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352|回复: 173

[每周谜题] 第139期谜题《意歪》(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0-9 20: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39期谜题《意歪》[/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3541]听尸者[/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39-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1][b]1996年7月20日,下午17:47[/b][/maintitle] [p=30, 0, left]掘金镇警局接到投报,在望日崖路段发现一部严重损坏的自行车。报案者陈立,与同事从当天早上开始,在红山隧道里进行照明设备的维修工作。陈立下午16:00下班经过望日崖,他在反方向的车道,一处悬崖旁边,发现这部自行车。 进入掘金镇必须经过红山隧道,再由唯一一条崎岖的山路通往市区。陈立沿途向居民和商家打听,是否有一位自行车骑士出了意外,向他们求助。然而他们都给出一致的答案,今天不曾见过求助的伤者。 陈立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这名骑士坠落山崖?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陈立最后唯有选择报警备案。巡警立即赶到现场,怀疑这是一宗肇事逃逸的事故。距离自行车仅仅半米的护栏,发现血迹。巡警请求支援、派遣搜救小队到现场附近进行救援。 张伟是掘金镇警局的刑侦一队队长,在这个位置已经干了超过25个年头了。掘金镇已经连续3个星期没有发生重大刑事案,鸡毛蒜皮的案子都被刑侦二队包揽了。局长下令张伟协助交通组的同事,对早已闷坏的张伟而言,这根本是美差。 “错不了,肇事逃逸。马路上所留下轮胎痕迹,可以模拟案发经过。一部轿车不知什么原因,在大约50米处忽然加速,把自行车和骑士推向护栏。轿车没有停下的意思,匆忙逃离现场。估计骑士坠落山崖,凶多吉少了。对了。非常感激张队您前来帮忙。” M国三个月前刚刚通过一项交通法案,规定每一辆上路的车子必须装安全气囊。这条新法令将在两个星期后开始严厉地执行,让原本人手吃紧的交通组组长文亮大喊吃不消。许多毛贼瞄准这次的契机,专门破入新车内强拆安全气囊。市场上安全气囊供不应求,毛贼要消赃转手实在太容易。 “你太客气了,我只过来打打下手。你负责指挥现场,和协调搜救工作吧!我和队员到案发现场附近勘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文组长,如果现场有发现任何指纹,可以交给我们队员。” 文亮满口答应,心里却不禁叹气。已过去这么多年,张伟对那宗案子始终放不下,还在继续追查。 “报告张队!在距离现场大约150米的另一处悬崖,路旁的护栏上也发现了血迹。已经通知刑侦课的同志过去,做血型鉴定。” 张伟立刻到新的现场一探究竟。护栏2米旁的地面留下滴落状的血液,一直到护栏处。护栏上方,也留下擦拭状的血迹。护栏以外,又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自行车现场的血型是B,这里的血型是O,不是同一个人。” 根据初步血型鉴定结果,刑侦技术员自信地做出结论。 “难道还有另外一人,在这里坠崖?” 张伟绝不相信,这两宗事故会是巧合。但开档立案,必须要满足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找到被害者,或者遗体。 “向文组长报告这里的发现,请求搜索小队也查探此处的悬崖。” 大约十分钟后,前来复命的不是文亮,而是搜救小队队长。 “抱歉!张队。搜救小队无法继续搜寻和拯救的工作。现在天开始入黑,我们能做的真的非常有限。我们会继续驻守在两处悬崖,用强光灯照明崖底,看看有没有生还者的踪迹。直升机随时待命,如果发现生还者,能立即把他从崖底带上来。这是最好的方案。我们能做的,一定义不容辞,绝不为了救人而搭上队员的性命。”[/p] [maintitle=s1][b]1996年7月22日,上午09:00[/b][/maintitle] [p=30, 0, left]张伟在敛尸房,旁观尸检过程。 在更充分的准备下,果然不出所料,搜救队在两处悬崖各发现尸体。 自行车骑士不是当地居民,是一位喜爱自由行的背包客。黄诚,男,34岁,来自黄沙市。最后一次被目击是在20日当天,掘金镇的某一家旅店。为他办理退房手续的柜台服务员,对他印象深刻。上午11:00退房,他向服务员询问有哪些路段的风景特别迷人。 黄诚身上找到手机,里头摄藏了他一路走过的风景。11:12在旅店门口自拍一张,接着走走停停;最后一张照片拍摄时间是下午15:04,位置是在他坠崖处附近。黄诚非常注重隐私。在掘金镇自由行这段时间,不接任何来电,也不曾拨打任何号码。警方联络上黄诚的亲人,都不晓得他去掘金镇。 黄诚身上只有两大类的创伤,被轿车从身旁的方向撞击,以及坠入悬崖的损伤。结合交通组在现场勘查,以及法医的尸检报告,不难推断当时黄诚骑着自行车,突然被一辆轿车撞飞并坠落悬崖身亡。推测死亡时间,是20日下午14:30至15:30之间。 第二具身份不明的男死者,其尸检结果则耐人寻味。 无名氏,男,年龄20岁左右。其死因是胸骨被锐器刺穿,伤及肺动脉和肺叶,形成创伤性血胸,急性失血引发休克。 有两点十分匪夷所思。第一点,胸骨虽不是人体最坚硬的骨头,但是要做到被锐器刺穿,这是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办到。第二点,这刺创由下往上呈45角度。张伟暗想,死者身高和自己差不多,大约177公分。根据凶器刺入的角度,估计凶手身高140公分左右,难道凶手是一名力大无穷的侏儒? 无名氏衣物胸腹部位、裤子的裤裆以及大腿部位,被微量白色粉末,大范围均匀的覆盖。法医已采集样本,送到刑侦科确认成分。 还有一项更有趣的发现,无名氏身上的坠落伤都是死后才造成。这结果很明显,无名氏遇害后,被人抛下悬崖企图毁尸灭迹。无名氏的死亡时间推测,20日早上08:00至10:00之间。 “做了指纹对比了” 张伟向身边的何天问道。何天,是张伟最信任的副手。 “做了。两人的指纹,已经对比过了掘金镇悬案指纹数据库、前犯人指纹数据库。刚刚已经把两人的指纹发去掘金镇周围区域的警局,寻求对比结果。估计,七天内会有答案。 建立指纹数据库,都是张队您的功劳啊!如果不是您10年前,向上级力争取设立指纹数据库,更推广到市级,接下来10年内本市的破案率不可能取得重大的改善。 除了能更迅速解决新的案件,将犯事的嫌疑人与指纹数据库进行对比,真是惊喜连连,侦破不少多年未破的悬案。” 张伟无视了赞美,他没这么伟大。他所做的一切,都因为一个他曾经许下的誓言。[/p] [maintitle=s1][b]1996年7月24日,上午09:00[/b][/maintitle] [p=30, 0, left]张伟踏入办公室,必会喝上一杯超浓的无糖黑咖啡。少了咖啡因的刺激,张伟一整天会无精打采,做任何事都无法集中。。 何天轻声敲门两下,将两份报告交在张伟手上。 “无名氏的身份找到了。蓝海市的吴俊,男,23岁。前科累累,所以在指纹数据库留下资料。蓝海市的巡警对此人不陌生,吴俊就是一个无胆匪类、不入流的小混混。 吴俊挂着乐队主唱的美名,专门对入世未深的少女骗财骗色,偶尔客串入室偷窃、在超市顺手牵羊、偷车等等。听说最近吴俊欠下一屁股债,藏起来躲债,失踪了好一阵子。” “吴俊和黄诚,之间认识?有没有任何交集?” “找不到两人之间的共通点,两人似乎互不相识,他们的生活圈子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何天稍微整理了思路,接着报告法医对于刺创的发现。 “法医那儿有新的报告。锐器因贯穿胸骨,在骨头表面留下一个”一“形状的刺入口。再结合创角皆钝,法医认为凶器是一把平头螺丝刀。” “什么?螺丝刀?谁会拿螺丝刀杀人?”张伟对于这发现十分惊讶。 “法医嘴上谦虚,说认为是平头螺丝刀。但表现自信和笃定,简直把”确认“俩字写在脸上。” 张伟的食指正在有节奏感地敲着桌面,他在盘算如何挖掘更多的线索。 “明天把陈立请回来警局,协助调查。我要亲自向他确认一些事。” “遵命!我现在就去通知他。”[/p] [maintitle=s1][b]1996年7月25日,中午12:00[/b][/maintitle] [p=30, 0, left]张伟刚结束与陈立的会面,脑袋中在整理得来的线索。 陈立在19日晚上,接到掘金镇管理单位的委托,要在20日早上前往红山隧道,维修出了毛病的照明设备。陈立年纪大,腰部有旧患,领导给他安排了较轻松的工作。 红山隧道只有两条车道,为了进行维修工作,被迫关闭其中一条车道。陈立在隧道的入口处,与隧道另一端出口处的同事用对讲机互相交流,指挥并协调来往的车辆。 20日那天,车流量稀少。陈立非常确定,当天直到下班以前,离开掘金镇的桥车,都没有碰撞掉漆的痕迹。张伟为了确认陈立记忆力的可靠性,问了一些黄诚遇害案发现场的情景。陈立虽然慢驶经过现场,只匆匆看了一眼,可是大部分的细节都能答上来,而且丝毫不差。 张伟邀请陈立来警局办案,其目的为了排除他是那位肇事逃逸的司机。会面的同时,何天到陈立住处进行走访,要确认陈立的车子没有剐蹭的痕迹。 “报告张队!陈立的车辆有剐蹭的痕迹,不过都是旧痕迹,不可能刚刚造成。也走访了陈立附近的几家修车铺,陈立事发后不曾把车子送过来进行维修。” “知道了。现场的刑侦报告出来了?” “初步报告出来了。在自行车上只有黄诚的指纹。在被撞毁的自行车上,发现红色的脱落漆料。肇事的应该是一辆红色的桥车,型号不明。 吴俊身上采集不到任何可进行对比的指纹。至于衣物上白色的粉末,刑侦科说是滑石粉。” 何天向张伟汇报。 “滑石粉?” “是的。刑侦科说,滑石粉通常用在一些塑料或者橡胶制成品,撒在表面防止沾粘。平时我们出勤用的一次性橡胶手套,其上面白色的粉末就是滑石粉。” “陈立的车子,是红色吗?” “不是。” 看着进入沉思的张伟,何天识趣地悄悄离开办公室。 困扰着张伟,不只是是黄诚和吴俊这两宗毫无头绪的命案。与陈立对话的过程,陈立提及执勤当天一件小风波。有一辆驶向掘金镇的车子,不听从陈立的指示硬闯隧道,差点酿成车祸。 陈立认得这位鲁莽司机。他是蓝海市的企业家,但居住在掘金市。他常常在慈善活动现身,偶尔还会上电视接受采访。 他是张伟的妹夫。 李毅。[/p] [maintitle=s1][b]1996年7月28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b][/maintitle] [p=30, 0, left]张伟站在一幢华丽的别墅门前。 也许手指不停使唤,也许内心少了些勇气,也许是不想踏入这里,勾起痛苦的回忆。自从张蕊自杀后,他再也不曾前来拜访。 张蕊,是张伟的妹妹,唯一的亲妹妹。 大约20年前,未满30岁的张伟迁升为刑侦队队长,风头一时无两。同年,十七岁的张蕊在镇上某间酒吧附近,被人性侵。犯人很狡猾,没有留下其他线索,除了在现场留下一个未开封的安全套,包装上有犯人的指纹。 张伟滥用职权,将当晚在酒吧附近所有的男性,都带回警局套取指纹。由于这动静闹得太大,也激怒了局长,张伟还未来得及进行深入调查,就被即时停职。张伟很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失去职权的他,什么也做不了。接过此案的同事,把这批嫌疑人的指纹都进行对比,结果显示全都不是犯人。 当时进行指纹对比的工作,完全依靠人力操作。对比这批指纹,足足花了将近4个月的时间。20年前办案的潜规则是,当调查过程没有重大进展,投入的资源会日逐减少。时间久了,张蕊被侵犯的案子成为了悬案。 张伟很不甘心。恢复职位后,张伟向上级极力推行指纹数据库,把办案过程中所采集到的指纹,都进行对比,只求日后能找到侵犯妹妹的犯人。 “先生,你是找李毅吗?” 一把老太太的声音,打断了张伟的回忆。这老太太应该是附近的居民,怀里还抱着一只吉娃娃,相信是在早晨出来遛狗。 老太太打量张伟,接着说:“你看起来不像坏人。告诉你,李毅和女儿出门了。” “的确,我是警察。“ “警察?那天虽是我家报警,但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啊!” “什么误会?” “20日早晨6点左右,一辆红色崭新的跑车开进李家。引擎疯狂的咆哮声,把我和丈夫从梦中惊醒。想着大家都是同一街上的邻里,我们忍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在9点左右,停在他家车库内的车子,警报器忽然响起来,足足响了有十五分钟之久。 我丈夫一气之下,打电话报警处理。刚刚说完我家地址,警报器不响了,丈夫立即要求撤销投诉。“ 张伟顿时啼笑皆非,想必警方不会浪费警力处理这类的投诉。 “今天星期日,过来不为公事,我是过来探望我妹夫。您老搬来这儿不久?” “将近5年了。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老人家开了某话题,可以滔滔不解、没完没了的唠上整个小时。反正张伟要等李毅回来,无聊中就这样和老太太聊起家常。 大约半小时左右,一辆白色的宝马往张伟方向驶来。老太太看见李毅回来了,识趣地自动结束闲聊。 “张伟?” “是我。” 将近十年没见,李毅的外貌没起什么变化。张伟看着这男人,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心头涌现,不断想起一幕又一幕的往事。 十六岁的张蕊刚进入高校不久,结识了学长李毅。两人顺理成章地相恋,郎才女貌的一对,成为他人羡慕的模范情侣。 接到张蕊出事的消息后,3天前独自一人出外进行学术交流的李毅当天返回,成为张蕊最大的精神支柱。更糟糕的事,张蕊怀孕了。李毅鼓励张蕊把孩子生下,他承诺会视如己出,而李毅也做到了。李毅对张蕊的爱,张伟只有满满的感激。 张伟对李毅的愧疚,是因为张蕊要张伟隐瞒一个秘密。除了李毅,张蕊还有一个与他关系暧昧的男生。出事当晚张蕊在酒吧和朋友庆祝17岁生日。派对结束后,喝得疾呼烂醉的张蕊大胆地跟随搞暧昧的男生离开酒吧。这男生把张蕊带到酒吧附近的暗巷,尚未得手就被一棍子打晕。而最糟糕、最不幸的事发生了在张蕊身上。 孩子出世后,李毅把过多的注意放在孩子身上,忽略了张蕊患上重度忧郁。张蕊在孩子7岁时,选择自杀了结自己的性命。张伟无法宽恕李毅对张蕊的疏忽,如果稍微多加关心,这悲剧一定不会发生。 “舅舅好。” 站在李毅身后,是一个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年轻姑娘。十年没见,李梅都长得差不多和张伟一般高了,只是身体有点单薄。 张伟对李梅的印象,还停留在扎着双辫子的儿童时期。眼前十八岁李梅的模样,与十八岁张蕊的模样,隐隐约约重叠在一起。 李梅望着张伟的眼神,十分陌生,甚至有一丝害怕。 “好久不见,大舅子。今天怎么过来了?” “受人之托,要送人一件礼物。” 张伟缓缓地走到李梅前面,递给他一个小巧的盒子。 “你刚刚过生日了吧!你母亲曾经说过,当女儿19岁,把他最喜欢的红宝石项链送他当生日礼物。” 李梅轻声道谢,接过礼物,也没再说些什么。 “走了!”张伟向李毅父女辞别。 他满是遗憾,在唯一亲人面前,他们的关系是如此的陌生。[/p] [maintitle=s1][b]1996年7月29日,蓝色星期一[/b][/maintitle] [p=30, 0, left]蓝海市警察刨根究底般访查吴俊身边的人,终于有了些头绪。据说吴俊有个女友,叫李梅,蓝海音乐学院的新生。张伟看了看资料,这李梅就是他的外甥女。 “立刻要求蓝海市的同志们协助,调查清楚李梅和他的父亲李毅,在案发两天前后的行踪。 还有,从他们身边的人,尽量打听关于他们最近的一切消息。” 何天很惊讶的看着张伟,报告上没有说明李梅的父亲是谁。 “李梅是我的外甥女,李毅是我的妹夫。别顾及我的颜面,一切秉公处理。如果他们没有涉案,法律会还他们一个清白。” 表面话是这么说。如果李梅真的涉案,张伟真的能做到亲手逮捕他?他怎么向过世的张蕊交待? 张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在办公室等待消息。想必蓝海市的同志早有准备,其调查报告在当天傍晚就交在张伟手中。 “7月18日,李毅从车行提走了一部红色的双座跑车,为女儿19岁生日礼物。根据销售人员提供的资讯,这部跑车是限量版,只能容下两人,没有后座。 7月19日早上,李毅把跑车开到学院门口,交给李梅。两父女似乎为了一些事发生口角,不少人目睹了整个过程。随后,李毅回到自己的公司工作。据说李毅在准备一项大型的投资项目,公司主要人员都在公司疯狂加班,李毅连续工作不曾离开公司。不少人证可以证明李毅一直在公司加班。 7月20日,大约早上10:00。李毅接了一个电话后,神色大变,立刻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离开公司。直到晚上20:00,李毅才回到公司继续加班。 向通讯公司查证,20日早上打给李毅的电话号码,是他电话账户的副卡。副卡是通过掘金镇的通讯站拨打电话,这意味着持有副卡的人,当时在掘金镇。” 何天稍作停顿,又接着说下去。 “7月19日,是李梅的19岁生日。当天他开着跑车离开学院,缺席一整天的课,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校方在7月21日早上接到李毅的电话,为李梅申请休学,直到下个学期开课才复学。 身边的人都说,李毅把李梅给宠坏了。李毅什么事都能顺着李梅,尽量满足他任何愿望,唯有不随便给李梅零花钱。李毅对所有接近李梅的男生都抱有敌意,私底下警告他们别打李梅主意。刚刚入学的第一个星期,李毅每天都到学院接送李梅,不少同学都误会李毅是李梅的男朋友呢!李梅结识了吴俊后开始学会叛逆,极可能是李毅不赞成他们俩的关系。 老师们给李梅的评价都是负面。李梅的学术成绩十分糟糕,如果不是李毅慷慨捐款,校方看在李毅的份上,李梅早就被勒令停学。” 张伟听完这一切,整个人都呆了。吴俊的死,李梅脱不了干系,但里头是也疑点重重。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给我点时间,直到明天早上9点为止。我想要去说服李梅和李毅,两人前来警局,亲自交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这份调查报告如果被呈上去,上级为了避嫌,我肯定不能处理此案。” 何天面有难色。如果这事被捅出去,徇私这顶帽子被扣下,后果可不好受。看在多年在工作上受到张伟的照顾,最后他还是选择妥协,帮张伟一把。 张伟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匆匆离开。 已经酿成的大错,希望还来得及补救。 希望如此。[/p]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文中信息还原案件并尽可能解释疑点。请根据文中信息还原案件真相。[/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0304-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10-16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39 期谜题答案以及 140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1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3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抢楼
  • 一只鸭梨 3 天前 说:

    又错了呢
  • SP白云 3 天前 说:

  • 一只鸭梨 3 天前 说:

    咦似乎只有时间搞错了呢
  • 仲初 3 天前 说:

    我曾经所有的猜想都成了真,但是那些猜想我一个没写
  • 就这六个字吧 前天 09:53 说:

    猜的八九不离十,那个黄城看起来有点可疑,所以我以为当初暧昧的那个男生是黄城,所以李毅要开车撞他
2 |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经在线了。来吧!come on, baby!
  • 听尸者 回复 Vt超新星 3 天前 说:

    因为,我今晚傻了。忘记吃药。
  • SP白云 前天 09:47 说:

    不过,李毅开车出去,杀过人之后,下午,她女儿李梅在开车过去看她男朋友不小心撞了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
  • 听尸者 回复 SP白云 前天 11:47 说:

    是可能滴,但是这个故事编排要重新来过,包括线索。
  • SP白云 回复 听尸者 前天 19:29 说:

12
| 发表于 3 天前 | 3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基本没对{:alu136:}
  • 听尸者 3 天前 说:

    对不上神经病的思路。恭喜你!你是个正常人。
  • 仲初 回复 听尸者 3 天前 说:

    我...把题目的答案基本想到了,但是对于在曾经想到的正确答案一笑了之,心想“答案哪会这么奇葩!”结果,想到的全没打上去,大型打脸现场啊
  • 听尸者 回复 仲初 3 天前 说:

    我是奇葩。哈哈!
| 发表于 3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啊这
| 发表于 3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NO!{:alu36:}{:alu30:}
| 发表于 3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撒花,撒花,完结撒花{:alu34:}{:alu34:}
1 | 发表于 3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艹,我以为是李梅和吴俊在玩车震,动作幅度过大把吴戳死了[:tl43:]
12
| 发表于 3 天前 | 3 天前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还能赶上答尸叔的题:pst27::pst27::pst27: 题外话的补充:黄诚的手机那么高摔下来,手机内容只能修复吧(不过,没关系题外话) 看到张蕊(原来人家姓张,我还一直喊李{:11_789:})性侵(脑补:我想到李蕊都怀孕,肯定有精液DNA,不过可能李蕊当时觉得恶心,清洗了吧,不过万一精液DNA和安全套包装指纹对应不上呢:pst14:开玩笑,反正文中想表明张都是抓酒吧的人,不会抓当时相信同时也觉得当时没有时间的李毅)
  • 听尸者 3 天前 说:

    我的荣幸。
  • 长生果子 回复 听尸者 3 天前 说:

    喜欢的题
  • 听尸者 回复 长生果子 3 天前 说:

    谢谢捧场
  • 创世神经病-青月 3 天前 说:

    诶,不过话说未开封的安全套为啥会有DNA?
  • 听尸者 3 天前 说:

    1)不一定。如果他的电话是放在前面的口袋,而且口袋够深,从后面被撞飞直接下悬崖,经过一系列的磕磕碰碰,手机还是有很高的概率在尸体上。
    2)坏银没有用避孕套,他是故意让张蕊怀孕,为了惩罚和报复。要考虑这案子的背景,是1970年左右,DNA亲子技术大概也是在1985年开始,而犯罪DNA检测最早是在1990年左右。写题时,已经考虑了案件的年代和科技背景。
  • 听尸者 回复 创世神经病-青月 3 天前 说:

    安全套没有DNA,只有指纹而已。没用过的,没有精液。
  • 长生果子 回复 创世神经病-青月 3 天前 说:

    对不起打错,安全套包装的指纹
  • 长生果子 回复 听尸者 3 天前 说:

    谢谢尸叔的解答
  • 创世神经病-青月 回复 听尸者 3 天前 说:

    嗯嗯嗯我注意到了所以在提醒果子打错了
    尸叔威武!
  • 听尸者 回复 创世神经病-青月 3 天前 说:

    阿里嘎多。
返回版块
12345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