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8210|回复: 68

[每周谜题] 第136期谜题《呼啸庄园事件》(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0-5-22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head][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第136期谜题《呼啸庄园事件》[/b][/color][/size][/align][align=center][size=4][color=red][b]作者:[url=home.php?mod=space&uid=81403]花生一[/url][/b][/color][/size][/align] [align=center][img]http://tuilixy-pic.oss-cn-shanghai.aliyuncs.com/android/mm/136-780.jpg[/img] [color=Silver]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color][/align] [align=center] [/align][/head][maintitle=s1][b]1[/b][/maintitle] [p=30, 0, left]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马车前行的嘈杂声逐渐消失了去。车厢的突然安静,使我有些不适应。我从睡梦中迷糊地醒来,看了看窗外,快要傍晚了。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我走下马车,才发现福尔摩斯正依在车厢上,望着远空抽烟。 “你醒了。”福尔摩斯看了我一眼,继续抽着他的烟。 我随着他视线望去,不远处是一个庄园,外面围着围墙,里面是一大片建筑物。围墙大门前,一辆马车正停在那儿。 “到了吗?”我看向福尔摩斯。福尔摩斯没有回话,只是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掐灭烟斗,把其放入风衣里。做完这一切,他淡淡丢出“走吧”二字,便向前去了。我摇摇头,和这位大探长相处,就得忍受他的各种缺点,还好我早已习惯了,牵起马车跟了上去。 不多时,来到了大门前。先前的马车刚进门而去,为我们的马车腾出了位置。门外站着三个家伙,一个管家模样,另外两个身穿家仆服饰。 “请问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吗?”那个管家模样的家伙走向福尔摩斯。“是的,我是福尔摩斯。”福尔摩斯看向我,“这位是我的助手,华生。” “你好,华生先生。我是这里的管家,罗尔。”罗尔礼貌性地向我问候。我点头示意,拿出一本红色薄页递给他:“这是我们的邀请函。”罗尔接过邀请函,确认完毕,脸上洋溢着热情:“两位里面请!” 我将马绳递给一位仆人,进入了大门。[/p] [maintitle=s1][b]2[/b][/maintitle] [p=30, 0, left]呼啸庄园,就是我和福尔摩斯现在所处的地方。庄园的主人,名叫琼斯·大卫,早年做布匹生意,算是积累了不少财富。今日是琼斯的62岁生日,托福尔摩斯的福,我也能陪着前来参加。 有钱人的住所就是不一样,走完幽静的林荫道,穿越诺大的花园,我们终于见到了晚宴之地。一栋两层的白色石制建筑。建筑外墙上镶嵌着一个大壁钟,建筑里面烛火通明,门口已经有几人在那里站着了。 “你怎么现在才来,还有,你这样披散着衣服成何体统,赶紧把礼服给扣上。”还没走近,我就听到一阵呵斥声,是从门口那群人中传出的。这声音我有些熟悉,正是属于这座山庄的主人琼斯。 “我坐了一下午马车,都快憋死了,衣服就暂且这样吧。”某人充满了不在乎,说完就要走近大堂。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琼斯被气得头生青烟,转头突然看见我们已经出现在不远处,急忙上前堆出笑意,“亲爱的福尔摩斯探长,感谢您的到来。” “我的老朋友琼斯先生,您的邀请我怎么会不来呢?”福尔摩斯笑笑,似乎没有听见先前的争吵。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出:“你就是福尔摩斯?伦敦那个有名的探长?” 我看过去,说话就是先前和琼斯争吵的那位,因为只有他的礼服披散着,其他人都穿着整洁的礼服。当然,还有福尔摩斯更是没有穿礼服,他仍披着他那自以为时髦的大风衣。福尔摩斯没有感觉被冒犯,只是对那青年笑道:“我的确是一名探长,不过有没有名就不知道了。” 琼斯狠狠瞪了青年一眼,朝福尔摩斯赔笑道:“我长子艾伦无礼,还请探长不要介意。”福尔摩斯笑道:“年轻人就是这样,无妨。” 琼斯赶紧缓解尴尬,开始向福尔摩斯介绍起众人。福尔摩斯则介绍了我给大家。这里除了琼斯、管家罗尔、福尔摩斯和我之外,剩余五人都是琼斯的家人。按照年龄从大到小划分,另外五人分别叫艾伦、波特、迪夫、罗伯特、安娜。艾伦、波特、迪夫是琼斯儿子,安娜是琼斯女儿。至于罗伯特,他是安娜男朋友。 “罗伯特。”我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并偷偷观察他。直觉告诉我,这个罗伯特有问题。因为我发现罗伯特一直在偷偷看着福尔摩斯,表情很不自然。 “喂,还有没有人要来,没有人的话,我就进去吃饭了。在这站了大半天,你们不饿我还饿呢。”波特甩出一句话,就自顾自的走向大厅。 闻言,琼斯眉头皱起,刚要呵斥,安娜却先行开口:“波特,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没看见客人在这里吗?” 波特满不在意地回道:“哟哟哟,我的四小姐,那你很有礼貌,还不是在这里大呼小叫的。都说陷入爱河中的女人会变傻,现在看来啊,还真是这样。” “你……”安娜被气得难以言语,看向罗伯特,企图让罗伯特帮她说话。罗伯特脸色异常难看,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见罗伯特没有帮她,安娜气得直跺脚,白色长裙礼服下,那纤细的身躯有种让人想要保护的冲动。 迪夫看了眼安娜,转头向波特怒喝:“波特!你怎么说话的!就算安娜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地痞好的多!你看看你,整日就知道游手好闲,我们家族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一个文绉绉的家伙,生气起来也不容小觑。 “迪夫,你算什么……”波特正欲回击,被一声大吼声吓住了。 “够了!” 琼斯一脸铁青,今日本是他的寿辰,他还特意邀请了老朋友福尔摩斯前来,不料上演了这么一出戏,让他很是生气。“你们之间要争吵下来再吵,今天有客人在这里,都给我安静点!”说完,率先走进了大厅。 福尔摩斯一副厚脸皮,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跟了前去。我走在最后面,看着这一家人背影,心里暗自苦笑。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早知道是这样,说什么我都不会随福尔摩斯前来的。 大厅看起来宏大又空旷,除了四根大石柱支撑着整个长方体的空间,大厅里就只剩正中间立着的一座断臂维纳斯雕塑。当然,还有贴满墙面的光滑瓷砖。我暗自赞叹着,跟随众人从一侧的阶梯上了二楼。二楼布局则温馨许多,中间是一张被蜡烛照亮的大长桌,四周有着图书架和花架,透过几扇拱形窗户还可以望见外面的夕阳。 众人坐下,仆人上菜。气氛有些古怪,除了琼斯和福尔摩斯畅谈着,其他人都很安静。至于我,则在桌子的一端享受着食物。晚宴就这么结束了。 大家纷纷散场。待到仆人收拾完餐具后,整个二楼冷清下来,只有我一个留在这里。福尔摩斯和琼斯去庄园散步,其他人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就安静地依在窗边,借着黄昏看书。书有香,夕阳暖,一刻美好。[/p] [maintitle=s1][b]3[/b][/maintitle] [p=30, 0, left]渐渐的,天黑了下来。我伸个懒腰,望向远方。天际霞光一点红。福尔摩斯和琼斯仍在悠闲走着。某栋建筑物内,一个人影快步跑出,我仔细一看,是波特。波特好像在朝福尔摩斯二人挥手喊叫,就见二人快速地跑向他,然后三人一起跑进入了建筑物。 我眉头微皱,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把书放下,也朝着那栋建筑物跑去。果然,我猜测正确,的确有不幸的事发生。罗伯特死了。 只见罗伯特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一条血迹从其后脑勺经过面部蔓延到嘴唇,然后流在地面的瓷砖上。嘴唇附近的瓷砖上有成人两手那么大一摊血,我上前蹲下看了看,瓷砖上的血迹已经凝固。很显然,罗伯特死了有一段时间。 我下意识看向福尔摩斯,他在仔细观察尸体周围。不久后,他将目光聚集在一个木柜上。这个木柜和罗伯特的一只脚紧贴着。我随他的目光看去,看见木柜顶部的一个棱角处有一些血迹,棱角周围有被撞过的痕迹。 福尔摩斯围绕木柜仔细端详,沾了一些棱角上的血迹嗅闻,又蹲下看了看木柜的高度,检查了罗伯特的尸体全身,说道:“除了后脑勺,全身没有其他外伤,罗伯特应该是被这个木柜的棱角撞击到后脑勺而致死的。” 整间屋子很是安静。除了角落的啜泣声。我这才发现,安娜一个人蹲在一侧的角落,埋头抱膝,抽搐着身子。福尔摩斯显然也注意到了安娜,他看了一眼她,又转身扫视过众人。整个房间里,一共有六个人。我、福尔摩斯、琼斯、安娜、波特以及死去的罗伯特。 外面跑步声响起。“发生什么事了?”艾伦跑了进来,挤过人群正欲好奇,突然顿住了脚步。我望着[color=red]艾伦[/color],看见他汗水淋漓的脸上写满了震惊。[color=red]艾伦[/color]上前试探性地碰了碰罗伯特的手,不敢相信地看向众人:“他……死了?”没有人回答他。 这时,迪夫也到来了。透过人群间隙,他看到了地上的罗伯特,一双眼瞪得老大,身子不停寒战,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 福尔摩斯没有管他,询问琼斯道:“这是一间展览室吗?” “嗯,这是我专门修建的一栋房屋,整栋房屋就只有这一间房,用来放置我收藏的一些艺术珍品。平时展览室的门都是锁着的,不过今天下午,我进来检查后忘记锁门,所以导致门一直开到现在。”琼斯回道。 我巡视四周,的确发现了不少艺术品,一些石质雕塑、古典油画、各色花瓶等摆放在各处。房间还有两个一米七左右、带玻璃窗的展览木柜,用来展览一些小型物件。一个木柜的棱角沾有罗伯特的血迹,另一个木柜则在这个木柜的对立面,紧贴墙壁安置。 “你忘记了锁门?”福尔摩斯询问。 “应该是的,由于探长你今天要来,我整天都很兴奋,做事慌慌张张,直到刚才我才想起我离开后没有锁门。”说着,琼斯指了指门扣上呈开启状态的挂锁,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这就是那把锁的钥匙,只有我手中这一把,其他人是没有的。” 福尔摩斯接过钥匙,来到挂锁前,检查完挂锁表面完好无损后,把钥匙插进挂锁,发现钥匙的确和挂锁匹配。 福尔摩斯将钥匙重新递给了琼斯,开始环绕展览室走动。突然,他停了下来。“这里是没有存放什么东西吗?”罗伯特脚部接触的那个木柜前,福尔摩斯正透过没有安装锁的木柜的玻璃窗,看着内部一个空无一物的托架。 琼斯上前一看,神情愈加严肃:“流月珠不见了!” “流月珠?” 琼斯回道:“一颗红色的大珍珠,大小和儿童的拳头差不多,极为罕见,是这里最昂贵的物品。今天我离开这里前,还特意观察了流月珠的。” 福尔摩斯追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检查完展览室离开的?” 琼斯回忆了一下,道:“大概是下午五点钟左右吧。当时我独自一人在这里检查,检查完后忘记锁门,因为忙着准备迎接你们的到来。” 福尔摩斯从衣兜里摸出了烟斗,含在嘴里开始沉思起来。我也在思考起来。我和福尔摩斯进入庄园抵达餐厅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分,吃完饭是六点整,现在正好七点。 正想着,福尔摩斯突然挪开脚,像是发现了什么,弯腰从柜脚处捡起一个黑色物体。我距离他比较近,看得很清楚,是一枚坏掉的纽扣。准确来说,是半枚扭扣。 福尔摩斯将纽扣拿在手中端详,然后又看了看众人,径直走向迪夫,说道:“你礼服上的纽扣怎么少了一颗?” 我朝迪夫看去,发现他礼服上的纽扣的确少了一颗。礼服上本该有四颗纽扣的,可迪夫的礼服上只有三颗,少了胸口附近的一颗。礼服上,在那颗缺失纽扣的位置附近,有似乎被大力抓过的皱痕。 听到这句话,迪夫一愣,看向自己的胸口,发现那里的纽扣果然少了一颗。“我……我不知道。”迪夫瞬间慌张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你不知道?”福尔摩斯注视着迪夫。 “或许…或许……”迪夫一张脸面无血色,吞吞吐吐半天,“或许是在什么地方被树枝扯掉的。” “哦?”福尔摩斯逼近迪夫。 “我…我不知道,我今天没有来过这里。”迪夫都快要哭出来了。 福尔摩斯收回目光,又围绕众人巡视。众人也都穿着礼服,和迪夫的礼服是同一种样式,其上的纽扣也都完全一致,看起来是家族礼服。不过他们的礼服上,都没有纽扣缺失。至于角落啜泣的安娜,穿着的白色修身礼服是没有纽扣的,这点在我和福尔摩斯来到庄园,第一眼看见安娜的时候就无比确定。 “行了,我说你就别忙活了,凶手显然就是迪夫。”波特双手插在裤袋,哼着小曲儿,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对福尔摩斯说道。 福尔摩斯扫了他一眼,开口道:“你晚宴后在做什么?”[/p] [maintitle=s1][b]4[/b][/maintitle] [p=30, 0, left]展览室终于清静下来,只剩下我和福尔摩斯在这里。之前,福尔摩斯一一询问了众人晚宴后的行程,然后把众人给赶出了这里。我无奈地看着福尔摩斯,他办起案子来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把案发现场都当成自己的领地了。 “华生,你怎么看?”福尔摩斯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畅快地吐向空中,看向了我。 “我,还没有头绪。”我皱着眉,思索着众人的陈述。目前只有琼斯可以排除嫌疑,他晚宴后一直跟着福尔摩斯散步。 至于安娜,在情绪平稳后也终于可以答话,不过一问三不知。只是说自己在卧室和罗伯特吵架后,罗伯特就摔门而出。她追出来四处寻找,当她发现罗伯特时,罗伯特就已经死了。 艾伦说自己在晚宴后就躺在花园的长椅上看夕阳。这点福尔摩斯可以证实,他和琼斯散步的轨迹遍布了大半个庄园,来回都看见艾伦在长椅上。不过,这期间艾伦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犯案。 波特则说自己在房间休息,然后无聊出来走走,就发现了死去的罗伯特。迪夫也是同样的说法。 “难道真是迪夫做的?”福尔摩斯看着手中的半枚纽扣皱眉,“可是流月珠又去哪儿了?” 流月珠的确不见了,我和福尔摩斯找遍了整个展览室,都没有看见。展览室除了流月珠不见,我们也没有找到失踪的那半枚纽扣。其他艺术品倒是都在。只不过有一些花瓶和雕塑被摔烂,一些艺术品横七竖八倒着,很显然这展览室曾经有一场搏斗。 “线索还是太少了。”福尔摩斯随意出口,忽然眼睛一亮,“对了,罗尔呢?”[/p] [maintitle=s1][b]5[/b][/maintitle] [p=30, 0, left]从展览室出来走了十多分钟,琼斯带着我和福尔摩斯出现在B宿舍楼。我暂且叫它B宿舍楼,是管家罗尔和仆人所住的地方。一共两层楼,每层楼三间房。罗尔住在第二层,单独一间房。第二层剩余的两间房和第一层的三间则是住着仆人,每间住两到三人。 琼斯带了两个仆人去善后罗伯特的尸体,我和福尔摩斯则来到罗尔的宿舍。宿舍楼,罗尔正准备休息。福尔摩斯开始询问他晚宴后的去向。罗尔陈述说,晚宴后他监督四个仆人清理完餐具及餐厅后,就来到马棚喂马,喂完马后回到宿舍和仆人一起吃饭,然后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不久,我和福尔摩斯走出了罗尔的房间。罗尔并没有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我们开始询问仆人,想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些线索。 “怎么样,你那边问完了吗?”B宿舍楼楼下,福尔摩斯已经在等待我了。我刚询问完一楼三间房的仆人,福尔摩斯询问的是二楼两间房的仆人,所以他出来的比我早。 我说道:“一楼的仆人,除去被琼斯叫走了两个去善后罗伯特的尸体,其余的人我都问完了,在六点后大家都回宿舍了,相互间可以证明。其中四人是和罗尔一起清洗晚宴餐具的仆人,他们证实了罗尔是在晚上六点半和他们一齐离开餐厅的。他们离开餐厅后,罗尔走向了马棚的方向,说是去喂马。剩下的四人则往B宿舍楼前行,相互间可以证明。至于三间房中刚才被琼斯叫走去善后的两名仆人,也被其同伴证明六点后一直呆在宿舍。” “有没有打听到关于罗伯特的线索?”福尔摩斯皱眉道。 我咽了一口口水,继续道:“关于这个罗伯特,我从仆人们那里得知,此人和安娜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尤其是近些日子,他和安娜经常吵架。根据仆人们所说,好像是安娜怀疑罗伯特在外面有情人。” “情人?”福尔摩斯顿了顿,又道,“那罗伯特和其他人的关系怎么样?”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我先从各人和琼斯间的关系说起。艾伦、波特、迪夫三人和琼斯的关系不好,特别是艾伦和波特,极其不受琼斯待见。艾伦长年不在家,他在伦敦泰晤士河租了一条游轮做载客生意,不过生意一直不景气,时常回家叫琼斯资助他,他前几日也回来过一次,还和琼斯吵翻了。波特,则是整天游手好闲,整日进出伦敦的赌馆,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赌徒,他每次钱输光后就会找琼斯要,琼斯不给,他就会闹翻天。至于迪夫,他的母亲和其余三兄妹并不是同一位,他是琼斯多年前在外面生的,就因为这件事,艾伦等人的母亲还和琼斯大闹了一场,导致琼斯与他的情人早已断绝关系,也是因此,迪夫与艾伦波特二人的关系一直非常恶劣,也对琼斯不冷不热。相对于艾伦、波特、迪夫,琼斯很喜爱安娜,或许是因为艾伦等人的母亲生完安娜就去世的缘故。爱屋及乌,琼斯尤其喜爱罗伯特。这也就导致罗伯特和艾伦波特的关系不好,和迪夫的关系一般。”[/p] [maintitle=s1][b]6[/b][/maintitle] [p=30, 0, left]“我亲爱的华生,感谢你的帮助。”福尔摩斯给了我一个鼓励,抽烟望着天。我知道,他肯定在思考各种信息之间的关联,不过这些是用不着我担心的了。 不久,福尔摩斯掐灭了大烟,看向宿舍楼,看向宿舍楼下坐在一起聊天赏月的仆人们,说道:“对了,你认为罗尔的陈述可信吗?” “他的不在场证明不是被仆人们证实了吗?”我不解地看着福尔摩斯。 “那四个仆人确认他们是六点半离开餐厅的?” “嗯。”我回道,“因为餐厅外墙上一个大壁钟,大家工作完离开餐厅时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六点半。而等罗尔回到宿舍时,伦敦市区七点钟的钟声准时传来。” “那罗尔六点半离开后,去马棚喂马的这段时间。这期间可没有人为他证明。”福尔摩斯又道。 我没有反驳福尔摩斯的话,当然也没有同意。相较于罗尔,我更倾向于艾伦等人是凶手,因为他们完全没有不在场证明。 气氛有些安静。远方传来了伦敦市区的钟声,我看着手表,刚好八点钟。福尔摩斯立即跑去询问了几个仆人,被告知他们从罗尔回来直到现在,的确只听到这一声钟声。 “走,我们去餐厅看看。”说着,福尔摩斯就往前走去。 餐厅大楼外,我和福尔摩斯出现在这里。大楼外墙一楼和二楼的墙壁交接区域,镶嵌着一个近一米高的大壁钟。准确的说,是一面墙体钟,整个钟体都给镶嵌进了墙体内。墙钟现在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和我手表上的时间一致。 我跟随福尔摩斯进入餐厅,从一楼和二楼都仔细看了看,发现墙钟所在外墙对应的内墙墙壁完好无损。也就是说,墙钟是完全镶嵌在外墙上,和内墙不通,难以取下来。 “看来想要自行调整墙钟的时间,是根本不可能。”福尔摩斯在外面望着墙钟呢喃,“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不久,我们来到一栋大楼下,我简称它为A住宅楼。A住宅楼是琼斯及其子女居住的地方,共三层,每层三间房。琼斯住在第三层的一间房,其余两间是琼斯的办公地。第二层的三间房分别住着安娜、罗伯特、迪夫。第一层三间中的两间分别住着艾伦和波尔,另外一间则是空置状态,刚好便宜了我和福尔摩斯。 在窗外月光的沐浴下,我逐渐睡去。[/p] [maintitle=s1][b]7[/b][/maintitle] [p=30, 0, left]第二日早上八点,琼斯让罗尔在餐厅为我们准备了早餐。经历了昨晚的事件,琼斯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饭后就回房休息去了。迪夫等人也是朝各自的房间走去。至于安娜,我们并没有看到她,早饭时就没有见到,想必是躲在房间里伤心。 福尔摩斯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道:“这起案件还缺少关键线索,我们也四处转转,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马棚,庄园里关押马匹的地方,我和福尔摩斯转了大半个庄园,出现在这里。马棚很简陋,由一个木质屋顶和三面木板墙搭建而成。 罗尔正在这里,从马棚一旁堆成长方体形状的草料堆里,抱起大堆大堆的草料塞进一旁半人高的大粗垃圾桶。他一见到我们,立刻停了下来,问候道:“福尔摩斯先生,华生先生,很高兴见到你们。” “这么好的草料,你就把它给扔了吗?”我上前拿了几根干草料观察,发现比我那匹马平时吃的草料好多了。 罗尔笑道:“这棚子漏雨,昨天晚上下雨,把这前面的一些草料打湿了,只好扔掉。” “打湿了就扔掉吗?”我看向桶里,发现不少干草表面湿漉漉的,只能暗自感慨,富贵家庭的生活的确奢侈。 “这些草料是我们庄园自己种植的,现在库存还有很多,所以不用担心草料不够的问题。而且要是被老爷知道我拿雨水淋过的草料给他的爱马吃,他肯定会骂死我的。”说着,罗尔就指向一个方向补充道,“那面就有一个大型的草料储存大棚,其旁边就是种植草料的区域。” 湿草料被清除干净,罗尔开始从少了近一半草料的草料堆中抱草料给马匹喂食。马棚里共有9匹马,一匹马独自享受一大堆草料。我和福尔摩斯那匹马显然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草料,此刻吃得很是欢乐。 “你亲自喂马吗,怎么不叫仆人喂呢?”福尔摩斯好奇道。 “仆人是干不得这些活的。”罗尔将[color=red]最后一堆靠墙的[/color]草料放入最后一匹马的马槽中,停歇下来道:“这些马是老爷和几位少爷的宝贝,他们出行全靠着这些,老爷说我办事认真,所以就叫我来每天喂马。不过这也不是劳累的事,我只需要早中晚抽点时间来这里喂马,然后清理一下卫生就可以了。” 我看向马棚,整个马棚很整洁,除了马棚里马休息的那块区域,其他地方都挺干净,看来罗尔经常打扫。马棚边缘处,马吃草料的长方形马槽周围,也几乎没有陈旧的碎草屑散落。马棚左侧专门放草料的区域,草料已经被喂完,只留下一些零星的草屑。 罗尔笑道:“福尔摩斯先生和华生先生,你们可是在参观庄园,正好我现在空出了手来,不如让我带你们熟悉庄园。” “你不清理草屑和修补屋顶吗?”福尔摩斯指了指地上的碎草屑和头顶的漏屋顶。 “这些不碍事,马匹还在吃食物,也会吃得到处都是,等马匹吃完后我再回来一齐清理和修补。” “那麻烦你了。”福尔摩斯看了看吃草的马匹,没有多说什么。罗尔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我们先走。我向前走去,福尔摩斯也准备迈脚。下一刻,福尔摩斯却收回了脚,看向一个地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最后一匹马的马槽。 马槽里堆满了厚实的草料,马儿正用嘴咀嚼着。福尔摩斯伸手把正在吃草的马给赶了开,接着把手伸进马槽的草堆中,一阵摸索,摸出一个不到拳头大的红色珠子。我立即跑了过去,好奇打量着珠子。珍珠表面红光润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一看就价值不菲。 “流月珠!”罗尔不可思议地跑了过来。 福尔摩斯扫了一眼罗尔,道:“这就是流月珠?” “是的!”罗尔语气极为激动,“我们快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p] [maintitle=s1][b]8[/b][/maintitle] [p=30, 0, left]A住宅楼第三层,琼斯卧室前,我和福尔摩斯及罗尔三人出现在这里。罗尔轻轻敲了敲门。片刻后,屋内响起走动声,琼斯开了门。 “老爷,福尔摩斯探长找到了流月珠!”一见到琼斯,罗尔就报了喜讯。 琼斯本来还一脸愁容,听到这句话,急忙看向福尔摩斯:“探长,你找到流月珠了?” 福尔摩斯笑了笑,把红色珍珠递到琼斯面前。 “果然是流月珠。”琼斯拿起珍珠连连道谢。忽然,他表情严肃起来,对福尔摩斯道:“那探长你……找出了杀害罗伯特的凶手?”琼斯紧握着拳头,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目前还没有。”福尔摩斯平静说着,把找到流月珠的经过告诉给了琼斯。 听完,琼斯有些失望,随即恢复过来:“还请探长全力查案,不管最后真相如何,我都会接受。”福尔摩斯点点头,二人寒暄几句后,琼斯关上了门。 “福尔摩斯,我们要不要通知警局?”我说道。 “暂时不要,警局那帮家伙一来纯粹是添乱的,还是安静点比较好。”福尔摩斯否定了我的提议。我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大侦探向来就是这副性格,不知道是该说他自大,还是单纯的自信。不过他总是能破出我看来不可能破解的案子,或许这也是他自信的原因之一。 从楼上下来,福尔摩斯在二楼停住了,对罗尔道:“迪夫的住所是在这一层吗?” “是的,迪夫少爷住在这一间。”罗尔指向最近的一间房,接着指了指另外两间房,“旁边两间一间是安娜小姐的住所,另一间则是……罗伯特的。” 福尔摩斯敲了敲迪夫的门。门被打开,迪夫看见来人是福尔摩斯,立刻紧张了起来:“福尔摩斯探长,我真的没有去过展览室,真的没有杀人,请你相信我。” 福尔摩斯愣了一下,随后淡淡道:“我来又不是说你是凶手的,只是想请你一起走走。” 迪夫微愣,不知道福尔摩斯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答应了。福尔摩斯又去敲安娜的门,不过没有人回应,好像室内没有人。 我们下了二楼,在一楼正好碰到开门出来的艾伦。 “福尔摩斯探长,早上好啊。”艾伦对福尔摩斯假笑了一句,接着扫了眼迪夫,并没有说什么就朝外面走去。“等等。”福尔摩斯叫住了他。 “福尔摩斯探长有什么事吗?”艾伦道。 “没什么,就是想邀请艾伦少爷聊聊天。” “只是聊天吗?”艾伦想了想,说道,“那好吧,反正我现在也闲得无聊。” 这时,住宅楼大门门口回来一人,波特。波特有些惊讶道:“哟,这么多人啊!大探长,难道你已经抓到凶手了?”说着,他还有意无意地斜眼,瞥向迪夫。迪夫愤怒地直视波特,没有说话。 “凶手倒是没有抓到,不过我觉得你挺像的。”福尔摩斯微笑着注视波特,继续道,“既然波特少爷也在这里,那正好,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找到凶手,你说是吧,波特少爷。”闻言,波特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庄园里,福尔摩斯带着一群人,随意走着。期间,福尔摩斯问了艾伦等人许多问题,大多都是都是关于私人方面的问题。几人选择性的回答,都是一些我和福尔摩斯已经从仆人那里得知的消息,没有其他收获。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一处池塘。我看了下方向,这里应该是庄园[color=red]东南[/color]方向的边缘地带,算是一个偏僻比较的地方。池塘也就一个半径二十多米的圆形,看起来荒废了很久的样子,池中水草遍布,池边石壁布满了青苔与裂缝,池塘边的一圈石子路,亦是长了不少杂草。不过池水倒是挺清澈,在朦胧的雾珠笼罩的水面下,众多蝌蚪大小的鱼虾穿梭于水草间,看起来十分清闲。 “这是什么地方?”福尔摩斯询问罗尔。 “这里是观赏池,多年前老爷修建来观赏用的,不过由于这里地处偏僻,距老爷的住宅楼很远,每次都要走[color=red]将近[/color]二十分钟,老爷就很少来这里,仆人们也不常来这里,老爷也没说过打理这里的事儿,所以这里就荒废了下来。”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在这里钓鱼。”福尔摩斯随意说道。 “钓鱼?”波特仿佛听错了,“我说大探长,你没有搞错吧,我们可没有钓竿的。” 罗尔也恭敬道:“福尔摩斯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庄园没有钓竿。” “那里不是有竹子吗,正好可以做鱼竿。”福尔摩斯望着一边。我随他望去,发现那边距离池塘十米外的地方,的确有几根竹子。竹子手指粗细,三四米长,正好适合充当钓竿。 “就算有竹子,你有鱼线和鱼钩吗?”波特不满。 福尔摩斯笑了笑,在风衣里摸了摸,拿出一圈鱼线和一盒鱼钩。 这一幕,引来了艾伦等人古怪的眼神。我在一边暗笑着,没有说话。这是我和福尔摩斯昨天来时,在半路上路过一个渔具店,福尔摩斯买下的。当时我们还商量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钓钓鱼,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福尔摩斯给了每人一个鱼钩和一截鱼线,用随身小刀折了两根竹子,给他自己和我制作了一根简易鱼竿,又在一旁的花坛泥土里挖了些蚯蚓,自顾自的钓起鱼来。我也开始垂钓。其他人看见这一幕,有些心动,趁着无聊,也开始制作鱼竿起来。竹子刚好六根,够我们在场的六人一人一根。 很无聊,我感觉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了。或许是池中鱼很少的缘故,钓了半小时,我居然连一条鱼都没有钓到,福尔摩斯倒是运气不错,钓到两条,不过都只有两只手指合并那么大。他特地从池边的一颗芭蕉树上割了张芭蕉叶,用来放这两条小鱼。至于迪夫和波特,各自钓到了一条鱼,艾伦和管家没有钓到鱼。 “华生,什么时间了?”福尔摩斯也感到无聊。我看了看表,说道:“正好十点半。” 福尔摩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四下环望,指着远处一片开阔的平地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罗尔看了过去,道:“那是草料种植区域。” 福尔摩斯望着平地,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我们过去看看。”说着,往池中放回他钓的两条小鱼,朝着小径走去。[/p] [maintitle=s1][b]9[/b][/maintitle] [p=30, 0, left]草料种植区域,专门种植羊草的地方,羊草收割完晒干后,供马匹食用。种植区域占地不少面积,生长着茂盛的羊草。罗尔带路,领着我和福尔摩斯到了这里。至于艾伦三人,自然是不愿跟来的。 现在属于晚秋时节,羊草早已被收割,只留下了下五六厘米高的青草茬在种植地里,等待来年的新生。种植地旁不远处,有一间比马棚大不少的木屋。 “那里是草料仓库,羊草晒干后就被储存在里面,马棚里的草料都是从那里面运出来的。”罗尔对我们介绍起了木屋。 或许是为了方便运输草料,木屋的门口并没有安装大门。我走进里面,发现诺大的一间木屋堆满了干草料。许多草料被均分成几大堆,整齐有序地从最远处堆到门口,只留几条可以过人的通道。门口附近的空间比较空旷,想必是以往被运走了不少草料去喂马。木屋里没什么特别的,我们打量一番便出了房间。 外面,天色阴沉了下来。高空乌云密布,四面冷风呼啸。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中产生。福尔摩斯似乎也有这种预感。我们对视一眼,同时望向了远处朦胧的一栋房屋。 我们的预感总是准的,这次也不例外。当我随福尔摩斯快步踏上A住宅楼三楼,打开虚掩着的琼斯卧室门时,琼斯已然没了气息。琼斯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靠椅上,四肢无力地下垂,整个上半身被椅背支撑着,头朝天花板仰起,一动不动。心脏处插着一把匕首,还有着少量的鲜血从匕首与胸口的接触处慢慢溢出。 看到这一幕,福尔摩斯奔向旁边两间房,拍门发现门是锁着的,又来到二楼和一楼,同样没有一间房开门。观赏池一如既往地静谧,我和福尔摩斯飞奔到了这里。尽管我们从A住宅楼出发就选择了最短路径前往这里,可还是跑了我们五分钟之久,累得我一边擦汗一边喘息,福尔摩斯也是上气不接下气。迪夫和波特仍在池边安静地钓鱼,看见我们的到来,立即投来了注意力。 福尔摩斯尽力舒缓气息后,望向二人。迪夫和波特相隔较远,皆拿着钓杆伸向池中。迪夫见福尔摩斯在观察着自己,有些不自然,只能默默注视他。福尔摩斯围着迪夫转了一圈,走向远处的波特。波特倒是毫不在意:“怎么了大探长,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福尔摩斯没有回话,看了眼波特旁边一张芭蕉叶中的三条小鱼,朝四周望了望,问道:“艾伦呢?” “艾伦?他说他肚子不舒服,去厕所了。” “你一直在这里钓鱼?” 波特愣了一下,不满道:“哎我说,大探长你逻辑有问题吗,我不在这钓鱼,难道还会和艾伦一起去上厕所不成?” 福尔摩斯瞥了眼他,走回来问向迪夫:“你呢?” “我,我也一直在这里钓鱼。”迪夫文绉绉回道。 这时,艾伦从远处悠闲地走来了,他看见福尔摩斯似乎在质问迪夫,开口道:“怎么了?” “你去哪里了?”福尔摩斯直接询问。 “我?”艾伦平静着一张脸道,“我去上厕所了,有什么问题吗?” “去了多久?” “这个我不知道,我今天没戴手表,你问波特吧,我离开时问过他时间的。”艾伦指向波特。我巡视众人一圈,除了我,全场就只有波特戴了手表。 “那你什么时间离开的?” “好像是十点四十六分。”艾伦回忆了一下。福尔摩斯转向波特,波特懒散地看了下手表,点头确认。我站在波特旁,看向自己手表,现在是十点五十九分,和波特手表上的时间一样。 “福尔摩斯探长,发生什么事了?”迪夫谨慎地出声了。 福尔摩斯看向三人,说道:“你们父亲琼斯死了。” 一句话,如晴天霹雳让三人都愣了一下。片刻后,艾伦才试探性问道:“福尔摩斯探长,你…没开玩笑吧?” “怎么,你不相信?”福尔摩斯锐利地直视艾伦。 “我,我,他真死了?”艾伦似乎很是吃惊。迪夫紧盯着福尔摩斯,脸色煞白,一副不敢置信地样子。至于波特,眼光炯炯,脸上好像有一丝期待:“大探长,老头子他真的……” “现在我确认一遍,你们刚才的陈述可是真的?”福尔摩斯双眼凌厉。 “我的确上厕所去了。”艾伦小心说道。 “那你是真的一直在钓鱼?”福尔摩斯鹰眼直指波特,直击人心。波特下意识退后一步,心虚道:“当然了。”然后他赶紧指向迪夫,说道:“迪夫也一直在钓鱼,他可以给我作证。还有,你看这是我钓的鱼。”波特又指向他钓杆旁芭蕉叶上的三条小鱼。 福尔摩斯转向迪夫。迪夫赶紧唯唯诺诺点头:“我真的一直在钓鱼,不关我的事,真的。这就是我钓的鱼。”他指向自己钓杆旁的芭蕉叶,那里也有着三条新鲜的小鱼。 看着三条小鱼,福尔摩斯突然问向艾伦:“你钓的鱼呢?” “我又没有钓到鱼。” “一条也没有?” “没有。” 观察着三人的反应,福尔摩斯陷入沉思,没能看出什么端倪,只能带众人来到A住宅楼下。罗尔早就在楼下等候,在我和福尔摩斯离开后,罗尔不敢一个人呆在琼斯的房间,只能跑到楼下避开。 众人在楼下等候,我和福尔摩斯再次进入了琼斯的卧室。[/p] [maintitle=s1][b]10[/b][/maintitle] [p=30, 0, left]卧室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琼斯整个人瘫在靠椅上,四肢无力地下垂,伤口处不再溢出鲜血,地板瓷砖的血迹开始凝固。除了胸口心脏伤口处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大片衣服、很多血液通过身体留到座椅、又通过座椅流到地面瓷砖上,整个房间其它地方并无血迹。整个房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福尔摩斯仔细勘察现场后,可以确定卧室是第一现场,尸体没有移动的痕迹,全身无其他伤口,属于在靠椅上被匕首刺穿心脏大量失血而死。 我们在尸体前的书桌关着的抽屉里发现了几本叠放着的旧书籍,书籍旁是那颗流月珠,不仅流月珠在,整个房间其它地方似乎也没有东西遗失。房间简陋,没有值钱的东西,一切都平常地摆放着。尸体靠椅前面的书桌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籍,在某张书页里夹着一张照片,照片里一名女子笑得很迷人。福尔摩斯叫了罗尔上来。罗尔负责琼斯卧室日常的整理,他看了房间之后,确认没有东西丢失,又看了看照片,告知照片中的女人是安娜的生母。罗尔同时也表明,琼斯在卧室时,有时会虚掩着门,这种情况下琼斯一般是在看书写字。虚掩着门是为了让室内没有压抑感,也是琼斯为方便看书累了而到走廊吹吹风。 福尔摩斯驱走罗尔,和我搜寻了三楼另外两间房,都是琼斯的书房,没有异常发现。从一间书房出来,福尔摩斯点燃起烟,身体半倾在过道窗户框上看着远方沉思。良久,他看向我:“华生,你怎么看?” 我没有回话,我也在思考。我们已经从罗尔处得知,这庄园除了我们几人,没有多余的人了。 仆人们今天天还没亮就全部回家了,进行每月两天的休假。因为仆人的回家,庄园大门是从内反锁住了的,庄园高大围墙上也有倒刺,可以排除外来人员作案。 多日后,呼啸庄园的悬案仍没有得到解决,因为我们从未发现过安娜。直到半月后一个偶然的下午,我们在伦敦的一处教堂发现了安娜。安娜已然出家,成为了一名修女,寡言少语。我们试图询问她一些线索,但未有收获。询问了教堂的多个其他修女,我们才得知,安娜是半月前一个夜晚来到这处教堂的,后来的日子从未离开过教堂,而琼斯的死亡,是在安娜离开后的第二日。[/p] 图1 136-1.png 图2 136-2.png 图3 136-3.png [size=3][b]谜题篇结束,请根据文中信息给出严密的逻辑,解释所有疑点。[/b] 备注: 1. 谜题已给出与案件有关的所有人物。 2. 谜题背景设置在19世纪末的英国伦敦,如果文中与现实背景有不同之处,一切以文中为准。 3. 谜题无叙述性诡计,请根据线索,遵循严密的逻辑解题。 [color=red]4. 19世纪英国遗产继承法规定:若死者没有留下关于财产分配问题的遗书,死者遗产的三分之一归教会,剩余三分之二由妻儿子女平分。[/color][/size] [align=center][img]http://c2.tuilixy.net/pic/mmzg2.jpg?v=2[/img][/align] [hr]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url]http://www.tuilixy.net/thread-104993-1-1.html[/url] 本题[color=red]截题时间:2020-05-29 20:00[/color]届时将放出第 136 期谜题答案以及 137 期谜题。
5 | 楼主| 发表于 2020-5-22 23: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b]修改记录[/b] [quote]我望着波特,看见他汗水淋漓的脸上写满了震惊。波特上前试探性地碰了碰罗伯特的手 改为 我望着[color=red]艾伦[/color],看见他汗水淋漓的脸上写满了震惊。[color=red]艾伦[/color]上前试探性地碰了碰罗伯特的手[/quote] 2020年5月25日 15:00:52 [quote]不过由于这里地处偏僻,距老爷的住宅楼很远,每次都要走二十多分钟 改为 不过由于这里地处偏僻,距老爷的住宅楼很远,每次都要走[color=red]将近[/color]二十分钟[/quote] 2020年5月25日 17:33:28 [quote]这里应该是庄园西南方向的边缘地带 改为 这里应该是庄园[color=red]东南[/color]方向的边缘地带[/quote] 2020年5月25日 21:00:31 [quote]罗尔将抱着的草料放入最后一匹马的马槽中 改为 罗尔将[color=red]最后一堆靠墙[/color]的草料放入最后一匹马的马槽中[/quote]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5-29 20: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0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0-5-29 20:07:5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前排,混个脸熟...dbq我没看懂题,谢罪[::88::]
1 | 发表于 2020-5-29 20:15:2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分谢罪……(真的tql……我一点都没答对……)
  • 눈_눈☆ 2020-5-29 23:17 说:

    我想看答案,我还没有那么多英镑,可以给我瞅瞅吗
  • 凶手是我ywz 回复 눈_눈☆ 2020-5-30 08:49 说:

    不可以哦……
  • 凶手是我ywz 回复 눈_눈☆ 2020-5-30 08:49 说:

    你还差多少……?你要是实在没钱我可以给你点……
  • 凶手是我ywz 2020-5-30 08:51 说:

    为什么每次在一前排就有人找我要答案啊……两次了……
匿名
1 | 发表于 2020-5-29 20:16:04
当时就写了一句话,然后看不见答案,我想是因为我写的太少被删了……谢罪
1 | 发表于 2020-5-29 20:19:3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就是遵循严密的逻辑解题{:alu23:}
  • 0119 2020-5-29 20:27 说:

    看来我还是喜欢小烨子侦探,至少我瞎编都知道怎么编。这种难题不知道从何编起
1 | 发表于 2020-5-29 20:21:0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草料那里没看懂,以为是管家从木屋抱的新草给马吃,然后里面有珍珠呢。 管家也是,他就算把珍珠拿到马厩里,他可以藏在哪堆草的最下面,不可能有人去碰的地方,所以怎么也不可能夹着珠子的草被放到马槽里啊。再说了,就算有人怀疑珠子藏在草里也先去翻木屋,怎么会大老远去翻喂马的地方呢?怪怪的。 而且福尔摩斯怎么就看见草里有珠子了呢?难道是它那耀眼的红光,被太阳的余晖反射的blingbling的吗? 2、至于艾伦上厕所也挺奇怪,万一他就是小便,三两分钟就回来了呢?难道之前给艾伦下过泻药吗?怎么就能利用艾伦上厕所的这段时间来为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明去杀人呢? 最不能理解的就是福尔摩斯分析得头头是道,为什么案子发生了多日后也没有破获呢?为什么当场不揭发呢? 看来镰鼬和福尔摩斯都是难题之最[:tl59:][:tl59:][:tl59:]
  • 花生一 2020-5-29 20:32 说:

    第1点,疑问解答中已经解释清楚了喔,至于福尔摩斯怎么发现眼尖珍珠在马槽的。。。。。。
    第2点,在答案里也已经解释清楚了,在解答篇中间段落的小括号中有说过这种情况。
    第3点,推理需要遵循线索,因为没有发现安娜的行踪,所以是不能胡乱指正凶手的。
  • 0119 回复 花生一 2020-5-29 20:34 说:

    不愧是福尔摩斯,真的很严谨!
  • kyuyo 2020-5-29 20:48 说:

    哈哈哈我之前一直没看懂,直到码答案的时候忽然发现,这是个跟御风之舞一样的坑啊,于是我就开始口胡了。
  • 0119 回复 kyuyo 2020-5-29 21:06 说:

    说的好像谁不是似的
  • 独上西楼 2020-6-1 22:25 说:

    ……有本质差别。
1 | 发表于 2020-5-29 20:28:0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我等凡人所没有的严密逻辑[:tl108:]
| 发表于 2020-5-29 20: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soga!我都答了什么啊我....
返回版块
1234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