几点了?” 做通讯工作的秦风坐在各类仪表前,戴着耳机,专注的看着屏幕:“现在是3点41分,3点41分,打信号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啊。易星是不是放弃我们了?” 西楼:“不会吧,给信号员的要求是,即使时间到了也没看到船只,也不能离开海岸线啊。不行,没有信号,船会有撞上岸的风险。” 老皮:“秦风,秦风,快用定位仪,用定位仪!” 秦风拉开仪器旁边的抽屉:“船……船长,定位仪不见了?” 老皮紧张的单手握着舵,另一只手指了指驾驶台旁边的桌子。 秦风:“哦,原来在这里”——他赶紧拿过来桌子上的定位仪,那是一个头盔,一条线连着一个定位盒。秦风快速的把定位盒戴在身上,把头盔戴好,把头盔上的眼镜拉下来,摁了一下定位盒上的开关。 Biu,biu,biu……三声无力的声响后…… 秦风大惊:“定……定位仪没电了,船长!” 西楼立即喊道:“放弃登岛,只能放弃登岛了!” 老皮咬咬牙:“船油不够返航了,各位,这条航路我开了20多年了,我试试应该可以把船靠到码头上。你们通过月光帮我找找码头,大伙,现在开始,做好船触岸的应急工作!!鬼谷,把减速板拉满,尽量减速,尽量减速!” 其余人:“是!” …… 3点43分。 老皮没有说话,他双手紧紧的握住船舵。 西楼拿着高倍望远镜,看着前方:“左,左!不要超过5度,不要超过5度!” 秦风专注的看着面前的仪表盘:“航速8节……航速7.5节……航速7节,不行,太快,减速,减速!老皮,关发动机,关发动机!” 鬼谷在老皮和西楼的身后,咬着牙使劲拉着舵旁边的减速装置。 轰!——一声巨响,船身一震动! 西楼:“啊!撞上码头了!快,快弃船,上岸,上岸!” …… 3点45分 几个人提着小灯,向码头旁边的沙滩跑过去。船长老皮因为之前过度紧张,直接坐倒在沙滩上。 西楼生气的大喊:“易星!易星!怎么回事?!你在哪里?” 几个人在沿着海岸线一点点的寻找着。 鬼谷突然大喊:“这里!这里!” 几个人跑到鬼谷身边,看到一个人趴在沙滩上,海水还在不停的冲过他的身体,然后退去,再冲过他的身体,再退去。 老皮举过灯走过来,也看到了沙滩上的人,他大惊:“啊?这是……?” 鬼谷颤巍巍的说:“这……这人难道是易星,怪不得没有给我们信号!” 老皮说:“走,大家快跟我去船里拿隔海板出来。秦风,船的通讯机看看还能不能用,能用的话立刻报告给总部,立刻!” 西楼说:“船长,你很累的样子,你在原地看着吧,我们几个去做就好了。” 老皮点点头:“好的,快去吧。” 其余人:“是!” …… 一个声音响起:“Life is bitter, and we are struggling……” 一群声音响起:“Life is bitter, and we are struggling……” 大郎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着窗外,打着哈欠。 Ding Ding Ding……下课铃响了。 “吃饭吃饭!”大郎一下就站起来,提着包,冲出教室后门。她刚冲出门口,就和一个来人撞了个满怀。 大郎:“哎呀!这位同学你怎么不看……哎?西洋叔!” 大郎撞到的人正是西洋叔,他冲大郎微笑着:“大郎,我专门来找你的,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旅游。” 大郎摸摸头:“旅游?去哪里啊?” 西洋叔:“虾岛。” 大郎:“啊?我听说过那个岛。哎呀很想去看看啊,可是……那里并不是旅游景点啊。” 西洋叔点点头:“不是旅游景点,我刚从那个岛回来,明天还要回去的。我想带你一起去。” 大郎:“我……很……很想去啊啊啊,可是我最近要做论文啊西洋叔。” 西洋叔拿出一张纸,举在大郎面前:“这是假条,你的导师批的,我找你之前已经去找过他了。” 大郎睁大眼睛:“太……太好了,我回宿舍收拾一下东西!” 海风,拂过快艇的身体,也拂过大郎和西洋叔的身体。 大郎摘下墨镜,看着四周的大海:“太美了啊,西洋叔。” 西洋叔坐在旁边,翻着笔记,没有抬头看大郎:“是啊,大郎。虾岛周围的海域还没有开发的,是纯自然生态的海域。我带你来岛上,一是你可以游玩放松一下,二是,几天前这里发生了一个案子。” 大郎脸色一绿:“噗……西洋叔,你带我来发生过案子的地方……游玩。我咋觉得这么奇怪呢,没死人吧?” 西洋叔:“死了一个人。” 大郎脸色更绿了:“这……这我怎么游玩嘛?” 西洋叔没有回答大郎,因为每当说起案件的时候,他就会忘我的忽视掉其它无关的事情。他只专心的看着笔记本,给大郎一字一句的说: “5天前的凌晨时分,编号Y1412的海岛汽船,在[color=red]虾[/color]岛的码头出了事故,撞上了码头。所幸的是船体破坏不大,船上的四个船员:老皮,秦风,鬼谷和西楼都没有什么大碍。船撞上码头的原因是由于当晚应该给船提供信号的信号员易星,在海岸线边上自杀了。” 大郎:“提供信号?” 西洋叔抬起头,给大郎解释:“汽船在靠岸的过程中,单靠船上相对海岸的GPS是不行的,因为在靠岸时,GPS所能提供的精确度还不够。需要有人给船提供200米以内的清晰可见目标,从而引导船只靠岸。如果没有这个目标的话,夜晚时,船员很难近距离去判断船离码头或者海岸的距离还有多少。[color=red]虾[/color]岛上的装备简陋,船只在夜晚靠岸时,必须靠信标员的帮助。其实信标员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在约定时间内,站在码头边,打开信号提灯并原地摇晃就可以了,等船靠近后,他再移步到码头前,继续提供定位。这个信标灯虽然简陋,但即使是在大暴雨的夜晚,灯光穿透范围也可以达到300米以上,帮助停船绰绰有余了。” 大郎明白了:“哦,这个岛屿经常会有船只来往么?” 西洋叔摇头:“一般三天才有一条船来,主要是带一些岛上人员需要的物资。这个岛常年都只驻扎一个人。这个人除了给来船提供信号以外,岛上的其它的定期工作也都是由他完成的。海岛开发公司叫这个人信号员。每个信号员在岛上呆3天,然后新的船来了之后,现有的信号员会和船上的某个员工轮换一下,那个轮换的人将成为新的信号员,在海岛上工作3天,等下一艘船来轮换他。” 大郎摸摸自己的脑门:“这么说来,你刚才提到的信号员易星,是知道当天会有船只到来的。那么他为什么专门要选择一个有船到来的日子去自杀呢,这是为什么呢?” 西洋叔:“我们调查过易星,他确实患有一些轻度抑郁症。患有抑郁症的人,其实并不太适合在海上工作。海岛开发公司的人最近也了解到了这个情况,按公司的计划,这一次船只接回易星之后,就让他休假了。” 大郎把手背放在嘴边,脸靠在手背上面。每次她思考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做出这个动作:“西洋叔,你觉得会不会是易星担忧海岛开发公司知道他患病的事情,要开除他,所以自杀了呢?” 西洋叔点点头:“这也是我们重点怀疑的动机之一,最近我们正在进一步调查易星和海岛开发公司的问题。” 大郎咬咬手背:“但我还是不清楚他为什么偏要选择有船只到来的这个日子去自杀,莫非他是想搞点事情出来?……对了西洋叔,易星和案发那晚所来船只上的人员关系怎么样啊?你们有了解吗?” 西洋叔看了一眼前方:“大郎,要靠岸了,我们先上岛,然后慢慢聊。” …… 大郎啃着面包,喝着椰子汁。身边的西洋叔也啃着面包,拿着照片看着。 大郎撇撇嘴:“西洋叔,你真是厉害,吃东西时候还能看的下去这种照片。” 照片上是各个角度拍到的易星趴在沙滩上的尸体。 西洋叔笑了:“大郎,你不也吃的很愉快吗?” 大郎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西洋叔,尸体旁边竖着的插在沙滩上的这4个板子是什么啊?” 西洋叔:“这是当晚海员们发现易星的尸体后,船长让大家插上的板子,防止涨潮时海水破坏现场,真是很细心的一位船长,否则等警方到了岛上,可能易星的尸体都要被冲进大海里了。” 大郎:“额额,这照片看不下去。我还要吃东西呢,不看了不看了。” 西洋叔只是继续自言自语:“但是易星自杀的方式也有点奇怪。” 大郎:“啊?怎么奇怪了?” 西洋叔:“你看照片,他是后脑中枪而死的。换句话说,他自杀的话,是用枪对着自己的后脑……” 西洋叔给大郎用手比划了一下,他拿手摆出一个枪的形状,对着自己的后脑。 大郎:“我不看我不看。你是说人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自杀吗?” 西洋叔摇摇头:“那也不是,如果有人自杀时,内心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倒也不是不会用这种办法,因为这样可以不用去面对手里的枪。” 大郎:“对了西洋叔,你们确定易星是用枪自杀的吗?” 西洋叔:“这个很确定,从伤口灼伤状况来看,只有枪支才能造成这样的灼伤。同时,易星身边有一把掉落的手枪。从手枪,子弹型号和伤口对比来看,两者十分吻合。” 大郎:“为什么海岛上的人员有枪呢?这会不会很危险啊?” 西洋叔:“没有枪他们就更危险了。这海岛毕竟没有被开发过,遇到凶兽之类的,枪是很好的防身物件。海岛开发公司给他们配备了很多同型号的枪,船上就有好几把呢。” 大郎:“西洋叔,易星有没有可能不是自杀,而是其它人杀掉的呢?” 西洋叔:“这做不到。” 大郎:“为什么?” 西洋叔:“首先,这个岛屿案发前3天都只有易星一个人,其次,根据当晚发现易星尸体的海员们的证词,船靠岸后,他们才发现死在沙滩上的易星。这怎么看都只有两种可能,易星是自杀的,或者是被上帝开枪打死的吧。” 大郎:“哦哦,那倒也是。” 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一个警察跑过来,交给西洋叔一张纸:“队长,这是案发当晚海岛Y1412号的握手记录。” 西洋叔拿过纸看着。 大郎:“西洋叔,握手记录是什么东西啊?” 西洋叔:“从陆地到虾岛的规定航线只有一条,是一个宽度15海里的狭窄通道。如果船只驶离了这个通道,船上的定位系统会自动给海岛开发总部的报警系统报警。同时,这个狭窄通道的总长为75海里。在这条通道的初始地点,中间位置和靠近海岛三个地方有三个定位装置,当这些定位装置扫描到船只的时候,就会把信息发回给海岛开发公司总部的系统里,用以记录船的航行。和定位装置匹配的过程,他们的专业名词叫做:握手。 西洋叔把握手记录给大郎看了看: [b]出发地握手点:船号Y1412[/b] 时间:pm 11:01 即时绝对船速:5节/小时 [b]半程握手点:船号Y1412[/b] 时间:am 00:27 即时绝对船速:23节/小时 [b]海岛附近握手点:船号Y1412[/b] 时间:am 03:33 即时绝对船速:23节/小时 大郎站在沙滩上,看着老皮,鬼谷,西楼和一些海警把东西从码头已经倾斜的Y1412号船上搬下来,再搬到海岛的办公地点。 而秦风拿着一个清单,正在核对着东西。 大郎问秦风要来清单,她看了一眼: [table] [tr][td]物品[/td][td]数目[/td][td]功用[/td][/tr] [tr][td]通讯装置[/td][td]1台[/td][td]和总部通讯[/td][/tr] [tr][td]仪表器械[/td][td]1台[/td][td]反馈船只即时位置和信息[/td][/tr] [tr][td]水果[/td][td]2箱[/td][td]食品 - 3日份[/td][/tr] [tr][td]食物干粮[/td][td]2箱[/td][td]食品 - 3日份[/td][/tr] [tr][td]游泳衣[/td][td]4件[/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救生衣[/td][td]4件[/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枪支弹药[/td][td]1箱[/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工具箱[/td][td]1箱[/td][td]各类工作工具[/td][/tr] [tr][td]油桶[/td][td]3箱[/td][td]备用油[/td][/tr] [tr][td]水泵[/td][td]3个[/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信号枪[/td][td]2个[/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医药箱[/td][td]5个[/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灭火器[/td][td]4个[/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文档,记事本[/td][td]若干[/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定位仪[/td][td]1个[/td][td]应急救生[/td][/tr] [tr][td]船锚[/td][td]2个[/td][td]船用部件[/td][/tr] [tr][td]绳索[/td][td]共50米[/td][td]船用部件[/td][/tr] [tr][td]备用发动机[/td][td]1个[/td][td]船用部件[/td][/tr] [tr][td]备用船舵[/td][td]1套[/td][td]船用部件[/td][/tr] [tr][td]备用舵[/td][td]1个[/td][td]船用部件[/td][/tr] [tr][td]其它物件[/td][td]2箱[/td][td] [/td][/tr] [/table] 大郎:“这些东西都要搬下船吗?” 秦风:“是啊,船坏了。而且有些东西本来就是要运到岛上的。” 大郎:“对了,你是本来要和易星交换,留在岛上继续工作的人吧?” 秦风纳闷的摸摸头:“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大郎笑笑:“因为这个清单在你手上啊,所以我猜原本安排的是当船靠岸后,你替换易星留在岛上。对了,案发那晚船在航行的过程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秦风不好意思的说:“奇怪的地方吗,有有有,我竟然睡着了。” 大郎:“???” 秦风:“那时候应该已经过了零点了吧。我们在船长室吃了一些东西,然后我有些困,就拜托大副西楼帮我去看一下仪表盘,自己就去房间睡了。反正睡了一阵子吧,鬼谷跑来喊我起来,说船马上就要靠岸了,让我赶紧起来,我才回到工位上的。” 大郎:“哈哈,犯懒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别的呢?” 秦风:“别的……有一件事情,当船快靠岸的时候,我发现定位仪没电了。哦,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能出发前忘充电了。” 大郎:“定位仪?” 秦风:“是一个应急设备,把头盔戴在头上,把定位仪戴在身上,把眼镜戴好之后,打开开关,眼镜屏幕上会即时反馈自己所在位置的100米内的方位信息。” 大郎:“这东西有啥用?” 秦风:“按理说平时都是用不上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碰到案发那晚的情况,在失去精确的近距离方位信息时,这个东西可以给我们提供80米以内的导航数局。这就很关键了,要是它能工作,那晚上船是不会靠岸失败的。” 大郎:“其它还有奇怪的事情吗?” 秦风:“其它……没有了。喂我说,你到底是谁?” 海岛的中间有一个小屋,是海岛巡视员在岛上生活居住的简陋场所。大郎在里面四处看着,然后翻了翻一本叫做《海岛记事》的记事簿。最后三天的记录人签名都是易星。 西洋叔推门进来:“大郎,你在这里做什么?” 大郎:“啊,西洋叔,我在找一个东西,但没有找到。” 西洋叔:“什么东西?” 大郎:“既然海岛上的人要负责给船只提供在夜晚靠岸的信号和船只靠岸时看清码头的照明,那么这里应该有一个信号灯吧?我记得你说过,在船只靠岸时,信号员需要拿着信号灯去海岛岸边晃,让船只看到自己。” 大郎指了指《海岛记事》上面最后一条信息。 大郎:“你看,最后一条信息也有易星的签名,他的记录是:时间1点45分,他去海岸边迎接Y1412号。” 西洋叔:“我们也没有找到这个信号灯。” 大郎自言自语:“那奇怪了。” 说到这里,大郎还扫了一眼小屋房角落的3个包裹,是易星打包好了的自己的东西。 西洋叔在海岸线边跺着步,他身边是船长老皮,抽着烟。 大郎跑过来,给老皮打招呼:“你好,你就是Y1412号的船长吧?” 老皮点点头,补充道:“同时全程也是我在开船。” 大郎:“喔,这样子,我想问一下,这个船没有人驾驶的话,能不能自动开,像汽车自动驾驶那样。” 老皮摇摇头:“做不到,这艘船没有自动驾驶功能。” 大郎:“咦?那不是说全程你都不能离开驾驶室?万一你要吃东西呢,万一你要上厕所呢?” 老皮哈哈笑了:“这种船开着很简单,船上所有人都会开,所以我有事情的时候,就换个人来开咯。另外,船有自动航行保护功能,在发动机运转的过程中,如果2分钟内轮舵感受不到有人握着它,发动机就会自动开始降低节速。如果5分钟内舵还是感受不到有人握着它,发动机就会自动关闭,船就停下来了。所以我去喝个茶,吃个东西,或者上个厕所的时间还是充足的。” 大郎:“喔喔,我明白了。对了船长,案发那晚上船在航行的过程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老皮想了想:“奇怪的地方,还真有一个。有一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人在开船,船上所有人都不见了。” 大郎:“啥情况?” 老皮:“我也不知道啊,这个你得去问他们了。” 大郎:“哦,我了解了。对了船长,我还发现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船在航行的过程中,后半程所用的时间比前半程要长很多,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 老皮:“这个我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船不小心偏航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偏的有些多了,我费了很多时间把船慢慢挪回到正轨上。” 大郎眨眨眼:“为什么船会偏航呢?” 说到这里,老皮有一些不高兴:“我刚才说了,因为船上所有人都不见了,秦风本来应该是盯着导航的,但是他不见了。导航仪在舵的后面,我操作舵的时候没法一直回头看导航。等我发现偏航了,只能一边自己去看导航,一边调整舵,一边控制航速,这让我很苦恼啊。” 老皮补充道:“还有,后半程的停靠很不顺利,我们多花了很多时间把船停在岸边,最后还是失败了。所以总体来说,这一趟航行花费了不少时间。” 大郎点点头:“喔喔,我明白了。” 鬼谷在整理已经搬到海边的物品。 大郎走过去:“你是海员鬼谷吧?” 鬼谷:“你是奇怪的学生侦探吧?” 大郎:“???” 鬼谷:“我听秦风说你找他聊天了。问案发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不明白一个小女孩跑来问他这个做什么。” 大郎满脸黑线:“额……其实我是来旅游的。好吧,那晚上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鬼谷:“那我的答案和秦风完全一样了,我虽然在出发前刚睡了一觉,可是我在船上吃完宵夜后,还是睡着了。这不像我平时的作风,反正当时就是很困倦。” 大郎:“宵夜是在船长室吃的吗?” 鬼谷:“是的。” 大郎:“当时吃宵夜的都有谁啊?” 鬼谷:“有我,有大副西楼,还有秦风。” 大郎:“没有船长老皮吗?” 鬼谷:“那个……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是侦探啊,你有点傻啊。老皮也来吃夜宵的话,谁开船呢?” 大郎满脸黑线,拍了一下鬼谷:“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鬼谷把大郎的手推开:“喂,别乱拍啊,我对女孩子家家的没什么兴趣的,别碰我。” 最后大郎遇到的人是大副西楼。他正坐在海边无聊的往海里扔着石头。 他看到大郎走过来,主动问:“侦探大小姐,你是来问我那天晚上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的吧?” 大郎点点头:“航行中,你是不是也睡着了。” 西楼点点头:“嗯,吃完夜宵后不久,秦风拜托我去帮他看一下仪表盘,我看了没几分钟,就眼皮打瞌睡。以前不知道,看仪表盘还真是一个如此枯燥的工作。后来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船长老皮来叫醒我。” 大郎:“那时候是几点啊?” 西楼:“我不知道,老皮说可能还有10分钟就要靠岸了,然后准备工作一个人都没来做,让我赶紧去找大家来干活。我就赶紧去找鬼谷,发现他在房间呼呼大睡。我叫醒了他,让他去找其它人,我就去驾驶室做靠岸前的准备工作了。” …… 西洋叔正和几个警官在海岛小屋里收拾东西。大郎突然推门而入,她走到放着《海岛记事》的桌子旁,看了一下手表,然后站起来,装作提了一个东西,又推门而出。 海警:“她在干嘛?” 西洋叔:“看看去。” 西洋叔和海警跟着大郎,大郎来到海边,对着大海,挥舞着手,像是看演唱会时在台下挥舞着荧光棒的粉丝一样。然后她坐到沙滩上,用手比划了一个枪的样子,对着自己的后脑。然后她躺在沙滩上,看着蓝天。 海水打湿了她的身子,然后海水又从她身边退去。 西洋叔走过来:“大郎,你在干嘛?” 大郎站起来:“很奇怪,西洋叔。这个案子很奇怪。易星为什么要选在船就要靠岸的时候自杀呢?” 西洋叔拿出笔记本,看了看:“大郎,我们调查了一下,易星不单是有抑郁症这么简单,他和Y1412号上的人员都有矛盾。” 大郎:“嗯?” 西洋叔:“船长老皮和他有财务纠纷。老皮欠了易星一大笔钱,但老皮本人做投资失败,易星一直要让老皮还钱,老皮没钱还。案发前不久,易星还给老皮发了律师函。西楼是不久前刚升职成大副的,升值成大副后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再在海岛上干活了。当时的候选人有两个,西楼和易星,后来西楼成功升职,易星依然是低级船员的级别。易星和秦风的矛盾最大,易星本来想给公司隐瞒自己得抑郁症的事情,但公司有人悄悄向上级领导汇报了。这个人就是秦风。秦风为什么这么做呢,就是因为他俩长久以来关系不好,秦风担心易星升职后,会打压自己,所以他尽量去阻碍易星的升职。至于鬼谷,和易星似乎没什么矛盾,但我们也没查出来两个人也多好的交情。所以我有一个合理的推论,易星的自杀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西洋叔说到这里,看了看远处撞在码头上,还是倾斜着的Y1412号船。 大郎没有说话,她憋着嘴,看着那艘船。 一个下属跑来:“西洋警官,那个信号灯找到了。” 大郎抢过话问:“啊?在哪里?” 下属:“在30多海里以外的海面上被一条捕渔船找到了。”[/p] [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题目中的信息和线索还原真相。[/b]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1[/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86261-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19-04-19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14 期谜题答案及第 115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20: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b]解答篇[/b] [p=30, 0, left]西洋叔和大郎坐在回陆地的船上。 西洋叔:“大郎,这个案子基本结案了。易星自杀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首先,他可以让自己解脱。其次,他选在Y1412号船靠岸的时候自杀,也是为了让船在漆黑的大海上迷失方向,产生撞上海岛的风险。所以他的死,也可以报复到船上那些跟他有矛盾的人。这个案子从动机,到行为,都很清晰了。” 大郎斩钉截铁的说:“3个疑点,西洋叔,这3个疑点表明易星不是自杀的。” 西洋叔纳闷了:“你是说他枪击自己后脑的自杀方式吗?” 大郎摇摇头:“不,西洋叔,你也说了,不排除他用这种办法自杀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易星是自杀的话,有3个地方在我这里解释不通。首先,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说明他想下岛,即他想坐Y1412号离开。他如果想自杀了,为什么还要收拾自己的东西?其次,信号灯不见了,那肯定是易星拿走了。他拿着灯去干嘛呢?自然是去做导航工作。他如果想自杀了,为什么还要想着去做这个工作呢?灯的问题我们后面再进一步说,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易星想自杀,并同时希望Y1412号出事,那么他为什么不能看到或者等到知道了Y1412号出事了,再自杀呢,而是先于一件不确定的事情——Y1412号是否会出事——去选择自杀了呢?这并不符合你判断的易星本人的犯罪心里。” 西洋叔更纳闷了:“大郎,那你的意思是,易星不是自杀的,是他杀的?可是岛上除了易星以外,没有其他人了啊,不可能有人杀掉易星啊。” 大郎笑了:“西洋叔,岛上没有人能做到,岛外面有人可以做到啊。” 西洋叔也笑了:“大郎,岛外面都是海。” 大郎:“除了海,还有一条船,船上有几个人。” 西洋叔睁大眼睛:“那更不可能了,船撞到岸边的时候,易星已经死了。如果船靠岸前易星还活着,并且他没有想要自杀,那么船上的人一定能看到易星给他们打的信号。船员不可能是凶手。” 大郎:“船靠岸时,易星确实已经死了,凶手是在船靠岸之前,就杀死了易星的。” 西洋叔:“喔,大郎,我忽视了这点,我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接着说吧。” 大郎点点头:“从手法和动机两个层面看,Y1412上确实有一个人可以杀掉易星。先说动机,除了老皮以外,剩下三个人——西楼,秦风和鬼谷——只有易星憎恨他们的理由,没有他们憎恨易星的理由。换句话说,易星如果是其它人杀掉的,这三个人主动杀易星的动机并不充分。再说手法,凶手如果想要用这个手法杀人,必须要让船停下来,给他足够的作案时间。假如凶手是老皮以外的人,是做不到让船停下来的。所以,这个凶手只能是船长,也就是开船的人——老皮。” 大郎轻轻的咬了咬右手的手背,补充道:“其实当我听到大副西楼的证词时,已经知道老皮就是凶手了。西楼说老皮叫醒他时,说船还有10分钟就到岸了。假如老皮一直在船上,和其它人一样一直在黑暗中找岸边的信号,他怎么可能说的出船还有10分钟就到岸这样的估计呢。怎么看凶手都是老皮吧?” 西洋叔:“那么老皮能做到么?” 大郎:“可以的。根据握手信息,我做过了一个简单的计算。” 大郎拿着一根粉笔,在船的甲板上写了起来: 从船出发到航行半程,这一段的航程一共是37.5海里,Y1412的前半程握手经过了1小时26分钟。船的绝对船速我们就按握手时候的检测速度——23节/小时计算吧——,两个握手点的距离我们取大约36.5海里吧,因为第一个握手点检测到船速,说明握手点离岸边有一定的距离。到岸的握手点也是如此。那么我们可以计算得出一个隐藏条件,案发当晚涨潮时,海水的流动速度大约为2.5节/小时,方向是从陆地往海岛的方向流动。喔,还是比较快的。老皮在航行过程中一定也发现了这点,这更有利于他的计划完成。” 大郎写下算式:36.5=1.433*(23+X), X约为2.5 大郎继续说:“但正是这2.5节的海流速度,却也给老皮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个麻烦就是在他离船游向海边杀人的时候,必须要保证这段时间Y1412号不会被海水直接冲到岸上去。后半程的航船时间比前半程长很多,我想不单是因为老皮所说的偏航吧,而是他要经过一系列修正计算。” 大郎想了想:“我们试试在Y1412号离岸边只有约1.5海里时,老皮下船,这个可以不(备注:这个距离不一定,但选距离时请考虑当晚的特殊条件以及人游泳的长度极限等等,我模拟了一下,1-1.5海里之间取距离应该都合适,距离越短,老皮越轻松,但距离越短,船0速冲过握手点甚至撞上岸的可能性越高)。按理说人在平静的水中往返游3海里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应该是做不到的事情。但在当晚的特殊海况条件下,外加Y1412号的一个特性,让这种可能性变成可能。” 大郎咬着笔,说:“1.5海里足够普通GPS给出大致定位,在船离岸边只有1.5海里时,已经做好全部准备工作的老皮下船了,但他下船前他需要让船和岸边能保持尽量远的距离。怎么做呢,很简单,调转船头,开足马力让船向远离虾岛的方向行驶,同时他跳下船。首先我们计算一下在船发动机停转的5分钟时间内,船能多拉开多大的距离。” 大郎写下算式:X=(5/60)*(20.5/2)=1.85 海里。 (解释一下20.5,是船反向行驶时从相对速度最大到发动机关闭状态下的线性平均速度) 大郎:“换句话说,当老皮离岸边的最大距离在1.5海里时,Y1412离岸边的最大距离其实是在3.35海里,这个距离足够远了。 接下来就是计算一系列老皮游泳的距离,时间,以及回到船上的位置了。” 大郎写下一系列算式: 老皮游向易星所在位置的航速:4.5节 (老皮往岸边游的时候,不用费什么力气,他游泳的绝对速度按2节算吧,这速度和普通人在水里消遣游泳差不多了。老皮当时的速度有可能更快) 老皮游到易星所在位置的时间:X=1.5*60/4.5=20 分钟。 此时Y1412漂浮到离岸边的位置:X=3.35-2.5*20/60=2.5海里。 老皮游回船的航速:0.5节(老皮往船游的时候必须提速,但好在海水会继续把船往老皮身边推过来,这是一个相向运动的过程) 老皮游回船的时间:X=2.5*60/(2.5+0.5) = 38分钟。 此时Y1412漂浮到离岸边的位置:X=2.5-2.5*38/60 = 0.92海里。 写到这里,大郎扔下笔,说:“这样,老皮就创造出来完美的作案条件了。由于虾岛是不会随着海水漂流的,所以老皮就可以在一个小时内的时间,往返游过3海里的绝对距离,同时让Y1412号离岸边还有将近1海里的距离。外加杀人和回船的时间,老皮游泳的实际时间可能会更短一些。总之,他能在作案后,让船在海岛握手点之外回到船上。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他需要一个重要的工具。” 西洋叔问:“什么工具?” 大郎:“定位仪。当然,在作案的过程中,船上其它人早已经因为吃了他准备好的,放在船长室里的放了安眠药的宵夜而睡过去了,他们完全不会知道船已经停了下来。老皮换好船上的游泳衣,必须带上定位仪——这个很关键,他在下水前,必须要测试并记住Y1412号在无动力状态下的航位和航向信息,而在回游的过程中,他需要尽快的回到船上,就必须要有前行的方向和方位。没有定位仪,他是做不到的。我估计老皮游回船的时间大概就在3:30分左右吧。他回来之后,脱下游泳衣和设备,先去叫醒西楼,然后他重新发动船。让船全速往岸边跑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船都已经接近海岛握手点了,船速还是在23节,这么快。老皮可不想让靠岸的时间太慢。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失去领航的他们还是废了更多的时间才让船行驶到岸边并减速, 最后还撞上了码头。我想,这一趟行程还是很辛苦的,上了岸之后,老皮他可能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吧。当然,另一个小线索也指向这一点,在危急时刻,老皮却能边开船边指出定位仪在哪里,这显然是他用过定位仪的证据啊。他如果一直在专心开船,他用这个定位仪做撒子呦?” 大郎最后补充道:“西洋叔,退一万步,假如老皮不是凶手,那他的行为就很不合理了不是吗?西洋叔,假如是你在开船,然后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你一边开船一边导航很困难,你会怎么办?” 西洋叔:“当然是把船停下来然后去找人来帮忙啊。” 大郎:“对啊,但是老皮似乎就想要自己一个人搞定这些问题,把船驶向虾岛,这明显不合理嘛!” 西洋叔点点头:“大郎,你说的这些都是很有道理的,但似乎也都只是猜想?我想要决定性的证据。” 大郎摇摇头:“不,西洋叔,有一个决定性的证据,能证明易星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而杀人凶手就是船上的人。这个证据就是尸体旁边被你们发现的手枪。” 西洋叔:“哦?” 大郎笑了笑:“西洋叔,我们找了好几天信号灯都没找见,它在几十公里的海域被发现。易星如果是自杀,他拿的枪怎么会在身边被发现呢?而是早已沉入大海了。所以那只枪只能是船上某个人在上岸后,悄悄把枪扔在易星身边的。” 西洋叔:“老皮疏忽了么?” 大郎:“老皮时间紧迫,他杀人后,可能把枪仍在易星身边了。上岸后,他惊讶的发现易星身边没有枪,可能以为自己忘记把枪扔下去了,就又在尸体旁边放下了一把随身带着的枪吧。” 西洋叔点点头,然后他看了看窗外滚滚的浪花。 [/p]
  • 阿瑟乱步 2019-4-19 20:15 说:

    我也算对了,但解释有一点误差了
| 发表于 2019-4-19 20:03:46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想答题的,但是看完这篇谜题完全没有头绪……{:alu36:}
| 发表于 2019-4-19 20:06:41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定位仪这回事了哈哈哈,所以觉得不可能游回来 ,写成被诱导自杀了{:alu32:})
| 发表于 2019-4-19 20:08:56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答对了耶,可惜不知道还需要这么多计算:pst50:
  • 萌v新 2019-4-19 22:42 说:

    计算真不是重点各位大佬…… (磕头
    下次我不敢让大郎在答案里这么耍帅了。。。我错了 (磕头
  • Vt超新星 回复 萌v新 2019-4-19 22:55 说:

    那就好,我也不是大佬,磕头
| 发表于 2019-4-19 20:13:02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么样反正写的凶手是老皮
| 发表于 2019-4-19 20:13:20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耶耶耶,我答对了
| 发表于 2019-4-19 20:16:42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定位仪那个答到了,但没这么多写数学的,哈哈。
| 发表于 2019-4-19 20: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萌新的题,学到了学到了[::49::]
| 发表于 2019-4-19 2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分谢罪{:11_7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