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8292|回复: 119

[每周谜题] 第157期谜题《死亡游戏》(答案公布)

简洁模式 关闭
发表于 2021-5-28 20:00:18 | 2021-6-4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57期谜题《死亡游戏》
作者:吃掉月亮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楔子

上一秒我还在教室里围观吵架,下一秒,我便身处于一个异常奇怪的地方。

就像是被拉入了某个奇幻电影的现场。

这是一个通体白得发光的房间,甚至看不到地面与墙壁的衔接处,往上看也看不到天花板的尽头。

在我面前立着一个红色箱子,箱顶有一个比拳头大些的入口。

“请从中拿出一个小球。”一个声音不知从哪儿传来,回响于空白的空间里。

我傻傻站在箱子前,不知道站了多久,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声音”也没再响起,干脆伸手进了箱子,照“声音”要求的从中摸出一个小球。

球是白色的,上面有“自由”两个字。

“你自由了,在离开之前请留下你的备份。”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备份?”我问。

“请进入你右边的白箱中。”

我看向右手边,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电话亭大小的白色小屋。

“白箱将复制出一个与你现在一模一样的人,同样的外貌、同样的身体特征、同样的的衣着、同样的物品、同样的记忆,这是你自由的条件,你要留下的备份。”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我紧张了。

“游戏。”

“我没有别的选择吗?”

“有,你可以选择亲自参与游戏。”

“我想现在就自由的话必须让你们复制我吗?”

“是,请你做出选择。”

“我的记忆......会被人知道吗?”

“复制人会知道。”

“他会告诉别人吗?”

“可能,未来是不确定的。”

“你说的游戏,参加的别人我认识吗?”

“是。”

“是我的同学吗?”

“有。”

“都有谁?”

“参加游戏进入游戏的世界,就能知道具体有谁。”

我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对这个无处可寻的“声音”说道:“我留下,参加游戏,告诉我怎么做。”


第一章

熟悉的学校里安静得出奇。

九个男男女女同时出现在足球场上,面面相觑。

“看来当时在教室里的人全都中招了。”巴风说道,走向妻见与他说了句悄悄话。

“这看起来就和我们学校一样啊,昨天我还在这个地方踢足球呢。”衣戒环顾四周,说道,“这真的是异世界吗?”

“大家不用怕。”杉边说道,“有老师在,我们只要团结一致,总能想出办法一起回去的。”

“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也不能上网。”陆环掏出手机检查,“还想说打个电话给别人试试。”

“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确认这个世界里有没有别人在,再确认食物,不然要是没吃的,不遵守游戏规则怕是最后大家都要饿得自相残杀了。”寺花说道。

“没错,确认这个世界的食物及安全问题最优先。”杉边说道,“大家分组行动,绝对不要落单,晚点再到这个地方集合,之后大家再一起商量。”


酒宫从头至尾一句话没说,他现在感到非常不安。

都是因为那两个女生!如果不是她俩吵架,在下课后我就会直接离开教室,就不会碰上这么倒霉又这么莫名其妙的事了。

现在想想,女生吵个架有什么好看的?实在是后悔。

我和他们都不熟,甚至都不在一个系,不过是碰巧一起选了同一门选修课......

如果之后真要变得你杀我我杀你,我这样一个和他们都不熟的人不就得第一个死吗?

现在这里唯一可能会帮我的人只有老师了,必须和老师搞好关系!

酒宫叫道杉边:“老师,我和你一组可以吗?”

杉边正看着其他分组离开的学生。巴风和妻见从中学时代起就是朋友,俩人关系十分铁,自然组成一组。武爱和陆环这对情侣一组。

寺花叫道衣戒,希望他能与她还有双枝一组,衣戒答应了,三个人说着话也离开了。

“也只剩下我们俩了。”杉边说道,脸上的笑容中夹杂着不少忧虑。


“阿风,我要是复制人得怎么办?”妻见问道。

“你记得高考结束后,我因为成绩不理想被父母要求复读一年,我不愿意就离家出走然后在你家住了半个月的事吗?”巴风说道。

“当然记得了,我都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何意我那还是单人床,挤得我晚上都睡不好。不过也因为你考砸了而且坚持不重读,所以大学我还能和你在一个学校。”

“只要你有我们曾经一起的记忆,你就是我的朋友妻见。”巴风认真说道,“哪怕我们俩不在一队,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但除我之外不要轻信任何人。”

“阿风,刚才你为什么让我别说话?”妻见问道。

“这不是在玩游戏,搞不好命就没了,我是怕你乱说话。”巴风说道。

“你真的觉得大家有可能会杀人吗?”

“如果一直都分辨不了谁是复制人,也许我们还真能在这个世界里和平地生活下去,但万一有什么方法能区分,有人知道了方法,和平的生活就岌岌可危了。所以不要轻易向别人透露自己的信息,一定要记住。”


“寺花肯定是想利用衣戒。”陆环说道,“衣戒学习好体育也很好,像他这种又聪明又有体能却又长得丑的男生,在这种时候就是女人的最佳工具人!特别对那种只是脸好看的狐狸精而言......”

武爱侧头望着寺花他们一组,脸上透着疑惑,又回头看向杉边一组。

“阿爱,我和你说话呢!”

“嗯,戒本来就喜欢寺花。”武爱回过神来,回道陆环。

“他和你说过?”

“嗯。”

“要是双枝没被送来这个世界怕是寺花马上就会答应和衣戒好了,她就是那种忍受不了孤单寂寞的女生,每次遇见她她总是和双枝在一起,不管是去食堂还是去澡堂,就连去厕所都是一起!啧啧,也只有双枝这种没朋友的女生受得了她了。”

“嗯,她们俩的确总是在一起,我听戒说寺花除了双枝都不太和别人玩的,所以她邀请戒一组戒肯定很高兴吧。”

“算了,不说她的事了,想起来就心烦。”陆环说道,“阿爱,和我讲讲你从教室到现在这个地方经历的事。”

“应该都一样的吧。”武爱说道,“我当时正劝着你,突然就到了一个白色的地方,然后有个‘声音’和我说了游戏规则,我也提了些问题,知道了会有我认识的人参加,但其中会有复制人,复制人和我认识的人长得一样,拥有一样的记忆,但他不是原来我认识的那个人,然后我们要去属于复制人的世界开始游戏......”


“听完游戏规则,我面前就出现一条长屏幕,上面有能力选项,每个选项上还有个小按钮可以查看能力‘详细’说明,但有些选项已经变灰了不能选,我刚选择完能力突然就出现在足球场上看到大家。”酒宫说道,和杉边一起走到了学校食堂。

在原来世界,食堂里现在该是一片狼藉了,可这里很干净,灶台锅具都像是崭新的。

他们本以为食物都被清空了,没想到在厨房柜子里发现了面粉、油盐以及蔬菜肉类的包装食材,量足够他们九人吃上几个月。包装食材保质期也有几个月,但都只是半成品,需要烹制才能食用。

试了试,燃气灶能点燃,只是燃气罐子里面剩得气不多了。

食堂墙上挂的大时钟正常运转,现在正指向1点。

“应该和我们的世界里的时间是一致的。”杉边说道,“从12点下课到现在估计也就是这个时间了,另外气候也差不多,都是夏末......”


他俩离开食堂,又去教师宿舍楼及附近查看,然后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原来的学校角落里有一间不起眼的心理咨询室,这间咨询室虽然还在,但门口上方的“心理咨询”四个字变成了“真心话房”。

虽然好奇,但咨询室打不开,他们又去别处转转。下午四点的时候偶然遇到衣戒,杉边叫住他,让他帮忙做饭。

考虑大家现在焦躁不安,杉边决定先为大家准备好饭,他和酒宫、衣戒一起回到食堂。

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杉边洗手说道:“大家应该都去汇合了,我们也过去吧。”


武爱和陆环最先回到足球场,接着是妻见和巴风。

双枝和寺花过来时正好遇到衣戒、杉边和酒宫,五个人一起到了足球场。

人到齐了,大家围成一圈坐在草地上。


这所大学有五栋宿舍楼,一栋教师宿舍,两栋女生宿舍,两栋男生宿舍。

杉边确认过教师宿舍只有他的房间能打开。

寺花和双枝是舍友,住1号女生宿舍六楼;陆环住1号女生宿舍五楼正对寺花和双枝的房间;武爱和衣戒是舍友,住1号男生宿舍一楼;妻见和巴风也在1号男生宿舍;他们都确认过自己宿舍楼只有他们用的房间门窗能打开,并且房间里的东西都在。

衣戒甚至尝试用石头砸破一楼打不开的房间窗户,可那玻璃简直比防弹玻璃还坚固百倍,砸了半天连个划痕都没留下。

四点过的时候寺花说她很担心食物的问题,衣戒就说他去食堂看看,之后寺花和双枝俩人尝试去学校外面,她俩绕学校边界转了一圈,虽然能看到外面但怎么也出不去,就像有一面空气墙阻拦在面前。

另外武爱和陆环还去校内澡堂看了看,确认能进入并且有热水。

综合大家提供的信息,最终确定这个世界没有通电,因为凡是需要插电使用的电器都不能使用。还有电的笔记本打开也上不了网,更不能再充电。


分享完这些信息,杉边说道:“我希望大家不要管这个游戏,更不能伤害彼此,我是你们的老师,我绝不会放任你们犯下杀人罪行的。”

“可是游戏不结束,我们就回不去原来世界啊。”寺花说道,埋下头,“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引用
他们所被告知的游戏规则是:
  • 游戏分为两队,一队是“本土者队”,一队是“外来者队”。
  • 这里是复制人归属的世界,复制人即是本土者。游戏开始时本土者都是本土者队,其余是外来者队。进入这个世界即游戏开始,当一个队中的人全部死亡,另一队胜出,即时游戏结束。
  • 若外来者队胜出,外来者队队员必须回到原来世界。
  • 无论游戏输赢,本土者或本土者队队员永远都不能离开现在这个世界。
  • 特别奖励:除去一个敌队队员得1分,除去一个己队队员减1分,游戏结束后唯一最高分得者将能复活在这次游戏中死亡的任何一人。
  • 死去的人得分清零。

“可要是复制人,游戏结束了也回不去原来世界。”陆环说道,轻蔑地看着寺花,“说不定你就是呢。”

寺花回瞪了陆环一眼。

“复制人又不是真正的人,更不是原来世界的人。”武爱说道,“要我说,就应该弄清楚哪些是复制人,然后复制人一起自杀了事,好让真正的人回去。”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妻见惊讶道,“复制人也是人也是生命啊。”

“我们连自己是不是复制人都分不清,这也说明了作为复制人和真正的人没有区别。”杉边耐心地说道,“武爱,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大家应该齐心合力才对。”

“阿爱,先别说了......”陆环拉了下武爱的衣服。

“你们难道都对送给我们的能力不感兴趣吗?”妻见忍不住说道,“我们都获得了超能力啊,这不是很令人激动的事情吗?”

“那可是弄这游戏的人让我们用来杀人的工具。”衣戒说道。

“我选了飞行。”妻见根本没听衣戒说的话,兴奋地说道,“下午我还带阿风飞过哦,翱翔天空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哎,说了让阿见别透露自己的信息。巴风此时心里很是无奈。

而衣戒心里也在担忧:下午时他们在天上?我都没注意到,那应该飞得很高......应该没被看到......

“那些能力名字听着厉害,比如说那个‘幻术’,我看到能选的时候别提有多激动了,可是一点开详细,上面说只是能让别人视觉上的场景变换成自己所在的场景,这根本不能叫幻术嘛,而且还不能对三十米半径范围内的人使用能力。”寺花撇撇嘴,说道,“还有那个冰冻和加热,根本不能当武器,因为不能对活人使用的。”

“我选择能力的时候还有点纠结,因为分身我也很想试试。”妻见说道。

“分身能力的分身不仅不能伤害别人,它死了自己就死了。”陆环歪起嘴说道,“我觉得这个能力比冰冻和加热更没用。”

“可分身不管在哪里都可以随时结束能力收回呀,这多帅!”妻见对陆环说道。

“分身要隔半个小时才能和真人相互交换信息,只有真人能解除能力,它要遇到危险真人不能及时知道,它被杀了真的人就会死啊!”

“你们谁选了分身?有和我选一样能力的吗?你们都是什么能力?”妻见仍就兴致勃勃,问道大家。

“我选能力的时候犹豫了好一会儿,本来就只剩下一半选项了,又看到两项能力先后变灰了,我就赶紧选了一个。”陆环又不满地说。

“一个能力被人选了之后别人就选不了了,你连这都不知道?”衣戒特别地打量着妻见。

“那你能飞出学校外面吗?”双枝问道妻见。

“不能,特别神奇,到了边界的地方自己就转弯了......”

巴风扯了下妻见的衣服,示意他别说了。

寺花失望地想道:虽然妻见长得不错,可惜是个傻子。

“我是‘加热’,可以升高物体的温度。”这时酒宫说道,“正好食堂里燃气不够用,我也会做饭,之后我会帮大家做饭的,剩余的燃气就存下来紧急使用。”

“那你还挺重要的,就算你是复制人也得留到最后呢。”武爱调侃地说道。

“呵呵......”酒宫尴尬地笑笑。

这时妻见的肚子传出一声咕噜声。

“我饿了,先去食堂吃饭吧。”巴风说道。

“我也饿了。”寺花也说道。

“那去食堂吃饭吧,饭都做好了。”杉边说道,心里想:虽然很想知道孩子们的能力都是什么,但我也不想告诉他们我的能力......


晚上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这个世界不通电,杉边甚至用在食堂的一个工具箱里找到的电笔确认过好几个插座,确定了这项事实。但电灯都能打开,现在天黑了学校里的小路灯一个个也亮了。

这一奇怪之处,也更令大家意识到他们正身处于一个不合常理的异世界。


杉边在回教师宿舍的路上发现酒宫一直跟着他,于是对他说:“你也回宿舍洗洗睡吧。”

“我家离学校不远,所以没住校......”酒宫挠着头发,难为情地说道,“而且晚上一个人我有点怕......”

“这样啊,那你和我一起住吧,我用的教室宿舍是套间,有房间给你用。”杉边拍了拍酒宫的肩膀,温柔地笑道,“是老师失职了,我应该注意到你的心情的。”

“谢谢老师......”


夜深了,大家睡在各自的房间里,却没一个人睡着的。

“戒,你知道‘我的队友’是什么吗?”武爱问道对面床铺的衣戒。

“我连我的队友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知道你的队友是哪些?”衣戒回道。

“我是说能力,一个叫‘我的队友’的能力。”

“这是什么,难道你选能力时有这个能力?”

“不是,我就觉得有点奇怪......算了,明天我问问环儿吧。”

“要我保密的话,问到结果也告诉我一声哦。”

“行......”


第二章
游戏开始第十七天。

“我要是复制人,那真正的我就还在原来世界,和玉容在一起......”妻见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阿风,我怎么有种被绿了的感觉呢?”

“要真是那样我们就留在这个世界生活吧。”巴风就坐在妻见旁边,侧头看着他。

“要真是那样,我也没有选择......但我很庆幸你也被送来这个世界,我这样想会不会太自私了?”

“我是很庆幸你也在。”巴风说道。

“可我感觉你都不信任我,连能力都不愿意告诉我。”

“因为有‘超听觉’能力在,哪怕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能说这些关键信息。”

“但超听觉的范围是一千米,我带你飞到一千米远的高空再说不就行了?”

“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巴风无奈地说道,“不管你飞得再高,‘飞弹’的能力就能轻易杀了你,所以不能再使用你的能力了。”

“哎,好不容易得到了梦想的能力......”

“我是太了解你了,看到‘飞行’是灰的时候我就想会不会是你选的,要不是‘飞弹’也是灰的,我一定选这个能力,防止你作死。而且有飞弹能力在,只要子弹没用完就不可能先被别人杀了,因为其它能力都没有能直接杀人的,哎,真是越想越觉得可惜......”


此时寺花和双枝呆在自己宿舍里。

寺花早就羡慕一个舍友的漂亮衣服,另两名舍友的东西都有,所以她正翻着舍友衣柜换衣服玩。

“花,别再和陆环怄气了,现在这里可不是真正的学校。”双枝坐在床边,担忧地说道,“中午饭时你又和她吵,万一她......”

“我就是见不惯她这种女生,喜欢在男人面前装模作样,其实心可黑了!比如说学校后门外那只喜欢冲人叫的狗,有一次晚上我从外面回来,看到她走过去就踢了那只狗几脚,就因为那时候旁边没人。虽然你也害怕那只狗吧,但它也就是喜欢对人叫唤,又不咬人,她那样真的太过分了!我绝对不会给这种女生好脸色的。”

寺花愤愤说道,对着贴墙上的镜子转了一圈,又笑脸问道双枝:“我穿这身好看吗?”

“嗯,特别漂亮。”双枝笑着说道,“花,如果我们回到原来世界,你真的要和衣戒交往吗?”

“我们两个女生总要有个男生在身边当帮手才行,而且他真的很喜欢我,我觉得就算我和他不是一队的甚至我是复制人,他都会心甘情愿地帮我活下去。所以我不能拒绝他,只能许诺他回到原来世界后再交往了,剩余的事等真能回去再说吧。”寺花说着坐到双枝旁边,“枝枝,你比我聪明,比很多人都聪明,所以要是你想到分辨复制人的办法一定要告诉我啊。”

“花,难道你是想......”

“你知道我对人疑心很大,就是因为从小到大见识过太多恶心的人,而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最信任的人。”寺花认真看着双枝,“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杀人,可就算我们不行动,难保别人不会行动,等到真有人被杀的时候我们必须为自己想办法,所以能利用的都要利用!”

“其实我一直有点在意游戏的规则,我发现有项能力可能会使游戏规则3和4矛盾。”双枝说道。

“这可是关乎死生的游戏,连超能力异世界都弄出来了,就那么一个规则还弄不好?我不担心这个。枝枝,我们一定要回去原来世界,因为有‘超听觉’,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能力,你也别告诉我你的能力。”

“嗯,我知道。”

“哎,看到那九项能力的时候我本来还想会不会是什么整人的真人秀,真没想到真的能得到超能力。”

“九项能力?可我看到的是有十项......”双枝眨了眨眼,突然面露惊色,“花,告诉我你看到的能力有哪些!”

“飞行、超听觉、分身、飞弹......还有读取别人技能、幻术、千里眼、冰冻、加热。”寺花说道,疑惑地看着双枝,“枝枝,怎么了?”

“让我想想......”双枝仿佛预见了世界末日一般绝望,捂住脸埋下头,“花,先别说话......有重要的事情......我得想清楚......”


此时武爱就坐在自己床位上。陆环也在他的房间里,坐在距离远些的书桌前。

他们俩是学校公认的恩爱情侣,武爱甚至在学校外租了房子和女友同居。但学校宿舍是免费的,并按人头分配了房间床位,所以他和陆环有时也会用一用宿舍,宿舍里有他们的日常用品。

他们俩在游戏第一天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他们中有一人是复制人,和复制人亲亲我我就是背叛了自己真正的爱人。所以他们决定在弄清楚彼此是不是复制人之前只能像普通异性朋友一样相处,晚上更不能住一起。

因此他们俩相处得越来越拘谨,甚至防备着彼此,彼此的能力都没有相告。


“阿爱,我们要这样到什么时候?”陆环焦虑地说道,“最近我总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我不想再一个人......”

“不是说好了弄清楚我们都不是复制人或者我们都是复制人之后再......”武爱低垂下视线。

“大家都不打算弄清楚这些事,特别是杉老师!”

“但也没有办法能区分复制人......”

“肯定有办法区分,不然这个游戏得怎么进行下去?”

“那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游戏规则里不就有办法吗。”陆环面露杀意,低声说道,“把其他人全杀了,只剩下我们俩,到时候要是游戏还不能结束,就说明我们中有一个人是复制人,我们再死一个游戏一定能结束。唯一活着的人就是得分最高的人,到时候再用特别奖励复活另一个,那不管我们是不是复制人最终我们俩都能活下来。”

武爱惊讶地看着陆环,说道:“环儿,你不是当真的吧?”

“阿爱,我想和真正的你永远在一起,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是......但戒是朋友,不能......”

“我已经决定了,第一个就是寺花!等她明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醒来,我就要让她自己跳下楼摔死!这样大家只会以为她是受不了这个游戏自杀了......”


此时食堂里,酒宫和杉边正忙着做饭,衣戒也在这里帮忙。

酒宫左右手各摸着一张锅,锅里烧着食物,热量全来自他的能力。

衣戒一边切着菜,一边想着心事:现在最麻烦的就是读取别人技能的能力,有这个能力的人知道我的能力。我选择能力的时候有四项能力是灰的,其中没有读取别人技能,但我也没选这个能力,现在真有点后悔了......

这时衣戒注意到洗菜池的水龙头哗哗放着水,而杉边就看着水发愣,他过去关上水龙头说道:“老师,水溢出来了。”

“啊。”杉边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我刚才走神了,可能是太累了。”

“老师,你累了就去休息吧,晚饭交给我们!”酒宫扭着脖子看向杉边说道。

“是啊,老师你操心得太多,应该多注意休息,小心累倒了。”衣戒也说道。

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学生,杉边露出温柔的神情,对他们说道:“你们都是些好孩子。”

而杉边的眼中,却隐隐透露出难以言喻的哀伤。


第三章
游戏开始第十八天。
“本土者队一名队员死亡。游戏推进奖励:解除学校外围空间限制。”

天刚亮,八个游戏参与者的脑中同时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


武爱睡在宿舍床上,睁开眼。

环儿真的做了?

他心慌意乱地下床,看到衣戒还睡在床上。

“戒,你没听到‘声音’吗?”

“什么声音?......”衣戒抱着被子脸埋进枕头。

见衣戒还想赖床,武爱丢下一句“赶紧起来去广场”就跑出了宿舍。


武爱跑到学校中央的小广场,这里是大家约定好的紧急见面地点。妻见、巴风、双枝和寺花四人也马上赶来了。

武爱惊讶地看着寺花。

难道环儿杀了别的人?


等了一会儿,除了陆环和杉边,其他人都聚到了小广场,衣戒是最后一个到的。

“我们分头找找吧。”巴风提议,于是大家又都分散开。


不知什么时候衣戒和杉边汇合了,杉边穿着一身非常随便的、斑点花纹的短袖短裤,这还是他的学生第一次见到他这种居家穿着,平时他都是很注重仪表的。

他俩找到大家,告诉他们在2号男生宿舍发现了陆环。


武爱冲进房间抱住陆环的尸体,哭得惨绝人寰。

陆环身上有较明显的防卫伤,额头破了血,脖子上有勒痕,像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

大家观察着这个房间,四个床位有一个是空的,桌上衣柜里都没东西。

“环儿,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武爱说道,抬头看着大家,“你们谁做的!”

“不可能是我们中的人。”杉边严肃地说道,目光阴沉,“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一项能力对应一个人,能力却有十项,这肯定是有我们不知道的第十个人存在,他一直隐藏着自己不现身,想偷偷杀了我们。”

“2号男生宿舍都没人住的,可这个房间却能打开。”妻见说道,“在我知道不能选别人选过的能力时,我也奇怪过为什么参与游戏的不是十个......”

巴风用力扯了扯妻见的衣服,让他别说话了。

“之后大家绝对不能再单独行动,更不能因为疑心就杀人。”杉边特别对武爱说道,又扫了眼周围的七个学生,特别地盯着其中一人。

“只有九个人,就是你们中的人杀了环儿!”武爱叫嚷着,发疯似地跑出了房间。


他们也才知道有人死亡时“声音”会通报,甚至会给予奖励。剩余八个人都想确认“解除学校外围空间限制”这件事,一起来到学校大门。

真的可以出去学校外了!

学校附近都是矮房子,他们查看了一排房子发现都打不开。

后来大家又各自散开。


酒宫心里很不安。

他想起昨天晚饭后看到杉边和陆环单独在一边说话,虽然不知道他俩说了什么,但陆环看起来不太高兴。

他就住在杉边的宿舍,可在今早他被“声音”叫醒时发现杉边不在房间里,直到后来得知陆环死讯时他才见到杉边。

酒宫想一个人走,可杉边却叫住他,想想他又觉得杉边是个好老师,想要相信杉边,于是又乖乖跟着他走了。


巴风带着妻见走到离学校很远的地方。

“阿见,现在大家都在学校里,只要你飞得够远让人看不到,也不怕飞弹的能力。”巴风说道,“带我飞。”

妻见照巴风的要求,带着他朝远离学校的方向飞去,飞到了很高很高的空中,往下看连房子都看不清了。

“这样可以了吧?”

“可以。”巴风说道。

”这个世界真的不对劲,在这么高的空中感觉上却和在地上没什么区别。”妻见说道,“我想象中应该更凉爽。”

“阿见,你看到的是十项能力吗?”巴风问。

“是啊。”

“和我说一下都有哪些能力。”

“飞行、分身、幻术、千里眼、冰冻、飞弹、读取别人技能、我的队友、超听觉、加热。”妻见利落地说道,“当时看到这些超能力我可激动了,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我的队友’是什么能力?”

“你不知道?”

“我只看到九项能力,其中没有这项能力。”

“欸?那你看到的能力里不会也有我不知道的能力吧?”

“没有,除了那项能力之外我看到的都和你一样。”

“好奇怪。‘我的队友’能力是这样的......”

引用
“我的队友”能力的详细介绍
  • 可改变别人的所属队,但不能检查对方原来是哪个队。
  • 只能对别人使用,只能对一个人使用,只能使用一次。
  • 无论对方原是敌队还是己队,对其使用此能力后,结果对方都会是己队队员;使用一次后能力作废。
  • 使用方法:身体产生接触时,在心里说......

妻见把他看到的“我的队友”的详细大概说给巴风听了。

“那个‘声音’有和你说只能选一项能力吗?”巴风又问见妻见。

“说了,当时我选完能力还等了好一会儿,问那个‘声音’还要干什么它只会说让我耐心等待。”妻见回道,“这件事我也觉得怪怪的。”

“我也一样,选完能力等了一会儿才被转移到足球场。”

“阿风,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衣戒的能力的?”

“用我的能力。”

“现在能告诉我你的能力了吗?”

“已经有人在杀人了,情况和之前不同......行,我告诉你,但你一定要管住嘴。”

“我发誓!”

“当时我可以选的能力有七项......”巴风正说着,盯着下方,“你怎么又往学校这边飞了?”

“我方向感不太好......”


酒宫跟着杉边先去了教师宿舍,拿上车钥匙,又去食堂拿了些水和吃的。

杉边有辆车就停在学校附近的地下停车场,他对酒宫说他家是个小诊所,是他父母经营的,那里有很多药品和急救用品,应该还有别的用得上的东西,他还要顺带拿些他个人的物品,想尽量多带些东西回学校,所以让酒宫去帮忙。


“万一诊所打开不呢?”酒宫问道杉边。

“我的车都能打开,只要开放的空间里是属于自己的物品和住所应该都没问题。”杉边开着车说道。

“老师,为什么你要说有第十个人?”

“因为的确可能......”杉边目光沉重而严肃,“我不希望大家因为有人被杀害了就相互怀疑,再伤害彼此......只死一个人就够了......”

“不可能啊,本来我看到有九个人参加游戏时就觉得很奇怪了......而且明明只有九项能力,我看到的就是......”

“我确定是看到十项能力,但你们中有些人只看到九项......”杉边说着话,锁起眉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面露惊恐,“难道说!”

“怎么了老师?”

杉边先把车停到路边,喘着气捂住冒着冷汗的额头,问道酒宫:“告诉老师,你看到的能力里有‘我的队友’吗?”

“这是什么?也是个能力吗?”酒宫摇着头说,“我不知道这个能力啊。”

“果然是这样......”

我看到这项能力的时候就感觉有问题......万一外来者选了这项能力然后把本土者变成外来者队,结果又是外来者队赢了,并且那个身为本土者又是外来者队的人也活着的话......这会使得游戏规则3和4自相矛盾......

原来是这样啊......

游戏规则不会出现矛盾,是故意这么设计的......在这种地方藏了区分复制人的方法!

“酒宫,你是现在老师最信任的人。”杉边抬起沉重的双眼,看着酒宫,“老师相信你,所以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对不能告诉别人。”

“嗯......”酒宫紧张得吞咽了一口口水,回道杉边,“我发誓一定会听老师的话。”

“你是个好孩子。”

“老师要告诉我什么?”

“我知道区分复制的人方法了......”


巴风和妻见回到学校,在食堂里找到了寺花、双枝和衣戒。

“杉老师和酒宫开车离开学校了。”巴风说道,“今天午饭我们得自己做了。”

“知道,杉老师离开学校前我们遇到到他了。”衣戒说道,“他和我们打了招呼说要回家一趟拿点东西,还说他家离学校很远,得下午才能回,让我管一下大家的饭。”

“现在哪里还吃得下饭......”寺花咬住嘴唇,“武爱肯定会来杀我的......”

“为什么?”妻见问。

“早上听到有人死了,武爱就和我说起昨天陆环提到想杀寺花,所以他还以为死的人是寺花呢。”衣戒说道,“现在陆环死了,武爱可能会以为是陆环失手反被寺花杀了,然后找寺花报仇。”

“但陆环不是真的,那是复制人......”双枝垂着头,小声说着。

昨天下午双枝和寺花说着说着话突然就变得不对劲,无论寺花怎么问她她都不说原因,之后就一直没精神。然而寺花现在也没心情顾及她的心情了。

“复制人也是人。”巴风看了眼双枝,又问道寺花,“真不是你杀的?”

“我就知道你们都会怀疑我!因为我和她关系一直不好......”寺花说着就哭了起来。

“不可能是花,”双枝说道,仍就无精打采,“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和我在一起,早上我们也是一起被‘声音’叫醒的。”

“我和阿风也一直在一起,晚上他都是住我房间的。”妻见说道。

“那你呢。”巴风问道衣戒。

“我就和武爱一间宿舍,有他当我的证人足够了吧?”衣戒不愉快地看了一眼巴风。

“那只剩下酒宫,杉老师......”双枝又低下头,小声说道。

“也许真的有第十个人存在呢?”妻见说道。

“我不信,那只是杉老师怕大家相互猜忌......”寺花垂着头。

“都这种时候了,你们谁有‘超听觉’能力就说一下吧。”巴风说道,“这个能力的范围能听清楚整个学校内的声音,所以肯定能听到杀人时候的声音,知道是谁杀的人。”

双枝和寺花都沉默着。衣戒也不知道她俩的能力,他对巴风说道:“问别人能力之前不应该先说明自己的能力是什么吗,这应该是这个游戏的基本礼节了吧。”

“算了。”巴风回道,“虽然出了人命,但仔细想想也和我和阿见没关系。”


衣戒找到武爱在学校附近租的小房子。武爱果然在这里,他失魂落魄地坐在房间中央抱着女友的遗物,已经丧失了理智。

“武爱,死掉的陆环不是真的,回去原来世界你还能见到真正的陆环。”衣戒劝道他。

“但她也是另一个环儿,我一定要为她的死报仇......”

“我来找你也是想和你说这件事,”衣戒又说道,“凶手是超听觉能力的人。”

“你怎么知道凶手是什么能力?”武爱双眼充血,抬起头瞪着衣戒。

“你想想,以超听觉的能力范围绝对能听到学校内所有的动静,听到陆环被杀,听到凶手是谁,可有这个能力的人为什么不指出凶手?而且有这个能力者人在谁又敢轻易杀人?唯一的解释那就是超听觉能力者就是真凶!”

武爱浑浑噩噩地站起身,走到衣戒面前,一脸阴沉地问道:“你确定?”

“确定,另外陆环被杀害的地方你不觉得奇怪吗?1号男生宿舍我们每个房间都彻底检查了,就那三个房间能打开,而2号男生宿舍因为没人住之前都没检查过......”


第四章
“本土者一名队员死亡。游戏推进奖励:解除所有自然空间限制。”

下午四点,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大家的脑中响起。

寺花惊恐地看着衣戒,紧张地抓住双枝的手。

没等一会儿,又听到“声音”:“外来者一名队员死亡。游戏推进奖励:公布一项特别情报,所见能力选项中若有多余的能力会赠予最后选择的人。”

“一下死了两个?”寺花惊得跳起来。

此时衣戒心里想道:多出来的能力原来是这么处理的,“我的队友”这种能力应该没人会选吧,可能就在最后一个人那里。

说起这个没用的能力......

衣戒恍然大悟,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大家分头搜索学校内外,最后巴风和妻见在教师宿舍楼下发现了大量血迹。

“这么多血......”巴风说道,“难道是飞弹能力杀的?”

“飞弹能力可以百分百瞄准目标发射空气子弹,但只能使用两次,也就是两颗子弹。”妻见说道,“要真是用这个能力杀的,这下能力也作废了。阿风,我现在可以随便飞了吧?”

“不行,又不是真的确定是飞弹杀的,呆在地上还能找个掩体,你飞到天上去就是个活靶子。”巴风神情严肃,观察着地面。

地上还洒落了一些药品,并有明显的血色车胎印,以车胎印消失的方向看,车是从在教师宿舍附近的校后门离开的。


寺花、双枝、衣戒、巴风、妻见五个人找到天黑都没找着应该有的两具尸体,连武爱也不见了踪影。

“不会是武爱疯了把杉老师和酒宫都杀了吧!”寺花吓得发抖。

“不怕,我绝对会保护好你,然后一起活着回原来世界的。”衣戒自然地挽住寺花的肩膀,安慰着她。

双枝身体也在颤抖,她看着衣戒怀中的寺花,又看向妻见。

“我们先回去休息了。”巴风拉着妻见就走。


“阿风,你怎么了?”

“谁知道武爱躲在哪里,万一他杀疯了想把我们都杀光......”巴风说道,“现在空间限制都解除了,我们赶紧回宿舍收拾东西,找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住。”

“可是我看双枝好像有话想和我说......”

“别管闲事,万一她是想加入我们一组就麻烦了,我跟她又不熟,没办法相信她。”


第五章
游戏开始第二十五天。

陆环死去的那天晚上,衣戒、寺花和双枝带着行李搬出了学校,在附近找了处不错的房子住下,一人一间卧室。

衣戒刚出门找食物了,他要求她们俩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离开房子。可寺花找不着她最喜欢的一套内衣,想会不会是落宿舍里了。

双枝最近都不怎么说话,但对寺花是百依百顺,所以寺花叫她一起偷偷回学校一趟她也没半点阻止。

可宿舍里翻了个遍都没找着东西,寺花又想起在陆环死去的前一天晚上她用过学校澡堂。

想起那天洗澡的事,寺花就想起她和双枝离开澡堂时遇到刚要进来的陆环,陆环还对她笑了,当时她就感到一阵恶寒,没想到第二天陆环就死了。

寺花咧起嘴晃着头,嘴里念道:“想想都觉得晦气......”

“怎么了?”双枝在意地看着寺花。

“没事。”


寺花猜想可能内衣在那天换下后落在澡堂了,所以和双枝离开宿舍又去往澡堂。

路上看见妻见,他骑着个自行车正向她们过来。

寺花觉得妻见是个天真又善良的傻子,所以不把他当威胁,可以说现在这个世界里除了双枝,她最信任的人就是妻见了,所以双枝想和妻见单独说会儿话她就答应了,自己一个人去澡堂。


“我和巴风找了个特别高的地方住,他在天台上看到你和寺花,我趁他去洗衣服了就偷偷跑来见你了。”妻见说道,把自行车停在一旁。

“妻见,我们应该是一队的......”双枝垂着头,消沉地说道。

“你知道分辨队友的方法?”妻见惊讶地问。

“嗯......我是第三个选择能力的,当时我就问那个‘声音’......”

“等等!这不可能啊,阿风就是第三个选择能力的。”

“他也是第三个?”双枝瞪大眼,“你们俩难道不是一个队的?”

“我们不知道分辨队友的方法啊。”

“他只是以为他是第三个......”双枝抬起头,看着妻见,“他看到的只有九项能力,对吧。”

妻见闭紧嘴,视线看向别处。

“妻见,你认真听我说,巴风和你不是一队的......”


寺花走进澡堂大门,进门口向左走是男生浴室,往里走右拐的走廊里是女生浴室的入口。这样的设计自然是为了防止男生偷看或是“误进”女生浴室。

浴室门的入口设计得比较特别,门框全是木制,左侧门框上固定着一块近一米高的厚木板为活动门,活动门下方距离地面就两三厘米,学生们进浴室都喜欢用脚把门推开,推开后门会自动地缓慢关上。

可寺花发现女生浴室的活动门被破坏了,仔细观察,右侧门框上有两颗钉子,像是门先被人钉住使得门不能活动,后又被人踹开了似的。

寺花走进浴室,又注意到灰白色的地砖上一些血渍,她不禁感到害怕,想赶紧找到东西离开。

可她没找到她的东西,却在更衣室的衣柜后方角落里找到一根绳子。

“啊!”

寺花突然看到站在更衣室门外的衣戒,吓了一大跳。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运气好在家不远的地方就找到了吃的,回家去看你们不在,我就想你们可能是来学校了,就过来看看。”衣戒对她说道,“我不是说了不要随便离开家吗,万一遇到武爱怎么办?”

“我找不到我喜欢的内衣......”寺花不好意思地说道。

“是不是纯白色上面有粉色小花的?”

“对!”

“应该就在你房间的床底下,我打扫房间时看到过,但我没好意思和你说......”


妻见骑着自行车往回走,路上遇到同样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巴风。

“我洗完衣服找不着你,一看果然是去了学校。”巴风停下车就说道,“不是让你别一个人乱跑吗?我看见衣戒也在学校,也不知道他天天跑学校里来做什么。”

“肯定是想找武爱吧。”妻见停车在巴风旁边,说道,“他有要保护的人,我们剩下的人中武爱也最可能会先伤害寺花了。”

“你和双枝说了什么?”巴风问。

“双枝说他们三个人之间相互都不知道对方的能力。”

“你不会告诉她衣戒的能力了吧?”

“嗯,我告诉她了。”妻见说道。

“哎,算了,他们三个之间的事也不关我们的事。”

“巴风,双枝知道区分两个队的方法......”妻见垂下视线,“她现在有两件特别不安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他们三个不在同一队,而他们三个相互知道对方选能力时看到的有几项能力,所以她担心万一衣戒发现了......但我和她说衣戒那么喜欢寺花,他不会......”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和你是不是队友了吗?”巴风看着妻见消沉的模样,问道。

“嗯......因为我和双枝一队的,她就告诉我区分的方法了......应该是真的......”

“我知道自己是哪个队的,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队。”巴风认真说道,“是最好,不是也没关系,这不会改变什么,我只要能和你呆在同一个世界就足够了。”

“我本来还想要是发现我们不是一队的,就拜托有‘我的队友’能力的人帮忙......可是已经晚了......”


衣戒带着寺花、双枝回了房子。

大厅的桌上摆着很多包装食品,寺花直接走进她的卧室,真在床底下找到了她丢失的内衣。

奇怪,之前去学校找它之前我才找过这里,当时没看到啊?

寺花闻了闻内衣,感觉上面一股怪味,她嫌弃地撇撇嘴,拿上内衣去洗衣间。放水的时候她从小窗户看向后院,双枝和衣戒在那里,俩人正说着什么。


第六章
游戏开始第二十六天。
“本土者一名队员死亡。游戏推进奖励:开启真心话房间。”

妻见和巴风被“声音”叫醒。

“又有人死了,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妻见着急地起床穿衣服,又问道,“真心话房间是什么?”

对面床上的巴风一边下床一边说道:“学校里原来那个心理咨询室,名字被改成‘真心话房’,可能就是那里。”

在这个房间角落里堆了一堆零食,另一个角落里全是零食包装袋。因为这个世界仍没有通电,微波炉都用不了,两个人也不会做饭,所以他俩最近一直吃的是从附近超市里找来的包装食品。

“我想去看看。”妻见穿好衣服说道。

“行吧,说不定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巴风和妻见到了学校,遇到赶来的寺花和衣戒。

“你们有看到枝枝吗?”寺花满头大汗,着急地问道他俩,“半夜我起来用厕所时还遇到枝枝起来喝水,我看到她回房间里继续睡了,可我起床后就找不到她!来学校的路上我还看到了枝枝的鞋子......我担心是她被武爱抓走杀了......”

“我们没看到。”巴风说道。

“我和阿风都是听到有人死了才起床过来的。”妻见说道,“现在空间都解禁了,一时也不知去哪里找,所以我们想去那个‘真心话房’看看。”

寺花说要一起去,于是他们四人同行。

妻见说有话想单独告诉寺花,和她单独走在最走。


“双枝死了的话,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妻见显得很难过,小声地对寺花说道,“她一直不敢告诉你......”


寺花神情恍惚,跟着大家走到了真心话房前。

门是开的,他们四人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躺在里面的武爱。

衣戒惊愕地跑进去,确认武爱已经死了。

“我没见武爱穿过这身衣服。”衣戒说道,看着武爱一身裹得严实的秋装,脸上手上都有血污,但光着两只脚丫却相对比较干净。

巴风检查着武爱,发现他的手指上有些类似刀伤的伤口。

“尸体还有余温,看起来也不像死了多久。”巴风说道。

“嗯,不可能超出一天......”衣戒张着疑惑的双眼,抬起头看着巴风。

妻见就站在门口,没敢离尸体太近。

“这样的话,刚才通报死亡一人指的就是武爱了......”妻见松了口气,对旁边的寺花说道,“不用担心,双枝应该还活着。”

而寺花盯着门口内侧墙上挂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在真心话房里,提问者在问题前要加上“提问”二字,被提问者除了回答真话别无选择。

这时巴风突然起身,拉着妻见就跑了。


“阿风,怎么了?”

“之前大家的威胁是武爱,可武爱已经死了......”巴风紧张地说道,“现在剩下的人里最大的威胁就是衣戒,离他远点。”

“难道是衣戒杀了武爱?”妻见说道,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真心话房的房门刚刚关上了。

“不知道,但双枝好像也失踪了,总觉得现在情势不妙......”这时巴风突然定住脚步,目光朝向侧方远处的1号男生宿舍。

“又怎么了?”妻见问。

“过去看看!”巴风拉着妻见就往1号男生宿舍跑,直直跑到一楼唯一一个窗帘敞开的窗户前。

“这不是武爱他们的房间吗?”妻见正说着,突然定住神——双枝就躺在武爱的床上!

他们俩赶紧绕进宿舍进到房间内。

双枝穿着睡衣,睡衣外套了件外衣,光着脚丫歪着头,脖子被人扭断了。

确定双枝已死,巴风进一步检查,发现双枝手腕和脚腕上都有捆绑的痕迹,嘴周围一圈有些发红。

“双枝也死了......”妻见即难受又迷茫,看着双枝的尸体,“可没有通报啊,怎么回事啊......”

突然隔壁房间传来咚的一声响。同时,那个熟悉又令人恐惧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脑中。


“外来者一名队员死亡。游戏推进奖励:公布一项特别情报,现本土者队队员剩余两名,外来者队剩余队员总共拥有能力三项。游戏已接近尾声,公开一项特别信息:有一名游戏参与者拥有完整的记忆,这个人是自愿留下的勇士,未来将得到‘勇士的嘉奖’。”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所给线索分析还原在“死亡游戏”发生的命案以及各个人物的身份、能力等信息。

备注:人物的姓氏能应对上一至九的数字,这与解题无关,只是为了方便答题者记忆。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9809-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06-04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57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8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1-5-31 17: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修改记录

2021年5月31日 17:08:20
引用
武爱浑浑噩噩地站起身,走到武爱面前,一脸阴沉地问道:“你确定?”

改为

武爱浑浑噩噩地站起身,走到衣戒面前,一脸阴沉地问道:“你确定?”
3 | 楼主| 发表于 2021-6-4 19:56:17 | 2021-6-4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7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1-6-4 20:02:11 | 2021-6-4 20:38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波无了
解答篇中
“‘和你不一样,我选的能力很实用。’酒宫一边准备着床铺,一边说道,‘我确定没被人跟踪,只要武爱不是超听觉能力,他就找不着我们。’”
还有“见妻见没回话,酒宫又说:‘你还在担心双枝吗?’”
此处酒宫应为巴风吧


不过作者大大真的好强啊,推理有理有据,比我那脑洞题好多了!
  • qikaiyuan 2021-6-4 20:02 说:

    直接0分
  • 吃掉月亮 回复 qikaiyuan 2021-6-4 20:46 说:

    我总把名字写错......
    特别是妻见和巴风的名字,总写成妻风和巴见......(这个后期统一改了)
  • 问筠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6-4 22:27 说:

    回头在写题就用ABCD。。。,26个人物总够用了吧?
  • 吃掉月亮 回复 问筠 2021-6-4 22:33 说:

    感觉这样更容易写错......
    (这是硬伤的感觉,脑子里有个坑)
  • 问筠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6-4 22:48 说:

    我今天傍晚写答案时,用手机写的,打字不如电脑方便,我这个闹心,你那些名字不是正经词汇输入法打不出来,我就想直接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了。。
| 发表于 2021-6-4 20:09:00 | 2021-6-4 20:20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案太长了,没细看,但应该能有分吧……
毕竟我猜中了7个人的技能和拥有完整记忆的勇士。不过酒宫那个加热技能题目已经给了我就没写,应该不影响得分吧?我倒是最早确定的双枝拥有的是我的队友能力。
这个飞弹技能是谁太难猜了。因为我笃定寺花是分身了。
我猜到双枝对寺花用了我的队友功能,但我认为是寺花得知真相后因为气愤用分身杀了她。
话说这期题目真不错,我要知道早几天去推理了,这种题就和德国人养鱼的题目一样,只要花时间慢慢推一定能推出来,我这今天才看,实在没时间了。
  • 问筠 2021-6-4 20:31 说:

    作者大大或者其他网友,我偷个懒不想细看了,谁能告诉我解析中可否有解释:寺花如何自己去浴室的,毕竟平时她去哪都要和双枝一起。因为这次她毫不犹豫自己去了,所以我认为她拥有得分身技能,她的分身去的,她没去……
  • 河马天上飞 2021-6-4 20:50 说:

    第一天4点出现两个衣戒就可以判断分身了,最后剩两个外来者,酒宫和衣戒能力已知,可以判断出寺花是飞弹。
  • 吃掉月亮 回复 问筠 2021-6-4 20:52 说:

    我不是很理解你的疑问......
    虽然是有个解释......但不代表寺花绝对不能和双枝分开(她是个有正常行为能力的人,和朋友间的亲密关系虽依赖但并不病态)
  • 仙梦天霖 回复 问筠 2021-6-4 20:56 说:

    不是说了分身不能伤人,顶多拿来装个样子让真身跑出去杀人
  • 问筠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6-4 20:58 说:

    主要开始陆环的说法强调了寺花去澡堂都要和双枝一起去,后来又说寺花"丝毫没有犹豫"就自己去了澡堂。有点矛盾,不过这里倒不是大问题,可能我时间紧第一眼就看到这里了,没再去核对衣戒的问题。我后来也是因为认定了寺花是分身,所以说啥也推理不出来衣戒的能力……随便编了一个
  • 问筠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6-4 21:00 说:

    题目有这么说嘛?这期迷题太复杂了,时间紧,好多细节没看到……
  • 仙梦天霖 回复 问筠 2021-6-4 21:01 说:

    必然是写了!
| 发表于 2021-6-4 20:14:1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我的想法对了但是我有个地方没捋顺给排除了
嘤嘤嘤,月亮你写这么长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别数了,比我写得长
| 发表于 2021-6-4 20:23:2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想说作者大大超厉害,看了这个题目,真的很厉害,故事很完整,整个人物的情感线都很丰满,虽然我没答到什么(我的脑洞不允许)再次强呼:作者大大厉害
| 发表于 2021-6-4 20: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还是这种硬推理适合我,我是全猜中了,但是最后编辑的时候只有10分钟,然后忘记把勇士是谁写上去了。。。。
  • NPCstrike 2021-6-4 20:27 说:

    还有什么胶带之类的。。。因为没提及我就没写,我只知道谁杀了谁,具体怎么杀的推不出
  • 问筠 2021-6-4 20:33 说:

    我也喜欢这种逻辑强得硬推理,靠脑洞的不在行……
  • NPCstrike 回复 问筠 2021-6-4 20:42 说:

    对啊,硬推理还可以靠排除假设得到答案,靠脑洞的一旦有一点没想到就玩完
  • 问筠 回复 NPCstrike 2021-6-4 20:44 说:

    嗯,硬推理靠客观逻辑,靠脑洞的得去猜作者想法。
| 发表于 2021-6-4 20:26:2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波表白月亮!太厉害了!
不过还是很遗憾,又被惯性思维害了只对了七个技能,一直以为我的队友是第二个人选的,然后忽视了武爱不知道我的队友技能描述。
杀人那块让人拿个骰子说不定都比我答的好XD
我以为技能哪里缩范围还好结果还是有漏洞,哎退步了退步了(ง •̀_•́)ง
12
| 发表于 2021-6-4 20:28:51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好像猜对了不少,没有白写一天时间的解析…
  • 吃掉月亮 2021-6-4 21:04 说:

    看到你,想起来今天最后一次还债忘了......
  • oldman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6-4 21:19 说:

    这期谜题真的很棒啊~…我最后能力推对了,选择次序忘了改。傻掉了……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