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28|回复: 3

[原创短篇] 【赛事】《奇遇》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1-1-7 23:43:53 | 2021-1-8 00:01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color=red][size=1]写在前面[/color]: 本来12月就看见比赛了,结果果然还是拖到了最后几天。[s]说白了懒。[/s] 小说准备得不是很充分,构思时间也很短,可能存在一些漏洞,还请见谅。[s]也不知道算不算推理{:alu97:}[/s] 小说内容可能会引起部分不适,请做好心理准备,慢慢享用。[/size] [hr] [color=blue][i][align=center][b][size=4][quote]“中元日 ,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道士於是夜诵经,饿节囚徒亦得解脱。” ——《修行记》[/quote][/b][/align][/i][/color] [i][align=center][color=red]1[/size][/color][/align][/i] 我正看着窗户外随意飘动的云朵痴痴的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面前的莫新杰打断了我的“沉思”。 “过几天,我们去那儿,看看吧!” “哪儿?是哪儿呀?” “就那个宅子呀!” “过几天?是鬼节吧!”我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感觉一股凉风从我的背后吹了过来。 “我看你真的是闲的没事做了。” “你不会怕了吧!”莫新杰嗤嗤的笑着,仿佛被他说中了一样。 “我是像怕的人吗,恐怕是你怕了,才非要叫上我吧!” “怎....怎么可能。就一句话去不去,去的话就把你也算上了。” “去呀,听你这话,你还叫了其他人咯!” “那是当然,我把我们名侦探社都叫上了,这种事当然是要大家一起去才有意思啦!我等会儿放学就去和他们说去,让他们好好准备准备大干一番。” “对了,明,你知道前几天的尾随性侵杀人案吧!听说就发生在我们邻市呢!” “尾随性侵杀人?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你怎么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呀!不会是准备中考准备傻了吧!连手机都不看,现在网上都讨论的热火朝天的。” “不好意思,手机前几天摔坏了还没来得及拿去修呢!”说完我白了莫新杰一眼。 “这么轰动的案子也不知道关注一下,亏你还是我们侦探社的一员呢!怎么说呢,这个案子,前几天还是热搜榜一呢!全网都讨论炸锅了,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让我说的话,就是一个普通的杀人案,凶手一般都是没脑子的心理变态。” “说案子。”这次我换了一个冰冷的语气。 “额...案子呢,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般都杀人案,先是受害人父母发现孩子彻夜未归,然后报案,没几天便在偏僻的地方发现了受害人的案子。当然也发现了受害人身上存在的各种各样的痕迹。” “有分尸吗?” “没有,具体的情况,警方还在调查,没有公布出来。你看,所以我说凶手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心理变态嘛!这样根本没什么掩饰的案子,应该很快就会侦破的。” “是吗?” “应该......是吧。” “希望如此吧!”我也不知道为何,仿佛自己说的有些勉强。 “对了,前几天我在镇上发现了一个新的塑胶球场,好像是政府新修的公共场地,只是有点远,等去完宅子我带你去看看。” 叮........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就见莫新杰就一溜烟的跑回来他们教室。 “怎么这么快,不要忘了过几天......” 声音还没传过来,他便已经没人影了,他在三班,我在四班,他们班就在我们教室对面,不知道为何看见这一幕我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 侦探社,说好听点是个社,其实就四个人罢了,除了社长莫新杰,副社长我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徐飞,女的叫林言,都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说实话这还是莫新杰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人。没人来,活动自然也少,一般都是大家分享好看的书籍和最近网上有什么新案子时才会在群里讨论的热火朝天,其他时候都基本上各玩各的互不打扰。 “案件还在侦破中.......”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到了我的耳中,是街边商铺里的电视机。 应该是那起性侵案,看样子还没侦破呢! [i][align=center][color=red][size=4]2[/size][/color][/align][/i] “警察先生,求求你了......”一个女人呜呜的发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诉说着。 “雷女士,不是我不帮您呀!这失踪按程序是要24小时过后才能立案的。不立案的话,我们也没有权利出警的,您先别急,说不定小孩是到哪个同学家玩去了,忘记给您说了。” “我今天已经联系了,小雨的同学,都说没见着小雨,警察先生,你说会不会是.......” 说着说着话语越来越模糊不清了,直到最后雷梅直接哭了起来。 怎么说雷梅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这位警察叔叔再是“叔叔”也才二三十岁的年龄吧!见了这一幕,瞬间也有些手足无措了,只得默默的看着雷梅一遍又一遍的号啕大哭。 “这样吧,雷女士,您先回家看看孩子是否回来了,孩子一回来就立刻给我们这边汇报情况,我们呢,立马向上面申请,一下批示立马就开始行动,你看怎么样。”警察叔叔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雷梅没有回答,但是她停止了哭泣,直直的看着民警,像是在思考着。 “雷女士,您看您在这儿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说不定孩子回来了,您还不知道呢!” 雷梅没有回答,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包,眼角的泪水还未干涸,看向警局外的街道,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并没有一个人会在乎她女儿的失踪,并没有一个人因为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就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永远只会是一个茶前饭后的谈资罢了。 雷梅走出了警局,街道旁的商品内还时不时的传出一点案件的最新消息,看着街道旁一个个清洁工人打扫着前一夜烧包留下的灰烬。累吗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如此的多余,如此的无能为力。 正当雷梅看得出神时,前面的道路上发出了一阵喧闹,没几分钟,喧闹处便被四处的人流围得水泄不通。 雷梅本没心情理会,奈何要过前面的街道,索性还是走了过去。 走过人群时,雷梅透过缝隙向中央瞟了一眼,然后停了下来。 一个身形肥胖的男子正坐于人群中央,上半身着白色T恤,T恤的领口位置渗出了大量的血迹,下半身穿着一件破烂的牛仔裤,脚上踏着两只乌黑的蓝色拖鞋。 男子嘴里不停的说着地方方言,雷梅隐约只能听懂什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等等。 没一会儿,雷梅刚离开的警局便出来了几名干警,将人群遣散了开来。 [i][align=center][color=red][size=4]3[/size][/color][/align][/i] [i][quote][color=blue]农历七月,中国习俗上称它为鬼月,谓此月鬼门关大门常开不闭,众鬼可以出游人间。七月十四,是鬼月中阴气最重的一天。 传说这一天的子夜时分,停留于荒郊野外会看到百鬼夜行的奇观。百鬼从奈何桥上过来,冥司点起大红灯笼引领他们,朝着阔别已久的阳界浩浩荡荡而来。所以这一夜,不宜外出...... [/quote][/color][/i] 我拿着手机搜了一些关于鬼节的资料。 [i][quote][color=blue]“七月半”原本是民间的祭祖节,它的产生可追溯到上古时代的祖灵崇拜以及相关时祭。在《易经》中,“七”是一个变化的数字,是复生之数。《易经》:“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七是阳数、天数,天地之间的阳气绝灭之后,经过七天可以复生,这是天地运行之道,阴阳消长循环之理。“七”也带着神秘的色彩,如天上有“七星、人的感情有“七情”、色彩有“七色”、音乐有“七音”、诗歌有“七律”、人体有“七窍”等等。“七”也是人的生命周期,七岁始受教育,十四岁进入青春期,二十一岁身体完全成熟……。七数在民间表现在时间上阶段性,在计算时间时往往以“七七”为终局、复生之局。“七月是个吉祥月、孝亲月,而十四日(二七)是“七”数的周期数。古人选择在七月十四(七月半)祭祖与“七”这复生数有关...... [/quote][/color][/i] 看着看着忽然感觉其实挺有意思的。迷信迷信,信则有不信则无。也不知道今晚和新杰他们一起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你来这么早呀!”一听便知道是徐飞那混小子。 “还好吧!刚碰见了一个朋友,反正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所以早点过来了 。” 徐飞是一米八几的大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听信了莫新杰的鬼话,加入了“侦探社”。不过话说回来,别看徐飞人高马大的,其实内心挺细腻的,什么撬门开锁这样的细活,丝毫不在话下。 “新杰还没到吗?” 当然徐飞的旁边便是林言了,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俩总是同时出现,我甚至怀疑他们是情侣。 “没有,可能一会儿就到了吧!” “嘿,你们来这么早呀!”只见新杰气喘吁吁的向我们跑了过来。 “你瞧,说曹操曹操到。” “你们真要去那个宅子吗?”林言看了看我们三,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听说,今天还是鬼节呢!就是那个阴气最重,百鬼夜行的日子。”徐飞笑嘻嘻的对着林言说道,一脸的不怀好意。 “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听说那里发生过一些不干净的事。”说着说着林言的脸更红了。 “呀!”徐飞轻轻的晃了一下林言的肩膀。 林言不禁被吓了一跳,眼泪差点流了下来。 “没事没事,不是有我在吗?”徐马上对着林言安慰道。 “对,不是还有我们嘛?我们四大四个人,还怕什么妖魔鬼怪。”新杰也安慰道。 “走,我走前面。” 说完,莫新杰就朝着那宅子的方向走去。 [i][align=center][color=red][size=4]4[/size][/color][/align][/i] “哥哥,你说它们有家么?” 一个小女孩睁着她那乌亮的大眼睛看着一旁正抚摸着一只花斑猫头顶的小男孩说道. “有啊!世界上的人都是从家里出来的.” “可它们不是人呀!”小女孩稚嫩的脸上露出了满脸的疑惑.”它们为什么不回家呢?这里晚上很冷的,在这里睡,明天一定会感冒的.上次我感冒了,难受了很久呢.” 一只花斑猫在小女孩身旁依畏着,时不时舔着小女孩的手掌. “可能它们一起出来玩,忘了时间回去了吧,你看我不也经常忘了时间,每次都是妈妈让你出来找我回去呢.”说完,小男孩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一会儿,男孩站了起来看了看天空说道。 “ 小雨,我们要回去了呢,我出来时妈妈说让我们今天回去早点呢!也是,好难得今天没有人玩,那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 一个奇怪的梦。 雷梅已经躺在了沙发上一下午,她并不是不想寻找女儿,只是警局还没有通知情况,她不知道怎样寻找,也不知道从何找起。 躺在沙发上,周围一片宁静,雷梅甚至不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在于何处。 “咚咚”的敲门声就沉闷的响了起来。 [i][align=center][color=red][size=4]5[/size][/color][/align][/i] 徐飞和林言在我前面一边打闹一边跟随着莫新杰的脚步,丝毫看不出是要去一个凶宅的样子。 “今晚的月亮真圆!”前面林言特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而后又看了看,的确很圆.。 一路上都是烧包的痕迹。 “啊......” “那是什么?” “好像是个人吧!” 我透过两人间的缝隙看见莫新杰在前面停了下来。 莫新杰转身面向了一侧,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又向前走去。 等离的近了,才看出来是一个人蹲在了一侧,身上披着一件不知什么东西,一头仿佛很多天没有打理的乱发遮住了脸庞,前侧摆着一张崭新的五十元人民币,他的对面是一棵翠绿的槐树正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我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全部加起一共十几元全部留了下来。 ...... 说是凶宅,其实和普通的别墅没多大的区别。不知什么原因留了下来,但是镇子里的人们都避而远之。 镇上一直流传着各种各样关于凶宅的传说: 有人说,住进宅子的家庭,接连会有人出现身体颤抖、口齿不清、牙齿脱落的症状,一直发展到双目失明,最后全身扭曲一团,在强烈的抽搐中发出悲惨的嘶叫声痛苦地死去。 有人说,在这里住上两个月,就会有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并逐渐加重,夜里会有被一双魔爪拼命压住胸口,几乎窒息而死的感觉。 也有人说这样的凶宅,以前并且不止一幢,而是连成一片的住宅群。传说那些住在里面的人在死去的时候,撕破自己的衣服,抓烂自己的皮肉,含糊不清而又声嘶力竭地呼叫着人们并不认识的某个人的名字。 还有人说,这个宅子是五十年前建的,建成后主人搬进后不久就出现程度不同的头痛、精神恍惚,女主人甚至出现严重的精神错乱,最终因心智发疯而跳崖自杀。 总之,会发生一些各种各样怪异而又无法解释的事情。 我们来到宅子前,宅子有些偏欧式,外侧用铁栅栏围了一个小院子,栅栏大多都锈蚀腐坏了,院子里也长满了杂草,但是院子的正门却用一把大锁锁了起来。 当徐飞打开门的一瞬间,不知为何,心底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波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想不停的涌入我的脑海中。 我们打开了门,进入了别墅内部,本以为会与一般的别墅有什么不同,但仿佛除了一些明显的烧蚀痕迹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突然,大脑里传来了一阵剧烈疼痛,我注意到窗外有一个黑色的人影闪过,想要靠过去,没走两步,脑袋却更疼了。 更多的黑影忽远忽近的映入了眼帘,渐渐的眼前黑了过去。 [i][align=center][color=red][size=4]6[/size][/color][/align][/i] 两名年轻的警察带着雷梅来到了镇外的一个欧式风格的宅子,宅子外面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长满了杂草,院子外面是被一圈快被铁锈腐蚀殆尽的栅栏围住,栅栏外面拉了一大圈的蓝白相间的胶带,上面用鲜明的黄色印着三个大字———警戒线。 警戒线外停着四五辆警车,院子里,别墅内,四处都能看见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在忙碌,院子右边的空地还能看见有三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孩,其中两男一女正被两名警察问话。 雷梅的心里充满着一种无法抑制的情绪,缓慢的跟着一名警察来到了别墅内部,别墅内部应该被人焚烧过,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烧毁掉。 警察拿来了一块碎布,碎布用密封袋装着,上面沾染着大片干涸的血迹。 不过雷梅一眼就认出是女儿失踪前身上穿的衣服,瞬间双脚有些发软,不禁直直的瘫了下去。 当雷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着一辆警车内,此时车窗外已经快傍晚了。 警察告诉雷梅是送她回家的,并且还告诉她凶手已经被抓住了,是一个疯子,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受到了强烈刺激而疯掉的变态。 警车停在了警局外,本来警察准备直接送雷梅回家,但是被雷梅拒绝了。 知道了女儿是如何死亡的,知道了凶手是谁,但警察却告诉她,女儿在一周前就已经死亡了。 三个小孩也告诉她明明昨天他们四人还一起商量去凶宅,路上还碰见了一个乞丐。 警察却说,他们找遍了整个小镇也没有找到口子的乞丐,更没有找到对面的那棵槐树。 没有愤恨,没有悲伤,这一切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 雷梅一个人走在凄凉的街道,仿佛看见了那天不停的说着我错了的那个男子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走遍小镇,原来小镇所在的土壤种不活槐树。
| 楼主| 发表于 2021-1-7 23:51:4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后记:可能有人会想为什么题目是《奇遇》,其实怎么说,这篇文章起初的构思是来自于莫言老先生的奇幻短篇小说《奇遇》,所以我这里可能也是有点致敬的意思吧,[s]虽然完全比不上。[:tl84:][/s] 以下是文中的一些注解: 烧包:“七月半”(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节期,分别有十三日、十四日、十五日)。送祖时,纸钱冥财烧得很多,以便“祖先享用”。同时,在写有享用人姓名的纸封中装入钱纸,祭祀时焚烧,称“烧包”。年内过世者烧新包,多大操大办,过世一年以上者烧老包。 四大凶宅: 埃及:在埃及一座高大的法老墓附近,有一幢“一战”时期英国军队修建的兵营。当英国士兵入住3个月后,就接连有人出现身体颤抖、口齿不清、牙齿脱落的症状,一直发展到双目失明,最后全身扭曲一团,在强烈的抽搐中发出悲惨的嘶叫声痛苦地死去。当地人认为,“凶因”是因为居住者触犯在地下已安眠几千年的尊贵无比的法老。 美国:还有一处有名的凶宅在美国迈阿密,那是早期白人殖民者用一种黏土以“干打垒”的方法建成的住宅。但是最早的主人很快放弃了这座建筑。因为他们在这里住上两个月,就会有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并逐渐加重,夜里有被一双魔爪拼命压住胸口,几乎窒息而死的感觉。离开这里后,症状就会很快消失。 印度:在印度也有这样的凶宅,并且不止一幢,而是连成一片的住宅群。传说那些人在死去的时候,撕破自己的衣服,抓烂自己的皮肉,含糊不清而又声嘶力竭地呼叫着人们并不认识的某个人的名字。当地人认为死者所指的那个人是一个古老的神灵,而那片地方就是神灵的领地。 比利时:以上三座“凶宅”因为年代较为久远而被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在比利时一座著名的凶宅只建造50余年,完全是当代文明的产物。这是建在布鲁塞尔远郊的一幢现代化别墅,建成后主人搬进后不久就出现程度不同的头痛、精神恍惚,女主人甚至出现严重的精神错乱,最终因心智发疯而跳崖自杀,别的人搬出别墅后精神病状竟不治而愈。
| 发表于 2021-1-8 14: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这就是最后一篇了吗:pst48:
| 发表于 2021-1-10 13: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赛事截止前置顶最终阶段——就这么开始等待评价吧少年们!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