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万|回复: 61

[每周谜题] 第138期谜题《人心VS兽性》(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6-5 20: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38期谜题《人心VS兽性》[/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118403]16ホッと)酱[/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tuilixy-pic.oss-cn-shanghai.aliyuncs.com/android/mm/138-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1][b]【01】[/b][/maintitle] [p=30, 0, left][i]“从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一个年轻的王子住在美丽的城堡里,虽然他拥有了一切想要的东西,但这个王子却被宠坏了。非常自私,暴躁。在冬天的一个夜晚,城堡前来了一个乞讨的老太婆,想要用她一朵玫瑰花去跟这个王子换得一个能棲身的地方。王子不屑于衣衫褴褛妇人的玫瑰,并且残忍地把她赶走。这个老太婆警告王子不要看外表,王子不理会,凶狠地赶她离开,突然......”[/i] 只听一声尖叫,打断了叶筱染的朗读,她气愤的走下台:“罗佳慧,你诚心在这儿找茬呢!这都第几次了,不想呆了赶紧滚蛋。” 罗佳慧听到她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自己,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嚷嚷那么大声干什么?谁叫这天气太热,到处都是苍蝇蚊子什么的,这能怪谁。要不是小恪在这,你以为我想呆在这儿啊!” 叶筱染一听她这样怼回来,再加上天气又热,憋了一肚子的火瞬间爆发了,还没等她开嗓,从台后走出一个下巴带有少许胡渣的中年男子:“好了好了,别吵了。天气太热,咱们又排练这么久了,确实不容易,都休息会儿吧。”听到男子这么说,台上的人都下来了。 叶筱染听到后,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王老师说的是,天气太热了,刚刚有点儿不在状态,我也有错。”男子对她笑了笑,又回到后台去了。 叶筱染看到王老师走后,瞪了眼罗佳慧,讽刺着说:“也辛苦你整天坐这儿跟个门神似的,这女主角的戏份没给你心里面不舒服呀,依我看啊,你还是承认我们家姗姗比你优秀这个事实吧,你这公主病怎么着也到晚期了耶,就算放弃治疗了也不能搁这儿传染啊!”说着,她边笑边向后台走去,罗佳慧则坐在原地气的满脸通红。 这时一瓶矿泉水出现在罗佳慧眼前,她抬头看去,立马收起方才难看的表情,变得文文弱弱,连忙抱着给她递水的人的胳膊,娇声唤着:“小恪,你看看刚才那女的,对我又喊又骂的,我的脸都丢尽了~”男子放下手中的矿泉水,连忙哄着,逗她开心。 “郃恪,一会儿排练要开始了,陈老师喊你去再对一下台词。”彤姗从后台走了出来,一边翻看着剧本一边喊着。郃恪看到彤姗出来后,立马丢开罗佳慧的手,低声对罗佳慧说:“宝贝,我一会儿要排练,不陪你啦,这太热了,你要是受不了就先回宿舍吧。” 说着他小跑着赶到彤姗面前,笑嘻嘻调侃道:“是要演吻戏吗?你可不能占我便宜啊。” 彤姗听他这话,顺势望了眼下面的罗佳慧,接着没好气的将剧本丢给他:“女朋友在呢,还敢乱来,一会的戏是你和李嬿娇的,还有啊,这是少年版,哪来的吻戏。” 郃恪听她这么一说,脸立马黑了起来:“那个丑八怪啊,会影响我发挥的,我可是校草哎,怎么说也得和美女搭档吧,你说是不是。”接着他碰了碰彤姗:“谁不知道我们的学霸大人是学校数一数二的美女,校花级人物啊。” 彤姗听他这样调侃,笑出了声:“这果然啊,好看的男生都是花心大萝卜,你那娇滴滴的女朋友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把你剁了。” 郃恪一听这话,脸色不免有些难看,但还是笑着回答:“我这不是在开玩笑嘛,漂亮的女孩子谁看了不心动啊!”话说到这,彤姗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立马拉着郃恪往后抬走。暗黄的灯光下,一双怨恨的眼睛目送着他们消失。[/p] [maintitle=s1][b]【02】[/b][/maintitle] [p=30, 0, left]7月的w城是最热的,坐落于城中央的边水中学是w城最有名的高中,为了弘扬歌剧文化,校方决定于7月13日上午8:00准时在边水中学的礼堂举办第一届歌剧表演,每个学校仅能获得一个名额,其中最受瞩目的便是由边水中学校花校草主演的舞台剧《美女与野兽》。是由音乐导师王瑾和陈郦策划的。由于此次会有重要领导观看,因此意义重大,各方面都受到重视。 [b]7月13日上午6:53分[/b] “各位同学,马上表演就要开始了,我知道现在天气热,但是因为一会比赛就要开始了需要检查所有设备,咱们再坚持坚持,过了今天就不用这么辛苦了。”陈郦手里拿着个大喇叭正在现场指挥。王瑾正在一旁给学生们做心理疏导:“等会第一个上场的郃恪和李嬿娇先准备准备,一定要记住台词,节奏一定要把握好。还有叶筱染,嗯?叶筱染呢?有没有谁看到叶筱染?” 王瑾顿了顿,向四周望望,没有发现叶筱染,其他的人也都摇摇头。王瑾马上走到陈郦面前说了发生的情况,陈郦拿着喇叭喊了多声叶筱染都没有回应。 她马上把彤姗叫来:“叶筱染呢?这都几点了还不见人影,你平时跟她玩的好,你知道她在哪吗?” 彤姗也一头雾水的样子:“今儿早都没见到她,昨天走的时候她说让我先回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啊!” 眼看已近七点一刻了,叶筱染还不见踪影,陈郦急得团团转,看到台下坐的罗佳慧,立马眼睛一亮:“罗佳慧,你过来。” 罗佳慧听到陈老师叫自己,立马放下手中的水赶到前面去:“陈老师,你找我。”陈郦没有废话,直接从手中一砸稿纸中抽出几张,塞在罗佳慧手中:“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要是叶筱染还是没来的话你就上,旁白不用脱稿,到时候你就站在左侧读就行了。这是内容,赶紧看看,然后到王老师那去读一遍,让他给你纠正一下节奏。” 罗佳慧接过稿纸,嘴角微扬,开始练习起来。 “郃恪,我警告你,离彤姗远点儿,不然当心我不客气。”台后,郃恪被胡卫扯着衣领,一副正要揍他的样子。 郃恪被他抓着,嘴里哼了一声:“别逗了哥们儿,摆出一副你多喜欢她的样子,前几天我还看你和罗佳慧走得那么近呢!反正那女的我也腻了,你要是喜欢就让你了,这彤姗吗,校花!谁不喜欢啊。”说着,他嘴角微扬。 胡卫立马扬起拳头:“我看你是活腻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胡卫正准备揍下去时“住手!”一个女声响了起来。郃恪和胡卫顺势望了过去,是一个个子不高不太好看的女生:“一会就要表演了,你们准备闹到什么时候。”胡卫这才松了手,郃恪扭扭脖子,凑到胡卫耳边:“抱歉,彤姗我是真看上了!” 说着他便走了,经过女生跟前时,他停了下来:“李嬿娇啊,我记得上次是你递的情书给我的吧,我倒是很好奇你有没有照过镜子,长成这样也敢出来丢人现眼,啧啧啧......”边说边摇着头,说完就离开了。 灯光下,衣衫褴褛的老婆婆握紧了双拳。[/p] [maintitle=s1][b]【03】[/b][/maintitle] [p=30, 0, left][b]7月13日7:32分[/b] 距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不到,叶筱染依然没有来。罗佳慧正在和王瑾练习,她看到郃恪从后台走了出来,王子的装束显得他更帅了。她刚想喊他并将自己也要参加的消息告诉郃恪时,她看到郃恪径直走向彤姗,加上彤姗是公主装束,非常的美丽。俩人站在一起简直不要太耀眼,再加上俩人挨得很近,怎么看都像是一对小情侣。罗佳慧咬咬牙,双手紧紧握住手中的稿纸,以至于后面的时间他都听不进王老师的话,一连失误了几次,王瑾也没说什么,只是耐心的重新给她讲解一遍。 陶朴从后台走出来,将器材报告交给了陈郦,按道理陈郦应该拿着报告亲自再复检一遍,但她是因为节目太多,无暇去管其他事:“陆振宇,你去,和陶朴再把设施复检一遍,不能有一点儿差池。”她指着身边帮自己的那个学生说。陆振宇正在忙着整理名单,陈郦让他停了下来:“陶朴是这次负责总监,你是学生会会长,现在老师忙不过来,你帮着复检,走个流程就行,基本没什么大问题。” 陆振宇点点头,便跟着陶朴去了后台,碰见了彤姗。只觉得有些尴尬,想要快点走过去。可郃恪似乎注意到他了:“呦呦呦,这不是陆会长呀,你管的闲事儿可真多。怎么到哪都有你,我要是没记错,你是我们家姗姗的前男友吧。”说着,他故意一只手搂住彤姗。陆振宇一听脸色瞬间黑了,彤姗见状立马挣脱,冷哼着说郃恪不要脸。 郃恪笑笑,踱着步子走到陆振宇跟前,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沉默是对你最大的好处,别忘了那件事儿,呵呵。”说着他向后退了几步,挥手示意他离开。陆振宇黑着脸跟着陶朴复捡了所有的器材,接着一言不发的回到台下收拾。黑暗中,他默默地咬了咬嘴唇。另一边,彤姗看着陆振宇的背影,又看了看郃恪:“郃恪,你刚才过分了啊。如果下次你还这样没大没小的后果自负。”不等郃恪反应,彤姗已经走远。[/p] [maintitle=s1][b]【04】[/b][/maintitle] [p=30, 0, left]彤姗站在舞台一旁,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演出服,怎么看都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她拿着剧本,看到台下有一位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她忙碌着。她放下剧本,悄悄地来到台下。正想鼓起勇气打招呼时一张纸掉在了她的脚边,她准备弯腰去捡。却提前被陆振宇捡起。 彤姗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希望没有打扰到你。”陆振宇愣了愣,看到彤姗正站在眼前,随后恢复了方才的模样:“没有没有,这里比较乱,一会儿进来的人多,你还是去台后吧。”彤姗听后,眼底不免流露出些许失望:“听说你要去国外了。”陆振宇面露尴尬,沉默了片刻:“嗯。”没等彤姗继续发问,他便又开始整理起桌上的杂物了。 彤姗似乎并不因此生气,她盯着陆振宇忙碌的身影,许久后,突然问道:“什么时候走?” 陆振宇正在清点这次的表演手册,听到她的话,整理的速度放慢了不少。他抿了抿嘴,没有直接回答:“不清楚。”说完他便继续整理起来,彤姗也没有继续问他,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直到听到王老师喊她时她才离开。 [b]7月13日8:00分[/b] 随着时间流逝,已经到了8:00,所有领导学生代表,家长代表群都齐聚一堂,经过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开场仪式,终于进入正题。此次一共有10个名单,时长四个小时。各校的演出顺序是表演当天早上在主会议室各校代表抽签决定的。 眼看一个个学校的代表团都登台演出,很快已经过了近三个半小时。陈郦正在后台一遍遍的叮嘱学生们演出时需注意的细节。彤姗觉得有些口渴,于是打开水杯喝点儿水压惊。却看到身边的郃恪正在咬嘴唇,她突然觉得很好笑,却被水呛到。郃恪看到彤姗被水呛到,忙上去给她拍拍背。彤姗让她停下,等自己平缓后,说道:“老毛病又犯了?”郃恪暗自苦笑,深深呼了口气:“有点紧张,过会儿就OK了!”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欣赏边水中学为我们带来的《美女与野兽》。”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悠扬的音律便响彻整个礼堂。时间慢慢流逝,演出也到了尾声。只剩下最后一个环节:[i]公主爱上了野兽,并用真挚的泪水唤醒了野兽,野兽也获得了救赎,重新变回了王子。[/i] 彤姗在舞台上唱完最后一曲,紧接着,她面对观众跪着,轻轻推了一下郃恪,此刻他正戴着野兽的面具静静地躺在舞台正中央。彤姗一连推了好几下郃恪都没有反应,台下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她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慢慢地摘下郃恪的面具。“啊~~”一声尖叫打断了台下的窃窃私语,恐慌中彤姗丢掉手中的面具,晕了过去。[/p] [maintitle=s1][b]【05】[/b][/maintitle] [p=30, 0, left]尹沭无聊的在打着电脑游戏,明明穿的很少,却热的满头大汗。他愤愤地关掉电脑,真是该死的天气,偏偏还停电了。正当发牢骚时,朱子雯推门而进,将一堆文件丢给他:“沭哥,来案子了,局长说了交给你办,我打辅助。”尹沭接过文件,没有急着打开,反倒是把它当成了扇子,顿时觉得凉快许多:“又是哪家的大佬被K掉了?”朱子雯笑着喝了口水:“去了不就知道了!” 接到报案之后现场就已经被封锁了。尽管在初步调查之后已经让不相关的人离开了,但这里还是乱成了一团。尹沭他们赶到时入口已被记者们围个水泄不通,他转身对身旁的朱子雯说:“这儿就一个出入口?”朱子雯给了他一个白眼:“刚给你文件就猜你没看,别看这礼堂大,出口入口都只有这一个大门,没有其它通道。” “死者郃恪,死亡时间就在刚刚不久,舞台正中央为第一案发现场,没有发现机关暗道之类的,死因为中毒,无其它外伤。具体的还要等调查结果出来。”朱子雯在一旁解释着。 尹沭站在舞台中央,感觉凉快了许多。他戴好手套,侧身蹲了下来,死者瞪着眼睛向外翻,嘴角还有一些已干的血渍,一旁的面具也附有一些血迹。他仔细检查了一遍尸身,从尸身反应来看,死者死前抽搐过且发出过尖叫。接着他敲了敲舞台:“空的,确定没有暗格之类的吗?”朱子雯学着他也敲了敲:“目前没有发现,不过这好像是框架搭的,中间为空的。你可以问问负责人,叫陶朴,在后台的休息室。和死者有关联的嫌疑人目前都留在休息室。”尹沭点点头,向后台走去。幕后也有一个比较宽阔的空间。连着的有三个房间,从左至右分别标有:“音响室”,“化妆师”,“休息室”。 他先是去了音响室,里面除了器材之外并没有别的有价值的信息;接着便是隔间的化妆室,这里明显亮堂了许多,也很宽敞,尹沭进去时看到化妆师泰京伦正坐在椅子上盘弄着手机。很显然他知道有人进来了:“知道的都说了,没别的信息。”尹沭挨着他坐了下来:“我就想了解一下,每个学校的表演学生都是一起来化的妆?”泰京伦关掉手机:“当然不会是一起,每个学校都有固定的化妆时间,只要在规定时间内过来就行了。” “这样啊,那你还记得边水中学的学生来的顺序吗?”尹沭问道。泰京伦想了想:“记得记得,因为是咱们学校的,所以上心些:我记得最先来的是个女孩,个子不高还有点黑,叫什么忘了,好像是什么娇;接着是胡卫,总来找我说话的,人感觉不错;后来就是郃恪和彤姗,他俩一起来的,郃恪的妆还是彤姗化的,还真不赖哩!最后就是那个什么佳慧的,据说是后来替补的。” 尹沭认真的听着,之后又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便离开了。[/p] [maintitle=s1][b]【06】[/b][/maintitle] [p=30, 0, left]目前线索实在太少,一点头绪都没有。尹沭边想着边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的人还真不少。他干咳了一声,看见一位女生躺在长椅上,刚想问怎么回事,陈郦说道:“这是我学生彤姗,刚刚吓晕过去了。”陆振宇紧接着来了一句:“她晕血。”尹沭点了点头,接着喊着:“陶朴,我找你了解点儿事。” 回到案发地点,朱子雯立马把他拉到舞台边:“刚刚又发现一具尸体,,被藏在舞台下,女性,应该也是这儿的学生,脑后有钝器所击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死因,死亡时间也不知道,得作进一步调查。”尹沭蹲了下来,死者面目狰狞,手脚均被麻绳捆住,嘴也被胶带封了,衣服褶皱且有些湿润。尹沭皱着眉头:“陶朴说舞台是框架式的,中间底部均是空心的,而且是简约式。”说着他来到舞台后方,将隔着的木板拿开,蹲下来能清晰的看到舞台底部。为确认死者身份,他将休息室的人叫了过来。当看到死者时大家都十分震惊,这分明是失踪了一上午的边水中学高二学生叶筱染。陈郦表情极为难看,罗佳慧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怎么都围在一起。”大家都循声看去,彤姗醒了。她慢慢走了过来,当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时,她立马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尹沭转过身对朱子雯说:“看住这些人,我有问题要问他们。”朱子雯接着他的话说:“你怀疑凶手在我们之中?”尹沭没有看她,郑重的点了点头。 经过一番询问之后,尹沭搞清了这些人的关系以及所存在的矛盾。每个人似乎都有杀人动机,尹沭思考着,这时朱子雯走到因数跟前,低声对他说:“在休息室发现了敲打死者叶筱染的钝器,只是一个普通的木棒,提取不到指纹,叶筱染的随身物品失踪。另外在郃恪身上没有检测到有毒性物质,还不清楚具体死因。”说着朱子雯瞟了眼罗佳慧,将尹沭拉倒台后“我们还在罗佳慧书包里发现了一本日记,最关键的是昨天的这篇。”她将日记拿出,翻到最后一页,又看向尹沭“她想毒死郃恪,杀了叶筱染和彤姗。作案动机也很明确。”尹沭仔细的看了每一篇日记,随后他将日记关上:“让他们快点把尸检报告弄出来,我需要具体的信息。还有,你现在去查一下监控,这几天的我都要。”朱子雯点点头,转身向大门走去。 尹沭向后台走去,幕后的角落用布盖着一堆东西,尹沭将布拿开,是几个大匣子,他打开盖子,里面只剩下一滩水,凉凉的。匣子旁还有一个托运的小车,上面也有些水渍。尹沭慢慢的又转回了舞台旁,他看着面前的一群人,无疑的是凶手肯定在这其中。他拿出手机,按了一串数字拨了出去:“郝姐,有件事想找你帮忙......”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挂了电话,嘴角微微勾起。尹沭回到案发地点,嫌疑人仍在原地等候,眼看已经入夜了,于是尹沭让他们先回去了,若有什么是会再通知的。见人都走后,尹沭在礼堂徘徊着,他进入休息室,找了个适合的位置坐了下来,本来想找个静点儿的地方整理整理线索,却突然发现[color=red]长椅靠近门位置的椅面边[/color]有一处不明显的摩擦的痕迹,[color=red]下方的地面上还有[/color]一些毛发。他将毛发拾起,凑近闻闻,有股血腥味儿,于是立马找来调查员让他拿去比对一下。 第二日一早尹沭就找来罗佳慧,将日记摊在她面前,盯着她说:“解释一下吧,你现在嫌疑很大。”罗佳慧见是自己的日记,脸色惨白,一直低着头,沉默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警察叔叔,这个......先是小恪死了,接着是叶筱染,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了,我也很惊讶......”尹沭听着她结巴打的话,突然打断了她:“如你所写,郃恪毒死了;接着叶筱染也找到了,也已经死亡;下一个会不会就是彤姗了?”罗佳慧听到他这样反问自己,一时间语塞,哭了出来。尹沭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便打发她走了。 他打开电脑,邮箱有一封未读邮件,尹沭打开了邮件。昨天他拜托郝姐帮自己查了查边水中学高二学生的名单以及背景(着重调查的是与本次案件相关的学生)。令他意外的是,郃恪的父亲和陆振宇的父亲都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并且陆振宇的父亲是郃恪父亲的上司;叶筱染的哥哥也在这家公司上班。“这是巧合吗?”尹沭喃喃自语着。他关掉电脑,起身离开。再次来到边水中学时,尹沭觉得这里还是蛮大的。他停好车,并没有去案发地,而是四处逛逛。因为命案的发生,学校对外宣传称特殊情况给学生放了假,所以现在整个学校除了警方和学校领导还在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尹沭看到前面有一个通知栏,便走上前去看看“陆振宇,留学名额......?”尹沭自言自语着。他接着往下看,是本学期的优秀学员,位于第一位的是彤姗,郃恪排在17位,并没有看到陆振宇的名字。[color=red]尹沭[/color]仔细看了一遍,又自言自语着:“有意思哈!”[/p] [maintitle=s1][b]【07】[/b][/maintitle] [p=30, 0, left][b]【尸检刑侦报告】[/b] 第一位死者郃恪,死亡时间为7月13日11:30 ~ 12: 00之间,死因为砷中毒,同时在被害人的嘴唇、牙齿、口腔、呼吸道、胃部检测到三氧化二砷物质。边水中学礼堂的舞台正中央为第一案发现场,无其它发现。第二位死者叶筱染,死亡时间大约是7月12日24: 30 ~ 7月13日1:00之间。死因为是由于体温降低而导致的死亡。死者脑后存在一处钝器伤,是棍棒造成的机械性损伤,不足以致死,已发现的棍棒上检测到轻微的血渍,与被害人叶筱染的血液吻合,除此之外并无其它有效指纹。除钝器伤外,死者后脑还有一处轻微撞击伤,休息室所拾毛发为死者叶筱染头部毛发。死者手脚均被直径为1.5cm的麻绳捆绑,嘴部也被常规胶带封着,另外随身物品也失踪...... 尹沭看着尸检报告,随后丢在桌子上对朱子雯说:“叫你办的事怎么样?” 朱子雯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单子和一个U盘,指着U盘说:“一个星期的监控都在这儿了。”又指着单子:“这是我挑出来的,7月12日晚上那帮人离开礼堂的时间。”说完她顿了顿:“顺便提一下怕您老人家健忘,礼堂大门安有两个监控,观众席处安有四个监控,但是从舞台后边儿开始就没有监控了而且并不在监控的拍摄范围。并且7月12日案发当晚12点之后学校高压停了进一个半小时的电。”尹沭擦擦额头,瞬间觉得这电停的真不是时候,监控也没安对地方。朱子雯无奈的朝他笑笑,很显然在这一点上两人达成了共识。 尹沭打开电脑,插上U盘,仔细的翻看着监控影视,但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失望的关上电脑,又拿出那张单子,他皱了皱眉:“你安排一下,明天我要问他们一些问题。”朱子雯点点头,夜已经深了,她收拾了东西便走了,尹沭盯着单子正想的出神: 138-2.png 第二日所有与案件有关的人都来到了警局(李嬿娇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来)。尹沭首先叫了彤姗。 “死者叶筱染案发当晚你是最后一个走的?”尹沭盯着彤姗。 彤姗也直视着他:“不是,警官。当时已经晚了,本来我是想和筱染一起回去的,她说她有事让我先回去,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回来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遭遇不测,早知道我就陪着她的。”说完,彤姗流下了眼泪。 “你和她又没有什么矛盾?”尹沭追问。 彤姗停止哭泣,慢吞吞的低声说:“警官,女生之间经常会发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的,小打小闹算不算?12号那天晚上10点多我才回宿舍的,室友们都能证明,我们宿舍每晚10:50之后就会关门的,走之前我还特地跟她说了早点回来,她却说她今晚不回宿舍,让我跟宿管阿姨请假。”说着她又哭了起来。尹沭顿时觉得无语,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觉得有些被动,于是又草草的问了一些其它的问题便让她走了。 第二位是陆振宇,尹沭依旧盯着他:“你和郃恪有矛盾!”陆振宇没有看尹沭,过了许久,他缓缓地点了点头。“什么矛盾?”尹沭接着问。陆振宇一听这话脸立马黑了,随即看向尹沭,过了一会才说:“对不起,无可奉告。”接下来无论尹沭问什么,陆振宇要么是点头摇头,要么就是沉默。尹沭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先让他出去了。 这时胡卫冲了进来:“警察叔叔,你能快点儿问吗?我一会儿还要和同学出去呢!没时间在这耗着。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不喜欢郃恪是真的,想他死也是真的,还有叶筱染,整天摆着架子想想就烦。死了我心里面舒服。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们可以走了吧。”尹沭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随后不等他反应,朱子雯进来直接把他拉外面去了。接下来他又重新问了罗佳慧一些问题,又跟陈郦王瑾了解了一些情况。便打发他们回去了。 警局里,尹沭整理着资料,突然间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起身正要离开时朱子雯进来了,她愁眉苦脸的说:“沭哥,这次的案子......”还没等朱子雯说完,尹沭便插了一句:“别想太复杂,真相已经出来了!”[/p] 138-1.png [size=3][b]谜题篇结束,请根据文章所提供的信息还原案件真相: ①:假设尹沭掌握的信息和读者一样 ②:若题目中所出现的对于学校描述与答题者所了解的有所不同,请以题目描述为准。 ③:没有叙述性诡计,没有合谋。[/b][/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05655-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06-12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38 期谜题答案。
3 | 楼主| 发表于 2020-6-7 16: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b]修改记录[/b] [quote]郃恪仔细看了一遍,又自言自语着:“有意思哈!” 改为 [color=red]尹沭[/color]仔细看了一遍,又自言自语着:“有意思哈!”[/quote] 2020年6月8日 15:36:24 [quote]却突然发现坐凳旁有一处不明显的摩擦的痕迹,不远处的坐凳下挂着一些毛发。 改为 却突然发现[color=red]长椅靠近门位置的椅面边[/color]有一处不明显的摩擦的痕迹,[color=red]下方的地面上还有[/color]一些毛发。[/quote]
| 楼主| 发表于 2020-6-12 2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3 英镑 购买答案

2 | 发表于 2020-6-12 20: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撒花,感谢陪伴
| 发表于 2020-6-12 20:04:2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了嘿嘿,围观大佬{:alu32:}
  • 一只鸭梨 2020-6-12 20:07 说:

    哇,这可是我第一次做每谜,开头真顺
3 | 发表于 2020-6-12 20:04:2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都是她杀的{:alu36:}……
  • 怡潼 2020-6-12 23:08 说:

    我对了,还好没改,嘻嘻嘻
| 发表于 2020-6-12 20:04: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可能是我答的最好的一次...点赞
  • 仙梦天霖 2020-6-12 20:17 说:

    不过还是存在一点小问题,关于杀死叶筱染的动机在谜题里交代的不是很清楚,只是说叶筱染的父亲和陆振宇的父亲在同一个公司工作再加上金钱利益就推断出叶筱染威胁过陆振宇这个论证并不是很充分。即使当时做题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个
| 发表于 2020-6-12 20: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冰居然没想到,菜了菜了,每次都只能踩到大概一半[:tl42:]
  • 两只肘子 2020-6-12 20:05 说:

    万万没想到,两起案子是同一个人
  • 一只鸭梨 2020-6-12 20:08 说:

    题下面的提示不是说了没有和谋嘛?
  • 两只肘子 回复 一只鸭梨 2020-6-12 20:09 说:

    想的是两个案子不一样的凶手,也不一定要合谋啊。。
  • 一只鸭梨 2020-6-12 20:11 说:

    ……哈哈哈哈哈
| 发表于 2020-6-12 20:06:18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噢耶,凶手和第一个死者的手法基本对了
1 | 发表于 2020-6-12 20:12:5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居然真的是干冰! 谜题里经常会出现干冰,我特意查了一下,它在常温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变成二氧化碳了。正因为它吸收了周围大量的热量,所以它才能快速的气化,形成那种烟雾。 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百度出现了什么问题。 以为作者应该有这方面的常识,至少应该比我懂一点,所以我只能让他单纯的用冰了,大量的冰。 但是不明白学校突然断电是什么意思? 我猜想可能是学校条件比较好,晚上学生都用空调,所以就突然断电了,但是这也不是夏天的第1天,怎么就偏偏今天断电了呢? 唉,已经走到正确答案的边儿上了,然后又绕了过去。 常识害死人呢,天马行空才是王道。[:tl59:]
-404fe53e068276fc.jpg
  • 一只鸭梨 2020-6-12 20:16 说:

    请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 一只鸭梨 2020-6-12 20:16 说:

    我竟然没想到舞台剧用的最多的就是干冰
  • 0119 2020-6-12 20:25 说:

    笑啥?
  • lochid 2020-6-12 20:40 说:

    确实,已经绕惯了
  • 一只鸭梨 回复 0119 2020-6-12 20:44 说:

    我没有笑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