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7739|回复: 156

[每周谜题] 第132期谜题《镰鼬·驭风之物》(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4-24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32期谜题《镰鼬·驭风之物》[/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54377]独上西楼[/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tuilixy-pic.oss-cn-shanghai.aliyuncs.com/android/mm/132-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quote]风中的神灵,请听从我等祈愿。 用您无形的爪,给予那至恶之人以血的报复; 再温柔地为无辜的躯壳盖上麻的白布。 ——《风神村记》[/quote] [maintitle=s1][b]1. 刀城三:迷途[/b][/maintitle] [p=30, 0, left]来中国之前,总以为家乡岐阜县(日本地名)的山水已是绝景。寻访风神村之行的第三日,我从早上进入这片莽莽山区开始已经徒步了六七个小时。当初为了减轻行李重量而只带了一小瓶水,如今早已竭尽。口干舌燥之苦尚且不谈,更糟的是,我在此处迷路已约有两个小时。不由悔恨当初为何不带上一幅更精确些的地图。身后的背包里还放着几本民俗学的古籍、祖传的志怪笔记以及一沓稿纸,当创作欲来临时,你绝无法让一个作家克制住拿笔的欲望。 民间的鬼故事很多,有的是小说家的故弄玄虚,有些是乡野村夫对于真实事件的夸大,相比于那些可见、可感之物,真正具有迷人魅力的,我想还是那些来无影、去无踪之物。譬如风怪。 因为故乡靠甲信越地方颇近的缘故,年幼时也曾听闻过镰鼬的传说。那如旋风般的妖怪,常在悄然中出现,在受害者身上割裂出狭长血红的伤口,又如从未存在过一般销声匿迹。受害者甚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失血。正因这种摄人的妖力,许多百姓将旋风也视为镰鼬的化身,百鬼夜行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曾料想,在我于风神村——地处Z市郊外广袤山区的一个小村落的民俗学考查中,能侥幸听见“风神”的传说,何其相似,那在无风之地偶尔刮起的魔风之主、鼬鼠模样的神灵,事实上许多日本妖怪也确实与中国有渊源,如姑获鸟、猫又等。抱着一颗热忱的心,我涉足了这片据称有风神庇佑的山。显然,风神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运,以至于到了下午五点尚且如无头苍蝇般打转。 秋天的凉意在山间弥漫得可比平原地区快得多了,尤其是在人疲惫且饥饿的时候。某种怪鸟嘶哑的叫声仿佛暗示着不祥。直到筋疲力尽地扒开一丛遮眼的杂草,终于瞧见林间冒出一角铺着茅草的屋顶,不由大喜。我激动地从缓坡上跑下去,险些摔倒。 此屋模样奇怪,在屋顶后方隐隐可见另一个似乎是被围在中间的建筑,建筑顶端是简易的风车。夕阳刺透疏林,山屋挂上暗红的颜色,莫名像浸泡在稀释的血中。我怎么会想到这么煞风景的词?暗暗埋怨自己的同时,山屋门口两人正在交谈。 分别是四十来岁的男子及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子,古铜色的皮肤泛着点点红光,一身登山服装,看样子是来爬野山的登山者。 两人看见我走近,许是看我一副可怜样子,都没有戒备。男子说话略带些方言味,女子吐字清晰,她叫杜思,两人如我想得一样都是z市本地人,也刚找到此屋,准备住宿。 就这样,我随两人一同踏进了屋子。发现这间山屋内采光还算不错,虽然有一股不知是不是屋子太老旧而产生的古怪味道。深色的木质地板,但很洁净,桌椅等家具也有擦拭。只是除了桌边一个大学生模样男子以外没见到其他人,看样子那人也不是屋主。[/p] [maintitle=s1][b]2. 杨默:山屋[/b][/maintitle] [p=30, 0, left]我和杜思、呼延铁马发现此屋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房子里并没有人,但可见生活过的痕迹。再加上这里环境极其幽静、简直如世外之地。可能是某个雅士建造的度假别墅、专供闲时在此游玩之类的,又或是这家人临时去亲戚家借宿或者搬到新居了吧。只是先前的家具还没来得及搬,这种事也不少见。 与那个衣服上有几处破损,狼狈相十足、面容消瘦的男子一同进屋之后,我们闲聊了一会儿,他自称叫刀城三,果然如我想得那样是个日本人。说到刀城这个名字,突然想到旁边那位大学生兼推理小说家,即呼延铁马手上捧着的正是日本一位叫刀城言耶的名作家兼侦探的成名作《首无•作祟之物》。刀城三自称言耶是其祖父,他在大学之后便来到中国游历,探寻不同于东方岛国的民俗与传说,期间倒也破过一些案子。 很快门口又走进两人,一个是个身材微胖,戴着眼镜的青年,自称周逄,是对妖怪传说很感兴趣的发烧友,从外地来旅游。另一个叫荀严,是看上去[color=red]年纪比我小不少[/color]的年轻男子,面容黝黑,身材健壮。露出一口白牙说自己是风神村人,今天进城看望亲戚,现在才赶回山,恐怕是来不及到村了,打算在此处歇脚。是个豪爽的人啊,我想。 我叫他们在此处先歇息一番,打算给他们弄些咖啡。我自己本人酷爱咖啡,每次旅行都会带上一大把。不过也因此落下了失眠的毛病。 这家人的厨房收拾得颇为清爽。连我一个平时在家也爱做菜弄饭的人看了都感叹整洁有条理。打开橱柜,除了不少杯碗餐盘,一般厨房要用的调味品、洗洁精、抹布也一应俱全。我从中拿了六个瓷杯略微冲洗了下,拿了个小茶壶烧水。把咖啡粉包全放在台子上。 正忙活,听见身后的荀严讲起了风神的故事,据说此地从有风神的传说开始已经数百年了,开始供奉祂也要追溯到十代之前。正因为有风神庇佑,此地才多年无风,也没有啥大灾难。不过解放后随着各种运动,各地的迷信情况都改善许多了,如今还有人相信真是奇怪。说起来这房子总不可能是风神的住所吧,我浮想联翩。 但风神也有偶尔发怒的时候。听说上一次便是在二十多年前,据说那一次的风大得惊人,把茅草屋顶都掀飞了。 说起这房子的布局,倒也颇有意思。主屋成“凹”字形,除了几间功能型房间之外有五间屋子可供住宿,果然还是理解为神秘人的别墅会好一点吧。在主屋和篱笆的环绕中,是一个小型建筑,朝南是祭祀间,朝北是住宿间,正好六个人六间房。[/p] [align=center](房子示意图,门窗宽度仅为示意并不代表实际宽度) 132-1.png [/align] [p=30, 0, left]十几分钟后,我走出厨房,把一个小托盘搁在桌上,当中放着六只瓷杯,把盘子塞得满满当当。随后又取来一个不大的铁茶壶,细心地把咖啡倒进每个杯子,因为茶壶容量有限而杯子又较大所以都没倒满,告知他们喝完把杯子送到厨房桌上即可。 荀严双手轻轻端起杯子,惊奇而珍惜地吹了两口气,便咕嘟嘟一口饮下,我有些担心又十分高兴,不免和他亲近了几分:“小荀,慢点喝,小心把喉咙烫坏了。”荀严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朝我竖了个大拇指。一抹嘴边水渍:“走了一天路,渴啊。杨默叔这饮料真好喝,咱在风神村活了好些年却没喝过,还有吗?”“还有的在厨房,自己泡吧。存货不多,节省点喝。”我笑了笑。他立刻接过我手上的水壶奔去厨房。[/p] [maintitle=s1][b]3. 杜思:杂谈[/b][/maintitle] [p=30, 0, left]大家边喝边聊,气氛很快活络起来。尽管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但是一杯热咖啡就能拉近心与心的距离,真是奇妙。 说实在的,我不信神。那些所谓的神迹多半只是什么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环境导致的吧,把自然的伟力归结于神明的守护也是自欺欺人了。 大家基本上都带了些干粮,杨默在别墅里找到一些米,又弄了点粥。能了解有趣的传说故事,倒也不觉得清汤寡水有何不好了。 刀城三小口呷着咖啡:“民间流传的这些妖怪传说,在下认为大抵概括起来,都源于两点。”他微微一笑。 “任何一种传说,都是势与念的结果。势,也就是形势、即兵家天时地利人和三者。正如‘石人一只眼’这般的二流伎俩能让人信服并起义,天地间的异象、或者是众人信誓旦旦、有模有样的证词,都是传说的起源。这被我称为基本条件。” “但是光有势,若无人在意、无人利用,则形同虚设。所以‘念’也是必要条件。或是善念,或是恶念,或是复杂的执念,之所以有妖怪,说到底都是人的精神形态之投影。有始作俑者,必须还有忠实的听众。传诵者之所以信以为真,也是因为他的内心有着‘相信’这样的意念,而这种意念,在物质生活遭到压制的时候就显得格外强大,历来王朝毁灭时,义军多有宗教信徒的道理也在于此。我想风神也是这样的……” “你的意思是风神也不过是虚构出来的咯。”荀严扒了口粥,有些不满。“风神的伟力村里人可都是见证过的……” “那必然是有着不属于神祇范畴的另一层原因造成的吧。”刀城虽然是民俗学者,却对神有着客观的看法,也是难得。我好奇地想着。 荀严不说话了。呼延铁马问道:“刀城先生,当名侦探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呢。”果然是推理小说家啊。 “这个吗……其实我的主业还是民俗学者,破案方面可能只是继承了些许祖辈的天赋。不过和我共事的警察同志们对我都很关照啊,我也乐意偶尔帮帮忙。名侦探只是虚名而已。”他自谦道。 “可我听说z市JC都是一些昏庸无能的家伙,遇到案子往往随手扣上一个罪名,不少悬而未决的案子也都未深究。”我忍不住问道。 “警察们也不是万能的,”他无奈地笑笑。“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护人清白、铲除邪恶吧。”[/p] [maintitle=s1][b]4. 呼延铁马:风神[/b][/maintitle] [p=30, 0, left]用饭结束后不少人对刀城三的讲述起了兴趣,表示想看看他的新作,却被刀城三搪塞一番拒绝了。大家都打算早点休息,只有刀城一人表示有了灵感会熬夜写作,毕竟明天还要花功夫找路出去,这片区域不在我们的地图范围上。 我走到房间,推开门,右手边是一张小桌,往上是椅子,再往上靠墙的是橱柜,柜上是纸巾和火柴、蜡烛,火柴没了的话可就点不了蜡烛了。墙上是木制开关窗,内外皆可推开,左边是一张木床,屋子的角落处是衣橱或是之类的大橱柜。住宿房间都是这样的配置吧,顶多是门窗位置不同。 到房间关上门之后,很快周围就一片漆黑,除了蜡烛的光亮能照到周围半径四五十厘米左右的地方。今夜无月。听刀城那个家伙说兴致来了要借着烛光创作,真是拼命呢。 倒在床上,拿出手机,几乎没有信号。叹了口气,正好筋骨开始酸痛,索性睡觉吧。心想着自己身边也有一个刀城三这样的人,虽然还只是大学生,不过在日常中也已经展现了些许推理能力,哪一天可要介绍他俩认识一下。 嘶哑的鸟啼声逐渐微弱,黑暗充斥眼前。 再醒来已经凌晨1点58分,可能是睡前喝了不少水的缘故,尿意驱使着躯体拿起蜡烛,忍耐着往外走去。门外的走廊,在白天看尚且有些昏暗,夜晚更是漆黑一片。莫名的身上卷起阵阵凉意。没有蜡烛完全不敢走下去。 我当然不是怕黑,是恐惧这种一切都不在掌控中的无力感。自嘲地笑笑,不过是在陌生诡异的地方住宿而已,有什么担心的。拐到另一边的走廊时,看见杨默的房间门开着,还有烛火在闪烁。 他抬头面对着我,拔下耳机:“哦,是铁马啊。也是去上厕所吗。” “嗯。”我不想多言就要向前走。“老毛病了,天天失眠,睡不着起来听点音乐看看书。”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有本书,对了,好像是之前此屋主人留下的,放在祭祀间里。也有不少是关于妖怪的。 上完厕所,在摸到房门的一瞬间,一种一整天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掠过手背。 之前的那种感觉突然变得强烈,它像瘦骨嶙峋的手指沿着领口窜下去。是风。大风。 二十多年未曾来过的风神,再度降临。在深夜的2点06分席卷了山屋。 一瞬间树叶沙沙,很快又平息下来。仿佛它从未来过般的回归寂静。终于明白了为何此地之人如此笃信风神。趴在窗沿上看着屋外,黝黑似无数巨兽潜伏。 我胡思乱想,就这么捱到4点左右,才略微停歇。迷迷糊糊地睡了个觉,结果在5:40左右就醒了,黎明已至。房间也稍稍亮了一丝。 可昏暗中的微光,却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虚幻而脆弱。 我在床上如一条死鱼般又躺了一个小时左右,才下定决心离开被子。出了房间,感觉精神还是很差,两个多小时的睡眠完全不足以支撑我的脑子运转,大厅的桌上已经摆好了托盘和热腾腾的咖啡,想必是杨默。托盘中已经少了两只杯子,只剩些许棕色水痕。原来还有人比我起得早吗? 正想着,荀严从厨房走出来,一抹嘴巴。“啊,我有点爱上这饮料了。”他这么说着。我心想千万都市人酷爱的熬夜必备品,你爱上也不是怪事。 “杨默呢?”“他去叫醒刀城了。”我打了个哈欠,就要去卫生间时,传来一声惨叫。我转头,荀严一脸煞白。“是杨默。”他惊觉,因为经常运动吧,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赶到了后门,我早起有些迟钝,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冲了出去。 我呆呆地站在后门,杨默惊恐地瘫坐在地上,他勉强用手支起身,头撞上窗沿。眼睛中满是死气;荀严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搀着他退出房间。 等他们退出房间,我才瞥见桌子靠窗附近的一腿染上了血色,藏在阴影中。我暗道不妙。果然…… 刀城三死在自己的卧室里,被子已经被杨默翻开,刀城躺过的地方血液已经渗透床单。死者被人用刀捅了多次(作为无神论者,我自然不会相信所谓风神杀人),在躯干和手脚满是有大大小小的割伤刺伤,因为全是血、太过恐怖以致难以辨认伤口有多少。唯有一颗还算完好的头颅不甘地凝视着天花板。 小桌朝北,死者的烛台摆在桌的右上角,想必已经被风吹灭了。小桌被他用作了书桌,上面是一沓稿纸,桌上靠门边的位置[color=red]放着一摞厚厚的书和笔记[/color]。稿纸略有皱痕,第一张上面写着“镰鼬·驭风之物”,翻到下一页就是正文了,大概七八页的样子,大概有几千字的篇幅,字迹工整美观。是本应大放光芒的新作吧。稿纸边是钢笔。[/p] [align=center] 132-2.png [/align] [p=30, 0, left]检查了一下,行李未失,而柜子上的纸巾火柴也无异样。室内有打斗挣扎痕迹。在椅子和桌子之间,靠近桌腿的地方有几本摞起来的书,桌子已经放不下了……椅子脚底有一点血,他后脑也发现有个与之吻合的包,但不太严重。估计是先昏厥了一段时间再身亡。看样子估计第一现场就是这里了。 荀严在厨房刀架上找到一把小刀,刀刃上还有一点点血斑没洗干净,看伤口大小也吻合。因为不起眼估计杨默之前也没发现。还不清楚致命伤是什么,看样子是胸口那深深的一刀。 如果是那个人此刻在这里,或许情况会大不一样吧。他一定能细心准确地分析形势,给出最合理的判断。我想。但是,铁马,现在也算是关键时刻,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难道你自己就无法解答出谜团吗?喝下一口还带热气的咖啡,我的脑子清醒了几分。 来吧,凶手,我可不相信你真的能像风神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痕迹。[/p] [maintitle=s1][b]5. 周逄:调查[/b][/maintitle] [p=30, 0, left]当我和杜思到达大厅的时候,我意识到空气中已经弥漫着一种比血腥味更加显而易见的味道,恐惧。他们简单把情况说了一遍,很显然,凶手选择此时杀人不是偶然,这个地方的偏僻也决定了不可能有人轻松跟踪找到,八成凶手就在我们之中。 荀严,这个往常乐观的汉子,此刻竟也露出几丝战栗的神色:“不会错的,传说中风神惩罚他人就是用锋利的风之利刃在死者身上切割出无数伤口,最终死者会在痛苦中死亡,连血液都会带上致命的毒性,必须火化才能让神灵息怒。” “可笑,现在是21世纪了,哪里能让重要的证据成为灰烬。”一声怒斥,是呼延铁马。他随后看向我的小拇指,有一个小伤口,不过快结痂。我无奈答道:“是削水果时擦伤的。” 他检查了整间房子,通过窗外的杂草泥土等确定了无人从窗离开,后院低矮的篱笆也没有破坏的痕迹。如果不是真正的神鬼作祟,则凶手必然在我们当中。 “抱歉了,知道大家都很惊慌,但有一些事情我决定在此时调查,如果说等出去之后再找警察,一来一去恐怕就算能找到此屋,也连一天时间都不止了,指不定会有我们没有注意的线索随时间消失。”呼延铁马喝了口咖啡镇定了一下神经,随后对杨默问道。 “杨叔,你是如何发现尸体的?” “门没关,我有些奇怪但也没在意。一开始还以为刀城只是睡着了,掀开被子才发现大片的血迹。” “杨叔,昨晚你一直都在房间读书对吗?” “不是。”杨默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愕中缓过神来。“5点之后,大概黎明时分吧,我就关上自己的房门眯了会儿,大概6点多起床,把昨天放在桌上的杯子洗了下,之后弄咖啡给大家喝。” “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在夜里去过那条走廊吗?”杨默思考了一会儿,说出了他看见的众人行踪,遗憾的是每个人好像都或多或少去过走廊,有去厨房喝水的,有去上厕所的,不过这些理由谁都知道可以捏造。 杨默的手机里有下载好的音乐和电子书,据他说是因为自己常常睡不着,通宵时打发时间用。 时间关系大家也没有仔细搜查山屋,各人的房间都没有多少异常。因为没有信号所以报警只能等离开这片山。怎么办呢,调查明显已经陷入僵局。呼延铁马也苦恼地咬着手指甲。我们心中也有不少疑惑。 嘶哑的鸟鸣此刻显得无比烦人,如凶鸟为可怜之人敲响了丧钟。树叶已经零落,到处可见大风席卷的痕迹。 忽然,呼延铁马起身,走到了门外。昨天我们晚上我们锁了大门,也能保证无人出去。 早晨8点的阳光在他身后留下的影子斜斜映入门内,伴随着叹息一般的宣告。 “风神,已现。”[/p] [size=3][b]谜题篇结束,请根据文中线索还原事件真相并回答凶手。动机不做要求。 备注: 1. 呼延铁马为侦探角色,不考虑嫌疑; 2. 侦探与读者获得信息量一致。[/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03486-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05-01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32 期谜题答案以及 133 期谜题。
6 | 楼主| 发表于 2020-4-24 23: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b]修改记录[/b] 2020年4月24日 23:12:28 [quote]是看上去比我还小几岁的年轻男子 改为 是看上去[color=red]年纪比我小不少[/color]的年轻男子[/quote] 2020年4月25日 02:29:05 [quote]桌上靠门边的位置。 改为 桌上靠门边的位置[color=red]放着一摞厚厚的书和笔记[/color]。[/quote]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5-1 20: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6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0-5-1 20:04:46 | 2020-5-1 21:32编辑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来谢罪。 顺便此楼答疑。可能会晚点回复,但只要at咱指出疑惑点,咱都会认真回复的,还请各位有些耐心哈。 红字引用解答原文,蓝字引用谜面原文。 [color=red]猜测:刀城带走茶杯,茶杯消失不见 “猜测暂且不谈其是否确凿,但可以从别的方面推理出2点。[/color] [color=red]核心逻辑点【杨默进房间后未能第一时间发现异常】——【地板上无血迹】——【血迹被人擦除】 辅助逻辑点1.【稿纸摆放整齐】2.【托盘上的棕色水痕】[/color] 有关杯子这个槽点,之前预料到会有人吐槽,猴叔在这方面提了点建议优化了前提,但是果然还没不能完全服众。 再次重申一下,这个点是推测,并非定论,无论是解答正文还是逻辑链中都没有将其列为核心切入点和确凿结论。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个题目,再联想到三三,会想到雾之馆,但其实本文创作时在下还没有读过这部作品……该文写于19年8月,雾之馆是今年2月才通过民翻了解的。 写的时候出发点有2个,一方面想写类似于夫妻泡饭的狂气伏线(不想泄底,看过那部作品的人都应当知道),另一方面想致敬EQ笔下的某位。所以锁定凶手的条件与那本书一模一样。 我说我写逻辑流,但我没说过我的逻辑流是完美而无可挑剔的。欢迎各位的挑刺,我会认真阅读您的疑惑并尽全力解答。一些细枝末节可能是我事先就想好的,但是为了篇幅关系(想必就这么长篇幅的解答已经有很多人读不懂了……)没有全部纳入,还有一些细枝末节可能在设计谜题时我也没有衡量过,非常感谢能提出后者这种类型的疑点的人。
  • 北风传说 2020-5-1 20:12 说:

    太牛逼了,这逻辑是太严谨了呀,不过也是足够复杂了,是你的风格
  • SH春和 2020-5-1 20:14 说:

    夜晚杨默的房门是打开的,因此有机会看到所有经过的人,大家经过的理由都是“上厕所,喝水”之类短时间的活动,而杀死刀城三需要大量的时间,凶手这样说谎不怕被杨默注意到从而暴露吗?
  • 独上西楼 回复 SH春和 2020-5-1 20:17 说:

    上撤锁也有大号吧…… 何况他也不需要移尸,只是捅就好,大概十分钟吧。还是正常的。
  • SH春和 回复 独上西楼 2020-5-1 20:20 说:

    !大号真实了
  • 木柒one 2020-5-1 20:23 说:

    看完,谜面的很好,解答也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茶杯这点很牵强的感觉(仅此一点,其他都很合情合理,可能是我能力还不够
  • 独上西楼 回复 木柒one 2020-5-1 20:28 说:

    语气真谦和呢…… 茶杯这个点确实略微牵强,解答中只敢说是猜测,如果没有其他辅证就没法确定。
    谢谢作答。
  • 魔杰 2020-5-1 21:33 说:

    铁马5点40醒了,又躺了一个小时,外面很静,然后去大厅的时候,严荀从厨房出现,不太合理吧。
  • 独上西楼 回复 魔杰 2020-5-1 21:41 说:

    一般人走路其实都没多大动静……行走时脚步声的大小与脚掌触地情况、鞋子材质等有关。荀严事先去了厨房也不是不可能的。
  • 独上西楼 回复 北风传说 2020-5-1 22:24 说:

    写得越复杂越容易出漏洞的)
| 发表于 2020-5-1 20: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答,准备买答案。西楼的题一向很好,只是不对我胃口)
| 发表于 2020-5-1 20: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服务器:您已集齐天时、地利、人和三块碎片,是否召唤风神? 凶手:是。 服务器:正在处理,玩命加载中…… 风神:是谁召唤我,有何相干? 凶手:有人对您不敬。 风神:是谁,渺小的人类! 刀城三:不! [hr] 零分谢罪{:alu36:},下次咱得认真答题了{:alu36:}。
1 | 发表于 2020-5-1 20:08:0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逻辑流不是咱该来的地方{:alu55:}
| 发表于 2020-5-1 20:08:5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答案搞我心态!
| 发表于 2020-5-1 20: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杯子那方面完全没想{:alu97:}) 然后蒙了一个炒鸡奇葩的答案{:alu97:})
  • 独上西楼 2020-5-1 20:10 说:

    这个点写的时候也蛮头疼的,所以关于杯子和盘子给了一大堆叙述……觉得应该能看出来。
| 发表于 2020-5-1 20:10:5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啊,我答的完全不对{:alu78:}{:alu78:}
返回版块
12345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