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1|回复: 13

[原创长篇] 逃离理想国

简洁模式
发表于 6 天前 江苏| 6 天前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前言:本文是对谜题《乌有乡奇谈》的补充,补全了受字数限制被删减的部分。新人第一次写,有很多不足之处。
谜题链接请戳这里: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65785-1-1.html

以下是正文部分:
一、小白     小白没有前途,也没有后路。
     她来自一个吃人和被吃的时代,很显然,她是被吃的那一个。给予的薪酬远小于付出的努力,而对于消费来说,她手里的钱杯水车薪。
    为了钱她累得大病一场,等她从医院出来从她身上离去的除了疾病还有工作,她辛苦的劳动成果也被占据。
    小白渴望一个没有剥削的社会,一个掌握着知识的人能被尊重的社会,此时乌有乡向她抛去了橄榄枝。她别无选择,况且乌有乡被描述成她理想的样子,于是她满怀期待地出发了。
    乌有乡正如同被描述的那样,资源优渥、人人平等,每个人每天要做四个小时的劳动以领取物资,没有薪酬,物资按需分配。所有的人按不同的职能和种类被分成ABCD级:A级负责管理,B级通常是高级知识分子们,C级从事农业、工业和低端制造业,D级负责下水道和垃圾堆等社会清洁工作,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且必须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满意。管理由A级人员轮流承担,避免造成个人集权。任何人都不得做不属于自己的等级的事,C、D级人员不被允许识字。在这里,所有除快乐以外的情绪都不被允许存在。
    乌有乡有时也会引入小白这样的外乡人,这些外乡人相当于B级人员,外乡人通常在乌有乡干着和本地人一样活儿。然而这些外乡人也需要将自己的基因用于乌有乡人的克隆——这些本地人的繁衍方式基于克隆,而一直克隆下去可能有报错之虞,生出什么奇形怪状的生物都有,引入外乡人是本地人谋划很久的两全之策。
    每个外地人被分配一个婚配对象,说是婚配对象,不过是他们的监督罢了,监督他们有没有与本地人留下新的子嗣——保证基因不被污染嘛。而这些监督通常由A级人员担任,因为监督的活计像极了他们的管理。
|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江苏|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二、初见
     而小白的这位监督,哦不,未婚夫先生名叫克劳德,如同所有A级人员一样,他认为自己的等级高于一切,看不起其他等级的人包括外地人。
     “如果大家都想当管理人员,那就没有人从事农业和服务业,更别提扫大街了。因此,洗脑一批人让他满意自己所做的事是最好的决定。”克劳德先生早餐时如是说。
      “可是他们又没有体验过别的阶级的生活,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小白反驳。
      “你又不是他们,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开心。”克劳德说,“幸福的秘诀就是无知,知道的越多,想得越多,想不出所以然就会痛苦。”
      “所以得到快乐的最好方法就是不给他们知识不让他们思考,让他们热爱自己正在做的事而非做自己热爱的事,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塞给他们奶头乐——简单的感官刺激就能使他们高兴半天,如果不够,再用上嗦麻(一种快乐药)…真是野蛮外乡人想象不到的神仙日子。”
        小白如坠冰窟。
      “有时候我不能理解你们这些外乡人,整出什么一夫一妻制,为什么将人私有化呢,想跟谁好就跟谁好,今天去他家,明天去他家,或者几个人一起来,对单一个体产生情感是自我的源泉,是妨碍快乐的不稳定因素!”克劳德先生没有察觉到小白的变化继续说到,“不过得亏你们外乡人有这种意识,基因才便于管理。”
       克劳德先生吃完准备去劳动,末了不忘嘱咐小白一句:“不要碰嗦麻,这玩意影响基因。”说罢便离开,小白内心沉重,过了很久也离开住所去劳动了。
       小白打开窗户,试图让风帮自己整理思绪。
       而她想克劳德的话想得入神,甚至没有意识地在纸上写下了话:被刻意制造的快乐是否是真正的快乐,剥夺权利的自由是否是真正的自由。
       这与她一贯冷静细致沉稳的做风不同,那张写着乌有乡反动言论的纸被从窗户闯入图书馆的风拿去传阅,阅读完后刚刚好被放在一个男人的手边,而他拿起了那张纸。
       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
1 |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江苏|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小黑
       考古学家小黑曾在一次意外中发现乌有乡。
       小黑在很久之前便阅读过关于乌有乡的作品,东方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西方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威廉莫里斯的《乌有乡消息》,美好而虚幻的国度,如今却出现在他的资料里,而且似乎有资料表明明乌有乡并非乌有。小黑十分激动,立刻申请了调查乌有乡的工作,并赶往所在地进行考察。
       只是那时他不知道,这一切是被谋划好的阴谋。
       来到这里他就着手撰写乌有乡笔记,人文、饮食、服装等没有什么不对,这里很富饶,与许多贫瘠的国家不同。但是他隐隐觉得这里不对劲。他了解到,外乡人在这里有诸多限制,而这里并非看起来这么美好。
       小黑半开玩笑地问他的未婚妻,自己如果有工作需要能否暂时从乌有乡出去。
       索尔太太笑眯眯地看着小黑:“亲爱的,听说你在外面也读过关于乌有乡的故事,不怕回去再也回不来了吗?”
       小黑笑着说:“那挺遗憾的,说不定我在外面会写出个新桃花源记呢。”
       索尔太太看着这个儒雅随和的男人:“如果被出去的人知道这里我们就麻烦了…战争、疾病掠夺…”,她的微笑变成了狞笑“不能有没有被乌有乡接纳的人进入乌有乡,乌有乡的所有人,包括外地人也不能出去。”
       意识到自己的表情过于恐怖,她又切回了原本随和的笑容:“亲爱的小黑,你不可以使用嗦麻,也不可以和其他乌有乡本地人接触,除此之外,你做什么都可以。”
       小黑感到心烦意乱,他借口去劳动便去了图书馆,他翻阅书籍,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同时他又思索着,自己是否是唯一一个对快乐、自由产生怀疑的人。
      此刻,距离他捡起小白的纸仅剩三分钟。
登录帐号可查看完整回帖内容
| 发表于 4 天前 安徽|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应作者要求,顶帖
登录帐号可查看完整回帖内容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