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7848|回复: 40

[每周谜题] 第158期谜题《作死》(答案公布)

简洁模式 关闭
发表于 2021-6-4 20:00:19 | 2021-6-11 20:0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58期谜题《作死》
作者:Vt超新星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12:07,某咖啡厅

“一天上午,杰克和约翰去看望住在郊区别墅的金姆森太太。平常他们要进去都要按门铃,今天的门却是虚着的。杰克和约翰推着门进去,在一楼的餐厅里发现金姆森太太的尸体,看上去,她已经遇害十多天了。她是在用餐的时候遭到突袭的,一柄尖刀贯穿胸口,瞬间夺去了她的生命。凶手随后洗却了整幢别墅。杰克和约翰伤感地坐在别墅前面的台阶上,送来的报纸推满了整级台阶,而评阅它的人永远不会再读了。别墅的台阶下,还放着两瓶早已过期的牛奶,也是金姆森太太订的。聪明的杰克看了以后,花了5秒的时间就知道凶手是谁了,你知道吗?

本期智力大挑战题目由热心读者天国凤凰投稿提供,答案将在下期(6月1日)揭晓。

上期答案:当年在湖里缠着男子脚踝的并不是什么水草,而是女友的头发,他错失了唯一救她的机会,因悔恨而自杀。”

星期五的中午,一家街边咖啡厅内,刚做完今天这期《文艺城》周报上数独题目的王响正咧着嘴,门牙啃咬着已经残破不堪的铅笔头。这期的“智力挑战”又是这种随便从网上一抄的玩意儿,他不禁翻了翻白眼。顺道瞪了瞪小圆桌对面的搭档徐知,那头发蓬乱的高瘦男子正推着眼镜,入神地看着这期《文艺城》周报的连载小说专栏。他们现在手上的报纸就是徐知带来的,他是这份周报的忠实订阅者,今早在9点出门上班前便收到了送来的报纸。

王响的确搞不明白徐知对这个周报的喜爱:他们俩见识过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案子,难道真有什么故事比他们的经历还有趣么?
《文艺城》报如其名,不登时事舆论,专门为读者提供任何与文化、艺术、娱乐有关的讯息与内容。或许是最近火热的书影音、又或许是怀民路人民演艺厅新上的剧目。而这个周报最受欢迎的地方,自然是它的连载小说。目前该版块被两位常驻作家写的作品霸着,一个是韩克写的《无人之镜》,另一个则是丁磊写的《彼岸》,这两篇作品都是一个月前开始连载的。而徐知现在追的便是这篇《无人之镜》。王响抵不住徐知的疯狂安利,也勉强看了看,确实是写得还算有趣的魔幻小说,讲述的是一对青梅竹马被卷入一个镜像世界后发生的各种危险。让人吃惊的是,这篇小说的作者韩克已经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写的东西还是有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反观另一篇同时连载的作品,年轻作家丁磊的《彼岸》,似乎就是文笔平平,内容也是无病呻吟的都市言情。《文艺城》每周会进行读者反馈,在连载小说版块《无人之镜》的评价完全碾压《彼岸》。不过这也是丁磊的处女作,之前完全没听说过他的作品,和韩克对比或许有些不公平吧。当然了,这些都是王响无意间观察到的信息、或从徐知那里听到的感慨,他对这两位作家和这两篇作品一点也不感兴趣。

王响心情不好真正的原因,恐怕还是他和徐知今天的任务:他们俩这个破案如神的黄金搭档这次出来居然只是做一整天的便衣巡逻。徐知自然看出了老搭档的不满,眼睛虽然还离不开报纸,嘴上却不饶人:“没有大案子,那是好事,你看看你成天就恨不得哪里闹出个人命,你到底是哪门子的好人?”
王响额头青筋都要爆出血了,却也没想出什么反驳的话。

徐知追完了这一周的剧情,神色却也凝重了起来,因为这一期剧情的结尾是女主中箭在右胸,正是镜像世界里人心脏所在的地方,似乎是要死掉的架势。大部分读者追这篇作品,当然还是为了看女主啊,这可让人如何是好,正义的执法人员徐知也打起了给作者寄刀片的小算盘。想到还要等一整个星期,真的是一种折磨!徐知丧气地一手翻过报纸,却发现连载小说版块另一面居然是一个特殊采访的报道,正是访谈作家韩克。

“...我们在5月23日的午后拜访了韩克老师,他在一人居住在一幢只有两层楼的老式公寓的单元里,一厅一房一卫、装修简朴,用韩克老师自己的话说,简单而舒适。

不知是不是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士都必然有着独特之处,我们在抵达二楼韩克老师家前便远远看到了他敞开的房门,门与墙壁呈90度,挡住了后方的走廊。韩克老师笑称,这是自己在这里住了多年落下的习惯,因为房间有窗户的一面只能看到楼距很窄的另一幢高楼,若是把房门打开,在书写的他回头便能看到蓝天白云、或是远方的景致,只有这样也才通风。韩克老师这样一大早便把门开着,晚上才关上的习惯肯定会给同楼层的居民带来不便,但韩克老师表示大家都知晓他的职业,对他很是体谅包容,毕竟走廊的两端都有楼梯供居民上下。

谈到创作,相信一直以来关注韩克老师的读者朋友们都知道,韩克老师之能写出如此引人入胜的作品,是因为他写作可以说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在去年韩克老师连载小说《末世》的时候,我们便做过专访,发现韩克老师为了完全投入自己设想的情节,在写作期间完全不梳洗打理自己,每天只吃罐头食物,甚至时不时节食几天,以模拟在资源极度匮乏情况下人的生活状态...

...本期韩克老师的专访就到这里,我们专访视频可以在《文艺城》官网免费观看,视频最后有韩克老师才艺表演彩蛋,包括但不仅限于韩克老师双利手的展示!”


12:57

徐知突然发现,他们目前所在的咖啡厅便是一幢高楼的一楼,而并不宽的马路对面,是一幢老旧公寓的背面,只能看到一排排窗户。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徐知按捺着自己躁动的心,又仔细地对比了一下眼前的画面与报道的描述。徐知在确信自己没有搞错后只想狂舞,王响却抢先他一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顺着王响如炬的目光,徐知看到了一辆救护车和局里熟悉的警车停在了这老旧公寓的正面,他们这个角度依稀还能看到闪烁的红蓝灯光。王响匆匆地结了账,兴奋地拉着徐知推开了咖啡厅的玻璃门,警笛声顿时清晰了起来。

那晚,小有名气的作家韩克死于家中的新闻将让L市不少喜爱《无人之镜》的读者感到震惊。


19:40,L市警局

王响等来了从现场回来的徐知,两人都有新掌握的信息和彼此分享。王响有些失望地弹了弹手上薄薄的一张报告,面无表情地说道:“唔,尸检结果虽然初步但几乎不可能错了,因为就是单纯的工作强度过大引起的心脏病发作。据检测,死者没能及时服用药物。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致命或值得注意的内外伤,更不存在中毒、被移动或打斗的迹象。

死者手腕上还带着智能健康手环,能精确追查到死者是在今天上午11点51分09秒心脏停止跳动,而在这死亡时间的前两分钟内也记录到死者心跳有明显的突发异常。而我们联系了死者的医生,医生表示死者有这样急性的心脏病发作并不算反常。死者在一个月前健康便显著恶化,仍坚持每周连载,肯定大大提高了风险。但医生也表示自己一直以来都给死者开一种特效急救药,出现症状时若能及时服用一颗倒也不至于难逃一死。而死者在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刚从医生那里拿了新的一瓶。
医生感叹道,之前死者一瓶药可能要好几个月才能用完,上个月居然就用光了一瓶药,相当于一天就需要用一次,实在是太频繁了。

徐知倒是带回来一个厚厚的公文袋,里面是在现场拍摄的各种照片和证据。韩克的尸体是在自家门口被每周五来取稿的《文艺城》编辑李务发现,死者趴在地上作向外爬行状,一只手勉强伸出了屋外。进屋就可以看到不大的客厅和一张桌椅,桌上是写得差不多的稿子,内容确定为下一期的《无人之镜》,椅子则是倒在地上。桌子的两个抽屉都被拉开,均有被胡乱翻找的样子,但左侧抽屉明显被翻的更乱。离死者伸出的手稍远处也发现了一个圆柱形小瓶,正是医院开给死者的急救药,还是新的一瓶,30粒装,尚未开封,但瓶身上沾了不少地面的灰尘。

房门和报上的专访一样,是已经敞开的,只能从屋内朝屋外开,最大幅度为90度,也就是死者习惯的,让房门与墙壁呈直角。公寓所有的房间房门构造一模一样。现场人员做了简单的指纹检测,死者房门和屋内最新的指纹都属于死者,并没有刻意清理的痕迹,屋内也有更陈旧的三种指纹,分别确定为为丁磊、刘娟和李务的。其中最新的为昨天傍晚才来帮死者打扫过卫生的钟点工刘娟。药瓶则只有死者,开药医生和刘娟的近期指纹。桌上有一份今日的《文艺城》周报,上面有死者和送报员张平云的指纹。
据了解,死者平时不怎么出门,除了固定在附近一家饭店买饭或添置文具用品。死者没有叫外卖的习惯。

王响听到这四个人的名字,点了点头,朝自己面前的电脑努了努嘴:“不错,这四个人有极大的涉案嫌疑,都在警局里拘留着配合调查了。你和我一起去找他们聊聊吧。”


李务

“李编辑是吧,请你简单介绍一下你和死者韩克的关系,已经你所了解的情况。”

“是...我是《文艺城》的编辑李务,目前主要工作就是负责连载小说版块、与两位作家韩克和丁磊老师沟通联系。我与二位都是约好在每个星期五取稿。”

“确认一下,所以《文艺城》周报是每个星期五一刊,而你也正好是每个星期五向两位作家索取下一周的稿件对吧?”王响做了做笔记,话锋一转。“我也有关注这两位的作品,我感觉丁磊的小说口碑完全比不过韩克的啊,这两位互相认识吗,是不是存在很激烈的竞争关系呢?”

“没错。这样对大家来说都很方便记得。至于两人的关系……韩克对于丁磊来说算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吧?反正丁磊是韩克后来介绍给我们的,韩克以前教过书,丁磊确实是他的学生,现在两人关系很好,是忘年之交。虽然两人的作品水平相差的确很大,但我从没看过丁磊有任何不满。”李务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包括他锃亮的地中海。他看起来的确很惊讶,仿佛这两人关系不好简直是无稽之谈。“不知道警官你清不清楚,这两人就是邻居,丁磊就住在韩克的隔壁,两个单身汉平时互相照应着生活,互相勉励。唉,你说这是什么事,死者为大,可我也苦啊,《无人之镜》下周的稿件没写完就算了,还被你们收去当证物...”

“...那能描述一下你当天发现尸体的情况吗?”

“我每个星期五都是差不多12点45左右去公寓分别取丁磊和韩克的稿件。出于尊敬,我肯定是先去拜访韩克,而韩克的单元偏右侧,加上他开房门的习惯,所以我每次都只能从右边的楼梯上二楼。韩克的房门像往常一样是敞开的,可我一眼就看到了从屋内露出的一只手,毫无生气的搭在地板上,就感觉不妙了。我上前发现韩克面目狰狞地倒在那里,我连探鼻息都不敢,直接叫了救护车、报了警,在警察来之前我一直没离开。”

“确认一下,右边楼梯,是指你正对着公寓正面而言,对吧?”

“没错。”

“死者近期你觉得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吗?”

“嗯...我其实也就每个星期见他一面,要说不正常的话...可能是自从新作品连载开始,他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吧。你们可能觉得正常,但我觉得蛮奇怪的,毕竟他之前连载《末世》的时候那才叫对自己折磨,而且他那时每一周写的字数比现在要多。按道理说,他现在的工作量和强度和那时相比可是下降了不少。”

徐知后来联系了《文艺城》,得到了之前几期《无人之镜》的手稿,发现手稿的字迹是一模一样的。


丁磊

“丁先生,请问你在案发当天做了些什么呢?”

“我昨晚突发奇想买了一桶油漆,可能是想要换个写作的环境吧,所以今天一大早把我房间的墙重新粉刷了一下。由于气味很大,我刷完墙后便开始给房间通风散气味。我记得刷完墙壁的时间是11点半左右,油漆味一直到了中午12点半才散的差不多。” 丁磊显然因为恩师的死而受了很大的打击,可他似乎也因为别的事情而烦躁苦恼。

“所以你完全没有听到、看到任何反常吗?”

“我在等油漆散味的时候当然没有闲着,而是在...给我的稿件再校正润色一下。”丁磊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安,在椅子上扭了扭。“期间我也把自己那台破旧的大电扇开了最大档,所以吵得很,没听到什么其它的声音。”
据调查,李务说的不错,丁磊曾经是死者的学生,死者似乎对他的启发很大。他一心只想以写作为生,甚至不惜从大学辍学,和家人决裂,来到死者的城市找到死者。而韩克想必是感动于他的这份决心,也的确是大力推荐了丁磊。
警方也搜查了丁磊的住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家中墙壁的确是刚刷过,并且不像是追求速度胡乱粉刷的。客厅角落放着几乎用光的一桶油漆,浴室里还泡着刷子。丁磊提供的收据也显示油漆是昨天从附近的五金店购买的。显眼的地方立着一个有些破旧的大电风扇,打开了开关的确会发出较大的噪音。丁磊书桌上有装订好的一沓稿纸,是新的《彼岸》剧情,字迹和韩克完全不同。书桌抽屉里还发现很多稿纸,都是些零散的小短篇和构思大纲,徐知看了看,感觉甚至连《彼岸》都不如。

但经过鉴定,丁磊的《彼岸》稿件并没有如他所说的那样当天还有被修改过,稿件上有丁磊和韩克的指纹,丁磊的较新,但也是两天前的指纹。丁磊家中也发现一瓶用了一半的安眠药,是蛮久前购买的,药片本身的外观和韩克的心脏病药差不多。

丁磊的房间里没有发现当天的《文艺城》周报。


刘娟

“刘女士,请问你和死者韩克是什么关系?”

“哎哟哟,警官您说的是什么话!我和韩老师还能是什么,我们是雇主和钟点工的关系!”刘娟是个烫着浮夸的卷发,身材稍微走样的中年女子,她说话的时候手也闲不住地比划着,很是浮夸。

“那么你一般什么时候会到死者家打扫卫生呢?” 王响板着脸问道,他感觉这录供词的严肃氛围被刘娟毁得所剩无几。

“嗨呀,按道理说嘛,我每个星期只需要一三五去打理一下卫生,一般上是傍晚5点到7点这样子。但我是真心佩服韩老师的才华,警官您理解一下,我们俩老光棍,随便聊聊天也开心,所以我有的时候也会没事就来看看他——当然咯,这我可没多收他钱哦。”

徐知看了看先前的一些信息,追问道:“我们在现场找到了死者的心脏病药,是他昨天下午三点刚从医院拿到的,可是却有你的指纹。请问刘女士,这说明你昨天下午三点后有和死者接触对吗?”

“没错没错,我不是说了嘛,我昨天虽然按道理说不需要去,但我还是去看看韩老师了。时间大概和平时一样,五六点去的吧,当时韩老师确实告诉我他从医院回来拿了新药。他正在赶稿子,连药都没来得及收好,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帮他把药放在了书桌右侧抽屉里。”

“你以前也帮他收过药吗?”

“哦,那倒没有,以前都是他自己收的吧,我没怎么见过。不过我可得说清楚了,我当时提出帮他先把药收起来,是他自己让我把药放在右边的抽屉就好的。虽然他当时忙的看也不看我一眼,但他自己说的话总不能忘吧!” 刘娟有些戒备地看了看王响和徐知,露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确认一下,右侧的抽屉,是指人坐在桌前的视角吗。”

“没有错,就是韩老师右手那侧。”


张平云

张平云是个白白瘦瘦的年轻小伙子,但面对两位警官倒还算镇定。他是韩克作品的忠实读者,因此他和两位警官一样,迫切地想要知道案件的真相。

“我是负责给那一整条街订阅报纸的住户派送报纸的。星期五出刊的只有《文艺城》的报纸,而韩老师所住的那幢公寓很巧所有的用户都订阅了这个周报。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10点到12点,这个时段差不多够我派完所有的报纸。公寓还是我负责的区域的最后一个派送地点。” 张平云的记忆似乎很清晰有条理,几乎不需要王响或徐知的引导或追问。

“住户一般这个时段都不在家,但每个房门都有专门放报纸信件的地方,我都会把报纸放在那里。我首先派送完一楼的所有住户,然后从右侧先上去二楼,一直派送到韩老师那里。因为韩老师的房门是打开的,所以我看到他正在写东西,我喊了他一声,他便起身来到门口,我把报纸亲手递给了他。那时我正好看到我的手表,时间是11点47分。因为韩老师开着的房门挡住了走廊,之后我会从右侧楼梯回到一楼,走到左侧的楼梯上楼,派送其它住户的报纸。这样确实麻烦,但我尊重且理解韩老师喜欢房门一直开着的习惯,我多走一点路没什么。”

“那你当天就没有注意到任何奇怪的事情吗?” 徐知突然警觉,因为张平云所说的这个时间极度接近死者的死亡时间。

“没有吧,除非你指的是丁磊家里传来的刺鼻味道,那是新油漆的味。我从左边上楼后,一直派送到韩老师开着的房门的前一户,那就是丁磊家,我还听到很吵闹的‘吱呀’声响,当时整个耳朵都是嗡嗡的。”

“你的左右侧是从正对公寓正面而言,对吧?”

“没错。”

“那你派完所有报纸有没有留意时间呢?”

“有,我在丁磊家门投放了报纸,看了手表是11点52分,算是提前完成任务了。”

“你看起来很年轻,做这份工作多久了?”

“快两年了,没变过,一直是负责这个街区的报纸派送。”


白胡子

张响和徐知刚松了口气,突然又有警员来报:他们在公寓左侧的一个角落发现一个老乞丐,姓名年龄等身份信息一问三不知,那长长的大白胡子倒是显眼。警员注意到白胡子是因为白胡子正准备用一份今日的《文艺城》日报来打地铺,这份报纸看起来很新,并不像是有人翻看完后施舍给乞丐的。

但白胡子坚持说是当天中午一个送报的小伙从左侧楼梯下来的时候给他的,说是多出来了一份。

张响和徐知去找张平云核实,张确认了那老乞丐说得没错,张平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虽然不常见,但确实偶尔会有多出一两份报纸或刊物的情况。张平云也补充说,这个老乞丐一直都住在公寓左侧楼梯间下面的角落里,似乎也不曾移动过“据点”。

他们让白胡子看了看死者的照片,看白胡子对他有没有印象。白胡子兴奋地说,这是个大好人,大约一个月前就经常看到他下楼,死者往往会和他聊上一两句,并给他一些零钱。


23:16

审完了嫌疑人,案情却毫无进展,一脑子浆糊的徐知单独跑去警局后边抽起了烟,他下意识地打开了手机,来到了《文艺城》的官网点开了专访韩克的视频。这可能是他对于这个作家的一种缅怀吧,徐知静静地看完了整段采访,画面切入了韩克的才艺展示环节,只见韩克左右手都可以流利的书写,甚至可以随意改变字体,还能一只手夹着多支笔同时写字......
灯下不知名的飞虫舞得让人心烦,徐知狠狠地掐掉了还剩些许的烟,继而扔在地上狠狠地用鞋跟碾了碾。
警局的后门被猛地推开,王响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急冲冲地拉住了他。


谜题篇结束。请还原事情真相。
备注:
死者的心脏病与药物效果等信息,以题目描述为准。
不存在合谋,包庇。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9991-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06-11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58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9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6-6 17: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记录
引用
药片本身的外观和韩克的安眠药差不多。

改为

药片本身的外观和韩克的心脏病药差不多。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6-11 19:59:00 | 2021-6-11 20:0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6 英镑 购买答案

2 | 发表于 2021-6-11 20: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emmmmm实在没时间了,没仔细看乱写了一堆白嫖了个答案(这么一算,我这季欠的债真的挺多的......
2 | 发表于 2021-6-11 20:08:4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前排
2 | 发表于 2021-6-11 20:14:52 | 2021-6-12 00:42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目测有分但不多,虽然我也倾向死者死于意外,但是我是觉得他是把自己套入了剧情,让自己心脏病发作厉害点,晚点吃药结果没来得及吃上就死了。因为上一篇连载到女主右胸心脏中箭要死,我以为死者要体验下因心脏死亡的感受呢……
1 | 发表于 2021-6-11 20:20: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瞎猜,白嫖答案而已
| 发表于 2021-6-11 20:22:20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0分谢罪
| 发表于 2021-6-11 20:22:22 | 2021-6-11 20:23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解答篇可真短
  • Vt超新星 2021-6-11 20:25 说:

    你这话我不爱听
  • 问筠 2021-6-11 20:27 说:

    我想说,可出了个短解答,说实话,之前长的我没一个细看的……
  • ghost·XRZ 2021-6-11 20:46 说:

    你做vt哥的题,vt哥很高兴;但你这样说vt哥,vt哥不喜欢
| 发表于 2021-6-11 20:25:1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完了,我只推出了死者帮丁写稿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