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737|回复: 106

[每周谜题] 第150期谜题《命运的安排》(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1-3-19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50期谜题《命运的安排》[/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127361]春风不至[/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50-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p=1, justify]一切皆有命运,我们既然走不出,也无法逃避,倒不如直面它,在宿命的星海中顺势而下,踏碎波涛与苦难,向往新的起点。[/p][maintitle=s1][b]一、[/b][/maintitle][p=1, justify]七月的本州岛,天气格外的燥热,时间才是早上八点,空气的温度就被太阳带动起来。我拎着行李箱,看着QQ上离线的标志,只好用目光搜索来来往往的行人,远处一个穿着白色半截袖的人向我招了招手,于是我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向他走去。[/p][p=1, justify]“终于来了啊,这两天我就带你好好观光观光日本。”林苏对我说。[/p][p=1, justify]“要不是你找我,我现在就躺着家里玩游戏了。”[/p][p=1, justify]“玩游戏多没意思正好这两天有烟火表演我带你去看看。”[/p][p=1, justify]“玩游戏没意思那你还玩了一早上。”[/p][p=1, justify]“你怎么知道的?”[/p][p=1, justify]“废话,才早上八点你QQ就没在线,机场又有免费WiFi,所以我猜你手机开了超级省电。能让你手机从早上到现在没有电的也就是游戏了。”[/p][p=1, justify]“虽然漏洞很多,不过还真被你懵对了。”林苏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开着超省近乎于黑屏的手机,“走吧,先去我家把行李放下,我也给手机充点电。”[/p][p=1, justify]坐了三站的地铁之后,筋疲力竭的我倒在林苏家的床上。林苏倒是惬意地捧着那永远随身携带的不锈钢水瓶,扭开盖子呷了一口茶水。他每次这么做,都让我感觉他是个退休的老干部。“我先去换个衣服,你先看会电视吧。”说着林苏把遥控器扔给了我。[/p][p=1, justify]打开电视看着满屏幕的日文真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日语。我用我学过的所有日语知识才勉强听懂了“地震”“今晚”两个词。[/p][p=1, justify]“今天晚上有地震吗?”我把头对向开着的房门,希望能将声音更好的传到另一个房间林苏耳中。[/p][p=1, justify]“有吧,就在我们要去看烟花的A市,虽然离我们这里很近,不过地震这种常有的事,见怪不怪啦。”林苏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到。[/p][p=1, justify]“还行,刚到日本就给我这么一份大礼......”[/p][p=1, justify]“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个日本朋友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拜访他。”林苏话锋一转说到。[/p][p=1, justify]“高木先生吗,我准备明天去一趟。”[/p][p=1, justify]“那我们走吧,出去带你看看日本的风景。”林苏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门口一边说一边向我打了个手势。[/p][maintitle=s1][b]二、[/b][/maintitle][p=1, justify]暮色正起,月意渐浓,白天的时间如手中的流沙,逐渐流走,夜色已然笼罩着天空,给天空涂上了属于它的颜色,不知何时闪闪的微光嵌入这片迷茫之中微微的闪耀着。[/p][p=1, justify]我和林苏早些前就抵达了A市,坐在石凳上,广场上聚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九点五十七了啊,还有三分钟烟火表演就要开始了”林苏仰头喝光了剩余的茶水,将水瓶放在了身旁石凳上,看了一眼表说到。[/p][p=1, justify]我便也喝空最后一口手中的罐装咖啡,站了起来准备欣赏烟花盛宴。夜晚的风如流水般洗净了白天的闷热,给人一丝凉意,让我不由自主的拉紧了外套的拉链。[/p][p=1, justify]不远处一名身着黑色外套,看着大概30岁左右的男人正向我们这边走来,站在了石凳旁边,借着一丝月色,我才看清他的右边的脸上有一道大概五厘米的伤疤,仿佛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的站着。突然间一切都微微震动了起来:视线里的男人、等待着烟花的夜空、脚下本该踏实的地。这便是今晚如约而至的地震了吧。林苏说得倒不假,只不过是轻微的晃动,可这还是让莫名专注于那男子的我着实被吓得不清,双膝一软跌坐回石凳上,双手紧紧抓着凳沿。[/p][p=1, justify]林苏这家伙竟有些轻蔑地拍了拍我的背,他全程都丝毫不受影响地保持着那悠闲的坐姿。甚至那水瓶都效仿着主人,稳稳地立在石凳的边缘嘲笑着我。真是太丢人了。我思索着说什么挽回些许颜面,林苏却完全不给我这个机会。[/p][p=1, justify]“开始了,开始了,快看。”林苏怼了怼我,天空中一道七彩的光升起,在与云平齐的地方绽放开来,也将我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p][p=1, justify]“要不往前走一走吧,我这的烟花被树挡上了一部分。拍照都没法拍了。”林苏说[/p][p=1, justify]我们大概向前走了15米,天空上的视野开阔起来,一朵朵烟花绽放又消散,如同画卷般流光溢彩。这番梦幻的景象不知持续了多久,最后随着一朵巨型烟火落幕,天空又回到了它原本的颜色。当我回头时,那个男人从原本林苏坐的地方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的灰尘,消失在人海之中。[/p][p=1, justify]啪,林苏拍了我脑袋一下,我正好瞥到他的手表,原来已经11点半了。“是不是又在想什么推理诡计啊。”[/p][p=1, justify]“没有。”我一个手捂着脑袋说“我在想刚才那个人呢。”[/p][p=1, justify]“别想了,烟花放完了,走带你去别的地方玩。”[/p][p=1, justify]“你请客我就去。谁让你找我过来的。”[/p][p=1, justify]“真是无赖啊。走吧!”林苏向右侧甩了下头说到“带你去涨涨见识。”[/p][maintitle=s1][b]三、[/b][/maintitle][p=1, justify]阳光洒在我脸上,将我叫醒,我艰难的撑起上半身,试图的在闭合的眼睛中撕开一条。[/p][p=1, justify]“已经早上十点半了”我自顾自地说到。[/p][p=1, justify]下床,刷牙,洗脸这几个动作似乎耗尽了我睡觉时存贮的力气。当我到另一个房间时,林苏盖着被子正在打游戏。[/p][p=1, justify]“林苏快起来了,一会还要去拜访高木先生。”[/p][p=1, justify]“等一下,我打完这局。”[/p][p=1, justify] “那我和高木先生说一下晚一点去拜访他。”[/p][p=1, justify] 刚给高木先生打完电话的我对林苏说道:“高木先生说一会他有可能来,我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他了。”[/p][p=1, justify]林苏左手伸了出来比了个OK的手势。[/p][p=1, justify]我坐着沙发上一页一页的翻着小说,突然响起了门铃声,林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去开门。门外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站在门口,黝黑的皮肤体现出来他的干练,眼神中夹带着警察特有的能够贯穿人体的锋利。[/p][p=1, justify]“警察先生你找谁呀?”林苏用日语说到。[/p][p=1, justify]“我要找……”还没等警察先生说完,“高木先生你来了。”我赶紧走过来嘴里说到 “介绍一下这位是林苏,这位是高木衡久先生。”林苏和高木两人点头示意。[/p][p=1, justify]“快进来吧,别再门口站着了。”林苏这一次用了中文。[/p][p=1, justify]“好的。”高木先生用中文答到。[/p][p=1, justify]“高木先生中文说的很好啊。”[/p][p=1, justify]“谢谢夸奖,我小时候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也是在那时候学会的中文。后来对中文也很有兴趣就继续学了下去。”[/p][p=1, justify] 走进屋子后高木先生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说 “那个,本来我应该带你好好在日本观光的,但是,我想请你们帮一个忙。”[/p][maintitle=s1][b]四、[/b][/maintitle][p=1, justify]我和林苏都一起看向了高木警官,当时我们脑中有个一致的想法:案件。[/p][p=1, justify]“昨天晚上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不,应该是我认为是谋杀案。”高木的话一出空气都变得严肃起来。[/p][p=1, justify]“请和我们说一下具体情况吧。”[/p][p=1, justify]“在A市的一处三层出租公寓,二楼202室的小山美子女士被发现死在浴缸里,第一发现者是和小山美子女士一同工作的同事,由于要上夜班所以同事1点去找小山美子女士,死亡时间大概为昨天晚上的十点三十分到十一点左右。”[/p][p=1, justify]“死因是什么?”[/p][p=1, justify]“我们初步分析是电吹风掉入浴缸中导致触电身亡。”[/p][p=1, justify]“那这样很明显是谋杀案吧。”[/p][p=1, justify]“但是昨晚A市发生了地震,所以被认为是由于地震把架子上的吹风机震落,掉在了浴缸中导致小山美子女士死亡。”[/p][p=1, justify]“仅凭这个就被认为是意外也太扯了吧。”林苏有点情绪的说到。[/p][p=1, justify]“不只是这样,根据房东所说,小山美子的房间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房东那里,另一把就放在案发现场的茶几上。而我们进入之前门是锁住的。”[/p][p=1, justify]“门是只能由内反锁的形式吗?”[/p][p=1, justify]“不是,是用钥匙上锁,由里由外都可以。所有的房门都还是公寓初建成时的统一款式,虽说是有些破旧,但没有遭到刻意的破坏。门的功能都是完好的。”[/p][p=1, justify]“那当时整个房间就是密室了。”这似乎激起了林苏的兴趣。[/p][p=1, justify]“不过卫生间的窗户是开着的,但我们从外面的墙壁上没有找到任何攀爬痕迹,所以从窗户进入也排除。”[/p][p=1, justify]“那房东呢,她不是有另一把钥匙吗,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密室了。”[/p][p=1, justify]“很抱歉,房东已经七十二岁了,从年龄上考虑基本上不可能。而且案发时间她正在跟儿子打电话,我们也证实了这一点。”[/p][p=1, justify]“当时还有别的租客吗?”我试着从其他地方找到切入点。[/p][p=1, justify]“有的,就在小山女士隔壁,崎川一郎先生住在201号房间,但是……”高木先生顿了顿“琦川先生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晚上十点的时候他在看本市的烟火表演,大概11点30左右才离开,烟火表演现场有监控录像,是无懈可击的证据。”[/p][p=1, justify]“那案发时间有人进入过出租公寓吗?”[/p][p=1, justify]“那栋出租公寓周围并没有监控录影机,我们只好问对面一家小商店里面的大婶,没看到有可疑的人。”[/p][p=1, justify]“难道真的是意外事件吗?”林苏略有不甘的说到。[/p][p=1, justify]“但我觉得不是简单的意外。”高木警官说到。[/p][p=1, justify]“你的意思是顺序吗?这一点确实没办法解释。”说着林苏眉头皱了一下。[/p][p=1, justify]“没错,吹风机应该是洗完澡之后用的吧,如果真是小山女士使用的顺序确实不合理。”[/p][p=1, justify]“那我们去现场看看吧,没问题吧高木先生。”我看着高木和这个充满谜团的事件说到。[/p][p=1, justify]“我跟队长说你们是中国的侦探,他答应破例一次,坐我的车吧,放心,不是警车。”[/p][maintitle=s1][b]五、[/b][/maintitle][p=1, justify][b]注:下方我与除林苏和高木警官之外的人对话,皆由他们两人传达。[/b][/p][p=1, justify]坐着高木警官的车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到了那栋出租公寓。有些许裂痕的墙壁颤颤巍巍的支撑着公寓的重量,推开暗棕色的大门,借着白日的光,周边的内饰开始渐渐清晰。老式座机,木制鞋柜,暗棕色的地板给人一种古朴宁静的感觉。大概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一位老奶奶推开门从侧面的房间走出了。[/p][p=1, justify]“警察先生,还要进行调查吗?”老人看着高木警官说到。[/p][p=1, justify]“是啊,对不起,打扰了。”[/p][p=1, justify]“这是楼上房间的钥匙。”说着老人拿出一串钥匙递了过来。[/p][p=1, justify]高木警官接过了钥匙又鞠了个躬并再次道谢。[/p][p=1, justify]踩着冰凉的楼梯上到了二楼,三间房门并排站立着,高木警官掏出了钥匙插入锁孔,随着钥匙的转动,砰的一声那个密室映入我们的眼帘。走进去之前,我留意了一下大门的锁,的确如高木警官之前所说那样没有暴力破坏的痕迹,不过锁孔周围有深深浅浅长短不一的划痕。[/p][p=1, justify]客厅很整齐,钱包里面的财物也还在。[/p][p=1, justify]“我们进来时钥匙就放在那里。”高木警官指着茶几中央说到。[/p][p=1, justify]我和林苏点了点头,便请求去浴室看看。[/p][p=1, justify]浴室空间还算大,靠墙的附近有一个浴缸,浴缸对面的墙上侧有一个木板状的架子,架子内侧的墙壁上有一个电源插口。窗户则在浴缸附近,并未关上。[/p][p=1, justify]“看出来什么了吗?”高木警官看着我们问到。[/p][p=1, justify]我和林苏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p][p=1, justify]“今天就先到这吧,明天再继续吧。”我看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夕阳说到。[/p][p=1, justify]吃完晚饭后,我和林苏瘫倒在沙发里,电视里播放着我叫不上来名字的日剧,不过我们谁也没有心情看电视。[/p][p=1, justify]“你有什么想法吗?”林苏先开口道。[/p][p=1, justify]“照目前的情况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犯罪,要说嫌疑人只有那个有钥匙的房东太太而已。”[/p][p=1, justify]话音未落,桌子上我的手机亮了一下,高木警官的头像出现在了上面。[/p][p=1, justify]“这是我们警方的尸检报告和现场的分析,偷偷给你发的。”[/p][p=1, justify]“难道警方也认为是谋杀吗?”[/p][p=1, justify]“没错,我们怀疑凶手是201房间的崎川一郎先生,因为当时他也在附近,所以我们对外声称为意外。”高木先生又补充道“当然我也是才知道。”[/p][p=1, justify]“哈哈哈哈,那我先看看尸检报告。”打完这几个字我便点击了高木先生发过来的照片。[/p][p=1, justify]小山美子,死因高强度电流导致心泵排血困难心脏停止跳动死亡,胃中检测出了安眠药的成分。[/p][p=1, justify]第二张图是小山美子洗澡水的分析,洗澡水为普通的自来水,水中有浴盐成分,和少量的醋酸乙烯树脂,无其他特殊成分和残渣。[/p][p=1, justify]“醋酸乙烯树脂,那是干什么用的?”[/p][p=1, justify]林苏托着下巴想了想“好像是胶水的主要成分吧。”[/p][p=1, justify]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p][maintitle=s1][b]六、[/b][/maintitle][p=1, justify]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联系高木警官准备再次去一趟案发现场。[/p][p=1, justify]坐在车上,林苏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时而头渐渐低下,时而抬起眯着眼看着车外后退的建筑物。高木警官则是干劲十足,老练的操弄着方向盘让车辆稳稳的向前行驶。[/p][p=1, justify]刚到出租公寓下,对面小卖店的大婶一路小跑的奔了过来。[/p][p=1, justify]“警察先生还没调查完吗?”[/p][p=1, justify]“是啊,您有什么事吗?”[/p][p=1, justify]“啊啊,不,没什么事。啊,其实那天晚上确实没有可疑的人经过,不过那天晚上我看到崎川一郎那小子,跟他打招呼他居然没理我。我都这个年纪的人了,居然不尊重我。”[/p][p=1, justify]我们尴尬的笑了笑,为了转移话题便问了句“是几点看到的?”[/p][p=1, justify]“我也不知道,反正天已经很黑了,虽然我晚上眼神不太好,但是看轮廓我确定是崎川一郎那小子。”[/p][p=1, justify]“您有夜盲症吗?”我托林苏问到[/p][p=1, justify] “好像是这个叫什么夜盲的吧,我和对面的百合子都上一样的状况,到了晚上一点也不方便。”[/p][p=1, justify]“百合子是昨天的那位老奶奶,也就是房东。”高木警官向我们解释道。[/p][p=1, justify]“有客人来了,我先走了,警察先生你们加油。”说完大婶就回到小卖店做生意去了。[/p][p=1, justify]“所以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高木警官看着我们说到。[/p][p=1, justify]“我想和房东还有201的崎川一郎先生谈一谈,还要麻烦你们翻译了。”说着我推开了大门。[/p][p=1, justify]坐在房东百合子的皮质沙发上,我不断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试图让自己更加接近谜团的真相,随着房东奶奶红茶放到了我面前,拉开了这场谈论的序幕。[/p][p=1, justify]“房东奶奶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p][p=1, justify]“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一切都跟平常差不多,要说事情的话倒是有一件。”[/p][p=1, justify]“那就劳烦您说一下了。”[/p][p=1, justify]“唉,也不是什么大事。”房东奶奶喝了一口红茶后继续说“[color=red]前天[/color]崎川把两把钥匙都锁在他的屋子里了,我只好把我这串备用钥匙借给他了。”[/p][p=1, justify]“崎川先生有两把钥匙吗?”[/p][p=1, justify]“对呀,崎川的房间钥匙原本就有三把,我就给了他两把钥匙,让他留一把备用。对了小伙子能把你后面的透明胶带给我一下吗,这两个钥匙上的标签有点松了,我重新粘一下。” 房东奶奶捣鼓着一串钥匙,上面每一把都贴着写了数字的标签。[/p][p=1, justify]林苏起身将胶带递给房东奶奶,我看着她把201和202两个标志撕下来重新粘了一遍。[/p][p=1, justify]“请您继续说吧。”[/p][p=1, justify]“当天晚上崎川好像又把钥匙锁在房间里了。”[/p][p=1, justify]“他又管您借钥匙了吗?”[/p][p=1, justify]“是的,我当时正在和我儿子打电话,为了省电费我也没打灯,看着崎川那小子站在门口,我猜到他没带钥匙于是我就把备用钥匙直接递给了他,继续和儿子聊天了。”[/p][p=1, justify]“那您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p][p=1, justify]“没有吧,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声音。”[/p][p=1, justify]“最后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您,小山女士喝酒吗?”[/p][p=1, justify]“小山美子她在我印象里倒是不喝酒的类型,反倒是崎川那小子动不动就喝酒宿醉。”[/p][p=1, justify]我端起茶杯,喝尽杯中最后一口红茶,从沙发站了起来,鞠了个躬“麻烦您了。”[/p][p=1, justify]走出房间后,我们三人并没有任何的释怀感反而更加有些茫然失措的感觉。不过在这迷茫之中我感觉到我们三人正在慢慢接近真相,后来跟林苏提及此事他说他也有那种感觉。[/p][p=1, justify]“现在要去201吗?”林苏问到。[/p][p=1, justify]“在那之前,高木警官可以请你的同事帮忙查一下201崎川先生的人际关系吗?或许对我们有用。”[/p][maintitle=s1][b]七、[/b][/maintitle][p=1, justify]一边等着高木警官同事的消息,我们一边敲响了崎川先生的房门。[/p][p=1, justify]随着一阵门轴嘎吱声,一张带着伤疤的脸缓缓映入我们眼帘。我心头一颤,是那个人,那天晚上在广场见过的那个人。[/p][p=1, justify]“哦,是警察啊,又来问话是吗?进来吧。”这种充满不屑的语气令我们十分不爽。[/p][p=1, justify]“那就打扰了。”由高木警官带头我们一个一个的进入了房间。[/p][p=1, justify] 散落一地的易拉罐酒瓶还残存着昨天的酒气,左手边一个满的垃圾袋横向趴在了地上,这个房间的视觉冲击还真强呢,我不禁在心里感叹道。[/p][p=1, justify]“这弹弓,好帅啊。”林苏拿起了门口柜子上的弹弓看了又看。[/p][p=1, justify]“别弄坏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崎川坐在沙发上一脸得意的说到。[/p][p=1, justify]“琦川先生,[color=red]前天[/color]晚上10点30分到11点你在哪里?”由高木警官带头打开了话题。[/p][p=1, justify]“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我当时在看烟火表演,你们不是也对照过监控了吗。我当时就坐着石凳上。”崎川顿了顿“我记起来了,你们当时就在我旁边吧,可以为我提供人证吧。”[/p][p=1, justify]“真的吗?”高木警官看向我和林苏。[/p][p=1, justify]“是真的,我们确实看的到了他。”我回应了高木警官的目光。[/p][p=1, justify]“现在应该知道了吧。”崎川一郎张开双手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p][p=1, justify]“你以前认识小山女士吗?”我有问到。[/p][p=1, justify]“小山美子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我只是知道有个女人住在我隔壁而已。”说完崎川一郎把腿搭在茶几上“问完了吗?可以走了吧。”[/p][p=1, justify]见崎川一郎态度的转变,我们互换目光决定要离开。[/p][p=1, justify]“为了表达歉意,我们帮你把垃圾也扔了。”高木警官说着拎起了趴在地上的垃圾袋。还没等对方回应就关上了大门。[/p][p=1, justify]“唉,好像什么收获都没有,还免费帮人扔垃圾。真沉啊。”高木警官说着[/p][p=1, justify]在垃圾袋落地的瞬间,瓷器摩擦的声音传入什么的耳中,我伸手将垃圾袋拿出来,袋子底部一块块破碎的花瓶碎片露了出来,我们将碎片拼起来花瓶大小大概为高25cm,长15cm,宽15cm的花瓶。还有不少土,大概能占花瓶的三分之二。再就是一团绳子比较特殊,绳子的末端都有3~4厘米胶水的痕迹,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垃圾,呕。[/p][maintitle=s1][b]八、[/b][/maintitle][p=1, justify]午后的日光从玻璃窗照了进来,淡淡的光芒撒在了咖啡杯上,我们三人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旁,不过时间可不允许我们享受午后时光。[/p][p=1, justify]“这是刚刚发来的的调查结果。”高木警官举起手机,将屏幕转向我们“这是崎川一郎的父亲崎川原先生,也是我们目前所知他唯一的亲人。不过好像他们已经断绝了父子关系。”[/p][p=1, justify]“虽然断绝了父子关系,不过长得还挺像的。”[/p][p=1, justify]“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我看了眼林苏,又看向高木警官问到“他是做什么的?”[/p][p=1, justify]“好像是修理家具之类的,什么杂活都会一点,从小就是他一个人将崎川一郎抚养长大。”[/p][p=1, justify]“除此之外崎川一郎还有别的亲戚吗?”[/p][p=1, justify]“他结过一次婚,在一个月前离婚了,原因好像是崎川一郎出轨了,也因此他父亲崎川原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p][p=1, justify]“出轨对象呢?”我问到。[/p][p=1, justify]“这个我们还不知道,崎川一郎的父亲也没有告诉我们。”[/p][p=1, justify]“你的意思该不会是。”高木警官和林苏望向我。[/p][p=1, justify]“没错。看来有必要回去一趟了。”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p] [align=center] 150-2.jpg 电吹风示意图 150-1.png 房门平面示意图[/align]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推理还原案件真相。[/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4.jpg[/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3334-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1-03-26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50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1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1-3-21 19: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b]修改记录[/b] 2021年3月21日 19:03:47 [quote]昨天崎川把两把钥匙都锁在他的屋子里了 改为 [color=red]前天[/color]崎川把两把钥匙都锁在他的屋子里了 - 昨天晚上10点30分到11点你在哪里? 改为 [color=red]前天[/color]晚上10点30分到11点你在哪里? [/quote] 2021年3月23日 23:59:56 房间平面示意图更新
|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20: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6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1-3-26 20:04:0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我感觉0分,嘤嘤嘤
| 发表于 2021-3-26 2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真是名字的锅,没敢写[:tl79:]……
| 发表于 2021-3-26 20: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行吧,作者你开心就好
1 | 发表于 2021-3-26 20:09:49 | 2021-3-27 09:3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嘿嘿,大部分都推理出来了,不过我把这两种解释算成了两种答案,坐等下周继续打脸。 作者可以看看我的图吗,我感觉用我的方法成功率更高诶。
IMG_20210326_201351.jpg
  • 仙梦天霖 2021-3-26 20:14 说:

    第一个手法没法回收花瓶,在窗外发现这玩意的碎片咋办
  • zczmzmn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3-26 20:14 说:

    不是啊,是窗户啊
  • 仙梦天霖 回复 zczmzmn 2021-3-26 20:16 说:

    呸,看错了
  • zczmzmn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3-26 20:18 说:

    啊这,你看一看我的回答,崎川原收拾了碎片与泥土
  • Hoary 2021-4-2 12:11 说:

    我也是你这想的,但是房东说自己又没听见什么声音,所以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 zczmzmn 回复 Hoary 2021-4-2 12:12 说:

    不过房东年龄大了听力不好,而且地震时谁家掉了个花瓶也是很正常的吧。
| 发表于 2021-3-26 20: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基本错完了[:tl96:]
| 发表于 2021-3-26 20:11:28 | 2021-3-26 20:31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自我感觉0分。 首先一个小问题:两个窗户是平行关系,如何用弹弓把绳子从一个房间打入另一个房间的?
  • 春风不至 2021-3-26 20:32 说:

    先把绳子扔到下面,系上石头啥的,然后从下面打
  • Cherry~ 2021-3-26 20:40 说:

    从下面往上面的窗户里面打我感觉就更难了啊!还得保证不被人发现。所以我的理解是用弹弓当配重了,从死者窗户把绳子甩到儿子家窗户里去的,毕竟根据图示,两个窗户之间距离也就2个半浴缸的宽度,甩过去还是不难的…
  • Donatello 回复 春风不至 2021-3-26 21:28 说:

    那你这个就得考虑到,他一进一出公寓大门会不会被看见了
  • Donatello 回复 春风不至 2021-3-26 21:29 说:

    毕竟那还有个小卖部老板全程看着公寓大门
  • 春风不至 回复 Donatello 2021-3-27 09:22 说:

    都给我夜盲症,谁都别想看见
| 发表于 2021-3-26 20:12:28 | 2021-3-26 20:1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额。。。我居然答成换房间了[:tl11:], 换锁感觉会有痕迹的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