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2-2-3 20:00:14 | 2022-2-9 20:0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届贝克街杯冬季推理赛第三题
《致命灵媒》
作者:shalamixi

谜题版权归作者及贝克街推理学院所有,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谜题

引用
负责本题答疑的赛委影子の手法c.cVt超新星
对题目语义理解上有疑问请通过站内私信、QQ等方式联系负责答疑的赛委。
请注意,设置答疑是为了对描述/叙述上可能存在的歧义或错误进行解释,不是用来获取题目未提到的信息、确认自己思路是否正确。

主题曲:《十二镇魂歌》


(0)

一个小女孩细心地抚摸着一个透明罐子。
“天呐!碧蓝,这是什么?”
“这是我哥掉在我家里的头发,我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呢!”刘碧蓝回答道。
尼尔很快便意识到了什么,爱抚一般地摸了摸碧蓝的头,刚准备继续说话,碧蓝一把拍开了他的手。
“别搞错了,我可不是因为伤心才搜集死人的毛发的。”碧蓝斜着眼说,“这里的警察全是废物,我哥才不是死于意外呢!我要自己查出杀害我哥的凶手,为他报仇!”
说到“报仇”的时候,碧蓝眼中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可我们只是十几岁的小孩子,知道的东西肯定没警察多,怎么查啊。”
碧蓝的嘴里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灵媒。”


(1)

尼尔在班上并不受同学们欢迎,而刘碧蓝是全班唯一一个愿意和尼尔说话的人,也因此两人经常玩在一起。
碧蓝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只有一个亲哥哥相依为命。但在前几天碧蓝回到家时,发现家里的门锁被暴力砸开了,进屋一看,发现在餐桌上摆着一杯哥哥喝过的啤酒,一旁的凳子和地板上散落着哥哥的衣服碎片,而屋子里空无一人。
那天碧蓝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可哥哥仍没有回来,于是便在邻居大哥哥的帮助下,去派出所报了警。

由于当天警察派出了大量人力协助自卫小队实施了一次大型抓捕活动,因此当警察来到碧蓝家处报案时已经是第二天了。警察走流程式地在碧蓝家里采集线索,询问了碧蓝哥哥的基本信息后,留下了一句“在家等消息吧”就离开了。
过了若干天后,警察和自卫小队的人来到碧蓝家,告诉碧蓝她哥哥已经意外死亡的消息。
对这样的反馈碧蓝完全不能接受,追问哥哥的死亡地点以及死亡原因,但警察们以需要保密为理由闭口不谈,这件事只好不了了之。


(2)

“灵媒?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灵媒,这是不符合科学的……”尼尔瞪大了眼珠,难以置信地说道。
“哦?什么是科学?”
“老师教的和书上写的东西就是科学。”
“那只是别人想让你了解到的科学而已。灵媒是存在的,只是这个国度的领导人害怕魔法会引起民心不稳,在印刷的教材里隐瞒了这个城市和整个世界的真相,学院的老师也不敢触及这个禁忌,否则会被自卫小队抓走。”
“不会吧,如果书上说的是假的,那我应该会发现有不合逻辑的地方啊……”
“那你回答我。希特市的核心产业是几年前兴起的化工业和制造业,这导致城区乌烟瘴气,市内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作物种植地。希特市被自卫小队封锁,不允许平民们自由进出。那么请你告诉我,我们平时吃的种植物是哪里来的?”
“那…那只能说明食物是从其他城市运进来的,只不过不是平民运的罢了。”尼尔想了想说道。
“嗯,那好,那说明希特市之外一定还有其他适合的种植地方,那里一定也有其他居民在生活,那为什么自卫小队要以希特市外有重大危险为借口,不让我们出城旅游呢?”
“这…自卫小队是本市的英雄,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原因。”
“自卫小队是英雄,是你亲眼所见吗?”碧蓝加重语气问道。
尼尔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那只是书上说的,可是…”
“别那么多可是了,我要去找到灵媒师,查出杀害我哥哥的凶手。你来不来?不来就回家,别烦我!”碧蓝嫌弃地看着尼尔。
“我…我来。”虽然觉得荒诞至极,但尼尔还是不舍得丢下自己喜欢的人独自回家,“可是,咱们去哪找灵媒师?又是谁告诉你这些东西的?”
“我的邻居,他是去年从外地来到希特市的。”


(3)

“我叫汉克。”碧蓝的邻居简单地自我介绍后,让两人进到屋内。
贫民区的破房子都很小,三个人加一铺小床就几乎将汉克的小屋子填满了。汉克让尼尔和碧蓝坐在板凳上,自己则是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汉克看上去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子,他丝毫不觉得自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睡衣接待客人有所不妥。他在几年前的意外中被毁了容,脸上缠着好几层绷带,从绷带缝隙中只能看到茂盛粗犷的胡子和死气沉沉的双瞳。
“大哥哥,你上次说灵媒师需要死者的身体组织才能发动,我这回已经把我哥哥的毛发收集齐了。这次来是想问问灵媒师要去哪里找?”碧蓝开口问道。
“这是你的朋友?”汉克看着尼尔说道,“灵媒师是这个城市的警察能屡破奇案的秘密,他的存在需要绝对保密,我应该说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吧。”
碧蓝慌张地解释,“对不起!可尼尔是除了我哥哥之外最信赖的人,他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对吧,尼尔?”
“嗯…嗯…”
汉克转头看向尼尔,“你喜欢碧蓝?”
尼尔突然脸红,在犹豫要不要承认。
“不会了,我和他只是死党啦。”碧蓝抢先答道,把尼尔的话咽了回去。
“坐着等一会吧,我的一个朋友可以带你们去找他。”汉克随手拿了两罐啤酒,递了一罐给尼尔,“碧蓝不喝酒,你要不要来点?”
尼尔连忙推辞,妈妈说喝酒是大人才做的事。
“嗯。”汉克不以为意,把一瓶啤酒放到一旁,自己开了另一瓶喝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旁的瓜子自顾自地吃着,瓜子壳丢了一地,丝毫没把两个小孩当作外人。
这期间,三人聊了聊希特市的一些事。
十年前,希特市一个炼金的小作坊取得了一个重大的成果,该成果被制成武器为王国对抗外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这个小作坊引领下,希特市掀起了一股制药热,这里的人民热衷于将未知的试剂进行混合,希望能得到更多有价值的成果。
几年前,一些有归纳意识的学者将这些药剂混合的原理总结为一门学科——转化之学,并利用化学发明了不少新材料,带动希特市制造业的发展,也因此,化工业和制造业成为了希特市的招牌。
希特市的教育模式也别具一格,教科书上会明确印刷着“希特市教材”的字样,似乎希特市的小孩需要学习的内容是希特市特有的东西一样。细思极恐,这意味着当代希特市人民的所见所闻全都是统治者弘扬的思想,在他人定义的观念下生活。当汉克把这一点提出来时,尼尔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无知,以及权贵权力的可怕。但当碧蓝和尼尔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汉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意味深长地问道:“你们喜欢追求真相吗?”
“当然!”异口同声地回答。
“哪怕真相很可怕?”
碧蓝和尼尔沉默了。


(4)

不知道聊了多久,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高挑的美女小姐姐开了门,走进小屋。
“Lucky,你来了。”即便是对熟人,汉克的声音也同样很平淡,“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碧蓝,旁边是她的同学尼尔。”
“姐姐,大哥哥说你可以带我们去找灵媒师!”碧蓝兴奋地坐了起来,她可等了太久了。
Lucky没有回应碧蓝,她深情地看向汉克,眼睛里有点湿润,“这样真的好吗?”
汉克闭上了眼睛,微微点点头,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嗯。”
“好的,我明白了。”Lucky随后蹲下来摸着碧蓝和尼尔的头,“小朋友住在隔壁是吗,你们先回家坐一会,姐姐等一下去找你们,现在姐姐和哥哥还有点事要说。”
听到又要等,碧蓝有点失落,但懂事的尼尔还是拉着她的手离开了汉克的家。

等了一个多小时,Lucky终于来到碧蓝家接二人出发。
Lucky在路边找到了一个马车夫,说了一个地址后便拉着碧蓝和尼尔坐到了马车上。
上了马车,碧蓝开始八卦Lucky和汉克的关系。
“姐姐,你和汉克哥是情侣吗?我觉得他邋遢的样子配不上你呀。”碧蓝是性情中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往。
Lucky闭着眼睛,露出了一个寓意不明的笑容,淡淡说道,“如果是就好了。”
尼尔这时注意到Lucky面色潮红,上衣的扣子似乎扣错了一颗。

从之后的闲聊中,二人才得知Lucky身份的不一般,她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王国军队的一名军官,她不受区域封锁的限制,可以自由地进出希特区。
“诶,对了,姐姐叫做Lucky,是不是一直都很幸运呀?”
“不是,”她摇了摇头,“那是因为十年前我们家发生了一些悲伤的事,那件事之后我便换成了这个名字,希望以后都能幸运一些吧。”
碧蓝刚想追问是什么事,却被高情商的尼尔岔开话题,“哇,姐姐好厉害,是保护我们安全的士兵诶。”
“那个……军队、自卫队和警察,这三个组织有什么区别啊。”话题成功被转移走了。
“这三个组织都是为了维护王国治安而服务的。军队主要是在正面战场对抗王国外的其他敌军的,自卫队主要负责抓捕或击杀王国内一些反抗王国势力的反动派,警察则主要处理王国内的民事犯罪案件。”
“哇!那姐姐,你岂不是不但可以出城,而且可以出国玩啊。”
Lucky回以一个肯定的笑容,她的眼睛也逐渐湿润。
但当碧蓝问她王国外有什么东西时,Lucky笑着摇摇头,“这是秘密。”
“什么嘛,又不说。”碧蓝叉着腰,撅着嘴。
“还有,请不要和任何人提关于我和汉克的事,包括警察和自卫队,否则我就叫灵媒师不给你哥哥灵媒。”Lucky补充了一句。


(5)

马车在希特河边行驶着。
希特市的污染严重,城市的主要供水来自于希特河上游的一间自来水厂,而用于化工生产的水量极大,给居民供水的水量较少,水价昂贵,因此这里并不适宜平民们居住。幸好众多化工厂都达成共识,并没有将污染排入到希特河上游,也因此勉强实现了希特市的水循环。
希特市的产业模式非常极端,是典型重工轻农的城市。王国对希特市的定义就是一个提供化工产品的下等城市,只追求最大化地提高该城市的产能,丝毫不在意这个城市的环境、文化、人口、经济和宜居度。一般情况下,宜居度较差的城市犯罪率会提高,王国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们选择使用武力警戒的方式,在希特市布置自卫小队并设立多个派出所,想以此威慑犯罪分子。
希特市对于王国而言,似乎只是一台工具,只要往里运输粮食,便可以从这里收获各式各类的化工产品。如果连希特市都是工具,那么希特市里生活的普通人民对于王国而言又是什么呢?
更可怕的是,这些东西在教科书上写得理所当然。关于王国和外面世界的内容,书上却只字不提。尼尔听Lucky说完一愣一愣的,他才慢慢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之前一直活在统治者规划的世界里,视野太局限,对希特市以及整个世界的了解还太少。

下了马车,已经是中午。
三人走了一段路之后,Lucky说她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烧饼店,让碧蓝和尼尔在原地等她买食物回来。
碧蓝和尼尔也确实饿了,也没有催着赶路,便在路边休息,等Lucky回来。

可这一等,竟然等了一个多小时。
碧蓝性子比较急,她实在等不下去了,拉着尼尔去找Lucky。
稍微找了一会,找到了Lucky说的那家烧饼店,可烧饼店老板说今天从没见到过Lucky模样的人来买烧饼。
Lucky失踪了!
尼尔找到了附近巡逻的警察,希望能帮忙搜寻。
这时,一个神色慌张的男子从一间屋子里跑了出来,立刻引起了警察和尼尔的注意。
那名警察觉得男子过于可疑,于是上前询问。男子见状竟然拔腿就跑,警察连忙追了上去。
控制住那名男子后,碧蓝提出去男子家中看一眼,但男子死活不愿意。碧蓝趁警察抓住男子的空隙,从男子身上抢到了他家的钥匙,碧蓝直接冲进了那名男子的屋子,发现Lucky全裸地躺在了屋子大厅正中央,胸口一片鲜红!


(6)

来到警察局后,一个接待员安排碧蓝和尼尔坐在问询室等待警察问话,但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不见有警察进来,就像把两人忘了一样。
今天原本想查出杀害自己哥哥的凶手,结果自己认识的大姐姐又遭遇意外,碧蓝本就心急如焚。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冷落,碧蓝此刻哪里静得下来?
碧蓝气愤地一拍桌子,不顾尼尔的劝阻,独自跑出了问询室。尼尔见拦不住碧蓝,也只好跟上。
出了问询室,两人才发现今天的警局似乎非常混乱。碧蓝躲过几个警员的视野,钻进了一个办公桌的底下,似乎是想偷听Lucky案件的案情。尼尔虽然知道偷听是不对的,但还是跟着碧蓝钻了进去。
“你跟过来干嘛,好挤啊!”
“我怕你一个人惹出什么事…”
“嘘——别吵!”
周围警员都没发现有两个人藏在了桌底下,于是便开始交谈吐槽了起来。
由于Lucky的身份非比寻常,因此这个案子很快引起了军方的注意。Lucky的上司陈军官是Lucky多年的战友,得知Lucky死亡的消息后,他很快便来到了希特市警察局。
陈军官在希特市的警察局也有着一定人脉,也想介入案情的调查。刚刚正是因为警局里的小警员赶忙着给陈军官端茶送水,因此才冷落了两个小证人。
听到了这一点碧蓝差点想冲出去质问警员,但幸好尼尔阻止了她。
在陈军官的提问下,警员们开始介绍案情。
使用最新的化学试剂检测,Lucky的死亡时间是当天中午12点到12点30之间,而Lucky和两个孩子分开的时间应该是12点前不久,这意味着Lucky在和两个孩子分开后没多久遇害。死因是心脏被匕首从正面刺穿,凶器是一把Lucky珍藏多年随身携带的匕首,该匕首在嫌疑人李升家中找到。现场没有找到Lucky当日所穿的衣服,但在嫌疑人李升家中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她衣物被烧的灰烬,现场还有一股淡淡的焦味。Lucky下体有少许精液残留,但当今的生物化学技术并不能检测出该精液的主人。从和两个小孩分离的地点到烧饼店的路上,会经过李升家门口。嫌疑人李升是单身,案发第一现场平日里只有他一个人居住。比较合理的推测应该是李升看见路过的黄发美女,见色起意,将其强行挟持至家中施暴,施暴后将其杀害。
看似铁证如山,但陈军官却提出了几个矛盾的点。
第一,Lucky的格斗实力他非常清楚,没有发现Lucky被迷晕或生前失去意识的迹象,在Lucky随身携带武器的情况下,他不愿意相信一个普通人有能力挟持Lucky。第二,当地的一个医生前不久开的一份李升的就诊记录表明,李升有性功能障碍,无法完成射精,和Lucky身上的痕迹不符。第三点,如果是有预谋的犯罪,李升事后慌张出门的举动有些怪异。
陈军官说完之后,一个警员也提到,李升其实有不在场证明。
李升说他在快到了12点的时候,听到了一次奇怪的敲门声,开门后却没有看到任何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便关上房门回到自己房间在看书。李升看书的地方正对着一扇窗户,而李升屋外有两个玩皮球的小孩,他们说看到了李升在12点到13点这段时间一直在看书,他们能从窗外看到李升的头部和桌子,确定他没有离开过。两个小孩和李升无利益无亲属关系,警察也找不到他们给李升做伪证的理由。
“嗯…”陈军官听完后,想了一会,说:“等我再去审一审。”
“那个…军官,恐怕不太行。”
“嗯?”
“因为李升是希特市内最大的一家工厂里的高级骨干。该工厂研究最先进的化学项目,需要进行严格的保密工作,而李升恰好是负责工厂安保的岗位,和工厂里所有工人都熟悉。如果李升长时间离职的话,将会导致工厂出现安防隐患。因此,在他拥有相对确凿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警察还不能对他进行拘捕,只好放任他继续回工厂工作。”
陈军官听完后拍着桌子骂道,“杀人嫌疑犯不抓起来难道留着促进武器营销吗!”
那名警员连忙安抚道,“息怒息怒,那个工厂对整个王国的贡献非比寻常,而且现在厂内还有着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被犯罪分子偷到。李升作为工厂的重要成员,如果真凶不是他的话,我们也有很大压力……”
“这个工作非他不可?”
“工厂那边的人说不太方便,因为只有李升能将厂内员工的工作牌和面孔与声音对上号,李升同事的资历不如他,其他人代替李升工作有可能会发生错漏。”
“就为了这一点点错漏的可能性?就让一个杀人嫌疑犯逍遥法外?”
“如果想要尽快抓捕李升,但调查实在没有进展的话,我们可以找灵媒师来解决问题。”
“灵媒师?在希特市?”
“是的…陈军官可能不知道我们希特市警局的一个秘密……”
这名警员将灵媒师的事说了出来,碧蓝也顺便听到了灵媒师的住所。
“只好这样了,明天就去找灵媒师。”陈军官只能无奈同意。
“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个警察终于发现了偷听的两人,一把将他们从桌底揪了出来。
“那啥…我们是在玩捉迷藏…”尼尔只能不好意思地笑笑。


(7)

除了案情之外,警察还询问碧蓝和Lucky是如何认识的,以及碧蓝手里的头发罐子的作用。但碧蓝十分讲义气,编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离开前两人还被警察狠狠地教育了一顿。
碧蓝和尼尔刚从派出所出来,一个路过的脸上长满痘痘的女人注意到了两人。
“尼尔?”
“高美阿姨好。”尼尔礼貌地回应,之后给两人互相介绍道,“这是我爸爸的同事高阿姨。这是我的同学,叫做碧蓝。”
二人也正好不知道怎么回家,于是便找高美借了点钱,打算租一辆马车。
两人简单地和高阿姨说了今天遇到的情况,当说到嫌疑犯的住址时,高美突然特别激动。
“钠路12号?你确定没记错?”
“嗯…”
“住在里面的人是不是一个单身男性,他的名字叫做李升。”
“好像是的,阿姨,你怎么知道?”
“李升是我…是你爸爸和我的同事啊……”高美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随后喃喃道,“李升他奸杀路过的女子…不…一定是搞错了。”
随后高美便没有理会二人,自顾自地往钠路的方向走去。

碧蓝和尼尔回到了碧蓝的家,两人本想找到汉克告知Lucky出事的坏消息并表达自己的歉意,但汉克似乎并不在家。于是二人只好各自回家,给碧蓝哥哥灵媒的事只好另想办法。
尼尔回到家在饭桌上听自己的父亲约翰逊和母亲聊到了厂子里的八卦。
“没想到厂子里的老好人李升居然成为了嫌疑犯,可听说他还没被拘捕,明天还能正常上下班。”
“今天下午好像咱们作坊单身的小高旷工了,也没请假,扣了两百块钱呢,血亏啊。”
“昨天晚上,厂子里的小赵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被送进了医院,脸被划伤了。可惜了啊,挺帅的一个小伙子,被破了相。”
“爸爸…”尼尔打断了约翰逊的八卦,几番犹豫,还是问了出口,“你听说过灵媒吗?”
原本热闹的家庭瞬间安静了下来。
约翰逊放低了声音说道:“你怎么知道灵媒的……这在希特市内是不被允许讨论的,因为灵媒师会暗中帮助警方调查凶案,如果这个消息走漏了,那灵媒师就有可能被犯罪分子盯上。”
“那…爸爸,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约翰逊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这是我们厂里的高级机密,你绝对不要传出去。”
尼尔咽了一口口水。
“在Goliath工厂还是小作坊时,发明了一款功能强大的军用抑制剂。厂里有人传言,该抑制剂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如果让灵媒师接触到它,灵媒师会失去灵媒的灵力。一旦被犯罪分子偷到这个它,利用该它的特性,可能会让警方失去灵媒破案的能力。因此,无论是王国的军队也好,希特市的自卫小队也好,都很注意保守这个秘密,所以你绝对不要说出去!”
尼尔感觉自己的大脑一阵眩晕,今天被塞入了太多信息,他的科学观彻底崩塌了。


(8)

灵媒师Zero住在锌矿大厦的负一层,这里环境湿润,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霉味。
地下室相对宽敞,以灵媒室、会客厅、Zero的房间和阿郎房间为主,其中灵媒室是林恩启动灵媒的地方,屋子四周的墙壁被油漆涂黑,被画师用黄白色颜料画上了各类星系银河,加上昏暗的灯光,灵媒室内就像置身于外太空之中一样。房间正中央有着两张垫子,每次灵媒时除了Zero外仅允许进入一个人,这个人是向灵媒提问的发问者。灵媒的过程中,发问者需要用黑布裹住双眼、厚布绑住耳朵。在得到灵媒师的触碰示意后,发问者可以说出想询问死者的问题,Zero会将死者的回答写下来。由于发问者眼睛和耳朵被裹住,因此发问者并不能与死者相互沟通交流。完成一个问答后,灵媒师会示意发问人继续问下一个问题。通常情况是由警察来作为发问者,询问杀死死者的凶手姓名,Zero会将死者的回答写到事先准备好的纸上。整个灵媒的过程一般需要十到二十分钟,提问的数量和长度由Zero的耐力而定,整个过程由Zero主导。

锌矿大厦 -1层 ▲

由于灵媒的事对一般民众绝对保密,因此Zero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工作,只需要偶尔处理上门警察提供案件的业务,这也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
Zero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平常穿着宽松的黑色服饰,帽檐将面孔遮挡大半,神秘感十足。没人知道他的家人在哪里,也从没听他提及过,又或许他从未结婚生子,仿佛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高人一般。
有警察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回老家,他呵呵笑着回应:“回家?回到哪里?回到黑暗吗?我现在只想远离纷争,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而已。”
和他一起住的还有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叫做阿郎。
他从小由母亲养大,母亲去远方工作后在外婆家长大。
在外婆病逝之后,五年前的某天, zero找到了他,他自称曾受恩于阿郎的父亲,并告诉了他父母双双死于意外的消息。
双亲死亡,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的打击非常巨大,阿郎始终无法接受父母死亡的打击,也曾多次质问zero意外死亡的细节,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流逝,阿郎渐渐习惯了和zero一起生活,他还是选择跟随那个陌生的老人,成为了他的义子,来到希特市生活。

这天,除了警察一行人之外,碧蓝、约翰逊和高美也自发来到了锌矿大厦负一楼。碧蓝兜里揣着她哥哥的毛发瓶,想着在今天内查出杀害自己哥哥和Lucky姐姐的凶手,然后为他们报仇。约翰逊和高美来这里的目的不得而知,或许是出于关心同事吧?
虽然Zero大概率不会帮一般民众进行灵媒,但阿郎并没有拒绝接待客人的习惯,他同样邀请三个不速之客在会客厅就坐。
灵媒是一件非常消耗灵媒师灵力的事,灵媒师启动灵媒时需要集中大量精神力。由于Zero上了年纪体力不是很充足,灵力过低也会影响寿命,因此每次发动灵媒后都需要修养许久。对Zero而言,一天最多进行一次灵媒。而警方的请求是Zero的铁饭碗,Zero以优先处理警察的请求为借口,拒绝了碧蓝替她哥哥灵媒的请求。
“您帮助警察破案,肯定是个大好人,能不能顺便帮我查出杀害我哥的凶手?”碧蓝不断缠着Zero。
Zero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呵呵,好人。好人是用来称呼那些对自己有用的人的。”
多次恳求都没被同意,碧蓝气鼓鼓地一个人坐在了会客厅的角落。约翰逊见状则过去安慰碧蓝,虽然碧蓝似乎并不需要安慰。
而高美今天似乎比较健谈,她和刚刚倒完水没啥事干的阿郎闲聊,好奇地询问灵媒流程相关的事情。
在以往的流程中,本应是警察作为发问人的,但陈军官非常关心杀害Lucky的凶手,而且在王国中,军官的权力比警察要大,因此警察们没有反对陈军官作为灵媒的发问人。
说清楚注意事项后,Zero便和陈军官一起进入了灵媒室,关上了灵媒室厚重的门。
阿郎也反复强调,虽然这里墙壁的隔音非常好,但会客厅的众人也需要在灵媒的过程中保持安静,说完便将会客厅的灯光调暗,掩上了会客厅到主人房间的门。
众人在黑暗中等待灵媒的结果……


(9)

两天后。
王国军第四军军长、希特市警察总局局长和希特市自卫队总队长三个分属不同组织的最高人物齐聚一堂,他们被王国公主紧急任命成立破案组,共同商讨两天前锌矿大厦负一楼Zero被杀一案。
涉案嫌疑犯均已被关押至希特市监狱候审,其中包括李升、碧蓝和陈军官。
三人中第四军军长的官职最大,是陈军官的上司,由于陈军官此次也涉案,因此不得不让他也出面参与调查,这次命案调查也是以他为主。
军长仔细地将陈军官的口供又看了一遍:
我和Zero进入灵媒室后,按照规矩将眼睛和耳朵上的布条戴好,那之后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只是跪在垫子上静静地等着Zero的指示。没过多久,我似乎从漆黑的布条中间看到了一丝亮光,但那只持续了几秒钟。之后Zero示意我问第一个问题,我问的是“杀害你的凶手的全名是?”。我那之后我一直在等待,可过了很久都没有Zero的第二个信号,我感觉有些奇怪,便扯下头上的布条。虽然当时房间十分昏暗,但还是能看到Zero胸口一片血迹倒在地上。出于职业习惯,我没有破坏现场,而是打开门,把情况告知会客厅的众人。
出于对手下的信任,军长开始思考如果陈军官的话为真的可能性,他看到了一份现场情况的报告。
在Zero和陈军官进入前,可以确认灵媒室内并没有藏人,也可以确认Zero的房间、过道、阿郎房内并没有藏人。灵媒开始后,会客厅熄灯前,可以确认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会客厅。而在熄灯后,阿郎和高美立刻去到了阿郎的房间,两人面向着过道方向在聊天。二人可以证明,在灵媒开始后到陈军官喊人来之前,没有看到任何人经过走廊,但由于zero房间关着门,不确定里面是否有人。由于过道还有一盏灯亮着,因此二人对这个结论非常肯定,不存在看漏的可能。而会客厅里的人也可以证明没有人从会客厅出入灵媒室。Zero的死因是背后被人用原本放在Zero房间的小刀刺入心脏,加上他本身就身体虚弱,于是便当场死亡。结合以上几点,只有陈军官有时间空间杀害Zero。
军长并不是一个会偏袒自己部下的长官,但如果是陈军官干的,他的动机就成为一个大问题。Zero是帮陈军官查杀害Lucky凶手的人,军方也没有必要去砸警方破案的饭碗,于情于理陈军官都没有杀害Zero的理由。
眼看案情陷入死局,军长便将重点聚焦于奸杀案上。
既然陈军官已经问了问题,那么Zero就应该已经将凶手姓名写在纸条上。搜证时在灵媒现场发现了两张写了字的纸,(如灵媒图1图2),在给众人搜身前,又在房间角落发现了另一张纸(如灵媒图3)。
据阿郎所说,被涂掉的纸可能是之前灵媒留下没打扫的。

灵媒图1 ▲


灵媒图2 ▲


灵媒图3 ▲

碧蓝吗…如果是她杀人,那Lucky身上的精液是怎么回事,而且那个小女孩也不应该有动机杀Lucky吧……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10)

“我的证词你们是听不懂吗?你们凭什么要抓碧蓝!”尼尔对警察们大吼大叫,一个人闹得警察办公室里鸡犬不宁。
几个级别比较小的警员不敢回应,一个看起来官职较大的警察从里屋走出来,径直地向着尼尔走去。
“柴警官。”警员们纷纷和他打招呼。
“走,跟我来。”柴警官没有跟尼尔多说,而是直接把他带到警局里的一个角落。
走到之后尼尔正准备重申他的要求,柴警官动作更快,“啪!”。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到了尼尔的脸上。
“我们调查过了,你小子喜欢碧蓝,而且你尚未成年,在法律上可以认为你的心智并不成熟,因此你的证词不能起决定性作用。”柴警官一边打一边吼道,“疼吗?疼不疼?我问你疼不疼?”
“不疼…放碧蓝出来,她是无辜的…”
“你小子还挺硬呵。”柴警官听完后停止了暴力,蹲下身子,看着尼尔的脸,“你这么想让他出来,那你帮她交保释金吧。”
尼尔显然对交钱保释嫌疑人的规矩并不了解,他捂着脸问道,“就是只要交钱就能放碧蓝出来了吗?”
“简单来说是这样,不过也有很小的概率交了钱之后人也放不出来。”
“多少钱?”
“十万。”
尼尔听完后瞪大了双眼,喘着粗气,这是一个他们家倾尽全力才拿得出来的数字。
“拿不出来的话,你走吧,你再怎么喊也没用的。”
尼尔失魂落魄地慢慢朝警局门口走去。
等到尼尔走远后,一个警员从走廊出来,轻声问柴警官:“碧蓝是上头指名道姓要关押的嫌疑人,不允许走保释流程的吧…”
柴警官拍了拍那个警员的肩膀,“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说的是也有很小的概率交了钱也不放人。”随后他开始坏笑,轻声说道,“既然你看到了,我到时候分你一万吧。”
警员似乎听明白了,也开始坏笑。

两天后,尼尔家中。
约翰逊愤怒地打了自己儿子一巴掌,“你可知道那笔钱是要拿去还贷款的吗?没有那笔钱我们家就要完蛋了!”
尼尔跪趴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眼泪止不住地流……


(11)

破案组成立的第五天,事态又进一步恶化。
在李升工作的工厂中,大量被王国军队使用的抑制剂失窃,多名负责看管的管理员在昨天傍晚被人从背后击晕,直到今天才醒来,醒来后发现该抑制剂已经失窃。
该抑制剂需要用水稀释后使用,被偷走的抑制剂浓度极高,浓缩后抑制剂的体积并不算大,可以装在一个普通双肩包中搬运,也因此人员极难通过行李排查犯人。
工厂的安保等级相当高,采取全封闭式的管理,没有露天区域,每扇窗户都装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唯一的大门有机械式的门禁,需要人工验证每个员工的工作牌,然后依据工作牌对照照片,此外还需要对照声音。对照确认是员工本人无误后,才允许人员进出,一人一杆。这个工作之前是由李升做的,在李升被捕后,这个工作并没有省略,而是由接替他的小王来做。进入工厂大门后,还需要进入存放抑制剂的厂房房门。该厂房在工厂内的位置相当隐蔽,外人不经过周密的踩点就不可能找得到。该房门同时需要三把钥匙才能打开,三把钥匙分别存放在三个不同的管理员手里,不过遗憾的是,昨天这三人全部被击昏。
能突破如此严密的安保,想必盗贼一定是工厂内部的人。
由于该抑制剂对王国而言意义重大,因此每个能在该工厂工作的人都会被进行严格的履历检查,确保其“干净”方可成为工厂的员工。

Lucky死亡一事本就已经惊动了王国公主,而灵媒师的死和抑制剂丢失更是引起了王国国王的关注,希特市在短时间内连续出问题,警察局长和自卫队长面子上也开始挂不住了。自卫队长下令,对每一个工厂员工的行踪进行详细调查,同时对每个员工的家进行全面检查,一旦发现问题就封锁区域,将其全家都抓起来。

当天晚上,自卫队在约翰逊房间找到了他和本市一个非法军火商通信的记录,约翰逊没有否认私通犯罪分子的事,但他坚决否认自己曾经盗窃过抑制剂。
值得一提的是军火商这几个月的行踪和碧蓝家有重合之处,此外没查到其他有用线索。
尼尔一家被捕入狱。
但失窃的抑制剂仍然没有找到。


(12)

又过去了十天,案情仍然没有新进展。
明天,国王、公主、军事首脑以及许多王国内高层人物将纷纷来到希特市,如果到时候破案组仍然不能给一个交代的话,不单是希特市警察局长和自卫队长,连军长的官衔也可能不保。
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压力,军长并没有很慌张,而是独自一人在希特河边散步。一边思考着案情,一边沿着希特河边行走,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上游的一间制酒厂。
这是希特市唯一一家高档酒酒厂,采取希特河上游最优质的水源,利用独有的发酵流水线,能在短短十几天内利用葡萄原料制出美酒。
军长这时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土包上方,有一个面容被遮挡的黑影正在看着希特河上游。
军长瞳孔微微放大,原来如此,他明白了一切……


备注:谜题设定请以题目描述为准,请勿自行添加设定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已知线索还原故事真相。

谜题发布后可能会做修改,请及时关注论坛动态。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8087-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2-02-09 20:00届时将放出 1~3 题答案。2022-02-09 20:00 将放出第四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学院

| 楼主| 发表于 2022-2-9 20: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8.4/10
31 人评价
5
54.8%
4
19.4%
3
16.1%
2
9.7%
1
0.0%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60 英镑 购买答案

3 | 发表于 2022-2-9 20:08:32 | 2022-2-9 21:55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题怪我想象力太差,抑制剂相反的效果我只想到了使人类发狂致死,就跟感染丧尸病毒一样。刘碧溪衣服碎裂,能想到是狼人变身,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跳出固化的思维去想到反向抑制剂。好好的人,怎么能变成狼呢

陆克怎么会真的黑化了啊!这就是新世界的卡密吗

剧情写得好好啊,最后那歌全部对应上角色就很酷,这三题我很喜欢
  • shalamixi 2022-2-9 21:27 说:

  • 遥岚破月悬 2022-2-9 22:00 说:

    没想到我今晚第一次落泪不是因为题答得烂 而是因为吃了一嘴狗粮
  • 小埋帮帮忙 回复 遥岚破月悬 2022-2-9 22:13 说:

    我是真的觉得这三题写得好,推理性不错之余,更打动我的是剧情(虽然我没看过巨人,不知道有多少它的痕迹)
  • 吃掉月亮 2022-2-10 09:54 说:

    @院长,魔性猫表情包里的抱糖吃的表情找不到,急需
  • 赤羽 回复 小埋帮帮忙 2022-2-11 17:57 说:

    和进击的巨人有关?!应该多看番的
  • 小埋帮帮忙 回复 赤羽 2022-2-11 17:58 说:

    只是感觉剧情有巨人的影子,推理内容与漫画无关
  • 赤羽 回复 小埋帮帮忙 2022-2-11 19:24 说:

    不,在意的不是推理内容,(这个能力靠刷题、想着是不是做过可没用)我在意的就是剧情
  • 小埋帮帮忙 回复 赤羽 2022-2-11 19:48 说: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看了一点点漫画
  • 赤羽 回复 小埋帮帮忙 2022-2-11 19:49 说:

    我连看都没看过
2 | 发表于 2022-2-9 20: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NB    沙发!我是跪着打完三题解答的   SHALANB!!!!!
1 | 发表于 2022-2-9 20:13:33 | 2022-2-10 10:2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NB!!!!!!!!!!!!!!!!!!!!!!!!!!!!!!!!!!!!!!!!!!!!!!!!!!!!!!!!!!
到最后差点看哭了

以上三句足矣!


虽然说了三句足矣但还是要补一句:
一个“谜题设定请以题目描述为准,请勿自行添加设定”劝退了多少人啊喂!
  • 兰迪.西克 2022-2-9 23:15 说:

    ..................................................................................................................................................................................
  • 工藤真秋 回复 兰迪.西克 2022-2-10 09:23 说:

4 | 发表于 2022-2-9 20:14:53 | 2022-2-9 20:27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道题的逻辑点其实是最难找的,特别是全名这个逻辑点以及高美身份必须性上,差不多是压哨才想到了。
但是这道题在设定上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的。
主要是这种跟尸体对话的设定,死人能不能说谎呢?这个问题在逆转裁判那里就多次提到了。
另外纸条上的笔迹问题,跟以往的笔迹是否符合?其实在严谨一些可能会更好。
  • shalamixi 2022-2-9 20:40 说:

    可以认为那张餐桌是以前没打扫的字条,然后做字条的时候是用了同一种字体
    当然被涂成那样也不要求一定看得出来
  • 平成君 回复 shalamixi 2022-2-9 20:46 说:

    主要是灵媒的这个设定问题,对于逆转裁判我是太熟悉了,所以我默认存在灵魂撒谎的设定,但是这个设定就存在不确定性了
  • 平成君 回复 shalamixi 2022-2-9 21:20 说:

    而且那个房间其实还有一条路径啊,就是你提到门非常的厚重,就存在还有一种可能性,门是中空的,也可以藏一个人。
  • shalamixi 回复 平成君 2022-2-9 21:26 说:

    表格里写的能力是和死者对话,也没保证一定不能说谎,不知道为什么要特意注明
  • 平成君 回复 shalamixi 2022-2-9 21:32 说:

    因为过往像逆转裁判这类作品的基础就建立在这一个设定之上,也是引出整个故事的根源之一,属于过于底层的设定了
2 | 发表于 2022-2-9 20:15: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 等个队友开喷
3 | 发表于 2022-2-9 20: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三题,整个的感受就是说……

陆克,你这个浓眉大眼的怎么也叛变了!(不是

陆克,我可是押宝你当正统少年漫(推理)男主的,你怎么给我玩起了艾伦耶格尔那一套啊!
  • 小埋帮帮忙 2022-2-9 22:15 说:

    陆克,太让我失望了!!
  • 大漠穷秋 回复 小埋帮帮忙 2022-2-9 22:33 说:

    当初第三题手法都推出来了,最后我和队友在聊天框里面面相觑:陆克,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 发表于 2022-2-9 20:32:0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克——狼人劝死天花板
1 | 发表于 2022-2-9 20:36:1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要看二,三题的我人都傻了三个故事连着的可还行,题出的太nb了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