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6841|回复: 34

[每周谜题] 第137期谜题《房客》(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5-29 20: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37期谜题《房客》[/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8704]影子の手法[/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tuilixy-pic.oss-cn-shanghai.aliyuncs.com/android/mm/137-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quote]正复为奇,善复为妖。[align=right]——题记[/align][/quote] [maintitle=s1][b]序[/b][/maintitle] [p=30, 0, left]三月已然接近尾声,严冬已经过去,正值万物复苏之时,夕阳余晖下,拖着疲惫身躯回家的工薪族中,夹杂着三三两两戴着大口罩散步的大爷大妈。沉寂许久的文澜巷巷尾的那家茶记小吃店内亮起了暖橘色的光,老板关茶蹲在门口喂那几只被城市遗忘的小野猫,斜对角吾稻醍奶茶店的黑哥拎着一打啤酒来找关老板蹭两粒花生米。另一边,巷头杂货铺的谭姐推着小推车来送货,旁边还跟着背着书包的小初初,当然,并不是拉她出来玩,而是监督她继续上补习班的网课。 关老板起身去搬小车上的食材,瞥见路灯下走来一个提着包溜达的小胖子,待那人走近打招呼,方认出那是许久未见的档案室小警员肖浪,看来今晚的花生米和浓汤要多备一点了。[/p] [maintitle=s1][b]一[/b][/maintitle] [p=30, 0, left]待于店中入座,肖浪点了她最喜欢的牛肉拉面和土豆泥,在犹豫了很久之后咬了咬牙多点了份加肉和一个茶叶蛋,黑哥从消毒柜里拿出四个杯子,倒了两杯啤酒和两杯大麦茶摆好,谭姐把货物全部清点完后,端着一盘油炸花生米坐在了肖浪旁边。很想听故事的小初初只能撇着嘴拿出了iPad和习题集,点开了某教育APP,戴上耳机开始上远程名师一对一的昂贵补习班课程。 “好久不见啊!我可想死你们了~”肖浪捧着热茶笑眯眯向他们示好,“过年到现在我都没有休息过,这工作周期都快成996了。” “不要为了炫富就吃茶叶蛋,这个点的茶叶蛋口感变得很差的。老关,给她换成白煮蛋。”谭姐对着后厨喊了这么一句,转头对小初初说:“你就老老实实上你的课,你知道这个网课多贵多难抢么?可不要辜负妈妈的一片苦心哦。” “害,这不是最近太闹心了么!”肖浪单手撑着脸拿出手机划拉着,低声说“前段时间某个晚上那声爆炸声你们听见没?” “你说的是9号秋鼓巷那边青年公寓的那个?”黑哥回想了一下:“那不是出租屋小年轻做饭忘记关煤气,外卖小哥送外卖按门铃的时候直接引爆了。” “可以啊,不愧是你,黑哥,真就啥新闻都能章口就莱。”肖浪抿了一口茶,“不过还是有些和事实出入的地方,那天晚上实际上是发生了燃气泄露导致的爆炸事件,当时二楼一间出租屋里面住了5个人,房间位置离厨房比较近的一对小情侣和一名在读博士因为吸入大量燃气,情况比较严重,好在前两天都醒过来了。其次是住在阳台隔间的小主播,因为她职业需求,所以在房间贴了大量的隔音棉,还在边边角角贴了绝缘条,起到了很好的隔绝效果,没有吸入有毒气体,但是爆炸瞬间她房间门上的玻璃直接震碎了,她的手和胳膊被划了很多口子,脸上也有轻微划伤,不过人没失去意识,还用手机报了警。最幸运的应该是住在次卧的一个考研学生,她习惯睡前开窗,加之她床上有支蚊帐,所以房间内燃气浓度不高,门上的玻璃炸开有蚊帐挡着,所以她基本没事。” “那个主播是斗猫的那个‘乔罗罗’吗?”黑哥似乎想到了什么,“前段时间那个直播间突然黑屏,看来应该就是她家炸了,房管还说是她家停电了。现在一想,怪不得她那么拼的全勤小主播这都好几天没开直播了。” “黑哥你怎么这么熟练啊。”谭姐斜瞥了他一眼。 “我好歹也是当年的斗猫三哥,就算是退居二线也是关注着这群后辈的发展的。”黑哥盯着手中捏起的两颗花生米,“这不多年鲜肉熬成腊,现在看淡红尘,在此隐居。” “话题扯远了啊,快听我继续和你们说案情。” 夕阳悄然隐匿进地平线,晚霞在余晖的渲染下红得发紫,挂在西边的天际,虽是绚丽,在这谈话之间不出半刻,便也被黑夜的墨色遮掩,缀在其中的星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是时入夜了。[/p] [maintitle=s1][b]二[/b][/maintitle] [p=30, 0, left]“所以,这个案件有什么特殊之处吗?”谭姐剥了两瓣糖蒜放在面前的小碟子里,“是小情侣殉情误伤别人还是那个博士压力太大一时想不开?” “这不好说,根据对他们的人际关系调查来看,小情侣虽然经常有些小打小闹,但是其实关系一直很好。那个博士姐姐张穗压力倒是挺大的,她的毕业论文已经拖三年没过了,导师和签约公司都在催,这不马上又要答辩了。听说她去年六月中旬为了论文,在一个周五末的饭局上帮导师挡酒,半夜回去的时候直接就在楼梯上吐了,走一路吐一路,都快到租房了还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就一个人躺在楼道里,见到来人还耍酒疯,见人就打,好像还.....”肖浪抿了一口茶,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便转移话题继续说道,“另外,黑哥你的消息不太准确,因为当时还在全民隔离时期,外卖小哥是把东西放在楼下,然后打电话通知客户去拿的。根据外卖平台提供的信息显示,当时那份外卖的收货人是张穗,电话留的是隔壁大妈何秋的手机号。” “咋?连外卖都懒得拿了?”黑哥调侃了一句,“你们还查到些什么?” “那个注册账号的绑定手机号是那种报刊亭就能买到的SIM卡,IP地址和这间屋子的公共WiFi地址符合,根据后台记录上的终端设备信息,同屋子里租户的手机都不相符,最后我们在阳台下面的垃圾桶那边翻到一个有点像闲鱼上交易过n手的山寨组装机,和这个信息匹配上了,不过很可惜,上面的指纹被擦的很干净。何秋和张穗的关系,还算是可以吧,张穗偶尔会有偿辅导一下何秋儿子马飞舟的化学。” “张穗也不是专业的老师,何秋这样放心吗?前段时间隔离,网课不是很火吗?她没给儿子报吗?”谭姐提问。 “马飞舟已经高三下学期了,在准备一个化学竞赛和自主招生,那种竞赛辅导的专业级的辅导老师太难找了,听说之前她好不容易找到过辅导老师,但是隔壁声音一直很大,加上这房子隔音也不好,听课效率一直不太高,她都去吵过好几次架了。后来她了解到张穗刚好是化学专业的,在她百般恳求下张穗也算是应承下来了。” “既然他们经常扰民,那个考研的学生怎么还会住那里啊?”谭姐继续问。 “她叫易晓琴,选那里大概是因为房租便宜吧。那房子算是附近最便宜的一家了,而且人家白天都去图书馆学习,租房就是为了逃避舍友。听她的同学说,她和舍友关系不好,她们有的晚上连麦游戏,白天不起,还经常说易晓琴早起洗漱打扰到她们了,易晓琴也不愿和她们纠缠,就干脆搬出来住了,至少在这边她能按照自己的作息生活。”肖浪把手机放在桌上,给他们展示户型图,“主卧是600一个月,次卧和阳台隔断是500一个月,客厅隔断是450一个月,水电按人头平摊。因为房租便宜,所以房东要求一次签一年的合同,押一付三。” 黑哥拿起手机查看了那周围的租房价格,提出疑问:“我瞅着这房间面积也不小啊,设计也很合理,而且秋鼓巷位置地理位置也不错,怎么租金这么便宜?”。 肖浪皱着眉头回答:“那房子我去过,隔断把客厅的阳光都挡住了,整个房子都阴沉沉的。还有就那毕竟是出租屋嘛,卫生条件你们都明白。” 话音刚落,一股令人食指大动的浓汤香气飘了出来,只见关老板端着一碗牛肉面和一盘秘制五香水煮花生快步走来,肖浪迫不及待地喝了口面汤,身心总算是暖过来了。缓了缓神,现在人到齐了,她理了理思路开始继续叙述案情。[/p] [maintitle=s1][b]三[/b][/maintitle] [p=30, 0, left]“现场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物证吗?”黑哥划拉着手机询问。 “这不好说,能找到的东西除了凶手谁知道有没有用呢?”肖浪吸溜一口面条,边嚼边吐槽,“又不是拼图,每一片都要用上,警察能做到的就是把收集到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而已。如果知道真相了,就不用连加这么多天的班了。” “深入调查后有什么新的发现?”关老板从柜台上端来一盘五香瓜子,落座之后看了看户型图继续问,“说说厨房的情况吧,既然是煤气泄漏,他们没装一氧化碳报警器吗?其他房间当时没有火星子吗?” “听我给你们捋一捋啊,事发的时间是三月九日凌晨一点半左右,有人在快一点的时候订了一份外卖,半小时后一个外卖小哥拿着外卖送到秋鼓巷97号青年公寓,将东西放在公寓指定的外卖点之后离开,并打电话通知客户.虽然接电话的何秋很奇怪,但是他讲清收货人是张穗之后,何秋以为是张穗填错了电话,于是下楼取走了外卖,当她按了门铃时电火花直接引起了燃气爆炸.房子是防盗门加木门的设计,那个门的隔音防盗效果很好,不过那也是十多年的老房子了,门的各处难免有些老化.当时只关了防盗门,木门是敞开的,所以当时爆炸直接炸飞了防盗门,何秋被直接撞到地上,导致头部受伤,肋骨也崩断了两根,其他部位有擦伤.她昏迷了一整天,醒来之后接受了警察的问询,从通话记录和楼道外卖处的录像看,至少她取外卖那部分并没有说谎.”肖浪又吃了两口面,“一氧化碳报警器有啊,[color=red]就在厨房里。根据房客们的叙述,原本是挂在厨房东侧的隔断板上,但是里面没有装电池。[/color]不过我们在楼下那个垃圾桶里找到一个摔坏的报警器。” “张穗晚上不开手机吗?”谭姐问. “对啊,不止张穗,那对小情侣是晚上睡觉关手机,我们查过他们手机的开机信息,他们的证词确实属实。”肖浪嚼着面回答说,“易晓琴也是,起床直接用那种装电池的普通闹钟.” “继续说说厨房的情况吧.”关老板将手机推给肖浪. 肖浪拿起手机,打开备忘录查看,“燃气泄漏啊,初步调查发现厨房的燃气管被咬了个豁口.我给你们讲,他们那个厨房是真的脏,门上半部分的玻璃就只身一半了,开关门还‘哐哐’响,声音整个房子都能听到。还有啊,厨房里面都是发霉的味道,我看到他们粘鼠板上有刚刚死没多久的还有快成干尸的老鼠的尸体呢!” 她摇了摇头,企图把那个场景从脑子里抹去,继续说:“橱柜上都是那种黑色的油污,抽油烟机也是坏的,灶台上面放了挺多东西,什么电饭锅,豆浆机,没吃完的外卖.爆炸过后,其他还好,尤其是那盒吃剩的塑料盒封装好的外卖,那里面的米饭真的是炸了满厨房都是,什么橱柜,热水管,燃气管,水池里到处都沾了米饭,真就黑暗料理现场.” 肖浪突然压低了声音,“不过事情远不止此,知道这套租房为什么那么便宜吗?其实是有原因的——以前里面死过人。”[/p] [maintitle=s1][b]四[/b][/maintitle] [p=30, 0, left]“那还有人敢住进去?胆子这么肥吗?”黑哥喝了口啤酒想了想,“怪不得合同要签一年的,死过人还做成隔断房,这房东很勇哦?” “你可快憋说了,再说就过不了审了!我们是新时代社会主义接班人,要讲科学的,晓得不?再者说,只要房租够便宜,肯定就有人租呗。反正房东早就把本收回去了,与其闲置,不如低价出租,能挣一点是一点。而且,隔断早就做了,原来那个房客就是在张穗现在住的客厅隔断房间死的。”肖浪端起碗咽下一大口骨汤,一脸享受地回味着其中滋味,夹起旁边小碟中的糖蒜嚼起来,“现在的住户们都是知情的,除了那个主播杨燕,其他几个人还经历过原来那个租户的自杀呢。” “这房子合着还能吃人不成?”谭姐不禁调笑道,“不过这种阴郁的气氛加上脏乱差的环境,确实会很压抑,迫不得已租这种凶宅的人想必生活也不会太顺利,这时间长了积压了多少负面情绪也说不定。” “谭姐说的对。害,不过谁又不是被生活暴揍的人呢?”肖浪撇嘴耸了耸肩,摊着手,转头问邻座的黑哥:“过气带主播对‘沉瑜落雁’这个账号有印象吗?‘瑜’是王字旁表示玉器的那个‘瑜’。” 黑哥听到这里脸色凝重了起来,问了一句:“是那个写同人文的太太?之前她自曝要烧炭自杀,不过这事后面就没声儿了,当时还以为她是退圈了,按照你这意思那个死的租客是她。” “对,不过你们圈子的瓜我理不清楚,要不黑哥你给我们讲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事要从去年,也就是18年六月说起了。‘沉瑜落雁’是当红一线明星戈水和叶逝的cp粉丝,她平时也有写小短篇的爱好,就用爱发电写了个拉郎配的同人文放自己个人空间里和小姐妹们‘赏析’,在设定和剧情上车速有点快。不过她也很谨慎,给自己的空间上锁,仅好友可见,列表里多是二次元的好友连面都没见过几次的。她的三次元社交很薄弱,收货地址也填的是宿舍,不过她对自己私人领地意识很强,也有些自闭,从来不会让人去她的房间,她也从来不发照片在社交网站,但是她的闺蜜好朋友们也并不会介意。不过,也不知道是谁把她的文里面部分不过审的段落截图,带着她的账号信息发出去了,结果被那俩爱豆的一些不理智的粉丝看到了,于是对她进行了人身攻击,立马就有人人肉出了她的详细信息连她住在哪间屋子的客厅隔断房间被曝光出来。这帮人还天天给她和她周围的人发乱七八糟的谩骂信息,她当时道歉也没用。去年六月十六号周六凌晨,她突然在平台上发了类似遗书的消息,大概意思说是要以死谢罪,希望大家不要再打扰她身边的人了。起初大家都以为是‘狼来了’的虚张声势,不过后来她朋友发现联系不到她就马上报警,后来她发表了退圈声明,那个账号再也没有更新过任何信息,有人猜测她换了其他号,不过当事人都没回应过,久而久之,这件事也就过去了。”黑哥叹了口气,“一个追着不放,一个钻牛角尖,解决问题的方式也都有些极端了......本都是应该好好念书的年纪啊,可惜。” “这样,现在所有租户的关系就全串起来了,‘沉瑜落雁’原名陈瑜,张穗是她同一社团的学姐,纪书和陆妤,也就是那对情侣,是她的同班同学,杨燕和易晓琴是她的学妹,另外,杨燕就是当年那个报案人。”肖浪说。[/p] [maintitle=s1][b]五[/b][/maintitle] [p=30, 0, left]“我们能想到的东西,警察应该也不会想不到吧,又不是推理小说。”关老板微微一笑,“为了等我把你的面端出来,合着你之前都在兜圈子啊,你们还查到了什么?” “今日设定吐槽(1/1)~”肖浪吃掉剩下半颗白煮蛋,佐以浓郁的大骨汤,心底直呼妙啊,“我这不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清楚嘛,在找到这层关系之后,我们确实重新细查了一遍他们的时间线和现场证据,当然还有当年的那个案子。” “我记得当时看到过一个奇葩新闻,说是有个女孩烧炭自杀,大妈拦住准备破门而入的消防队,说他们声音太大了,吵到她儿子了。不过后续我还真没咋关注。”谭姐双眉之间皱出了个“川”字,“不会就那么巧吧?” “无巧不成书,然而这不就巧了么?”肖浪无奈摊手,“那个大妈就是何秋,后来解释说当时她以为又是那群年轻人没事找事,所以,唉...” “当‘狼来了’喊多了,难免会有质疑的人,不过,还是善良一点吧。如果怀疑可以不予理睬,但是请不要雪上加霜。”关老板单手撑着下颌,目光转向门外,似是看着更远的地方,“何秋也是被骚扰多了,正常反应,如果...不多说了,可惜没有如果。” “嗯,根据他们的证词,杨燕因为要晚上直播,那段时间她都是下午下课就直接买饭回租房,下午七点半吃完饭就开始直播了。张穗是九点回来的,十分钟洗漱完就回房间了,睡前去厨房把豆子泡在豆浆机里面,就直接回房睡觉了,那会儿大概是十一点。易晓琴说她铁打不动九点半回来,洗漱花了十五分钟,去厨房洗了个苹果就直接回房间了,复盘了一天的学习成果之后十一点睡觉。纪书和陆妤和平时一样,十点回到房间,洗漱完看了一会儿书,十一点就睡觉了。”肖浪吸溜了一口面,继续补充道,“因为洗漱间只有一个,所以他们都商量好了使用时间段。易晓琴有智能手环,手环显示她的睡眠时间基本属实。另外,他们的房门老化程度很高,而且上面还有装有玻璃,虽然下方有高约两指的空隙,即使这样开关门振动玻璃会发出很大的声响,声音发出的方位也好判断,所以根据他们证词中提到当晚听到的声音,以上证词基本可信。” “厨房门晚上关着么?”谭姐提问。 “嗯,因为厨房有老鼠。根据他们观察,老鼠一般半夜才出来,所以他们晚上要使用厨房的人会在离开前把厨房门关上,早上早起的张穗会去厨房准备早饭的时候会把门再敞开。毕竟要是连厨房门也关了,公共区域就真的很暗了。”肖浪翻看手机,“杨燕、纪书和陆妤晚上从来都不用厨房,从厨房门检测出的指纹也只有房东、张穗和易晓琴三个人的。” “根据那个豁口大小我们判断燃气泄漏到出事的浓度大概需要2到4小时,因为口子的位置在抽油烟机上,所以很难被观察到。”肖浪继续补充,“那个口子边的米饭都给爆炸压扁了,里面还渗进去了香油,看现场完我都不敢在厨房放剩饭了,那味道又香又臭,” “他们的房间和私人物品有搜到什么线索吗?”黑哥换了个思路,“或者说之前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都还算正常啊,房东在出事前一天去看水电表收水电费、检查屋子里公共设备的时候还吃了易晓琴在厨房做的饭,也没出啥事。我们还回看了杨燕当天的直播录像,从八点开始,她就唱唱歌,玩游戏,和粉丝聊天,定了个闹钟放在电脑后面,每到整点的时候会响,然后她会拿着手机在房间里随便找角度自拍,而且从背景音里面我们也通过音频解析出了其他人开关门的声音,视频全程本人出镜,没有剪辑痕迹和静态画面,她也和粉丝正常交流,包括她微博上拍照时间和照片内容也都符合要求。她电脑后面不在摄像头范围内的闹钟可能有点问题,本来说好是整点响,结果十二点五十的时候就响了,那个‘滴滴滴滴’的声音给我吓了一个激灵。这次她也和之前一样,站起来把那个声音关掉,并且走到窗边,右手手肘撑着窗台,以窗外的夜景为背景自拍。”肖浪喝了口茶,“再说张穗,她的房间很整齐,南边半面墙都是朝阳的大窗户,采光很好,外面有个伸出大概十厘米的露台,上面放了两盆多肉,虽然说她的房间、厨房和纪书他们房间的露台连着,但是那个露台的豆腐渣材质和宽度根本走不了人。他们一般都是去卫生间外的露台晒衣服。纪书和陆妤的房间也挺整洁,为了遮挡墙皮老化,墙上里贴了很多海报和手幅,包括:甲壳虫乐队,山海师,叶逝,死火海民工漫等等,看得出来他们俩爱好挺广泛的。易晓琴的房间就比较乱了,到处贴着单词和计划的便签纸,到处散落着各种辅导书。给你们讲个可怕的,她在床头柜旁边一个闹钟,桌子上一个闹钟,墙上还挂了个钟,三个钟连秒针走秒都是一致的,说是她从上大学起就一起买的,要不是看到挂钟的五号电池和其他两个装南孚五号电池的闹钟不一样是个杂牌货,我差点以为她是个无可救药的强迫症呢。” “别忘了何大妈。”黑哥提醒。 “何秋啊,她家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她住客厅,儿子住在卧室,和张穗的房间有一墙之隔。那个隔音确实很差劲,不过就租房陪读三年而已,就别要求那么多了,谁叫这是学区房呢。”肖浪突然想起来什么,“就当时陈瑜那事的时候她家没少被连累,那些个自诩正义的人往他们门口扔垃圾,还有从窗户往里面扔臭鸡蛋的。还收了不少的骚扰短信,他儿子那段时间还被同学排挤,可惨了。不过她人本心是好的,虽然有些蛮不讲理,但是面对当时还不认识的张穗,她不但帮忙把楼道里的呕吐物处理了,还让张穗在她家借住了一晚。好人有好报,她也就这样与张穗结识,帮自己的儿子请到了一个‘专业’老师。”[/p] [maintitle=s1][b]六[/b][/maintitle] [p=30, 0, left]“说说陈瑜当年的案子没提到的细节吧。”谭姐总觉得有哪一环缺了。 “当年的案子就当做是自杀处理的,警察当时敲门很久没有回应,纪书和陆妤说那段时间为了赶课题熬了好几个通宵,加上第二天是周末,他们准备好好睡一觉,于是睡前吃了安眠药还戴了耳塞,没有听到声音。易晓琴就不用说了,她从宿舍被室友打扰开始就习惯睡觉带着耳塞眼罩,起床靠智能手环当闹钟。破门而入的时候已经晚了,屋子的门窗紧闭,地板正中间是一个燃烧殆尽的炭盆,桌子上是亮着的笔记本,上面是word文档的遗书和不停闪烁的QQ,陈瑜面朝门侧躺在床上已经没气了。”肖浪想了想,补充了一下,“可惜是真的很可惜,她的遗书里大篇幅在为那件事道歉,最后说了希望不要把她的死公之于众,再给其他人带来不必要的伤害。能写出这些文字的人,本应该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啊,不就是写个文吗?连写作自由都没有了吗?世道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呢?” “不是哦,大浪,人们有写作自由,但是也要有写作的底线。”谭姐语重心长地说,“自由是相对的,没有约束的自由是危险的自由。她给了文章访问权限的约束,但是她在交友眼光这方面有些不佳。同理,热爱也是,病态的迷恋带来的终将会是无法挽回的悲剧。” “嗯,对不起,我的话有些偏颇了,我是对他们这些不理智的粉丝有先入为主的差评印象了,也是主观觉得陈瑜的下场太可怜了,家里人来不及赶过来,最后就只有杨燕这个学妹帮她收拾遗物。说来也可惜,她某宝订单里还有个只付了定金的小裙子,后面杨燕帮她付了尾款,说是留作纪念”肖浪继续吸溜她的那碗牛肉面,边嚼边含糊着说,“不过我还是觉得,陈瑜真的是好人。陆妤是她闺蜜,她看到他们俩租房手头紧,于是就介绍他们俩来这边租房子的。本来房东不想让多人租单间,陈瑜和房东软磨硬泡了好几天才让房东同意把房子租给他们。” “好人命不久矣,恶人贻害千年?”关老板叹了一口气。[/p] [align=center](下图为案发出租屋和隔壁何秋租房的平面图) 137-1.png [/align] [size=3][b]谜题篇结束,请根据文中信息还原案件。[/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05383-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06-05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37 期谜题答案以及 138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0-5-30 12: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b]修改记录[/b] 2020年5月30日 12:33:23 [quote]一氧化碳报警器有啊,就挂在厨房东侧的隔断板上,但是里面没有装电池,而且上面落了不少灰尘看起来已经有段时间没动过了。 改为 一氧化碳报警器有啊,[color=red]就在厨房里。根据房客们的叙述,原本是挂在厨房东侧的隔断板上,但是里面没有装电池[/color]。[/quote]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19: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0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0-6-5 20:04:2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完了,智商被碾压了......唉{:alu30:}
1 | 发表于 2020-6-5 20:07:1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生病了,没法把题答完... 真的很想把题答完啊{:alu30:}
| 发表于 2020-6-5 20:07:30 | 2020-6-5 20:10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答得还可以,这题其实很喜欢,很干净[::79::] 不过我理解错了题目中““一氧化碳报警器有啊,就在厨房里。根据房客们的叙述,原本是挂在厨房东侧的隔断板上,但是里面没有装电池。”这句话,我以为原本一氧化碳报警器就没有电池呢[::62::]是我自己的锅吧,本来有想到,结果看到这句话给排除了,以为就是个误导。 关于自杀是真是假,我觉得是真的也不是不可以。
  • kyuyo 2020-6-5 20:23 说:

    我也理解错了,我以为被压坏的就是厨房的那个
  • 影子の手法 2020-6-5 21:40 说:

    害,事实证明我的语言描述还是很辣鸡,dbq误导了,下次希望能写得尽量准确……
    另外,判定假自杀有很多个小线索:
    1.她没有选择跳楼割腕这种GG比较快的方式,而是买了盆和碳,关了房门,这种漫长的死亡方式。
    2.她在遗书写了不希望大家知道她自杀,但是又在微博上公开声明自己要自杀。有些矛盾,当然也可以解释为精神错乱或者临时后悔。
    3.比较关键一点,小裙子。jk裙从下定金到收获短则几月,长则一年。一个决定自杀的人,还把购物战线拉这么远,实在是比较矛盾。
    以及,最重要的,感谢vt君对这道题的喜爱~(这条五毛
| 发表于 2020-6-5 20:08:2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挤时间答了一次题 感觉好像没差太远{:alu32:}
| 发表于 2020-6-5 20:10:2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完美地答对了其中的一个错误答案{:alu55:}完全被吊锤了一顿{:alu78:}难受,究极难受{:alu97:}
1 | 发表于 2020-6-5 20:13:5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没有答完,但是大郎这题我还是很喜欢的!
| 发表于 2020-6-5 20:17:5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思考 虽成绩少 但小确幸 后 会努力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