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438|回复: 10

[原创短篇] 『连载』山鬼

简洁模式
发表于 2021-11-30 17:28:4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轰隆!”一道惊雷,闪耀于九天之上,哗啦啦的雨洒落人间。
“轰隆!”又是一声惊响,电光划破天际,曳着长尾,照亮了地面上形如蚁群的人……

“刷刷刷刷”整齐的脚步声在山林中响起,地面的泥水飞溅上行人的鞋上……

“报告统领,前方有一破庙,可以避雨。”一名穿着轻甲,戴着蓑衣斗笠的人,骑马赶上队伍前方的统领身旁。
“嗯,辛苦了,前方引路。”那统领回道。
“领命!”那人便是军中斥候,只听他高甩起马鞭,“啪!”的一声响后,便高声呼喊:“前面有一破庙!修整避雨!”说罢,便领头向前,身后同样呼声响起:“前边有一破庙!修整避雨!”……

一刻钟后,一座破庙出现在了前方,几名同样骑马的军士,先入庙内,粗略检查和打扫后,就生起了火堆,之后,那统领与身后众人方入庙内,其余人只好从板车上抽出油布,在院里搭起数个简易帐篷,然后从车上取水解渴……

“隆隆!”外面的雨仿佛再次下大,靠门的军士把庙门关上,外边的冷风碎雨便吹不进来了。庙内二十来号人,倒也不算得拥挤,但只有寥寥几人围坐在火堆旁,别的都靠墙倚柱,闭目休息。
“赵统领,你说这雨水,啥时候是个头啊。”说话的是负责后勤的副统领——杨月。
“说不准,这得看老天的意思。”赵统领回答到。
“诶,要我说,今年这横州府也是有够倒霉,剑南道那边还在闹旱灾呢,这边就下起了大雨,皇上这替天祈福啊~却是祈到了别处,这还真是……”
“我说杨月,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连皇上你都敢编排。”同样围在火堆旁的另一人说到。那人没穿军装,却是在怀里抱着把剑。
“我说这不会真的是有鬼怪在做乱吧……”围在火堆旁的最后一人,是一个略显年轻的后生。
“哈哈哈~你不会是怕了吧,就算真有啥妖魔鬼怪,我狄兰也必将其斩于剑下!”那怀中抱剑的原来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一剑寒光耀九州——剑客,狄兰。”
“呸呸呸,瞧你这臭嘴,什么神啊鬼啊的……真是……”那杨月听完,赶紧朝地上“呸”了几口。
“杨副统领,那狄兰自以为天上地下就他最强,咋们别理他。”那后生说。
“诶!你这厮,是瞧不起我狄兰还是瞧不起我的剑!”狄兰说着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把房中众人惊醒了。
“咋样?!我赵年就是瞧不起你这‘天一地二我老三’的样子!”那后生赵年不甘示弱的跟着站了起来。
“年儿,住口!”赵统领再次开口到。“都给老子……”话还没说完,赵统领突然停住了嘴。
“叽嘤儿~~~!桀桀桀桀~”原来是庙外传来奇怪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音?”赵年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的声音……”
“诶呀!不会是……真的闹鬼了吧!”杨月刚说完,狄兰就冷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在这里装神弄鬼!”然后拔剑,撞开门从了出去。
“啊,这这这!”狄兰刚刚出门,便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醒醒,起来,快醒来!”所有的军士都倒在了地上,任凭狄兰如何用脚踹也不见醒。

这时,庙内的众人也都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吓呆了。
“鬼啊!杀人啦!”杨月第一个打破了沉寂。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狄兰的剑也掉落在了地上,溅起朵朵水花。
“雨停了……什么时候停的雨……”只有赵统领冷静的说。
“嘿嘿嘿~雨停了~该上路了!”
“是谁?!”
“啊!”
一声惨叫,回荡在山谷之中。
……

横州府位于岭南道西北,近年不知为何,大雨连绵,灾情不断,当今皇上不得不拨款救灾,调集三团府兵,记600人,命左右果敢都尉分任正负统领,暗中更是请来了“一剑寒光耀九州——狄兰”这等江湖高手相助,却为曾想在途径钦州境内的时候,押运部队音讯全无,皇上震怒,下令彻查此案,由大理寺全力调查……

钦州府属下州,眦临十万大山,崇山峻岭无数,自然衍生了大量山贼强盗,然当朝皇上圣明,治国有方,盗贼有了日常生计,平日里那掉脑袋的事儿便少了,仅有的顽固,也被各地镇军剿灭,钦州府一跃成为了文人墨客踏青、寻求灵感之所……

距离案发已经数日,今天钦州府东门封门,任何人都不许由此出入,但东门不远处,却汇聚了大量平民百姓。
群众们在东门前议论纷纷:
“子墨兄听说了吗?娘娘山上出人命了!”
“什么?”
“我和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
“你还信不过我的嘴吗?”
“子墨兄我自是信得过的。”
“快说快说。”
“那死的人啊……是官兵!”
“什么?!官兵!”
“你小点声儿,听说死了五六百人呢!”
“这……莫非是娘娘显灵?”
“那当然了,除了娘娘还能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诶,我说晋能兄,你怎么知道得如此……”
“快看快看!那就是钦差吗?”
“在哪里?在哪里?”
“还真是!”
“长吏大人也来了。”……

兵分两列,立于城下,只见数人站在正中,仿佛是在等候什么人……
“开城门!”随着令手高呼,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一队龙虎军拱卫着一个人快速向城门接近。
“吁~!”明明只有11个人却有22匹马,明显是日夜换骑,长途奔袭而来。
“敢问这位便是大理寺司直,周治,周大人吧。”那长史和几位护卫待众人下马后,快步走来。
“这位大人到是好眼力,未请教。”周治敷衍的抱了抱拳。
“请教不敢当,周大人这犹如天上皓月般耀眼的人才,谁都能一眼认出,算不得好眼力。在下添为钦州长史,姓刘名吴亮。”周治听完刘吴亮这番话,便知此人油腔滑调,溜须拍马,平日里未尝没有贪污受贿之嫌,心下对其好感欠佳。
“久仰久仰,刘大人过誉了。”当下便牵着马领头就走,可怜了那刘长史,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满脸是汗的跟着。
“这……周大人啊……周大人……等等在下呀……”
“刘大人客气了,你我同为从六品上,大人之称,还请不要再提了。”
“那……那刘某厚颜……便称周大人周兄……如何?”刘长史一边喘着气,连汗都来不及擦,紧紧的跟在周治身后。
“刘大人请自重。”周治头也不回的说到。
“周兄,你我同朝为官,何必这么生份?在下已经在昌德楼定下饭局,为周兄接风洗尘,不知……”
“不必,在下不敢忘记圣上嘱咐,当优先破案,这饭局就留到破案之后吧。”
“诶,周兄……周兄等等呀……”
……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0 17:29:15 | 2021-12-1 13:24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晚为雨夜,所有的脚印都被雨水冲刷干净,之后因为不明原因,案发现场燃起了大火,所有的痕迹也都被焚烧干净,而且是在案发一天后才被横州府派来的斥候发现,所以……”
“所以这案子很棘手,你们就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请周大人明鉴啊,衙门的人已经调查几天了,毫无所获。”
“那银两呢?”
“当时我们就封锁了钦州府所有的大小道路,附近地界也是同样,而且还派了大军搜查,我可以肯定,这银两绝对不可能离开钦州府境内!”
“钦州府境内?这方圆几千里地都是钦州府境内!”
“这……”
“刘大人,还是派个人带我去一趟那娘娘山吧。”
“好说,好说,我马上就安排人。”

娘娘山是钦州府城附近的一座小山,山虽小,却是地形险恶,娘娘山的娘娘峰,高不过百丈,却是陡峭无比,至今无人能够爬上去。娘娘峰下就是娘娘庙,娘娘庙里的娘娘像已经残破不堪,没有人知道是哪一位娘娘,但是整个钦州府境内,都知道这座娘娘庙的灵验,而且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所以就传出了娘娘面前不能言语的禁忌。娘娘庙前是一条山路,山路不宽,不少地方都长了些许低矮的杂草,这条山路人称娘娘道,直通娘娘涧,过了娘娘涧,下山,就是横州府境内了,是一条近路,但是自从娘娘山娘娘庙的邪乎传开了以后,不仅是过路商客,就连山下猎手也极少山上,所以这路就此荒废不堪。

已经是正午刚过,阳光西斜,周治一人与陪同的捕快一行五人向山上走去。
“周大人真是尽心尽责呢,赶了那么久的路,一来到钦州府,就直奔恐怖的娘娘庙。”说话的是一个捕头,正是这些捕快的领头,姓方,平日里走街串巷的对付坑蒙拐骗是一把好手,但是却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大案子。
“皇命大过天,更何况这笔银两关系整个剑南道百姓的安危,早一天寻回,就能少死很多人。”周治说完,再次加快了一些步伐。
“周大人说的是,可是也要注意身体呀,不然您出了什么事,这案子也没人能破啊。”身后的一个捕快说。
“不是还有你们吗?”周治毫不在意的说。
“大人……这……这么大的案子……”另一个捕快说。
“大人,下官虽然没什么大的案子经验,但是定当全力以赴,为了千千万万的百姓,也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官衣。”又是一个捕快接话,他站直了身子,神情认真的对着周治说完,就拱着手,深深的鞠了个躬,“下官以能有大人这样的官为荣。”
看见周治停下了脚步,方捕头赶紧上前一步对周治说到:“大人,这是李大胆,从小就大胆,和我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还是一个新人,他说话没个分寸,你别往心里去。”
“好啊,很好,要是多几个这样的人,这案子就不用愁了,你这几天就跟着我吧。”周治回过身,看着一脸认真的李大胆,不似做作的神情,对这方脸汉子多了几分好感。
“大胆,还不快谢谢周大人。”方捕头拍了拍愣着的李大胆。
“多谢大人提拔,下官定当全力以赴,任大人差遣。”李大胆姓李名大胆,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胆,娘死的早,父亲又是个刽子手,人们说带孩子不吉利,一个大老爷们也不会照顾孩子,就被寄托在方捕头家里,后来方捕头去了钦州府当捕快,李大胆就跟着来到了钦州府。
……

一行五人,来到了娘娘庙附近,远远的,就看见有几个官兵在看守。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官兵,不情愿的离开了倚靠着的树,走到太阳下边,拦住周治一行人。
方捕头走过去,递出了一片公文。“我们是来调查娘娘庙一案,这位是周大人。”方捕头让了一条道给周治。
“大人。”官兵看过了公文,招呼过同伴,就领着一行人向前走去。“大人,娘娘庙就在前面,自从案发后,这里就被我们营接管了,一直都是我们队在这儿守着,也就钦州府的人来过查探。”
“是的大人,下官知道一些,第一批来调查的是张风他们,和我们这些平时里负责街上案子的不同,张风可是真有本事的人,破过不少命案。”方捕头经常在街上混,对这些事情倒是颇有了解。
“现在这里只剩下残骸了。”官兵对着周治说。
周治不言语,只是站在曾经的娘娘庙前,看着被烧毁的残骸:
已经被烧得漆黑碳化的木头和一些残破的兵甲刃具,一些像是棉絮的东西和一座倒在地上的黑色娘娘像。
“烧的很彻底呢,看来这里是不会有什么线索了。”周治看着残骸说。
“是啊,整个娘娘庙就剩一个塑像了。”官兵回答道。
“大人!这里!”方捕头挥了挥手招呼周治过去。
“因为这尸体太多了,都放在后面这里。”方捕头为周治带路……
绕过一段山路,路两旁荒草高近三尺(此处为市尺,约在29cm~30cm之间,三尺约90cm),山路狭窄,明显是最近被人为开辟出来的。小路不长,不到百步,转过一块凸起岩壁,就来到一个同样被开辟出来的露台,一股淡淡的怪味在空气中出现。
“大人,这里是临时停放尸体的地方。”周治听方捕头说完,就开始在露台上打量……
露台不过方圆两百步(一步六尺,方圆两百步约360m²),搭着好几个白布棚顶,地上挖着一个大坑和许多一人大小的小坑。
“尸体原本是想运下山去,给仵作检验,可是后来张风带人到这里看过之后,就在杂草丛里开辟了这么个地方,用来停尸,连仵作都省了,案子完了就地掩埋。”方捕头跟着周治在露台上绕了一圈。“大人,小坑里是还算完整的尸体,大坑里放的……说的不好听的,那得叫残渣了。”
“怪不得尸体能放这么久,这都焦了,亏得我赶了这么久的路。”周治看完尸体不由得叹了口气。“都快成碳了,也没……”周治突然停下了脚步。
“大人,您有什么发现?”
“这里的尸体都齐了吗?”
“这……”
“整个运银队不下六百,怎么就这么点残骸?”
“大人,这么大火,怕不是有些人灰都烧没了。”
“嗯……”周治沉思了一会。“不对……我们在走回去,就从来时的路往回走。”
“大人,等等啊!”方捕头赶紧招呼着众人追了上去,留下几个官兵,面面相赫。
捕快们看着面色凝重的周治,就知道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这就是车队走的路吧。”
“是的,山上下山的路就这一条。”
“案发当日下过雨,案发后是否还有车队经过?”
“这就要回去看看路引的备份了,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
“这里有车辙,但是很正常,因为银子很重,下雨道路泥泞,很容易留下车辙,这几处断断续续的应该是大雨把浅的痕迹冲刷干净了,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真正关键的是……。”
“您是说?”
“你看这里的车辙比起刚刚那处,是否太浅了些?”
“确实,是不是这雨太大了?给冲淡了?”
“但是你看,这里脚印,虽然府兵不着铁甲,但也留下了些浅浅的脚印,从头至尾没有变化,要是雨水冲刷所致,那不可能只冲车辙不冲脚印。”
“那莫非是那歹徒在此处就把银两盗走?”
“也不可能,虽然当晚大雨滂至,但如此重量的银两转移不可能不惊动看押的府兵,而且此处离那破庙颇远……”
“大人,那是娘娘庙,还请慎言呐……”
“什么娘娘,那庙宇破败不堪,即便真有神灵,也早就离开,现下怕早已沦为山精野怪的居所也不可知,何惧?”
“是是是,大人教训得是。”
“哼,算了,天色将晚,正好就沿路下山,回罢。”
“是,大人。”
……
钦州府城,一处繁华街上,黑匾朱字,上书“莫府”两字。府中一池塘前,五角亭下,几许残霞升,照印在一人脸上。
只见另一人,鞠躬拱手站一旁:“大人,小人已经命工匠赶工,必能在明日之前完成。”
那人听罢,满意的点点头:“嗯,让人,请京城来的官差,今晚到位府上一聚吧。”
“大人……这……”
“可是有何不妥?”
“据说那京城来的周治,为人甚是高傲,今天刚刚弗了刘大人的脸面,听说刘大人这会儿正气恼呢……”
“既然如此,此事便由你去做,切记别出什么差错。”
“是,大人。”
……
一抹残霞烧天,正是日落月出,阴阳交替之时,城门处异常的冷清,只有一队官兵看守。
这时,官道上走来了几个人,正是周治和几个捕快。他们沉默着赶路,每个人心中仿佛都有着不小的心事。
“大人~大人!”一人站在城门口下,规规矩矩,站得笔直,正是莫府管家。
要说这莫府,在当地可是了不得的地方,这一切要从莫老爷说起。莫文已经有五十余岁,三年前还乡,之前最高曾当过正五品上的大官,因为其父莫祖,曾任太学博士,所以对莫文管教甚严,莫文从小就博学多才,在官场上也是八面玲珑,又受父亲萌阴,自然是加官进爵,毫无阻滞,但要说威震四方,还是多得其子莫尚,这莫家说来也怪,莫文之父当的是五品的官,莫文自己又是中书舍人,现在这莫文的儿子,更是当上了从四品下的秘书少监,这莫文年仅10岁的孙子,怕不是以后得当上三品大员不成?以莫家祖孙三代人在朝廷上的势力,就连当地县令也不敢得罪这莫府。
周治和众捕快赶至城门前,只见那管家,两手一恭,客客气气的对着周治说:“小民曹璐,见过周大人当面,尊莫老爷之命,想请大人前往莫府一叙,小民已经备好酒菜,不知大人是否能够给莫府一个面子,救小民一命。”
“怎么,莫非我不去,你家主人还会打杀你不成?”
“莫老爷宅心仁厚,倒是不会怪罪小民,只是小民念主人的好,在老爷面前夸下海口,斗胆请大人一叙,若是不成,小人无颜再回这莫府之中了。”
“原来是莫老爷,大人,属下们就行告退了。”方捕头带着手下进城远去。
天将暗,夕阳没过城中,余晖残存,远处的兵丁交换城防。
“你这人,自己许下的话,却要他人来还,我若是不去呢?”周治看着方捕头一行的身影远去之后,对着那管家说:“难不成你还能绑了我去?”抬脚就往城里走去。
只见那管家对着周治的背影深鞠了一躬,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就默默的站在那里……约摸百十步之后,周治停下身子,转身看着那管家,却是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还不快带路?我可不认识莫府大门。”然后又是转身走去。管家听罢,一路小跑的就追了上来,“不敢累大人费心,请,这边请。”
……
“大人,这里便是莫府。”
周治看着面前朱漆楠木大门,竟比今早见到的县衙府门还要霸气逼人,两只精雕细琢的石狮居高临下的盯着每一个过路人。
管家领着周治穿堂过院,来到一方石亭,石亭轻纱帐幔中透出烛光星点,周治在管家的示意下独自一人进入石亭,石亭里莫府主事人莫文,端坐在石桌另一端,把玩着手里的银盏。
“想必阁下就是京城里来的官差,周治周大人吧。”莫文给自己斟上一杯酒水。“听闻早上周大人刚到就匆忙三山差案子去了?”
“莫大人这可是折煞我啊,下官一小小司直,怎敢当这一句大人。”周治在临行前,就被上头交代过,这钦州府藏着一尊大神,当然知道眼前人的身份。
“啊哈哈!”莫文笑了笑,“没想到周……周老弟竟然会在意这些,现在莫某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辞官后的日子可是清闲自在得很啊。”
“呃,不知大人寻在下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来来来,先吃菜,我可是等周老弟许久,饿得很啊。”莫文给周治也斟了一杯酒。“今早老弟没去那昌德楼可是亏大了,那昌德楼的片儿鸭和卤味可是一绝啊。”
“身受皇命,不敢懈怠。”周治看着卓上菜肴,虽然都是些平常菜式,却也精巧,无论是刀艺还是摆盘都是上品。
“哈哈,如何?老哥这几个菜式可还能入口?”莫文看着吃了起来的周治问到,“我几年除了养花练字,也就这烧菜的手艺还能拿得出手。”
“大人谦虚了。”
“诶,实话实说吗。”
两人吃过一轮约一刻钟后,莫文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起酒杯。
“周老弟来走一个。”
周治看着自己没动过的酒杯苦笑。
“大人,在下不胜酒力,又肩负重任在身,只怕……”
“也是也是,是我考虑不周。”莫文放下酒杯又问到,“说起这案子,不知道老弟可查出了什么?”
周治早知这莫文如此高傲,这宴席上与自己套近乎定有所图谋,自己唯一“稀罕”的也就只有对这次娘娘庙的案子,但是这莫文打听这又有什么用?难不成……
“诶,周老弟莫怪,我只好奇,周老弟可能不了解,但是我入仕为官之前,就是这钦州府土生土长的人,这娘娘庙曾经香火旺盛,但是后来陛下兴佛,自我而立之年入仕途到现在已有二十七载,这娘娘庙也逐渐荒废破败,这鬼神只说,不可不信啊。”
“大人请放心,这娘娘庙以下官之见,绝不可能是鬼神作怪。”
“哦?老弟今日初到,却是有不小收获啊。”
“惭愧,只是下官对鬼神灵异之说不敢苟同,认为这些只不过是心中有鬼之人的说辞罢了。”
“诶呀,说得好,‘圣人云:子不语,怪、力、乱、神。’”
“那依大人所见,此事是谁所为?”
“不知周老弟可知道钦州府两百里外渡马客栈?”
“这……”
“那渡马客栈曾经是钦州府一个富商所建,后来富商家中变故就盘了出去,曾经被本地的节度使当成养马地扩建,虽然后来被废弃,但是有人重新修筑,现在钦州府境内最大的客栈,也是里钦州府城最近的一个歇脚地。”莫文喝了口酒,“押送赈灾钞银队伍经过的那段时间,听说有很多过路的商队露宿城外,这渡马客栈总不能客满了吧?”
“这……多谢大人提点。”
“好说好说,为陛下分忧是我的福分,不过也有俗话说,这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大人说的是。”
“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请老弟帮忙。”
“大人请讲,只要不与圣上所托之事相悖,下官定当照办。”
“老弟放心,我只是想请老弟调查一下那刘长吏,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前不久与知府大人喝茶,听闻那刘长吏有些逾越,怕是平时贪污受贿不少,所以想借一下老弟的名头,试一下能否让其路出马脚……”
“下官尽力一试。”
“哈哈,好好,对了,这钦州府的官驿平日根本无人居住,近年来破败无比,如果周老弟前去的话,那知府肯定会安排老弟下榻衙门里面的,不如便住在我这里,好尽地主之谊。”
“这……”
“放心,知府那边我会派人去和他说,老弟就不要拒绝这番好意了。”
“那就打扰大人了。”
……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0 17:30:00 | 2021-12-3 20:53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治知道,这莫文只怕问题不小,想必是知道一些什么,甚至就是官银失窃的幕后主使,所以才有今晚对自己的试探,想来让他住在这莫府,也是为了更好的监视自己,但是仅凭直觉猜测可不行,莫文的势力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大理寺司直能抗衡的,若是不能一击致命,只怕要死的人就是自己……
就在周治被安排入住的同时,那管家找上了莫文。
“大人,您吩咐的事情已经置办妥当。”
“嗯,你做的不错,事情交给你果真让人放心,接下来你就负责盯紧那周治。”
“知道了大人,还有一件事要请大人定夺。”
“什么事?”
“张风想要见大人一面。”
“哼,让他明天再来,就说我已经歇了。”
“小的明白了,大人。”
“嗯,退下吧。”
……
『独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周治早早的就起床,洗漱后推门而出,昨日的管家已经在门外恭候。
“多谢周大人救命之恩。”
“你这是……”
“小人为莫府上下效力了大半辈子,只知道绝不能无信,无信则不立,小人昨日夸下海口,却累得大人相助,救小人于水火,可惜小人以为莫家走狗,不然当抱大人恩典。”管家又是深鞠一躬。“小人便听候大人差遣,跟随大人左右,好报答大人。”
“原来如此,你很不错。”
……

周治一出莫府大门,就看见了方捕头带着李大胆在街角的一个小摊前吃面,二人一看到周治也连忙起身招呼。
“周大人,那么早啊,吃过早餐了没?我请你吃面,别嫌弃啊。”
方捕头看了眼跟在五步之外的管家,就连忙吧周治拉到摊位坐下。
“周……周周大人。”这是还没咽下嘴里面条的李大胆。
“混账东西,快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哈哈,方捕头刚刚可是说请我吃面?我可没有听错吧。”
“诶呀,哪能不请。”方捕头给周治递过去一双干净的筷子。“老板!再上一碗面!”
“老板,这三碗面算我的。”却是管家从袖子里摸出一粒碎银,约摸足有一两多。“不用找……”
“诶呀!这不是莫府的大管家吗?我要请周大人吃面怎么能让您破费呢?”方捕头连忙压下管家的手,自己把一粒稍微小一些碎银递了过去。“您可犯不着和我抢啊,以后我这后生可就指望周大人了。”
“方捕头哪里的话,我欠了周大人天大的恩情,怎么说周大人想吃面,我总得意思意思吧。”
老板看着面前两人不断的把银子递到眼前,但是一个是专管街面的捕头,另一个是莫府管家,不管拿了谁的钱,势必都会得罪另一个人。
“各位,各位大人别争了,这面算我请的。”面老板哭丧着脸说。
“这我吃面,那还能白吃啊。”周治给方捕头打了个眼色。
“诶呀,管家大人既然想请周大人吃东西,那不如去对面昌德楼为周大人买只第一炉最新鲜的烤鸡,这可不是街角的面能比的,我可请不起啊~”
“对啊,昨天光听莫大人说昌德楼的菜有多好吃,我觉着莫大人亲自下厨的菜也不差,那昌德楼的菜有多好吃才能得莫大人如此赞赏?我可是很好奇啊。”
“啊!这……既然大人想吃,那小的自然不敢怠慢,只能……先失陪了。”
“谢谢,谢谢方大人。”面老板看着管家走远,这才拿起方捕头手里的碎银,虽然小了一些,但是胜在不得罪人啊。
“周大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方捕头看着面老板喜滋滋的开始做面,连忙坐了下来小声的问。
“我想让你去调查一下,昨日所说的有无车队上山的事情。”
“好嘞,大胆待会儿就跟着大人你了,这件事儿我自己去办。”
“有劳了。”
李大胆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方捕头和周大人要支走那什么管家,安安静静的吃面才是自己眼下要做的事情。
“大胆儿,你等下机灵点,别给大人添麻烦。”
“诶,好。”
“这位大人,你的面来了~”
……

过了片刻,管家果真领着一只烤鸡一壶好酒回到了面摊,却只见吃完了面的周治和李大胆两人。
“周大人,我给您买来了烤鸡。”
“诶,可惜了,我这会儿便是吃饱了,不过我等下要去趟府门,见一见这刘长吏,好方便办莫大人吩咐的事情,不知道管家可否为我带路?”
“当然可以,只是这烤鸡……”
“昨日害刘长吏没能一醉昌德楼,现在带只烤鸡过去,算是赔礼,你这不是正好还有壶好酒吗?”
“大人请随我来。”管家苦笑。
……

文明四年,六月十九日,押送官银钞队计六百四十一人,途径钦州府城,是时,未时二刻。
文明四年,六月十九日,押送官银钞队计六百四十一人,驻至钦州府城西二百里,渡马客栈。
文明四年,六月二十日,因山路难行,马车换牛车,休整待命。
文明四年,六月二十一日,休整待命。
文明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押送官银钞队计五百九十七人,离钦州府城。
文明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山民于娘娘山发现押送官银钞队遇害,遂报案,发现时为卯时。
随后政令封山,闲杂人等不许出入。
……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0 17:30:0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 | 发表于 2021-12-1 08: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
占个楼
| 发表于 2022-1-5 11: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催更!
| 发表于 2022-1-5 13:39:5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写小说了而且还是连载支持支持
| 发表于 2022-1-5 18:27:1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跟风催更
| 发表于 2022-1-6 07:12:1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不错不错代入感很强
jch
| 发表于 2022-1-20 14:37:49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