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6448|回复: 141

[每周谜题] 第109期谜题《游泳馆斩首之谜》(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19-3-8 2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09期谜题《游泳馆斩首之谜》[/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64512]鬼谷吾清也[/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09-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align=center]人心能恶到何等极致,什么程度的行为,就能引起扭曲的杀心? 致敬恶意之作(雾),狩猎愉快。 [/align] [b][size=4][align=center]1. 如欢愉聚集之宴[/align][/size][/b][p=30, 0, left]“要喝酒吗?”赤山放下眼镜,打开了冰箱,远远的冲客厅的橙美等人问道。 客厅里明黄的声音传来,婉言拒绝了,“不必了不必了,开车来,就不喝酒了,我喝茶就够啦!” 客厅里的气氛如火如荼,同学聚会在家里举办,当初的好友,或是老同学们都被邀请过来了,在热烈的闲聊着。 “我要椰子汁谢谢!”紫大声喊到,他名字里虽然有紫,但一直喜欢和喝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我跟紫一样!”这是[color=red]青也[/color]。 “我只要蓝莓汁。”妻子蓝柏偏好蓝色,有时候就算大冬天也要喝蓝色饮品。 橙美要了一杯橙汁,绿卉要的是芦荟茶。 要不是早知道他们有这些挑剔的口味,提早准备了,恐怕会生出不快。 妻子蓝柏坐在里面温柔的笑着,看样子已经和他们打成一片了,赤山不禁感到开心,他做了许许多多的菜,亲自动手,他很久没有下厨了,不过这次同学聚会,他想大露一手。 “你做的饭团还是这股垃圾味啊赤山!” 青也戏谑的吐槽道,确实,大学时代的赤山也老做不好饭团,也会有人开玩笑一样的想,这难吃的饭团会不会是绿卉和他分手的原因之一。 绿卉曾经是他的女朋友。 有些人偷偷把目光瞄向了绿卉,她忍不住笑了笑抚着眼角的红痣,“确实还是很难吃。”当时她和赤山和平分手,现在早就成为好朋友了,只不过熟的朋友们仍喜欢戏谑开玩笑。 赤山尴尬的摸摸后脑勺笑着,“蓝柏倒是不讨厌。” 他看向蓝柏的眼神变得温柔,妻子蓝柏好像也害羞的低下了头。 “我记得当初,就数你这家伙和赤山最不对付啊,现在反倒还很要好了。”紫色对明黄感慨道,就像是表达惊讶一样灌了一口椰子汁。 明黄无奈的回答道:“那时候的自己年轻气盛吧,现在成熟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冲突嘛。” 但大家都知道,当初的矛盾完全是因为绿卉和赤山在一起没有选择他罢了,如今的和好,大概也是知道了赤山没有和绿卉在一起,于是慢慢放下了吧。 吃饭期间气氛很热烈,橙美和紫这对魔术师夫妇也表演了几个简单的魔术,比如猜心术,纸牌魔术等,把气氛推向高潮。 蓝柏似乎已经与橙美和绿卉两人玩的很好了,大家还约好了一起来游泳馆玩。 赤山在运动城里开的游泳馆,是直接负责人和管理人。 而恰巧的,绿卉和明黄同是游泳爱好者,绿卉甚至因为每天早起锻炼练就了好身材,还参加过运动会拿过奖。 也难怪大家经常再度调侃蓝柏和赤山了。 “哎呀!”赤山一拍脑袋,“光顾着来搞聚会,游泳馆入口的门忘记锁上了!” 他当时只顾着回家招待朋友,于是匆匆关了门便和妻子回家了,压根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忘记了锁门。 忽然来这么一出,紫担忧道:“门没锁……不会有事吧?” 蓝柏思索了一下道:“其实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因为里面没有值钱的东西,小偷也不大可能光临游泳馆吧……” 赤山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还是蓝柏心细。” 蓝柏羞涩的低下头微微一笑,赤山心中充满了幸福感,妻子蓝柏是在游泳馆认识的,她溺水后被赤山救了,大概也因此爱上了赤山吧,赤山也喜欢上了这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二人谈了不久恋爱,顺理成章就结婚了。也或许是因为曾经差点死去,她反倒有了好胜心,帮赤山打理游泳馆,自己也学了游泳。 几人交杯换盏,虽然没有酒力助宴,但也都相谈甚欢,没有发生一点不愉快。[/p] [b][size=4][align=center]2. 如无头溺杀之尸[/align][/size][/b][p=30, 0, left]鸟的悦声响彻,赤山才慢悠悠的起床,他都忘了游泳馆门没锁的事情了,吃完妻子留下来的早餐面包后,去游泳馆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鸟的悦声婉转,橙美已开始洗漱穿戴,她与丈夫紫色今天中午要去魔术俱乐部一起讨论大变活人的魔术,二人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诡计。 鸟的悦声清澈,明黄已开始洗漱穿戴,他今天要去武道馆教导学徒们空手道,他的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一掌的威力可以抽飞十个作者。 鸟的悦声悠扬,青也慢悠悠的起床,他是个无业游民,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事情干,不过他今天和推友说好了中午要一起线下讨论面基。 鸟叫着——蓝柏早就给赤山留了早餐,然后早早的已经出了门,她中午和朋友一起去见编辑和领导们,商谈非常重要的事情,也顺便买些书和画画工具,她一向知书达理。 鸟的悦声扰人——不久之后,绿卉的尸体便被发现了。 赤山来到了游泳馆,正如日常一样巡逻一遍 他来到了门前,却惊讶的发现了什么,比如——明明没锁的门却锁住了。 难道他昨晚锁了门? “不可能啊。”赤山嘀咕着,再次扭动了门把手,确实打不开,用力,再用力。他怀疑是不是卡住了。 “昨晚我肯定是忘了锁啊。” 他对自己是健忘症这件事倒是记得很牢。 “我没有锁门,门却锁上了,钥匙只有我手上这么一把,所以不是别人从外面锁的门,肯定是里面有人锁门了。”赤山在脑子里不自主的分析。 门的构造很常见,外面里面各有一个把手,里面的下面有一个锁钮,扭上就能锁门。外面的门把手下面有一个钥匙孔,用钥匙才能锁上。 “没人用钥匙,所以就是里面有人锁上了,游泳馆就这一个门,所以凶手肯定还在里面吧……但他没理由一直躲着不出去啊,所以应该是因为躲在馆里面偷东西,看见我来了,一时心急躲在了里面并锁上了门?” 赤山得出了这个结论,它并不完美,但目前只能这么想了。 他想着想着,最后还是拿出了钥匙,插入孔中扭开了门。 推开,门发出了刺耳的咔兹声,他回身看了一眼门,没有被什么东西堵着或者卡住,门缝里也没掉落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当即关上门转身,想确认是否有人藏在什么地方,但立刻,他的视线里闯入了非同寻常的东西。 “是……什么?” 赤山伸手揉了揉眼睛,努力想要看清。 慢慢的,瞳孔放大,倒映出的影像是——一具尸体? 看错了吧,赤山脑子里晃过这种想法。 太荒谬了。 然而他这才发现鲜血已经大片的浸染在池子里,晕染出刺目的颜色了。 一颗头颅——只是一颗头颅而已,缄默的浮在水面之上,一头长发零碎的浮着,在涟漪中变得妖艳而可怖。 一个女人,的头。这个女人,是谁? 依稀能看到水下那娇弱裸露的身体,原本应该是无比妩媚的模样,粉嫩而迷人的身躯。视线缓缓上移,在仿佛虚假的,晕染的殷红之中,渲染出一副无头的尸体模样。 心跳忽然激烈了,但赤山却感到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 不对啊,眼前的景象,不对啊。 他瞪大眼睛,一点一点的靠近,红色的痣,熟悉的脸,却又不熟悉的,扭曲的脸。 还有别扭的,已经被截断的身体。 是绿卉。 是绿卉死去之首,以及死去之身躯。 “呵!” 倒吸一口冷气,赤山的脚猛的一软,差点跪下,但他一瞬间强自打起了精神,立马把目光移开,四处扫视着。 凶手就在身边。 不会有错的,门从里面上着锁,死人无法上锁,也就是说,凶手还在这里! 他朝四周扫视了一番,第二次愣住。 空空如也。 游泳馆无比空旷,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角落或者视线死角,一眼就能看的清楚,而两片泳池——一片只有斩首之尸体 ,另一片则清澈见底,毫无人影。 心中的惊恐瞬间爆炸了。 “会不会……”他转过头,望向了存储衣服杂物的大储物柜,每一个柜子都关的紧紧的。 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储物柜的尺寸都不大,要想藏进一个人,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对方是瘦弱的小女孩,蜷缩着身子才能勉强做到,说不定还会使得身体受损。 但是,小女孩怎么可能杀死[color=red]绿卉[/color]!又怎么可能有胆量将之斩首! 难道……是鬼魂? 鬼。 “不是吧……” 不可能有藏人的地方了吗? 确实如此了。 门在打开或者关上的时候会有刺耳的声音,没有这种声音,也就意味着并没有人在他刚发现尸体愣神的一瞬间逃走。 更何况他还挨门不远,如果有脚步,无论如何都会发现,更别说那惹人厌烦,惹人厌烦,惹人厌烦,刺耳无比十万倍的门声了,没有可能听不到的。 赤山忽然意识到了,“这不就是……” 完全的密室吗。 是鬼魂干的吧,是这样的。 “鬼…魂…”声音逐渐颤抖。赤山的脑中没有头的模糊身影漂浮着,将纤纤玉手伸向生者的脖颈,轻柔的一撕。嘶啦!如同撕破布一般,脑袋便离开了身躯,只撒下鲜血粘稠。 尖叫——赤山再也无法忍耐了,转身逃离了这个地方。[/p] [b][size=4][align=center]3. 不知道叫啥了[/align][/size][/b][p=30, 0, left]报警了。 确认了情况,[color=red]九点半左右[/color],警方很快派来了警察来查证勘测,作为发现者的赤山则不断的向警方的人提供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警方……赤山大概也无法确认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是否是警方吧,他并没有穿着警服,而是一身休闲服装扮,没有任何特色的长相和仿佛被催眠的疲倦表情很难让人将之与警察联系在一起。 “已经联系了你那几位朋友了,麻烦你再详细说明一下昨晚的聚会以及今早你看到的所有景象,完整的——一丝细节也不漏的那种。”鬼谷看着面前的男人,眯眼问道。 赤山其实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个警察完全可以去找别的警官要笔记吧。 或许他不是很受待见,又或许,是为了多次确认证词的可信度。 赤山只好再度重复了一遍,竭尽他所能的说出了所有的事情,也再一次遭受了各种疑问。 “门锁着?” “对,怎么扭都扭不开,用钥匙开了之后看门,也没有什么东西堆积堵着,卡住门锁的东西也没有。” “确定绿卉当时确实已经死了?” “当然,脑袋都被砍掉了的人,难道还能活着?” “我打赌你不怎么喜欢看推理小说。” “什么?” “没,继续。当时死者确定是绿卉吗?” “确定!脸上那颗痣可是她的特色!” “没有可能是刚好一样的吗?” “不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脸,她曾是我最爱的人。顺便一提,她是独生女,没有姐姐妹妹什么的。” “好的,下一个问题,四周确实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吗?” “这更不可能,为了让不大的空间显得开阔,游泳场所我特意没有设置什么死角,在场内的随便什么地方,基本都能一览无余。” “现场好像有个储物柜?” “那种大小不可能藏的了一个人的!我的半个身子还差不多。难道你们觉得凶手是个娇小的萝莉?” 这种事情当然是都知道的,但这个男人好像完全没有认真了解案件就直接来爱问他这个当事人了啊。 “即使如此,你也没有打开看看吧?” “不说储物柜钥匙由我妻子保管,即使不是,我也不应该浪费这些时间,而应该赶快报警吧。凶手如果藏进去了,是不可能锁住柜门的,因为关闭锁上同样需要钥匙,我不觉得身为小女孩的凶手这么大胆,不担心随时会被发现。”虽说是为了自己的胆小找借口,但这段论述同样有理有据,难以反驳。 “嗯……说的对。那么游泳场所只有这一个门吗?” “对,只有我进入的那一个,没有任何其他门了。” “那么,窗户呢?” “窗户是月牙锁,虽然不知道当时是不是上锁的,但窗户外面还有一排铁栏,间距不到20CM,连小女孩也不可能通过。” “除了门窗,就没有其他比较大的,看上去有可能进出的口了吗?” “没有了,窗户也不可能进出,即使是看上去。” “你的钥匙一直是放在身上的吗?” “当然,从不离身,即使是蓝柏也没有可能从我这里拿到钥匙。”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 赤山沉思了一下。 “我是八点钟出的门,到现场应该已经是八点半以后吧。” “最后一个问题,你每天早上来游泳馆来干嘛?” “每天晚上临走之前我会打扫一遍,早上来的时候同样会到处检查一次,所以平常都是更早来的。” 鬼谷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兴奋的笑。 “确实应该是这样,我大致清楚了。” 赤山没有听清楚这家伙在说什么,但随即,面前的警察便站起身,临走前留下了一句:“基本差不多了,待会你的几位朋友还有妻子来的时候我再回来,你现在这等着吧。”[/p] [b][size=4][align=center]4. 如勘察聆言之录[/align][/size][/b][p=30, 0, left]游泳馆附近的监控坏了需要替换,这是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事情,因为这次的破案无法依赖监控了。 法医简单尸检,以及警察搜寻过后的报告正在鬼谷手上。 “死者的脑袋估计是被锋利的斧具砍断的,且重击不止一次,死者尸体的关节处有多处明显损伤,腰部同样有不少的损伤,死亡时间大概中午就能得知。” “游泳馆左边是主体,包含有池子的游泳馆,而右边的通道通向厕所与偏间,偏间里有小隔间是用来简单洗浴的地方,在偏间的地板和墙壁上都检测出大量血迹。” 鬼谷踱步至游泳馆,无视了封锁线站在了门前。 这扇门确实如描述一般,是把手式的厚重铁门,外面需要钥匙才能锁上,而赤山的钥匙也调查过了,难以复制,因为赤山一直贴身收藏,且就附近的几个锁匠都没有复制过这样一把锁。 眯起眼细细观察,可以发现,门是没有什么缝隙的,细小的空间恐怕连鱼线都 难以进入,且内部不是拴锁,而是扭锁。 门内也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堵着门,这点赤山也提到了,不过如果他是凶手,这起案件也就不是密室了,过于无趣了吧。 这不是强词夺理,更直接排除他的理由其实是“持有唯一钥匙的家伙如果是凶手没有理由生称现场处于密室状态。” 于是鬼谷很自然的排除了赤山。 打开门,刺耳的开门声传来,大到鬼谷难以忍受的地步了。 入眼是一个宽阔的空间,大概可以描述为“一个长方体,中间两个小的长方体是游泳池,左上角有个储物柜,左下角是门。” 大概就是这样,确实没有任何死角。 而窗户外的铁栏杆也确实间隙狭小,紧紧的箍在洞里,上面还有些许灰尘。并且月牙锁是从内部锁上的。 看起来还蛮棘手的。 “也就是,老套的门反锁密室和老套的斩首之尸。但需要解决的问题还蛮多的啊……” 鬼谷沉吟了一会,忽的快步转身,来到了消防栓前,将之打开。 一把染血的消防斧,这便是斩首的凶器了吧。 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警察,参加聚会的彩色组也通通来到了现场,接受询问。 [quote]赤山,28岁,男性,身高180,游泳馆管理员,身材微瘦,爱好健身。 橙美,27岁,女性,身高173,图书馆管理员,业余魔术师,身材纤细,爱好魔术。 明黄,28岁,男性,身高170,武道馆导师,壮硕,单身,爱好空手道。 蓝柏,24岁,女性,身高160,小说家,游泳馆管理员,爱好绘画。 青也,26岁,男性,身高171,无业游民,推理小说爱好者,身材正常,爱好acg。 紫色,28岁,男性,身高174,专职魔术师,身材修长,爱好魔术。 绿卉,28岁,女性,身高170,游泳运动员,也是一名辅导班的老师,身材匀称,爱好游泳。[/quote] 这只是最基本的信息,鬼谷扔下这些东西,储物柜的大小是46cm×46cm×46cm。上述的任何一个人都很难把自己塞进去,即使塞进去了,恐怕也会受伤。这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鬼谷招手让门口的警员帮忙将橙美叫进来。 橙美进来时反手带上了门,她是一个长相并不十分出众的女子,但越看越耐看,此时的她身着一身礼服,看上去好像是匆匆赶到的。 “警官您好。”“你好。” 鬼谷示意她坐下,她稍显忸怩,坐了下来。 “我就直白的问了吧,你们几位是嫌疑人,请问你有昨晚八点半到今早八点半的不在场证明吗。” 为什么他们是嫌疑人?简单的说死者死前的那个晚上和朋友们聚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而且这些人名字又奇奇怪怪的,肯定有嫌疑啦。 虽然看上去像是强词夺理就是了。 “有啊。” 橙美点了点头,“我一直和丈夫在一起啊,回家一直到刚才,我们都在一起的。” 这么呆萌的女生应该不是凶手。吧。 鬼谷耐心的说道,“除了亲属的证词呢,需要其他人的证明。” 橙美想了想,又说道:“昨晚八点半后就回家了,我两都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门,不过快十点的时候邻居来敲门让我两讨论小一点声——我们总是很大声的讨论魔术到很晚。 再然后就睡觉啦,早上的时候也是一起起床,出门去晨练了一会,那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八点半之后就去了协会准备魔术道具和讨论之类的,这段时间倒是有不在场证明。” 不是很完全的不在场证明, “敢问一句,橙美小姐有孩子吗。”鬼谷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还没有,因为我们都是不想要孩子的人吧。”她说这话的时候稍稍犹豫。 “你与紫先生有没有什么不和呢?” “……没有。” 鬼谷点了点头,“下一位。” 明黄走进了房门,鬼谷看见了这家伙一身的肌肉,可能是因为在夏日之中奔赴现场的原因吧,身上的黄色上衣已经被汗珠打湿一半,先出孔武有力的样子。 “警官你好。”“你好。” 他坐了下来。 “我就不多赘言,直接问了,昨晚八点半到今早八点半,您有不在场证明吗?” 明黄面对警察却不显得拘谨,他微微想了想就回答道:“八点半之后去了武道馆,到十点半为止有学员给我作证明。之后就自己会家了,七点半的时候又起了床,吃过饭在家里给花草浇了些水,如果是警察的话,应该能通过湿润程度知道是什么时候浇的吧?” “你接着说。” “我家到游泳馆有将近一个小时车程哦。” 明黄微微一笑。 这样一来,就是有不在场证明了吧? 鬼知道浇水时间能不能分析出来啊,不过看他这样子好像比我清楚?算了。 “大概明白了……顺口问一句,你和紫先生似乎非常熟络,橙美夫妇二人之间有没有矛盾什么的?” 鬼谷继续问这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 明黄有些支吾,半天之后还是说了一句:“我印象中并没有。” 鬼谷点了点头,“那么其他人之间的纠葛你知道吗?比如谁讨厌死者,谁喜欢死者,死者和谁有仇,死者喜欢谁这之类的?” 明黄又一次沉默了一会,深思后开口道:“我只知道,绿卉她似乎……对青也有点意思……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的,够多了,下一个。 蓝柏走进了门,顺手关上了门,一点也不忸怩的坐在了椅子上。 她一身轻便简单的蓝色裙子,带着青色的可爱帽子,显得非常有灵性,既柔弱又娇美,也难怪赤山会忘记死者爱上她。她现在同样在烈日下大汗淋漓,大概和明黄橙美一样是匆匆赶来的。 “警官你好。”“你好。”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了,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昨晚八点半到今早八点半你有不在场证明吗?” 蓝柏低头深深思索了一会,说道:“昨晚八点半过后,我和赤山收拾收拾就睡了,早上我起床之后,做好了吃的留给赤山,然后就出门了。那时候是八点左右吧,我四处逛街,应该没人能证明,十点多再又去了咖啡店等待编辑,咖啡店老板应该也记得我,我就在那里等待编辑,编辑来了之后,说了待会再告知我商谈地点事宜之类的,于是我们分开了,我一个人在街上到逛,直到被叫过来。” 然而还是没有不在场证明嘛。 鬼谷点了点头,看着脸上伏现出不安的蓝柏,也懒得安慰,继续提问无关紧要的事情。 “好的,那么……问你一个别的问题,请问你和绿卉女士认识吗?或者其他的先生女士也一样。” 蓝柏摇了摇头,“绿卉小姐是昨晚第一次见,其实此前除了明黄先生和橙美先生外,我和其他人都收不认识的。” “那么你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或者是情感纠葛吗?” 蓝柏深深的思索了一下,说道:“我记得……赤山昨晚跟我说过,明黄好像最近跟绿卉小姐求婚,不过又被拒绝了。” “感谢……你知道绿卉与青也先生的关系吗?” “并不知道。” 她摇摇头。 已经够了,下一个。 下一个呢?青也仍然没有赶来,实在太慢了。 鬼谷皱起眉头,自己的猜测在一步步被验证。 再下一个。 进来的是紫色,他走进房间,身上穿着一身紫色的礼服,看起来显得非常绅士与优雅,不过额头的汗珠暴露了他的匆忙。 “你好,警官。”“你好。” “开门见山的说了,除了一直和妻子在一起之外,你有别的不在场证明吗?” 紫当即沉吟,然后说道:“印象中没有,不过昨晚有人……”“好了我明白了。”鬼谷当即打断他。 “你如何看待你们七人的关系,比如明黄喜欢绿卉,绿卉又对青也有意思之类的?” 话一出口,鬼谷发现紫的目光稍稍阴沉。 “也没什么,都是好朋友吧,各自都挺好的。”他用含糊的话语应付过去了。 好了好了,够了,基本问完了。 这些证词看上去都没有什么用处,即使锁定了犯人,无法破解诡计也是无济于事,而可以看出来的是,每个人都并没有受伤的痕迹。 鬼谷走出房间,五位嫌疑人拘谨的坐在椅子上。在这里顺便提一句,每个人都复述了昨晚的聚会情景,没有什么出入。 既然如此,这个大胆的结论,已经被全方位的证实了。 “好吧。”鬼谷挠了挠脑壳,“我想我大概知道真相了。” 这一句话立刻让现场气氛紧张了起来。 “青也先生死了!和绿卉一样被砍下了脑袋!身体也泡在水里!”警察的声音传来。 有人豁然站起身。 鬼谷转过头看着匆匆赶来带消息的人,眼中甚至不带一丝惊愕。 只是带着复杂情绪般的微微叹了口气。[/p] [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还原案件。 附赠友情提示一条。 请先将注意点放在诡计上,推理动机分数占比不大。[/b]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1[/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85342-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19-03-15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09 期谜题答案及第 110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21: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记录 2019年3月8日 21:40:19[quote]“我跟紫一样!”这是橙美。 改为 “我跟紫一样!”这是[color=red]青也[/color]。[/quote] 2019年3月9日 13:31:31[quote]确认了情况,不到九点,警方很快派来了警察来查证勘测 改为 确认了情况,[color=red]九点半左右[/color],警方很快派来了警察来查证勘测 但是,小女孩怎么可能杀死蓝柏! 改为 但是,小女孩怎么可能杀死[color=red]绿卉[/color]![/quote]
3 |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0: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0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19-3-15 20:01:27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来了
1 | 发表于 2019-3-15 20: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终于出来了
1 | 发表于 2019-3-15 20:04:55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看解答
| 发表于 2019-3-15 20: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orz 666
  • Azusa 2019-3-15 20:22 说:

    因为蓝说“橙美先生”我甚至脑补出了橙美其实男孩子所以没孩子的剧情orz,虽然没写上去(我答对的可能只有紫喜欢青吧
  • 鬼谷吾清也 回复 Azusa 2019-3-15 20:26 说:

    感谢您的作答如果被坑到了实非作者本意
2 | 发表于 2019-3-15 20:11:33 | 2019-3-15 20:26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对了,动机对了,眼镜对了,帽子对了 其他的就……{:alu36:}果然大翻车 斩首部分貌似推反了……都怪我提前【把无头尸是活人假扮】这一点排除了…… 温和吐槽几点吧: 最重要的当然是诡计: 1.我一直以为储物柜是放头用的,但是解答给的是尸体…… 46*46*46,理论上似乎可以放得下,但是实在过于紧了,这么窄的空间除非是柔韧性极强的人才能进入吧。否则尸体上肯定不止这么点皮肉损伤。文中也没有说清楚是怎样的损伤,擦伤还是砍伤。 这促使我不得已以为头是放入储物柜的东西…… 其次是紫是同性恋这一点个人觉得实在线索少了点……脑补过度了些。如果说紫是同性恋难道作为妻子的橙感觉不到? 关于蓝柏穿蓝裙子赴约不正式这一点……又不是衣着暴露或者过于清凉有什么正不正式的。 有关青也一案的描述包括动机实在少了点。 怎么说呢,读解答的时候感觉有点混乱了。逻辑性可能还需要加强吧。
  • 鬼谷吾清也 2019-3-15 20:27 说:

    感谢西楼的作答。
  • 鬼谷吾清也 2019-3-15 20:31 说:

    塞尸体是实际测量过同桌的体积,所以才给出一个差不多的数值,游泳运动员……韧性应该不会很差,吧
    同性恋方面……也没说妻子没感受到
    然而就是有正式不正式
    这个动机应该不占分只是我想让你们小小惊讶一下,顺便黑东野而已,不过西楼你答到了
    感谢反馈!
  • 不眠的夜晚 2019-3-15 20:32 说:

    同感,不够真实
  • 独上西楼 回复 鬼谷吾清也 2019-3-15 20:32 说:

    感受到也没给一点反应啊
  • 鬼谷吾清也 回复 独上西楼 2019-3-15 20:35 说:

    有啊…欲语还休那里算吗
  • 独上西楼 回复 鬼谷吾清也 2019-3-15 20:56 说:

    ……太不明显了一点。比赤山的眼镜没带还不明显。

    唉……不说了,划水……
  • Azh.柯. 回复 独上西楼 2019-3-15 21:53 说:

    动机对了?

    膜拜。
    五体投地。
| 发表于 2019-3-15 20:13:50 | 2019-3-15 20:21编辑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告辞……
| 发表于 2019-3-15 20:15:26 | 2019-3-15 21:28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谜题文笔天秀,谜面难以下手 解答脑洞炸裂,动机过于坑爹 大型翻车现场纪实报告:pst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