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5372|回复: 20

[每周谜题] 第147期谜题《稻草人的夜行》(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12-11 20: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47期谜题《稻草人的夜行》[/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45001]Vt超新星[/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147-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2][b]01[/b][/maintitle] [p=30, 0, left]3月28日,晚,稻香村。 从城里探亲回来的常子打着酒嗝,歪歪扭扭地走在回村的路上,虽然说入春不久的夜晚还凉透骨,喝多了的常子只觉得身子燥热,大褂都还敞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抬头能看到坡头上几处茅屋仍闪着昏黄的灯火。常子加快了脚步,只是双腿不怎么听使唤,直走似乎成了件天大的难事... 一脚猛然踏进冰凉的泥水之中,让浑浑噩噩的常子清醒了一般。他人还在山坡脚下,难不成,自己是误闯入了王婆的稻田!这下常子完全地醒了过来,田间突然刮过一阵凉风,窜上他的脊梁骨,还把一阵狰狞的“吱呀”声带到他的耳畔。薄云散开,月光从背后洒下来,稻田水面除了他的影子,还多了一个扭曲的身形。他艰难地回头,果然看到那稻草人伫在不远处,腐朽的头颅竟在晃动,仿佛在笑着。 常子的脚突然十分麻利,一溜烟跑出了稻田,奔上上坡的路。 村里人都知道,夜半时分千万不能靠近稻草人。 4月1日,上午10点16分,稻香村附近。 黄梁在学校门口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入座的那一刻起,就歪着头闭上眼,打起了盹。出了城区颠簸的乡间路居然也没有让他美梦受半分打扰,黄梁这人倒也算是名符其实。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生虽然静静地坐着,眼睛却闲不住,一会望着窗外,一会看看反射镜中黄梁的猪头。而她的目光也偶尔偏移,瞄向身旁正聚精会神开着车的男生。沈昕不禁有些泄气,她也说不清楚,但总觉得每次自己忍不住望向陈良,自己就输了什么。 陈良对于沈昕的这些小心思完全不知,毕竟新手上路,紧紧地盯着前方。他平时心思缜密、处事小心,可此时的陈良有点后悔才拿到驾照就提议载四位好同学来场毕业旅行。自己平时也不喜欢外出,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接到沈昕的邀请,所以无法拒绝吗?可恶啊,明明她提出这件事的时候神情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好像自己来不来都无所谓的样子! 到底为什么呢?陈良平时总能找到答案的脑子就像宕机了一般,让他感觉有些郁闷。而第一次开长途的他也已经有些疲惫,幸亏GPS上他们当前位置离目的地看起来近在咫尺,算是某种慰藉。沈昕注意到了陈良眼中的倦意,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万恶的汪北书竟从后座探出头来。 “救命啊,我们还没到吗?车子这么颠来颠去的,我看书都要吐了!” 汪北书佯装绝望的样子合上书本推了推眼镜,又指了指后座的另外两个人。一位是脸贴在左车窗的黄梁,另一位则是脸贴在右车窗的葛逢秋。虽然葛逢秋是个妹纸,不过她不顾睡相、到哪都能睡的特异功能大家在学校都领教过了,沈昕倒也见怪不怪。 “说到就到了。” 陈良努了努嘴,眼前的转角出现了一个老路牌子,上面赫然刻着“稻香村”三个大字。“把人都喊醒吧,人家村长应该亲自在村口等着我们呢。” 果然,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空地,倒也没有所谓的村口,依稀能看到小山坡上零零散散的茅屋,山坡的背面估计就是出名的水稻梯田。沈昕注意到山脚下孤零零地单有一间茅屋守着一小块水稻田。一个高大的身影拄着拐杖在山脚向他们招手,虽然很是挺拔,能看出他的须发都已经花白了。 那是自己在安排旅行时联络的稻香村村长,韩秧。[/p] [maintitle=s2][b]02[/b][/maintitle] [p=30, 0, left]“韩村长您好,我就是——” “认得认得!不就是给我打电话的那小伙子嘛,听得出来。”韩秧笑得爽朗,白须子乱颤,让大家都觉得十分亲切。 “你们的住处我给你们安排好了,我们村里大多数人起码是一家三口,甚至有三代同堂的,恐怕小茅房子也没法给你们提供住宿。不过,王婆很热心地直接找到我说她不介意招待你们,她就住在这山脚下那个座茅屋,她丈夫走得早、孩子去城里打工也难抽身回来。平时她都是孤单一人守着这老房子自力更生,也没有脚力上下山坡,想来也是有些寂寞吧。 她已经在生火打算给你们烧午饭了,我带你们直接进去安顿下来吧。” 韩秧指着不远处的茅屋,屋子的烟囱已经冒出阵阵青烟,让人觉得说不出的亲切。陈良一行人携带的行李也不多,他们跟着韩秧绕过稻田来到茅屋门口,门也是用木头捆绑在一块制成的,推开有好听的“吱呀”声作响。茅屋内部比想象的要宽敞整洁,只有一张大圆木桌和几把板凳,墙角一张木制的小方桌和矮木橱柜,摞着碗盘杯筷,还有几个令人怀旧的大保温壶。另一处墙角则并排放着几个小布袋子,里面分别装满了花生、大豆、红豆、绿豆等干粮干货。 汪北书稍作观察,一眼便能看出屋内除一厅一卫三室外,还有一个小隔间,食物的香气与稻杆燃烧的烟火气交杂着弥漫而出,想必是个小厨房吧。倒也是五脏俱全呢,汪北书暗自惊叹。 闻着饭菜香,黄梁和葛逢秋的肚子不约而同地“咕咕”叫唤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笑:这是吃货之间的默契。韩秧钻进了厨房和王婆打了声招呼,而厨房内顿时传来了沙哑却热情的大嗓门。 “老韩,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那帮娃?这男娃子够精神,女娃子真好看哟!”王婆真的是自来熟,佝偻的身躯脚步倒是异常利索,挨个拉住五人亲切地端详着。陈良有些感慨,王婆眼中的光是终于摆脱了寂寞的喜悦,能看出她是真的很久没看到自己的子孙了。 性格爽快的葛逢秋深受这位可爱的老奶奶感染,大方地回抱住了王婆:“王婆婆,您精神也好得很呐!您看那书呆子和胖墩,他们能比得上你这般活力么!” 在王婆和葛逢秋的笑声中,汪北书不懈地推了推眼睛、黄梁倒是蛮不在意,甚至乐呵呵地拍了拍自己肚子多年蓄起的肉肉。王婆让韩秧带大家去茅屋的两间空房放下行李,正好男生一间、女生一间,虽然简陋但都打扫的很整洁,众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重新聚在了客厅的圆桌。韩秧已经帮王婆摆好了六套碗筷,现在正弯着腰在圆桌旁摆放板凳。真的是太热情了,沈昕过意不去地想要去帮忙,刚搬起一把板凳却呼痛:手指被木刺扎到了,还好并不严重。 陈良紧张地凑上前看了看,韩秧也急了,赶紧接过了板凳:“哎呀呀小姑娘凑什么热闹!你们这些细皮嫩肉就别干这种活咯,真的要小心!我们村里没什么手艺人,村里每家的木制家具基本上都是每户的男丁自己动手做的,可粗糙了。桌子凳子什么的表面磨一磨就凑合了,一般下面木刺是常有嘛!更别说——” 韩秧突然掐住了话,不过大家都明白,王婆家里的这些家具估计都是她儿子甚至她丈夫多年前做的了。 “嗨,更别说我们这些老手嘛,也从来不怕。让我来,让我来好!”韩秧匆匆改了口,一边继续放好最后一块板凳,一边伸出自己布满茧子的手。王婆的手想必也是因为农活与家务而同样的粗糙,韩村长说这话倒也不假。 看到客人都来了,王婆也是很快炒好了几样农家菜,韩秧帮她一一端上了圆桌。王婆被葛逢秋搀扶着坐在她旁边,看来两人真的很合得来,大家准备开吃时却发现韩秧已经起身走到门口了。 “老韩你瞎客气啥呢,不就多一双筷子的事咯!”王婆嚷着,不满却友善的大嗓子透露了村里人之间的亲密。 “王婆子你也真好意思,我会和你客气!?你可老糊涂了吧,我自家媳妇和孙子不等我开饭?走喽走喽,你们慢慢吃哈!”韩秧的回呛让大家都忍俊不禁,王婆更是被戳中了笑点。韩村长的脚步声在王婆的大笑中渐渐远去。 陈良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他在到达稻香村这短短一会便感受到了淳朴的温暖。身旁的沈昕一脸坏笑地将他讨厌的芹菜夹到他的碗里,他冷漠地翻着白眼,心里却感觉这会是一次特别好的出游。 桌子对面胡吃海喝的黄梁发现,自己竟也有停下来的时候,他会看着葛逢秋和王婆畅谈时的笑容,看得竟有些呆了。嗯,胃口似乎更好了,黄梁打心底感到舒服愉快。[/p] [maintitle=s2][b]03[/b][/maintitle] [p=30, 0, left]4月2日,早晨8点39分,王婆家。 黄梁吹了吹冒着热气的小米粥,端起碗尽量吃得很小声:他有点心虚,毕竟今早自己睡懒觉害得大家没能爬上山坡看日出。虽然大家也都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但黄梁觉得连同样爱睡懒觉的葛逢秋都特地早起了,心里很过意不去。汪北书边吃饭边翻着书,陈良不仅暗暗吐槽,这家伙把他带去哪里都一个样。沈昕则心不在焉地用勺子搅着粥,她正想着怎么安排一场夜间活动呢。 突然屋外传来一些吵嚷声,声音听起来稚气未脱,随即伴着什么物体快速飞过空中的声音。王婆叹了口气,放下了碗笑了笑:“嘿,那俩熊孩子又来瞎闹咯!甭管他们,趁热吃吧。” 葛逢秋不乐意了:“王婆婆你可别惯坏这些小孩子,调皮捣蛋本小姐肯定要教训教训!”话音未落她便拍案而起,冲到了大门前。黄梁正好找到了“将功补过”的好机会,立马屁颠屁颠地紧随其后追了出去。可惜葛逢秋的声势太大,二人刚出门口,就只能看到两个跑向山坡的小人影儿。葛逢秋看见田边不远处地上躺着东西,上前察看竟是一个手工的弹弓,还有一小袋石子。黄梁挠了挠头,看来适才的声响是这两个小淘气鬼打弹弓发出来的,可他们究竟想打什么呢? 此时屋内,王婆婆已经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韩秧的女儿随丈夫去城里工作,丢下两个孙子给老韩和他媳妇照顾,刚才只能是这两个捣蛋鬼。因为从小就是韩秧照顾,村里人便习惯性地称呼他俩韩大壮、韩二胖了,父母起的真名倒是没人记得。说他们调皮吧,不能全怪他们,村里也没有同龄的玩伴。而他们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便是山下喽,毕竟其他村民和韩秧也看不见、管不着嘛,王婆对孩子也格外疼爱。 可这俩活宝为什么最近执着于用弹弓打王婆田间的稻草人呢?稻香村一大特点便是每家田里都会安插一个稻草人,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希望稻草人能守护稻田、保佑丰收。这稻草人也是代代传承,每家的稻草人都是老前辈扎起来的,大家都觉得越老旧反而越灵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扎新的稻草人。不过既然是水稻田的守护人,自然也有一份威严与能力,尤其是在阴秽之物最多的夜晚时分,稻草人也必须露出狰狞的面貌!“夜间绝不能随意靠近稻草人”倒也成了几代小孩最爱的睡前故事。 回屋的葛逢秋和黄梁正好赶上了故事,立刻乖乖坐回板凳上。就连汪北书也暂且合上了自己的书,看来他对这种乡间民俗和传说也很感兴趣。 陈良仔细地听着,一切神秘未知的东西都让他感到着迷。王婆继续说道,这种鬼怪妖神的故事多少有些迷信,一直流传影响也不好,韩秧作为村长为了村子的发展,也没有再允许这类故事继续口口相传。毕竟稻香村田间的稻草人本来也就是道特色的风景,宣传为民俗也少了很多麻烦。所以说韩秧的两个孙子对这些本并不知晓,但没想到前阵子村里的酒鬼常子深夜从城里归来,不知发什么酒疯夜里出了什么幻觉,逢人便说起他误入王婆的稻田,看到了稻草人竟有了自己的生命般动了起来。这种刺激的故事,还能不让两个熊孩子兴奋吗? 沈昕听到这里不禁点了点头,她也觉得兴奋了,稻草人的故事她自然不相信,但在动漫里看多了男女双双结伴在夜间进行“勇气挑战”的情节不禁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因为这个小插曲,大家能听王婆讲故事,这顿早饭吃得额外津津有味。仍心存愧疚的黄梁主动帮王婆刷锅洗碗,汪北书又捧起了书起身回房,说自己懒得出门活动,让众人再次怀疑他是不是硬被安插进来的路人角色。大伙等黄梁忙完,暂且和王婆与汪北书道别,去山上看看其他的村民和著名的后山水稻梯田和稻草人。葛逢秋正好也去了村长韩秧家,本来想要抵赖的大壮和二胖终究还是输给了想要拿回弹弓的欲望,乖乖认了错。 就连大伙在中午时分下山回到王婆家时,都能听到韩秧那结实粗糙的手在小孩饱满的屁屁上响亮地挥舞。[/p] [maintitle=s2][b]04[/b][/maintitle] [p=30, 0, left]4月2日,上午11点47分,下山路上。 其实三月底已经是该插水稻的时候,陈良一行人看到山上整整齐齐、郁郁葱葱的梯田,才惊觉王婆家外边的水稻田还是空空如也。葛逢秋带头去韩村长家找小孩子算账的时候,他们也从韩秧那里了解到王婆已经没什么力气顾农活,日常用品啥的也由村民们轮流接济着,自然田就空着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大家都觉得看着王婆那空空的水稻田心里不是滋味,那稻草人守望着一片死水也格外地孤单。 每一次收水稻每家都会屯下足够的水稻种子,等下一个播种季便会提前种出水稻苗,在田地里正式插秧。韩秧家里还有不少多余的水稻苗,于是大伙自告奋勇地将这些多余的水稻苗一并带下山,给王婆田里也上一些绿色。下山时葛逢秋和沈昕兴奋地讨论着插秧的乐趣,陈良不禁翻了个白眼:其实你们也只是贪图新奇好玩吧,我们在这里最多再待两三天,走了后谁照顾田地?不过反正是多出来的苗,陈良看着沈昕的笑容,也没能开口吐槽什么。 快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沈昕提起了自己听到稻草人故事后突然有的主意:五个人可以分成两组,等到深夜的时候从王婆家出发,绕山上的水稻田一整圈再回来,就当作是个户外鬼屋一样。沈昕瞄了眼黄梁,看他也有些期待地偷瞄着逢秋,暗自好笑,陈良倒还是瘫着脸,看样子别指望他表态了。可惜这个计划遭到了葛逢秋的反对:“啊?这有什么好玩的,我宁愿好好睡一觉呢!我们这么玩,对韩村长和村民们也不太好吧!再说了,你觉得汪书虫会愿意吗?” 这样一下子就少了两个人,沈昕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陈良爱莫能助地做了个鬼脸,又低头沉思了起来。 4月2日,下午1点12分,王婆家。 而此时此刻大家都吃过了午饭,不出陈良所料,看到下午更为毒辣的太阳,葛逢秋和沈昕像是得了选择性失忆症,完全不提插秧的事情。汪北书那小子更不可能有任何的用处,就算大家把他永远落在这里,只要有书他就不会察觉。叹了口气,毕竟葛逢秋在吃饭时已经和王婆婆夸下了海口,而王婆婆确实一副高兴的样子,也不好反悔了。一眨眼间沈昕和葛逢秋已经跑去找王婆纳凉闲聊了,陈良拍了拍黄梁厚实的背,两个男人视死如归地推开门走入烈日下。 4月2日,下午2点30分,王婆水稻田。 陈良和黄梁模仿着看过的插秧过程,有样学样地从水稻田离王婆家最远的那一端开始,两人弯着腰边插边倒退,倒也做到了相对整齐,只是两人毫无经验,水稻苗高度仍然参差不齐,大多数秧苗甚至被他们插得过深,叶尖刚冒出水面。从没干过农活的两人插了一小部分的水稻苗,就已经腰酸背痛得不行了。陈良胡乱抹了抹脸,大声喘了口气对黄梁说:“我们先回去休息一会吧,待会我们轮流去田里插好了,你能插多少是多少,然后回屋休息,剩下的都给我,省得两个人一起受更久的罪。” 两个小时后,终于插完所有水稻苗的陈良回到了屋内,已是满身大汗。他满足地笑着喊所有人出来看看他和黄梁一个下午的努力成果,葛逢秋和沈昕感叹农活是真的不易,没想到以为带回挺多的水稻苗了,其实插起来连田的一半都还没到。一行行的绿苗离位于水稻田正中央的稻草人还尚有一点距离。 无论如何,王婆看着又插上了水稻的田地,脸上多了些许红润,可能是想起了以前家里还有男人种田的日子。这让大家都觉得满足,至于插得好不好、水稻能不能真的有收成,一点也不重要。[/p] [maintitle=s2][b]05[/b][/maintitle] [p=30, 0, left]4月3日,早晨7点,下山路上。 太阳刚刚漫过山头,于是大伙下山时除了踢着路边的石子,还能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长长的影子。今早黄梁强迫自己睁开双眼,终于让五人成功看了一次日出,最受感触的反而是汪北书,因为他最喜欢的小说里也有关于日出的描写。终是不愧此行,在离开的前一天还是看到了美景。大家有说有笑地来到山脚下,经过王婆屋前的水稻田,陈良突然停下了脚步。沈昕抬头,发现陈良专注地望向稻田,眉头微蹙。 众人一同顺着陈良的目光,可稻田的秧苗还是整整齐齐地在晨风中微颤,稻草人也好好地立着,发出轻微的沙响。突然黄梁也脸色苍白,他首先发现了陈良注意到的异样:昨晚他们插完水稻时,稻草人在秧苗的后方,而现在,稻草人竟站在行行秧苗之间,就好像它往上山的方向前进了几行水稻苗的距离!葛逢秋可不信邪,大胆的脱鞋卷起裤腿,迈进水稻田走到稻草人跟前。可她发现由于稻草人十分老旧,人为地移动稻草人肯定会导致大量的稻草泄漏掉出、甚至整个枝干折断。 大家都能确定,黄梁和陈良的确是用完了昨天从韩秧家里拿的全部水稻苗,一株也没剩下,而水稻苗的排列都是根据其它的村民的排列法,陈良和黄梁都说没有变化。汪北书自以为发现了盲点,得意地跑去查看后山所有的水稻田,却发现都种得满满的,村民果然插秧都是采用同样的排列,不存在数量变化,更别说其它田里的水稻比王婆家插的早了好些天,外表看起来就不一样。汪北书不死心地询问每家每户,却证实了除了村长韩秧没人留额外的水稻苗,而韩秧家所有多出的水稻苗都被黄梁他们尽数拿走了。 正因如此,更不可能有人故意偷偷拿走一部分昨天带回的秧苗,并将秧苗保存完好,毕竟大家基本上都会在彼此的视线中,王婆家更没有什么合适的藏匿处。水稻田本身的规模大小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人为的在一夜之间对田地做出这种改造也是匪夷所思的。 沈昕绕着稻田走了一遭,却有了另一个发现:和王婆屋子背面同一侧的稻田外围被人故意破坏了,就连此时此刻还有水从破坏处渗出。陈良冷静地判断,无论是移动稻草人还是破坏稻田,这两起恶作剧只能发生在昨天下午5点他和黄梁插完秧之后,今早5点半他们四人出门之前。因为他们四人上山时并没有看到任何村民,而上下山的路是唯一的,在山顶看日出、直到四人离开时,也没有任何村民醒来走出各自的房屋。 葛逢秋突然拍了下大腿,像是做了个重要的决定一般,果然她对另外四人说:“我支持沈昕的主意,我可不信什么稻草人的传说,我们夜里就分组进行那个什么勇气挑战吧。我觉得夜里我们更有可能解开稻草人会动的疑团,并找出谁恶作剧破坏了王婆婆的稻田!” 陈良赞许地点了点头,而沈昕和黄梁则出于另一种原因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汪北书苦着脸,嘴里还嘟囔着自己的书正看到重要章节,显然还是不想黑灯瞎火地在外边摸索,拼命想着如何推脱。陈良叹了口气,又拍了拍黄梁厚实的背,两个男人进屋去找合适的工具修补王婆婆的稻田。[/p] [maintitle=s2][b]06[/b][/maintitle] [p=30, 0, left]4月3日,傍晚6点31分,王婆家。 沈昕原本已经想好了如何在五人抽签中做手脚,让她可以和陈良两人一组,大家人都齐了她便缓缓开口道:“说好了要组两队,我建议我们玩个——” “那我要和昕昕公举组一起,不然谁来保护你呢!你说呢,沈昕,难道这三个男生有我好吗?” 一旁的葛逢秋亲密地一把抱住了沈昕,可沈昕只想吐一口老血。姐妹啊,你怎么关键时候还不给力...... 黄梁当然也不甘心,这次出游没想到反而得到的是和陈良多次独处的机会,真是受不了了...... 他知道自己总是不如汪北书和陈良那般思维敏捷,以前他尝试耍一些自己的小聪明,也总是被别人提前识破,更巩固了他老实憨憨的形象。可他这一刻突然就有了个很棒主意,黄梁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机会自己必须要把握。 “还是让我来主导一个抽签小游戏吧,这样更有趣味!”黄梁难得掌握了主动权,直接走到存放谷物的角落,拿了三颗红豆、两颗绿豆,特地确保它们之间的大小手感无异。他又找了个不透光小布袋,拿着五颗豆子回到圆桌,把这些东西都展示给所有人看。 “现在我将这三颗红豆和两颗绿豆放入袋子中摇一摇,从我开始每人拿一颗。这下自然就分组了,红的一组、绿的一组。为了悬念,我第一个拿并不会公布我拿到的豆子是什么颜色,直到下一个人拿并展示,我再一并公布!” 虽然有点奇怪,但陈良不屑地笑了笑:就算黄梁耍什么小花样,他难道会看不出吗?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就连沈昕也咬咬牙没有反对,总比直接和葛逢秋一组好吧!可没想到汪北书放下书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可先说好了,我是不会去的,反正你们去外边探险啊调查啊,也需要一个人看着王婆婆家不是么?” 可恶啊,真是有理有据呢。汪北书见没人反对,也起身回到房间继续看书了。这时葛逢秋突然说道:“喂等等,你有没有藏别的豆子?” “没有!不信你来检查!”黄粱一股正气的回应道。葛逢秋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确实没有藏豆子。 黄梁于是只用两根手指伸进袋子里拿出了一颗豆子,大家都看清是绿豆,他摇了摇头,捏着绿豆的手放回袋子,第二次拿出了一颗红豆。黄梁将这颗红豆交给葛逢秋让她放回红豆袋子里,葛逢秋照做了。这下袋子里应该还有2红2绿,正好适合剩下的四个人,黄梁率先伸两根手指夹出了一颗豆子,可他动作很快,果然所有人都没看到他拿出了什么豆子。 黄梁转身自己偷偷看了一下手里的豆子,由于他身躯庞大,葛逢秋和沈昕好奇地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沈昕看了看陈良,他也专注地观察着黄梁,但他也无法看到究竟是什么豆子。黄梁随即转身,给大家展示自己手中的是一颗绿豆,他将这颗绿豆放在桌面上,并似乎很开心地将布袋传给了陈良。陈良若有所思地将手探进布袋,可并没有像黄梁那般快速拿出一颗豆子,沈昕明白他在做什么:他在摸袋子里剩下的豆子数量,确保黄梁没有动手脚。 陈良似乎没什么发现,过了一会慢慢拿出手,大家都看到他手掌里一颗红豆。陈良突然对黄梁说:“你刚才拿出绿豆,似乎没有展示手掌哦。” 大家盯着黄梁,他微微一愣,但随即将两只手都完全打开,确实什么也没有,而他在展示自己拿的是绿豆后双手是一直放在桌面上的。沈昕收回视线,接过了陈良递来的布袋,她也特地摸索了一番,的确还剩下两颗豆子。沈昕其实很紧张,毕竟陈良的豆子和黄梁的不同,自己抽出什么豆子就会定下四人的分组。 沈昕屏住呼吸猛地捏着一颗抽了出来:是红色。她能听到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发凉的手脚渐渐回温。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我和黄梁一组,沈昕和陈良一组,这有什么好玩的嘛!”葛逢秋打着哈欠不耐烦地说道。黄梁将袋子和每人抽到的豆子放回袋子里,却发现陈良没有豆子可以归还。 “哦,我抽到的红豆刚才不小心掉在地上,一路滚到了角落橱柜底下。” 陈良耸了耸肩。 葛逢秋趴下朝橱柜下看了看,果然能依稀看到阴影里一颗豆子的轮廓。大家都各自回房先稍作休息,约定晚上10点半再次相聚在门口,两两出发。[/p] [maintitle=s2][b]07[/b][/maintitle] [p=30, 0, left]4月4日,上午10点17分,王婆家外。 最后一件行李装进了后备箱,道别的话却总是没有最后一句。葛逢秋和王婆婆互相挽着手,尤其不舍。陈良和沈昕刚从屋子里出来,沈昕突然发觉陈良手臂上有一些划伤,可能是他插秧或修补水稻田的时候不小心吧。陈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还是坚持帮他擦上了药。 陈良和韩秧与王婆婆道谢告别,干练地打开车门进入了驾驶座,汪北书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在了后座,仿佛他看书的姿势就从没变过。黄梁也终于劝葛逢秋上车,刚准备在副驾坐好的沈昕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跑回了王婆屋里,趴下身子往橱柜地下看了看:白天的光线比较充足,可以看出只有一颗红豆静静躺在橱柜的下方。她独自站在客厅中,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得喘不上气,脸都憋出了晕红。 车轮碾过来时路上的砂砾,沈昕出神地望着窗外,大家从稻香村带走了很多回忆,却也留下了很多秘密。[/p] [align=center]图1:王婆家鸟瞰 147-1.jpg 图2:抽签晚客厅座位图 147-2.jpg [/align] [size=3][b]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谜题中的信息还原所有真相。 注: 1. 题目中没有出现任何事先合谋 2. 抽豆子环节,黄梁一开始的确只拿了3颗红豆2颗绿豆、没有其他人额外私藏豆子。葛逢秋的确只放回了一颗红豆,之后发生的一切只涉及剩下的2颗红豆2颗绿豆。没有任何豆子被做了任何记号。[/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1145-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12-18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47 期谜题答案以及 148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20: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0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0-12-18 20:05:5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
| 发表于 2020-12-18 20:07:4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撒花
| 发表于 2020-12-18 20:08:47 | 2020-12-19 22:49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VT出来受死!刚开始常子看到的那个居然答案里没有!! 唉...我怎么能想到黄粱真的那么蠢{:alu97:}
  • 仙梦天霖 2020-12-18 20:10 说:

    他喝醉了眼花看错了
  • 名偵探小品 2020-12-18 20:11 说:

    纯幻觉,有一说一,确实是路人
  • 雨宮瑛介 2020-12-18 20:22 说:

    这点实在太过误导了。
1 | 发表于 2020-12-18 20:09:5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沈昕大小姐想让我告白? 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
| 发表于 2020-12-18 20:10:0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alu30:}饿了!vt撒的狗粮吃不饱!
| 发表于 2020-12-18 20:11:01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每周一次的零分谢罪{:alu36:} 居然是终成眷属(我以为是有小三的那种嘞)
| 发表于 2020-12-18 20:13:4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楼,陈良和沈昕出现过在之前写的这篇小短文里。:pst40: [url]https://www.tuilixy.net/thread-87728-1-1.html[/url]
| 发表于 2020-12-18 20:15:3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撒花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