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1-10-15 20:00:00 | 2021-10-22 20:0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63期谜题《被盗的名侦探》
作者:猴赛雷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一、

沿着南锣街一直往北走,在与鸣柳巷交界的位置矗立着一家书店,名曰“诡计博物馆”。店主郑宗年轻时在欧洲和日本四处游历,精通多国语言,平日里最爱的正是阅读侦探推理小说,无论任何类型他都是来者不拒。
回国后,他便将自己位于南锣街的门店收回,在此处开了一家专门贩售推理小说的书店。说是书店,但其实并不依靠卖书盈利。毋宁说根本没盈利,入不敷出已经是常态了。只不过因为郑宗的职业——包租公,让他无须担心盈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开这家店只是为了能让喜爱推理小说的人有个去处。
虽然国内推理小说只是小众,但是依靠着郑宗在圈内的声望以及丰富的藏书藏品、周到的服务,这家店也逐渐成了圈内人士向往的打卡圣地。而前年一位小黑书的网红来此拍vlog,更是让书店在网上小火了一把,现在每日都有客人慕名前来。


诡计博物馆平面示意图▲

在南锣北站(公交站)下车后映入眼帘的便是“诡计博物馆”的院子外墙,墙体不高只是作为隔断和装饰之用。清明时节雨纷纷,这绵绵细雨从清晨起就下个不停,郑宗撑着伞一如往常从两面外墙之间的空隙走进小院打开1楼的正门,书店的开门时间是早上9点,他一般会在8点半先到店里准备。
1楼是书店的“销售区”,书架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推理小说,按照小说流派进行分类。吧台和休息区还有食物、饮料供应,让大家能在店内阅读聊天休息。
从1楼后门出去便来到开放式的“后院”,郑宗先将楼梯口的卷帘门推上,接着从楼梯上去。2楼北侧的两个房间是活动室,用于办一些签售会或者茶话会讲座。南侧则是两个娱乐室,提供桌游、剧本杀。
而占2楼面积最大的展览室就是郑宗引以为傲的书店特色,凭着多年旅日旅欧的经历和坚实的经济基础,郑宗收集了大量珍贵藏品,例如柯南·道尔的亲笔手迹、约翰·迪克森·卡尔的手绘密室图、横沟正史cos金田一耕助时穿的和服。但这些还只是小打小闹,那茫茫多的绝版书籍才是重中之重。
这些绝版书绝大多数都是初版还附有作家签名,且品相都能达到8成新以上,无论是小说还是研究著作,无论是原版书还是引进版应有尽有。摆在圆柱玻璃展柜的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未拆封初版以及民国时的译本。
更令人惊叹的是,这些书并非全都经过正规出版。其中有一些是至今尚未出版的名家书稿,郑宗不知费了多少功夫和金钱才将它们一一收集,并且亲自进行翻译,他的译作也同原书一起摊开摆放在玻璃展柜内,着实令人垂涎三尺。
每一个来书店的客人,无论是否喜欢推理小说都会来此展览室一睹这百多年来的推理盛宴,书店的店员候赛雷便是专门负责给客人们介绍这些展品。
郑宗来到展览室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门锁。展览室的钥匙有两把,分别由他和候赛雷保管,偶尔他没来书店时就由候赛雷开门迎客。
阳光透过身后的窗户将2楼的走廊照亮,可推开展览室屋门后,郑宗的心脏霎时漏了一拍。
眼前的展览室失去了以往的井然有序,那些平日里连郑宗都舍不得随意触碰的珍贵藏品被随处丢弃、撕毁,现场一片狼藉。
郑宗站在原地,看着正前方地面上自己心爱的《The Three Coffins》,他感到一阵眩晕。双腿想移动却没有力气,只得左手扶着门框,右手颤颤巍巍按下墙上的电灯开关,屋内的灯并没有亮起。为什么?来不及思考那么多,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保持现场,然后报警。郑宗立刻掏出了手机。


二、

南锣街派出所警务室就在附近,两位民警接警后很快便赶到现场。其中一位民警凯威自小就喜欢推理小说,长大后考上警察圆了梦,平时他也是书店的常客。看到现场的模样,凯威也十分痛心。
“昨晚我们也和平时一样是10点关门。”在民警的询问下郑宗说起昨晚关门时的情况,“我在2楼确认窗户都上锁并且将门都锁上,下楼后再将卷帘门拉下上锁,另一名店员小嘉则是把1楼的两扇门锁上。然后小嘉和我道别,往他家的方向走去,而我则在对面公交站等最后一班车。”
“昨天只有你和小嘉吗?”凯威问道。
“是的,小候前两天请假回乡下祭祖,要明天才回来。”
凯威观察了一下展览室的门锁,并没有明显的破坏痕迹,便又问起了有关钥匙的事。郑宗表示其他钥匙都有三把,但展览室的钥匙只有两把,自己这把一直都是随身携带从未丢失过,在民警来之前他也发了微信给候赛雷确认了他的钥匙也没丢。
“这要不是个神偷,那就一定不是从门进入了吧。”另一位民警徐猛边做记录边说道。
凯威戴上手套穿上鞋套,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丢弃的藏品,在展览室内检查玻璃展柜。他根据自己的身高比划了一下,每个展柜约莫2.6m高,30cm厚,100~120cm宽。下方有一个高约20cm的底座,上方则加装了一个25cm的黑色挡板。除了基本的铝钛合金框架,其余均由透明玻璃组成,展柜内每一层左右两侧均安置了一个小LED灯,用于打开展柜的卡扣则是在底座上方。
凯威试着挪动展柜,但费了很大劲才挪动了一些。


玻璃展柜示意图▲

走到另一个展览室,那里有两个圆柱形玻璃展柜,分别放着福尔摩斯初版书和译本,可以让大家360度无死角参观展品。与其他惨遭洗劫的展柜不同,这两个展柜完好无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很快,凯威的注意力就被一个亮点吸引走。
“徐猛你快过来!”
听到呼唤,徐猛也急忙戴上手套和鞋套小跑着到凯威身边,两人站在放着译本的展柜边看着西侧的三个展柜。中间那个展柜的背后有一个橄榄球形状的缺口,从缺口处可以看到窗外的街道。
还站在门口的郑宗有些焦急,他现在不能随便进入展览室,到底警察发现了什么。没过一会儿两个警察回到门口,问起了展柜背后放着什么。
原来因为西侧的墙面分别有两扇窗户,如果直接将展柜放着,后方的窗户就会很不协调。所以他们用与展柜本体高度一致的瓦楞纸把一面涂白放置在展柜后方将窗户进行遮挡。
这时凯威告诉他,在另一个展览室的瓦楞纸被人撕开了一个洞口,正好就在展柜的第四层位置。


展览室内平面示意图▲

三人转而来到1楼的电脑前。郑宗在书店安置了不少摄像头,包括室外的。但是当他们准备调出监控时发现电脑根本打不开。凯威顿感不妙,急忙询问电闸位置。
书店的配电室在后门旁边,是一间较矮小的小屋,周围还放着几捆施工用的材料。三人又赶了过去,发现配电室的门锁已经被破坏,门只是虚掩着,电闸也被拉下。重启电闸后,三人再次回到1楼,虽然这时他们都已经心知肚明,摄像头恐怕提供不了有用的信息了。
果然,所有摄像头从昨晚23点57分起就停止运行。只有后院的一个摄像头在停止运行前拍到有一名身高约1.75米体型较胖,全身黑衣还戴着连帽衫帽子的可疑人物,此人被拍到往后门方向走去。5分钟后,摄像头就不再运行。
缺少了摄像头,案件的侦破难度陡然上升。因为从目前的信息来看,犯人拥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要找到指纹之类的直接证据恐怕也是非常困难。
徐猛将案件的初步情况汇报给了市刑侦队,这里需要进行彻底的搜查,绝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三、

到了早上8点50分,店员陈嘉也来到了店里。他在微信上看到郑宗发的信息就急匆匆跑了过来,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完。
来到展览室门口一看里面的情况,陈嘉当即青筋暴出口吐芬芳。若是犯人在他眼前,凯威相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冲上去先打一拳。
陈嘉对于昨晚关门的叙述和郑宗一致,而对于不在场证明的询问,陈嘉倒没有反感,毕竟他也是看了那么多推理小说的人。他直言自己是独居所以没有人证,但是公寓门口有摄像头,应该可以证明他昨晚没有离开过公寓。
凯威带着陈嘉下楼,郑宗坐在休息区掩面无言,陈嘉便过去安慰他。徐猛则将凯威拉到一边,说起了悄悄话。
“会不会是监守自盗?”
“你什么意思?”
“那些展品价值不低,如果这位郑老板买了保险……”话说到这里,凯威懂了徐猛的意思。虽然他不认为郑宗会对自己的藏品下狠手,但人心难料。
“郑老板……”
郑宗抬起头,完全没了精气神,没有监控这事对他来说简直雪上加霜。
“你……有给展品投保吗?我是说……也许能挽回一点损失。”
“没有……”郑宗知道凯威的意思,但他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发火。“展品的估值并不会很高,就算投保也保不了多少。而且我没想到会有人去偷……到底为什么……”
“我们一定会找到犯人让他把展品还回来。”
“又能找回多少呢,那些被他当作垃圾丢在地上的可都是我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宝贝啊!!”郑宗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再次将头埋进双手。
凯威叹了一口气,作为一个推理迷他非常能理解郑宗的心情,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尽快帮助他找到犯人,于是他又回到了展览室希望能找到更多线索。
屋内的灯都亮着,进门右手边的两个展柜放着出版年代较近一些的未拆封小说和作家签名,最靠近门边的展柜主要以日系小说为主,另一个则以欧美小说为主。
虽然每个展柜几乎都被洗劫,但程度却不尽相同。例如这个日系展柜虽然书籍东倒西歪,有几本还被扔在展柜下方地面,但塑封完好,50本书都在似乎并没有损失。而旁边的欧美展柜则明显不同,展柜和地上加起来只留有二十多本,大多还是原版书,那些作家签名和不少被粗暴撕毁的塑封更是被扔在地上,显然损失惨重。
他又走到对面的四个展柜,是比刚刚两个展柜年代较早一些的书籍,同样按照国别分门别类,同样也是欧美展柜损失比日系严重。
而走到南侧的两个展柜位置时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两个展柜右手边靠墙的放着欧美小说,左手边靠四个展柜的放着日系小说。
此时日系展柜内除了第五层的书都被搬了出来,整整齐齐摞在欧美展柜的墙角处,形成约有60cm高30cm宽的两摞书。放在最上方的两本正好分别是江户川乱步的《D坂杀人事件》和横沟正史的《八墓村》,放在下方的书则应该是从旁边的日系展柜里拿来的书,从年代和旁边那空荡荡的四层展柜都可以看出来。
欧美展柜内几乎空空如也,只有七本埃勒里·奎因末期的原版书被完好的放在展柜第四层和第五层。这时凯威才注意到,除了这个展柜外,其他展柜的第五层多是完好的,只是会有两三本书被拿走或丢弃。
走到另一个展览室,西侧的三个展柜分别放着阿加莎·克里斯蒂和约翰·迪克森·卡尔的作品和周边,其中阿婆的展品占了两个展柜。这三个展柜的译本小说丢失了一些,但两位作家的经典作品大多留着,作家周边、原版书和非推理作品也大多完好,只有少数被扔在地上。
剩下的展柜几乎都是各类欧美名家的作品,但损失并不算多,或许因为大多是原版书,只有一套盒装系列丛书的盒子被破坏,里面的书被拿出来两本丢在地上。而由郑宗翻译的未出版书稿就遭重了,翻译稿全都丢失,庆幸的是原版书稿都还留着,也算是止了一点损。
绕完一圈,凯威对展览室的损失也有了一点数。如郑宗所说,大多数展品对推理迷来说是无价之宝,可真拿去估值却不见得值钱,真正值钱的只有少数几个藏品,但它们并没有被盗。
何况就算找到犯人,能找回钱也找不回那些被毁坏的藏品。


四、

刑侦队的人员抵达后很快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借由展柜后面的洞口,警方也将目光锁定在了展览室的窗户外侧。在那两扇窗户外正是钢制结构的雨棚,但如果从窗户的角度看过去,它更像是个阳台。上面还放置着许多空调管道,其中有几段管道被人为踩踏过,损坏比较严重,有两节管道甚至被踩断。


右侧雨棚的示意图,仅作为简略的结构展示之用▲

两个雨棚之间的空隙位置搭了三条下水管道,可以说是绝佳的攀爬位置,警察尝试了一下可以轻松借由这些管道攀爬至雨棚上方,在管道上也提取到了几枚不完整的鞋印。
展览室窗户宽1.2m,高1.6m,最上方的位置要比展柜本体高出15cm左右。而在展览室窗户的窗沿上还有数十道白色划痕,像是用什么金属打磨过,上面还留有一块黄色透明的塑料残骸,像是什么东西的握柄。窗户的月牙锁位置则有明显被撬过的暴力破坏痕迹,窗户也已经被打开。在展览室窗户外透过被撕破的洞口可以观察到室内情况。
按照郑宗所说,2楼的窗户平时都是从内上锁,近期也都没有打开过。而遭到同样待遇的还有旁边的仓库窗户,窗沿上也有更多的划痕,但仓库窗户内的瓦楞纸并未遭到破坏。
1楼的屋顶上方自然也没有被警方放过,但只在后门的屋顶上发现了两个一次性蓝色鞋套。
对于2楼的调查是重中之重,仓库、活动室、娱乐室的门均保持上锁状态,没有被入侵的痕迹。然而最为困难的是对于现场展览室的痕迹物证提取,展览室作为顾客们必来的地方,虽然每日关门前都会进行简单打扫,但还是不可避免会留有大量痕迹。
痕检人员不得不放弃对展柜外侧的痕迹提取,可对于被遗留在现场明显被人动过的书籍、塑封,却也没能提取到新鲜痕迹。
看到忙得焦头烂额却没有成效的痕检人员,靠在走廊窗户边的凯威皱起了眉头。现场看似杂乱无章,可犯人却是有备而来,让警方对现场的调查宛如大海捞针。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多希望自己能够像柯南一样一道闪电劈过大脑,获得破案的灵感。
屋外的细雨持续到下午3点终于停了,对于现场的调查也告一段落。凯威不情不愿的跟随其他同事准备下楼,就在走到楼梯口时他无意间朝活动室门边的窗户瞅了一眼,那扇窗户似乎没锁。
在同事的催促下,凯威也没有细想,马上跟随大家下了楼。1楼内刑侦大队的马副队长正在交代郑宗最近不要营业,等待警方的通知。其实发生这样的事,郑宗也感到心力交瘁没有心思维持经营,能够休息一阵也挺好。
随着马副队长的一声“收队”,大家陆续离开了书店。接下来的几天,刑侦队组织了一个6人专案小组负责本案,凯威很有幸的被选入小组,原因是他作为书店常客对推理小说的了解比其他人多不少。
专案组内部讨论过后,认为应当先排除书店内部人员犯案的可能,因此对包括郑宗在内的三名工作人员都进行了调查。
郑宗作为店主,嫌疑本身就很小。并且如他所说,他并没有为这些藏品买过保险,他的个人资产也非常充裕。不在场证明方面,他表示自己回家后和在国外的妻子视频聊天,直到凌晨1点多才结束聊天入睡。警方联系了其妻子确认,也查看了微信的视频通话记录,从23点11分开始,聊天时长持续了2:02:13。
拥有另一把展览室钥匙的候赛雷在回到本市后立刻就接受了警方的询问,他表示自己这几天一直都在乡下老家,家里人和周围邻居都可以为其作证,后经警方查证所言属实。而他的体型和监控中所拍到的人也并不相同,他的个头足足有一米八二。展览室的钥匙以及书店的其他钥匙他一直都有妥善保管,回乡也都带在身边。
最后是来书店工作刚半年的陈嘉,陈嘉是外地人来本市打工,租住在距离书店30分钟脚程的一家单身公寓,平时都是走路上下班。他的身高体型都与监控拍到的人影差不多,在监控拍摄的时间内他声称自己在公寓内,该公寓只有一个出入口,并安装了摄像头。根据监控来看,陈嘉在10点33分回到公寓,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25分才离开。之后陈嘉到附近的早餐摊买了稀饭和包子,刚吃到一半就看到郑宗发来的信息,就火急火燎往书店赶去。
候赛雷和陈嘉都是和郑宗在网上认识后才来店内工作,两人也都是推理迷,陈嘉坦诚来此工作最初动机就是为了可以免费看小说。
之后对于案发现场的调查也还在进行,通过郑宗等三人的整理,失窃的藏品都是小说,包括郑宗的译本,共计144本。在整理过程中三人也发现,失窃的绝大多数都是欧美作家的小说,只有4本是日系小说。而损坏的藏品还在一一核对中。
在破洞位置的展柜上方警方发现了一小块灰绿色的旧麻布,被卡在展柜的金属边缘,从麻布的边缘来看它是被撕扯下的。同时这个展柜上方的灰尘有非常明显的被擦拭过的痕迹。
凯威盯着展柜思索着,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回头看着门口。郑宗无精打采的站在门边,准备随时配合警方的询问。
“这里的门用的是什么样的门锁?”凯威问到。
“就是很普通的那种。”
“具体说一下。”
“额……就是这样关上门。”郑宗将门关上,接着又转动把手将门打开,“这样的话,还是可以随便打开。如果要上锁,只有两个方法。一是在门外用钥匙上锁;二是在门内转动保险旋钮。”
“用钥匙上锁后,室内转旋钮也是可以开门的吧?反过来也一样?”
“是的,两者控制的是同一个锁舌。”
凯威蹲下身仔细观察起保险旋钮,整个旋钮呈金属圆柱形,表面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痕迹。他伸手转动了一下,旋钮本身转起来有一定的阻力,转动后一个长方体锁舌弹出。看来如果先转旋钮就无法关上门,旋钮转动后把手依然可以转动。
“案子和门锁有关吗?”多年浸淫在推理小说的郑宗立刻察觉到了异常,按理来说这个案件和门锁的构造应该是无关的,为什么凯威要问这个问题。
“也许有吧……”
凯威并非故弄玄虚,只不过他现在也还没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向屋门上方,那里有一扇60cm高的中悬窗用于通风和采光。
“难道是……”凯威让郑宗从隔壁的娱乐室拿来一把椅子,其他同事也围了过来,不知道凯威在搞什么名堂。凯威踩上椅子,头顶比窗框下方高出了不少,可以非常方便的进行观察。
“这里的灰尘最近被擦过,而且中间还有一道垂直的磨损。”
“什么?!”同事以及郑老板都发出了惊呼,这扇窗户因为位置太高,至今为止也就打扫过两次,上一次还是春节前。
下了椅子的凯威,心中反而多了一个疑问。屋外又下起了小雨,他径直走到推拉窗边,将窗户打开。
低下头,不锈钢的窗框也有一道有明显的磨损,和中悬窗上的一样都是近期造成的。
犯人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凯威笑着想到。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还原案件发生的完整经过,并指出犯人是谁。
若你认为犯人并非题中出场人物,请尽可能描述出犯人所具备的特征。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4480-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10-22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63 期谜题答案以及 164 期谜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学院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2 19:56:11 | 2021-10-22 20:0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7.4/10
10 人评价
5
10%
4
50%
3
40%
2
0%
1
0%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4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1-10-22 20:06:34 | 2021-10-22 20:27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小扑街、踩点答完、再接再厉!
| 发表于 2021-10-22 20: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全无了
| 发表于 2021-10-22 20: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忘记窗户和展柜差15厘米了,本来猜到是两人的,后来觉得窗户那里不可能有人进来,还奇怪为什么可能有麻布,估计是袋子的残存部分吧
  • 两仪 2021-10-22 20:09 说:

    我是SB
3 | 发表于 2021-10-22 20:21:21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这个案子是由7月份成都的环球游戏博物馆被盗案的改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一下极客堂在b站发的视频,现实里就惨多了
  • xunyunnan 2021-10-22 21:30 说:

    居然是真实案件改编的
  • 平成君 回复 xunyunnan 2021-10-22 22:24 说:

    具体细节基本上一模一样
  • xunyunnan 回复 平成君 2021-10-22 23:01 说:

    我直接无视了15㎝的空隙,果然还是太肤浅了
  • 泽希尔风暴 2021-10-26 13:29 说:

    看到类似博物馆被盗的消息就想到的极客堂的事件,当初在b站上看到他们发的被盗的视频,里头凌乱的场景简直让我血压升高。
| 发表于 2021-10-22 21:21:3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笑死,我动机什么都对了怎么想没想到是小孩
1 | 发表于 2021-10-22 21:43:0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无了,上次猜两个写一个,这次猜两个还是写了一个,看来要多积累经验了
| 发表于 2021-10-22 21:54:3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直接就无了,都没想过俩人
  • ayouexingle 2021-10-22 22:06 说:

    我还一上来就排除了从窗户进入展览室的可能......居然是小孩,万万没想到。不过 15厘米高,小孩真能爬进去吗
  • 史蒂夫·赫金斯 回复 ayouexingle 2021-10-23 10:42 说:

    我也很怀疑,一个6岁的小孩还有可能进的去,再大一点就感觉进不去了啊……一米六……我也就才比一米六高一点点,但是绝对钻不了那么小的洞(真的……一米六这个身高……很不合理(除非这人超级瘦
| 发表于 2021-10-22 23:07:3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直接零分谢罪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