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215|回复: 22

[原创短篇] 樱花落(噜啦完结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19-5-2 14:02:51 | 2019-5-12 19:35编辑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1556923796974.jpg
“さくら さくら……” 樱花在阳光下飞舞,闪出银白的光芒,如雪般飘飘洒洒。 落到她的黑发上、衣服上、双腿上,温柔而温暖,有些痒痒的。 她抬起手,樱花悠悠落入手心中。 “天暖和起来了呢。” 男人轻应一句,慢慢地推着轮椅。 “生命,是不是也像这樱花一般短暂而柔弱?” “怎么会。”男人俯身在她耳边道,“有些事就该永久记住,你还未到忘掉的时候啊。”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锋芒。 “大约……是未到时候吧。” 再次见到她,已不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平静地卧在那段下坡路上,身上落了些花瓣。 她的脖颈上有一道细而深的血痕,似是断了动脉,血水蜿蜒留下坡道。 男人怔怔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她,终于问道:“轮椅……去哪里了?” “唔,你说那个啊,还真是死者的么。在那里。”手指方向是一辆倾倒在地,隐匿于拐角后的轮椅。发现尸体的一对夫妇站在坡顶,想要马上离开。 男人用力地点了点头,似乎也是如释重负,缓缓走近她。 双目紧闭,嘴角安详,眉间隐约一点痛苦神情。 她的衣服和裤子上沾染了许多沙石,竟有磨损之处,皮肤裸露的地方亦磨破了。 他轻叹一声,背过身去却什么也没说。 伤口不是刀子留下的,那会是什么呢? 花落在娃娃脸警官的卷发上,他抬头望天,挨得极近的各式风筝中,风筝线时隐时现,几乎看不到。 难不成…… 线上有血迹的人出乎意料很快就找到了,后来印证的确是她的血。 那人被找到时,正在现场附近的小竹林里用泉水洗着风筝线。 他憨憨一笑:“我儿子的风筝线沾了脏东西,我得弄干净……” 还未等娃娃脸说什么,他忽然想到些什么,心疼地把风筝线从水中拉出来。 上面怪异的绿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颜色是……” “是我儿子涂上去的,好看不?” 往案发现场走的路上,他喋喋不休地讲着自己儿子的事情,说儿子正在什么地方等着他。 “我儿子只有五岁,属小龙的。” 他说到这里,眼中的温存许久不散。 娃娃脸愕然,转头看他:“没搞错吧……你可知道,今年是2019?” 他一脸茫然:“啊?!今年不是……2017么……” 怎么会这样? 男人闻声,看向来人。 这一看,便是久久的沉默。 捧着巨大风筝的人张大嘴:“你……好眼熟……可我记不得了诶。” 男人回过神,快步走到娃娃脸身旁,轻声道:“这人的儿子两年前就去世了,他到现在还是神志不清。” “难怪……嗯,你们……认识?” “算是吧。” 两年前的一场车祸,夺走了一位年轻女子和一个孩子的生命,那孩子只是无辜卷入车祸的受害者。 男人是女子的丈夫,那人是孩子的父亲。 他们是悲拗欲绝的家属,而她,是去世女子的好友,车祸中唯一的幸存者。 自此,男人出于道义和同情开始照顾起无法行走、双目失明的她。 那位父亲,由于过度悲伤,逐渐有些精神失常,但因没做出格的事,并无人管他。 “就在两年前的明天……车祸后车子爆炸了,她爬了出来,我妻子和那个突然闯到马路上的孩子被活活烧死。 “我想不通怎么会爆炸,大约同车祸一样是意外吧,我当时这样想着。” “可是,我上个月无意间知道了真相。”男人抓住一瓣樱花,“她一直偷偷地在纸上用盲文给我妻子写信,尽管她看不到了。她在忏悔两年前的事,她有私心,不希望我们继续在一起,于是就……我妻子本来能活下来的……还牵连了一个孩子……” “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双腿残疾,再加上她后来告诉我她看不见东西了,所以我才会关照她,把她当成那个人……但无论如何,知道了那件事后都不能再原谅她了啊。” 据案发现场附近的游客说,有看到那位父亲放一只带有绿线的风筝和抱着风筝向现场走去的情形,也听见了蛮大的声响,但没有听见任何惨叫声或呼救声。 然而,死者并未摄入镇静药物,也没有塞住嘴的痕迹。 “你来这里干什么呢?” 他眨了眨眼,道:“我和儿子来这里放风筝呀,我不是说过了嘛。这是他最喜欢的风筝,我们一直在这个时间放的。” 娃娃脸万分无奈:“是我没问清楚好吧,你为啥要到有尸体的地方来?” “哦……一不留神……嘿嘿……风筝栽到树林里了呢,我怎么拽都拽不过来,好像卡住了,又好像被人抓住风筝线了……我怕断掉,就去树林那里找了。” “就在这。”他用手指指那个位置,“这女孩子当时已经躺在这里了,我看她连声都出不了就赶紧走了。” “已经死了……” “那你呢?怎么没和死者在一起?” “今天五一人太多了,钱包不小心给挤掉了,我是回去找钱包了,好在有人捡到……那边人可以作证直到你们通知我才回来。不过……我走的时候明明叮嘱过她不要乱走,按理说她会乖乖待在原地,不想竟跑到这么陡的斜坡这里。”男人说着,狐疑地瞄了一眼另一位嫌疑人。 坡底积了不少樱花,轮椅上也落了几瓣,几分凄凉。 “失明和无法行走都是由车祸造成的么?” ‘啊,不全是。失明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她说自己看不到东西了,还告诉我她去医院看过,仅仅是角膜的某种病变,从外面却是看不出来的。既然不会波及到其他器官,事已至此,我也没再说什么了。“ ”是……是这样啊。“ 从现场可以看出,轮椅是被人推下去的,她亦摔了下去。 大致的路线能看出来,有些歪斜。 娃娃脸盯着那模糊的路线良久,发觉到了不对劲。 ”去查一下……吧。“ 娃娃脸将仅有的两名嫌疑人扫了一遍,这才道: “这件案子,没有凶手。” “是……自杀还是……意外?”男人小心问道。 “是自杀。” “死者不仅双腿残疾,而且双目失明,但真的是这样吗? “我得到的结果是,她的角膜没有发生任何病变,眼睛的其他部位也毫无问题。 “也就是,她又一次骗了你。 “之所以会查这件事,是因为轮椅滑下的路径。” “那个有何问题?” “死者是被风筝线割断了脖子。当风筝线绷直时,的确会在一瞬间造成极大伤害。很明显,死者是连人带轮椅从坡顶下来,然后被途中绷紧的风筝线割了脖子。可是,凶手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干这种危险的事?其次,轮椅几乎避开了所有肉眼可见的阻碍,若是凶手所为,难不成要在后面操纵轮椅?想也不可能。由此断定是死者自己在下坡时稍微调整了方向,而干这种事的目的,无疑就是——顺利到达风筝线处。风筝线是绿色的,算是较为显眼了,加之能避开土石,都足以让我怀疑她的失明是否真实。 “其他诸如死者死亡时的安详表情、明明没有摄入药物和被塞住嘴但附近人只听到轮椅翻倒的巨响却未听到任何呼救声,无不证明着自杀的事实。 “大约她是看到高度合适的线才想到了这个手法吧。 “因此,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从半年前就有计划的变相赎罪行为。” 幽寂之地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她还是那般笑靥如花,然而,既成过去。 “这里没有樱花树,我知道你最喜欢樱花了,那就……给你带些刚落的花瓣吧。” 男人弯腰,将一捧落花轻放在她的墓前。 风吹起来了,仿佛又勾起那万丈青丝,她笑意渐浓。 刹那间,樱花散尽,落地无声。 [align=center][b]完[/b][/align]
  • 咿呀咿呀哟 2019-5-2 16:46 说:

    海报好丑……居然把那张照片弄丢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4:03:14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alu78:}文笔太烂没办法
匿名
| 发表于 2019-5-2 14:15:58
加油[:tl107:]
| 发表于 2019-5-2 18:20:47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波噜 原来你用的是pc端
| 发表于 2019-5-3 13:41:30 | 2019-5-3 13:45编辑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一波 1556862155220_everphoto_1556862259350_everphoto_1556862324025.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英镑 +5 收起 理由
咿呀咿呀哟 + 5 多谢海报的噜

查看全部评分

| 发表于 2019-5-4 09:30:23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加油
| 发表于 2019-5-4 16:32:52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upup上顶
|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18: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案发现场附近的游客说,有看到那位父亲放一只带有绿线的风筝和抱着风筝向现场走去的情形,也听见了蛮大的声响,但没有听见任何惨叫声或呼救声。 然而,死者并未摄入镇静药物,也没有塞住嘴的痕迹。 “你来这里干什么呢?” 他眨了眨眼,道:“我和儿子来这里放风筝呀,我不是说过了嘛。这是他最喜欢的风筝,我们一直在这个时间放的。” 娃娃脸万分无奈:“是我没问清楚好吧,你为啥要到有尸体的地方来?” “哦……一不留神……嘿嘿……风筝栽到树林里了呢,我怎么拽都拽不过来,好像卡住了,又好像被人抓住风筝线了……我怕断掉,就去树林那里找了。” “就在这。”他用手指指那个位置,“这女孩子当时已经躺在这里了,我看她连声都出不了就赶紧走了。” “已经死了……” “那你呢?怎么没和死者在一起?” “今天五一人太多了,钱包不小心给挤掉了,我是回去找钱包了,好在有人捡到……那边人可以作证直到你们通知我才回来。不过……我走的时候明明叮嘱过她不要乱走,按理说她会乖乖待在原地,不想竟跑到这么陡的斜坡这里。”男人说着,狐疑地瞄了一眼另一位嫌疑人。 坡底积了不少樱花,轮椅上也落了几瓣,几分凄凉。 “失明和无法行走都是由车祸造成的么?” ‘啊,不全是。失明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她说自己看不到东西了,还告诉我她去医院看过,仅仅是角膜的某种病变,从外面却是看不出来的。既然不会波及到其他器官,事已至此,我也没再说什么了。“ ”是……是这样啊。“ 从现场可以看出,轮椅是被人推下去的,她亦摔了下去。 大致的路线能看出来,有些歪斜。 娃娃脸盯着那模糊的路线良久,发觉到了不对劲。 ”去查一下……吧。“
  • 咿呀咿呀哟 2019-5-4 18:47 说:

    恨啊。。。
    每次打到最后一段手机就死机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英镑 +5 收起 理由
是我没错 + 5 加油。海报费我给你出了。

查看全部评分

| 发表于 2019-5-6 21: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加油鸭。我支持哦。
|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9: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娃娃脸将仅有的两名嫌疑人扫了一遍,这才道: “这件案子,没有凶手。” “是……自杀还是……意外?”男人小心问道。 “是自杀。” “死者不仅双腿残疾,而且双目失明,但真的是这样吗? “我得到的结果是,她的角膜没有发生任何病变,眼睛的其他部位也毫无问题。 “也就是,她又一次骗了你。 “之所以会查这件事,是因为轮椅滑下的路径。” “那个有何问题?” “死者是被风筝线割断了脖子。当风筝线绷直时,的确会在一瞬间造成极大伤害。很明显,死者是连人带轮椅从坡顶下来,然后被途中绷紧的风筝线割了脖子。可是,凶手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干这种危险的事?其次,轮椅几乎避开了所有肉眼可见的阻碍,若是凶手所为,难不成要在后面操纵轮椅?想也不可能。由此断定是死者自己在下坡时稍微调整了方向,而干这种事的目的,无疑就是——顺利到达风筝线处。风筝线是绿色的,算是较为显眼了,加之能避开土石,都足以让我怀疑她的失明是否真实。 “其他诸如死者死亡时的安详表情、明明没有摄入药物和被塞住嘴但附近人只听到轮椅翻倒的巨响却未听到任何呼救声,无不证明着自杀的事实。 “大约她是看到高度合适的线才想到了这个手法吧。 “因此,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从半年前就有计划的变相赎罪行为。” 幽寂之地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她还是那般笑靥如花,然而,既成过去。 “这里没有樱花树,我知道你最喜欢樱花了,那就……给你带些刚落的花瓣吧。” 男人弯腰,将一捧落花轻放在她的墓前。 风吹起来了,仿佛又勾起那万丈青丝,她笑意渐浓。 刹那间,樱花散尽,落地无声。 [b][align=center][font=黑体]完[/font][/align][/b]
  • 鎢熓塢 2019-5-11 19:31 说:

    发生了什么
  • 咿呀咿呀哟 回复 鎢熓塢 2019-5-11 19:35 说:

    啊,看了看最后一节好短鸭
    所以我还是先把坑填了噜
    下次一定要重新开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