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045|回复: 105

[每周谜题] 第145期谜题《RED》(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11-27 2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45期谜题《RED》[/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61190]九色鹿[/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45-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p=30, 0, left]手表定律是指:“拥有两块以上的手表并不能帮人更准确的判断时间,反而会制造混乱,让看表的人失去对时间的判断。”[/p] [maintitle=s2][b](一)红色的开始[/b][/maintitle] [p=30, 0, left]“Loving him is like driving a new Maserati down a dead end street.Faster than the wind,passionate as sin, ending so suddenly……” 一辆正在高速行驶的车里传来一阵阵美妙的歌声。 “停停停!欸我说刘彻!你他妈能不能别唱什么玛莎拉蒂了!”在一声怒吼之下,歌声戛然而止。 “老子上次把玛莎拉蒂借给你开,刘彻!你他妈给老子闯红灯两次都被拍到了?还好扣的不是我的分……你小子不是很会开车吗?”副驾驶后方的墨镜男瞪着刚刚唱歌的男子一脸愤愤。 “这可是《red》,我女神泰勒的歌!再说了,我刘彻——秋名山老司机!我怎么不会开车!上上上次和上上上上次我不是都给你展示过我的秋名山神技吗?”唱歌男子抓了抓脑袋,才唱两句就被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打断,真令人心烦意乱! “呵呵,漂移吊的不行。但你他妈怎么到现在都拿不到驾照?”史荏又对此发出了灵魂叩问。 “这只是因为我……” “史荏、刘彻你们俩别吵了,不要影响林源开车啦。不要一口一个你妈的了,当着女孩子的面,文明一点可以吗?还有啊,史荏你把车窗关一点,我有点怕冷。”坐在车后排中间的穿着白T的男生劝说道。 “是啊,你们有必要这样伤了和气吗。”坐在正驾驶正后方戴着金框眼镜的男人皱着眉头推了推眼镜说。 “徐一,你瞧瞧你个穷酸样?林源说话了吗?要你在这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还有你,刘表,在我这里装什么和事佬。” 眼镜男冷哼了一声,白T男也暗自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满。 正在开车的林源感到非常无语:这也能吵起来?这几个还真是人类情绪的代表。如果不是他收到了一份言辞诚恳的邀请函,他哪里会和这几个人坐在同一辆车里!说到邀请函,林源更不明白了,为什么会邀请他们这几个人。邀请的理由是什么来着?哦对,是都有在M钟表公司工作的经历。 毕业后,林源在该公司待了一年就走了,他实在不能忍受那里糟糕的风气。部门内外勾心斗角,大部分人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内斗上了。 史荏是M公司CTO的儿子,和他打过几次交道,是相当难缠的一个人,脾气也非常之差。周柠和林源都是技术部门的,关系不错,辞职了以后也一直有联系。周末比较方便的时候,也会约着一起玩。刘表、刘彻、徐一都是销售部门的。这三个人中,林源对刘表相对熟悉一些,也算是朋友。在M公司那会,下班后林源、周柠、刘表三个人偶尔会一起去吃个饭。至于刘彻和徐一,印象中他们和史荏走的很近。除了钱,林源想不到他们愿意和史荏一起耍的理由。 此时,坐在副驾驶上本来已经睡着了的周柠也被吵醒了,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今天要去的钟表馆大概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p] [maintitle=s2][b](二)红色的相遇[/b][/maintitle] [p=30, 0, left]三个小时以后,钟表馆终于到了。六人走进钟表馆一楼的大厅,顿时大跌眼镜:大厅装修的十分丑陋,看的出来设计师对中国红和原谅色的搭配情有独钟。布置的也非常简陋,或者说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大厅里阵阵冷风吹来,吹灭了一切对于钟表馆的幻想——想象中的“典雅的古代风格”、“纤致的中世纪风格”、“富丽的文艺复兴风格”在这里通通都没有! 失望之余,几人从楼梯上了二楼。二楼大厅的中央是个很大的圆形旋转式餐桌,大厅的右侧是厨房,左侧有个比餐桌小一些的腿柱较高的圆桌,桌上倒放着一个很大的圆柱形装置。圆柱的两个底面,即装置的正反两面分别嵌了两个仅有刻度而没有数字的圆形钟表,装置的外观看起来有些老旧,两个钟面却都光洁如新。正反两个钟一快一慢,相差40分钟。快钟的下方有一个红色的小圆,慢表下方则是一个绿色的小圆,就算不看时间也能以此区分快慢钟。两个钟的材质相同,上方都有一个微凸的圆形的模块,模块的边缘内侧围绕了一圈红的绿的小圆点。仔细看钟表会发现:黑色表面有一些透明,透过钟面能看见钟表内部的发光的时针和分针;再凑近一点,能依稀看到时针套在分针内。钟没有秒针,倒是彰显出一种简洁之美。(如图所示1、2、3所示)[/p] [align=center] 145-1.jpg 图1 快钟 145-2.jpg 图2 慢钟 145-3.jpg 图3 装置的细节[/align] [p=30, 0, left]“这个红绿模块有什么用呢?它和钟有什么关系呢?不会就是个摆设吧!”林源暗自疑惑。他委实不太能理解制造者的审美。 林源鬼使神差的敲了一下装置,听这声音的话……感觉装置的内部好像是空的。然后又用手推了一下快钟钟面,钟面纹丝不动,就把手收了回来。 “欸,别动它!”史荏正准备用手触碰快钟模块,就被一个苍老的声音呵斥注了。 “这个钟可是由XXX和YYY材质做的!价格可不菲!”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二楼到三楼的楼梯走了下来。 “我爸有的是钱,呵呵……”史荏有点心虚的摸了一下鼻子,但随之又有些理直气壮。 “我是这里的管家。”管家直接忽略史荏,继续向大家介绍说:“你们别小瞧它们,它们可不是普通的钟!我守在这里几年了跟你们说……整个馆也就这正反两个钟表……”老人唠唠叨叨说了一堆,说的史荏头都大了。他也无非就是反复强调:这个钟很值钱啦,是由XXX和YYY材质做的。无论是[color=red]快钟[/color]还是慢钟都不能从装置中取下来,指针是嵌在钟里面的,无法人为的转动指针,或者直接将指针取出来。整个装置如果遇到很大的振动或者撞击,正反的两个钟的指针都会自动停下来,不再转动。另外,绝对不能用大厅里的铁锤砸敲打两个钟面,否则被敲打的那面会直接破碎。不过也只有敲碎钟面,才能把指针从里面拿出来。 “你不说有铁锤,可能都没人想这样做。”林源默默吐槽道。 “喂喂喂老头,我都要饿死了!都12点了,怎么还不开饭啊?邀请函上面可是说这里管饭的!”史荏看了眼酷炫的香蕉手机上的时间,他肥大的肚子早就已经开始饿的咕咕叫了。 “当慢钟指向12点的时候,才会开饭,饿不死你的。”老头斜睨了一眼史荏,淡淡地说。“不过,要是你们注意到邀请函背面的小字的话。按照规定你们在这里的三天需要上交手机,而且吃饭之前啊就得交。时间的话,既然是钟表馆,就只能以这里的钟表时间为准,不可以有别的时间。” “啊啊啊啊?还能这样?”二楼大厅里发出一片哀嚎。 “饿死事小,没网事大啊!这哪里是邀请人来作客,这就是不讲道理的资本家嘛……”林源默默的想。 史荏抗议了半天,还是被老人坚决的回绝了。为了能早点吃上晚饭,他还是不情不愿的交了手机,一边递一边还骂骂咧咧的,老管家只当是没有听到那些难听的话。在处理完一些私人讯息之后,林源、周柠等人也都上交了手机。[/p] [maintitle=s2][b](三)红色的冲突[/b][/maintitle] [p=30, 0, left]终于,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虽然饭菜不算太可口,对于六个差点成为饿死鬼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好吃了。“吧唧吧唧吧唧……”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史荏,也顾不上吐槽饭菜的口味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徐一吃着吃着,一滴油从筷子上落了下来,差点滴到上衣上面。徐一一想到要在这里待三天就觉得非常懊恼:“早知道要在这儿待三天,我就多带一套衣服了!看样子你们都带了。我现在身上就这一套有点透的T恤加裤子,要是弄脏了可怎么办!而且这里又冷……” “你个穷B,就这一套衣服,看起来还是个地摊货,真是逗死我了。”史荏用筷子指着徐一,乐不可支。 “我,我忍你很久了。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就可以嘲笑别人吗?”徐一涨红了脸,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紧了拳头。 “对不起,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要不然你漂亮的前女友怎么跟我跑了啊打工人?前几天我玩腻了,就把她甩了。”史荏笑得更开心了,捉弄下等人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此时此刻,[color=red]徐一[/color]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猛地起身,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到史荏的旁边。众人顿时一惊,林源等人已准备好拉架。出乎意料的是,徐一站起来转过身就上了楼梯到一二楼之间的台阶上,摸摸索索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和一根烟,算上已经上交的手机,他只带了这三件“行李”。坐在台阶上闭着眼抽起烟来。烟,似乎可以解决大部分的烦恼。 “怂B,我还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 史荏对此嗤之以鼻,不过老实说,他刚刚也有点被徐一吓到了,差点就以为这平时胆小如鼠的家伙也要造反了。 “Losing him was blue, like I’ve never known.Missing him was dark grey, all alone.Forgetting him was like trying to know somebody you never met.But loving him was red……”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刘彻又开始哼唱他最喜欢的《red》。他简直爱死泰勒了,立誓坚定不移的当她的“脑残”粉。 但这再度引起了史荏的不满:“又是泰勒?刘彻老子他妈的求你了!泰勒就是个垃圾,就是个碧池!你哼唱谁的歌不好,非要唱她的!你他妈贱不贱啊!”。 刘彻听罢,默不作声,低垂着脑袋开始疯狂扒饭,一时间也看不清神情。看见徐一和刘彻都认怂,史荏就越发嚣张了起来,在那里沾沾自喜,指手画脚的。都知道刘彻是泰勒的铁杆粉丝,但对于史荏这种人来说,诋毁和破坏别人喜欢的东西,都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林源仍然记得当初史荏“一不小心”把林源的传家宝——一块玉摔碎了,直到今日,他都没法原谅史荏。 看到大家基本都吃光了,老管家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既然大家都酒足饭饱了,待会我就带你们去三楼,三楼是专门的客房,一共六间房,刚好够你们住。你们可以在这儿先好好的睡个午觉。我就住四楼,四楼有个娱乐室,你们想玩游戏的话可以上来玩。手机啥的就别想了,我已经藏好了,你们找不着的!晚上差不多8点的样子开饭,这里食材不够了我得去外面买点回来,然后再去办一点别的事情。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不要随便去一楼,钟碰坏了可是要赔很大一笔钱的。还有啊,谁也别想把钟偷走,我出去的时候可是会从外面反锁门的!厨房和我房间的门我也都会锁的!” “知道了知道了,老头你真啰嗦”史荏等的不耐烦了。 “再说了,老子就想摸钟你也管不着……”随即他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别急嘛年轻人,你们在我这里先签个名字,证明你们来了,不然不好和我大老板交代。” 老管家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让他们在上面签名字。林源观察到,看起来有些乖巧的周柠,写的字张牙舞爪的。刘表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写字,一副不怎么认真的样子,但别说,写的还真不赖。刘彻自创了个滑稽的艺术体,写完还不忘在名字的旁边加个Q版的“Taylor Swift”。徐一的话,写的中规中矩的,和自己一样没什么特色。 “哎呀,这什么破笔,还漏墨!”轮到史荏的时候,他捏笔捏的很用力,竟然把里面的黑色的墨水都挤到了手上了。 “我现在手头上就这一支笔,你将就着用吧。每个人房间里也都有这种笔,会不会漏墨也说不好。” “史荏真是个XX。”趁史荏背对大家写名字的时候,刘彻有些忍不住了,小声嘀咕道。 “嘘。”徐一赶紧给他使了个眼色。 “没事,我确认过,他有点耳背。”刘彻回应道。其他人都偷偷的笑了。[/p] [maintitle=s2][b](四)红色的毁灭[/b][/maintitle] [p=30, 0, left]管家把六个人带到三楼走道,然后把钥匙分发给大家后就走了。(如图4所示)[/p] [align=center] 145-4.png 图4 三楼俯视图[/align] [p=30, 0, left]“这服务不够周到啊。”周柠在走道里叹息。 “幸好我多带了一块手表。”等到老头走了,刘表的右手才从裤兜里拿了出来,只见他的手腕上戴了一块电子表。吃饭的时候,其余五人也看到:刘表趁着管家去厨房炒菜和端菜的时候,偷偷把电子表调到和快钟一个时间,并悄咪咪花了十分钟观察。可以确认的是钟表馆的钟表隐藏的秒针转动的频率和自己的电子表震荡的频率相同。这时候,林源想到了手表定律。这个钟表管内要是同时存在三个时间的话,那大概会更加混乱吧。 “这有个卵用。”史荏嗤笑了一声。 “这样才有安全感嘛,待在房间里,随时都可以知道时间。”刘表一本正经的说。 “另外,我这个表的设置也有些奇怪。一旦把这个表上红色的卡抽出来,它也调不了时间了,再把卡插入卡槽也没有用了。这个设定是不是和下面那个怪钟一样奇葩……喂喂喂,史荏你在干什么?” 史荏把刘表电子表上的红色卡片抽了出来,并为自己的“机智”而洋洋自得。 “我的表就这么废了啊废了啊!它已经跟了我好几年了。”刘表哭丧着脸说。 “没事,现在当然也还能用,就是等出去之后要自己计算时间。”周柠安慰道。 接着,几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林源也准备睡个午觉。房间隔音效果还不错,可以睡个好觉。 一觉醒来,百无聊赖的。正巧,房间外有人敲门。 “门开了,请进。”原来是周柠。林源注意到周柠的右手手腕上带着一个玉镯子。 “你也会戴玉?” “是啊,这个还没有开过光,所以我洗澡的时候也戴着它。”周柠嘻嘻的笑着说。 “这个东西还有些讲究啊。” “是啊是啊,也有些忌讳,比如不能见腥啊,也不要随便戴别人的玉。”周柠点了点头说。林源又一次想到了自己的传家宝,真是可惜了…… “哦对,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事情过去以后,我们已经几个月没见了。我一直都在照顾他。” “那他现在……还好吗?” “欸,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许后半辈子再也醒不过来了。如果不是史荏,他也不会跳楼……” “那你呢?以后不会一直守着他吧。” “前段时间一直很消沉,现在打算开启新的生活了。” “比如?” “比如我现在有点想跟你表白。” “你喜欢我什么?”林源感到十分的诧异。 “大概喜欢你认真做事的样子。”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一起去公园的那会吗?” “当然记得。” “那个时候,我还记得你说你爷爷的70大寿快到了,你还给我看了眼你挑的礼物,上面好像刻着你爷爷的生日:XX年XX月XX日呢。我没记错吧?” “没错,这你都记得?” “那当然,因为我那个时候对你就有好感了!后来你爷爷的寿宴我也去了,还看到你们家的传家宝了呢。”周柠看着林源的眼睛,笑很甜。 又过了一会,徐一从房间里出来了,他想去找刘表玩,顺便看个时间。不料,刚一到刘表的房门口,就听到半掩的房门里传来争吵的声音。倒是能分辨出另一个很跋扈的声音是史荏的。 “史荏!你要脸吗你!原来琴琴是你糟蹋的!我问她一直不肯说,不肯说……” “老弟,消消气啦!有些女人就是用来玩的啦!在意这些事做什么?还有你刚刚骂我什么?你难道以后不想跟我混了吗?” 听到这儿徐一赶忙退了几步,毕竟听人墙角也不太好,还是做点别的什么事吧! 不知过了多久,林源听到门外左边的摔门声以及“美妙”而洪亮的歌声。应该是某人出门了,这声音大的……再隔音的墙也挡不住啊。 又过了不知道几个小时,外面天色已经很晚了。周柠刚洗完澡洗完衣服就听到了急切的敲门声。打开门就看到林源有些焦急的脸。 “快跟我走,出事了” “什么事啊,这么急?” “史荏死了!”不待周柠反应,就被林源拽下楼了。[/p] [maintitle=s2][b](五)红色的碎片[/b][/maintitle] [p=30, 0, left]“刚刚我肚子饿了就来找林源,想看看管家回来没有,大约8点的样子吧。我们一起下楼后发现了这一幕。”刘表说道。 “嗯,到现在管家都还没有回来。凶手应该就在我们当中,所以你们暂时都不要离开一楼。”众人一时间不知所措,只好听从相对冷静的林源的安排。 死者史荏倒在地上,脸朝着下面,地上还有一点拖拽的痕迹。明显能看出的是:死者的颈部右侧被人割了一刀,从正面右侧延伸到后颈右侧位置,伤口整体较深。[color=red]尸体旁边的地上有一把沾了血的水果刀[/color]。众人仔细查看尸体时还发现,死者右手大拇指上有黑色的墨迹。 众人观察钟表发现,快钟的钟面被人用一楼大厅里的铁锤打碎了,碎片散落一地,有些碎片沾了一些血迹。快钟里面的指针也被人拿了出来扔到了旁边的地上。慢钟的指针则刚好停在了6:20(如图5所示)。林源取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套并戴上,蹲在地上,慢慢拼凑钟表的部分碎片。[/p] [align=center] 145-5.jpg 图5 慢钟钟面[/align] [p=30, 0, left]“死者被凶手割到了颈动脉,按照碎片上的血迹分布,应该是血液先喷溅到钟表上。然后再锤坏的钟表。另外,从铁锤上面沾染的血迹来看,快钟应该是在血喷出后的很快的几分钟内被人砸坏的。与此同时,慢钟的指针因为震动而停止转动。”林源慢慢分析道。“另外死者的伤口处溅出了不少血,正常情况下,这些血会溅到凶手的衣服上的。” 紧接着,众人聚在一起说了自己当天下午慢钟时间6:20左右的活动情况。 “6:40到7:10的时候,我去周柠的房间里了,看的我自己表上的时间。”刘表推了推眼镜,看起来有点紧张。周柠点了点头。 “干什么?”这让并肩站在周柠右侧的林源有点在意,他用左手悄悄握住周柠空空的手腕。 “周柠和我谈……史荏的事情。”在大家的逼问下,刘表老实的交代了之前和史荏的过节。 “喂,你俩忽略我了。”刘彻表示抗议。“我的话,[color=red]6:45到7:00[/color]和他们俩玩牌。时间也是参考的刘表手上戴的电子表,他俩可以证明。我本来是去找刘表的,顺便看个时间,看他不在就挨着房间敲门,然后就在周柠房间里找到了他,然后就一起玩牌咯。” “欸,他说的没错。”周柠再次点了点点头。 “我睡觉起来以后出门,听到史荏在刘表的房间里,两个人在吵,被我听到了。然后就下楼看了眼时间,慢钟的话,时间是4:00。后来一个人一直在四楼的棋牌室里待着,再后来就回房间洗澡了。”徐一摸了摸脑袋说。 经确认,所有人在下楼之前都洗过澡了,毕竟当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我自己的话,一直待在房间里写文章,没有电脑就只好手写。”林源说。刘表去林源房间里的时候,也确实看到他在写稿子,用的只能是这里的纸。如果是刘表自己写的话,没有两个小时写不了这么多。[/p] [maintitle=s2][b](六)红色的残骸[/b][/maintitle] [p=30, 0, left]终于,在刘表的电子表显示时间为8:30的时候,管家回来了。看到尸体和满地的狼藉,管家痛心不已,不知道是心疼人还是物。 老人家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了一下慢钟的钟面,手伸回去的时候还搓了搓。又喃喃自语道:“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今天。” 林源仔细一看:慢钟钟面上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不过三点和九点的刻度位置附近却没有灰尘,似乎有被人触碰抹去的痕迹。 就在管家给慢钟钟面擦拭灰尘的时候。林源发现桌子上正对慢钟钟面的那一侧像有一点烟灰。另外,快钟的边缘以及钟面上方圆形模块的边缘都分别有一点黑色的指纹。 除此之外,快钟的模块上有松动的痕迹。这时,徐一伸出手准备触碰了这个模块,还没有完全触碰到模块,就被管家制止了。 管家有些生气,他这会儿也发现了模块松动的痕迹,以为刚刚徐一碰了它。 “和你们说了不要乱碰它!要是弄歪了怎么办!”管家刚想把模块往回拧一下,却发现卡住了,“欸,怎么卡了。” “哦,快钟上的这个东西啊有点问题,转快了就容易被卡住。这卡住了,一般人就不知道怎么弄了。我照看这个东西有些日子了,我倒是知道怎么弄。” 老管家一出马,很快就解决了模块卡顿的问题。然后又继续往回拧了,拧的看起来差不多已经紧了,还是又费劲往右边转动了一点(此时钟面如图6所示)。[/p] [align=center] 145-6.jpg 图6 快钟钟面[/align] [p=30, 0, left]“你们再也不准碰它了,气死我了。”管家又开始心疼起了钟。 这时林源感觉到周柠对于尸体有些害怕,就牵紧了她的右手。 “别害怕。”林源轻轻对周柠说。[/p]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以上信息,尽可能的还原事情的真相。 注: 1. 林源给的尸检信息基本是准确的。 2. 文中不存在合谋。 3. 管家提供的关于时钟的信息准确无误。[/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0949-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12-04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45 期谜题答案以及 146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8 13: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b]修改记录[/b] 2020年11月28日 15:16:43 [quote]无论是[ddel]正[/ddel][ins]快[/ins]钟还是慢钟都不能从装置中取下来 [ddel]林源[/ddel][ins]徐一[/ins]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quote] 2020年11月29日 14:22:26 [quote]刘彻表示抗议。“我的话,[ddel]6:30到6:55[/ddel][ins]6:45到7:00[/ins]和他们俩玩牌[/quote] 2020年12月2日 13:57:50 [quote][color=red]尸体旁边的地上有一把沾了血的水果刀[/color][ddel],是馆内厨房之物[/ddel][/quote]
| 楼主| 发表于 2020-12-4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4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0-12-4 20:04:0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占楼
  • 九色鹿 2020-12-4 20:20 说:

    谢谢作答
| 发表于 2020-12-4 20:06:25 | 2020-12-4 20:11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镜面,我还以为是旋转表盘。旋转个33度{:alu97:}就是5:14了。
  • 九色鹿 2020-12-4 20:20 说:

    谢谢作答,作者开始也想着是旋转,然而……发现不可行。
| 发表于 2020-12-4 20:06:42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期都是七点多才开始看,果然还是没看仔细{:alu97:} , 凶手又错 撒花撒花,零分谢罪{:alu80:}
  • 九色鹿 2020-12-4 20:20 说:

    谢谢作答
| 发表于 2020-12-4 20:13:13 | 2020-12-4 20:2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凶手单靠玉那一条线索就白给了啊{:alu55:} 和旋转表盘的兄弟击个掌,我还以为可以转模块把红绿颜色反转让人把快钟误认成慢钟{:alu55:} 这种玩法实在太多了,因为一层灰就说钟可以转面有些不大能接受。 红绿色盲这个实在有些牵强,可以再加一条线索比如说自己没听清问哪一面是快钟之类的,只凭红绿灯这个也可以说是开嗨了不小心啊 (红绿色盲不是不能考驾照吗 左撇子这个点放得相当隐蔽,[s]严重怀疑是跟猴王学坏了[/s] 整体来说,有很多题目的通病:正推可以理解,逆推相当困难{:alu55:}
  • 九色鹿 回复 allein 2020-12-5 12:30 说:

    要注意不要推理过度,谢谢讨论。
  • allein 回复 allein 2020-12-5 12:34 说:

    没吃到瓜的朋友可见本帖第二页我的回复
| 发表于 2020-12-4 20:13:3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数学不会 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 九色鹿 2020-12-4 20:20 说:

    谢谢作答
  • 岚翾 2020-12-4 20:31 说:

    鹿萌真棒,我爱鹿萌,鹿萌使我快乐(✪▽✪)
  • 九色鹿 回复 岚翾 2020-12-4 20:33 说:

    真乖
1 | 发表于 2020-12-4 20: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晕死了,后颈右侧理解成后颈左侧,但是镜面翻转确实没有想到
  • 九色鹿 2020-12-4 20:20 说:

    谢谢作答
| 发表于 2020-12-4 20:17:4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分谢罪。
  • 九色鹿 2020-12-4 20:21 说:

    谢谢作答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