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0-12-18 2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48期谜题《恶性竞争: 负剑前行》[/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21457]shalamixi[/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48-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1][b]君&桂[/b][/maintitle] [p=30, 0, left]2037.4.2. W市下属K县外 一处荒山上,轻风拂过,一场哀雨将泪水掩盖。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将墓碑周围的杂草除去,摆上祭品。 看着墓碑上“陈英华之墓”几个字,蹲在墓前的一个斜刘海发型少年的眼角溢出了一颗泪珠。 他身旁一个留着白色短发的少年俯身拍了拍他的背,轻声道,“君,别太难过了。” “桂……” 君把头埋在自己的大腿中,发出了“呜呜”的抽泣声。 桂似乎听到了什么,他站起身抬头,眉头一皱,原来远处天空中有一架闪着警报灯四轴无人机正在缓慢飞行。 “那个机型,是警用无人机。”桂心中暗想到。 突然,那架无人机身形一歪,无人机机身断成两半,从高空中落下。 “是猎枪。”桂的耳朵非常灵敏,虽然枪声距离很远,但也被他精准地捕捉到。他快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走到山崖边,发现不远处这座山的另一个山头上似乎有一个小村庄,刚刚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大约在那个村庄上空200米左右,而当代民用猎枪的[color=red]有效射程[/color]大约250米左右。 “怎么了。”君也走到了桂的身边。 “噢,我看到那里有一个村庄,比起睡山洞,我们还是去那个村庄找个屋檐过夜吧。” “嗯…” 将祭祀的物品收好后,两个少年正准备下山时,突然那个村庄闪出了一阵火光。 “失火了?”君有点诧异。 “失火而已,村民估计很快就会把火灭掉的吧,我们还是原计划,去那个村庄过夜吧。” 君表示同意,随后两人便下了山。 走到接近山底的一处山洞洞口流出的溪流边,君用手接了点泉水,洗了把脸。[/p] [align=center] 148-1.jpg 图为洞内向外看的角度[/align] [p=30, 0, left]桂用左手拍了拍君的肩头,“你真的太重情义了,别伤心了。” 君重新把自己的刘海拨了拨,整理好情绪,“过几天应该警察应该也会来给陈师父扫墓的吧?” “嗯。一般说来,因为怕家人遭到报仇,缉毒英雄是不可以立墓碑的。但陈师父生前曾为缉毒事业做出过巨大的贡献,是整个省乃至整个国家的楷模,所以k县警察们在这里偷偷立了一个墓碑,每逢清明节前后会过来祭拜。这个墓碑应该是很隐蔽的,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发现的。” “继续走吧,虽然那个山头的直线距离很近,但估计还要绕好一会呢。“君恢复了往时的神情。[/p] [maintitle=s1][b]君&桂[/b][/maintitle] [p=30, 0, left]等两人绕到另一个山头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这里已是荒郊野岭,人烟稀少,只有一块倒在地上的路牌指示着前面是上山的路。 总共只有两条路能上山,一条叫作忠之道,另一条叫作义之道。 两人眼前的正是义之道,而忠之道在反方向,要过去估计还要走很远。 君和桂看了看前方几乎不能称得上路的“路”。这条“路”完全没有专门铺过,大部分时候坡度都不小于30度,有的地方甚至还需要用手抓着边上的树干才能继续向上”爬“,这能被称为“路”恐怕只是单纯地被人走多了吧。而义之道周围的其他地方,都是悬崖峭壁,连攀爬上去的可能都没有。 幸好两个少年的行李只有背包,手上并没有重物,加上桂和君少年时期受过一些训练,身手不凡,但当他们爬上山顶也累得半死。 爬上了山顶后地形变开阔了起来,可以看到村庄内的房屋和农田。 “看着没多远的距离,居然爬了这么久。” 君喘着粗气,看了一眼手机,“山顶上似乎没有信号。” 桂刚想调侃君,便发现面前有一个村民正在看着两人。 “你们好啊,你们也是雷家的远房亲戚吧?是要去雷家的吧?”村民很热情,二话不说就拉着两人进入村庄。 这个村民相当话痨,一边走一边给二人介绍村庄的地形。 [/p] [align=center] 148-3.jpg 村庄的地形[/align] [p=30, 0, left]桂和君两脸懵逼地被村民带到了村庄里最大的一家住户门前,那个村民一边说着“不用谢”一边离开了。 两人走到了雷家门前,敲了敲门。这时,桂闻到了一股奇怪的烧焦味,抬头看向雷家上方的天空,仍然飘出一缕缕白烟。 很快,一个体格偏瘦的中年男人打开了门,他说自己叫雷硕,是雷家的二儿子,桂说明了两人的来意只是借个屋檐过夜,可雷硕却热情万分,说雷家还有空的客房可以给两人留宿,晚上还可以在雷家吃饭。 进入雷家之后,雷硕也没有给二人介绍自己家里的情况,而是直接把二人带到了一间破烂的客房让两人休息,简单嘱咐了一句“我们家后院的农田起火了,现在有点乱,你们先在这休息会,等下会有人来给你们送饭的。”说完后便关上了门离开了。在离开前,似乎还有从外面把这间房反锁的声音。 虽然这间房在一楼,窗户也足够两个人翻出去,但桂和君还是没有那么做。 屋外时不时传来仆人走动以及搬运重物的声音。 过了一个小时,客房房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弟弟,端着饭菜给君和桂。那个小孩面容苍白,无精打采,把饭端上桌之后就离去了。 看到了香喷喷的食物,桂和君开动了起来。当桂闻了闻自己面前的一碗清汤后,拍了拍君的肩膀打断了正准备喝汤的君。 桂一个眼神:这汤有问题。 君心领神会。 这时,雷硕和一个体型肥胖、面容沧桑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是我大哥,雷博。”雷硕介绍。 雷硕在雷博耳边说了几句耳语,雷博听完后有点疑惑地看了看桂和君,随后还是点头表示同意。雷博也没和二人打招呼,而直接带者雷硕一起离开了房间,顺带着,把门给从外边反锁了。 桂和君吃完了饭,也没人来收拾碗筷,于是二人便挤在同一张床入睡了。[/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桂在尿意中醒来,摸了摸身边君的头,从床上爬了起来。 大门被反锁,房间里也没有尿壶,于是桂一个灵巧的动作便从窗户翻到了屋外。 屋外下着蒙蒙细雨,由于白天的时候雷硕没给自己介绍厕所在哪里,于是桂只好一间间地找。 他进入了一间没有安装电灯的矮房内,借着月光发现这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 桂的好奇心油然而生,他拆开了其中的一个箱子,看到了箱子里整齐地装着注射器和塑料防水纸。 正当桂准备继续查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 桂反射性地一闪,一个黑影扑了个空,桂抓住时机逃出了小房间。 正当桂准备喊人的时候,黑影反倒先喊了出来,“来人啊!” 又有几个人影从屋子里出来,借着月光,桂发现这些人的穿着是仆人的模样。 由于声响,从屋子里出来的雷家的人越来越多。 桂刚想解释误会,那个仆人便抢先对其他人说道,“那是硕哥今天带回来的新人,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杀了他。” 听到这句话,桂连忙逃出雷家,而仆人们在后面穷追不舍。 村庄的夜晚路灯很少,而山顶那点地方能逃的空间也有限。 逃跑的过程中,桂脚下一个不注意,踩到了石子,便从山顶上顺着忠之道滚下。[/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2037.4.3. 雨还在下。 君醒来后发现桂不见了,而雷家的人一致对他说,“你的朋友说他有事先离开了,让你在这里安心住一段时间等他回来。” 君听出了其中的猫腻,但他也不傻,口头上还是点头答应。 吃早餐的时候,君悄悄地把昨天那种汤给倒在了地上。 吃完早餐,君被雷硕叫去当苦力。从雷家的几个仓库中,将箱子搬到供水水塔附近。看起来平时村民使用的自来水来自于这个水塔。 由于雷硕全程都在盯着自己,因此君也没能看到自己搬运的是什么货物。 就连君用水桶打池塘里的水上来洗脸的时候,雷硕也都全程盯着呢。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君之外,雷家的仆人以及一些雷家农民打扮的人也和君一样,也在做苦力搬箱子。 搬运结束后,君被带回了客房,他确认了一下,门锁依然被反锁着,看起来自己是被软禁了。[/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白毛,醒醒,醒醒。” 桂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外伤都已经被很好地处理过了,他刚想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的膝盖有些许疼痛,看来是昨晚从山上滚下来所致的。 “小白毛,你醒了。”桂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短发小姐姐,看起来应该比自己大一两岁。 “我叫陈曼玉,你叫我曼玉就好了。” “这是哪里?”桂扶了扶头,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警察局。” “啊?” “我听黄叔叔说,你昨晚从忠之道上摔下来,正好被警察看到了,也联系不到你的家人,于是就带回警局里给你疗伤,在你伤好之前先在局里住几天吧。”曼玉撇撇嘴,“我去写作业了,利剑叔叔说你醒了之后,要进来问你话呢。” 说完,曼玉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 没过多久,一个身高160左右、发型混乱、没刮干净胡子、行动猥琐的大叔走了进来。 “你好,我叫洪山。”如果不是穿着警服,还真容易把这个人当成混混,“可以告诉我昨天晚上,山顶发生了什么吗?” 桂刚准备开口,又走进来一个人。这人身材也偏矮,估计也就比洪山高一点,不过长得倒是比较英俊,也算个老帅哥,看来这个人就是曼玉口中的“利剑叔叔”了。[/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把昨天在山顶的事告诉给利剑洪山之后,矮子二人组便离开了房间,暂时没人管桂。 虽然桂的膝盖有伤,但好像还不太影响桂的行动,他也离开房间出去活动活动。 这个时候警局办公室内一个警员都没有,桂走到一间会议室边上,他的听力远超常人,隔着墙壁偷听到了里面的会议内容。 会议的争论主题是是否应该出警上山调查村庄。 利剑和洪山两人认为应该出警调查山顶的村庄,因为缉毒无人机巡逻到那附近的时候被猎枪击落,他俩认为是毒贩害怕种植的毒品被拍到,所以才将其击落。 可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k县警察局局长的同意。 黄局长、齐副局以及佟警员和蓝警员等人,有理有据地说出了几个不该出警的原因:[/p][list=1][*]昨天下雨,缉毒无人机可能因为气象原因而坠机。 [*]利剑虽然职位更高,但他是外省的缉毒官员,只是因为清明节来祭拜陈英雄才来到k县。而洪山是w市军队的王牌狙击手,他的拿手好戏就是在枪支的最大射程内,超过枪的有效射程射击,全国上下除了他之外没人可以做到。他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利剑,因为听闻有不少毒贩想要暗杀利剑。二人都只是外来人员,他俩今天才和k县警局的人第一次见面。两个外人无权插手k县警察的事。 [*]3年前,毒品开始在k县黑市上盛行,K县城警局其实早就注意到山顶可能有种植毒品。因此,从去年开始,警局派人轮流守在山底的忠之道上。警察会检查所有从山顶运下来的货物,仔细检查后均没有发现毒品。而义之道非常陡峭,完全没有运货下来的可能。除了这两条路之外,山崖异常陡峭,人都无法通行,更别说携带大量毒品。如果利用无人机搬运,那就需要大量无人机才能搬运数量巨大的毒品,一两台可能会漏过,如果出现大量无人机搬运毒品,警察的雷达不可能没有反应。因此绝无从山顶运毒品下来的可能。但是过去一年内,k县及其周围城市的黑市上,毒品的供应量并没有出现减少,只是有极少部分毒品的包装湿了。由此说明了,山顶不可能在种毒。[/list][p=30, 0, left]黄局长有了这三条理由,任凭利剑洪山翻脸吵架,也无动于衷,坚持不出警。 从他们的对话中,桂还听出了一个不出警的原因,那就是人之本性——怕死,警察们似乎有点害怕面对缉毒带来的风险。 “你俩明天和我们一起祭拜完陈警官后,就请回吧。”会议以黄警官没好气的回答结束。 这时,有一个警员朝这边过来了。桂可不能让人发现自己在偷听,连忙离开,溜回自己的床上。[/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细雨断断续续地下着。 君决定从负责端菜的十岁小弟弟开始入手,在今天他独自来给君送饭的时候,君试图和他说话。 “你姓雷吗?” “……” “你爸爸妈妈呢?” “……” “你是不是被坏人带到这里,然后一直在这里干杂活。” “我…呜呜呜…我不能跟你说,他们会不给我汤喝的,呜呜呜…”小孩把菜放好,匆匆离开。 看到这个孩子,君激发出了内心的正义感。他也不想逃走,他想更深入地调查雷家的秘密,让坏人罪有应得! 他从窗户翻出了屋子,悄悄溜出雷家。 他决定去找当地村民,多了解了解雷家的信息。但大部分村民都对雷家的事不太清楚,君问了许久才问到雷家的八卦。 “那个雷家原本不是咱们村里人噢。4年前他们一大家子突然过来这里定居。他们似乎非常有钱,给了村民们一大笔钱,找了一块地,建好了自己的房子,划了一大片农田,还给村子建了池塘和水塔。” “他们家很奇怪的咧。出入他们家的都是一些外人,雷家都说那是他们的远房亲戚,可有的人只来过一次。咱觉得一点他们长得都不像咧,你看看大哥雷博和二哥雷硕以及三弟雷本,那DNA也差太远了咧。不过他们倒都是好人呢,他们经常收留路过的小孩子,特别是小男孩。” “雷家的亲戚特别乱,上次他们家有个亲戚过来,雷硕跟我说那是他三舅娘的外甥,雷博却和我老伴说那是他大舅舅的外甥!” 告别了村里人的时候雨已经下大了,君又逛了逛整个山顶,来到了池塘边上。这里距离居民活动的区域较远,似乎平常没什么人往这里走。君仔细看了看,池塘大概50平米那么大,并没有养鱼养花,现在已经几乎已经被雨水填满。君蹲下弯腰,伸直了手在池塘里舀了一些水,洗了把脸冷静一下。[/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2037.4.4. 昨夜下了一夜的小雨。 今天一大早桂便和警察们一起从k县坐车前往那座荒山。 从他们的聊天中桂听到了一些八卦。 原来陈英华警官是k县的缉毒英雄,是警局同志们的榜样,深受他们爱戴。而陈曼玉则是陈英华警官的独女,同志们出于对陈警官的同情,会用局里一部分经费资助陈曼玉上学,让她平常就住在警局里。而利剑则是陈英华的老战友,有着深厚的革命友情,陈英华牺牲后利剑喝了一天一夜的闷酒。洪山则是利剑的好友,和陈英华没有直接关系。 祭拜死者并不是公务,只要有心就都可以来,所以桂也被陈曼玉给捎上了。 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众人开始登山。利剑和洪山两人走在队伍最前面并且和其他人拉开了一段距离,看起来这两人和警局里其他人的关系很僵。而为了照顾桂,曼玉陪着他走在了队伍最后边。 由于雨一直在下,因此这里的泥路全部都是湿的,连周围矮树上也挂着水珠。 曼玉一边走着一边和桂吐槽,“因为利叔叔来了之后和局里人吵了一架的关系,警局里的人都不喜欢和我说话了。” “我小时候利叔叔对我特别好,有一次他开车去执行任务,顺路送我去找我爸爸。当时我对他的配枪很好奇,于是就伸手摸了摸他腰上的枪套,结果他居然也没有生气,反而教我枪械知识。虽然有时候他喜欢恶搞,但他的人真的很nice!” 桂笑笑以示回应,他发现这里是两天前君洗脸停留的洞口边上。这里有一个岔路,一条是唯一能上山的路,走在前面的警察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了。另一条是下山的路,那条路上满是大大小小、乱糟糟、深深的鞋印。 桂弯下腰,将手插入溪流的水中,享受水流从指缝中流过的感觉。今天泉水溪流的水位似乎比前天高了不少,溪流边上躺着一个还亮着的防水手电筒。 “难道是警局卧底丢下的暗号?”桂这么想着。 “喂!白毛!”曼玉一把捏住桂的耳朵,“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警察们整齐地列成一队站在陈警官墓碑前,利剑站在所有人的前方,黄警官和洪山分别站在左右侧靠前的地方,而桂和曼玉站在队伍的最右边。[/p] [align=center] 148-2.jpg 墓碑现场鸣枪示意图[/align] [p=30, 0, left]陈英华警官的石碑倒在了地上,石碑上有一条巨大的裂缝,碑上被人用马克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女性胸部,在碑上还有一坨能闻出气味的狗屎。 所有人看着陈警官被破坏的墓碑心中愤懑不已。 “砰砰砰!”利剑对天鸣枪三声。 利剑走向前,顺手将枪收进枪套,正准备将墓碑扶正,却突然注意到了墓碑下有一摊白色粉末,由于被墓碑挡着,粉末并没有被雨淋湿。 他扶正了墓碑,用手将白色粉末悉数捧了起来,转身看向大家,把手放到自己鼻子前,闻了闻。 随后利剑神色大变,一脚愤怒地踩在了原本墓碑倒下的地上,随后左手发泄一般地用力一甩,将白色粉末撒向空中,粉末顺着风被吹散。 “那是毒品。”利剑低头喃喃道,“在我和洪山爬山时,地上的脚印清晰地表明了有两个人曾经在我们之前上过山。最近是细雨的时节,泥土湿润,这几天的脚印应该都会留下来。这个地方平常没什么人会上来,所以一定是那两个人破坏了陈警官的墓碑!” “我害怕。”利剑突然提高音量,抬起头看着警员们,“我怕的不是缉毒战友的离去,因为缉毒就会有牺牲;我怕的也不是和毒枭火拼,因为火拼才能胜利;我真正怕的是,正义得不到伸张和继承,我怕的是苍天无眼,天底下好人勇者的结局都像老陈一样!” “我不怕死,我怕的是各位没有勇气和决心。”利剑对着众人,敬了一个标准的礼,“利剑在此发问,各位心中,有天道吗!” 利剑此话一出,在场战士的内心无一不被他的情绪所煽动。 “我们出警吧!”士兵们中传来一个声音。 “局长,我们出警吧!” “我们一定要抓光毒枭,给陈警官一个交代!” “对!缉毒战士怎能受这般侮辱!” 声援的声音此起彼伏。 黄局长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便答应了出警。 此时的桂眉头拧成一团,但还是向黄局长提了一个请求,让警察上山时把自己的斜刘海同龄朋友救出来。 而一旁的曼玉一边流着泪,一边捂着自己的脸,似乎被呛到了,连说,“好咸……”[/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君似乎在梦中听到了流水的声音,睡得不是很好。他刚一醒来,便被雷硕叫去后院清理残渣去了。 看着几乎被火烧成灰烬的植物残渣,君意识到雷硕这是把自己当成仆人在使唤。可是对一个客人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的,除非……君想到了自己没喝过的汤…… 今天雷硕并没有全程监督君干活,趁着雷硕没看着自己的功夫,君溜到了旁边的池塘,想洗个手,却没想到池塘里的水已经见底了。君这才发现这个池塘有将近5米的深度,池塘的内壁并不是十分平整的,而是凹一片凸一块的,而池塘底部看得到的地方也什么都没有。 洗手失败,君又回到了农田里干活,装样子给雷硕看。 干到了中午的时候,君发现远处有一架无人机朝着村庄这边飞来。 他的眼神非常好,很快便判断出那并不是警用无人机的型号,而是民用无人机的型号。这辆无人机随后似乎是在村庄内某个地方降落了。没过多久,那辆无人机又从村庄内某处起飞,往来的方向飞去。 过了一会,一个胡子风骚的黄发中年男子来到了农田这边,这个人是雷家三弟——雷本,他在雷硕耳语了几句便离开了,而雷硕走到了君这边,让君去一个小屋子里等他。 当君在小屋子里等到雷硕的时候,发现雷硕拿了一把剪刀,亲自将君的斜刘海给剪成了寸头。然后给君用黑笔画了一点胡子,让君看起来显得年纪大了很多。[/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2037.4.4.晚上。 桂利用自己超强の听力,得知了k县警局出警遇到了大失败。 今天中午从陈警官墓碑处下山后,除了利剑洪山桂和曼玉四人直接回县城之外(桂也想去但被洪山阻止),其他人自由活动一个小时后,便直接通过忠之道去了山顶村庄处,开始缉毒工作。 本以为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的枪战,没想到山顶的村民都十分配合警察检查。警察和精英警犬们仔细地搜了山顶的每一间房,每一片农田,没有发现任何毒品、毒品作物、制毒与吸毒工具。虽然部分村民身上的烟味和毒品味道有点相似,但那也可能只是味道略重的烟草而已。 如果真的有人种毒制毒,那么一定能找到大量毒品以及制毒工具和容器,但山顶比较空旷没有可以藏匿较多物品的地方,所以警察判断山顶上没有种毒。 此外,警察也没有找到桂的同伴,所以警察们似乎对桂这个十几岁少年的证词也感到不信任了。 值得一提的两个点,一个是根据常年守在忠之道的警员说,从4.2.到今天,都没有人携带大件行李出入忠之道。另一个是,虽然没找到毒品相关的道具,但却在山顶一个大户人家的仓库中找到了几套潜水用具。 而出警回来后,蓝警员为首的警员们暗示了自己对利剑和洪山的不满,闹得气氛有点僵。而曼玉则在回到县城后就离开了警局,不知道跑哪去了。 于是桂又利用了自己超强の听力,偷听利剑和洪山的密谈。 “想必警局内的卧底,今天通风报信了吧。” “应该是。” “那我们明天?” “原计划,找出卧底。” 听完后,桂感觉今天发生的一些不能解释的东西有点多,他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嗯…差不多伤愈了,明天上山吧。[/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2037.4.5. 昨天,君虽然被反锁在屋内,但也有机会找到警察说明一切,可君没有那么做,因为警察查不到能定罪雷家的证据。 值得一提的,昨晚给君提供的饭菜里没有那种汤。 今天早上,君在给前院扫地时,看到雷家来了一个“客人”。 这个“客人”可不一般,雷博雷硕雷本三人亲自出来迎接,不过也对,因为那个“客人”穿着警服。是一个背着小登山包,面容严肃,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英气大叔。他来到雷家后率先自我介绍——他叫作利剑。 不过利剑似乎只是来雷家坐了一会,并没有留下来吃饭的想法,他说自己只是打算去扫墓途经这里找个地方坐一坐,很快便离开了。 利剑走后,君听到雷硕对雷博窃窃私语,“咱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吧,昨天警察已经来过了,所以他真的是来扫墓的吧。” “嗯,要杀也不能让他死在雷家。不过…扫墓,奇怪……这附近有墓地吗?”[/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桂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今天应该就可以上山了。 他正准备再搜集一波信息,却发现利剑似乎也不在警局里了。 不过倒是在警局看到了洪山,桂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俩人之前不是一直形影不离的吗? 局里的警员们也发现了,于是便有人问洪山。 洪山双手一摊,说道,“利剑他上山了,他想亲自去调查。” “呃……”众人一顿无语。 “可您不是负责保护他的吗?您怎么没跟着他一块?”齐副局问洪山。 “对啊,他可是毒枭们的头号公敌呢,你就这么不管他?”一旁的佟女警也站起来附和道。 洪山踮起脚摸了摸美女警员的头发,把她按回座位上,“嘿嘿,小姑娘,你可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里可是你们的辖区,他要是在这里出事,你们也有责任吧?” “你……”被摸头的佟警员十分气愤但又无话可说。 洪山又换了严肃的语气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昨天不是上山查过了么,你们是对你们自己的调查结果不自信还是怎么着?为什么会觉得利剑警官上山就有毒贩对他不利?” “他们只是想赶你走而已。”一旁的蓝警员说道,这说句话出了众警员们的心声。 “嘿嘿,我就知道。”洪山笑笑,“是你们无能,查不出来。昨晚利剑警官已经联系了他们省的缉毒队连夜赶过来了,会对山顶的村庄重新彻头彻尾地再查一次。我打几个电话联系完他们,下午也出发上山了。” 这话说完,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K县警局没查出来的东西,如果被外省的队伍查出来了,黄局长的面子还往哪搁?[/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早晨。 君在雷家农田干苦力的时候,又看到一架民用无人机从远处朝这边飞来了。 不过距离还比较远,君简单目测了一下,大概距离这里的山顶有个350m吧。 突然,“砰!”一声枪响从村庄的某处传来。 那辆无人机身形一歪,便坠落到山谷中了。 君大惊,有狙击!可是,怎么可能! 但从无人机中弹后的飞行角度来看,确实是从这个村庄内射出的子弹无误。 显然不止君一个人注意到了无人机被击落,雷本和雷硕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气冲冲地朝着枪声赶过去,君和一帮雷家仆人也赶过去凑热闹。 结果来到现场只发现了一杆丢在地上的猎枪、一脸懵逼的刚刚被偷了猎枪的老大爷和一些围观群众。 “这种射术……怎么可能……”雷本和雷硕也愣在原地。[/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啊...嚏...”坐在警局里的洪山打了一个喷嚏。 “你感冒了?”一旁的桂问道。 “没有,我身体好得很。”洪山拍了拍这个和他差不多高的桂的头,“哇,你的白发是天生的啊。” “……”桂无语地拨开了洪山的右手。 这时,警局办公室里的齐副局突然站了起来,“我觉得洪山同志说的有道理,利剑警官出了事咱们有责任,要不我还是亲自上山一趟吧,也好给他有个照应。” 齐副局的话确实在理,但众警员们已经被昨天忙活的无用功深深地打击到了自信心,也没有人愿意出来声援副局,黄局长自己就更不愿意去了,于是便默许了齐副局独自上山的决定。 “要不让蓝警员陪你去吧。”这个时候洪山开口了。 “啊?”一旁被点名的蓝警员有点懵逼,随后看向了黄局长,“这…” 黄局长避开了他的眼神,没发表意见。 “好吧。”蓝警员无奈地答应了。 齐、蓝二人出发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中午吃完午饭,黄局长从走廊打电话回来,一回来就对着洪山生气,“洪山,你什么意思!我刚刚去求证了,根本没有什么外省的人要过来查缉毒案。” 洪山听完后,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自己在扯谎了。 这个举动自然引发了众人的不满,但好像充其量只是一个恶作剧,这下大家对洪山更反感了。 两点钟左右,洪山也出发前往山顶了。 正当桂准备离开警局出发去山顶时,佟警员突然在公共办公室喊了一声,“啊!” 引起了包括黄局长在内的其他警察的注意。 佟警员捂着嘴不敢相信,“之前有一个在w军区的男士兵在追求我,他算是洪山的战友吧。他刚刚给我发了一张他们队里帅哥们的合照……” “你上班时间又在找对象聊天……”一旁的黄局长正想吐槽,结果看到佟警员屏幕上的内容也不由得呈现出“O”形嘴。[/p] [maintitle=s1][b]君[/b][/maintitle] [p=30, 0, left]下午突然下起了暴雨。 齐副局身上沾着血迹从忠之道走上了山顶,很快便被利剑和包括雷家在内的村民们注意到。 “利警官……”齐副局喘着粗气,“需要支援…在忠之道上…我和蓝警员一起从忠之道一起上山,想来支援你。可半路上遇到了一个毒贩,我俩正打算实施抓捕,他却突然向我们射击,蓝警官他牺牲了……他的尸体还在忠之道上……那之后,我将毒贩击杀…但我一个人搬运不了尸体,就上来找您求救了…” 利剑皱了皱眉头,他送齐副局到一位村民家里休息,眼神里有一股淡淡的伤感。[/p] [maintitle=s1][b]桂[/b][/maintitle] [p=30, 0, left]桂走在忠之道上,这里道路虽窄但相对平坦,因此桂的登山速度快了许多,走到半山腰时,突然发现半路上躺着两个尸体。 桂眉头一皱…这是…蓝警员。 蓝警员的左侧太阳穴中枪,伤口周围有烧伤痕迹,一击毙命。他的双手仍然保持着射击动作,但尸体手上并没持有枪械。而他尸体前方正对着的另一具瘦小的尸体,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桂没见过这个人,桂在他的身上也找不到任何他是毒贩的线索和证据。 “得快点上山,要来不及了。”[/p] [maintitle=s1][b]君&桂[/b][/maintitle] [p=30, 0, left]下午近黄昏时。 利剑在调查村庄的情况时,一个村民找到了他,告诉他说齐副局失踪了。 利剑连忙指挥包括君在内的村民四处寻找。 “我们到处都找遍了,齐副局失踪了。”君喘着气对着桂、洪山和利剑说道。 在桂上到山顶之前,洪山先一步从义之道上到了山顶。 “奇怪,我没看见齐副局从义之道下山呀。”洪山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山上没找到,难不成他还能跳下去。” “他也没从忠之道下山。”桂补充。 “该不会……”君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两位警官闯进了雷家的一间仓库里,翻找着箱子,“潜水用具少了一套。” 脑中的思路仿佛被串起,桂、君、利剑、洪山四人同时露出了笑容。[/p] [size=3][b]谜题篇结束。 注:君和桂均视为侦探; 该故事背景在中国; 不要利用作者该系列其他文章的信息进行推理; 请结合桂和君的视角,拼凑还原事件真相。[/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1246-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1-01-01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48 期谜题答案。
2 |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18: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b]修改记录[/b] 2020年12月20日 18:49:57 [quote]而当代民用猎枪的[ins]有效[/ins]射程大约250米左右。[/quote]
5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 20: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2 英镑 购买答案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 20: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color=red][b][size=5]本季度每谜到此结束,明后天发个[/size][size=1]大[/size][size=5]新闻给各位压压惊。[/size][/b][/color]
  • lochid 2021-1-1 20:07 说:

    这个大还挺小的)
  • 仙梦天霖 2021-1-1 20:14 说:

    有多大
  • Saito-Asuka 2021-1-1 20:33 说:

    期望啊(嘿嘿嘿到底是什么呢)
  • guchenyi 2021-1-1 20:45 说:

    第二届寒假赛?
  • 名偵探小品 回复 guchenyi 2021-1-1 20:46 说:

    请勿剧透!
  • 福尔魔思 2021-1-2 15:53 说:

    有地球那莫大
  • 仙梦天霖 2021-1-2 20:18 说:

    已经过去24小时了,我们依旧不知道猴王到底要说什么新闻
  • 仙梦天霖 2021-1-3 20:02 说:

    这都48小时了,就一张海报?
1 | 发表于 2021-1-1 20:05:1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撒花喽
| 发表于 2021-1-1 2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完结撒花
1 | 发表于 2021-1-1 20:08:1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完结撒花!
1 | 发表于 2021-1-1 20:11:26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撒花
  • 逆玉空沦 2021-1-1 20:27 说:

    除了自演自导那玩意没猜出来之外其他都差不多,这结果真是出乎意料啦,这次虽然还是赶时间,但比第一次看题多了整整30分钟,(也算是小小的进步吧哈哈) ,希望下次能更好
1 | 发表于 2021-1-1 20:32:32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时候撒花了(有可能准备我的了)
| 发表于 2021-1-1 20: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tl101:]大家新年快乐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