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2469|回复: 73

[每周谜题] 第154期谜题《猫面武者的亡灵》(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1-4-30 19:59:56 | 6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54期谜题《猫面武者的亡灵》[/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5366]仙梦天霖[/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54-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p=1, justify][i]古书云,猫染地煞之气,可成人之形体,然其容甚鄙陋,常以猫形面具蔽之,遂为猫面人也。猫面人性凶残嗜血,常配刀于腰间,好食人头,遇之速避。[/i][/p] [p=1, justify]这是在民间流传的有关猫面人的传说,不过在本天师看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信度了,毕竟对于妖来说,只要能拿到一个人的哪怕是一根头发就可以完美还原这个人的相貌。[/p][p=1, justify]你没有看错,这个世界是存在妖怪的,而我,唐初雪正是一名光荣的天师,负责捉拿那些兴风作浪的妖魔鬼怪。[/p][p=1, justify]然而...这个看似光荣的职业并不能为本姑娘带来哪怕是一文钱的收入,由于打着天师的旗号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太多了,我这种真货也没人信了。来到金陵都快一个星期了,本姑娘一单生意都没接到,再加上这里是梁国国都,东西贵得让我怀疑人生,不出几日我便彻底身无分文。好在大秦铁骑十分及时地挥兵南下,物价下调让我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p][p=1, justify]紧接着,我便迎来了天师生涯的第一案——[/p] [maintitle=s1][b]一、[/b][/maintitle][p=1, justify]大秦太初二十年三月二十九,金陵。[/p][p=1, justify]一场毛毛细雨宣告着春天的来临,雨滴敲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街道上依旧有不少行人结伴而行,路边也有不少店铺生意兴隆,甚至背后那座高十余丈的城墙也毫发无损,如果不是城内有几面大秦的旗帜,很难想象这是被攻占的国都。[/p][p=1, justify]穿过朦胧的烟雨,一座辉煌气派的府邸在我的视线中变得愈加清晰,朱红色的大门上方支着一张巨大的门匾,漆黑的底色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高府。[/p][p=1, justify]梁朝开国将军高平海的名字我是听过的,他在灭亡南越的战役中取得了不朽功勋,从他的儿子开始,高氏弃武从文,连续三代都官拜相国,当今家主高怀仁更是一代名相,桃李遍布整个朝堂。其膝下有一子,为人仁爱宽厚,曾写《七国论》一文,文中 “诸国兴亡百姓皆苦,兵戈之事最是苦百姓,唯有天下一统,百姓方可安居乐业。”一句名震天下。[/p][p=1, justify]只不过如今一统天下的是轩辕家的大秦,这位大梁的相国又何去何从呢?[/p][p=1, justify]我轻叹一声,这便要看轩辕氏的意思了,听闻大秦皇帝轩辕羽广纳四海贤士,想必也不会亏待了这位高相国。更何况这位相国还是与大秦签订合约的使者,想来也不会像西凉、西蜀、东魏那几位因死守名节而被举家流放岭南,后代永生永世不得为官的相国一样不识抬举。[/p][p=1, justify]门前,一位看起来比我年龄稍长的小姐姐正仔细打量着我,看这身装扮应该是府里派来的丫鬟,只不过似乎在怀疑我的身份。[/p][p=1, justify]我拿出腰间的斩妖令牌,这可是一名天师最重要的东西,它既是天师身份的证明,也是探寻妖灵的宝具,哪怕是身无分文也不能把它弄丢了。[/p][p=1, justify]虽然…斩妖令牌遇到三步距离以内妖气的时候会泛起浅蓝色的光,看起来与西域的昆仑玉并无半点差别,若是假装成昆仑玉确实能卖个好价钱,只不过这昆仑玉十分稀有以至于被大秦垄断用去制作皇子的腰牌以及皇女的玉佩,除了大秦皇室没人敢用,我就算能以假乱真也卖不出去。更何况要是让阿水师姐知道我把斩妖令牌卖钱了,我这辈子就别想回千花谷了。[/p][p=1, justify]斩妖令牌上泛起了浅蓝色的光晕,这是接触到妖鬼之气的征兆,看来高府中果然有妖鬼作祟。[/p][p=1, justify]废话,不然找你来干嘛。 [/p][p=1, justify]“唐先生是吧,快快请进,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即使看到了斩妖令牌,她依旧对我的身份持怀疑态度,似乎不相信我这个看起来比她还小几岁的小姑娘居然会是一个法力无边的天师。[/p][p=1, justify]我一头黑线:“先生...”[/p][p=1, justify]一番对话之后,我得知她叫小溟,是府里的丫鬟。[/p] [maintitle=s1][b]二、[/b][/maintitle][p=1, justify]高府的内部虽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样的气派,但也不失当朝相国的身份。只是因为大秦军队进城,府里的下人遣散了一大批,只留下了几个在高府呆了七八年的老人,偌大的庭院有些空荡荡的,颇有几分人走茶凉的味道。[/p][p=1, justify]“小溟,你来高府几年了?”望着府里其他年近半百的佣人,这位和我差不多岁数的女孩似乎有些违和。[/p][p=1, justify]“大概...有八年了吧。”小溟仿佛在诉说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我本是徐州人氏,小时候南越和东魏打仗,父亲死了,我跟着母亲一路逃到了金陵,高先生好心收留了我们母女,我便在府里当了丫鬟。”[/p][p=1, justify]我心头一紧,同样是十岁,我在千花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却早早就见识了战争的残酷。自从170年前天翎皇朝覆灭,战火遍布神州大地,像她这样因为战争流离失所的孩子不知有多少个。[/p][p=1, justify]好在如今大秦一统天下,百姓们盼望了许久的太平盛世已经近在眼前。[/p][p=1, justify]走过蜿蜒而又漫长的小路,我终于见到了高府中的第二个人——一位赤着上身,对着好几个木人挥舞木刀的精壮汉子。[/p][p=1, justify]汉子架起长刀,直刺,横扫,斜劈,斜上挑,这一整套刀法虽然只有这四个简单的动作,却使出了撼动山河的气势。[/p][p=1, justify]只可惜,汉子似乎不是很会掌控力道,怪力直接把木人震得四分五裂,刀刃却不曾切入木头半分。[/p][p=1, justify]“书生,别练了,快去跟老爷通报一声,就说是唐先生来了。”小溟冲那汉子喊道。[/p][p=1, justify]书生应了一声,拎着木刀就急急忙忙跑向了内堂,连衣服都没顾上穿。[/p][p=1, justify]“这位...也是府里的下人?”我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甚至忘记擦去那一声“唐先生”带给我的一头黑线。[/p][p=1, justify]“啊不是,他是老爷的门生,叫易舒升。不是念书的那个书生,是舒舒服服升官发财的舒升。”小溟很认真地用蜀地口音给我解释两个发音的区别,虽然似乎不管在什么方言面前这两个词都是一样的发音。[/p][p=1, justify]我轻轻地擦掉额前的黑线。[/p][p=1, justify]谐音梗,要扣钱的。[/p] [maintitle=s1][b]三、[/b][/maintitle][p=1, justify]很快,我便见到了高氏的家主,高怀仁。[/p][p=1, justify]虽然已是花甲之年,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双眼却十分明亮,看起来很有精神。[/p][p=1, justify]入座之后,小溟和易书生很自然地退了下去。[/p][p=1, justify]我看向这位老当益壮的高老爷:“大人,关于府里有妖鬼作乱之事,还请详细说明一下。”[/p][p=1, justify]刚才用斩妖令牌试着和府里可能的人接触了一下,结果居然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染了不同程度的妖气,看来此妖也是十分机智,刻意在现出原形的时候通过接触的方式将自己的气息散布到了所有人身上,这样一来我便无法用斩妖令牌指认妖鬼了,现在的它不过是一个遇到人就会发亮的奇怪木牌而已。[/p][p=1, justify]“唐姑娘切莫心急,待老朽慢慢道来。”老爷抿了一口茶。[/p][p=1, justify]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听他细说。[/p][p=1, justify]终于能有个正常点的称呼了。[/p][p=1, justify]半个月前,大秦军队渡过长江,剑指金陵。[/p][p=1, justify]而此时的梁国国势衰微,虽然仍有四十万的兵力,但在势如破竹的大秦铁骑面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而大秦虽然有百万大军围城,但是北方边境已经受到了北燕和高句丽联军的攻击,势必不能在这里耽误太长的时间。[/p][p=1, justify]梁国皇帝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他自然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于是朝内的文武百官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死战到底,另一派主张暂且投降,他日东山再起,两派争论不休,谁也不肯让步。最终,事关一国命运的决定权落到了高怀仁手里,毕竟满朝文武有一大半是他的门生。[/p][p=1, justify]此时,大秦的西线军队已经横扫江南,与东线军队会师金陵,百万雄师将金陵围得水泄不通。局势已经刻不容缓,只要大秦皇帝下令攻城,无论如何八朝古都会被夷为平地。[/p][p=1, justify]看如今依旧繁华的金陵城,我们不难猜测当初高怀仁作出的抉择。[/p][p=1, justify]但是在高怀仁准备携文武百官出城受降的前夜,他遇到了刺客。[/p][p=1, justify]当时高怀仁写好了合约,正在府中散步,谁知一位头戴猫头面具的青衣剑客从天而降,长刀直刺高怀仁的面门。[/p][p=1, justify]高怀仁自然是不怕的,拔出刀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位刺客。[/p][p=1, justify]“等会儿。”我险些把嘴里的茶喷了,“大人,您...您老人家...亲自解决了猫面武者?”[/p][p=1, justify]这剧本拿错了吧,说好的弃武从文呢?[/p][p=1, justify]“唐姑娘你有所不知。”高怀仁有些无奈地笑笑,“我们高氏虽说是弃武从文,但也不是完全不习武,不然你以为书生练得那套刀法是谁教出来的?姑娘若是不信,老朽亲自与你演示一番便是。”说罢,他把腰间那只有半柄刀长的短刀放在桌上。[/p][p=1, justify]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您老人家有这般武功还找我来干嘛呢。[/p] [maintitle=s1][b]四、[/b][/maintitle][p=1, justify]高怀仁抿了一口茶,开始继续讲府里的怪事。[/p][p=1, justify]谁也未曾想到,那隐藏在猫面背后的面容竟有数道狰狞的刀疤,十分地骇人。[/p][p=1, justify]虽然猫面武者至死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事情的真相想必诸位也能猜个十之八九,这位猫面武者大概是得知消息的主战派,所以采取了极端的方式前来威逼高老爷下令抵抗。[/p][p=1, justify]可惜他不惜一切前来求死,却不能死得其所,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p][p=1, justify]高怀仁将这位猫面武者安葬在了高府后面的竹林中,并收起了他的遗物。[/p][p=1, justify]本以为一切都已了结,不曾想这猫面武者阴魂不散,那天以后就有传言说在高府中看到了猫面武者的身影,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什么青面獠牙三头六臂都给扯出来了,高怀仁颇感无奈,便派人请天师来去一下府里的煞气。[/p][p=1, justify]“那请问大人您相信是猫面武者的亡灵在作祟吗?换句话说,您亲眼见过这猫面武者的亡灵吗?”我有些不满,搞了半天原来还不确定有没有鬼啊。[/p][p=1, justify]“若是不信,还请唐姑娘来作甚?”高怀仁无奈地笑笑,“猫面武者入土之后的第一夜,我曾看到外面的竹林中有个身穿青色衣衫的身影一闪而过,再去追时已是不见了踪影。我觉得奇怪,回来看时,被我保存起来的那具猫面竟不翼而飞。”[/p][p=1, justify]我皱紧了眉头,这猫面武者莫非是真的阴魂不散?大千妖鬼谱上可不是这么说的,灵魂离体三日不归地府则魂飞魄散,这都过去十三天了,就算是执念最深的怨鬼也该魂归地府了,他是怎样做到灵魂还存在于世的?[/p][p=1, justify]莫非是死无归所成了野鬼吗?那我就只能给他一个痛快了。[/p][p=1, justify] “无妨,交给我便可。”我站起来便朝门外走去。[/p][p=1, justify]站在庭院中央,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双手开始飞快地结印。[/p][p=1, justify]一道道翠绿的波纹在我的脚下散开,原本坚硬的路面却像是变成了一片湖泊,一圈圈翠绿的波纹越扩越大,一直延伸出高府门外三步远,最终形成一圈淡青色的结界竖立在高府的周围。[/p][p=1, justify]“唐姑娘,这是...”书生看到这一幕也停下了手中的木刀。[/p][p=1, justify]府内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睁大双眼看着这一幕。[/p][p=1, justify]天谴虚灵,妖鬼禁通。[/p][p=1, justify]虚灵道,人可自行出入,妖鬼却无法通过。[/p][p=1, justify]随后,我从衣袋中取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铃铛,轻轻地摇了摇。[/p][p=1, justify]铃铛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响声,虽然庭院内众人平安无事,但是铃声却在虚灵道上掀起惊人的波澜。[/p][p=1, justify]镇魂铃,铃响,鬼灭。[/p][p=1, justify]随后,青色散去,虚灵道变成了肉眼看不见的透明色。[/p][p=1, justify]这一下,那亡灵便无法侵入高府了,他此时若在高府外的竹林里,有虚灵道挡着他自然是无法再进来了,若是在高府内,怕是已被镇魂铃当场镇杀。若是妖怪作祟,它在虚灵道内能完成人妖之间的转换就已经十分费劲了,更不用说什么施展妖术了。[/p][p=1, justify]至于为什么不直接斩妖,就要涉及到我们这一行的职业道德了,这妖怪只是假扮亡灵作祟,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只能让这种小妖现出原形,然后带回千花谷让他接受教化,不可直接取他性命的。[/p][p=1, justify]收起镇魂铃,我突然听到了一阵爽朗而清澈的笑声:“想不到这位小姐竟有如此神通,典某领教了。”[/p][p=1, justify]我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准备看看是哪来的登徒子这般无礼。[/p][p=1, justify]我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哥哥,只不过这穿着一看就不像是平凡人。[/p] [maintitle=s1][b]五、[/b][/maintitle][p=1, justify]“典公子?”书生似乎认识这个人。[/p][p=1, justify]“好久不见了,易先生。”典公子谦逊地笑笑,随后看向我,“方才典某看小姐施展神通时看入了迷,本无意冒犯,还望小姐海涵。”[/p][p=1, justify]看你态度如此诚恳,本姑娘便给你一次机会。[/p][p=1, justify]我轻轻点头,随后戳了戳身边的小溟:“这典公子是什么人?”[/p][p=1, justify]“这典公子是霆雨司的著名捕头,是大少爷的结义兄弟也是唯一的朋友。”小溟回答,“两年前他刚出现在金陵就和少爷一起解决了一桩持续了20年的悬案,因此名震大梁。当时两人还将一把刀从刀身正中间折为等长的两段做成两柄短刀,两者各取一段作为信物。话说老爷三天前好像去过霆雨司一趟来着…”[/p] [align=center] 154-1.jpg [color=silver]上图画线部分表示刀断裂的位置 此时后半段由于尖端没有开刃无法进行穿刺[/color][/align] [p=1, justify]我眉头紧锁,霆雨司在梁国的地位相当于天翎皇朝的六扇门,霆雨司的头领...好像是主和派人士,莫非这典公子是来和本姑娘抢生意的?[/p][p=1, justify]一想到这里,我便对这位典公子充满了敌意。[/p][p=1, justify]“典公子,久日不见,可否让洒家看看你的刀法有没有长进?”书生笑着拿起木刀,已经摆好了架势。[/p][p=1, justify]“易先生想要切磋,典某自然乐意奉陪了。”典公子笑笑,挑起一把木刀,随后便是一记精准的下段危。[/p][p=1, justify]早有防备的易书生将刀向上一挑,成功挡开,随后便是一个势大力沉的斜劈。[/p][p=1, justify]典公子将刀轻轻一架,借着这段力后退了几步,反身一个跳劈扑了上去与易书生缠斗在一起。[/p][p=1, justify]仔细观摩了一番,我算是看清了这两人的路子:[/p][p=1, justify]比起易书生那套势大力沉的刀法,典公子的刀法走的是那种比较机灵的套路,更多的是通过观察来寻找对手的破绽,利用精准的直刺和跳劈来一击制敌。[/p][p=1, justify]我看向典公子带来的两把佩刀,虽然两把刀都并未出鞘,但是从外形上也能看出两把刀的区别:那一把笔直的长刀显然就是霆雨司的专属直刃佩刀,对于突刺和直劈来说是绝佳的利器,因此此类刀大多用于破击敌人的护甲和斩断敌人的武器。而另外一把弧形刃的刀,则更适合上挑、斩击以及切割。[/p][p=1, justify]只不过,那柄象征着两人兄弟之情的短刀好像并没有被典公子带在身上。[/p][p=1, justify]就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另一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典公子充分利用了易书生力量有余技巧不足这个弱点,卸掉了他不少力道,最终抓到机会一击制敌。[/p][p=1, justify]想到典公子来此的目的不明,我顿时对他产生了万般的戒备。[/p][p=1, justify]带着我们四人在大堂中就座后,高怀仁还是像刚才一样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就连身为丫鬟的小溟也不例外。看来这逢人必给一杯茶的“一杯茶相国”还真是名不虚传。[/p][p=1, justify]“典公子上次光临高府已是三个月之前,如今来此不知所为何事?”高怀仁看向典公子轻声问道。 [/p][p=1, justify]哪知道典公子直接走到高怀仁面前单膝跪地:“典某无能,没能保护好令公子,特来此请罪!”[/p][p=1, justify]“你说什么!”高怀仁瞪圆了双眼,“献生他...”[/p][p=1, justify]“前几日,我等一同去追查反贼残党,不曾想我等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令公子孤身一人深入敌营,尸骨无存!”说到这里,典公子已经泪如雨下。[/p][p=1, justify]我看着泣不成声的典公子,心里对他的成见削减了许多。[/p][p=1, justify]高怀仁此时却是面无表情,两眼无神地站起。[/p][p=1, justify]“能为国捐躯,是犬子的荣幸,不怪你,不怪你。”高怀仁扶起了典公子。[/p][p=1, justify]“多谢大人。”典公子带着红红的眼圈站起身来。[/p][p=1, justify]“在座的诸位可否答应我一件事。”高怀仁站起来看向众人,“今夜请住在老朽家中,明早一起为犬子送行。”[/p] [maintitle=s1][b]六、[/b][/maintitle][p=1, justify]为了准备给高公子送行,府里上上下下忙成了一团,颇感无聊的我便开始在高府中闲逛,高怀仁给了我他的腰牌,我可以凭借这个腰牌自由出入高府中的所有地方。[/p][p=1, justify]想起高公子不由得觉得惋惜,大秦不动一兵一卒便统一了江南,很快他梦寐以求的太平盛世就要到来了,可是他却倒在了胜利的前夜呢….[/p][p=1, justify]不知不觉,我来到了保存猫面武者遗物的那个房间。[/p][p=1, justify]还真是碰巧呢。我轻叹一声,推门进去。[/p][p=1, justify]猫面武者的遗物被存放在了一个狭长的方盒里,想来想去,衣物沾满了鲜血应该不会保存,能留下来的应该就是面具和佩刀了吧。[/p][p=1, justify]我打开方盒,里面只剩下了一柄狭长的佩刀,我这才想起来面具已经在之前被人偷走了,不过也不碍事,我一会去竹林里看看,那亡灵若是还在便再赏它一声镇魂铃。[/p][p=1, justify]我拿出这把刀,这刀和典公子的第二把刀一样是弧刃刀,只是典公子那把弧刃刀要宽上一倍。[/p][p=1, justify]我闭上双眼,双手飞快地结印,随后将双手的食指和中指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p][p=1, justify]再度睁开双眼时,眼前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p][p=1, justify]天绝灵目,技能描述不大好写,直接上效果:[/p][p=1, justify]视野中刀身的后段出现了一片绿色的痕迹(众所周知血是绿色的),而相比之下用于刺杀和斩击的前端却是十分地干净。[/p][p=1, justify]仔细去看的话,血迹更像是从刀刃流向了刀背,并且刀身上也溅了不少血滴。[/p][p=1, justify]在打斗的过程中要怎样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对刀法的研究并不是特别的深入,暂时还没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状况。[/p][p=1, justify]将长刀放回原处之后,我关闭了天绝灵目,这一招对精神力损耗极大,不能长时间开启,如果诸位看官不想让本姑娘年方十七就喜得老年痴呆就不要让我一直开着了。[/p][p=1, justify]走出房门,我开始试着去寻找发生战斗的地点。[/p][p=1, justify]按照高怀仁的说法,他与猫面武者发生战斗的地方应该在庭院内的白石路。[/p][p=1, justify]然而,顺着白石路走了很久,我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过战斗的迹象,按理说这白石若是沾上血迹,搬来一条河的水都冲不干净,可是我确实没有找到沾上血迹的白石板,总不能是让镇魂铃震散了吧?[/p][p=1, justify]心中的疑虑越积越多,就像池中的积水一样越积越高。[/p][p=1, justify]诶?雨什么时候下这么大了?[/p][p=1, justify]高府的水池中不停地溅起大大小小的水花,激起一圈圈波纹交织在一起,弄得原本宛如明镜的水面也开始摇摇晃晃,一副要从池中溢出的样子。[/p][p=1, justify]刚走到门口的我急忙躲到了屋檐下,刚才好像把伞和猫面武者的遗物一起放在那间房里了,高府这么大,从门口跑过去必然要淋成落汤鸡了。[/p][p=1, justify]好在远远地看到了小溟的身影,我急忙向她挥挥手。[/p][p=1, justify]冰雪聪明的小溟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撑着伞毫不犹豫地跑了过来。[/p][p=1, justify]看着小溟的身影逐渐靠近,我松了一口气。[/p][p=1, justify]不过...即将走到门前的时候,她的脚步放慢了少许,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过来。[/p][p=1, justify]我有些无奈地大声告诉她:“虚灵道不会对正常人造成损害的,而且它在门外,不用担心跑过来撞到它的。”[/p][p=1, justify]听完我的解释,她终于放开了脚步走到了我面前。[/p][p=1, justify]“看来是我多虑了。”小溟有些无奈地笑笑,“刚才在门口不慎滑倒了一次,我还以为是你设下的这面结界把我挡住了呢。”[/p][p=1, justify]“这个纯属多虑了,虚灵道只阻挡妖鬼的通过,正常人是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我拉起小溟的手,“不信你现在大可以去撞一下,我敢保证你毫发无损。”[/p][p=1, justify]“这个就免了,马上就晚宴了,我们赶紧过去吧。”小溟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额头,似乎有些心有余悸。[/p][p=1, justify]我大笑不止,顺便把要去探查猫面武者坟墓的事情丢到了脑后。[/p] [maintitle=s1][b]七、[/b][/maintitle][p=1, justify]席间,典公子曾多次向我询问法术的事情,我实在拿他没辙,便把虚灵道的作用讲给他听。[/p][p=1, justify]虽说相国府的山珍海味堪称一绝,只不过...繁琐的礼节让本姑娘实在忍无可忍。[/p][p=1, justify]于是我便找了个借口溜出来看看风景,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犹如一团乱麻的思路。[/p][p=1, justify]“关于猫面武者的事,唐小姐可有什么发现?”不知何时晚宴已经结束,大雨仍在继续,易书生来到了我身边。[/p][p=1, justify]“不曾。”有我也不会告诉你。[/p][p=1, justify]“那,在下这边倒是有一个小小的发现。”书生呵呵笑,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卷轴,“前几日小溟去师父房里扫地时偶然发现的,趁他不注意便拿了出来,不知能否帮上唐小姐的忙。”[/p][p=1, justify]我将信将疑地展开了卷轴。[/p][p=1, justify]这是...金陵的城地图?不止如此,上面还写满了字迹,仔细读下来,应该是在准备三月十六日后的作战计划,其中还有“我等生为大梁人,死为大梁鬼,当誓死奋战力保国都”的字样。[/p][p=1, justify]虽然只看过一次,但是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高怀仁的笔迹,不存在任何被模仿的可能性。但是高怀仁的手中怎么会有这个的,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由大将军来负责的吗?[/p][p=1, justify]但是一想到高怀仁的身份,我随即就释然了,说不定大将军也是他的门生呢。[/p][p=1, justify]“书生,关于小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不知为何,我突然产生了想和其他人了解一下小溟的想法。[/p][p=1, justify]“小溟啊...”书生想了一会,“她原本是徐州人氏,为了逃避战祸和母亲一路南下逃到金陵来,在高府里待了得有七八年了吧。”[/p][p=1, justify]“那为何不见小溟的母亲呢?”我提出了疑问。[/p][p=1, justify]“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小溟的母亲在一周前病逝了。”书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抵御大秦耗费了不少银两,高府连下人的月钱都给不起了,那时她和很多下人一样请了没有归期的长假,顾名思义就是不结工钱直接走人,但是她却突然又回来了。在这个树倒猢狲散的时候,她出去找个好人家嫁了不比在这当丫鬟强吗?而且从那之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比如说她之前是绝对不敢像现在这样直接喊我书生的。”[/p][p=1, justify]是这样吗。[/p][p=1, justify]“那书生你呢?”我抬头看着他,“高先生都向你传授了什么?”[/p][p=1, justify]“唐姑娘有所不知,因为大少爷的名讳,在高府是不讲高先生这个称谓的。”书生不紧不慢地纠正了我的谐音梗,“我脑袋笨,那些少爷能烂熟于心的四书五经仁义道德之类我学不来,自然也讲不出‘诸国兴亡百姓皆苦’之类的话,我能学到的不过是老爷的那套刀法而已,只可惜我手拙,像典公子那样完全垂直的直劈我这辈子都练不成。”[/p][p=1, justify]我回想起两人对打的场景,书生那套刀法里本来就没有直劈这一式。[/p][p=1, justify] “也没必要过于在意这个,习武也要看心境,这种大开大合的刀法如果太过于追求细节反而就得不偿失了。”我笑着说。[/p][p=1, justify]“这倒也是,多谢初雪姑娘了。”书生轻轻点头,仿佛解开了心结一般。[/p][p=1, justify]透过走廊望向窗外,大雨也已经平息。[/p][p=1, justify]“咦?哪来的小猫?”脚边传来一丝毛茸茸的感觉,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只透体雪白的小猫,顾不得它身上还湿淋淋的,我一下就把它抱了起来。[/p][p=1, justify]“诶?这不是小烟吗?”书生看见这白猫也有些惊讶,“有好久没见到你了。”[/p][p=1, justify]书生试着去逗它,可是白猫像是通灵了一样躲开他的手,反倒是钻进我怀里。[/p][p=1, justify]“它是少爷养的猫吗?”之前跟府里的下人打听的时候听过这个名字。[/p][p=1, justify]“倒也不是,这猫是典公子去蜀道游历的时候捡回来的,不过典公子要忙活的事实在太多,就把它寄养在少爷这里了。据说这猫似乎通人性,高府里的人都很喜欢它,除了对猫毛过敏的老爷,几乎每个人都抱过它呢。”书生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只可惜比起我这种大老粗,它似乎更喜欢你这样的年轻姑娘。不过虽然老爷不大亲近它,它在下大雨的时候还偏偏要跑到老爷书房的窗沿上去躲雨。”[/p][p=1, justify]我不禁失笑,这猫还能成精?[/p][p=1, justify]额,好像还真能。[/p][p=1, justify]就在我在屋檐下愉快地撸猫的时候,前方传来了典公子的喊叫声:“是谁在那!站住!别走!”[/p] [maintitle=s1][b]八、[/b][/maintitle][p=1, justify]急忙放下怀里的小猫,我和易书生飞快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p][p=1, justify]随后,我看到典公子翻过了高墙。[/p][p=1, justify]紧接着,一个相当柔媚还带着几分关中口音的声音从庭院外传来:“你若是真有本事,那就来杀我啊!”[/p][p=1, justify]“猫面武者?!”易书生大惊。[/p][p=1, justify]什么?这不可能!不管是妖是鬼,它绝无可能穿过我布下的虚灵道![/p][p=1, justify]我立刻冲出大门,跑向高府后面的竹林。[/p][p=1, justify]眼前的一幕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p][p=1, justify]那座简陋的坟墓旁,一件青色的衣衫正安静地躺在片片竹叶上,旁边,典公子已经抽出了那把笔直的长刀,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的一切。[/p][p=1, justify]透过竹叶的缝隙,惨白的月光洒落在我的肩头,典公子刀上泛起阴冷的白光,将眼前这一番景象衬托得无比诡异。[/p][p=1, justify]这一切都在诉说着一个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实:[/p][p=1, justify]有妖鬼,越过了虚灵道。[/p][p=1, justify]“是它杀了高大人。”典公子收刀入鞘,“先回去看看现场吧。”[/p][p=1, justify]“哎呀!”走到大门的时候,我看到小溟正坐在门外的草地上,捂着有些发红的额头。[/p][p=1, justify]伸手把她扶起来之后,我们一起赶向了案发现场。[/p][p=1, justify]书房内的混乱程度超出我的想象。窗户向内大开着,有不少雨水飞溅进了屋内。由于桌子被掀翻,原本放在桌子上的一叠白纸和画作散的满地都是,用于作画的毛笔和砚台也被打翻在地,好在颜料没有像墨水那样淌到地板上,不然真的连能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在被掀翻的屏风后,高怀仁面朝右趴在地上,胸口处有一道明显的穿刺伤口。张开的右手还压着一把只剩后半截的弧刃长刀,另外只有半把刀长的那把短刀也被他佩在腰间,他右手的手指上也沾上了一抹骇人的红色。[/p][p=1, justify]小心翼翼地避开面前那几幅莫名其妙带着几朵位置极其不合适且画技相当拙劣与这幅画完全不在一个水准的梅花的高山流水图,我在书房里勉强站稳了位置。面前的烛台里还有熄灭的半根蜡烛,若不是易书生及时拿来了一个烛台,只靠着月光还真没法避开那地上的一堆纸。[/p][p=1, justify]“大秦…瑞王府?”就在我准备打开天绝灵目的时候,易书生在角落里拿出了一个木制腰牌,上面用大秦官方的字体刻着如此的字样。[/p][p=1, justify]瑞王府?我记得大秦的瑞王不是在北边防御高句丽和北燕吗,他的人怎么可能来到这里?更何况高怀仁可是签订合约的使者,在这个时候杀了高怀仁无异于撕毁合约,无论是大秦还是大梁,在这个时候派刺客刺杀高怀仁只会造成两国再度开战的局面。[/p][p=1, justify]“这是...”与此同时,小溟在角落里拿出了半张面具。[/p][p=1, justify]我接过那半张面具,这张面具被人从正中一下直接劈成两半了,只留下了左边半张脸,如果按照这半张脸来还原,应该是一张完整的猫头面具。[/p][p=1, justify]猫面武者的面具吗?我皱紧了眉头。我稍微懂得一点制作面具的知识,这一个面具从雕成到彻底上色完工至少也得是两个时辰之前了。但是两个时辰之前不是典公子和易书生比武的那段时间吗?我记得那个时候周围聚集了很多人来着,这种时候会有人去做面具吗?我在高府转了半天,也没见到有能制作面具的地方啊。[/p][p=1, justify]我环顾四周:“你们当中有人会做面具吗?”[/p][p=1, justify]“你这样问谁会说啊。”典公子无奈地斜了我一眼,“而且你觉得凶手还会回来混在我们当中吗?”[/p][p=1, justify]如果凶手没有回来的话...[/p][p=1, justify]我后退三步,拿出斩妖令牌,桃木令牌上散发出浅蓝色的光辉。[/p][p=1, justify]“妖怪,还在。”[/p] [maintitle=s1][b]九、[/b][/maintitle][p=1, justify]看来,一切的一切都要回到原本的猫面武者身上才行。[/p][p=1, justify]询问了一下当时附近路上的守卫,守卫表示在典公子报告之前,只有易书生进去过案发的书房。[/p][p=1, justify]让小溟去叫来府里的其他人,我和典公子几乎同时问了易书生一个一模一样的问题。[/p][p=1, justify]“你有见过那个猫面武者吗?”[/p][p=1, justify]“十分不巧呢,那几天我恰好不在高府里。”易书生脸上写满了尴尬,“猫面武者下葬的时候我也离得比较远,要问的话还请二位去找高府的管家林森吧,她应该是除了老爷唯一一个近距离观察过猫面武者遗体的人了。”[/p][p=1, justify]半个时辰过去,高府的人也集结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小溟似乎还没回来,我问起时,都答去寻林森管家了。我觉得有些不妙,正准备去寻她时却见她慌慌张张地跑来。[/p][p=1, justify]“唐先生,典公子,快来这边!”[/p][p=1, justify]在小溟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存放猫面武者遗物的那个房间。[/p][p=1, justify]根据小溟的说法,她找了许久都不见林森的身影,最后发现林森被人打晕在了这里,她就急忙跑过来喊我们帮忙。[/p][p=1, justify]让其他人先去照顾昏迷不醒的林森,我独自一人走进了这个房间里。[/p][p=1, justify]借着从小溟那里拿来的油灯,我十分费力地找到了那个残余着半根已经熄灭的蜡烛的烛台,但凡辣鸡作者肯给天绝灵目加一个夜视眼的功能,本姑娘也不至于这么费劲。[/p][p=1, justify]烛光照亮房间的那一刻,我不由得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p][p=1, justify]盒子里的长刀早已不翼而飞,里面只剩下了…半张面具![/p][p=1, justify]我急忙拿出左半张面具,两张面具完美地合在了一起。[/p][p=1, justify]这…这猫面武者还会分身术不成?我没记错的话,书房里的蜡烛也是烧到剩下一半,难道说两边的事情是同时发生的?[/p][p=1, justify]不对,两根蜡烛未必是同时点燃的,具体情况还是要问一下林森。[/p][p=1, justify]想到这里,我急匆匆地走了出去。[/p][p=1, justify]此时,昏迷的林森也逐渐恢复了神智。[/p][p=1, justify]“虽然你可能并不想回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但是还是请你好好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我直视着林森的双眼,“拜托了。”[/p][p=1, justify]林森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答道:“高府白天用日晷计时,晚上就只能用蜡烛了,这蜡烛燃烧完的时间有半个时辰,因此高府晚上用它照明的同时也用它计时。每到一个时间点我都会去没人的房间替换一根蜡烛。当时我是碰巧路过这边,在那个时候蜡烛应该还不至于熄灭才对,可是那屋里却突然就没了烛光,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进去看,结果我刚进去就觉得头上挨了一下,然后就晕过去了。”[/p][p=1, justify]“那就是说你当时也没看清里边是什么情况咯?”我反问道。[/p][p=1, justify]“嗯,另外再说一件事,考虑到大家的入睡时间并不固定,其他人身上都有一根备用的蜡烛,如果有人有事休假的话管家也会在他休完假回来的时候把请假时没有领取的蜡烛发给他以免浪费,而小溟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在换掉自己房间里的蜡烛,也就是说他们的身上应该是没有多余的蜡烛的。”[/p][p=1, justify]“确实如此。”典公子接过话头并指着其他人的房间,“他们的房间里都亮着灯光,如果没换蜡烛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p][p=1, justify]那这么一来,林森被打晕和典公子发现尸体的确是同样的时间,莫非这猫面武者的确会分身术?不对啊,在虚灵道里面应该施展不了这种妖术啊…[/p][p=1, justify]按下心头的疑问,我再次看向林森:“关于猫面武者的事情你知道多少?”[/p][p=1, justify]“其实我也并没有亲眼见过猫面武者戴上面具的样子,只是在他下葬的那天,我曾见过他的真容。虽然他身上有不少伤痕,不过除了脸上多处划伤以及右脖颈的割伤,其他的伤痕都是很久之前的了。”林森回想了一下,然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亲眼看一下也会觉得毛骨悚然的,那猫面武者脸上的划痕十分密集,根本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p][p=1, justify]询问了一下附近的守卫,当晚在林森之前进入过房间的只有典公子,只不过他实是在晚饭之前来的,那个时候还没开始点蜡烛,并且他很快就出来了,身上也没有明显多出来什么东西。[/p][p=1, justify]沉思许久之后,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p][p=1, justify]“诸位,在此稍安勿躁,我去去就来。”[/p][p=1, justify]说罢,我径直走进了高怀仁的书房。[/p] [maintitle=s1][b]十、[/b][/maintitle][p=1, justify]在天绝灵目之下,我开始扫视整个书房。[/p][p=1, justify]翻倒的桌子旁边还有一个茶杯和一个茶壶,只不过两个都是空的。在衣橱旁边发现了一个小柜子,里面有一圈茶杯,可惜缺了一只,检查之后发现都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p][p=1, justify]高怀仁的胸口满是绿色,眼角、嘴角和下颌部分也有不少绿色,其他位置并没有发现绿色的痕迹。[/p][p=1, justify]此外,高怀仁腰间的那一把没有拔出的短刀的尖端也有不少绿色的痕迹,只不过和高怀仁身上的绿色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此外在旁边也有其他物品被溅到了这种绿色的痕迹,这种气息与猫面武者的刀上的血迹一模一样。[/p][p=1, justify]另外,高怀仁身上那两柄短刀差不多等长,刀身宽度大致是正常刀的两倍左右。而那把只有后半段的刀在我的仔细观察下发现断裂处有长期且比较严重的磨损,已经变得十分光滑了。[/p][p=1, justify]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有用的线索,我甚至搜查了一下书房里的衣橱,也没发现什么异常。[/p][p=1, justify]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子跑到了我身边。[/p][p=1, justify]“姐姐,你和那边那位哥哥是什么关系啊?”虎子指着典公子的背影问我。[/p][p=1, justify]“没什么关系啊,怎么了?”我一脸疑惑。[/p][p=1, justify]“那为什么姐姐你的腰牌和那位哥哥的玉佩是一种颜色的啊?从被小溟姐姐叫到这里,我都观察好久了,那位哥哥虽然把玉佩藏得相当严实,但是还是在有一次偷偷拿出来的时候被我看到了,确定不是和姐姐你一起买的吗?”虎子用和我一模一样的表情看着我。[/p][p=1, justify]诶?我拿出斩妖令牌,浅蓝色的光辉还是那么迷人。[/p]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题中所给出的线索还原案件真相。[/b][/size] [b]备注:[/b] [list=1] [*]初雪为唯一侦探 [*]不存在叙诡 [*]当晚除我之外没有人使用法术 [*]关于法术的设定请以文中描述为准 [*]历史背景参照589年隋朝灭亡南陈 [*]刀身宽度指刀背到刀刃的距离,对应造成伤口的长度,刀刃的宽度对应造成伤口的宽度 [/list]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4.jpg[/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8819-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1-05-07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54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5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6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7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大家可以开始骂了{:alu55:}
| 发表于 6 天前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结尾,不过小溟是猫妖推出来了,猫面武者是虚构的也推出来了。{:alu22:}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不及细想了今天,忘记还有谜题没解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出镜了也是零分的我)
| 发表于 6 天前 | 6 天前编辑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四郎脸上有四吗?”{:alu32:} {:alu28:} 果然我是个傻瓜......佩服的五体投地 {:alu36:} (我弱弱地说一句,小溟是猫妖这一点我想到了但是没来得及写......)
nur
| 发表于 6 天前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在答题者里发现有人精确的说出了第一案和第二案的凶手,佩服佩服
  • 仙梦天霖 6 天前 说:

    (指向自杀的线索太少太隐晦了估计没多少人看见
  • nur 回复 仙梦天霖 6 天前 说:

    没反应过来红色不是血,我已完全把红色绿色液体都默认是血了
  • 仙梦天霖 回复 nur 6 天前 说:

    不是,问题出在眼角那个地方有绿色被一刀刺穿胸口眼角不会流血8
  • nur 回复 仙梦天霖 6 天前 说:

    我以为是被书生功力震死的(木头不都震毁了嘛),然后典补刀……我的理解力大概,不太一样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书房里的茶杯茶壶不是检查过都没有被使用过吗? 还有书生为什么会随身带着秦国的腰牌啊...... {:alu97:}{:alu97:}{:alu97:}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5 天前 说:

    我在期待一个我想不出来的合理解释......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5 天前 说:

    你这么说这题的作者,那到现在还在认真思考这个题的我就像个傻瓜了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问有推理出自杀的大佬嘛?
  • nur 6 天前 说:

    有,有人两案都推对了
  • Cherry~ 回复 nur 6 天前 说:

    厉害!👍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