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1-10-1 20:00:24 | 2021-10-8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61期谜题《恶性竞争·帷幄千里》
作者:shalamixi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萨塔尔

这是萨塔尔当上刑侦队长后的第一个案子,为了打破“女警察破不了案”的偏见,萨塔尔卯足了劲,誓要在此案中大显身手。
这似乎是一个普通的谋杀案,死者谢拉夫死在宰赫兰市的一间公寓内的门口附近,死因是匕首刺入腹部导致的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是6月12日晚上八点到八点十分之间。
谢拉夫今年48岁,他过去一直从事着化工行业,曾经还在绿眼公司的一个底层部门打过杂,中途换了好几次工作后,终于找到了一家适合自己的公司。但兢兢业业地干了几年后,公司还是将年龄偏大的谢拉夫辞退了。失业一个月后,他重新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五星集团名下的麦加化工厂做装配工人。五星是全球最大、业务最广的集团,因此入职麦加化工厂有着很高的要求,其中就包括了在宰赫兰市培训化工制造技术一个月。而谢拉夫的命案,刚好发生在培训开始后的第三天。
谢拉夫的老家以及先前的工作地都在沙特的另一座城市内,因此他在宰赫兰市的人际关系十分简单,认识他的人只有和他同期参加培训的准员工。而这些准员工也只认识他三天。刚入职的几天无非就是自我介绍、调查背景之类的日常,不太可能有利益冲突。不过一个名叫阿瓦德的准员工前天和他发生过口角,昨天死者还在争执中划伤了阿瓦德的脸。阿瓦德是达曼人,他的身世背景十分干净,是个普通打工人。他年初还在达曼市上班,被裁员后才来到宰赫兰市求职。除了阿瓦德之外,萨塔尔看不出其他人的杀人动机。
而阿瓦德则拥有一个不在场证明,他在6月12日晚上7点半,于距离公寓1小时车程的广场观看炮火展,并且提供了他的自拍照片,在照片中阿瓦德的脸上有一道伤疤,萨塔尔让专业人士鉴定,照片并无合成和ps痕迹。而宰赫兰炮火展每年只有一次,会在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日期和同样的时间,由于展会使用大型火炮进行表演,故完全没有模仿的可能,因此阿瓦德的不在场证明简直无懈可击。
萨塔尔本想直接将阿瓦德从嫌疑人名单中排除,但另一个和死者同期入职准员工的证词却让萨塔尔重新思考阿瓦德的可能性。
那名准员工叫做阿通,他在警局用并不纯正的口音做了以下口供:我于6月12日晚7点55分的时候,正在公寓正门的马路边取外卖。我注意到有一个人影进入了公寓内,那个背影和阿瓦德很像…不过,由于灯光昏暗,我也不能确定那就是阿瓦德,也可能只是体型和他相似的其他人。取了外卖之后我又在公寓门口的报刊亭处购买了一份杂志…额…是那种美女杂志,警官大人,这不是重点吧?我买完是8点12分,当时看到阿瓦德房间的灯也没开,所以我感觉我可能是看错了。
萨尔塔事后询问了外卖小哥嘉华和报刊亭的猥琐大叔,虽然猥琐大叔不太靠谱的样子,但对照了外卖app上的取单记录,确认了阿通对应部分口供的真实性。之后她又调查了同期准员工的身形,并没有像阿瓦德这么壮硕的体型的人,可这栋公寓除了准员工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权限,绝对无法进入。
萨尔塔这下可犯了愁。


安诺

2047年4月9日,秘鲁
安诺最近越来越烦。
她自从被领导提拔后,工作越来越忙,虽然钱越来越多,但和丈夫阿马里洛吵的架也越来越多了。
今天安诺终于可以提前下班回家,她走到了小区公寓楼下,抬头看向自己家里卧室的窗户,心想老公一定很开心吧。
安诺住的公寓有15层楼,每层楼有两个住户,整栋楼有四个电梯,因此等电梯的时间很短。而二层由于太潮湿一直没有住户,因此这间公寓楼的楼梯间长期没有人使用。家住三楼的安诺也从来没有走过楼梯,她走到电梯前,按下了按钮。突然,楼梯间传来一阵响声。
好奇的安诺打开楼梯间的门,看到住在自己家隔壁怀有四个月身孕的瑟娜摔倒在地,头部和下体都出了许多血。安诺连忙拨打救护车电话,喊阿马里洛一起陪瑟娜去医院,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医生宣布瑟娜抢救无效而死亡。
院方联系了死者的亲属,

由于楼梯已经闲置了很久,楼道内摆放了很多杂物,废纸板、破家具、几个油桶等,留给行人上下楼梯的空间并不多。在二层下到一层楼梯的第一级台阶,甚至有着一个缺口,如果不小心踩到,很容易一失足摔下楼梯。
由于物业并不想承担楼道安全事故的相关责任,他们便以“这次意外很诡异,因为按照常理,怀有身孕的人不应该到处走动,即便有什么事必须下楼也应该会坐电梯。当天电梯并没有发现故障,等电梯才是瑟娜最好的选择。”为由,报了警。物业希望警方介入调查,最好查出一个蓄意谋杀,这样物业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撇清了。
警方介入后做了例行的调查,痕检的结果表明她的死因是在走楼梯的时候不慎摔下,死者本身就怀有身孕不宜运动,摔下楼后头部着地,导致当场死亡。死亡时间就是安诺等电梯的时候。不过有一点值得在意,瑟娜的右手一直牢牢地握着她的手机,即便死后也紧紧握着没有放手。她的左手手掌满是灰尘,同时在一、二层的楼梯间扶手上找到了对应的被擦去灰尘的痕迹。
警察调查了她手上的手机,那是一台中低端的绿眼手机。手机中的短信和通话记录也并无异常,但经过技术员深入研究发现,这台手机上当天运行过某个应用,但已经被自动卸载。
死者的人际关系简单,33岁的她在一年前与53岁刚刚丧偶的加里亚德结婚,而30岁的弗利亚多是加里亚德与前妻的孩子,除了这两人和公寓的邻居外,瑟娜在本市没有其他熟人。
而加里亚德在三个月前,死在了一场地震中,所幸当时瑟娜和弗利亚多不在家,逃过了一劫。加里亚德的遗产在两个月前完成了分配。当时儿子弗利亚多拿了大头,包括了市内的一间100平米房子,20万新索尔(1),而瑟娜仅仅只是拿了被重仓套牢的原油股票。从那以后,弗利亚多由于要在市内的亚马逊(2)工作,便和即将结婚的女友一直住在市内的房子里。而瑟娜暂时无业,她租了一间公寓,希望踏踏实实地将加里亚德的孩子生下来。
经过调查,当时在公寓三楼的人只有阿马里洛,而弗利亚多则是在公司上班。
据阿马里洛所说,在案发当时他似乎听到了门外有人大喊的声音,但具体的内容他没听清。阿马里洛也对瑟娜的行为感到疑惑,因为瑟娜怀孕后很少出门,有时候家里缺洗衣粉了也会找阿马里洛借,很难想象她会走楼梯出门。
作为尸体的第一发现人,警方照常理找了安诺做口供,除了问她当时发现尸体的情况,更多地是询问她与瑟娜的关系,像是把她当嫌疑人一样,这让安诺十分不快,不过安诺还是老实说了她与瑟娜的交情。
瑟娜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安诺还与她关系不错,但没过多久独居的瑟娜居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安诺这才知道瑟娜的丈夫刚死,而且这个丈夫要比瑟娜大上20岁。单亲妈妈可不好当,安诺询问瑟娜以后的计划,但瑟娜只是说自己好久没工作了,对未来一脸茫然。安诺未免就觉得瑟娜一心只想着靠男人,这与她自己的处世理念完全不同,再加上工作忙,安诺就逐渐与瑟娜少了往来。
警察还问了问楼上的邻居,他们对瑟娜就没有那么熟悉了,不过他们感觉弗利亚多对瑟娜挺好的,还愿意花钱给她买了台目前最热门的绿眼手机。
看起来弗利亚多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动机,难道瑟娜的死真的是意外?

(1)新索尔:秘鲁的货币单位,1新索尔约等于2.1人民币
(2)亚马逊:指的是亚马逊网上购物公司


嘉伟

船长嘉伟最近非常倒霉。
前几天,小领导分配一个往沙特运送货物的海运任务。自己本不想接这个任务的,但小领导悄悄透露五星海运的美女经理——同时也是整个部门的大领导,会随船一起出发,自己才勉强答应这个任务。
可没想到,在启航这天美女领导突然失联了,最终也没登船。唉,只好等下次才有机会在领导面前大显身手了。
如果这还不算倒霉,那么再加上启航当天由于几艘不遵守船只规范的渔船横冲直撞,导致自己的出发时间比预计时间晚了大半天,这样到达时间也要晚大半天了。真是够倒霉的!
“船长,别气啦,摸摸头。”坐在一旁的副船长乐年安慰着嘉伟。
“谢谢你,但你如果不是个一米九壮汉而是个一米七妹子就好了。”乐年的安慰反而让嘉伟觉得有点恶心心。
“我们家最近特别倒霉,我的弟弟又被警察找了一次。”嘉伟接着跟乐年吐槽道,“三月底的时候,警察突然找上我弟家门。我弟虽然比较贪玩没啥正经工作,但也能靠送外卖维持生计,也算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吧。但那些警察却一点都不客气,进门直接将我弟弟铐了起来,然后把他家翻了个遍,尤其是我弟那台破电脑,被警察反反复复倒腾了大半天。最后警察啥也没查出来,打开手铐把我弟给放了,问了几个问题,道了个歉就离开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哟!”
“是有点倒霉的,这些警察搞错了也不给点补偿。”乐年听完后深表同情,“你弟干啥了,为啥会被警察找上来?”
“他也一脸懵逼呀。警察询问的问题都是关于他三月的最后一个周一那天,我弟在一家网吧里的事。”嘉伟从夹柜里抽出了一本自己的航海日记,翻了翻,“我弟那天在网吧的时候,看到电梯间有一个广告,说当上机的剩余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可以去网吧前台免费领取水果拼盘。我弟那天就准时放下鼠标去前台索要水果,结果前台的人一直不承认有这样的活动,我弟就和网管大吵了一架,还引起了不少人围观。”
“难道是那个网管报复你弟,所以喊来了一些警察去找你弟麻烦?”
“可能吧…总之我弟就很倒霉。”
“你刚刚说‘最近又’,是不是你弟又被警察找了一次?”
“对啊!超级倒霉!”嘉伟愤愤不平地说,“就前天的时候,警察突然找上门,问我弟大前天工作上的事。”
“警察有毒吧?管人家工作干什么,又不是老板。”
“对啊,你说倒霉吧。还有更倒霉的,我弟大前天晚上工作的时候,正好被工作软件坑了一把。现在的软件也一点都不智能,只知道看直线距离,完全不考虑城市道路的错综复杂,有的地方直线看着很近可实际骑电车就要绕很远……”
“于是你弟就投机取巧了?”
“对啊,但为了自己订单能准时送达,外卖员经常这么干的吧!这犯得着警察来管吗!唉,总之就各种不顺。”
“摸摸头……”
“卧槽…你该不会是弯的吧,我可是正直的船长,可不会对手下潜规则。”
“哎呀,你想多了,人家对你没啥意思。”
“我不信,你发誓。”
“我乐年,如果对嘉伟有意思,就天打……”
“轰隆——隆隆隆——”
突然,一阵电光将货轮覆盖,周围的海浪逐渐升高,货轮在雷震中摇摇晃晃。
“阿这,这可不怪我,我还没说完…”
“轰隆——轰隆——”货轮仿佛触礁一般,船底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从周围的海水里冒出许多气泡。
“嘉伟,说句难听的…咱们登船前,有一个保险员在低价推销咱们公司的巨额保险,你买了吗…”
“刷——”天上下起了大雨,数米高海浪从船的两侧袭来。
“倒霉倒霉倒霉!”嘉伟连忙拧动船舵,想重新控制货轮。他的日记掉落在了地上,日记内容也被永远地定格在了昨天……
2047年6月15日,货轮于印度洋沉没。


曼玉

2047年3月25日,三架无人机空袭沙特布特弗利卡油田,导致采油设备重度损坏。作为世界最大供油的集团之一,布特弗利卡的供油量下降了95%,全球油价开始飞升。这给了投机者带来了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有一个网名叫做“刘言漫语”的网友,从今年二月份到四月份,她持有的股票直接翻了三倍,目前仍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那三架无人机对全球经济造成了翻天覆地的影响,沙特联合国际警察携手调查此案,但追查到沙特的一家小网吧时便断了线索,于是这个恐袭调查也不了了之。
或许是害怕被警方怀疑,“刘言漫语”很快便注销了用户,从互联网上消失。但仍然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尽力搜集“刘言漫语”的线索,之栋便是其中之一。
之栋和他的好友君运用了一些互联网技术,找到了香gang的一条小巷子里,君敲开了一间房门,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年纪比君小几岁的女人。
“你们找谁?”
“没想到‘刘言漫语’竟然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姐。”之栋率先夸道。
女人一皱眉头,连忙将两人拉进屋内,把门关好。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君率先开口。
“别套近乎了。”女人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两个不速之客。
“陈曼玉?是你吗?”
曼玉先是一惊,而后很快便想了起来,她的确在很多年前见过君,“以前一直和你很好的那个白毛呢?”
这个问题似乎让君有点尴尬,他没有回答。
“你们找我做什么?我可没犯罪。”曼玉双手一摊,“如果你们想问我理财技巧的话,需要给我付咨询费。”
“加入我们公司吧,我们求贤若渴。”之栋察觉出曼玉的性格直爽,也没兜圈子。
“我不。”曼玉一口回绝,“我不认为给别人打工赚的钱比我自己投资赚的要快。”
“但你现在是顶着风险赚钱,如果加入我们,等我们公司壮大了……”
“停。你小看了我的赚钱能力。”曼玉直接打断了之栋的介绍,“要么换个话题,要么你们离开。”
“那如果我们想向你咨询一下关于这次无人机空袭的看法呢?”
“先付咨询费。两万美金,或者,一个同等价值的情报。”
“……”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别掉进钱眼里…”显然之栋两人没那么多钱。
“请回吧。”
“等等…”君不想放弃,“我们用桂的下落交换行不行。”
——桂,就是曼玉口中的那个白毛。
“有点意思,可以。”曼玉也不含糊,开始分析起了无人机事件,“无人机空袭事件,应该是绿眼公司对五星集团的经济打击手段。”
“可布特弗利卡油田也不属于五星啊。”
“绿眼还不敢直接恐袭五星名下的公司,他们要的是空袭之后造成的连锁反应。绿眼的主脑——西夜,他的暗黑计策从来都不是只有一条,一定有后续的连招。”
“愿闻其详。”
“油价上升,最先受到影响的是什么行业?”
“塑料、化工制造、火电和运输行业,他们采购原油的成本增加了。”
“是的,所以最近这些行业的公司出了很多裁员事件,这些企业已经养不起很多人才了。”曼玉继续说道,“而五星集团的规模全球最大,也不会缺钱,这正是招揽这些人才的大好机会。”
“这么分析,我倒觉得绿眼这一通操作,怎么反而增强了对手五星的实力?”君有点不解。
“你这眼光,难怪赚不到钱。”曼玉不屑地瞥了一眼,“虽然五星不缺钱,但是绿眼还是很希望能靠这批被下岗的工人削弱五星财力的。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绿眼可以趁五星扩招的机会,派出卧底混入五星内部。在绿眼内部,有很多卧底伪装大师——比如尤九,她可以轻松乔装打扮成其他人的模样,连声音都模仿得很像。”
之栋和君听完后茅塞顿开:不愧是“刘言漫语”,分析的眼光果然独到。
“削弱财力、安排卧底,这还只是绿眼的阴谋附加的收益,此外,绿眼应该还有更大的阴谋。”曼玉继续说。
“愿闻其详。”
“不说了。”曼玉突然止住,“你们提供的信息只能交换我这么多情报,轮到你们告诉我白毛的下落了。”
“……”


西夜

2047年1月9日晚八点,南美的一个郊区发生了一起7级地震。
7级地震的破坏力极强,范围极大。
但奇迹般的是,有一部分人在地震前30秒钟,他们的手机发出了剧烈震动,用户打开手机界面一看,发现一条推送到屏保界面的提醒:“萨拉斯(本地)将于30秒钟后发生7级大地震,请立刻转移到安全场所”
这条消息还会随着时间流逝倒计时,29秒,28秒…1秒。
在地震中幸存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收到了推送提醒的人或者其家人。
此事立刻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因为在这个时代,并没有任何准确预测地震的技术被公开。但在对难民的调查过后,大家很快便注意到了一个事实——发出预警提醒的手机,全都生产自绿眼公司。
霎时间,《绿眼公司预测地震后,不公开至全网,而只在自家产品公开》这样的谴责绿眼的新闻层出不穷。而绿眼方面则坚决否认此事,由于绿眼技术的不透明,加上调查机构的科技实力不足,所有对绿眼公司和绿眼公司产品的调查都以失败告终,导致了政府也没有证据指控绿眼。
见国家政府如此无力,国家公民们开始疯狂抢购绿眼手机,掀起了一股绿色浪潮。

绿眼公司总部。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捧着一杯淡茶。
毕业于顶尖大学数学专业,原国家地震局地址分析员,现绿眼首席数据分析师。
西夜掌握着领先整个时代的技术——根据地理、生物、气候大数据,分析出地壳运动规律,从而精确预测地震。
“这次南美大地震,死了多少人?”西夜问秘书。
“接近一万人。”他的秘书有点恍惚,为了逼迫公众购买绿眼手机,西夜让世界都见识到了绿眼的实力。但代价是沉重的,他相当于变相害死了一万个无辜的普通人。
“还不够,死得太少了,还有很多人不愿意购买我们的产品。”西夜淡淡说道,“下一次是非洲中部,具体时间和地震等级我已经算出来了,我会在地震开始前20秒通知下去。让公司的销售、运维和程序员都再努力一把,这一次,我要看到更多人死。”
秘书深吸一口凉气,战战兢兢地问,“大概…下一次大概还要死多少人?”
“50…咳咳咳…”
“呼”听完后,秘书松了一口气。
“倍。”西夜面无表情地说。
20天后,在非洲中部的一起7.5级地震,西夜亮剑了。


尤五

“就是你买下我们公司楼下的广告牌的?”程湖塑料厂的程老板气势汹汹地走进会议室。
“不错,是我。”坐在会议桌上穿着正装的短发女人还以一个微笑,似乎早就料到程老板会来,“您终于肯见我一面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我们公司楼下和电梯间里放广告,广告上都是我们公司的产品,但是卖的价格都比我们公司卖的便宜。你这不是砸人饭碗么?”
“我是绿眼公司的,尤五。”尤五礼貌地自我介绍,“因为您的秘书上周一直不让我见您,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绿眼的人,难怪没好事。”程老板喃喃了一句,“找我做什么?”
“我听说程湖塑料厂向来都和五星集团有密切合作,但原油短缺后,五星集团却抢占了你们大部分的原油来源渠道,你们的原油储备量已经岌岌可危了……”尤五在今天之前,早已对程湖做了详尽的调查。
“你想策反我?让我去和绿眼合作?”
“不不不,我只是在给您一些善意的建议而已。”
“呵呵,天下谁人不知如今绿眼和五星的恶性竞争关系?眼和星的明争暗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绿眼想找盟友?不好意思,来错地方了,我们和五星的合作牢不可破。”程老板话语中没有一丝可商量的余地,“和你们不同,五星集团具有公益心,在这种油价危机时期,还愿意给被企业裁员的下岗工人发offer替世界解决失业危机。反观你们呢?呵呵。无信不立,我绝不会和你们合作的。”
“但你们厂缺油是事实,而能给你们油的不是五星,而是绿眼。”
“哈哈哈,笑话。绿眼的小采油厂哪有那么多产量?而且五星给程湖准备的油,已经在路上了。”
“程老板今天看新闻了吗?”尤五突然说道。
“嗯?”
“就在昨天,由于地壳运动造成了印度洋上恶劣的海面天气,产生的巨大海浪恰好吞没了五星的一辆货轮。十万吨原油泄漏在印度洋上,那恐怕就是你口中的‘五星给程湖准备的油’吧?”
程老板瞳孔放大,迅速拿起手机打开一个网页,疯狂地划动着,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和自己秘书电话确认之后,程老板仍惊魂未定地无法接受这个噩耗。
“你想怎么样……”程老板现在对尤五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我只是给您提供一些善意的建议而已。”
“什么建议?”
“加入这个名单。”尤五伸出右手,对着身后的投影仪按下了遥控器。投影仪应声打开,屏幕上放映着一份带着红色印章的文件照片。
“这是由一百零七家塑料厂、化学制造商、火电发电厂、运输服务类公司联名声明的红头文件,已经得到了包括沙特在内的十余个国家的政府支持。这个文件要求五星在一周内,向其他油田出售独有的高效采油专利。这个专利可以使得采油效率提高50%,可以靠该专利来应付这次的全球缺油危机,帮助全人类渡过难关。”
尤五进一步解释道,“在布特弗利卡油田被袭之前,世界原油的三大供应源就是布特弗利卡、东南亚的一些油田以及五星在太平洋承包的海井。其中五星因为有高效开采的专利,所以产量勉强可以和其他油田持平。但如果其他油田也能使用五星的专利,将会大幅增加整个世界的原油产量。”
“让五星把专利卖给其他油田,对你们绿眼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只是在给一些善意的建议而已。”尤五再次强调,“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全人类。”
“收起你那冠冕堂皇的假话吧,你们是想通过其他势力削弱五星的专利墙吧?”
尤五笑了笑,她没有回答。


佳荇

2047年6月18日
一艘渔船在印度洋边上作业时发现了一名随着木板漂浮在海上的女子,热心的渔民连忙把她捞了起来。
经过警方和医护人员的救助后,女子醒了过来。
警察从女子口中了解到她叫做郑佳荇,是五星海运部门的总经理,在五星集团的职级也算是中等偏上了。恐怕她是这次沉船事故的唯一幸存者,警察从她的口供中确认了货轮是因为恶劣天气意外沉船的结论。既然是意外事故,那也不需要立案侦查了,警方便联系了五星的高层,形式化地安慰几句“天不遂人愿”后,让五星的人前往医院接佳荇。
2047年6月22日
由于没受严重的外伤,佳荇的恢复很顺利,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医院在这天也允许她出院。
2047年6月23日
佳荇重新开始了自己在五星的工作,她除了是五星海运部门的经理外,同时也负责五星在东南亚地区的一些管理工作。她之所以这么急着出院,是因为最近还有一项工作需要她完成——将五星的高效采油专利出售给东南亚地区的几家油田。
明天就是一百零八家企业联名逼迫五星出售专利的截止日期了,佳荇不敢怠慢,去到五星在东南亚的分部,从五星的二把手荼焱的手上拿到了存有高效采油专利信息的U盘后,便马不停蹄地飞往油田基地。
然而这发生的一切事件都在某人的计划之内……



谜题篇结束。
请结合不同场景的信息,推理出前两幕案件的真相以及所有事件背后的秘密。
本文虚构,与现实世界不符的背景以原文描述为准。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4140-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10-08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61 期谜题答案以及 162 期谜题。
| 楼主| 发表于 2021-10-8 19:49:21 | 2021-10-8 20:00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9.3/10
24 人评价
5
62.5%
4
37.5%
3
0%
2
0%
1
0%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5 英镑 购买答案

1 | 发表于 2021-10-8 20: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都是半对半错,不过也还行,比我预期的好一点
1 | 发表于 2021-10-8 20: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递小哥提前点送达是真没想出来,还以为是抄近道翻墙之类的
1 | 发表于 2021-10-8 20:08:26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专业问题稍微提一下,其实用五星集团的保险企图坑五星实力的计划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以现实世界里三星公司为例,三星人寿是世界五百强,同时三星火险也是差不多这样的实力,各家资本金都是百亿级以上的。最重要的是有再保险公司,所以五星公司会把货轮和人员的大头再保险出去,实际自已承担的损失只占很小比例。
  • b1ttermoon 2021-10-8 20:50 说:

    这是在聊啥,背景我好像又盘缺了几环,都没提过保险的事
  • shalamixi 2021-10-8 21:13 说:

    那个保险金只是顺带的啦
| 发表于 2021-10-8 20: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万万没想到还有尤四。

这集绿眼赢得太爽了吧,等待OT制裁西夜,军舟在哪  呼唤军舟
另外表白曼玉,你太帅了❤️
  • shalamixi 2021-10-8 21:17 说:

    看来你看过该系列其他篇目了呀
  • b1ttermoon 回复 shalamixi 2021-10-8 21:18 说:

    没错 特地为了这题把前面的都看了。军舟太帅了 分秒必争最喜欢的一题。这次长大后的曼玉也是帅到炸。
  • 兰迪.西克 2021-10-9 12:45 说:

    看后续篇“荼焱”
  • b1ttermoon 回复 兰迪.西克 2021-10-9 16:27 说:

    好,我去看,有地址吗
  • 兰迪.西克 回复 b1ttermoon 2021-10-9 16:56 说:

    就在这个页面啊
  • b1ttermoon 回复 兰迪.西克 2021-10-9 17:19 说:

    啊,好,哈哈
  • shalamixi 回复 b1ttermoon 2021-10-9 18:53 说:

    如果喜欢的话,其他恶性竞争系列文也欢迎看看
  • b1ttermoon 回复 shalamixi 2021-10-9 19:04 说:

    好哦,俺去找找
| 发表于 2021-10-8 20: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答对了一部分,瑟娜的死答错了凶手但是忘记说网吧的事!
| 发表于 2021-10-8 20:16:3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说一点,瑟娜的手掌应该是右手满是灰尘,而不该是左手。因为她下楼梯时扶手在右,应该右手扶扶梯。这一点细节让我思考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放弃思考,假设是作者失误,没想到答案就对了……
  • 名偵探小品 2021-10-8 20:23 说:

    没说扶手在右吧,也有扶手在左的情况,或者两侧都有扶手
  • 桩边死兔 回复 名偵探小品 2021-10-8 21:01 说:

    按公寓楼的消防通道布局,一般不会设置两侧扶手。不过可能是我见的少了,见过的都是上楼时扶手在左,右手靠墙。
  • shalamixi 回复 桩边死兔 2021-10-8 21:06 说:

    扶手在左和在右的情况我都有见过,不能默认就一定是扶手在右吧
  • 桩边死兔 回复 shalamixi 2021-10-8 21:10 说:

    刚百度了一下,是我犯了经验性错误,或许是因为我们市商品房都是右旋的缘故。
1 | 发表于 2021-10-8 20:18:58 | 2021-10-8 20:30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我以为尤九易容成阿瓦德
  • shalamixi 2021-10-8 21:20 说:

    主要从阿瓦德没有背景来排除这个解答
  • 丘明 回复 shalamixi 2021-10-8 22:09 说:

    我写的他是被尤九以个人名义买下来的
  • 兰迪.西克 2021-10-9 12:42 说:

    我写的是阿瓦德本人去看炮火展,同时尤九易容成阿瓦德杀死谢拉夫
  • shalamixi 回复 兰迪.西克 2021-10-9 18:53 说:

    尤九没有权限进入
  • 兰迪.西克 回复 shalamixi 2021-10-9 19:42 说:

    这个权限如何验证呢?刷脸?指纹?还是看门大爷用肉眼识别?
| 发表于 2021-10-8 20:20:07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又是踩着点看题然后完全没答的一周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