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万|回复: 54

[每周谜题] 第164期谜题《无底涧》(答案公布)

简洁模式 关闭
发表于 2021-10-22 20:00:05 | 2021-10-29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64期谜题《无底涧》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一、

淳祐七年六月初四傍晚,广西灵山县一村民途径鸣呵河边,遂发现岸边有一仰面朝天的女尸,身上满是血迹。村民当即跑到附近人家求助。尔后府衙来人,将大半身体已经浸泡于河水中的女尸带回义庄。
时任灵山县县令的曹满仓乃是举人出身,为人勤勉好学,在其治理下灵山县的治安有口皆碑,真可谓是“无日不失事,无日不杀人”的广西的一朵奇葩。
如今自己辖区内发生人命案子,曹满仓自是不敢怠慢,当即令仵作对尸体进行勘验。
女尸年纪约二十上下,身长约五尺七寸,盘发。面色微赤,嘴唇有青斑,肚腹鼓胀。生前曾与他人搏斗过,因尸身发髻较为散乱,口鼻及指甲中均有泥沙,并于右上臂后方及后脖颈处发现手指用力按压造成的淤青。尸身正面有多处明显的刺伤,分布于腹部及心口处。这些创口小且深,两头呈锐角,创口边缘齐整,周围肉色干白,衣物上满是血污。
依据创口形状,仵作认为凶器应为匕首一类的尖刃物,死亡时间大约是一到两个时辰以前,即未时。
捕快对发现尸体的村民以及附近人家进行查问,并无人认识该女子,仅有一位老妪谈及午时曾见到该女子独自一人往河边方向走去。
眼下天色已晚,曹县令与王捕头在义庄商议后决定明日一早贴出认尸告示,当务之急是要查出女子的身份。


二、

衙门一早便于两个城门口附近张贴告示,告示中言明女尸身形体态并附有画像,可到义庄进行辨认。另一方面,曹县令命捕快去往河边搜索,若能找到证明女尸身份的物件就再好不过了。
然则到了午时,前来义庄的也不过区区三人,且在看过尸体后均表示并非自己的亲朋。曹满仓正在发愁时,河边的捕快传来好消息,他们在河岸上的草丛发现有一处被挖掘的痕迹,土中还露出了一块浅色衣角。
曹县令急忙赶到岸边,草丛中挖出的是一件白色的圆领长袍,显然这并非女子的衣物。长袍背后有大片血污,已近乎黑色,左袖也有些黑色,但仔细查看后确定是墨汁。而与长袍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一把匕首,发现时这匕首正放置于折叠好的长袍之下。
王捕头拿起匕首,刃长约6寸为双刃匕首,刀柄经过精心雕刻,然周身未沾有任何血迹。
曹满仓问道:“此乃凶器?”
王捕头道:“若是凶器,怎会无丝毫血迹。”
“想来定是凶嫌将匕首洗净。”
“大人言之有理,可既然清洗过,又该如何判断这匕首确实是凶器?”
“我听闻宋提刑曾在龚州断过一案,利用蝇虫找出凶器。这洗净的匕首若是凶器,曾经必是沾满了血污。苍蝇嗜血,便能闻到血腥气,我们只需将匕首放置在蝇虫出没的地方,若是苍蝇聚集,这必是凶器。”
“妙哉!卑职这就去办!”王捕头收起匕首先行离开了河岸。
府衙周遭有一悦来客栈,王捕头便前去借了后厨院子一用,此处正是蝇虫出没之地。王捕头将匕首放置于院内,自己先回客栈大堂喝茶。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王捕头拿起佩刀来到院子,却发现并没有蝇虫聚集于匕首。
“难道此法无效?”王捕头心生疑惑,便又向厨师借来一把剔骨刀放在同一位置,这次还不到半盏茶,便有大量苍蝇聚集过来。而旁边的匕首却仍然无“蝇”问津。
无奈之下,王捕头只得先将匕首收起准备离开向曹县令报告。路过大堂时,掌柜正和店小二谈论一名彻夜未归的客人。王捕头一个激灵,转而问掌柜那名客人的特征。
掌柜说道那是一名沈姓女客,操着江西口音,身高约五尺七寸。昨日午时离开客栈后便一直未归,但客人的行李还放在屋内。
王捕头惊呼踏破铁鞋无觅处,拽着掌柜往城外的义庄跑去,可实在把这胖掌柜累坏了。经由掌柜辨认,女尸正是那名女客,四天前在客栈投宿。
王捕头再度返回客栈,对沈氏的行李进行了一番检查,沈氏的包袱中只有一些换洗的旧衣物、干粮和散碎银子。
“沈姑娘可否与你们说过来本县的目的?”
“她似乎是来找人的。”店小二回忆道,“前天我去米铺时曾看到沈姑娘与一名男子同行,但我只看到背影也不知这男子是谁。”
待曹县令回到衙门,王捕头便将匕首以及有关沈氏的事告知于他。
“大人,现在已知尸体的身份,是否要将告示撤下?”
“不,再等几日。”曹满仓自信满满地说道。


三、

又过了三日,依然没有人来认领沈氏的尸体,衙门这才将告示撤下。河岸附近的人家被一一查问,那名老妪又提供了个新信息。她每日在去往河岸的必经之路摆摊卖一些自家种的蔬菜,初四那天未时她还看到一对年轻男女骑马前往河岸。大约半个时辰后,这两人骑马返回,看两人的穿着似是有钱人家。
灵山县可称得上富人的并不多,其中有三家大户,分别是赵魁元、梁瀚文、秦生。曹满仓便命人优先对这三户进行调查,很快便确定下初四中午,赵员外的女儿赵玉娘及女婿赵伦曾一同骑马外出,赵府的下人和一名邻居都目击到了。
赵员外女儿成亲时曹满仓也曾前去赴宴,这赵伦原名冯伦,江西鄱阳县人士,入赘赵家后改姓。而这赵玉娘则是赵员外夫妇的独女,生的美丽,但因幼年时感染风寒高烧不退,落下病根,脑子不太灵光。赵夫人原想让丈夫纳妾生个儿子,赵员外深爱妻子与女儿,不愿纳妾,因而对外招婿。
冯伦在三年前跟随商队来到灵山县,恰逢赵员外招婿。见赵玉娘生的美貌,冯伦二话不说愿意入赘,直到成亲后冯伦才得知赵玉娘的病。既然木已成舟,冯伦也就安心做起了上门女婿。
这赵员外是灵山县首富,县里的不少商铺是赵家的产业。都说无奸不商,赵员外也不外如是,他就是靠倒买倒卖囤积居奇起家。只不过自从曹满仓上任后,对奸商们进行惩治,赵员外也就收敛了不少,现在只做正经买卖。
曹满仓带着王捕头来到赵府,下人们马上通报了赵员外。问明曹县令的来意后,赵员外面露不满。
“本官只想问问令爱与令婿那日是否见过沈氏,员外何必为难。”
“大人只是想问话吗?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本官确实有所怀疑,但若是想摆脱嫌疑,还得你们多多配合啊。”
赵员外无言以对,命人去米铺叫回赵伦。


四、

赵伦身长六尺五寸,与王捕头一般高。见到曹满仓,也没有胆怯。曹满仓倒也不客套,直接问起了初四那日赵伦的行踪。
“小人那日午饭后与妻子玉娘同去鸣呵河边散步,大约半个时辰后便返程。”
“为何要去鸣呵河?这一来一回要花费不少时间吧。”
“最近玉娘气色不太好,大夫说多带她出去走走,那日我正好有空闲,就带她出门。您也知道县里很多人瞧不上玉娘,我也不想让她和那些人接触,就带她去了郊外。”
“在鸣呵河有遇到什么人吗?”
“没有,就我们俩。”曹满仓和王捕头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相信赵伦所说的话。
“散步的时候你和玉娘都说些什么?”
“这夫妻之间的私语实在不便相告,也请大人尊重一下我们小老百姓。”曹满仓倒吸一口凉气,这赵伦学识不多,话术倒是一套又一套,看来不可小觑。
“不知玉娘可否出来见一面,本官也有些话想问她。”
“小女身体不适。”赵员外说道。
“若本官一定要问呢?”
“大人这是摆起了官威啊。”
“本官只是想尽快破案,赵员外作为本县的首富,想必也不希望本县名声败坏吧。”
眼见说不过曹满仓,赵员外只好让丫鬟去叫玉娘出来。王捕头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赵伦。
在丫鬟的搀扶下,玉娘来到大堂。这是曹满仓第二次见到玉娘,果然是生的如花美貌,若是没有那场病,这提亲的人怕是要排起长队,怎会给个外乡人捡了便宜。
玉娘虽不及常人聪慧,但是基本的礼数还是懂得,见到曹满仓便向其作揖。曹满仓将之前的问题又再提了一遍,玉娘的回答和赵伦所说几乎一致。
见问不出什么,曹满仓便提出想在府内走走看看。赵员外知其用意,却也提不出反对的理由,便让赵伦去跟着两人。王捕头从赵伦身边经过拍了拍他的后背,笑说赵伦应该多补补身子,早日生个一儿半女给赵家延续香火。赵伦尴尬一笑,不明白王捕头为什么和自己寒暄。
两人在赵伦的带领下从前院逛到后院,这赵府可是比县令的府衙还要大出不少,家丁和丫鬟也有数十人。走到后院时,曹满仓给王捕头使了个眼色,后者便借口要去茅厕独自离开,曹县令边走边和赵伦闲聊起来。人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男人入赘后就算有后也是别人家的,所以入赘一事往往是非常丢人的。
赵伦显然不愿意谈及这个话题,只说自己现在每日经营生意忙得晕头转向,不消想那么多,曹满仓也知趣不再多问。两人逛到花圃,赵伦突然驻足不前,说花圃刚施过肥。这时王捕头也找到了两人,曹满仓便说自己是时候离开了,和王捕头一起离开了赵府。
出门后王捕头才开口,原来前面他是在借机摸赵伦的衣物,手感与草丛挖到的长袍差不多。但能穿得起丝绸的人并不是只有这一家,手感一样并不能作为证据。而王捕头独自在赵府走动时也从下人口中得知,赵伦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赵员外时常责怪赵伦在生意上的疏漏,对他非打即骂。赵夫人表面和气,暗地里对这女婿也不满意,总说玉娘值得更好的男人。而有个家丁更是给赵捕头透露一件秘事,原来赵玉娘还有梦游症,曾经在梦游期间将一名丫鬟给入井底。好在那是一口枯井,丫鬟命大只是摔断了腿,赵员外还给了丫鬟一笔封口费。
回到府衙,曹满仓拿出了那件长袍仔细检查起来,希望能在衣服上发现证明其所有者的证据。左看右看,终于发现有一个护身符被缝在了内衬,护身符上还绣着一个“伦”字。
翌日,曹满仓再次来到赵府,这次随行而来不止王捕头,还有八名捕快。正在吃早餐的赵家人非常不悦,曹满仓倒是不管,硬是带人前往花圃强行进行挖掘。
赵员外和赵夫人在一边厉声呵斥甚至威胁恐吓,曹县令充耳不闻。家丁们拿着棍棒在管家的带领下过来,两拨人可说是剑拔弩张。王捕头拔刀就朝家丁们挥去,把他们吓瘫在地上。
好消息传来,一名捕快挖到了一个包袱,打开包袱一看,里面是一件女子的上襦和长裙,正面还沾着大面积的血污。和衣物放在一起的还有一把刀身满是血迹的匕首。
曹满仓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而身后的赵员外和赵夫人则双脚发软,不住地摇头。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分析沈氏遇害案并还原案发经过。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4675-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10-29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64 期谜题答案以及 165 期谜题。
2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2 23: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记录
引用
身高约五尺

改为

身高约五尺七寸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9 19:54:02 | 2021-10-29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7.5/10
8 人评价
5
50%
4
12.5%
3
12.5%
2
12.5%
1
12.5%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2 英镑 购买答案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9 20: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为筹备三校赛,每谜将暂停,直到比赛结束。
| 发表于 2021-10-29 20:03:3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匕首捅尸体真的可以满身血吗
  • 艾伦打嗝尔 2021-10-29 20:09 说:

    刚死不久,还是会喷出一些血迹的,实在不行也可以往衣服上抹。就算赵伦手上有血迹,赵员外夫妇也只会以为是他带玉娘回来的时候弄上的
  • Queranc 2021-10-29 20:12 说:

    我也以为是先捅刀再溺死的
  • b1ttermoon 2021-10-29 20:18 说:

    我记得我写的是,刚死不久血液有轻微喷涌
  • 两仪 回复 艾伦打嗝尔 2021-10-29 21:00 说:

    可恶啊
  • 兰迪.西克 2021-10-30 08:57 说:

    先捅刀再溺死+1
  • 兰迪.西克 回复 艾伦打嗝尔 2021-10-30 16:53 说:

    我提个疑问哈,既然死者喷出血迹了,那么她的伤口附近的肉色又怎么会干白呢?而且,死后是不可能出血的,出血就是没死,这是自然规律。不信你百度一下孙思邈,他就曾经通过还在流血而判断一个孕妇没死,救下了这名孕妇。
| 发表于 2021-10-29 20:09: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完结撒花
1 | 发表于 2021-10-29 20:09:4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真有人能在河边睡着?太离谱了
  • 艾伦打嗝尔 2021-10-29 20:14 说:

    赵伦可以和赵员外说他离开玉娘一阵去别的地方,下午一个人呆着是有可能睡着的
1 | 发表于 2021-10-29 20:10:5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三校赛加油!!
4 | 发表于 2021-10-29 20:17:4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我但凡坚定一点不改答案,也不至于刚才看伪答的时候这么兴奋
3 | 发表于 2021-10-29 20: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怎么从按右臂推出是右撇子的 丢人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