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一楼献祭吾等最强纳尔教之神!
  • 九色鹿 3 天前 说:

    来了
  • leijiarui 前天 22:05 说:

    开头总有一种《来自深渊》的感觉。这个世界宗教是一神教吗?邪神就是天灾吗?
  • 山中无太白 回复 leijiarui 前天 22:07 说:

    嗯,一国的神教只有一种
  • 山中无太白 回复 leijiarui 前天 22:08 说:

    邪神这东西暂时就不能明说了
  • leijiarui 回复 山中无太白 前天 22:39 说:

    其实我也在尝试写小说,不过是奇幻的。推荐一本书,狗头人的《世界创建指南》,或者豆瓣上有创世100问,知乎上也有创世学,教一些系统编制世界观的方法。
  • 山中无太白 回复 leijiarui 前天 22:46 说:

    嗯,好
3人评分
英镑 +15
|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前天 21:58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开情报:泰伯亚人:与人类差不多样子的种族! 爱格装备:于三百年前一名叫爱格的人发明,挖掘类似神赐之物这种高级矿物! 永恒灯:其内镶有特殊矿物加工品,可最低释放五六十年的光明。
|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1:54 | 8 小时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吾等将永生!吾等将驱赶所有神的敌人!信吾之教,尔等,亦将永生!”阿尔弗雷德站在神殿前,向着大地上的民众发出了这一伟大的宣言。 故事本来是要从二十岁的阿尔弗雷德离开白院,来到矿场工作后说起。但有些历史还是要做下简单的说明,这个世界只剩下阿尔弗雷德所在的王国名为泰伯亚王国,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 而在泰伯亚王国成立之前,这片红色的土地上也曾经存在着众多璀璨的文明,不过因为那些巨大的异兽和那些该死却又死不了的钢铁家伙出现,那些文明都成为了过去的残骸,成为了人们记忆中的历史。 千年前,某位邪神的苏醒,带来了那些巨大的异兽,加之那些钢铁家伙的反叛,使得泰伯亚之前的那几个王国在没有多久便是破灭,剩余的人们开始过上了游击的生活。 直到375年前,泰伯亚王国一代王泰伯亚.塞隆在纳尔神的见证下于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创立国家,同年,泰伯亚王国唯一的宗教纳尔教创立,并于神圣之地王都阿托亚建立依纳托神殿,各地存活的人不断汇聚于此。 神殿的光辉照耀在泰伯亚的国土上,驱赶了那些入侵的敌人,使得王国开始可以正常运转,人们也可以正常的生活了,不必再东躲西zang,也不必再与那些东西战斗,才有了这三百多年的和平时期。 我们称那些钢铁家伙组建的国家为露西娜,而那些钢铁家伙则就是为露西娜人。不过从最近的历史看,他们好像不是这么称呼。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在想什么呢,赶快工作呀!早点完成任务量,才可以回去过晚年!”昏暗的洞穴内,一群人在用爱格镐敲击着四周的水晶矿物,派莱恩那粗鲁的声音突然响起唤回了不知道想什么而出神的阿尔弗雷德。 如同那声音一样,派莱恩的体格也是属于比常人粗壮一些的泰伯亚人,一说起话来就能盖过爱格镐敲击洞内那水晶矿物的叮叮当当响。而他高高扬起的爱格镐的身影也是能盖过永恒灯的光,如同一个小巨人一般。在这里他也是如小队长一般的人物,跟阿尔弗雷德的关系也算是比较好的那类,当然,这里的人关系都挺好。 “哦,没什么,派莱恩!”回过神的阿尔弗雷德继续扬起手中的爱格镐敲击着面前的水晶矿物,这种矿物名为神赐之物,是使神殿之光不会消失主要的能源之一,同时也是驱使众多机械设备的能源,经过深度加工,连泰伯亚人自身都可以使用。 但神赐之物并不是作为泰伯亚人日常所需的食物能源,毕竟神赐之物数量稀少,开采也是比较困难,能驱动那庇护的神光作为日常已经算是很不得了了。 日常所需的食物能源是来自那地面的普通矿物,经过深度加工,供泰伯亚人食用。 “派莱恩,你还有几年?”一旁同在不断用爱格镐敲击神赐之物的保罗问道,保罗今年二十岁,是刚来到矿场工作,才不过四个月,他最喜欢问的就是别人还有几年,而且有时还是重复的问,每天的问。 而这还有几年,是指到矿场工作多少年,还剩余多少年,可以回去养老过剩下的日子,也就是俗称的退休。 泰伯亚王国有项必须遵守的规定,那就是当泰伯亚人二十岁之后,必须去上议院指定的地方去工作三十年或者完成额定的任务量。之后退休,回去白院,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与爱慕的对象结婚生子,又或者孑然一身都可以,王国会给你一切所需。 “保罗,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今年已经三十三了!还有十七年,如果没有完成额定的任务量话,还要干这该死的工作十七年!十七年!”派莱恩用着那粗大的嗓门一口气说了很长的话,但手中的爱格镐却是不断的挥动。 “派莱恩,我知道了,明天我不会再问了!阿尔弗雷德,你呢?”保罗点了点头又偏头看向一旁的阿尔弗雷德。 “我已经二十五了!你知道的,二十五代表什么,真希望你这次说的明天不会再问是真的!” 阿尔弗雷德没有立刻回答,看着保罗赤诚的目光想了很久才无奈回答道,在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回答后,保罗又将目光转向了其他人,不过那些人却立马是将头低下,不与保罗对视,深怕一与他对视,保罗就会问出那个问题。 “肖……”保罗看着其中一人,只是刚念出那人名字的第一个字,那人便是很激动,手中的爱格镐挥动的更加有力,连敲水晶之物数下,后又如自语般大声说着:“我求求你了,保罗,不要每天再问这个愚蠢的问题了!我真的会因为你这个问题崩溃,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额,好吧!” “阿尔弗雷德,你今天怎么了,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的。是生病了吗?”见那个问题会引起绝大多数人的反感,保罗便是停止了继续询问,偏头又是看着阿尔弗雷德说道。 阿尔弗雷德本来是不想继续理保罗,但实在避不开保罗那赤诚仿佛有着什么魔力般的眼神,后他想起一句在泰伯亚王国流传已久的话“如果我有罪,请将我送去与那些没有感情的露西娜人战斗!” “保罗,在纳尔神的祝福下,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再生病了,别说几百年前传闻小小的感冒了,连之那如死神一般的癌症都不可能在泰伯亚王国内发生。我知道你想什么,你忧虑什么,我也是与你一样。一边憧憬着那未来,想要早点结束这重复一日的工作,一边又害怕时间过得缓慢,害怕自己根本不能坚持到可以回去的日子,数着自己还有几年几天。保罗,你又来这里几天了!” “我来这里已经过去105一天了,还剩下一万八百四十五天!” 他是这般想的,别人或许也是如他这般想的,期待,害怕,无奈直至麻木,各种思绪都有。而刚来的时候,他也是将自己的天数记得很清楚,也如同保罗一般多有疑问。 不多时,众人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着那一盏盏明亮的永恒灯,这一盏盏悬挂于顶的永恒灯如天空那一颗颗明亮又巨大的星辰一般。
|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拉尼尔矿区位于泰伯亚王国的东北区的一角,其内有大大小小三十来个矿场,不计其数的矿洞,而威斯矿场属于其中的明星矿场之一,因为其内发现大量神赐之物,而且不止一个矿洞。 而阿尔弗雷德所在的矿场正是威斯矿场,在发现神赐之物后,这里的设施俨然从普通机械开采设备升级为最先进的爱格装备。整个矿场的伙食条件也是提升了一级,人员同时多了一倍,当然对于男女比例来说还是很平均。 虽然矿场男性女性都有,但对于那性爱都是很保守,又或者说是很平淡,纳尔教教义之一,一切都等到三十年后,对于纳尔教的教义,教徒们是很严格的遵守。 每当夜晚来临,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都会来到地面,站在眺望台上仰望着星空,思考着未来,按派莱恩的话说,像他这样会思考的人真的少见,他应该去当纳尔教的神父祭司才对。 对此,阿尔弗雷德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有了些许别样的想法。不过像这样仰望星空思考着未来,莫名的东西,还是从矿场发现神赐之物后开始。 但那还是表面上,他没有告诉别人,其实他的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回荡着,让他小心这个世界的黑暗,但真正的危险黑暗来自星空,来自遥远的那一颗星星。 不过在纳尔神的祝福下,泰伯亚人又会有什么危险?最大的危险也不过是偶尔少有的那些巨大异兽侵入,对于矿洞崩塌这些事在设备的越加完善下,也已经鲜有发生。 你说露西娜人入侵?如果你把这问题去问向任何一名泰伯亚人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嘲笑你,笑你的愚蠢,无知。 然后他们会指着远方冲天的光柱和那包裹着整个泰伯亚王国的光罩说“在纳尔神的祝福下,露西娜人就算拥有不死之躯,也是来一个死一个!神光的强大,就算强大丑陋的异兽,也是能大部分阻挡。而我们所要做的事便是只要遵循王国政府的安排,为泰伯亚王国全体公民贡献自己的三十年就好了!余生的美好在等待我们!泰伯亚王国永恒,泰伯亚全体公民永恒!迟早我们将夺回自己的家园,将那些背叛者灭亡!” 这时,瞭望塔下方不远处传来那带着愉快兴奋的呼喊声,寻声看去,可以见到一群人在围绕着一盏永恒灯跳舞,并不断有人加入,那舞蹈没有过多的动作,大抵就是围绕永恒灯旋转,伸开双臂呐喊等等之类的简单动作,不管男性女性皆是如此的动作。 这舞蹈来自纳尔教内部,听说是祭祀纳尔神的舞蹈,也有人说是来自千年前古人的祭祀之舞,是在这世界尚还是蔚蓝时刻的舞蹈。 不过不管是来自于哪里,现在大家都已经当成抒发自己情绪的舞蹈了,真正对纳尔神的祭祀之舞又换成另外一种较为庄严的舞蹈,而且跳那祭祀之舞,还需要有那专门的人领舞才行,以示对纳尔神,对纳尔教的尊重。 “阿尔弗雷德,你在上面干嘛,快来跳舞呀!”保罗从人群中慢慢退出,来到瞭望台下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挥着手大声说道。 “没事,你不用管我!”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以示他不用管自己。 “阿尔弗雷德,你可是我们这个矿场真正会跳舞的人。没有了你的领舞,我们怎么可以跳的好!纳尔神在上,希望你能做我们这次的领舞!”保罗略带庄重的神情低着头,语气中也少了平常的轻浮,说话间,双手置于胸前,做出纳尔教教徒之间见面交流的手势,不过,泰伯亚王国还有不是纳尔教教徒的人吗? “纳尔神在上,我愿受你的邀请,做这次的领舞!”阿尔弗雷德做出相同的姿势,身子微微弯曲回道。 一般以纳尔神为名做出的邀请,受邀人基本都是不会拒绝的,虽然没有法律明文规定,但怀着信仰的真挚感,认为纳尔神会看着自己。 “保罗,你刚才的手势有点不对!如果是神圣之地的神父们看见的话,肯定会骂你一顿!”阿尔弗雷德从瞭望塔上下来说道“走吧,纳尔神在上,希望原谅你这次过错!” “怎么会错呢,我记得明明是这样,啊,纳尔神在上,原谅我吧,希望神父们不会知道……”保罗挠了挠后脑勺跟上阿尔弗雷德的步伐,口中带着无辜。 随着阿尔弗雷德的到来,人群让开了一条路,让他可以到最中央的部分。在离开白院之前,阿尔弗雷德等一些人受过神父的指导,作为每个矿场的领舞者与祭祀之人。 永恒灯的光芒照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他开始起舞,悠长标准的身姿将每一个动作表现的都很完美,那动作是那样的庄严又优美,从那舞姿中可以感受到他对纳尔神的敬畏,感受到他对泰伯亚王国一步步走向繁荣的期待,感受到他对未来的憧憬…… 随着阿尔弗雷德的起舞,众人开始跟着他的步伐一起起舞,他们脸上的神情也已从刚才的欢乐洒脱浮现出了庄重,跟阿尔弗雷德一样,他们对纳尔神也是那样的敬畏,对泰伯亚王国也是那样的期待,对自身的未来也是那样的…… 三百年前,如果不是泰伯亚王的带领,成立了泰伯亚王国,如果不是纳尔神的庇佑与祝福,让神殿之光照耀于大地。或许他们早已经死亡,被露西娜人抓走,被巨大的异兽吞噬,因为饥饿,因为寒冷,因为那传说的疾病。当然死亡的不会是他们,是三百年前的那些可怜的人们,而他们则并不会降生于这个世界上,感受着这个世界的温柔。 感谢纳尔神,感谢纳尔教,感谢泰伯亚王,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美好,世界将会重新属于他们。而千年前那蔚蓝的世界将会他们的努力下重现,教材中的植物动物都将复苏,人们不再需要用矿物加工物补充力量,而是去享受那真正美好的食物。 纳尔神永恒!纳尔教永恒!泰伯亚王永恒!纳尔教徒永恒!泰伯亚公民永恒!舞蹈在一个庄重的弯腰敬礼中结束!那盏永恒灯也在这个合适的时间闪烁着逐渐失去了光明。
| 发表于 昨天 00:1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妈牛逼!!!(破音)
| 楼主| 发表于 8 小时前 | 8 小时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泰伯亚帝国382年12月,距离新的一年还有十天。 拉尔尼矿区收到了一则通知,让所有身在拉尔尼矿区的泰伯亚公民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以三人为一小组成立巡逻小队,搜索拉尔尼矿区所有区域,在出发前,并给每一位公民分发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及飞行摩托。 具体要搜索什么,通知上没有具体说,但没有说,那便应该是看到就能知道的目标。 首先目标肯定不会是发现什么新的矿物,异兽入侵?又或者是几百年的邪神?难不成是有叛逃的泰伯亚公民?不不不,泰伯亚公民是绝对不会叛逃的。 如果说泰伯亚公民叛逃,还不如说是露西娜人进攻,这种理由还让人相信一点。身为泰伯亚公民,一心一意信奉纳尔神,为自己身为泰伯亚公民而自豪。 不管目标到底是什么,拉尼尔矿区的所有泰伯亚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成立了一个个小队,整齐有序的从各个矿场武器库领了一把把武器。 拉尔尼矿区的电子地图也根据各个矿场所在被分成了三十来个区域,然后再由矿场管理者细分成一个个小区域,并标以区号,由那些小队认领区域去搜寻。 随着各矿场的中央广播发出了出发的命令声号,那一个个小队向着自己所负责的区域快速出发。 此刻他们不再是泰伯亚挖矿人,而是一个个泰伯亚王国最为骄傲的士兵。 “文德尔,再跟我们说说,你从白院回来的故事吧!” 深夜,星河布满天空的时候,保罗,还有文德尔和黛西三人围绕着永恒灯坐着,只是场地不是威斯矿场的公园,而是在荒外。 红色的砂岩和那些白色的石头树(这个世界的矿物之一,没有太多价值)在永恒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诡异,不像矿场那般热闹,这里是寂静的,静的有时连三人的呼吸声都能很清楚的听到,或许这是他们这些泰伯亚人第一次在荒外过夜。 他们正是数千巡逻队中的一小队,距离他们出来已经过去八天了,距离新的一年也就两天了,但通知中有一则说的很明确,那就是除非所带的物资耗尽,不然在没有找到目标的情况下,不能回去,也就是新的一年到来那天或许他们会在荒外过。 早前时候,他们围绕着永恒灯还在讨论要搜寻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不过随着保罗的话题一转,便是想让文德尔继续说说他退休回白院时生活的场景。 与绝大部分的泰伯亚人不同,文德尔是在五十岁从西南矿区退休后去了白院生活了十一年,又在去年回到矿场工作的人。按他的话说,因为白院的生活太过无聊,还不如跟兄弟们一块挖矿的日子来得爽。 对于保罗挑起的这个话题,文德尔神情明显多了些兴奋,而黛西也是同样如此。文德尔是想找人诉说过去的无聊事情,黛西是对退休后生活的憧憬,保罗应该也是同样如此。 如果说保罗是那种喜欢问别人问题的人,那么文德尔就是喜欢对别人诉说自己故事的人,而且也是重复的说。比如在三十六岁的那年,他们所在的矿洞挖到了某种稀少的高级矿物,又比如在退休那年,见到了大神父,又以极其近的距离观看了神光等等之类的。 “白院的生活确实非常是美好的,那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许许多多新的事物,是我这辈子见都没见过的东西,真是让人迷花了眼,就比如一种叫全息的,重现了千年前那蔚蓝世界的美好。如果真要我感叹一句的话,那就是如书中所说的天堂那般。只是,你们知道的,那样的生活确实很美好,但对我这种性格的人来说就是种不适应,因为每天除了玩,就是玩,什么都不用管,一切事物政府都会买单。当然我想如果组建家庭了的话,应该会更好一些。只是我这样的人,应该很难让人看上,所以……”文德尔拿起地上的一小块砂岩,在手上转着,从他的神情来看,那里确实很美好。 “那当你说要回来矿场工作,他们怎么说?”保罗拍了拍文德尔的肩继续问道,哪怕他已经听过了好几次,也是如第一次听那般,显得很感兴趣。 “首先当然是不可思议,毕竟那里真的太好了,然后便是劝我,还有那些在同一个矿场的矿友们,都去我家劝我,希望我不要走。但我知道,还是矿场挖矿的生活适合我,我这样的人一天不干活,就浑身觉得难受,而白院的管理者尊重每一位泰伯亚公民的选择,经过商议后,就批准我回来了,听说这也是有先例的。这次回来,我就决定将余生都奉献给矿洞,为神殿之光添砖加瓦!”文德尔将手中的那块砂岩扔向远处,沉闷的撞击声回荡着。 “走的时候,很多人来送我,连那一个个管理者都露面了,还有一位女性,她说。”文德尔继续讲着,只是讲到“她说”两字的时候停了下来,似在回忆着那种美好。 “她说什么?文德尔,别卖关子了!”保罗是急急催促道。 “她说,如果我还有余地的话,她可以试着跟我交往下!” “泰伯亚是自由的!泰伯亚王国永恒,纳尔神永恒,纳尔教永恒!”文德尔猛然站了起来,仰头举起双手,对他星空大喊道,他的声音跟派莱恩有的一拼,而他的身影也是如派莱恩那般,可以说他就是老年版的派莱恩。 “纳尔神永恒,泰伯亚王国永恒……”保罗与黛西也是站了起来,跟着文德尔大喊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虽然大,但却没有传递多远,连他们所巡逻的区域都没有传出。 距离他们区域稍微有些许距离的另外一个区域内,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用着僵硬的步伐爬上了光秃秃的山头,借助着星光看向大地。而在不远处,又有一个身影借助着永恒灯从漆黑的废弃矿洞中走出。他并没有骑洞口的飞行摩托,而是选择走路,他带着缓慢的步伐走着,似有预感一般,朝着那瘦小身影所在的位置走去。 没有过多久,原本因走路而有些晃动的灯光停止了晃动,随后那灯光又照向了山头。他们相遇了,一人在山头,一人在山下,四目相对……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