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31|回复: 24

[原创中篇] 远离变态,从我做起!(综合教室吃人事件)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0-3 00:50:0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远离变态,从我做起! 主要人物 聪哥 本故事中承担侦探的角色。 曾从事工业设计,后投身于美术教育的理科美术老师。现任教于毓文中学。戴着黑框眼镜清瘦的他完全掩饰了他极其矫健的身手。能作为他的学生兼朋友我很荣幸。我对他的评价是十分有趣的人。 希龙 龙哥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个富有中原中也般诗意的男孩子。富有哲学的侧脸上总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我对他的评价是十分可靠。 涩 不错的,这就是我。一个乐于游走于城市各种阴暗晦涩的角落中,寻找各种奇闻怪谈的男孩子。秉持着非常规的理念,总能做出很多非常规的事情。我总会认为生活极其不稳定,而常常陷入焦虑。我认为焦虑是烟油色的。 画子欢 一个有着性别认知障碍的同性恋者。我的评价是极其危险的非人般的恶魔存在。 墨染。 是毓文中学最不可思议杀人事件的主人公。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女孩子。时时刻刻都穿着洛丽塔,并且有着超乎同龄人的认知。最大的爱好是将老鼠和小鸟杀死,然后好在自己调和的甲醛水溶液中。她乐于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在人前展露那奇怪的性格,所以我对她的评价是行为表演艺术家。 麒麟团膳公司会长 中年男子。与学校勾结承包了整个城市所有高中的三餐食品。其盒饭的质量如狗屎一般难以言喻。盒饭装在巨大的食盒里运往各校。甚至就连运输费和将石和搬上楼的人工费也要学生额外支付。不错的,无论是他巨大的资产或是他开着兰博基尼都是降低每盒盒饭的质量从而获得的利益。他的每一分钱都是在家长和学生的唾骂下挣得的。甚至连集体吃了麒麟团膳公司盒饭的食物中毒他都可以轻松摆平。 乐阳 长得纤细而可人,皮肤光洁鲜嫩。 在这个城市某个隐蔽的角落里经营着一家同性恋酒吧。是像受了诅咒般有着悲惨命运的同性恋者们,最后的如家一般的栖息地。我对他的评价是经受过苦难后,又挺立起来的人。我悄悄的告诉你它是0。 毓文中学 因为它是文科学校,所以聚集了大量的女生,男女比重严重失衡。我戏称为女子监狱。此学校也和麒麟团膳公司签约。 序幕 1 在不知是何处的城郊,一个中年的男人从兰博基尼的后备箱里拖出一个巨大的食盒。食盒貌似有些分量。他在地面拖行着食盒走进了森林。将其弃置在自己已经挖出的深坑中。食盒滚落至坑底,在惯性的作用下盒盖摔开了。一只纤白的玉手从盒子中无力的滑出。男人又跳下空中将盒盖扣好。警惕的环顾四周后开车绝尘而去消失在这凄迷的夜色之中。 麒麟团膳公司老板怎么也想不到,开着豪车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也会做这种龌龊的勾当。但是他觉得自己真的好冤枉啊。真可恨,这个锅是谁甩给我的呢? 2 事件发生前的某天 涩:哦?什么情况,你的衣服上怎么破了一个这么长的口? 聪哥: 呵呵。很不巧啊,昨天出去喝酒,遇到了一些没有礼貌的年轻人。 涩:听起来有趣得很啊。你不会挨揍了吧? 聪哥:切,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流氓小孩,聚成一帮将上班归来的上班族当做狩猎的目标,他们看起来很享受这种游戏呀。 涩:才30来岁的你,怎么就被当成中年上班族了?哈哈 聪哥:说的也是呢啊,我看起来年轻的很啊。当我打倒第一个的时候,本来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这帮不知廉耻的孙子又对我发起了致命性的猛攻。索性改变战略,轻松的将他们每一个人的手臂都拧断。 涩: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衣服上的口子也是在搏斗中留下的吧。嗯,你真厉害。认识你我是真的荣幸。哈哈。 聪哥:emmmm其实还有一个人我没有对他出手。 涩:哦为什么? 聪哥: 发觉战场上就剩他最后一个人时,我秉持着公平的原则,觉得每一个人身上都要留下一点掰断手指和胳膊的小纪念从而让他们知道社会的险恶。可是剩下的那个少年并没有跑。反倒是跪坐在地上抬头仰望着我,一脸渴求的对我轻轻的说道。“快,快动手吧。能被你殴打,我感觉我都要去了…………” 涩: 我操,什么人啊?变态吗? 聪哥:灯光很是昏暗,但是作为画家的本能直觉,我觉得他的面庞十分清秀,并且身材也相对于匀称而纤细。所以我最后秉持着远离变态的原则。及时收手,扬长而去。 哎呀呀,聪哥确像是你的作风。嘿嘿,话说能拧断人身体四肢的方法,可以教教我吗? 聪哥:emmmm边玩儿去。 3 我是涩,非常糟糕的现状,我被困在了这个废弃已久的综合教室。门窗都已经被反锁。这一间综合教室何其的巨大,并且堆放了比人还高的桌椅,错综复杂,简直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如果里面进入两三个人可能都不会发现对方的身影。 我在废弃的东西中翻找着。猜我都找到了什么,除了一捆捆的被胶带或是鞋带捆绑的书本外。我还发现了一把壁纸刀。一只圆规。半瓶墨水。墙角的一点点都不知道是否过期的耗子药。真凄惨,我居然落得如此境地,还得吃那狗屎样的麒麟公司的盒饭。 我必须用手头的东西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并且还不能让可怕的危险人物知道。我思量了许久,已经有将消息传递出去的方法了。没事,我要向外界传递些什么呢?看见抢时我脚边残羹剩饭的老鼠之后,我有了想法。令我发挥的空间并不大,我一定要简明扼要些。就要用符号来传递。我想起了一个数学符号。ε 就用这个符号它叫做 epsilon。然后还需要一个符号才能当初我被困的消息就用这个吧。 这是一款名为秀湖的系列游戏。都是密室逃脱系列的,能完美的传达出我被困的消息。 于是我选择它为第2个求救信号。 好戏即将开场 同性恋酒吧 你绝对想不到,同性恋酒吧内居然弥漫着一种清爽阳光的暖洋洋的气氛。即使这里没有一丝的紫色的事物出现但我感觉这里还是弥漫着极其浓烈的紫色。 乐阳轻巧的向我们走了过来。 乐阳:哎哟哟,像你们两个这样非同性恋者出现在我的酒吧里,应该给你们在墙上狠狠的干一顿。 当他察觉到我脸色的异样时及时的闭上了嘴。 两个男孩子簇拥在我的身边,一个正在被我倒酒,另一个正在轻轻的为我揉捏着肩膀。其中一个男孩子不小心碰触到了我后背上的鞭痕,使我吃痛并且破口大骂。 乐阳:哎哟喂,小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嘴的枪药味儿啊? 龙哥在合适的地方出现打圆场说道。哦,不好意思,涩他最近罹患了恐同症。 乐阳:我的天不会吧?这样你看起来就像受了巨大的心灵创伤一般,什么情况? 涩:我怀恨在心似的,说到这何止是心灵创伤。这简直是肉体的毁灭。 乐阳看了看我身上的鞭痕问道。难不成你找到了男伴? 涩:滚!!我整个人愤怒得无以复加,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酒劲,整个身体都变红色滚烫烫的。 龙哥很少是来这种奇怪的同性恋聚集量非常大的场合。显得颇有些局促不安。于是他在征得我的同意后,娓娓道来了引起我生理和心理产生极大变化的那起事件。 毓文中学监控室内 说来也是可笑。因为被其他科的老师占据了美术课的时间,所以聪哥变得十分悠闲。于是学校给他安排了一个在学校监控室内看监控的闲职他知道自己是个被边缘化了的人。这里的监控可以覆盖到学校每一个角落。 狭小的监控室迎来了敲门声。最后一个富有诗意的小男孩,怯生生的走了进来。那个小男孩他认识,是他的学生涩的好朋友。被同学起了绰号叫做龙哥。 聪哥: 话说,你怎么来了? 龙哥: 哦,我只是觉得闹心,和老师请个假,在校园内遛遛。 聪哥:涩没跟你一起来吗? 龙哥: 他好像恋爱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聪哥: 这小子还能被人表白真稀奇。那女孩眼镜的度数一定很高吧?他还是那么热衷于搜索奇闻怪谈吗?最近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给我讲讲。 龙哥: emmmm故事倒是有一桩,并且是发生在咱们学校的。你听说过咱们学校废弃的综合教室吃人的传闻吗? 聪哥: 哦哦,是那起事件,我知道的。这起事件也间接性的促使了监控设备普及整个学校。 我还记得事发时那个综合教室还没有废弃。那时我也是初到这个学校任教。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吧。年高三因为一个合作班的人数过多,所以那个巨大的教室里上课。合作班也就是自费班。很巧,我当时正是他们的美术老师。并且和他们班的班主任还是极其好的哥们儿。并且那是个很奇特的班级,那里充斥了大量的体育生和美术生。而且是个风波不断的班级。 龙哥: 风波不断,怎么讲? 聪哥: 你知道吧,每年高三都会有一个最后的体检。在很多同学的尿检里出了严重的问题。 龙哥: 难道是女孩子被查出怀孕了? 聪哥: 不不,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是查出了他们班,非常庞大的一部分同学你体内残留了生物碱的物质。 龙哥: 你的意思是说吸毒? 聪哥: 嗯,大家都是这么理解的。所以他们有极大一部分的同学直接就失去了参加考试的资格。 龙哥: 那真是个悲惨的故事。 聪哥:后来这件事情,学校和警察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就不了了之了。 然后就是高三马上毕业前,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就连开窗户都极其闷热的炎热的夏天。有一个同学,在那个教室里自杀了。然后老师们封闭了那个综合教室,等待警察的到来。可是神奇的是已经断气的女生,居然消失在完全封闭的教室内。 龙哥: 消失?你是指尸体不见了。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不见了吗? 聪哥: 对对,就是那种奇怪的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大滩的血迹。那个女生好像叫墨染。 龙哥: 对,涩查到的正是这则传说。但是你不知道的事,这间教室在最近,又吃人了。 聪哥:哦,真的吗?听起来很恐怖啊。哈哈 龙哥: 就在前几天有同学目击了,有人居然走进了那间已上锁的封闭的教室内,好像是两个人走进去的,但只出来一个,至今另一个人也再没有出现过。虽然没有人去核实和确认,但这间传闻已经在学生中流传开了。 聪哥: 只是一些不着边际的无聊传闻罢了。 说着聪哥便调取了那间废弃已久的综合教室的前后门的录像。大半的走廊都会被看见,两个门是紧锁着的。然后他按下快进键。图像像是走马灯一样的飞速流转。只有偶尔的清洁女工会将那个门的门锁打开进行清理。 我操。随着聪哥的一声惊呼。他按下了暂停键,倍速回归正常的倍数。果然。就在这一周之内,确实是有两个人进入了屋子。一个穿着高三的校服。另一个则是身着黑衣。黑衣人好像拎着一个黑色的包。监控设备并不好,并且走廊极其昏暗的缘故,他只能看到两个人走了进去,甚至看不清两个人的体貌特征,但在他感觉起来都是男孩子。被人搀扶着穿着高三校服的男孩子,那个穿着高三校服的男孩子仿佛软绵绵的,趴倒了下来,简直像喝的烂醉。两人就这么进了屋子。在大约停留了半个小时之后,只有黑衣人拎着黑色的包走了出来,并且将门反锁。聪哥知道,整间房子都是完全封闭的,甚至连窗户都已被封死。然后他又快进录像。期间只有清洁女工进出打扫教室。然后再也没有人从那个屋子进入或走出过。录像一直持续到现在停止。又调取了当天各处走廊录像,都没有发现黑衣人的身影。 聪哥看了看龙哥的表情,也有些紧张或惊讶。从而觉得生活的乐趣又来了。又碰到了一件有趣的奇怪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眼前。吃人的教室,再也没有出现的学生。还有那多年前的可怕的自杀事件。 龙哥: 我们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聪哥: 不,先不要着急。如果按解理科的题来讲,那算是先看答案。我要用大脑给出极其合理的推理,然后再去看答案,再去那里探查确认答案。 不错的,这就是他的行事作风。
timg-1601647255287.jpeg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3:49:0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诶,我这个通过审核了吗?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8:04:0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离变态,从我做起!                     推理部分              毓文中学监控室内                    聪哥的推理 聪哥点燃了一根烟,开始推理。 我们把那个穿着高三校服进入综合教室的人称作学生a好了。搀扶她的黑衣人就称作黑衣人好了。 第一个课题我们要判定a是否还留在综合教室内? 综合教室处于门窗完全封闭的状态。学校甚至为了加固窗户以木板将其封锁。所以他绝不可能从窗户逃出。那么只有从前后门逃出。前后门都在监控的监视之内。黑衣人和清理女工都是一个人出来的,他们也没有拎着大到足以装下一个人的设备。那么即使进去的人变装之后再出来。从人数上来讲,必定会有一个人留在那间教室内。那如果不考虑暗道或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必定现在还有一个人,在那间教室里。在烟雾缭绕间,聪哥说出了结论。 龙哥:如果a已经死了呢? 聪哥:你说的是分尸吧?我觉得可能性极低。因为无论是黑衣人你的黑色皮包,或者是清洁女工装着消毒用品的包裹。都不足以一次性装完那么多的尸块。但是如果黑人将a代入综合教室并杀害再由清洁女工来分是分次运走还是有可能的。那么我们到现场应该会看到残留的血迹,或者没有运走的尸块。 龙哥:哦,如果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可怕极了。 聪哥:有可能a根本没有死。也就是说他还是被囚禁在那间教室里。 龙哥:那不科学啊。那进入清扫的清洁女工一定会发现的。因为清洁女工有钥匙,密室会被打破a将获救。 聪哥:也有可能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让请给女工看到。你知道吧,那间教室是极其杂乱的,如果藏一个人。外加清洁女工不认真打扫,可能会错过的。 龙哥:你说的,不能让女工看到的情况是毁容之类的吗? 聪哥:可能是吧。 龙哥:如你所说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他这几天的饮食怎么解决?如果他这几天滴水未进的话,也离死不远了吧。不可能那里有足够的储备干粮吧?如果我们勘查现场能看到,或者是闻到粪便和尿液之类的,应该也能断定他在那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聪哥:还有一种情况,也就是a可能已经被杀,只是藏得非常好。没有让前来打扫的清洁工看到,也就是说尸体还留在综合教室里。 龙哥:说的有理。但是这样的推理是不是过于阴暗了。 随着推理到来的瓶颈。气氛也变得沉重了下来,只有聪哥蹙着眉头一遍一遍查看教室的监控视频,时而快进时而暂停生怕错过一丝线索。 随着四第五或者第六支烟的熄灭。我有了新的猜想,聪哥说道。 龙哥有些许紧张的等待着聪哥说出答案。 聪哥:你说的对,也许我们把事情的结果想的过于阴暗。有可能a压根就不存在。 龙哥:不存在? 聪哥:对,你看但黑衣人将把a搀扶进教室时。a的身子看起来是不是软绵绵轻飘飘的? 龙哥:……嗯,然后呢? 聪哥:假如是一个充气娃娃,在穿上了高三的校服呢?他在把空气放出后压缩折叠便可以收进口袋,然后被黑衣人带出去。这可能只是学生间的某个恶作剧。 龙哥:哦哦,是这样啊。我觉得这个推理更靠谱。让我们来梳理一下所有的可能性。 1.a可以通过密道逃出综合教室。 2.a已经死了,被分尸分批次运输出综合教室。 3.a还没有死,但仍然藏在综合教室内。是因为它有一些特殊的理由,不能让清洁女工看到。 4。a已经死了,只是被藏得很隐蔽。也许是,清洁女工的粗心大意,所以并没有发现。 5.也许a并不存在,他只是同学们恶作剧的一个空气人偶,被放出空气后,折叠进了黑衣人的拎的包里被带了出来。 聪哥:既然推理部分完了,那我们勘查现场吧。 于是聪哥熄灭了,不知已经是第多少根的烟。和龙哥约好了碰面的时间地点,一会儿他们就要赶往那栋位于废楼的一楼的巨大的废弃综合教室。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9:37:1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有人吗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49:5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啊,终于过审了。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50:1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那就让我一口气把它更新完吧。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51:3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远离变态,从我做起! 地点:废弃的教学楼 目的:勘察现场找出事件的真相。 聪哥:话说你怎么还拎着个包啊? 龙哥:嘿嘿,如果现场有什么重要的证据便于取样带走啊。 聪哥环顾了一下幽暗的走廊。拿着从保安室借来的钥匙打开了综合教室坚实的大门。聪哥和龙哥步入综合教室内。并没有印象里满把的灰尘扑面而来。这里要远比他们想象的大得多得多。而且,错综复杂的桌椅,摞在一起,要比他们的人还高,摇摇欲坠。桌椅成堆的分布开来,中间只留了仅容人通过的细小缝隙。诺大的教室被分割成几个方向的走道,真的像极了迷宫。里面的走道也许是处处连通的吧。于是两人商议了一下,一个往左走,一个往右走。地上满是各种食品的包装垃圾和堆成堆的用胶带和鞋带捆绑的书本。脚踩在上面噼噼啪啪的噪音极大。室内非常昏暗。两个人打着手电才勉强不被桌椅碰到。 聪哥确认窗户是否封闭,并且留心室内。他发现并没有暗道之类的东西。突然间一只老鼠穿过他的脚边。让他顿时一惊,打开手电筒的手机也顺势滑落掉进了桌子底下的缝隙间。在抬头捡手机的同时,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小东西。那个黑色的小装置还很新,而且与整个教室格格不入。他猜到了,那是一个小小的收音装置,或者说是监听设备。仅凭他的直觉能感觉到好像是最近装上去的,并且现在可能还在工作中。 这时候他突然听到龙哥轻声的惊呼。聪哥:哦,怎么了?就好像两人身处高粱地中互相喊话似的。龙哥说:“哦,没事,我只是看到了几只死老鼠。” 龙哥在密密层层的桌椅间穿行,他要穷尽这教室的一切线索。他要让这些没有生命的目击证人对他吐露实情。 这边他搜索得差不多了。决定与龙哥会合。这时,突然发现离他远远的门边人影一闪。急忙抬头向那边看去。 聪哥:你怎么来了这里?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正是涩,一只脚已经迈进了被打开的综合教室的门槛。他察觉到,涩的面部表情明显有些疲惫而紧张。感觉整个人的神情十分憔悴。头发也是油腻腻的。却穿着一套崭新的高三的秋季长袖校服。 涩:emmmm…… 这时龙哥也从旁边的桌椅丛中探出了头说道哦,我这里有新发现。 涩:嗯,我是和龙哥一起来的,他说这里有有趣的事情。 聪哥看得出来,涩撒了一个不怎么好的谎。 这时教室的门边突然挤进来一个小脑袋,是一个长发的可爱女生。她跟涩挨的很近。满眼都是古灵惊怪的样子,女孩看了一眼室内说道:“哎呀,今天这里原来有人呢。嘻嘻哥哥,让我们先走吧。” 随即,扯起了愣在原地得涩的手,两个人就这么欢脱的消失在幽暗的走廊尽头。 聪哥一下子就明白了,想起来之前龙哥跟他说过的,涩被女孩子表白的事情。哦,原来那位就是她可爱的小女朋友。两个人相约出现在这种地方,一定在私下里研究一些生理卫生知识吧。哈哈是这样啊。他觉得,那女孩子的模样有些面熟。 然后聪哥便一脚跨出门槛对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两人打趣的喊道。孩子们要做好防护啊,注意安全,祝你们幸福。 随即他又潜回废弃的综合教室,去看龙哥新找出来的线索。一把染了血的壁纸刀。半瓶被拧开的蓝黑墨水。沾有墨水的圆规。还有几只死去的老鼠。盯着地上的些许红色颗粒瞅了半天。这莫非是老鼠药?包括那个小小的窃听装置在内。这些东西总带给 他些许异样的感觉。再往前走上一步,他看到了更令他惊讶的东西。有一盒吃了一半儿的团膳公司的盒饭。看里面剩余的菜品应该是昨天晚上配菜。他又发现了,一边的凳子上居然绑着用SM的皮质手铐和脚镣。还有一个锥形瓶一样的小小的塑料瓶。拿起来凑到鼻尖闻了闻。那应该是灌肠液。突然看见黑暗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在抽动。随着手电光的移动,他看清了,那是一只,仿佛吃了耗子药,垂死挣扎的老鼠。于是聪哥将老鼠轻轻的捏起来。放进事先带好的塑料袋中。将其带走。随即两个人离开综合教室,回到监控室。 当聪哥觉得已经穷尽了综合教室吃人事件的一切线索之后,感觉信息量的巨大,有些许的疲惫。他感觉他好像错了。他觉得之前的推理并没有穷件事情的全貌。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51:5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故事大概分为四个章节。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53:1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有起始章节,推理部分,现场侦查,二度推理找出真相。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2:57:5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离变态,从我做起!终章          地点:毓文中学监控室内                     最后的推理               目的:揭开数年前和现在的综合教室吃人事件的真相。 聪哥再度点燃香烟,他呢喃着不对不对,绝对不是将充气娃娃放出空气后折叠带走这么简单。这与几年前墨染那起杀人案的作案手法完全不同………… 龙哥: 莫非你知道?墨染那起综合教室吃人的作案手法? 聪哥:……… 监控室内的气氛变得压抑而凝重,两个人几乎都透不过气。 就在这时,聪哥和龙哥一个老师一个学生异口同声的说“我知道真相了!” 两个人也因反应的高度同步而惊讶。 两个人瞪视了一下对方的面部表情,似乎都发现了对方表情的异样,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聪哥示意龙哥先说。 于是龙哥那富有诗意和哲学的眼眸低垂了下来。怯生生的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龙哥的推理 我有了一点关于,墨染为受害者的杀人事件的猜想了。她可能不是自杀。梳理一下案发当天综合教室的状态。当时应该是午休时间。应该是有一部分学生和老师留在教室内。然后那个古怪的墨染学姐就当着大家的面进行了所谓的自杀。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拨打120,但当天并没有人拨打120。师生们给出的合理解释是她已经断气了。既然已经断气了尸体不可能自己爬到哪里消失掉?所以一定是有人移动了尸体。之所以要移动尸体就说明她的尸体或者是凶器上一定残留着某些能暗示真凶的线索。学生们目睹了恐惧杀人的一幕后退出了教室并报警,看着老师将窗户一一关上,并且将门从外锁上以保护现场。 这么一来位于一楼的整个综合教室就变成了一间完全封闭的密室。尸体不可能被转移出去的。并且教室内同样空无一人。那么如果想转移尸体必须先进入密室,只有通过窗户和门能进入密室。门口堆积了大量的老师和学生是不可能进入的。那唯一能进入的方法就只有通过窗户。当时的窗户应该还没有被封死。但是班主任老师在离开现场时把窗户一一关上。如果想通过窗户进入,那么班主任老师必须是他的内应。方法就是将某一扇窗户把手向下旋转然后再用力推到窗框上。这样离远看仿佛就像是被锁住了一样。其实这样窗户被从外侧一推就能推开。这是一个极其简陋的障眼法。 因为这是一场突发性事件。所以当时合作班的班主任在封闭教室后,借上厕所或其它理由离开现场。他去找了一个人,应该是能将尸体运走的人。班主任说服了这个人,并且告诉了他窗户的小把戏,让他进入其中。那我们就将这个人称为转移尸体者。 转移尸体者是如何将尸体运走呢?如果是我的话,我需要一个东能覆盖或者遮掩尸体,就像是什么麻袋纸壳箱之类的东西。但在短时间内能找到最恰当的东西,应该就是麒麟公司用于装餐盒的大型食盒。他将尸体塞入像集装箱一样的食盒后从窗户退出。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拎着装有尸体的箱子走出校门,太显眼了。于是他利用了一个简单的装置。因为麒麟公司雇人将食盒背上楼也是要向学校和学生收费的。食盒很沉,两个男同学拎起来也是很费力的。学生们的哑巴亏吃得太多了,使得他们真的就不想出这笔钱。这也是我刚刚才发现的,因为我在综合楼教学楼的窗户附近有一个定滑轮装置。这应该是前几届的学长用于将食盒提到楼上。如果再配上一个动滑轮将会省掉一半的力气。这种巧妙的方法被搬运尸体者利用了。上面的人可能已经跟他事先商量好了。原本用于搬运食盒的滑轮用来搬运装有尸体的食盒看起来那就再自然不过了。于是尸体就这样被运到了上层楼,我猜不出是哪层楼,其实是哪层楼都无所谓吧,这更便于他们转移尸体。既然尸体都放在了盒子里。那就有个更巧妙的方法,毁尸灭迹。就是混在已经装满了吃完饭的饭盒的食盒里一起被麒麟公司回收。这么一来尸体就坐这车,转运到了麒麟公司那一边。所有学校食盒肯定是被堆在一起处理。箱子里的饭盒会一一被取出。当他们发现尸体时,已经不知是哪个学校送过来的。我猜,麒麟公司的掌权者。应该压下了这件事情,因为麒麟公司占据的市场份额太多了,有很多人穷尽手段希望使其覆灭。如果查出食盒里有尸体,相当于给力对手一个非常好的扳倒公司的借口。该销毁的销毁,该封口的封口。麒麟公司应该已经将尸体处理得妥妥当当。我猜  嗯,我觉得前后过程就是这样。 聪哥:你的意思是说。是班级里一部分的学生和老师一起谋杀了墨染。那么杀人动机是什么? 龙哥:杀人动机吗?我猜是她触犯了众怒。你还记得之前尿检查出的生物碱事件吗?我想真正的吸毒者绝对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尿样交出去任别人检查。真正的吸毒者一定会提前替换成别人的。所以那些同学压根儿就不是瘾君子。那么他们是怎么摄入那么多生物碱的呢?食物?水?还是注射?我觉得是班级的饮用水。如果突然间将大量的生物碱类似的致幻药物投入水中的话那么一定有人的身体负荷不起从而引起怀疑。那么肯定是三年间一点一滴的积累,生物碱的含量在身体中积少成多。我猜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墨染。她用自己独有的形式,向别人宣布了它的存在。后来也可能是再次向饮水机里注射或投入生物碱时被人发现或者是张扬的坦白了自己的行为。从而引起众怒遭遇杀害。他真是一个可怕而又邪恶的人。用极其反常规的手法,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命轨迹。 说完这话龙哥似乎带着些许淡淡的忧伤。随后龙哥便念起来像能吓退万鬼陀罗尼经咒一样神奇的咒语。“远离变态,从我做起!” 聪哥:那么我还有一个疑问,我见过学校的食盒,在不分尸的情况下根本是没有办法装进一个人的。况且。警察到来之前能完成你说的这些事情就很不容易啊。哪有时间分尸? 龙哥诡谲的笑了笑。如果运尸者是一个身手矫健,乐于助人,并且能轻松拧断人体关节对人体十分了解的美术老师呢?对吧,聪哥。何况你还是班主任的好朋友。 聪哥的烟灰掉在了他的裤子上,他的嘴角勾起了一道新月般的微笑。不错不错,真精彩呀,不愧是涩的朋友。 监控室内的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之势。因为龙哥窥探到了不该窥探的一面。 聪哥:呵呵,只是个茶余饭后的推理罢了,何必那么认真。那么好吧,由我来完成二度推理。揭开眼前这起教室吃人的真正始末。                    聪哥的推理 聪哥:emmmm这个我从哪里说起呢? 从勘察现场得来的结论,我觉得确实有,有人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或者说有人在里面被囚禁了一段时间。理由就是那个没吃完的盒饭,从菜品来看应该是昨天的盒饭。 龙哥:照你这么说,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被囚禁的人呢?我们明明探查的那么仔细那么彻底,把每一个角落都看过了。换言之清洁女工再怎么粗心大意也不会粗心到从来没有发现就是那藏的人?尽管清洁女工没有发现,那么被囚禁的a的食物,从哪里来?它的排泄物如何处理?若真是按你的思路来讲,那么。囚禁者又是如何得知我们要去的消息,将被囚禁者转移的呢?你该不会怀疑我们之间有间谍吧?乐死我了。 聪哥:别着急,别着急,一样一样来。我敢断言那间房子在我们来之前的确有人囚禁在里面。而且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被囚禁在里面。 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那一间房间真的需要清理吗?? 龙哥:……… 聪哥:换言之如果她真的认真完成了清理,我们还会看到老鼠的尸体,乱七八糟的桌椅,积灰的地面,和吃剩的盒饭,还有乱七八糟的杂物? 所以说哪里来的他妈什么清洁女工。那压根儿就是囚禁者大摇大摆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他也许就是那个黑衣人。监控的像素实在太低了,我们只能凭借发型和服装来判断身份。真是简单到极点的诡计。黑衣人可能先是通过喂药,或者是打晕将a带入废弃的的综合教室中,将门反锁囚禁起来。然后再伪装成清洁女工,每天来给他送饭,所谓的饭自然是前一天晚上,囚禁者偷偷藏起的学校的盒饭。囚禁者将塑料袋内a的排泄物清理出去。除了做完这些必要的事情,他应该还对a同学做了更可怕的事情。 龙哥:更可怕的事情? 聪哥:这个不急,我们一会儿再说。如果是你被困了,你怎么办?你会选择求救对吧?在这间完全封闭的密室里还没有电子设备,你会用什么方法求救?难道是托梦吗?a选择了一种极其原始的方法来救自救。还记得才知道墨水圆规和死老鼠吗?他就是用死老鼠来传递消息。用自己的盒饭为诱饵将老鼠诱骗过来并且抓住它们。不要怀疑身陷绝境的人有多么大的潜力。然后用刀将老鼠身上的毛剃掉。用圆规蘸着墨水在老鼠的皮肤上做刺青。聪哥拿出从综合教室里带出来的那只死老鼠。果然老鼠的背上有一大片的毛被剔掉了上面歪歪扭扭的刺着两个符号。ε 和  这两个符号的意思我们一会儿再解释。并且a在将老鼠做完刺青放生之前,还需要喂它适量的耗子药。这样能确保它们很大几率的死在外面被人看见,从而达到传递消息的目的。 龙哥:为什么要用符号来表示呢?为什么不直接在老鼠的后背上刻下SOS或者是救我呢,不会是因为墨水不够吧?这也是你推理的漏洞哦。 聪哥:因为a只想把消息传递给他想传递的那个人啊。难道不是吗?其实你要比我清楚的多得多呀。对吗龙龙?老师诡谲的笑了起来。 他之所以含蓄的用这种符号表达。是因为不想让囚禁他的人知道他在试图与外界联系,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现在的处境。 那个数学符号我是认识的,我是个理科生。那个数学符号念伊普西隆。我想当你们数学老师讲到这个符号的时候,同学们应该很容易就联想到你的名字吧,龙哥,希龙。所以这个符号更像是信件开头的称呼。然后后面那个正方体就更好懂了。锈湖的标志。锈湖是一系列做的很有趣的密室逃脱游戏。看到这个自然就很容易联想到被困的含义。同时也传递出了第三层含义就是危险。 龙哥:……(心理活动-----聪哥说的一点也不错。当我看到操场上即将被人清理的鼠尸,背上那令人作呕的像斑秃一样的皮肤上还刻有奇怪的符号。看到那符号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是谁在呼救,它希望传达了什么意思。龙哥––脱困––小心危险。) 聪哥继续推理,毓文屁大点儿地方一边儿还望江,能藏人的地方真的是不多。所以顺理成章的就能联想到那栋废楼。和那个曾经有吃人传说的综合教室。因为你也明白了所传递的信息中有危险的意思。所以不知你来我这里只是想确认一下综合教室是否有人进入,还是秉持着涩的有危险找聪哥的观点,来到了我这里。我说的,不错吧。 一滴汗沿着龙哥的脸颊滴落。 然后就是一个有趣的问题,a同学为什么不直接在那间房子里大喊大叫?即使教室。完全封锁,也不可能完全隔音,也会引来外面的同学和老师将他救出去吧。 那a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那就是因为他的处境极其艰难。你的什么状态最不想展现在别人面前?一定是全裸的状态。我觉得a同学的状态还不止是全裸。你还记得那间屋子里粉色的皮质手铐脚镣吗?a同学应该是被全裸着铐在了椅子上,甚至身上可能还穿了贞操带之类的可怕的玩意儿。所以他是万万不敢喊叫让人看到他,这极其尴尬的一幕有一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味道,但也有可能是他被戴上了口球。 而唯独只有每天早上。囚禁者来到囚室内会为他松绑让他吃饭,饭后a又将被捆绑在椅子上。期间他们可能会进行无休止的SM游戏。我个人觉得a同学应该是不同意的,否则囚禁者也不会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囚禁者在被囚禁者身上可能用了鞭打,针刺,搔痒,火烤,电机私密部位。…………哎哟哟,真是可怕极了。其实我觉得对a同学来说一定经历过非人的折磨。因为我仔细看过了皮质的手铐和脚镣。还有所铐的那把椅子上。上面我能看到斑斑驳驳的血迹哦,那绝对不是老鼠血。 害,a同学的心被拿捏的死死的。我说的对不对呀?龙龙。 龙哥:(他的推理几乎与事实完全相符。) 我猜后来a同学决定捶死挣扎一把。多亏了是SM的皮质手铐,而非专业的金属手铐。他就这样挣脱了。并且在每天早上那个人来之前。都会将自己重新固定回去。他找来了一些壁纸刀和圆规之类的小玩意儿,他为什么没有拿这些东西奋起反抗呢?因为他知道他绝对打不过囚禁者。并且他的衣服还被囚禁者拿走了,一丝不挂,处于极其不利的位置。囚禁者可能身手很好或者身上带着射钉枪电击器之类的危险玩意儿,能在瞬间制服他。而且SM的精髓就在于。用极大的痛感,让你形成对主人的极大恐惧和必须服从的条件反射。所以a同学无法反抗。 我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吧。我们为何没有看到a同学?谁说我们没有看到他?我们不是已经看到他了吗?我觉得a同学就是涩。 等等,为什么不是那个小女孩?龙哥插嘴道。 嗯,确切的来说是一种感觉。因为涩的状态,那状态非常疲惫。而且头发油油的好几天没洗,这不像他平时那种懒散而清爽的作风。如果他真的是a同学,他为什么又会衣衫完整的出现在门口呢?很简单,衣服当然是他的好朋友龙哥你给他带去的呀。因为综合教室的面积过大。所以藏一个人是有可能的。而且摞得摇摇欲坠的桌椅中间也是相通的,他可以避开我从而找到并将你所带来的衣服和鞋子换上。我想你那声惊呼可不是因为死老鼠吧,可能是被他身上,那些鞭子,蜡油,刀片,电棍,火焰。而形成的可怖的伤痕吓到了吧?然后涩只需要冲到门口踏出门口一步并转身面向室内就能办演出正要走入教室的样子。这也就是我问起他为什么会在这的时候他十分尴尬的原因。所以我就起了疑心。龙哥你就是涩的内应吧。聪哥操控鼠标调出来我和他进入综合教室之后,没多大一会儿一个穿着高三校服的人影从房间里踏出一步又迅速转身制造要进入房间假象的画面便出现在眼前。所以人生a就是涩。只是它通过了一个小手法掩饰了他是被囚禁者而不是访客的真相。但是就在这时走廊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向这边跑了过来那个就是后来出现的涩的小女朋友。看完视频之后聪哥不知是什么原因将整个学校的监控系统都给关闭了。你之所以来找我也是因为,涩曾经对你说过我的身手不错。所以跟我一起来的话会大大降低遇上危险的概率。但是你知道吗?危险还是出现了。 聪哥随手将那个很小的窃听装置扔在了桌子上。其实无论是被困在其中的涩还是我们在刚进入那间教室的一刹那就都被窃听了。涩之所以能将信息传递出去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个窃听装置。我猜他应该是很巧妙的用盒饭里的米粒儿,揉成团,堵住了收音的孔洞。但是又不能使孔洞封闭太长时间而被发现。所以他只有在进行消息传递时将窃听装置封闭。 如果我就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囚禁者。发现有人闯入我的领地。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可能也会做出将闯入者一并解决这种疯狂举动吧。但是看到了我的存在应该是知道我的实力的,所以她并没有动手。不错的,囚禁者就是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许的面熟?就在前一段时间我被小流氓骚扰时候。我唯一没有对可怕的病态的少年出手。我不会看错的,那应该就是她。之所以看起来是长发的小女孩是因为她戴了假发吧。所以他最后出现也是打了个圆场, 自说自话的拉着涩离开了。因为涩看我在场,他不好意思说出全部的实情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懦弱羞耻的一面。 龙哥:我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其实最开始看录像的时候,我就猜出了那个扶他进屋的黑衣人的身份。那是一个叫做画子欢的人。他们是一次深夜在外吸烟,因借火而产生的偶遇。你知道得涩对短头发的女孩子是没有抗拒能力的。直到后来的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女孩子的秘密。他是个性别认知障碍的同性恋者。性别认知障碍,可以理解为把一个男孩子灵魂强行塞到女孩子的身体。我从精神层面来讲,那其实是个男孩子,且他是同性恋使她的肉体却是个女孩子。所以这个装在女孩子身体里的男孩子喜欢男孩子。而且涩跟我说过,他的性癖十分独特,他喜欢流血她喜欢伤疤。而且他的手段每次都是那么反常规而又可怕。甚至他还能调动很丰富的社会力量。这是恶魔一样的存在。直到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后,色才深入的了解他。知道他是有多么大的能量,一个可怕的怪物。涩决定远离他。现在我才知道。原来画子欢采取了如此极端的手段。 龙哥:你就那么信任你的学生涩,面对这么可怕的对手能全身而退吗?囚禁者画子欢身上可能还带着电击器射钉枪或者是锋利的匕首。或者是可以让人麻痹的药剂,你对涩就这么充满自信? 聪哥:相信啊,有谁能比这个小伙子更可靠。他之前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的束缚太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没有任何束缚。说着聪哥晃了晃手机,上面收到了一条短信。大致内容是:“赵老师,您能关掉监控10分钟吗?谢谢您,10分钟就好,您可爱的学生涩。” 校长那边的监控画面也是由我这边的信号转过去的,所以我只要停10分钟,没有人会知道那10分钟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聪哥敲击手机键盘回复了那条短信内容为👌🏻。转过脸对我说。放心吧,他会处理好的,他的报复是不会留下证据。涩的性格就像一只修罗或者说个饿鬼拦也拦不住啊。 我发现了一个更神奇的事情,能普及整个学校的监控居然只有监控室内室没有的监控。说来也是讽刺。 后来我才听说,涩在那10分钟之内对那个画子欢到底实施了怎样的报复?要求关掉了10分钟的监控。涩脱光了衣服避免新的校服被染上血渍。就这样全裸着在那栋废楼里由底层向上层对那个女孩进行追砍……可能也只是个传闻吧。再后来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聪哥:哎,远离变态,从我做起。                   同性恋酒吧内 听完龙哥讲述的涩已然十分疲惫。涩需要被治愈。这时候店主乐阳轻轻地凑到了他的身边,亲吻一下他的额头。这就这样,身在乐阳的膝枕上昏昏欲睡着了弥留之际。余光瞥到了台上跳着妖娆艳舞的男孩子。那分明不就是画子欢!
timg-1601647255287.jpeg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