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224|回复: 16

[原创短篇] 心动是恸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1-3-14 09:38:52 | 2021-3-14 11:1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考虑到一些特殊的原因,作者在这里附上了续写前的原文。[hr][b][size=5][color=orange]▍[/color]心动[/size][/b] 题记:事物总朝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生活充满了意外。 [font=新宋体]自从十月初换了座位以来,余锦航的心态就一天比一天江河日下。原来的同桌恋棠被调去和祁艾洲做同桌去了,这使得余锦航着实有点焦虑。 去年的这个时候恋棠和祁艾洲刚刚从热恋中分手,而现在,班主任秦湉有意将两个人调在一起,不难看出秦湉别有用心。 上一次换同桌的时候,余锦航费老大劲考进了班级前三,选了恋棠当同桌。从此以后,他便发现,恋棠所对外表现的一切都是可爱的,无论是她的外貌、她的行为、她的言语,她的一切都是这样。他记得曾经有无数个午休,余锦航和恋棠的头发碰在一起;他还记得换座位前恋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想换同桌”,当时他看着她,抑制住了想说我也一样的冲动。 余锦航从来没有有过如此神奇的感受,那是心动的感受。 事情发展得迅猛,十一月初,祁艾洲和恋棠便对外宣称复合,这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出于礼节,余锦航在祁艾洲的说说下面回了句99,就像大多数人做的那样。 不过,可能余锦航只是唯一一个对此感到不快意的人,真心祝贺的人数不胜数。至少对于一直喜欢余锦航的林初甜来说,确实是如此。 那是一年中的十二月八日,班主任秦湉叫林初甜和恋棠完成“一二·九”主题墙报的最后内容,然而墙报的文字部分害一点没有开始,所以林初甜向余锦航撒娇,说叫他去写文字。 余锦航没奈何,虽然自己字写得小,又不方正,还是去帮忙了。 同学们放学后都陆续离开了教室,三人便准备开始做墙报,恋棠找出来一张A4纸,上面有她提前查找好的资料,让余锦航考虑好排版照着抄,她在一旁完成绘图部分的最后一点内容。林初甜在旁边踱来踱去,最后索性靠在离他们不远处的窗台上,头顶有不断的雪花从大开的窗户里飘落。 没过多久,恋棠的绘图部分完成了,就收起笔,跪在旁边看余锦航写字。 余锦航感受到了灼人的目光,便问:“你在干嘛?” 恋棠回答:“看你……额,看你写字,我真的太爱你……的字了。”声音犹犹豫豫。 余锦航撇了撇嘴,又想到了什么,问:“对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唔。”简短的回答。 “去年你和祁艾洲为什么要分手啊?”余锦航还在不停写着字。 “唔……是他提出要分手的,他说我们现在还小,要以学业为重……还说以后还是朋友。”恋棠很认真的回忆着。 还真是老套的说辞呢,余锦航笑着摇了摇头。 “我去趟厕所,马上回来。”恋棠突然站起来,从林初甜旁边的楼梯口下去了。 余锦航趁机站起来活动活动,一回头看见林初甜一脸阴鸷地看着他,便走过去,趴在她旁边的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雪越下越大。 “锦航,”林初甜略带哽咽地说,“你接受我吧……” 余锦航看着外面,心里五味杂陈,直到恋棠地身影出现在楼下,他才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开脱的理由:“她回来了。”于是回身走到墙报跟前,继续写墙报。 两分钟后,恋棠回到了教学楼三楼,又像原来一样跪坐在余锦航旁边。 “恋棠,我再问你个问题行不行?”余锦航又说。 “唔。”依然是简短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又要和祁艾洲复合呢?”余锦航头也不抬地问。 “唔……有一天午休他给我写纸条,问我复合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同意了。”恋棠机械地说出自己的那一套谎言。 “不,你知道为什么。”余锦航的回答让恋棠有点意外。 “我……”犹犹豫豫。 “你是不想让自己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对吧?”余锦航依然头也不抬地说。 “……唔。”恋棠的声音几乎让余锦航都听不见。 突然,走廊那一头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秦湉从里面走出来,和三人打了声招呼,叫他们早点回家,然后从另外一边的楼梯回家了。 “秦老师再见……”恋棠脸上写满了不舍,因为办公室是他们最后的光源,现在也没了,余锦航只能在月光下奋笔疾书,他觉得从恋棠回来之后,整个楼里就莫名其妙地越来越冷。 过了一会儿,林初甜教室里地手机响了,她家里人叫她回家吃饭,她就背上书包准备走了。 “初甜。”恋棠突然站起来,叫住了她。 “怎么了?”林初甜回头。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像这样,我们原来可是最好的姐妹啊,现在为什么这样了呢?”恋棠不抬头,但是她害怕林初甜不理她而径直离开。 “那……我们和好叭。”林初甜走上来,抱住了恋棠。 恋棠也抱住了林初甜。 余锦航把眼镜往下挪了挪,反光里就能看清身后两个美少女相拥地场面。 大概一分钟后,林初甜还是准备走了。 “等一下,初甜。”这次是余锦航叫住了她。 “嗯?”她再一次回头。 “我想想。”余锦航依然没有抬头。 “好。”林初甜似乎有些意外,回答后还是转身走了。 恋棠重新在余锦航身边跪下来。 月色隐进了风雪里,光线渐渐变暗了。 “你看不见了吧?”恋棠在后面打开了手电筒,万丈光芒让余锦航豁然开朗。 “谢谢。”余锦航说。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余锦航完成了最后的文字,不过他刚合上笔,发现恋棠倒在他肩上,睡着了。 余锦航没奈何,保持原来的姿势盘腿坐着不动,过了大概五分钟,恋棠醒了。 “你写完了?”恋棠看着合上的笔问。 “对,过去五分钟了。”余锦航拍了拍看上去还没睡醒的恋棠的头。 “啊,不好意思啊……”恋棠一笑,站起来准备溜之大吉。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准备走吧。”余锦航把墙报卷了起来,放回教室里。 两人背上书包,下了楼,到楼门口时却猛然发现了倒在门口的林初甜。林初甜趴在地上,整个人有半个身体在门内,半个身体在门外,因此卡住了楼门,后脑勺附近有一处伤口,里面流出的血已经凝固了。旁边是一块较大的带血迹的石块,也确实是那个石块砸到了林初甜,不过它看上去并不是一个人能轻易扔出去的。 余锦航上去一看,林初甜已经一命呜呼,外面是完整的雪地,只有秦湉离开时远处留下的一排浅浅的脚印。看上去是个雪地密室。 “恋棠,你害怕吗?”余锦航看了看有些震惊的恋棠。 “不,有你在我就不怕。”恋棠说。 余锦航点了点头,拉着恋棠沿着秦湉的足迹走出了楼,快走到了校门口。 “恋棠,我还想问你个问题。”余锦航酝酿了很久,突然说。 “唔。”还是一样的回答。 “你是不是喜欢我。”余锦航看着前面的路,头也不回地问。 “……嗯……”恋棠给出了确定的回答。 余锦航抬头,看见了在门口等恋棠的祁艾洲。 “你怎么在这儿?”余锦航有些意外。 “他来接我。”恋棠笑着回答。 “他什么时候在这里开始等的?”余锦航又问保安大叔。 “放学之后就一直在这里。”保安大叔回答。 余锦航若有所思点点头,看样子这家伙还真珍惜。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回头叫住了准备回家的恋棠。 “恋棠。” “怎么了?” “你是个好人。” 余锦航笑了笑,在恋棠的泪目中转身朝秦湉的方向去了。[/font][hr][b][size=5][color=orange]▍[/color]心恸[/size][/b] 题记:以此作为心动的续笔。 [font=新宋体]在思考了三遍自己的说辞之后,余锦航下定了决心。他推开了奶茶店的门,果然看见秦湉坐在其中一张桌子的椅子上,低头划着手机屏幕。 “秦老师?”余锦航等秦湉抬头,“看到您还活着,我有些后悔。”说完径直走到秦湉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您好,请问您……”柜台后面的小姐姐机械地问到, “不,我就说两句话就走。”余锦航摆了摆手。 秦湉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余锦航看着秦湉身后的墙,想象恋棠和林初甜就在那面墙上紧紧相拥,让自己的眼神尽量迷离。然后他推了一下眼镜,说:“您让我们进行座位大调换之后,我就开始计划要杀您了。” 余锦航感觉身后有人盯着自己,把眼镜拉了拉,反光里看见祁艾洲和恋棠在玻璃外看着他。 “为什么?难道我做出的什么事还比不上我三年来教你的吗?”秦湉放下了二郎腿,质问到。 “老师,您是无法体会到的,”余锦航看见祁艾洲带恋棠走了,咽了一口口水,“您把我爱的人调离了我,去和另外一个人做同桌。您的眼线们一定告诉过您,去年的一个月前,也就是十三个月前,恋棠和祁艾洲刚分手,而现在,他们复合了——您一定会以为我可笑,但这确实是我们在学业压力下用来聊以自慰之事。”余锦航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假装还是在说真心话,也分不清自己亦或是在帮恋棠说出她的心声。 “继续说。”秦湉似乎微微点了点头。 “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机会。 “大家都走了之后,楼道里只有我和恋棠、林初甜三个人了。我原本以为您会在走之前看看我们的情况,所以找了个上厕所的接口下楼,找了两根‘Y’字型的木棍支住了楼门,在木棍上面放上一块刚好只能举起来的石头。如果不出预料,您比我们先走,应该回来看一下我们,从我们这端的楼梯下楼出门,恰好被砸中,您将会失血过多而死去。 “但是,我没想到您居然没有来察看我们的进度,直接从另一端的楼梯下楼出门。但我还是决定碰运气,万一您从这端的门出了呢?所以紧接着要走的林初甜被我千方百计留了五分钟,从我们这端的楼梯下楼了。 “按照我的计划,您死了,我们三个有监控做不在场证明,校门口接恋棠回家的祁艾洲便成了最大嫌疑人,算是排除了我和恋棠在一起的最难的两个障碍吧。 “结果林初甜下楼后就不见了,我当时就明白我的陷阱砸中了林初甜。但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让您和祁艾洲都变成嫌疑人,顺带增加一些我和恋棠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我就慢慢地写了八分多钟,带恋棠下楼发现已经死去的林初甜。” 实际上,是恋棠为了拖住余锦航,在他肩头睡了五分钟。 “而现在,我彻底后悔了,我不应该用这样冒险而没有把握的手法。”余锦航说完,起身离开了奶茶店,只留下一脸震惊的秦湉握着一杯珍珠怔在原地。 第二天,余锦航和恋棠都提前四十分钟到了学校,两人正好在校门口相遇,对视了一会儿。恋棠率先伸出了手,余锦航接上,两人相牵着走向了教学楼。 “或许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恋棠有些失落地说。 “是,明天我就见不到你了。”余锦航回答。 阳光照在地上洁白的雪上,终于驱散了红霞。 警察在一天之内完成了收证工作,带走了余锦航,却没有找恋棠和秦湉做笔录。 下午,秦湉告诉了全班同学发生的一切,全班哗然。 只有恋棠明白了一切,趴在桌上,哭得像个孩子。 啊不,她确实是个孩子。 旁边的祁艾洲也明白,他再也不会有安慰恋棠的权利了。 余锦航一下子坐了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又做噩梦了。 不过,能见到恋棠的感觉真好。 他突然想起,今天是十二月八日,一丝恐惧油然而生。 他继续躺在床上,咀嚼着梦,险些失声恸哭。 毕竟那只是个梦,仅此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一道浪迹天涯。”[/font][hr](作者是个垃圾,不喜勿喷)
  • Saito-Asuka 2021-3-14 10:20 说:

    来了来了,我要写花季,花忌,花寂,花……
    捧场!
  • Saito-Asuka 2021-3-15 05:49 说:

    没人看?我顶
2人评分
英镑 +16
| 发表于 2021-3-14 10:41:47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部,我就说两句话就走。”余锦航摆了摆手。 “部”打错了 整体来说,针不戳,已经点赞,最好多来几个续集
| 发表于 2021-3-18 17:49:4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余锦航说完,起身离开了奶茶店,只留下一脸震惊的秦湉握着一杯珍珠怔在原地。 握着一杯珍珠?是珍珠奶茶吗?(不是杠不是杠别误会)
  • 鸿渐 2021-3-19 20:21 说:

    故意的
  • 親鈞 回复 鸿渐 2021-3-19 22:40 说:

    有创意,我喜欢
| 发表于 2021-3-18 18:44:0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好感动~
| 发表于 2021-3-23 21:26:4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顺便问一下你那个黄色的代码是什么?{:alu33:}
  • 鸿渐 2021-3-23 22:35 说:

    那个是手打的,你可以复制粘贴。
| 发表于 2021-3-23 22:07:2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好感动!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