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9076|回复: 62

[每周谜题] 第162期谜题《也如寂寞》(答案公布)

简洁模式 关闭
发表于 2021-10-8 20:00:09 | 2021-10-15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62期谜题《也如寂寞》
作者:Vt超新星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欢迎光临。”
帅气的迎宾小伙拉开了金边的玻璃大门,25°的点头鞠躬恰到好处,亲切得体。今晚明明没有风,可进来的女人步伐凌乱、头发凌乱、衣服凌乱。小伙看不清她的神情,却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乳沟和裸露的双足,可他把诧异与游离的眼神掩饰的很好,眯眼笑着,露出洁白整齐的牙。
“欢迎光临。”
前台的小姐齐刷刷地抬头,微笑,问好。你要是听到了,会开始相信人的温暖原来是可以机械般复制的。她们的声音在空倘华丽的大厅回荡,穹顶天花板垂挂的水晶灯似乎都抖了抖,把光折射得更加璀璨。那么的多余,又那么的恰到好处。
“晚上好,女士,请问有预订房间吗?今晚我们房间快满了,还剩下...”
“不用,我来找个人,你们这里有叫郭远的员工吧,我知道他今天晚班。能帮我叫一下他吗?” 女人有些惨白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浅笑,可她的眼神不太对,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服务她的小姐有一些迟疑,可下一秒就再次露出了职业笑容,拿起了前台的电话传唤这位叫郭远的员工,因为女人默默掏出了宾馆的会员钻石卡。要知道这可是A市最高端的宾馆,来来往往都是社会上流,可能办到钻石卡的,还是少之又少。
“好,请您稍等,您可以先在沙发那儿坐一坐,郭远马上到。”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小姐心里犯起了嘀咕,有钱人好怪,这恐怕是目前最怪的一个!
脚步声由远及近,名叫郭远的男子快步走进了大厅,他不知道今天这个时间为什么会有人指名道姓来找他。他一眼就看到了女人,脸上露出了错愕但有些开心的神色,女人快速地走向他,他快速地走向女人。
然后郭远看到了红色,他突然无法呼吸。他垂头看到一把刀深深地没入自己的胸口,握着刀把的是一对好看的、修长的手。在气氛完全凝固之前,那双手狠狠地将在他体内的刀子一转,血开始汩汩而出。郭远条件反射地低声“啊”了一下,他感到自己整个身子发软,左手下意识扶着女人的肩,可双腿还是沉沉地跪了下去,倒在女人怀里。这一来,郭远扯下了女人衣服一侧的肩,头也沉沉地贴在女人裸露的乳房上,他的视线里便只有白里透红的肉色、细小精致的毛孔。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尽管空气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
可能,他只是想多闻几口那诱人的体香,他终究是个男人。
两人怪异地此般相拥着,而前台的小姐们开始齐声尖叫。什么嘛,原来不用训练,也可以那么的默契。


A市警局 2021年7月6日

“...好的,麻烦你了。秦班挂了电话,脸色阴沉,长长地叹了口气。
“医院那边打的电话,伤势过于严重,抢救无效。不久前刚宣告死亡了。这下是三条人命了。”
办公桌对面的易空烨从椅子上轻轻跳起,踱步到窗前,表情捉摸不透。昨天夜里他们接到报案,名为林觅霞的女子只身前往A市的瑞华宾馆,在大厅暴起伤人,用随身携带的菜刀捅死了宾馆员工郭远。而就在今天稍早前,警局又接到一起命案,A市富人区的一处豪宅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二人全身赤裸,被乱刀捅死在二楼的主人房卧室内,现场十分混乱、血迹四溅。男性死者便是这栋豪宅的主人,A市最年轻的富豪赵鸿。女性死者则是叫王婉,是一名嫩模,看她生前的照片确实是年轻貌美。虽然这起命案报案更晚,但是初步判断赵鸿和王婉的遇害时间早于郭远遇害,而将这三名死者串联在一块的便是林觅霞的身份。
林觅霞原本是名车模,但她现在的身份是赵鸿的妻子,她在一场车展上被赵鸿一眼看中,两人去年十二月份便在A市高调结婚,也算是轰动当地的小新闻。而林觅霞更是亲口承认这三人都是她所杀,据她所说赵鸿婚后对她一点也不好,带别的女人或男人回家乱搞,王婉则是赵鸿的新欢。赵鸿经常酗酒后对她拳脚交加、有时甚至强迫她加入3P,这都是家常便饭,似乎他办那么一场婚礼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林觅霞自称她昨晚假装配合赵鸿和王婉3P,出其不意用厨房的刀捅死二人,随后她草草洗了下身子与刀具,确保没有明显的血迹,便赶到瑞华宾馆捅了郭远。现场的线索都与林觅霞所说吻合,赵鸿家中除了有很多不同男女的DNA指纹等痕迹——但都比较陈旧——最新最常见的便是林、赵与王三人。浴室仍有水渍,不久前被人用过,有没洗净的血渍,确认是赵鸿和王婉的。而捅死郭远的刀具上,完整的指纹只有林觅霞的,且与三位死者身上的刀伤都吻合。刀上主要的血都是郭远的,但也残余少量赵鸿王婉的血,毕竟林觅霞没有把刀清洗的很彻底。警局里的女警员早些前对林觅霞进行了搜身,并监督她换衣服,发现林觅霞身上有多处淤青,处理过不少家暴案件的警员也辨认出不少被烟头烫、带状物抽打、钝物击打的伤痕,新旧不一。
林觅霞状态十分冷静,冷静得有些吓人,眼神里甚至有一些沾沾自喜,仿佛自己已经完成了某种使命。易空烨和秦班起码能够理解林觅霞杀死赵鸿和王婉的动机,可他们暂时看不出郭远与这三人的关系,问林觅霞,她也只会淡淡地一句:“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班抖了抖手里的透明塑料袋子,里面是林觅霞给前台小姐展示的宾馆钻石卡,警方联系瑞华宾馆追查卡号,确定了是赵鸿很久以前就办的卡。瑞华宾馆已经全面停止营业配合警方调查,反正血溅大厅,一时半会是别想要有客人了。
“有点难办,听说瑞华宾馆就是有钱人找乐子的地方,除了大厅和员工茶水间之外,宾馆的电梯楼道走廊,统统不安装监控录像,也是这家宾馆的大卖点,让那些大款玩得舒心放纵。而这么离谱的事,说白了众人皆知,想必瑞华宾馆背后有人撑腰啊...利益牵扯太多了。” 秦班撇了撇嘴,苦笑道。
“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这也算是A市很久不见的的大案子了,死者身份也有点特殊,起码宾馆明面上不得不配合我们调查。老秦,和我走一遭,肯定能挖到些许有用的信息。”


瑞华宾馆前台 2020年12月25日

已经是深夜,新来的阿雯在前台有些昏昏欲睡,突然听到电梯“叮”地一声在一楼打开,一位衣衫凌乱的男房客快步来到大厅。她立刻直起了身板,拍了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谁让自己是晚班呢。只见他在沙发上狠狠地坐下,用手帕搓了搓手甩在茶几上,点起了雪茄。手帕上似乎多了几抹红色。阿雯看得也不真切,这时,电话突然也响了,是11楼的一个房间打来的,她连忙回过神来接通:“您好,这里是瑞华宾馆前台,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另一端却没有立刻回答,阿雯听到了似乎有人颤颤的呼吸声,像是人刚哭过或忍着疼痛,她蹙了蹙眉却没有作声,毕竟住在这个楼层的肯定是位大客户,就算是恶作剧她也得礼貌地等下去。
终于传来一位女性的声音,“给我开一瓶你们最贵的酒,送上来吧,对,一整瓶。”
“...还有” 在短暂的迟疑后,客人又追加了一句,语气突然多了别的意味。“我想把房间家具布置改一改,正好派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上来送酒吧。”


A市瑞辉大宾馆 2021年7月6日

当天的所有员工都还被留在宾馆内,接待他们的则是姓高的一位经理。由于监控录像几乎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易空烨提出直接从宾馆的电脑系统里调出客人入住的信息。没想到高经理先掏出了两份文件,居然是瑞华集团的保密协议合同,这还是头一遭,可又能怎么办呢?易空烨与秦班交换了下眼神还是签了字。二人首先查询林觅霞的消费记录,着实吃了一惊,林觅霞居然是瑞华宾馆的常客,每个月都回来三四次,几乎是一星期来一回,最近的两次入住是2021年6月26日和6月12日,最早是在2021年1月9日。不过既然记录的名字是林觅霞,说明她平时并没有拿着赵鸿的钻石会员卡来消费,这也解释了为何她每次都是选便宜的房间。而对她有些印象的前台小姐们记得她永远是一个人来的:宾馆的制度是必须在前台登记并提供有效付款方式才可以通过电梯或楼道去二楼及以上的客房与设施,就算是有人事先订好房间等别人赴约,前台也一定会给房客打电话,确认后才会放行。林觅霞在她们这些员工的记忆里从来不是去别人先订好的房间,更没有其他人在她入住后前来表示是与林觅霞有约的,她每次都是入住一晚,可能当天晚上或第二天一大早便退房离开。
相比之下赵鸿的记录远没有那么的规律,他最早的记录是2020年12月24日。
“唔,这不是...赵鸿和林觅霞刚结婚那一会吗?” 秦班侧头想了想。
“这个我也有印象。” 一直在一旁看着两人的高经理眯着眼搭上了话。“去年赵先生的婚礼还是蛮高调的,可他却选择带着夫人来我们这边住了三天,说是庆祝圣诞节也顺道过了蜜月。我们宾馆当然是自称A市最奢华高端的,也俯瞰美丽的江景,但我说句闲话,凭赵先生的身份,就在A市度蜜月实在是有些敷衍了。”
“有点意思。”易空烨附和道,可盯着电脑的他明显和另外两人说的不是一个东西。他指了指筛选出来的记录:“赵鸿新婚后,还是比较频繁来瑞华宾馆的,可偏偏不是和林觅霞一块来。可是他来的频率一路稳定地减少,而从两个月前开始,赵鸿居然突然完全停止了在瑞华的消费活动。老秦,我们不是特地联系了一些八卦小报纸的记者吗,我记得赵鸿被拍到处了王婉这个新欢,也是差不多的时段。”
“嗯,和林觅霞说的差不多,她说结婚不久后赵鸿就会带别人回家,他去宾馆的频率一路减少,只能说明他愈加变本加厉、肆无忌惮了。王婉是彻底把赵鸿迷住了吧,赵鸿直接不把她当外人,每次都带回家里,大有鸠占鹊巢之势。林觅霞也太惨了,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秦班摇了摇头,又想起两起命案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场,似乎是具像化了她无尽的怨气。
“高经理,那我们来聊聊郭远吧,你对他有什么印象呢?” 易空烨进入下个话题,他又想起了郭远那清秀好看的脸,这宾馆的清洁员工也是那么的高质量吗。
“郭远是去年初受聘于我们宾馆的,我对他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但从来没有收到过他的同事或客户的投诉,就是很...容易忽略的一个人吧。”高经理还是礼貌地笑着,整了整自己的名牌,似乎在暗示自己这个职位本来就不会关心郭远这种的员工。“郭远一直是晚班,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12小时的班。我们这里的清洁员工除了法定节假日没有休息日,全年都是要上班的。”
“所以他的工作范畴是什么?打扫卫生吗?”
“当然不是那样的,像郭远这种员工既需要在客人要求或客人退房时前去打扫清理,也负责送餐之类的杂事。当然,郭远还是我们这里资历最浅的员工,前阵子才刚刚允许他服务更高楼层的客人。如果你们想要更了解郭远,我或许可以带你去见他的同事老张,他是我们这里的老员工了,和郭远一样做的是晚班。郭远刚入职的时候,也是老张负责带。”
“有劳。”


瑞华宾馆员工茶水间 2021年7月6日

老张说是有四十多岁了,可他就是那种像酒一般的男人吧,越老越有味道。皮肤紧致、眼神深邃,秦班脑子里居然冒出了“风韵犹存”这种不恰当的词,赶紧提醒自己做人不要越来越歪。
“郭远这个小伙子,学东西学的很快,工作很有活力,也很勤快。我们这里的员工都一把年纪了,他这个年轻人也算是给我们的团队带来一些生气。他...唉,真的很可惜。” 老张说话时面无表情,可他无论说什么都有种悲伤的感觉。
易空烨皱了皱眉,总觉得他没有把话说清楚。这时,还在一旁的高经理接到了一通电话,似乎很重要,他向众人示意自己要失陪一会,快步离开了茶水间。易空烨便把握时机,追问道:“老张,郭远的死已经不能改变,但我们真的很想弄明白他为什么就这样被林觅霞捅死,不是吗?你觉得任何有关郭远的事、任何异常,都可以和我们说。”
老张谨慎地盯着高经理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其实郭远都死了,这个秘密也没什么,但传出去终究影响不好...郭远他,有某种心理疾病。”


老张的回忆 2021年2月20日

“小郭...小郭!小郭请回答!”
老张收到前台那边5103号房退房的消息,就派郭远拿着员工的万能房卡上楼清理检查房间。他还多叮嘱了一句,前台说5103房的客人入住时是一男一女两人,所以特地要检查一下房间内的各种情趣用品和性用品有没有需要维修或补上的。员工上楼检查房间,需要定时用对讲机与老张或当天的负责人保持联系,在员工抵达客房时需要报备一声,之后每15分钟也需要报备进度。客人8点半退的房,郭远推着沉重的清洁车从电梯上到五楼,8点33便报告说抵达了5103号房。而现在都已经9点了,老张还没有收到郭远的第二次报告。这要是被值班的经理知道了,这小子第二天可就不用来上班了!老张打心底还是很喜欢这个安静又肯努力的小伙子,于是他并没有按照平时严格的工作规矩记录下这一次异常,而是自己偷偷跑上五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叮。” 电梯到了五楼,老张快步走出电梯间,转外进入了走廊,5103号房就在走廊最前面的这一端,老张一眼便看到那房门还大开着,清洁车停放在门外的走廊上。老张拿着对讲机随便说了些什么,客房内便传来自己的声音,他更加怀疑了,大步冲进客房,却发现郭远面朝下躺在空敞的客厅地毯上,动也不动,腰间别着对讲机。老张颤着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好在他呼吸很正常,于是他拍了拍郭远的脸,还用力摇了摇他的肩膀。郭远缓缓地睁开眼睛,突然眼睛瞪大,捂着后脑勺呼痛。
“小郭,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嘶...我...我可能是晕倒的时候磕到了头吧,好痛!”郭远小心翼翼地摸着头,竟然鼓起了大包,还好只是皮肉伤,他眯着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小郭,这事情可是很严重的,你晕倒时要是被别的客人撞见了怎么办?” 老张突然想起了更可怕的事情,冲到门口的卡槽处,还好万能房卡还安然无恙地插在那里,但万一...他神情严肃了起来。客房本身的物品不见本来就不是瑞华宾馆需要担心的事情,但要是有人用了万能房卡闯入别的客房,惊扰贵客或偷房客的私人物品...这对宾馆的声誉可是致命的!
“小郭,赶紧把客房检查整理完,我们待会得检查你这张万能房卡的使用记录,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岔子,我也是保不了你!”
郭远一跃而起,神色慌张了起来,他和老张一块快速地检查了是否要补上的物品,有些令人惊讶的是似乎除了镀有金字的陶瓷餐具套件里少了一个瓷杯不见以外,房间里的避孕套之类的物品都没有被使用过。郭远补上了一个新的瓷杯,换上新的毛巾被单等物品,便和老张一起回到员工茶水间。老张凭自己的资历辈份找新来的前台小姐通融了一下,悄悄查了郭远那张万能房卡今天的开房记录,发现只有5103号房,这是无法篡改的,每张万能房卡有独特卡号,也不可能被替换或复制。既然确实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这事也就这样被老张盖了下去。而在老张的逼问下,郭远承认自己一直以来有一种特殊的心理疾病,会突发性地昏阙,并且对于病发前后的记忆很模糊。郭远还从员工储物柜里掏出了自己在一家私营心理诊所的诊断书和一瓶药,药全是看不懂的外文,但诊断书确实对他的病症如此描写,郭远向老张表示,他只要按时吃药,就不会病发,求他不要声张出去,毕竟这个病可能导致他丢了饭碗。
老张将信将疑,但郭远确实完全没有再出现类似的情况。要说真的还有什么奇怪的话,老张这件事后对他额外留意了一些,发现他有时候上门给房客送餐时花的时间也是很长,不过可能是要服务客人,也没什么。但有时候老张要提醒他工作服有些衣衫不整的问题,他们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这些小细节。似乎,老张也没看过郭远服用过那药。


瑞华宾馆员工茶水间 2021年7月6日

易空烨按下了录音笔的暂停键,这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信息。适才听到一半便给警局打电话的秦班点了点头,凑过去耳语道:“我刚确认过了,我们不是昨晚就把郭远储物柜里的物品全部带回去了嘛,没有找到什么药,但确实有【吴忧心理诊所】的收据,这家私营诊所的位置我们也查过了,是离郭远家最近的心理诊所,开诊所的年轻心理医生叫吴杉,确实是有文凭有执照的,未婚且长期单身。”
看来瑞华宾馆可以挖掘的信息就这些了,易空烨见高经理还没有回来,和秦班一块向老张道别。老张用力握了握二人的手,“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们能还原出完整的真相。”
二人从员工茶水间走出,看见高经理刚在前台处理完什么手续。他看见走在前边的秦班,便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迎了上来。
“二位要走了吗,虽然不是太合时宜,但这是我刚帮你们办好手续的两张基本会员卡,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光临瑞华。”高经理微微欠身说道,可易空烨二人结果卡后并没有喜悦之情,而是戒备地盯着他身后墙上的房间价格,酒店客房一共有12楼,每四层分一个档次,由低至高,当然有一些特殊的客房因为位置和房号等原因,还会有附加收费。再往上的楼层则是各种娱乐设施,包括影厅、SPA澡堂、健身房、赌场、餐饮等。
“1,2,3,4...5!” 秦班数着价位的的手抖了抖,“高经理,你也太看得起我俩,一晚上最便宜的房间都是五位数,啧啧啧...”
高经理捂着嘴第一次发出了轻笑,可就连笑声也听起来是刻薄的:“哎,我们瑞华贵有贵的道理。我们收费不菲,因此客房内的杯子啊、毛巾啊、甚至一些特殊用品,客人都可以随便使用带走,毕竟我们酒店提供的东西都是很高质量,是很好的纪念品、更是好的广告。就算是客人对很昂贵的家具电器或设施造成了破坏,宾馆事后可以直接从客人(入住时必须提供)的有效银行帐户上扣取。当然这些只是防范措施,我们相信顾客都是很有素质修养的,瑞华的最大卖点就是能让客人随心所欲:只要有空房,提供身份证和银行账号信息后直接入住;退房时和前台说一声就可以直接走,结算付款都是后台操作的事情。
无论如何,瑞华宾馆期待你们的光临。”


某条街道 2021年2月18日

男子走得很远,才敢回头看了看已经变成一个小点的诊所,拎着塑料袋的手已满是汗渍,袋子里是诊断书和一瓶他看不懂的药。他现在才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效果,不知道是不是他过于心虚,他感觉医生看他的目光有些犀利。明明诊所没有别人,可前台那个小姐手脚太不麻利了,他从门诊室出来还等了好久,她才喊他的名字来付钱取药,多待一秒都像是煎熬。
他甩了甩头,把手中的袋子攥得更紧,眼里浮现了那动人的微笑。


吴忧心理诊所 2021年7月7日

次日,秦班开着自己的车载易空烨一起去郭远常去的那家心理诊所,毕竟目前看来和命案没有绝对的关系,两人这次算是私服执行任务。昨晚回到警局后,秦班让人简单调查了一下,郭远的这种心理病的确是存在的,但是非常罕见,而目前国内市场上只有一种进口口服药片X每天服用就能完全避免病发。因为其成分特殊,治疗这类疾病的药大量服用会产生幻觉和亢奋感,而长久和酒精服用会对人体造成累积性的伤害,专家警告如此服用很可能几个月内就会引发猝死。这种药物在此之前完全被禁,今年初才放松了政策,针对几种特殊的心理和精神疾病,有相关执照的医生可以给病患开X药。易空烨则才想起那时新闻的确有报道过,不过他向来不太关心这种消息。秦班和易空烨此次前往目的也很简单,只是和吴杉医生确认一下郭远的诊断结果以及郭远的病情,不过秦班的车内除了他们二人,后座还捎了两位警局的同事,他们负责的是另外一个调查任务,正好吴忧心理诊所也是他们的调查目标之一。
“小章,小徐,我听说你俩这次负责的案子也是和这个X药有关啊,你说巧不巧...”秦班瞥了后视镜一眼,后边两个穿着警服的大男人第一次坐局长的私家车,有些拘谨扭捏。
“哦...是的,自从国内引进了X药,根据我们的眼线,近几个月来这个药物很多也流入了本地黑市上,甚至有不少夜店酒吧出现有人为了嗨而嗑X药、把X药碾成粉给别人饮料里下药的案例。也不仅是我们A市,很多地方都有这种问题。”小章望着窗外,有些忿恨地说道。
“这药就一个规格,一瓶31个药片,正好是一天一片配水口服,一个月的疗程。这么一瓶在黑市上交易价格已经高达五位数了,就算是正规渠道购买,也不便宜啊...”小徐看了看资料,“大型的医院和医疗机构是主动配合调查的,不过排查时间会比较久,现在我们就是挨个找这些有购入X药的私营诊所,查一下库存和开药记录是否吻合,并且也可以顺藤摸瓜了解到本市哪些人可以通过正规渠道获取这些药物。这些人中肯定有几个是黑市上X药的货源!”
吴忧心理诊所的开张时间是工作日每天上午9点至12点半,下午2点至9点,周末则只开上午半天,节假日自然不营业。诊所的员工便只有吴杉医生和柜台的小赵,小赵她负责帮病患拿号、根据医生开的药单给客人拿药、收银等行政上的工作,而吴杉自然是接待病患,负责库存药物的定期下单采购等。众人抵达诊表明来意,小赵便带着小章小徐去检查营业执照、X药库存的变化记录等,吴杉则把易空烨二人请到了面诊室。
吴杉想给二人倒水,显然门诊室没有同时接待多人的习惯,他翻了翻桌柜子才找出了第三个瓷杯子,洗干净后倒上水递给秦班。秦班接过杯子,杯身绕了一圈黑色胶带,可能是为了防烫防滑,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四周:“嘿,这还是我第一次来看心理医生,没打扰到你做生意吧!”
吴杉不禁苦笑道:“害,警官也别说笑了,你看我这像是有什么生意的样子么?不过不瞒你说,我们这种心理诊所主要客源都是比较稳定的,要是严重到要来看医生,那么几乎不存在很快速就好的心理问题和疾病咯。而且,我们药和咨询费用确实贵..勉强能维持吧,哈哈。.”
“那我们就直接说正事吧,据我们所知,郭远的心理病是在你这里诊断的,他每个月也定期来你这里复诊并拿药是吗?”易空烨直奔主题,还掏出了郭远的照片放在桌上方便吴杉辨认。
“啊,确实有这么个人,我给你找找他在我这儿的病历...”吴杉拉开档案柜抽屉翻了翻,掏出郭远的给易空烨看,却也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郭远第一次来诊所是2021年2月18日下午,而吴杉对他的诊断很详尽,判断为就是需要X药的病。第一次看病记录上还写了郭远详尽的信息,比如住家地址、工作情况等,毕竟开了比较特殊的X药,因此保留病患越详细的信息越好。
“...要真的说有什么奇怪的话,他其实住的离我们这边不近,只不过我们刚好是离他家最近的私营诊所。他能找到我们这里看病,像是专门搜到的一样。”吴杉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还有,还有就是,他这个定期复诊和药真的蛮贵的,虽然瑞华宾馆服务、房间什么的都很高端,他一个小员工的薪水...没想到他这么有钱,还付现金。”
易空烨要求看一样X药,确实是个写着英文的药瓶,里面的药片就是白色扁圆的,毫无特点。
另一边,小章小徐已经完成了工作,库存数量和X药买进开出的记录是没有问题的,篡改这种数据是艰巨的工作,且都可以进一步核实证伪。秦班捏着把子将杯中最后一口水喝完,和易空烨起身向吴杉告别。


A市警局 2021年7月7日

回到警局,又有了新的进展。
“根据进一步调查,赵鸿接受了家族的集团,他平时也就在家中做一些简单的办公,要不然就是去各种大交际应酬场合,唯一不变的是每个星期六公司高层的开会,他便会在公司过夜,第二天回家。而他对于林觅霞很快没了任何感情和意思,他的控制欲还是很强的,林觅霞居然完全没有手机和通讯工具,除了在家里有一台电脑可以在赵鸿允许的情况下使用。卧槽,虽然没有严重到把林觅霞软禁在家,但也够变态!” 秦班读着整理出来的报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哦,赵鸿每个月还是会给林觅霞卡里打一大笔钱的,不过想要申请调出林觅霞的账户活动估计要花些时间了。我再看看...赵鸿家中电脑的浏览记录,是7月5日早上百度了一款安眠药的英文名称...这些人就喜欢乱七八糟洋里洋气的...哎?在林觅霞衣柜里发现的药瓶,外面全是英文,后发现是———”
易空烨听到这里突然兴奋地抢过了报告,但他看到秦班读的部分后,又有些不甘心地坐回了椅子上,把秦班的话接了下去:“后发现...是一款进口安眠药,进一步调查发现,这安眠药价格亲民,和X药完全无关,不具备相同的成分。”



谜题篇结束。
请还原林觅霞杀人案件相关的真相。
题目与答题者认知有出入者,以题目描述为准,题中提及的药物、病症纯属虚构。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4326-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10-15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62 期谜题答案以及 163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5 19:55:00 | 2021-10-15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8.1/10
24 人评价
5
29.2%
4
45.8%
3
25%
2
0%
1
0%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3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1-10-15 20:09:2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彳亍,完结撒花、
| 发表于 2021-10-15 20:10:5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完全忘记医生的事了……
| 发表于 2021-10-15 20:15:5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医生的杯子是个圈套,没想到还真是个套
| 发表于 2021-10-15 20:16:3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额啊啊啊我的逻辑呢,我把医生想得太好了😓,直接偏掉了一大截😭
| 发表于 2021-10-15 20:21:2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眠药那里是怎么回事?
  • 史蒂夫·赫金斯 2021-10-15 20:23 说:

    就是医生实际上只是给了郭普通安眠药,所以配合着酒精无法致死
  • greta 2021-10-15 20:59 说:

    哦哦
| 发表于 2021-10-15 20: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N久之后易空烨和秦班终于回来啦!
话说秦班是不是有个妹妹来着...算了不问了
| 发表于 2021-10-15 20:29:0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就得看这种爽文,看别的老是咳嗽
看完这篇每谜,突然萌生一个大胆而邪恶的想法
  • greta 2021-10-15 20:59 说:

    怎么个大胆法
  • 指间流沙 回复 greta 2021-10-15 23:31 说: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自己乐呵乐呵就得了
| 发表于 2021-10-15 20:29:1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笑死,去溜了一圈,大家好像都忘记可爱的医生了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