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19-4-21 19:24:48 | 2019-5-3 21:5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IMG_20190421_183154.jpg
[align=center][size=7][b][color=skyblue]那个不一样的夏天[/color][/b][/size][/align] [align=center][size=5][b]part1[/b][/size][/align] [p=30, 2, left]下午六点,正是交通最为拥堵的时间,偏又赶上这个季节少有的大雨,司机们本就急躁的心又平添了几分阴郁。[/p] [p=30, 2, left]大桥上,同样是车山车海,只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戴着口罩,旁若无人地站在桥边,呆呆的望着桥下奔流的大河,一任风雨吹打在他身上,仍是无动于衷。[/p] [p=30, 2, left]过了几分钟,他突然抬起腿,尝试在栏杆上站立,司机们满脸惊异的望向他。很快,他成功了,转头面向桥上无数的手机镜头,发出了一声喊叫:“再见了,世界!”“噗通”[/p] [p=30, 2, left]桥上只留人声嘈杂……[/p] [align=center][size=5][b]Part2[/b][/size][/align] [p=30, 2, left]周璇有些紧张地站在昏暗的楼道里,看着墙上在挂着的醒目的“游鱼侦探事务所”的招牌,敲了敲大门:“有人在吗?”很快,大门打开,一个高大而又俊朗的男人探出头来,开口问道:“有何贵干?”“那个…我昨天打电话预约过……”“啊,是周璇小姐对吧,你好,我就是昨天接电话的余北冥,快请进快请进。”说着,余北冥将周璇迎进了屋里,这个屋子的装修很奇特,大门对面是一整块的玻璃,透过它能清楚地看到街上的情形,客厅的正中有一张西式的扶手椅,正对着窗外,两边的墙上都挂着一个悬空的书架,上面摆放着书和其他装饰物,书架下方则各放有一张书桌,稍稍倾斜着呈“八”字形摆放,右边的桌旁坐着一个相貌成熟的男子,向她微微的点了点头。[/p] [p=30, 2, left]“我来介绍下,这是我的搭档,游方,您先请坐,我们谈谈委托的事。”说着,余北冥示意了一下,周璇顺从地坐到了扶手椅上,余北冥自己也坐到了左边桌旁。[/p] [p=30, 2, left]“可以开始了吗?”余北冥并没有对着周璇,而是对游方来了这么一句,游方只是点了点头,余北冥便开心的对周璇说:“请开始吧!”[/p] [p=30, 2, left]周璇有些疑惑,但并没有过多地设想,“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上个月跳桥的那个人吗?”[/p] [p=30, 2, left]“当然,朋友圈里都刷爆了,全是当时司机们拍下的视频,我手机里可能还存了一些,怎么了吗?”[/p] [p=30, 2, left]周旋的神色突然显得有些黯然,“那个跳河的人…他叫周峰,是我哥哥。”[/p] [p=30, 2, left]“请节哀。”余北冥轻轻的安慰了一句,接着又问“那你是想让我们调查他什么?”[/p] [p=30, 2, left]“说来可笑,哥哥他比我大三岁,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他则是一直跟着爸爸妈妈,明明是住在一座城市里的亲人,我们却很少见面,所以我其实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他,对于他的自杀,我也根本不知道原因。”说到这里,周璇有些自嘲的笑了,“小时候,每次他来看我,都只是静静的坐着,我对此很是不解,以为他对我没有什么感情,便只是自顾自的玩耍,直到有一次,我午睡时突然醒了,发现他就那么跪在床边,趴在床上看着我,而我也看到了他的眼睛——他的直直地盯着我,那无论对谁都是很不礼貌的,但我并没有看出什么恶意或是其他,而是只看到一种暖暖的、难以名状的东西。从那时起我才真的把他当我哥哥来看待,但他还是一直像个木头,很少和我做出什么兄妹之间会有的亲昵举动,连话都很少说,但就是这样的哥哥啊,我知道他是真的爱我的,我也愿像他爱我那样爱他,但我不相信——说什么也不能,有着那样眼神的哥哥,会去自杀,所以我一直坚信他还活着,而且警察说他们没有找到尸体,虽然很任性,但我还是想拜托二位,去把我哥找回来吧!”说到这里,周旋的眼睛已经发红,嗓音也有些颤抖,余北冥看了,虽然也很是难受,但这种事情毕竟太过主观,他扭头征求游方的意见,游方却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好吧,周小姐,麻烦你留下联系方式和地址,一有消息我们会去找你的。”[/p] [p=30, 2, left]“你们愿意去找他?”周旋的声音里满是惊喜和难以置信,余北冥则是站了起来,“我们会尽全力的,如果你有线索的话,一定要记得提供,打电话或是其他方式都可以,麻烦你了。”[/p] [p=30, 2, left]“没事的,谢谢你们愿意接受我的委托,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再见。”周璇站起身来擦了擦眼睛,离开了事务所,一路上眼泪不断……[/p][size=5][align=center][b]Part3[/b][/align][/size] [p=30, 2, left]事务所里,余北冥一脸无奈的看着游方:“怎么,我相信你看人的能力,但接这种案子,你认真的?”一直沉默不语的游方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却又有力:“我当然不会任性而为了,方才我仔细看了看那女孩,她是个可信的人,但那是其次,我想,我可能见过他们兄妹。”[/p] [p=30, 2, left]“嗯?你这个零社交自闭变态还能认识除我以外的人?”[/p] [p=30, 2, left]“不是认识,只是见过。”说完,游方闭上双眼开始回想,“那是快十年前的事了……”[/p] [p=30, 2, left]“我靠,你没说错?那时他们才七八岁,你也只是个中二骚年吧?这么久了,确定没记错?”[/p] [p=30, 2, left]“闭嘴,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暑假的某一天上午,我正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沉思,一个小男孩儿突然问我,能不能换个地方坐,我以为他要荡秋千,不耐烦的指了指另一个,结果他的一段话让我有些吃惊,他说,不是他想要玩秋千,而是她妹妹待会儿要和朋友一起来,他知道妹妹最喜欢荡的就是我坐的这个秋千了,不想因此影响了妹妹的心情,我问他和他妹妹叫什么,正是周峰和周璇。”[/p] [p=30, 2, left]“真是个体贴的好哥哥呀,不过听着和周璇描述的不太像呢?”[/p] [p=30, 2, left]“还没完,当时我坐到了长椅上,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妹妹会这么任性,很快周璇和其他几个小姑娘来了,她果然坐到了我先前坐过的秋千上,我回头想再看看周峰,你猜怎样?他在妹妹来之前就跑开了,藏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我很奇怪,就走过去找他,他坐在一个长凳上,没有干别的,正是用周璇所描述的那种目光看着她,我问他为什么不去玩,他说,妹妹并不知道他也来了,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游方停下闭了闭眼,又郑重地学着周峰的话说:“我的妹妹啊,真的是个很美好的存在呢,她总是那么快乐,那么灿烂,像一个温暖的太阳,而我如果离她太近的话就只会污染了她,让她变得和我一样阴暗而已。所以,让我在这个能恰好感受到她光芒,又不至于遮挡她的地方看着她就好。”[/p] [p=30, 2, left]“……你确定这是一个孩子说的?”余北冥不再嬉皮笑脸,而是难得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当然了,我记得太清楚了,那个叫周峰的男孩,他表现出了不该有的成熟、伟大,还有……阴暗。”余北冥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倘若他因意外之类死了,还则罢了,但自杀……我觉得不可能。”[/p] [p=30, 2, left]“那你觉得可能是什么让他选择这样?”[/p] [p=30, 2, left]“现在就下结论还太早,今天是周日对吧,正好,你先准备一下吧。”[/p] [p=30, 2, left]“准备干什么?”[/p] [p=30, 2, left]“准备什么?”游方缓缓地露出了笑容,“当然是夜探护城河啊。”[/p]
  • 游鱼 2019-4-21 17:32 说:

    喵的写了一下午累死我了结果才开了个头……
    不说了,五一再更。
  • Vt超新星 2019-4-21 19:58 说:

    不插楼了,支持一下
  • 兰茵如梦 2019-4-21 20:00 说:

    游鱼你个狗
  • 游鱼 2019-4-21 20:09 说:

    @兰茵如梦 感谢提供海报。
  • 姜沅 回复 游鱼 2019-4-30 16:32 说:

    更新了请叫我
  • 游鱼 回复 姜沅 2019-5-2 16:26 说:

    更新了一点。

评分

参与人数 1英镑 +5 收起 理由
END99 + 5 给小鱼鱼递钱

查看全部评分

| 发表于 2019-4-21 20: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支持支持。
  • 游鱼 2019-4-21 20:24 说:

    感谢支持,还有就是随便插楼吧,反正长时间内不会更新。
  • 兰茵如梦 回复 游鱼 2019-4-21 20:48 说:

    话说游鱼,这次又是shehui的阴暗面......吗
  • 游鱼 回复 兰茵如梦 2019-4-21 21:41 说:

    总之这次我可能要实现几亿人的一个多年的梦想。
  • 兰茵如梦 回复 游鱼 2019-4-21 23:55 说:

    ??? 你这么有能耐
| 发表于 2019-4-21 20:33:39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也!
  • 游鱼 2019-4-21 20:46 说:

    我还能怎么感谢呢?
    只能是笑着把钱存起来了。
| 发表于 2019-4-21 21:27:54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坐等更新
  • 游鱼 2019-4-21 21:38 说:

    第一次见有人一坐坐半个月的
  • 系統已崩潰 回复 游鱼 2019-4-21 21:44 说:

    早晚坐到你更新
  • END99 回复 游鱼 2019-4-21 22:58 说:

    你一定是忘了我的年更鱼酉
  • 游鱼 回复 END99 2019-4-21 23:10 说:

    ……最起码你这段时间有新的作品问世啊,不像我,半年等一回……
  • END99 回复 游鱼 2019-4-21 23:23 说:

    [s]千年等一回[/s可是吾愿意等
  • END99 回复 END99 2019-4-21 23:23 说:

    (尴尬,少打了个])
| 发表于 2019-4-21 21: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波{:alu77:}
  • 游鱼 2019-4-21 21:38 说:

    感谢支持,我一个长期潜水的还能招来这么多人真是不容易……
  • 咿呀咿呀哟 回复 游鱼 2019-4-21 21:48 说:

    难道不是一直在窥屏么
  • 游鱼 2019-4-21 21:50 说:

    居然被发现了
| 发表于 2019-4-30 18:49:35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鎢来也 支持
|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6: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5][align=center][b]Part4[/b][/align][/size] [p=30, 2, left]已是夜里一点钟了,本该躺在被窝里的余北冥此刻却穿戴着着潜水的装备,头顶着探照灯,在护城河的底部不停地寻找着什么,桥上的游方则低头玩着手机。[/p] [p=30, 2, left]不久,余北冥从水中探出头来,向游方打了个手势,游方赶紧跑到岸边,余北冥已经在等他了,“哈,警察说太难找,我却说太容易了,瞧瞧这是什么?”说着,余北冥将一袋东西扔上了岸,“这是?……周峰的衣服!”在手电的灯光下,游方认出了袋中之物,不禁感到兴奋,余北冥早已爬出水面,“我看到它压在一块石头底下,怎么样?”“嗯,有意思。”“什么有意思,你不该夸夸我吗?”[/p] [p=30, 2, left]“……”游方一时语塞,便向余北冥展示了自己的成果,“你看这段视频,这是在离大桥很远的一段路上拍的。”[/p] [p=30, 2, left]“所以?”[/p] [p=30, 2, left]“所以,它能拍到桥底的情况,你看。”说着,游方播放了这段视频。“你看,周峰跳下去后,这个人很快就停止了拍摄,但在最后几秒钟的画面里,就在桥底的隐秘处,你看到了吗?”[/p] [p=30, 2, left]“这好像是……周峰从水里出来了一会儿!”[/p] [p=30, 2, left]“没错,这段画面太短,而且拍摄距离太远,再加上是阴雨天,一般人抱着看客心态根本难以发现,而其他角度的视频则拍不到这座桥底,我们可是走了大运啊。”[/p] [p=30, 2, left]“的确,这段视频很能说明问题,一般人溺水时,都会拼命挣扎,可周峰的样子,显得从容多了,还有这袋衣服,我认为——周峰的自杀是场骗局。”[/p] [p=30, 2, left]游方点了点头,“我认同这个观点,但疑点还是太多。”[/p] [p=30, 2, left]“没错,既然这是场戏,那观众是谁?如果是为了假死,他为什么又要戴口罩?你怎么看?”[/p] [p=30, 2, left]“我?”游方摇了摇头,“我的确有些想法,但恕不能告之,北冥,不要对我的做法有意见,我想保持我们两个思想的独立性,你比我优秀,思维严谨,看穿真相只是时间问题,而我只是个幸运的赌徒罢了,我期望你能在我犯错的时候纠正我,不至于无法挽回,你我不只是朋友,更是对手,我们不是华生和福尔摩斯,而是平次和柯南,懂了吗?”[/p] [p=30, 2, left]余北冥突然坏笑道:“那,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个配角喽?”[/p] [p=30, 2, left]“……你知道什么叫双主角吗?”[/p] [p=30, 2, left]“我只知道男女主角。”[/p] [p=30, 2, left]游方打量了一下余北冥只穿着泳裤的样子,回答道:“我想我们的关系要再加上一条。”[/p] [p=30, 2, left]“是什么?”[/p] [p=30, 2, left]“至死不弯!”[/p] “………………” [align=center][size=5][b]Part5[/b][/size][/align] [p=30, 2, left]简单确认了自己打扮的还算得体之后,钟秋生按响了面前防盗门的门铃,“叮咚”“谁啊?”周昌盛拖着疲惫的躯壳,粗鲁的推开了门,看见一个戴着眼镜,双手拎着许多果品的年轻男子。[/p] [p=30, 2, left]“叔叔您好,您就是周峰的父亲吧?我是周峰从前的老师,我叫钟秋生。”听到死去儿子的名字,周峰顿时显得有些…愤怒?但听到钟秋生介绍完自己的身份,立刻又摆出疑惑的表情,“学校那里不是已经来过人了……”“啊,是这样的,我之前在周峰他们班代过一段时间的课,我对周峰这个孩子一直很在意,只是后来去外地学习了一个月,回来才知道……这次我是以个人名义来拜访的。”听了钟秋生的一番话,周昌盛的疑虑顿消,甚至有些感动的样子,立刻将钟秋生迎进了屋内。[/p] [p=30, 2, left]屋子里很乱,不是单身汉那种满地垃圾的乱,而是一种杂乱,客厅的桌子上摆着瓶瓶罐罐,地上堆着无处可放的杂物,比起家,这里更像个仓库。[/p] [p=30, 2, left]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神色显得有些昏沉,钟秋生小心的避开了杂物,将礼品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您就是周峰的母亲陈梦吧?”那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见她精神不佳,钟秋生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周父,周父说:“没什么,她就是工作累了,而且心情不好,经常这样,你坐,我跟你谈。”[/p] [p=30, 2, left]钟秋生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开始道出自己的来意:“叔叔,您可能不知道,我和周峰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一直对他特别在意,虽然有些失礼,但我还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对他的看法。”[/p] [p=30, 2, left]“唉!没关系。我儿子一直乖得很,从小他就不像别的孩子一样,只知道瞎玩瞎闹,每天安安静静的,我们两口子自己做点小生意,每天忙得不行,有他这么个懂事的孩子,特别省心。他还特别爱看书,有时候拿着一本书一坐就是一天,你不叫他都不带动弹的。长大了之后他也争气,考上了你们这所重点高中的重点班,可谁知道,他突然就……”这个已逾不惑之年的老男人越说越激动,眼眶都开始发红,可他身边的妻子却冷笑了几声,钟秋生不禁倍感疑惑,“阿姨,您这是?”[/p] [p=30, 2, left]陈梦开口了,声音因为经常哭泣而显得有些嘶哑:“什么突然就死了,儿子的死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还没个数吗?钟老师,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儿子,但你别听他瞎说,我儿子他,就是因为我们才会死的。”[/p] [p=30, 2, left]“怎么会?”[/p] [p=30, 2, left]“怎么会?呵,我儿子他,其实是个特别敏感的人,有了事从来不愿和我们讲,只知道自己一个人憋着,我们又只知道钱,钱,钱,可以说从来没怎么关心过他的心理,还压根没觉得有什么,有时候我们心情不好,还用他来撒气,可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上了高中后,学习一天比一天紧,现在又临近高考,他心里当然会不好受,可我们俩呢?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说实话,他都这么大了,我们都没有和他好好谈过一次心,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们其实是活在一进屋子里的陌生人。如果我们能多关心他一点,让他知道难受了有个人可以倾诉,累了有个地方可以歇歇,他又怎么会自杀呢!?”说完,陈梦转头低声抽泣,周昌盛也是十分的悔恨的样子,不住的叹气、捶腿。[/p] [p=30, 2, left]钟秋生抿了抿嘴唇,等到这二位都平静了些后,仍是发问:“二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周峰跳桥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p] [p=30, 2, left]“有,他出事前几天晚上拿回家来一个大包,问他是什么他也不说,可等到第二天那包就不见了,我们也一直没有问清楚。”[/p] [p=30, 2, left]“那他平时都干些什么呢?”[/p] [p=30, 2, left]“他啊,放假了就喜欢在家里学习,而且自从上了高中,还特别爱找学长讨教学习方法,有时也去健身房玩儿玩儿。”[/p] [p=30, 2, left]“嗯……那我最后问一下,你们觉得周峰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跳河的呢?”[/p] [p=30, 2, left]“这……我们只觉得是学习压力,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惹是生非的孩子……”[/p] [p=30, 2, left]“唔,这样啊……那十分抱歉打扰了您,还让您想起了伤心事,我明天也要上课,就不打搅了。”说罢,钟秋生起身离开,周昌盛有些惊讶,但还是赶忙起身送客,“钟老师,您走吧,我就不留您了,但我看得出,您绝对不只是关心周峰这么简单,能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吗?”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周昌盛还是看出了钟秋生的不对劲,而钟秋生则回头一笑,说:“我并没有什么坏的用意,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同样的错不要再犯第二次了,比起在这沉沦,还是多关心下你女儿吧。”[/p] [p=30, 2, left]钟秋生走出大门,之后只看见周昌盛和陈梦也起身出门,驶向了女儿的所在……[/p]
  • 游鱼 2019-5-2 16:27 说:

    前半部分手机打的,可能有些糙,不知为啥用手机写文时总是找不到感觉……
  • END99 2019-5-2 16:29 说:

    我很快
  • 游鱼 回复 END99 2019-5-2 16:30 说:

    下一任闪电侠就是你了。
  • END99 2019-5-2 16:30 说:

    游方打量了一下余北冥只穿着泳裤的样子,回答道:“我想我们的关系要再加上一条。”

    你自己gay自己?
  • 游鱼 回复 END99 2019-5-2 16:31 说:

    …………………………………………………………………………………………真要我说实话的话,这两个人都算是有原型吧。
  • 游鱼 2019-5-2 18:26 说:

    嘛,好冷
  • 兰茵如梦 回复 游鱼 2019-5-2 18:33 说:

    游鱼加油,刚看完
  • 游鱼 回复 兰茵如梦 2019-5-2 18:35 说:

    估计明天能再发一点,到第三次就能发完。
  • 兰茵如梦 回复 游鱼 2019-5-2 18:51 说:

    好的,我现在看文总是看了前面就忘了后面,所以就每次从头看
1 |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16: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5][align=center][b]Part6[/b][/align][/size] [p=30, 2, left]事务所里,摘下了眼镜的余北冥正喋喋不休的抱怨:“上午让我装亲戚骗学校,中午演警察骗同学,下午又扮老师骗家长,你却在家舒舒服服的待着,等着我回来报告,我这个命呦~”[/p] [p=30, 2, left]“好了好了。”游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件事完了之后给你放假。”[/p] [p=30, 2, left]“嘿嘿,这才是我的好搭档嘛,不过,线索这么多了,相信你已经心里有数了吧?”[/p] [p=30, 2, left]游方闭上了眼“是啊,线索很多了,周峰他跳河之后,消失不见,我想只能是因为,他游走了吧。”[/p] [p=30, 2, left]“是啊,护城河一直通向城外的山林,他经常锻炼,游过去不算太难。”[/p] [p=30, 2, left]“而且他还提前做了准备——那个包,里面装的是什么,你我都懂。”[/p] [p=30, 2, left]“只能是潜水装备了,不过应该很简单,有身潜水服,护目镜,空气瓶,呼吸管就够了。让我们还原一下,他将装备带回家,趁夜深出门将空气瓶之类沉在河底,过了几天后先穿上紧身的潜水服,再套上衣服,来到街上,跳河,偷偷浮出水面戴好护目镜,再回到水中脱下衣服,用石头藏好,就能放心的趁着浑浊的河水和阴雨天的便利,在深处游走了……”[/p] [p=30, 2, left]“可还是少了什么,你想过他为什么戴口罩吗?又为什么冒险在桥上人最多的时候跳河?”[/p] [p=30, 2, left]“这……”余北冥有些不能确定了,“这种做法,有些难以琢磨了。”[/p] [p=30, 2, left]“其实,很简单。首先是时间,阴雨天是为了掩护自己,等到堵车,就是为了确保自己的死能被知晓,能被足够多的人知晓,甚至是所有人,但他戴了口罩,那么他的目的就很明确了,他想要的,就是让特定的人知道,让那些对他熟悉的人知道,包括:父母,妹妹,同学老师,还有,就是‘那些人’了。至于为什么不怕有人会救他,我只能猜,他是真的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善吧。”[/p] [p=30, 2, left]余北冥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了:“你说的‘那些人’,就是他去找的那些高三学生吧。”[/p] [p=30, 2, left]“没错,他的父母说,他喜欢去找高三的学生,可他找的那些学生,你都看到是什么样子了吧。”[/p] [p=30, 2, left]“学习刻苦,成绩却一直上不去,用你的话说,就是‘垫脚石’吧。”[/p] [p=30, 2, left]“没错,这些学生,他们学习刻苦,有他们在班上可以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可他们偏又成绩不高,不会对好学生们起到威胁,教师靠他们督促优等生,鼓励差学生,到最后,好学生因为他们不敢松懈,差学生靠他们激励自己,这两种学生都可能会因为他们考上学校,而他们自己哪怕在刻苦,也只是块垫脚石罢了。”[/p] [p=30, 2, left]“周峰找他们做什么?”[/p] [p=30, 2, left]“需要我来讲吗?其实你已经很清楚了。”[/p] [p=30, 2, left]“……是的,所以我想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p] [p=30, 2, left]“那抱歉让你失望了。这种垫脚石学生,他们把一切都压在了读书上,如果高考失利,他们大多数都会面临两种选择:继续努力,或是面对现实。但有些看出真相的人却选择了第三种——自杀。周峰他所在的学校每个年级大约有两千人,知道每年自杀率多高吗?我自己计算了一下,百分之一,这个数字很小,可它意味着什么?每一年,有几十个学生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每一年,几十个家庭破碎了,可每一年,都会有更多的学生考上高校,所有人都只看见了这一点,所以没有谁觉得这有什么错。而周峰,绝对是那看到了另一点的人。从他入学的那一年开始,那所高中的自杀人数突然降低了不少,你觉得是为什么?因为周峰,我不知道周峰到底做了些什么,但他确实给了那些人以希望,而他的死,本应对那些人是一个打击,可是并没有报道说有大规模的自杀事件,这意味着什么?接下来就是你查出来的,从周峰跳河的第三天起,他所接触过的那些人就陆续失踪,仅学生就有四十多个,这还不包括那些已经毕业的,把这三年所有应自杀却没有的学生都加在一起,就是近二百人。这么多人,能做的事太多了……”[/p] [p=30, 2, left]“可周峰为什么要假死?”[/p] [p=30, 2, left]“为了欺骗,如果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可他却神奇的活了下来,你会觉得这是什么?”[/p] [p=30, 2, left]“奇迹,或是……神迹。”[/p] [p=30, 2, left]“没错,我想周峰早就有了这个打算,他先找到那些可能自杀的人,让他们绝望后又给了他们某种信念,再通过一场假死来神化自己,以此来让这个信念加深,而他‘复活’后就能通过这个信念来控制这些人了。”[/p] [p=30, 2, left]“既然这些人失踪了,那你觉得他们会去做什么?”[/p] [p=30, 2, left]“首先他们要藏起来,藏到一个难以发现的地方,而且那里要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城外的山林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些问题,至于他们做了什么……”游方转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一个新闻,报道了上个月一辆运钞车失踪案。[/p] [p=30, 2, left]“你是说……这是他们干的?”[/p] [p=30, 2, left]“两百个人,就是直接把运钞车扛走都可以了,而且谁又能说司机和运钞员就不是这两百人之一呢?”[/p] [p=30, 2, left]“如果他们的目的就是钱,那他们已经做到了,可还没有人回来,他们的究竟要做什么?”[/p] [p=30, 2, left]“我不知道,想知道周峰到底想要什么,只能是亲自去问了。”[/p] [p=30, 2, left]“你是要?”[/p] [p=30, 2, left]“是了。”游方终于睁开了眼,露出了坚定的眼神,“这一次,我们要会会这个令人惊奇的孩子了。”[/p] [align=center][size=5][b]Part7[/b][/size][/align] [p=30, 2, left]山林中,游、余二人正沿着河流去寻找周峰等人的藏身之处,他们手无寸铁,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可能会遇到的危险。[/p] [p=30, 2, left]“我说,等一会儿可能有上百号人等着咱们呢,确定不带点武器?”[/p] [p=30, 2, left]“带武器有什么用?人家劫了个运钞车,手里肯定有枪,你我只需保证提前给警局的邮件能按时发送就好,至于活着回去嘛……我没考虑过。”[/p] [p=30, 2, left]“你是说,今天你就是拉我来送死?”[/p] [p=30, 2, left]“可以这么说。”[/p] [p=30, 2, left]余北冥心中无数羊驼飞驰而过,“有你这么当朋友的吗?我只想当个安乐椅侦探啊,为什么还会有生命危险啊,啊!啊!啊!啊!”[/p] [p=30, 2, left]游方低头仍寻找着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安静些吧,真有人也让你吓跑了,放心,他不会让我们死的。”[/p] [p=30, 2, left]“谁啊,周峰?”[/p] [p=30, 2, left]“不,是他。”[/p] [p=30, 2, left]“他到底是谁啊?”[/p] [p=30, 2, left]“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p] [p=30, 2, left]“……故作神秘,讨厌。”[/p] [p=30, 2, left]“好了,别抱怨了,就是那里了。”游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那里的地上一片狼藉,显然经常有人活动。[/p] [p=30, 2, left]“我们就这么上去了?”余北冥仍期待着游方有个完备的计划,游方却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向了山洞,丝毫没有防备的样子。“等等我啊,走那么快送死去啊。”[/p] [p=30, 2, left]山洞前,游方和余北冥向里面张望着,洞很深,里面很黑,好像一个人也没有,正当余北冥打算进去瞧瞧时,游方大声喊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p] [p=30, 2, left]话音刚落,一个人影突然从他们身后闪出,看来这个人早就盯上他们了。[/p] [p=30, 2, left]“我想你就是周峰吧,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还认不认得我。”[/p] [p=30, 2, left]“不管你是谁,既然你能找到这里,还能说出我的名字,就足够说明一切了,说吧,你知道多少?”[/p] [p=30, 2, left]“跟他废话干嘛,快把他绑了回去吧。”余北冥不知从哪掏出根绳子跃跃欲试的看向周峰,游方却把他拦了下来。“你的人都去哪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p] [p=30, 2, left]“好的,我叫游方,它是余北冥,我们两个受雇于你妹妹来调查你,我们所知道的只限于我们能想到的,而剩下的那些,就麻烦你告诉我们了。”[/p] [p=30, 2, left]周峰怔了一下,似乎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旋即又释然了,“也难怪,可能只有她还对我这么关心吧。你们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那些人都走了,去完成他们最后的使命,至于你们想知道的,且听我慢慢道来吧。”[/p] [p=30, 2, left]游方把余北冥按到石头上,自己也坐了下来,“歇歇吧,忙了这么多天,就让真相自己告诉我们真相吧。”[/p] [p=30, 2, left]周峰笑了笑,开始了自己的独白:“说实话,我并不惊讶有人能找到我,我的一切诡计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我所惊讶的是居然真的会有人来找我,毕竟我已经努力活得像团空气了,却还是有所疏忽,没关系,也到此为止了。说实话,他们其实很可怜啊,全都傻乎乎的,以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失败了又不敢面对,我给了他们一个崇高的理想,那就是改变后人的命运,他们都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注定失败,可同样的,有无数人和他们一样,以后也只会有更多,我指出了这点,告诉他们,比起平庸的度过一生,何不像无数追求自由和公平的先人一样,站出来对抗这不公的体制?可他们还是太懦弱了,没办法,我只能用些办法骗骗他们了。对了,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青年节啊,今天,他们也像当初的人们一样,去反抗了!他们要让世界看到真相,他们要改变这不公!”[/p] [p=30, 2, left]“怎么改变?”[/p] [p=30, 2, left]“很简单,你看那里。”周峰指着天空,一阵浓烟正缓缓升起,“那里是教育局,今天,他们燃烧自己的生命,为后人谋福祉,而我,则将留下来,见证这一切,来确保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p] [p=30, 2, left]“你个混蛋都做了些什么!”余北冥咬牙切齿的看向周峰,“你让他们烧了教育局?”[/p] [p=30, 2, left]“不止如此,还有里面的所有人,以及他们自己,他们将会高呼着口号,为理想而献身!”[/p] [p=30, 2, left]“够了,别再演了。”游方终于开口了,“你才不是什么有着崇高理想的伟人呢,你比他们清醒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周璇吧,那些钱,如果只是为了买汽油和食物,可是太多了。”[/p] [p=30, 2, left]“……没想到,那么多年前的一次偶遇,竟让你把我看穿了。”周峰突然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看来我还是太低估别人了。”[/p] [p=30, 2, left]“什么意思?”余北冥还在状况外,“这和周璇有什么关系?”[/p] [p=30, 2, left]“其实,刚才那番话,又何尝不是你内心的自白呢?不过你并不在乎自己,你关心的只是周璇。因为人口的增长,等到她高考时,又不知竞争会有多激烈,你要提前为她铺好路,让她能得到公平的对待,但还不够,竞争还在,为了防止她失败,你又为她准备了钱,确保她即使落榜也能过得幸福,我不知道你要怎么给她这笔钱,但这就是你的事了。”游方道出了周峰的真实想法,余北冥沉默不语,看向周峰,他居然笑了,“现在,该有个了断了,你们要不要抓我?的确,我害死了不少人,可最后终将有无数人因此受益,如果你们抓了我,这一切可能就白费了,舆论只会谴责我的邪恶,我将成为这不公制度的替罪羊,而且,我的妹妹,你们想过她知道真相后会怎样吗?她的心理会崩溃,你们又将毁灭一个人,那么请问,你们是要为了所谓正义牺牲我妹妹和无数人的未来,还是为了公平放了我呢?”[/p]
  • 游鱼 2019-5-3 16:13 说:

    留个结局,睡醒再写。

评分

参与人数 1英镑 +5 收起 理由
Azh.柯. + 5 同大皮~

查看全部评分

|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1: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5][align=center][b]Part8[/b][/align][/size] [p=30, 2, left]游方和余北冥又像以前一样坐到了自己的书桌旁,看着余北冥垂头丧气的模样,游方有些心痛,“怎么,还是过意不去吗?”[/p] [p=30, 2, left]“不是。”余北冥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把周峰抓起来是对的,我只是……我只是忘不了最后,周璇他们一家看我们的眼神……”[/p] [p=30, 2, left]“唉!世间难以评判的事太多,哪有什么绝对的是非善恶?你会低沉,说明你还对生活有希望,等过去了,我们还可以昂首挺胸的活着,看开一些吧。”[/p] [p=30, 2, left]“是吗?不过方,这次,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去找个地方散散心,好吗?”[/p] [p=30, 2, left]“当然可以,这就算是我许给你的假期吧,不过……”[/p] [p=30, 2, left]“不过什么?”[/p] [p=30, 2, left]“鉴于你差点动摇,这次就不给你发工资了。”[/p] [p=30, 2, left]“……混蛋,想不到你也会逗人笑了,这不一直是我的特长吗?”[/p] [p=30, 2, left]“不,我是认真的,这次我没敢向周璇收钱,所以咱们这么多天,都白干了。”[/p] [p=30, 2, left]“……FXXK!”[/p]
  • 兰茵如梦 2019-5-3 22:15 说:

    这篇 我可能要一点点咀嚼

    不过我很喜欢中间写垫脚石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惊艳
    后面我觉得好像有点点夸张
  • 游鱼 回复 兰茵如梦 2019-5-3 22:41 说:

    是了,就是这个,我最讨厌的也是这里,但以前的版本……太流俗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2:55:45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感谢有人愿意看完这篇差强人意的作品,这本是个很好的题材,却让我这个无能的人给毁了,真要我反省,我也只能推脱给这忙碌的生活了,但这不是重点。还是期望自己有一天能写出点好东西的,也许,就是下一篇? 这篇作品比起想表达什么不满,倒不如说是篇“垫脚石”,毕竟我打算从这篇开始写系列了,废话难免多了些,其中我有个小小的伏笔,日后可能会用到,不知大家看懂了没有,不过无所谓,只要有人愿意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敬请大家期待我计划中的下一篇,《捡尸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