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0-11-6 2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43期谜题《临终之夜杀人事件》[/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87809]宸少Chance[/url] & [url=home.php?mod=space&uid=45001]Vt超新星[/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43-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quote]人物列表 温言 男 30岁 冷雪 女 29岁 赵武 男 38岁 李竖 男 36岁 张衡 男 35岁 高肃 男 50岁 梅茜 女 29岁 赵问远 男 42岁 唐浅鸥 女 33岁[/quote] [maintitle=s1][b]01[/b][/maintitle] [p=30, 0, left]夜色真是美好啊。 在阴暗巷子里的男人满足地叹了口气,提起裤子、系上了腰带。他仰头望着繁星点点,心里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而让他心情更加愉悦的,恐怕是在这样的夜晚,遇上了同样美妙的女子,尽管是如此莫名其妙的艳遇。对方仍单手扶着墙,气息微喘,迷离的眼神不知是映着月光、还是沉醉于几分钟前刚结束的缠绵。她有气无力地提上牛仔裤,更是勾勒出修长的腿与挺拔的臀。这优美的弧度,他忍不住又伸手轻轻拍打了一下,惹来对方回首娇嗔。 “怎么,你们男人就是永远不知道满足。” “喂,该抱怨的应该是我吧,我好好的外出散步,却被你莫名拉进巷子里强吻……还好我是正人君子,你这样玩,小心有一天惹火烧身哦!”男人坏坏地笑着,倒还真的绅士地扶着女子站稳,帮她重新扣好背扣,穿上上衣。可扶在她腰间的手还是不老实地捏了捏,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她右手手腕,指尖意犹未尽地抚摸着那里的精美手镯。这手镯花纹特殊,还有个不知意义的标志。 女子翻了翻白眼,嘴角却也忍不住上扬,“行了吧,看你长得帅,你可别得了便宜卖乖哦。你也不必担心我的安危,因为——” 男人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自己只能看着巷子里残破的地砖,自己的双手被这美丽的女子紧紧地反扣在背后。 “——我可是身手不凡的女侦探哦!” “啊啊啊疼疼疼,女侠饶命啊!” 男人半开玩笑地求饶道,才被女子黠笑着放开了。他揉了揉肩膀和关节,无奈地苦笑。 “原来是个侦探啊?那我可是真的好奇了,大美女侦探,怎么夜深人静还在街上‘猎杀’我这种美男子呢?我这下可真为我们男性的安全感到担忧哦!” 不等男人把话说完,女子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在他俊朗的脸上又贴上一个香吻,“好啦帅哥,就当作是吓坏你的补偿吧。今晚我玩得很愉快,我们就此别过啦!” “所以这东西你送给我了?” 已经快步走到巷口的女子闻声回头,发现手提包中的手机此时竟乖乖地躺在男人手中。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是刚才自己展现擒拿术的时候—— “看来是我小看了你,你的身手也不赖嘛?” 她有点恼羞成怒了。 看她有些可爱的样子,男人忍不住上前托起了她的下巴,凑近了有些暧昧地耳语道:“在下温言,也是一名侦探,请多关照。手机可以还给你,不过我想要知道两件事情:美女你的名字,还有,我们刚才做到一半的时候,你掏手机拍照,发在一个群里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找点刺激一夜情我也奉陪,既然是玩玩而已,好聚好散,你拍照,这有些不太好吧?” 真是遇到了有趣的男人呢。女子也大方地笑了笑,轻轻从男子手中拿过了手机。“我叫冷雪,你不如请我喝杯咖啡,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呀?” 温言眯了眯眼,率先走出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冷雪便也自然地将手搭进他的臂弯,两人甚是亲密地走向附近一间尚未打烊的咖啡馆。 “你这手镯真好看。” “你胸前的项链也不错,我看还是情侣项链吧?” “唔。” “果然都是花心大萝卜,渣男一个,有心上人还和我胡搞?” “谁知道会遇上你这个小妖精,现在是你得了便宜卖乖吧!要是我真的出来偷情,我还会戴着情侣首饰吗?”[/p] [maintitle=s1][b]02[/b][/maintitle] [p=30, 0, left]端上来的咖啡一口都还没动。 温言正端详着冷雪递过来的手镯,这才看清了那神秘的图标,居然是由一对手铐和一条皮鞭组成的特殊设计。这不禁让他脸上又浮现了意味深长的坏笑。 “所以说,你还是个地下SM俱乐部的成员,虽然都是隐瞒了真实身份,互不认识,但你们所有的成员都有这样一个手镯?”温言轻轻弹了弹,手镯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握在手里也甚是轻盈,肯定是锡制无疑。 “是的,严格一人一个,而我们主要的活动是各种大胆刺激的【挑战】,每晚9点大家都会收到,必须当天午夜前提交完成的【证据】。我们执行的时候必须戴着俱乐部的手镯并拍照作证才能算作【挑战成功】。根据挑战的难度和刺激程度,我们成功能够获得积分,可以用来兑换各种成人玩具,比如口球小皮鞭,或者成人派对的参与权哦! 这次的任务够刺激,奖励也额外丰厚,难得一次挑战全员都打卡了,你看,我当时十点八分拍了照就立刻上传提交,可我还算是最晚的一个。” 冷雪说完还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诱惑温言也加入似的。 “哦豁,还真是无奇不有,看来你们今晚的挑战就是找陌生异性大作战啊。”对面的冷雪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温言便挑了挑眉毛继续说道:“难怪我说你怎么有备而来似的,刚才还自带了手铐和颈链,是真的会玩啊!SM……我不太懂,不过说实话这次的新体验一点也不赖。” 突然,咖啡馆透明的玻璃墙外,一辆消防车呼啸而过,闪烁的红光让一切都显得不安。两人都出于职业习惯而起身,相视一笑。消防车早已消失在转角,但警笛声停留在了不远处,不住嘶喊着。冷雪的手再一次轻轻搭在温言的臂弯,暧昧得恰到好处。 两人适才邂逅的步行街是在一座小山上的路段,这在大城市里很不寻常,倒也成了一种特色。小山周围人烟稀少,都是一些零散的工业建筑和仓库,这让其中一座被火舌吞噬的四层建筑更为显眼、触目惊心。这栋建筑的规模已经可以说是极大,甚至有自己的院子与地下停车场,建筑外围的铁栅倒没有遭到波及,铁门上巨大的“VT工艺品加工厂”字样在闪烁的火光中晃动。温言和冷雪二人站在工厂的大门正面,在他们可见的视线里,从一楼烧到了四楼的建筑、被铁栅围起来空空如也的空地,便是眼前这个工厂的一切。在陷入火海的建筑旁跌坐着一名穿着蓝色保安服的中年男子,看他衣服都完好无损,应该没有大碍。 场面还是一片混乱,铁门大开,而围栏内的空地不足以消防车转弯或进行复杂的移动,因此车辆只能停在外边。这并不妨碍高压水柱迅速地控制火势。但温言能看到的窗户竟都缺心眼地安装了固定的铁条,窗口传来的呼救不绝于耳,一张张绝望的脸只能拼命地抵着窗栏。不知道多少人已经丧生火海。 温言微微眯着眼睛,体贴地半挡在冷雪前面,挡着大部分的热浪与惨景。虽然火患明显没能及时被发现,消防援救工作倒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此时远处还传来了警车的鸣笛。警察?那可是一帮麻烦的家伙,温言自顾自地想着。冷雪想必看出了他的心思,做了个鬼脸拉着他一起跑开。[/p] [maintitle=s1][b]03[/b][/maintitle] [p=30, 0, left]冷雪就像个神秘的精灵,那晚拉着他跑到了无人的街道,便抛个飞吻不辞而别。但温言总有预感,这不会是两人最后一次相遇。温言在两天后接到了警局局长赵武的邀请,希望他协助警方破解VT工艺品加工厂纵火案。 接他去现场的警车减速停下,温言摇下车窗,首先映入眼帘的倒不是漆黑如碳的工厂建筑,而是不远处那笑盈盈的冷雪。 “温言,你来了。”赵武也算是老相识了,看到温言便跨过封条同他握了握手。“这场大火你想必已经从报章或新闻知晓了,可是近几年来的大事件,伤亡人数高达二十余人,当然这家厂商的财物损失也是巨大。还好起火时间是晚上22:00左右,夜班工人不多,不然恐怕损伤更大。最头痛的也是缺乏目击证人,现场人员除了一个临时保安,都被困在火海中,存活者现在都在医院里躺着...” 温言不由得有些心虚,敷衍地打了声招呼,试探地看了看一旁的冷雪:她不会暴露了当晚两人其实就在现场吧? 冷雪狡黠地努了努嘴,示意温言不要担心,她接过了话:“温先生,久仰大名,赵武先生同时请来我们两人是希望尽快破案,希望不要介意。” “迷案加上美人,求之不得,冷大美女太客气了。” 温言心中莞尔,便也嬉皮笑脸地凑上前道。 随即他转向了赵武:目前有什么进展?” “经排查,火源可以确定为一楼的杂货间,内放置了不少烟花爆竹及布料等易燃品,专家还原这些物品一旦点燃会快速燃烧甚至发生小规模爆炸。而整栋建筑所有窗户都因为冲击与高温破碎,很可能是火势蔓延后建筑内其它器械器材发生了大规模爆炸。而在杂货间也发现了残余的蜡泪,可根据库存记录,未曾存放蜡烛或蜡质物品,因此高度怀疑是人为纵火。建筑老旧、并没有跟进消防安全需求,通风不足、室内走道狭隘、窗户大多安装固定铁栅,这些因素造成了这次火灾的规模与伤亡。因为火势起于一楼,蔓延迅速,夜班的工人当时都在位于三楼的车间劳作,手机等物品则放在一楼衣帽间,没有人能通过一楼大门逃离或求救,当时报火警的便是那个临时保安张衡。” “大部分窗户都装了窗栏?这是什么丧心病狂的操作?”温言不禁蹙眉打断了赵武的话。 “我们也盘问了这家工厂的厂长赵问远,当时整个装潢修建都是他负责的,不论火灾起因,他为了省钱故意不遵循相关条规,这次火灾造成的伤亡他也逃不了部分法律责任。他已经交代,当初这个设计一来是担心有人从窗户入室偷窃,也是为了避免员工在高压长时低薪水的工作环境下下自寻短见。 其实现场唯一没有被封死的窗户,只有二楼会议室内的窗户,因为考虑到窗户外安上防护栏会影响美观,客户因此而感到不舒心。但会议室所有窗户是落地窗,可以打开透气的部分很小,且仅能打开一分米左右。人无法从其通过。而且会议室的门还是特地设置了两个,一个是寻常的把手木门,向室内开关,而在木门外还多了一道铁栅门,朝室外开,由大挂锁锁上,因此就算有人利用工具割破会议室窗户,也只能进入到会议室中,无法潜入建筑物内部。” [/p] [align=center] 143-6.jpg [color=silver]落地窗示意图[/color][/align] [p=30, 0, left]“唉~”温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说到底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案子,要我和冷大美女干嘛...” 冷雪轻轻地搭着温言的肩,缓缓说道:“温先生还真是心急,赵局长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问题就在于这个会议室。消防队扑灭火后,警方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女尸。” 就这?温言不懈地挑了挑眉毛,火灾后不发现焦尸还想发现什么? 然而接下来的话让他拧起了高傲眉毛。[/p] [maintitle=s1][b]04[/b][/maintitle] [p=30, 0, left]“该焦尸原本被发现时,身上什么证件、手机或身份证明都没有,却又不是工人的着装。死者左手腕长期佩戴过手表一类的物品,可包括钱包之类的贵重品也均不翼而飞。我们猜想其身份特殊,最后法医果真辨认出该焦尸为厂长的妻子兼总会计师唐浅鸥,而进一步尸检结果发现,唐浅鸥并不是死于一、二氧化碳中毒或火势,而是机械性窒息。由于发现时尸体背部贴地,局部没有被烧得那么惨,还能看到后颈延伸至整个颈项的勒痕,因此确定具体原因为颈部受到绞缢,死者后脑勺也有一处钝器打击,从伤口判断,是死前十分钟内造成的,手臂、背部、腿部都有被捆绑的痕迹。唐浅鸥的真正死亡时间应该在起火的前后半个小时内。尸体没有类似安眠药药物的残留。 而虽然会议室的木门被完全烧毁,铁门上的锁还是完好无损地将门锁死,铁门和锁本身也只有稍微变形,仍然完全有效地防止任何人出入。室内破碎的窗户附近有少量的玻璃渣,是玻璃爆裂自然导致的,大部分碎片还是因为冲击落在楼外。” “尸体的位置呢?” “相对靠里,离门不近。” 赵武掏出了几张照片,边递给二人端详边继续说道,“这铁门挂锁的钥匙只有当天值日的保安李竖持有,原本的话,其实工厂一共就李竖这一个保安,每天24小时都是他。警卫厅本身就有张小床,李竖基本上就是住在警卫厅内。 而因为李竖有急事要回老家一晚,暂时拉了一位也来这座城市打工的老乡张衡帮他顶替。会议室向来都是白天才会有人使用,加上张衡只是暂时顶替,所以李竖当天傍晚18:00离开时把钥匙也随身带走了。这把钥匙不是短期内能复制的,而我们事后从李竖那里拿回了该钥匙,确定是原件无误,更没有被复制的痕迹,和现场的锁也完全匹配。李竖离开加工厂后全程有不在场证明。” “何来的不在场证明?” 温言狐疑地说道,呵,不在场证明哪里可以是说给就给的。 “工厂的铁围栏完全不可能攀爬,更没有暴力破入痕迹,唯一的出入口大门处安有摄像头,可以看到任何人或车辆的进出,毫无死角。虽然由于高温,在火势变大后摄像头出现故障,但还是拍摄到了火警到达的那一幕。这说明至少在火警抵达现场前录像并没断过。而李竖晚上六点离开后直到火警到达,除了载着工人的大货车进入外,没有其他人。货车司机可以作证,且货车到达时,李竖已与其他人碰面,所以不可能回到工厂。 从不可能被篡改删减的母带录像中可以证明,火灾案发当天唯一值得注意的画面为下。由于车窗反光问题,其实并无法判断车辆内到底有谁。 16:47 - 会计梅茜开着私家车进入。(驾驶室车窗打开,能看到驾驶人为梅茜) 17:55 - 张衡走进大门。 18:00 - 李竖匆匆跑出大门。 18:13- 赵问远轿车进入。 20:29 - 运载夜班工人的大货车进门。 20:44 - 货车司机高肃开着自己的私家车离开,车窗大开,边抽烟边开车。 20:58 - 会计梅茜开着私家车离开。(驾驶室车窗打开,能看到驾驶人为梅茜) 21:51- 赵问远轿车离开。 22:15 - 画面出现明显震动,可以看出火光。 22:33 - 可看到红蓝相间的光,消防员跑入门内。 22:36 - 屏幕完全变黑,摄像失灵。 而火警和警方抵达后,可以证实没有更多人或车辆出入。” 温言听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幸好他和冷雪当晚来到工厂时并没有尝试进去、摄像头也碰巧坏了,在混乱中没引起注意。 “等等,一个陌生人直接顶替当晚的保安工作?赵问远是怎么同意的?” 冷雪疑惑地问道。 “这人贪财的很,因为李竖有急事,赵问远就说顶替可以,但不会给工钱,因此反而省了一笔费用,他当然乐意了。”赵武鄙夷地解释,“话说回来,李竖和一些员工都能证实,二楼会议室最后一次开是火灾前一天的下午13:00左右,赵问远和一些员工开会直至17:00,最后离开的是赵问远,每次会后,他通常会留下来单独整理文件。由于挂锁上的钥匙需要锁好才能取出,当天17:25,赵问远打电话通知李竖锁门。李竖到时赵问远正好把木门带上,李竖也没检查木门是否锁上,便把铁门锁好了。” 冷雪突然发问:“会议室有能藏人藏东西的地方吗?” “要说有肯定是有的,这个没办法否定。”[/p] [maintitle=s1][b]05[/b][/maintitle] [p=30, 0, left]因为火势对于老建筑的破坏尚未有精确的预估,没有任何防护设施和装备贸然进入室内过于危险。就连警方每次也只能派少量专业人士入内,拍下或带回证据。既然如此,冷雪要求赵武带路,绕着建筑外围观察一圈,说不定也能有什么发现。 建筑周围的地上到处都是锋利的玻璃碎片与熏黑的水泥碎屑,冷雪有些后悔穿了一双过于霸气的高跟鞋。温言注意到了她的窘境,看似十分绅士地搀扶着她,可在赵武不注意的时候,双手倒也不安分。冷雪忍不住白眼直翻,嘴角却也含着一丝笑意:下次给你上点厉害的道具,看你还放不放肆! 三人来到了建筑物的背面,靠墙停着一辆28吨二手大货车,车厢还被改装,方便承载的工人们爬上爬下。温言注意到车门和所有车窗的玻璃也是支离破碎,车内靠墙的那一侧有很多碎片,而更靠近他们的这一侧碎片都散在车外地上,还是能看出和建筑的窗户碎片有明显区别的。冷雪也探头观察,虽然玻璃大部分破碎,残留在门框窗框的碎片依然多且锋利,若有人想要挤入货车内部还是困难的。赵武已经排查过,唯一的货车车门钥匙在高肃手中,未曾丢失或转交给别人,货车发动钥匙则是由高肃离开时交给警卫亭保管。[color=red]货车车门现在还是用钥匙锁上的状态。[/color] “啊!” 冷雪一不留神,手中的一张物证照片飞落,偏偏滑进了货车底下。温言看着她的短裙和鞋子,拉住了想要下蹲的她,小心翼翼地俯身将手探入车底。照片这种平坦的物品令人头痛,温言摸索了好一阵子都只能感觉到粗糙的水泥地,最终还是不得不打开手机电筒才找回了这重要的证据。 众人又仔细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建筑物的四面墙有任何攀爬或安装绳索的痕迹,现场更没有梯子一类的工具。 摄像头录像中出现的赵问远与高肃的私家车则都是原本停在地下停车场,停车场也有摄像头,录像时间和画面和大门的完全吻合,摄像头也因为高温破坏,在起火不久后出现故障。普通的劳工都没有自己的车,地下停车场的停车位都是分配给一些薪酬较高的行政员工。 温言一伙又停在了大门口,温言眯眼想了想:“感觉还是得见一见这个临时的保安,叫...张衡是吧?他人在哪里?” “张衡目前也在医院,他身上的烧伤也挺严重的,几乎全身都有程度不一的烧伤。其实他本来可以和火灾无关的,但他说自己在火警来之前有尝试救火救人,奈何根本冲不进去。这人倒也是勇敢。唉,他这种人既没钱又没背景,摊上这种事你说遭不遭,还好他有保险、这事件估计也和他没关系。” 赵武摇了摇头。 “那你们目前有审问了谁吗?” “我们这里有赵问远、李竖和一位当天加班到傍晚的会计的口供,你们可以看一下。” “当晚车间里的工人呢?虽然说他们都在火中遇难,但说不准...” “车间工人出入都必须打卡,而当晚所有工人都在晚上9点前准时进入车间,因为车间有厕所和休息室,期间没有任何工人或其他的人员出入。”[/p] [align=center][color=silver]附图1:加工厂俯瞰图[/color] 143-1.png [/align] [maintitle=s1][b]06[/b][/maintitle] [p=30, 0, left][b]赵问远[/b] “赵问远,你当晚在工厂起火稍早前离开,请问你是否只身一人离开?” “啊...是、是的,我本来打算和妻子一起离开,但是我的妻子当时看了看手机,说有事情要留下来,让我自己先回去。” “我们调动了从工厂回去你家的路段的监控,并没有看到你的车辆。其实,你只有在第二天凌晨才开车回到家中。这你还想要撒谎吗?” “警官,请不要误会!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其实一直都有个情妇,当晚我原本打算是等回家后妻子睡着再溜去情妇的住处,但没想到妻子打算留在公司,正合我意,我就直奔情妇住处过了一宿......” 其实警方已经掌握了赵问远的行踪,他的确是去了他招供的情妇住址,一整晚没有离开过。而调动所有的监控,赵问远一路没遇到红灯或进行任何停留,直达20分钟车程外的情妇住处。赵问远坚持情妇与此案无关,不愿透露其身份,但警方还是从原房主那里了解到是一位较为年轻的梅姓女子。 录口供期间,警方也注意到除了手表,赵问远另一只手腕有长期佩戴环状首饰的痕迹,可是却没有在赵问远身上或车上发现吻合的物件。 赵问远后车厢发现工具箱,有扳手、卷尺、绳索、剪刀一类。其解释就是普通的工具箱,公司里也有很多工具箱,不足为奇。 [b]李竖[/b] “李竖先生,你有很充足的不在场证明,但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目前在医院躺着的张衡先生,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张衡可是我的老乡,当年我们还是同一批从村子出来找工作的。他身材高大,体力又好,目前是在工地里搬砖头扛水泥的好手。这不,我昨天老家有急事,我得回去看看,就找他帮忙做一晚上的保安,没想到摊上这出事……张衡家里经济条件特别差,家中就他一个孩子。前半年母亲重病,这半年来拼了命地找钱,就这样,还愿意腾出时间帮我忙。唉,好人没好报,听说还因为想救人受伤了,这下可好,工作耽误了,还有医药费要出……” “问个题外话,张衡会开车吗?” “嗨,我不会,张衡也不会!我估计张衡连我们老家的拖拉机都能开翻车,别提了。要是他能开车,他现在也不会只是在工地里搬砖了,赚得可比现在多多了!” “嗯,好。那你对于赵问远和死者唐浅鸥有什么看法吗?你觉得他们关系如何?” “警官呀,你这可就问对了,说实话吧,这场子里上下没人喜欢这对夫妇。赵问远就是个压榨工人的铁公鸡,而他的妻子霸着什么首席会计师,听着厉害,大家都知道她这人懒散又没能力,工作都是丢给手下人。 我瞅这对夫妻近年来也有点貌合神离,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也开始互相看不顺眼喽!” [b]梅茜[/b] “梅茜小姐,听说你是厂里的会计师,也算是死者唐浅鸥的助理?你的办公室和唐浅鸥、赵问远同在四楼。案发当天你离开之前有什么见闻吗?” “我一般都是傍晚下班,可是当晚因为一些错误不得不加班纠正,当天其实我看到了老板赵问远,可并没有亲眼看到唐浅鸥。我在离开前,听到了老板办公室门的开关。” “你能提供更确切的时间吗?” “我用电脑,所以我在晚上8点55的时候就收拾离开了办公室。9点就已经开车回家吧。” “那你觉得死者和这里的员工会有什矛盾或仇恨吗?她和赵问远的关系呢?” “......” “梅小姐?” “她这个人就是无能!缠着赵老板混上了首席会计师,自己白拿钱,破事烂事都是我扛!我那天加班,也是因为她搞错了帐目! 她不仅无能还无赖。约好了时间谈正事,经常以手机没电不知道时间为借口迟到,也很喜欢随意谩骂嘲讽这里的员工,比如那看门的老李,也经常和她发生冲突。他们的争执都是以唐浅鸥威胁开除老李而收尾。” 警方后来也确认,每个人的办公室钥匙都是单独的一把,都由他们各自保管,赵问远、梅茜的钥匙在案发前后并没有丢失、也不存在被复制的迹象。 三人的口供和警方补充已经翻完,温言和冷雪都有了一种要接近事件真相的感觉,可是似乎又差点什么关键的线索。温言又开始翻看着现场的记录。 “不好意思,我必须打断一下。这是哪里发现的。” 温言翻到了其中一张照片,突然间语气凝重了起来。赵武和冷雪望向他手中,照片里是一个躺在烧焦抽屉里的金属手镯。冷雪发现上面清晰的图案似乎有些眼熟,是...手铐和皮鞭!她猛地抬头,正好对上了温言炯炯有神的目光。 赵武并没有意识到两人此时的震惊,“啊,这个手镯是在赵问远的办公室桌子抽屉里找到的。” 神秘的图标,一对手铐和一条皮鞭。 温言和冷雪几乎是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两人的目光再次相对,同时开口。 “我想我明白了。”[/p] [align=center][color=silver]附图2、3、4、5:四个楼层分别的平面图[/color] 143-2.png 143-3.png 143-4.png 143-5.png [/align]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题目线索还原案件真相。 注:冷雪、赵武与温言视为侦探人物。[/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0663-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11-20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43 期谜题答案以及 144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18: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b]修改记录[/b] 2020年11月11日 18:45:31 [quote]货车发动钥匙则是由高肃离开时交给警卫亭保管。[ins]货车车门现在还是用钥匙锁上的状态。[/ins][/quote]
|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20: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5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0-11-20 20:04:1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占楼。
| 发表于 2020-11-20 20: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好的我记住这个藏书家了{:alu61:}
| 发表于 2020-11-20 20: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我崩了,我不懂还可以这样玩{:alu92:}
| 发表于 2020-11-20 20:18:42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他们在sm的时候,把鸥搞死了,所以,才要放火……
  • Tesla10 2020-11-20 21:41 说:

    那个啥,我想问下,环和表带的痕迹不一样的吧?
  • 宸少Chance 回复 Tesla10 2020-11-20 21:43 说:

    题目里没明确说是环还是表带
| 发表于 2020-11-20 20:24:4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两口子不是感情不好吗?不好还能戴情侣手镯?那可能我理解错貌和神离的意思了。 那么大个男的还能戴情侣手镯,也是真爱呀!
  • 名偵探小品 2020-11-20 20:26 说:

    貌合神离,汉语成语,拼音是mào hé shén lí,意思是表面上关系很密切,实际上是两条心
  • 0119 回复 名偵探小品 2020-11-20 21:46 说:

    都说我理解错了啦,就是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 发表于 2020-11-20 20:27:40 | 2020-11-20 20:34编辑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题目很有意思,虽然我还是更加偏向于凶手和抛尸者是两个人。 其实一开始我是直观的将张衡写成了凶手,但是后面被赵问远办公室门发出的声音给困扰了,于是就改了。 我答案里的“猛狮”本来是指张衡的。。。
  • 宸少Chance 2020-11-20 22:03 说:

    嗯,我个人认为不是同一人所做算是次之的答案,但是几乎每道没限定凶手个数的谜题都可以用所有人都是凶手或帮凶解释,我感觉即使两种答案没有优劣之分,凶手帮凶越少越好
  • lochid 回复 宸少Chance 2020-11-20 22:15 说:

    我觉得其实这道题凶手不是非常重要,推理点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宸少和星君能写出这样的题是很厉害了)
  • 宸少Chance 回复 lochid 2020-11-20 22:24 说:

    感谢抬爱
| 发表于 2020-11-20 20:35:5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赵的手腕有佩戴手镯的痕迹,但是夫妻关系这几年就不好了,他应该早就不戴那个镯子了吧{:alu23:}
  • 0119 2020-11-20 21:46 说:

    貌合神离,貌合神离
  • L\'orpheline 回复 0119 2020-11-20 22:49 说:

    又是一个小细节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