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364|回复: 78

[每周谜题] 第152期谜题《刺青》(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1-4-2 20:00:03 | 6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52期谜题《刺青》[/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5001]Vt超新星[/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52-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2][b]01[/b][/maintitle][p=1, justify][b]2002年9月17日[/b][/p][p=1, justify]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宋晓发现儿子吴殷穿起了长袖的衣服,每天如此。这倒也不是最令她在意的变化:她所熟悉的那懂事的、与她相依为命的儿子,正逐渐变得阴冷寡言。[/p][p=1, justify]可能是不适应新的环境吧,宋晓自我安慰道,毕竟他们母子俩上个月才为了吴殷的学业而搬来海容市。宋晓有些惆怅地卷了卷灰白的发梢,是的,她年纪还未过半百,可头发已经白了。毕竟她在最是幸福的时候被残忍地夺走了一切。几乎一切。还好她还有吴殷这个省心的孩子,虽然吴殷从小便是内向的性格,可他的勤奋好学给宋晓带来了极大的慰藉。这不,吴殷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海容市重点高中的入学奖学金。两个城市直接往返过于麻烦昂贵,宋晓干脆做了从海棠市搬来海容市的大决定,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吧。[/p][p=1, justify]眼看开学也要有半个月了,吴殷倒是从来没有和她说过新学校的生活,反而改了穿衣风格,深夜一回家就草草扒完宋晓做的饭菜,一头躲进自己的房间。饭桌对面的宋晓也只能落寞地看放下碗筷,两双筷子无言地对视,仿佛是母子俩的写照。[/p][p=1, justify]虽然是怪了点,但这孩子的成绩是宋晓从来无需过问的,毕竟也是高中生了,不是什么都会和妈妈讲的小孩。想到这一层,宋晓不禁心情好转了一些,她抚摸着自己肚子上的那道疤痕,是她成为母亲的唯一印记。[/p][p=1, justify]老吴啊,这孩子不知不觉就长大了,不知你们在那边过得还好吗?[/p][p=1, justify]柜子上有张黑白照片,是位正值壮年的男子。旁边则摆着一个陈旧的、用过的奶嘴。[/p] [p=1, justify][b]2002年8月29日[/b][/p][p=1, justify]罗畅是被分派到海容市警局的新晋警员,此时他正激动又专注地看着警局里记录的一些案件档案,当然,是在老警员徐反的陪同监督下。徐反打量这个新的搭档,眼前的年轻人有些莽撞不可靠的样子,却也充满了热血与干劲,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模样。[/p][p=1, justify]罗畅突然被一个档案吸引:那是海容市警局和邻近的海棠市警局联合调查的一个案子,年代久远,是1986年5月13日发生于海棠市火车站的婴儿拐抢案。这个案子甚至至今还是悬案,更让罗畅感到不一般。徐反也凑了过来,眼神一暗,叹了口气。罗畅抬头问道:“徐前辈,这个案子想必你很了解吧,我听大家都说你在警局是任职最久的。”[/p][p=1, justify]徐反缓缓地点了点头,陷入了回忆。[/p] [p=1, justify][i]1986年5月13日的晚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杰出警员徐反被告知,一个小时前海棠市火车站发生了一起惨案。根据现场多名目击者,当时在拥挤的火车站,一对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夫妇不知怎么撞到了一名老人,老人倒地后不断呻吟,似乎摔得不轻。在他们下意识上前扶老人时,一名全身黑衣裹得严实的男子冲了出来,抱出了婴儿车中一个孩子拔腿就跑。上一秒还很痛苦的老人也猛地拖住了年轻女子,而丈夫却反应很快,追向黑衣人逃跑的方向。[/i][/p][p=1, justify][i]然而那明显是帮凶的老人看准时机混入人群中溜走了,而拐走了孩子的黑衣人也没有被抓到。人们只在一节血迹斑斑的楼梯底部发现了那年轻的父亲,已经没气了。他急情之中踏空,摔断了脖子。[/p][p=1, justify]火车站的人本来就多,陷入了短期难以控制的混乱恐慌,甚至发生了小规模的踩踏事件,给赶到的警方带来了极大的障碍。海棠市的警方还是尽快地进行了地毯式搜查,却一无所获,他们怀疑罪犯可能逃亡海容市,因此希望获得徐反的配合。[/i][/p][p=1, justify][i]徐反自然担任起了配合工作的协调,他安排了几支巡逻小队的路线,重点排查海棠市与海容市边境的可疑人员,也告知当地交警在主要的跨市路道设下关卡。然而,徐反的部署虽然井井有条,却终究是迟了一个多小时,没能将黑衣人抓获,那被拐走的婴儿自然是生死不明。这也成了徐反多年的一个心结。[/i][/p] [p=1, justify]徐反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出了烟,他在把烟放进嘴里前顿了顿,看了看一旁的罗畅。[/p][p=1, justify]“哦,没事徐前辈,你抽吧。” 罗畅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他紧握着案子的卷宗,仿佛能看那倒在血泊中的吴某,他一定死不瞑目,还瞪着黑衣人逃去的方向。[/p][p=1, justify]徐反将烟架在左手的食指与中指间,眯着眼狠狠地吸了一口。罗畅虽然知道这不礼貌,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地看了看,那是两根假手指(义肢),听警局里别人说,那是徐反在很早的一个行动中落下的伤。徐反被当地的黑势力抓住,残忍地割去了两个手指,还好他看准时机逃了出来,还带回了关键的信息,成功剿灭一个犯罪组织的重要据点。徐反的传奇故事在警局里可是无人不晓。[/p][p=1, justify]“嘿,小伙子,受伤可不是什么光彩。我们保护老百姓,更应该保护好自己,不做无谓的牺牲。”罗畅的好奇自然逃不过徐反的眼睛,他鼻子吐着浓烟,淡淡地说道。[/p][p=1, justify]“唉,可惜我做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看到这个组织的灭亡。”[/p][p=1, justify]罗畅知道,徐反说的正是海容市最大、最为"历史悠久"的犯罪组织,具体名称未知,但据多年来掌握的可靠情报,所有成员都在上半身某处纹着一条样式独特的毒蛇,因此警方和当地媒体都称其为【竹叶青】。而尽管现在大家皆知,【竹叶青】却完全没有更改这个刺青特点,仿佛是对于执法人员公然的挑衅。【竹叶青】根基稳固,已经渗透了城市每一个阴暗的罅隙,警方甚至怀疑在警局内部也被安插了线人内鬼。可在徐反的主张下,警局开始了不定时对所有人员的强制性搜查,查找标志性的刺青,却也一无所获。刚入局的罗畅自然也未能幸免,硬是被扒光让检察人员看了个遍。[/p][p=1, justify]这时,一个警员敲门进来,将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徐反,耳语了几句便离开了。徐反打开袋子掏出几张纸放在桌上,倒也不介意让罗畅一块看。罗畅看到这是一名叫做吴殷的少年的一些个人资料,似乎是从外市搬来,刚准备入学这里的海容高中。罗畅抽出被压在底下的一张纸,这个高瘦少年有些阴郁的面容便出现在眼前,唯一引人注意的是那对有些夸张的招风耳。徐反似乎愣了愣,罗畅不知道这些资料的意义所在,只能默默看着。[/p][p=1, justify]两人就这么看着桌上的资料,不知过了多久,徐反突然吃痛似地倒抽了口气,甩了甩手。原来他看得入神,烟已经烧到了头,徐反苦笑地看着地上的烟蒂,真是浪费了几口好烟。他的神情恢复了严肃,对罗畅解释道:“这些恶势力无孔不入,前阵子我们注意到他们对初中、高中生伸出了魔爪,你要知道,校园可以是非法行为最好的掩体、最大的温床。还好局长亲自出马和所有校方合作,及时地遏制了本市校园内混入犯罪分子、学生误入歧途加入【竹叶青】的这类情况。[/p][p=1, justify]因此这个新入学的学生,虽然说是从外市而来,也不能掉以轻心,程序还是要走的,以防万一是【竹叶青】安插的人。”[/p][p=1, justify]罗畅皱着眉,没想到这个问题如此的棘手复杂。徐反用力气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背,大声喝道。[/p][p=1, justify]“你想想,这倒也侧面说明,我们对于非法组织的各方面压制与约束终于有了成效。他们现在急于找别的手段拓展‘业务’,想必是无法维持正常的运作,强弩之末罢了!”[/p][p=1, justify]罗畅受到了徐老前辈的感染,站直了身板与徐反对视。他有一种预感,这死而不僵的【竹叶青】终将会栽在他们手上![/p] [maintitle=s2][b]02[/b][/maintitle][p=1, justify][b]2002年9月20日,17:32[/b][/p][p=1, justify]刘照州在海容市高中旁开了间杂货铺子,按道理说,是个不错的地段,可他铺子的精确位置落在了学校后门旁一个窄窄的巷子里。这个巷子的入口成年人侧身才能进入,也只是一个死胡同,应该是失败的城市规划所带来的产物,而刘照州偏偏在这开起了自己的生意。虽然说这间地点古怪的杂货店和它那少了右耳的奇怪店主逐渐在学生之间有了点名气,但除了偶有前来猎奇的高中学生来象征性地买点文具,刘照州的店是无人问津的。[/p][p=1, justify]而此时刘照州眯着眼睛,惬意地躺在店里的藤椅上。天色暗得格外早,只有一线天的巷子更是昏暗。刘照州也懒得开灯,毕竟这个点又会有什么人呢?说巧不巧,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有脚步声停在了店前。刘照州睁开了眼,虽然依稀只能能够看到来者的轮廓,但他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来客。刘照州从藤椅上一跃而起,殷勤地将那人拉进店里,赔笑着将其引到小店后面隐秘的小门。[/p][p=1, justify]“嗨,青哥,您怎么这么早就到了?这么久了还不信任我吗,这货已经备好了,您验一下。”[/p][p=1, justify]“啪。”[/p][p=1, justify]刘照州打开了小门,拉开了灯的开关。[/p] [p=1, justify][b]2002年9月20日,19:30[/b][/p][p=1, justify]宋晓和罗畅几乎在同一时间接到了电话。打给宋晓的是吴殷学校高一(1)班的班主任汪霞,今天的第一节晚自习照常于六点半开始,可吴殷已经缺席整整一个小时了。学校看后门的大爷倒是记得看到吴殷于今天下午5点25分走出校园,却不记得他回来过。由于吴殷独来独往,班上的同学无人知道他的去向,不过这的确是吴殷第一次这般反常,他之前没有过缺席或迟到的问题。汪霞也借机向宋晓反应,吴殷刚入学时的课上表现十分积极,作业也是工整出色,但不久后整个状态开始出现浮动,有的时候心不在焉,甚至毫无兴趣。所有科目的老师都向汪霞反馈了类似的观察,找吴殷谈话试着找出他可能面临的问题,吴殷自己却表示只是自己暂时不适应这里的学习强度和环境。宋晓也确认了家里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情况,她答应试着联系吴殷后,便谢过汪霞挂断了电话。[/p][p=1, justify]宋晓立刻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可儿子竟然正在与另一个号码进行通话中。至少不是可怕的忙音吧。她如此安慰自己,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从来没有这般反常过。宋晓想着这阵子一直以来的不安,更是忧心忡忡,她将手机攥紧于胸前,下意识地望向丈夫的遗像。[/p][p=1, justify]罗畅则是接通了打给警局的电话,电话另一边似乎可以听到某种熟悉的、沉闷的怒吼,罗畅在迅速搜刮脑海后惊觉那是大火燃烧的声音。打电话的人听着是位少年,他有些语无伦次,说自己叫吴殷,说还有人在火里。[/p] [maintitle=s2][b]03[/b][/maintitle][p=1, justify][b]2002年9月20日,19:42[/b][/p][p=1, justify]宋晓收到了海容市警局罗警员的电话,立刻摔门赶去了市医院。[/p][p=1, justify]儿子吴殷被绷带裹得严实,尤其是整个右手被完全包成了粽子,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打着生理盐水和吗啡。面部相对完好无损,只是毫无血色,加上那招风耳,宋晓一眼就认了出来。一旁那警察打扮的年轻男子起身向她自我介绍为罗畅警员,他们在不久前接到吴殷的报案,海容市高中的后校门附近的巷子发生了较为严重的起火事件。罗畅先打断了宋晓几乎歇斯底里的询问,告诉她更紧要的问题。吴殷整个右臂右手皮肤几近烧毁,所幸其它部位伤势相对轻微。但现在右臂需要移植皮肤,更急需输血,可医院血库偏偏暂缺与吴殷匹配的血型。宋晓立刻反应过来,表示自己和孩子就是相同的血型,罗畅立刻带宋晓走了简单的验血流程,确认没有问题后医院立刻安排宋晓进行了抽血。由于确定是直系亲属关系,虽然情况相对紧急,医院还是对宋晓的血液先采取辐照处理。[/p][p=1, justify]吴殷再一次被推进手术室进行输血,宋晓脸色苍白地坐在外边的椅子上,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焦虑。罗畅这时才小心翼翼地向她复述吴殷还清醒时告之他的情况。[/p][p=1, justify]吴殷是在校外用餐返校途中路过巷子,看到了些许火光并闻到了异样的烟味,便进去查看。巷子里唯一的一间杂货铺已经完全陷入火海,吴殷想也没想便冲了进去,隔着浓烟热浪能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已经一动不动了。火势过于猛烈,吴殷几次试图深入店铺内,换来的只是愈加严重的烧伤。他最终只能放弃,自己逃了出来打电话报警。[/p][p=1, justify]罗畅转交给宋晓医院的手续文件,患者一栏上面已有吴殷自己写的名字,歪歪扭扭,更让宋晓痛心。可以想象,儿子有多么的痛苦啊!她再也忍不住泪水,抽泣着伸出右手接过笔,在家属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罗畅也将吴殷身上的钱包手机归还给宋晓,他和局里沟通过,后续对于起火案的调查不需要这些东西。罗畅要带回警局的,只有医生护士从吴殷身上褪下的、烧得残破的衣物,宋晓确认这的确是儿子今天出门时穿的。[/p] [p=1, justify][b]2002年9月20日,20:37[/b][/p][p=1, justify]罗畅暂时离开医院打算回警局,走到医院大门口,却发现一辆警车已经停在那里等着他。驾驶座的车窗下降,出现了徐反有些疲惫但严肃的脸。看局里的同事已经联络了今天难得休假的徐反,告诉了他自己的去向。[/p][p=1, justify]罗畅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稍微松了口气,身旁的徐前辈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徐反表示自己已经去了警局一趟,大致了解了事件的经过,这倒省了罗畅再次重复一遍的麻烦。徐反也为罗畅简单介绍了局里目前对于起火案件调查的进度。[/p][p=1, justify]“起火现场为吴殷报警时身处的巷子,由于巷子本身的结构,对于灭火和援救伤者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如吴殷所说一样,烧毁的店铺内发现一具大部分烧焦的尸体,死者身份倒是很容易初步确认,是店主刘照州。毕竟虽然尸体可能因为高温而稍微缩水变形,但死者脸右侧少一只耳朵的生理特征还是十分明显,身形也是高瘦的。尸体的死因却不是烧死或因为浓烟窒息而死,因为口腔中并没有发现大量灰烬,而脖子仍依稀可见一道勒痕,可以判断是死于机械性窒息。由于现场完全被火势破坏,目前无从判断是否有挣扎或打斗。死者没有其它严重的内外伤,但未被完全破坏的手臂皮肤能看出新旧不一的瘀青与划伤、擦伤等。”[/p][p=1, justify]“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小伤么?那岂不是很奇怪。”罗畅忍不住插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p][p=1, justify]“要是在往常,的确是该多加注意,但是。” 徐反加重了语气,甚至有一些兴奋。[/p][p=1, justify]“但是我们有了更加重大的发现:死者的右肩上能看出有一块极小的纹身,经过扫描复原,正是【竹叶青】成员的标配刺青!而店铺内部后方有一个小隔间,里面我们还是发现了少量残余的毒品和假钞残屑,但这些违法物品似乎大部分都被转移了,还有一些毁于火中的纹身用工具,更是找到了这个特殊刺青的设计样式图。因此我们确认这家杂货店其实是【竹叶青】的一个据点。”[/p][p=1, justify]“刺青可不可能是有人刻意模仿的呢?”不了解情况的罗畅提出了一个小质疑。[/p][p=1, justify]“哈哈,你这一点我们早就做好了预防,最初为了避免各种跟风模仿,虽然【竹叶青】有特殊纹身这事在海容市人人皆知,但我们完全封锁了这个纹身的具体样式。就算有人看过,也不是能凭记忆或描述就能临摹的”徐反打消了罗畅的疑虑,继续回到正题。[/p][p=1, justify]“因此,刘照州是犯罪组织的一分子,经常参与非法活动,身上的新旧伤痕也就好解释了。显然他也是为【竹叶青】服务的地下纹身师,毕竟本市明面上的纹身馆我们多年来一直严格管控着。我们局内特聘的相关专家之前就鉴定过,这种纹身不论大小,考虑到被纹身者的安全与体验,后续的处理(如对纹身过的皮肤进行消毒涂药、包上保鲜膜等),再熟练的纹身师傅也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绘制时间。[/p][p=1, justify]根据店铺的烧毁程度,粗略判断起火时间为案发当天傍晚6点至7点之间,店铺内的环境干燥、易燃物多,燃烧与火势蔓延应该是极快。具体的起火原因和火源还在调查中。那个路段本来就人烟稀少,偏偏那时除了见义勇为的吴殷,一个目击者都没有。但结合刘照州的身份和死因,我们目前猜想的方向是【竹叶青】内部的纠纷矛盾。”[/p][p=1, justify]“真是可恶,虽然说这算是一个大发现,也只是一条断得干干净净的线索!一把火烧得什么都没了。” 罗畅感叹道。[/p] [maintitle=s2][b]04[/b][/maintitle][p=1, justify]罗畅突然想到,反正过一会吴殷的母亲宋晓也会被带来警局进行一些基本的流程,而吴殷的书包与个人物品都还在落学校内。正好返回警局的路上能经过学校,不如图个方便自己先带回警局,到时直接转交给宋晓。为了节省时间,罗畅先和学校取得了联系,他直接打给了吴殷的班主任汪霞,希望她和班级事先说一声,毕竟班上应该还在进行最后一节晚自习吧。[/p][p=1, justify]不到十分钟后,徐反将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学校大门旁,一位戴着眼镜的女性和一位矮胖的秃头男子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他们便是汪霞和学校的校长康定国。[/p][p=1, justify]徐反和康校长简单地介绍着基本的情况,得知学校日常的课程时间如下:[/p][align=center] 152-1.png [/align][p=1, justify]而罗畅则跟着汪霞走向不远处的教学楼。高一(1)班教室在二楼,就位于楼道旁,教室里鸦雀无声,不知是平时晚自习的状态,还是因为被老师告知了罗畅要来访的消息。罗畅推开门简单地和大家打了声招呼,教室里每一双眼睛都齐刷刷地打量着他,让身为警员的他也感到十分窘迫。他低着头赶到了汪霞指出的最后一排空桌子前,路上还不小心撞歪了一个女同学的桌子,原本鸦雀无声的班上顿时出现一些“噗嗤”声。同学看来事先帮吴殷收好了书包,桌面上没有什么其他东西,罗畅提起书包离开前看了一眼桌子抽屉,确实也没有什么落下的。但他注意到吴殷同桌的男生桌子抽屉也什么都没放,内壁画满了各种涂鸦,桌面有些老化,上面倒是堆着很多书籍纸张。那高大的男生注意到罗畅的目光,突然显得有些紧张,甚至下意识将身体探前趴在了桌上,挡住罗畅的视线。[/p][p=1, justify]罗畅也没放在心上,和大家致谢便离开了。他在下楼前还能听到汪霞的呵斥声,似乎是不满某些学生的桌面整洁不到位。他笑了笑,突然有些想念自己的读书时光。罗畅走出教学楼,发现学校的后门也在另一个方向不远处,他想和还在起火现场努力工作的同事们打一声招呼,便给徐反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车绕到学校后门接他。罗畅在后门看到了一位看门大爷,他正捧着一个猫罐头骂骂咧咧地四下寻找什么。徐反开车的速度很快,已经在后门的道路上得意地鸣着车喇叭,这位老警官也有自己的顽皮,罗畅笑着加快了自己的脚步。[/p][p=1, justify]武大爷看着那个警察小跑而过,他知道附近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早些前也看到了不少警车,甚至还有火警、救护车。可他今天完全没有八卦的心思,只想着他一直喂养着的猫。武大爷的老伴死了也有十来年了,自己的儿子和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在别的城市工作生活,几年没有音讯,和死了也没两样。自己每天的生活就是枯燥的,往返于这间学校与破旧无人的住家。就连自己工作的岗位,也是几乎不见人影的后门。他唯一的陪伴便是出没于附近的那只虎皮猫,第一次遇见那流浪猫,它正刮搜着不远处食堂后方的厨余垃圾。武大爷还是有些积蓄的,没地方花,便囤起了猫罐头,从此虎皮猫便和他做了朋友。这起码让他每天有了些指望。[/p][p=1, justify]但好景不长,学校里有个新学生不知怎么地也和武大爷的虎皮猫好上了,每次都能看到他午休和晚休期间来这里逗猫玩,有一次上课时路过教学楼楼下的武大爷还看到这个学生一直盯着窗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自从这个小子出现,武大爷便只有在虎皮猫饿了找他的时候,能摸一摸它了。他对这个小伙感觉有些怨恨恼火,虽然一把年纪还有这种想法他自己也觉得怪矫情的,可他还是气啊。[/p][p=1, justify]而今晚,武大爷的怒火更盛了,他在傍晚时照常开了猫罐头等着招待那饿了的朋友,却只看到那猫美滋滋地嘴里叼着什么,顺着墙头优雅地走到了远方,看也不看他一眼。武大爷想起了一阵子前出了校门的那个小伙子,臭小子一定是擅自喂了原本属于他的虎皮猫![/p] [maintitle=s2][b]05[/b][/maintitle][p=1, justify][b]2002年9月21日,11:15[/b][/p][p=1, justify]吴殷的状况很快稳定了下来,今早已经醒来,神志清醒,只是声音还很沙哑,他甚至有些急迫地和母亲询问自己能否继续回去上学。宋晓忍不住笑自己那一心向学的孩子,她已经和学校沟通好,一旦吴殷在进行植皮后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可以照常回校学习。植皮将会在后续的几天内逐步进行,由于一旦进行植皮手术,皮肤提供者宋晓也会需要全程待在医院,她便先行去警局一趟拿吴殷的书包,并回家收拾一下住院所需的物品。[/p][p=1, justify]在警局接待宋晓的还是罗畅,罗畅也问候了吴殷的情况,对他的稳定康复表示高兴。宋晓打开书包点数了一下每个科目的书籍和讲义作业等,毕竟吴殷自己要求母亲把这些东西带来医院,他在康复期间也不愿意落下学业呢。罗畅看着开心的宋晓,也跟着嘴角上扬,从他的角度能看到有些书的背面有一些凌乱狼藉的痕迹,深浅和颜色不一,又不像是直接涂画上去的。他也注意到每本书其实都精美地包着书皮,看来吴殷的确是个勤恳的好学生啊。[/p][p=1, justify]罗畅想象着那看着瘦弱的少年闯进火海的画面,不仅心生敬佩。吴殷还是个十分勇敢的人。他将宋晓送出警局,目送她离开,却突然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没想明白。[/p]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题目中的线索还原所有真相。 注:所有与答题者自身经历有差异的部分,以题目描述为准。[/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4.jpg[/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3566-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1-04-09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52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3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6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1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6 天前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最后一分钟才编辑完答案,吓死,差点交不上了
  • 对阳比耀 6 天前 说:

    看完了答案,单知道和宋晓的两个孩子有关系,没想到青哥就是另一个儿子。炸了炸了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全错了,日
  • Vt超新星 6 天前 说:

    投稿投稿,被别人坑不如坑别人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芜湖,全对,主要就是避免先入为主,想清楚双胞胎这一点基本上就顺风顺水了
| 发表于 6 天前 | 6 天前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哇塞,前六天半都是另一个思路,今天下午突然换了一个思路,看到答案开头的双胞胎,还没往下看,就知道这期至少不会是零分了!{:alu32:}
1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还是逃不出焚尸多换人的定律吗[:tl43:]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嗯有些细节我还是想到了,只是这偷梁换柱太惊世骇俗了我还是没答上去。在我的解答最后提到了徐反被烧到手指居然会痛的疑点,但我没有细想,有点可惜。而且长袖是为了挡伤疤,我误以为是用来挡刺青了。不过假吴殷烧伤手臂也确实是为了毁掉纹身,这点我答对了。 怎么说呢,这一次表现得还是可圈可点的吧,比上次答每谜有很多进步!
  • 对阳比耀 6 天前 说:

    我也以为长袖是挡刺青,但我把死者当成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了 然后后面就崩了
  • Vt超新星 6 天前 说:

    从后面已知条件来反推的话,如果能推测出火中焦尸即吴殷,那么他的刺青在肩膀,其实没有必要特地穿长袖遮掩。
  • 岁寒不知秋 回复 Vt超新星 6 天前 说:

    我其实在怀疑为什么刘照州会认错人了,但我实在想不到青哥是吴殷的亲兄弟,我很天真地把死者就当成刘照州了,至于为什么物资被转移了我也强行解释了一下但是吴家是双胞胎我还是推出来了的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徐反果然有问题!!!! 左撇子那点我想到了但是没写出来,因为一个快要被烧死的人字写歪来不是很正常嘛,就算故意被烧也还是有感觉8
| 发表于 6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行,都想到了,双胞胎校园霸凌徐反是卧底也都想到了,不过有个问题:吴殷身上的纹身,不是说最好的纹身师也需要至少一个小时吗?发现时是5:30,起火时间是6点到7点之间再加上勒死吴殷,转移毒品,通知组织,组织来人,这时间能来的急吗?我的答案是青哥直接把自己右手臂上的纹身直接缝合到了吴殷的肩上,由于有火烧所以看不出缝合的痕迹。
  • 墨瞳 6 天前 说:

    厉害厉害
  • Vt超新星 6 天前 说:

    答案里这一点有解释,可以再看看
  • 唐僧洗脚喝飘柔 回复 Vt超新星 6 天前 说:

    我仔细看了好像没说给他纹身的事,就是说时间太急了,徐反故意带偏的吗?我觉得我的应该也行,而且还能节省时间,不知道会不会被扣分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