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380|回复: 24

[原创短篇] 《迟到的雨,等不来的伞》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0-5 22:16:34 | 2020-10-5 23:53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b]文[/b] 晚上十一点,一栋高楼伫立于夜色下。自动门开开合合,人流淌到街道上,三两成群,或前去酒吧,或相约一同看电影。北仓凉把门禁卡贴到感应器上,绿灯亮起。 天时经已入秋,风微凉,有点点冷。 高楼下是一条贯穿南北的人行道,设在大马路旁边,向前一公里,左拐进一条狭窄的小巷,约莫十分钟回到大道上,却已经是十几年的老城区。北仓凉小的时候,这里是城市的中心,无数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年轻人们以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为荣。如今时过境迁,灰色的墙体破落的树,楼下的牛奶店邻居的婆婆。父亲死后十年,北仓凉没有搬家。 一个女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腿叠着腿,烟雾缭绕。 “渡边?” 北仓停下脚步,有点惊讶。 昏暗中有一点红光,渡边夹着烟。 “你怎么在这?” “我来喝酒。” “家里可没有。” 一只白色的臂膀在雾里探出来,沉甸甸的塑料袋在空中摇晃。 “我有。” 北仓沉默了一瞬间。 “总之先进去坐一会儿吧,等等我送你回阿姨那儿。” 她吐出一口烟,没有回答。北仓拾阶而上,掏出钥匙。门开了。渡边站起来扔了烟头,越过他走进门廊,消失在客厅里。 脱下皮鞋,解开领带,松了最上面的扣子。 去到客厅时,他看到渡边正站在书架前,手里捧着一本书。 “什么书?” 指尖轻轻捏着页尖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 “不告诉你。” 他有些无奈,视线落到她的脚上。黑色高跟靴包裹着脚跟踩在白色瓷砖上,等会儿要把地板都拖干净才行。 北仓在沙发上坐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茶几上摆着一个精致的蓝色音箱,只拳头大小,漆一副喇叭的图案。那是二十二岁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当时父亲还未过世,他们两家时常往来,也不用避嫌。 渡边坐下,呲地扯起拉环,泡沫涌上来。 北仓叹了口气,也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罐啤酒。 “好喝吗?” 她问。 “一般。” “我觉得好喝。” “我知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过来吗?” “喝酒?” 渡边瞪了他一眼。 “愚蠢!” “我们看电影吧。” “啊,傻瓜,傻瓜。” 渡边高昂起头,洁白的颈项长长地。猛一垂首,易拉罐被重重打在茶几上。塑料袋里满是啤酒,她的手腕被白色遮住,袋子蠕动,凸起又凹陷,缩回来时手上多了一罐啤酒。 她又大口大口地将酒灌进嘴里。 “慢点,慢点。” 北仓说。 “伊藤叔今天又来我家吃饭了,带着他儿子。” 渡边忽然说道。 北仓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爸死之后的股份落到牧野董事的手里,他是藤井派的。” “恩。” “再这样下去我爸就会被赶下台,除非获得伊藤叔,钢铁制业的支持。” “恩。” “极尺是我爸一手创建的,我不想他落入别人的手里。” “恩。” “总之,我要结婚了。” “所以,我们做爱吧。” 沙发是L字形的,渡边坐在横线上,北仓在竖线上。她的背部倚着靠垫,双腿交叉横放坐垫。黑丝袜紧紧裹着小腿,它微微抬起,足部弓起,肉色的脚趾欲要撑破丝袜。北仓感到呼吸急促,空气迷蒙起来。脚趾缓缓放大。熟悉的淡淡烟味儿,四周雾蒙蒙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她夺得击剑冠军,却肩部受伤,被迫退役的那一年吗?亦或是跟随她父亲进入公司实习之后?几丝皱纹蜿蜒曲折,嘴唇张合,白色气体融入空中,足尖轻轻点在皱褶上。受伤后的那天夜晚,她站在江边,月色之下,脸上有什么一闪而过。那是眼泪吗?不,她从来不哭……她扑到他身上。医生没有脸,白大褂在说话。“你的意思是我不行了吗?”“形而上学地说,你依然是个男人。”“实际上呢?”“噢,我很抱歉。”渡边双腿半跪,膝盖顶在他两腿中间,俯身向下,发丝遮住他们的脸。她开始抽烟,对了,那同样是一个秋天,她坐在漫天的枯黄之下……骨节微微凸起,那是一对弹钢琴的手指。它顺着长裤裁剪的边沿往上,抚平皱巴巴的纹理,消失在北仓的两腿之间。 他猛然惊醒,一把推开渡边。 渡边倒在地板上,半撑起身子冷眼望他。 “对不起。” 他说。 “我不要听这个。” 那你要听什么?北仓没有这样问,因为那样太无耻。他只能沉默。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他想再说‘对不起’,可又想起她要他不要说了。 灯管洒下白色的光,茶几上摆着拼图、耳机、音箱。瓷砖泛着光,黑色鞋印印在桌子底下,椅脚边缘。沙发默默不动。 “你是一个无情的混蛋。” 渡边说罢,拎起包包走出客厅。门廊处传来关门的声响。 屋里没有人了,易拉罐歪歪斜斜地倒在茶几上。一罐未开封的孤零零立着。 有什么在窗外一点点敲打,起初只小小的一丝,俞来俞响,俞来俞响,终至完全包围客厅,似乎有无数的什么狂乱地砸下天花板。 下雨了。 (完)
  • 后行 2020-10-6 01:37 说:

    总之睡前顶
  • 俞道言 2020-10-6 02:07 说:

    〔言氏施法〕
  • 后行 2020-10-6 15:10 说:

    总之顶
  • 后行 2020-10-6 19:55 说:

    订总之
  • 后行 2020-10-7 10:51 说:

    总之顶
  • 后行 2020-10-8 08:14 说:

    啦啦啦
1人评分
英镑 +3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5 22:20:05 | 2020-10-5 22:23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杂烩。集合了我所会的几乎所有技巧,并不拘泥于镜头感了。或许会就这样固定下来。 但是,谁知道呢? 顺便,这篇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星期吧。有闲就写写,还挺耐心的
2 | 发表于 2020-10-6 08:34:08 | 2020-10-6 08:50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怎么说呢,也许是太注重技巧了,没有抓到人物本身。 或许你想写一个女孩纸家道中落后的“堕落”,命运不由人的可悲,以及男孩对女孩的怜悯。但是到后面我没法对这个女孩产生同情,没法代入男孩的感受。 镜头是无情的,但写文章需要富有感情。 另外就是人物行为逻辑,我感觉是身为作者的你想要人物做某个行为说什么话,他就做了或者是说了,但是他的行为以及他说的话能够支撑他这个人吗?符合当下的情景吗? 举个例子:    “极尺是我爸一手创建的,我不想他落入别人的手里。”    “恩。”   “总之,我要结婚了。”     “所以,我们做爱吧。” 首先我想问,“所以,我们做爱吧。”这句话到底是男方说的,还是女方说的。如果是女方说的,以这种一句一句的形式展现给读者的话,读者很容易就误会了。因为如果按照那个对话的形式,这句话应该是男方说的。 但如果是男方说的,那我就觉得更奇怪了,女方前面吧啦吧啦说了自己家道中落,委身于人。哪来的“所以”? 如果这么描绘: 他沉默了一会,突然从渡边手上把酒夺了过来,又喝了一口放下,然后凝望着渡边说:“我们做爱吧。” (我就不组织语言了) 那么这个时候,他的沉默至少说明他对渡边的经历有所思考,后面突然的行为,表明他是突然的做了个决定。也许是有点“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及趁此机会弥补两人的遗憾。 “ 你是个无情的混蛋。 ”写这句的时候,我认为是描写女主面部微表情的好机会。此时应该是她多种情绪叠加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前面的身世沉浮,还有此刻,片刻欢愉的失去。最后也没有放纵这一回。所以这里是她情绪的制高点。她的“牛奶”被打翻了。牛奶泼了,可以先呆滞再哭泣,也可以是别的什么反应。 不收尾了
  • 后行 2020-10-6 09:42 说:

    谢谢栗子的评价。
    其实栗子对于文章行为理解不到位无可厚非,因为有些要写出来的东西我没写出来,所以显得缺了什么。下次我注意一点。
    但有一些纯粹是写得比较隐晦,人物感情和行为逻辑在我这个作者看来是合理的,如果要让我说明其实可以说上一大堆……但没这个必要,毕竟书是读者读的,不关作者啥事。
    “我们做爱吧”是女方说的,插在那里是考虑到节奏的问题。
    最后说“你是个无情的混蛋”那里我是故意忽略渡边的心理描写以及神态,因为我只想描写人物本身,并不想我这个作者去评判太多。算是冰山理论吧。
  • 后行 2020-10-6 09:43 说:

    突然发现栗子是黑小鸡。发现不能评分的痛了
  • 九色鹿 回复 后行 2020-10-6 09:45 说:

    原来如此。我发现我看错了个东西,我把不拘泥于镜头感,看成了注重镜头感。然后围绕镜头感展开了评论23333
  • 九色鹿 2020-10-6 10:01 说:

    另外,“混蛋” 那里,如果你想要“留白”的话。为什么不把后面的描写也一并省去呢?

    渡边说罢,拎起包包走出客厅。门廊处传来关门的声响。

    “你这个混蛋。” 过了会儿,门廊处传来关门的声响。

    我感觉中间她离开的过程可以一并省略了。如果你要写她怎么离开的,那就是注重“镜头感”,那就需要面部表情。反过来就可以都省略了。
  • 九色鹿 回复 后行 2020-10-6 10:01 说:

    @后行
  • 后行 回复 九色鹿 2020-10-6 10:09 说:

    的确不错。
    不过留白也不意味着要忽略动作,而是动作下面代表的意义。因此换成你这可能会更好,但我这个也行。
2 | 发表于 2020-10-6 20: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过去我看网文的时候,一看到那些将男女之事拿出来吸引读者的小说就嗤之以鼻,甚至无趣地打开了浏览器——其实就是对这种行为比较反感。 但是看了胡君的小说就没那么反感了,尤其是这篇当中的片段。能把性爱过程写出这种感觉也是不错,反正我写不出来。 立意剧情啥的基本上没看懂,但至少看得蛮舒服的。没啥可说的,反正我觉着是写得不错。 最后强掰一点吧: “天时经已入秋,风微凉,有点点冷。” “凉”和“冷”似乎是有点重复吧,虽然凉是客观事实,冷是主观感受。但加在一起还是感觉到重复。 另外就是和楼上的一样,分不太清哪个角色说了哪句话。但看得出来胡君有在刻意区分了(否则也不用在“好喝吗?”后面加“她问。”),然而读到一般还是不太清楚,或许区分下人物的说话语气会好些? 中间那一大段似乎是将回忆和现实相交来写的吧,其实也有点分不清楚现实和回忆的部分(不会是我脑瓜子不好使了吧),建议分段来写? (强行挑刺)
  • 后行 2020-10-6 20:09 说:

    谢谢静君评价!
    下次我再注意一下谁在说话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6 22:05:5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应该到红小鸡
  • 后行 2020-10-6 22:06 说:

    草。
1 | 楼主| 发表于 2020-10-7 22:07:5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谁点楼上鬼谷赞的,给爷出来
1 | 发表于 2020-10-16 09: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挺好的,就是有些地方看不太明白
  • 后行 2020-10-16 09:06 说:

    我也看不懂
| 发表于 2020-10-18 20:20:1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鬼谷猛然惊醒,一把推开虎妞。 “嗯啊”虎妞嘤咛了一声,倒在地板上,维持住销魂的姿势。    “对不起。”    他说。     “我不要听这个。”虎妞朝他竖了个中指,然后用手指在鬼谷的那里画圈。 鬼谷把她的手嫌恶的扒开    “那你要听什么?”鬼谷懒得问,觉得怎么问都像个傻逼。   “嗯啊,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虎妞娇嗔。    他想再说‘对不起’,可又想起这太傻逼了。   “你是一个无情的大混蛋。”     虎妞说罢,把包往地上重重的砸了一下,拽起包就离开了客厅。门廊处传来关门“砰”的一声。    屋里没有人了,易拉罐歪歪斜斜地倒在茶几上。一罐未开封的易拉罐在地上滚来滚去。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