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万|回复: 155

[每周谜题] 第165期谜题《归离》(答案公布)

简洁模式 关闭
发表于 2021-11-26 20:00:01 | 2021-12-10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65期谜题《归离》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任天霖——重逢

连哄带骗带装病,我终于从山顶洞人班主任手里拿到了堪比免死金牌的准假条,成功逃掉了期末考试之后那无聊得要死的一周,也成功避开了令人糟心的期末考试成绩。由于我家在几百公里外的深山,按照正常的腊月二十三放假我恐怕得在车站过年,所以我必须想办法逃掉这该死的最后一周。还好,高中只有三年,我已经成功一次了。
虽已是深冬时节,洒在脸上的阳光还是如此的温暖。听着身后的朗朗读书声,我背起行囊踏上了归途。

2717年1月16日10:00,R城,距我家574公里。
从出站口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在人群中寻找着姑姑的身影。
没有,在人群中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了,没有。
“之前明明说好了的…”我嘀咕着拿出手机,“莫非是忘了?”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
我急忙冲向出租车通道。

2717年1月16日10:30。
面前是一栋陌生的别墅,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一个山区学生眼中是无法想象的奢华。高大的院墙,紧闭的铁门,以及厚重的大锁都在告诉我不要产生进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地址应该是没有错的…可是姑父家应该住不起这样的别墅啊…难道说姑姑搬家了?那也应该会提前和我说一声才对啊…
姑父家经营着一家制伞工厂,虽然还算富裕但是绝对没有这么豪华。因为工作原因,姑父的手机号一直换来换去,我根本没法得知他的联系方式就更不用说保持联系了。
如果是姑父发大财了,姑姑一定会告诉我才对啊…
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2717年1月16日10:45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这里还不像现在这般荒凉,相反,那时这里是R城比较繁华的地带。可是在R城新城区改造之后,这里由于交通不便等原因逐渐被荒废。联邦政府有对这片区域重新改造的打算,却迟迟没有动工,久而久之这里就变成了无人区。
在我很小的时候姑姑曾经带着我和若寒来这里玩过,如果真的是破产了遭遇别人追杀,这里可是躲藏的好地方。
至于我为什么会想到这里……“好听点叫预感,直白点就是瞎猜”。
不过由于是废弃城区,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处足够翻越的矮墙,看这个样子像是昨天自然坍塌的,矮墙上的两处朝里的攀爬痕迹似乎是几分钟之前留下的。矮墙上方悬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看起来摇摇欲坠。
我顿觉不妙,急忙爬上矮墙翻了进去。
由于废弃许久,城区内有些建筑物已经出现了坍塌,那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进去可能会遇到危险的。
在一堆废墟里找了半天,我终于看到了前方墙边有两个人影。
外面的人影身体前倾,向前伸出双手并微微下蹲,左手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这个姿势让我联想到了准备捕食猎物的螳螂。而另一人则有些慌张地倚在墙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是我想那一定是十分慌张的神情。
在前进的过程中,我看清了外面的人手中的东西——是一把匕首。而在里面的少年…虽然蓬头垢面看不清长相,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熟悉的水蓝色头发。


余杭——少年

不知不觉又要过年了,餐馆里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生意红火是好事,但是顾客太多,人手不足成了一个究极难题。我严重怀疑老爹在开店的时候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去张贴新的招工启示,明明小天哥哥经常请长假的。
叮铃一声响,又有新的客人来了。
“我去吧。”一旁的小天哥哥站起来走向了那两位少年。
好在有小天哥哥帮忙,不然只靠我自己怕是要忙到跑断腿。
说起来,小天哥哥是在三年前开店的时候就入职的店员。他拥有相当出色的业务能力,可以一个人完成几个人的工作量。虽然但是也有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让老爹产生了不缺人手的错觉。
就在我走神的片刻,小天哥哥已经把菜单送到后厨回来了。
“小杭,你有没有觉得这两个人有些面熟?”给离开的那桌客人结完账之后,一向沉默寡言的小天哥哥突然问我。
顺着小天哥哥的目光看过去,在靠近门的角落那一桌上坐着一对双胞胎。
“对哦,没想到他还有个弟弟。”我看着那个狼吞虎咽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蓝发少年,前几天他饿晕在餐馆门口的时候我还送过他几个烧饼。
“弟弟?”小天哥哥一脸不解,“你认识那个戴眼镜的孩子?”
诶?我说得明明是不戴眼镜的那个啊。
“戴眼镜的那个才是哥哥。”小天哥哥看向那个黑发戴眼镜的少年,“我刚才有瞄到过他的学生证,虽然长着一张国中生的脸,但是他确实是个高中生。”
我一脸震惊地看向那两位少年…可是不管怎么看他们俩都是双胞胎啊。
“有趣的地方还不止这些。”小天哥哥又讲出了足以颠覆我三观的事实,“他们两个并不是亲兄弟,只是表兄弟而已。”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小天哥哥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学生证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哥哥叫任天霖。”
而之前我们问他名字的时候,他说自己姓若名寒,好像的若,很冷的寒。
我看着那边,饿慌了的弟弟好像因为吃得太急不小心噎着了,旁边的哥哥见状一面端过旁边的水壶倒水,一面轻轻地拍着弟弟的背。不知为何,哥哥脸上的微笑在我看来是如此的温暖。
我侧过头,旁边的小天哥哥看着这一幕也有些出神。
我记得…小天哥哥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妹妹和他相依为命。
我再看向挂在衣橱那里的黑色大衣和宽边礼帽,那是前几天他妹妹给他买的生日礼物。
叮铃一声响,又有客人进来了。


周多福——寻路

R城的冬天一如既往地寒冷,即使身上穿着厚厚的大衣也冻得够呛。
本来都快过年了,咱农民工兄弟该回老家跟家人团圆的,可老板突然给咱派了任务,让咱来考察考察这一片旧街区里的废弃城区有没有开发价值。施工队一窝子人推来推去要么家有八十老母要么离这几百公里远,无奈之下咱只能把回家的时间往后推几天了。好在昨天有人给废弃城区打开了一个入口,不然咱连进都进不去了。
扯了半天有的没的,咱又没来过这个地方,手机定位地图啥的咱又不认字也不会看,转来转去转了半天给咱转迷糊了,老觉得自己在一个地方绕圈子,走过来走过去老是回到这个空荡荡的电话亭旁边。忙活了半天,还是觉着找个兄弟问问方便。
可是这大中午头的,哪有人跟我这样在大街上瞎逛悠啊…
绕过电话亭,顺着旁边那条道一直走,透过旁边的大窗户往里能瞧见一堆玻璃柜,里面装了一堆金灿灿的不知道是啥的玩意…等会儿?这些…好像是金子吧?要是能拿几个回去的话…不行不行,咱不是干这种勾当的人。
急忙摇摇头接着往前走,问路要紧问路要紧。
哪知一转头就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我一时没站稳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抬头一看,面前是一个没有左耳的高个男人。
可算碰到个人了,我得问问这路怎么走啊。
我急忙拍掉身上的灰尘站起来,拦着这位大兄弟问了问废弃城区怎么走。
这位大兄弟啥都没说,抬起左手往大致的方向一指。
“好好,谢谢大兄弟啊。”我万分感激地朝这位大兄弟鞠了一躬,然后急忙标记好了那边的位置。
虽然这位大兄弟左边脸上的刀疤格外吓人,但是说不定不是坏人呢。
寻思着肚子也饿了,先找个地方把肚子垫过去吧。
我朝对面那家餐馆走去。
走过马路之后我再次回头,他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而前面的理发店前面,两个发色一蓝一黑的双胞胎似乎被他吓了一大跳。
小孩毕竟是小孩嘛…
从餐馆里出来,顺着之前的路找到了入口的位置。
王总说入口上方有个很大的广告牌,特别显眼,那应该是这边…这广告牌怎么掉下来了!
没事,这么一个广告牌难不倒咱!看咱这就给他扳倒喽!


王城——午餐

像我这样习惯先睡午觉再吃午饭的人应该全联邦都找不出来几个。
因为下班点人实在是太多了,等到排队买上饭根本没时间睡午觉,那下午的工作就一点精神都没有了。因此我宁愿先回去睡午觉,等睡醒了再吃午饭。
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喝上一碗热腾腾的汤整个人都会精神焕发,下午的工作也会更有精神。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推开了这家餐馆的门。
此时是下午一点,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条旧新闻:
“2715年11月19日下午3:00左右,C城银行发生一场特大抢劫案,共造成经济损失500万元。根据警方调查,此案为一个总计8人的犯罪团伙所为。此团伙曾多次作案且均成功逃脱警方追捕,现警方已对此团伙发布悬赏令,捉拿或击杀此犯罪团伙中每个成员均可获得10W元赏金,若捉拿或击杀匪首可获得30W元赏金,累计最高可获得100W元赏金。”
我低头喝了一大口汤,热气扑在我的眼镜上,视野瞬间就变成了白色。
“…银行工作人员称,匪首进入银行后径直走向收银台,其余4个劫犯…均携带枪支。”
这起案子都过去一年多了,这案子应该已经破了吧。
“…银行附近的暗巷中发现了一具尸体…被狙击枪命中头部,死状异常惨烈,死者手中曾握有一部手机,上面有未拨出的报警电话。”
虽然…是不是联邦警视厅破的案就不清楚了,如果当时联邦警视厅有能力破解这个案子,那又为什么要发布悬赏令去向杀手求助呢?
“…”
你没有看错,当初联邦的悬赏令制度并不是为一般民众准备的,而是面向那些生活在黑暗之中刀口舔血的杀手。联邦想要利用这些杀手来维持社会的治安,虽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但是上面的那些人是否想过,社会中存在这样危险的人物,民众又怎么可能会有安全感呢?在我看来,这是虚伪的安宁,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而已。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的我是绝对反对这项制度的。
好在联邦在16年1月取消了悬赏令制度,并开始集中警力对那些榜上有名的杀手进行追捕。有趣的是如果不是这十几年悬赏令制度的推行,那些隐藏于黑暗中的危险可能永远都不会露出马脚,以至于我都想不明白上面的人物是歪打正着还是早有盘算。
总而言之,悬赏令制度废除一年之后,联邦的迎来了真正的安宁。
店内,那对发色一黑一蓝的双胞胎似乎十分警觉地盯着隔壁桌上那个只有右耳的高大男人,仿佛在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在我看来,这份担心纯属多余。
望向窗外,街对面的那家金店依旧大开着窗帘,据金店的钱老板说金店的这个位置采光非常差,因此必须把窗帘完全拉开。
不过在现在的联邦,即使是这个安保条件落后到连一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的旧街区,他也不用担心会有人觊觎他的财宝了。
我昨天让人去给废弃城区打开一个入口,结果收到回报说城区北面有一座矮墙自然坍塌了,这倒是给我省下了人力开凿的费用。现在的话,负责勘察城区内部的工人们应该也到了…
这片区域的新规划也得尽快完成才行…
“一共是11.4元,感谢惠顾。”
我走出了餐馆,该工作了。


赵文——怪人

我六岁的时候,碰见过一个老和尚,他说我将来必将黄袍加身,餐餐大鱼大肉为伴。
看着身上的金色工作服,以及车筐里的鱼香肉丝外卖,我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这老和尚算得还真准…
这大冷天的,为什么会有人会在下午三点点这么远的外卖啊…我盯着手机上指示的20km以外的外卖地点,以及仅剩20分钟不到的ddl开着摩托车一路狂奔。
好在现在不是交通高峰期,不然我得开着摩托车跟一堆汽车竞速,秋名山车神也玩不来这样的高级操作。现在大路上基本上没有车辆,只要保持现在这个车速,在ddl之前赶到绝对没问题!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用来显示地图的手机屏幕暗了下去。
?我把摩托车停在路边,按了一下手机的电源键,怎么突然息屏了?我不是设置了不会自动息屏的吗?
手机没有反应。我用力按了好久的电源键,手机依旧没有反应。
顿时,一股热流直冲我的天灵盖。
手机没电了!
我不知道那边怎么走,所以是依赖手机定位来找的,现在手机没电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要是让顾客打了差评,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四下寻找着可以求救的地方…有了!那边有个电话亭!
我急忙停下摩托车,然后朝那边的电话亭跑去。
令人绝望的事情再度发生,电话亭里居然有人!而且…看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的。
虽然我现在很有冲上去把他揪出来的冲动,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抛开职业道德不谈,电话亭有一个半人多高的小门,在上一个人打完电话之前这个门都不会打开,从物理层面断绝了我进去的可能。
我怨恨地瞪了那个人一眼,准备去找别的人去问路。
好在这里的视野比较宽敞,可以很轻松就看清整个街区的情况。我很快就发现有个身穿黑色大衣留着宽边帽子还戴着墨镜的男人正绕过这片电话亭朝旁边的那家半掩着窗帘的金店走去。
他刚才…是不是看了我一眼…总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再看电话亭,里面那个人和我是一样的反应,也是侧过身看着那个男人发愣。借着这个机会,我看到他脖子上似乎挂着对讲机的耳麦。
明明有对讲机还来打电话,这人也蛮奇怪的…
不管怎么说,大街上又没有其他人,那个黑衣人是目前唯一能给我指路的人了!
我顺着金店那条路往前走,期间我也像那个黑衣人一样透过半掩的窗帘朝门里面扫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很快,我追上了那个黑衣人。
“那个地方…从这里出去往东走,遇到丁字路口向右转,过去2个十字路口左转就可以看到了。”还好,那位黑衣人没有表面那么冷峻。
“谢谢你啊。”我默念了十遍他说的地址,然后跑向摩托车的位置。
还好,没有交警来贴罚单,我启动摩托车一路狂奔。
透过后视镜,我似乎看到黑衣人一直在盯着我,仿佛在确认我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今天还真是碰到了好一些怪人啊…
很快,我就抵达了目的地的小区。
路过一个电线杆的时候,我看到一张寻人启事:
“寻失踪少年若寒,14岁,蓄水蓝色短发,身高1m65,于1月13日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若有见到者请与本人联系,必有重谢!”
署名写着若风二字。
若风?是那个最近突然暴富的若风集团的老板吗…前几天我们老板还去参加过他的婚礼…这丧妻还不到半年就娶了二房也太…


苏曜——谜案

我叫苏曜,是隶属于联邦中央警视厅的一名警长。就在刚才我得到了来自R城警局的消息,在2715年犯下“11.19”特大抢劫案的匪帮在抢劫位于R城城郊旧街区的一家金店时被R城警方抓获。现犯人已经移交中央警视厅进行进一步审讯。
与此同时我接到了调查此案的命令,我命令手下人接收犯人并进行进一步审讯,与此同时我驱车前往事发地带。
案发地带位于R城边缘的旧街区,曾经是R城最繁华的地带,如今却已经废弃了超过50%的部分,不免让人有些感慨。
根据R城警局传来的情报,这次他们只抓住了在金店里实施抢劫的五个人以及在外面电话亭里盯梢的一个人,另外两人不知所踪。
这个8人匪帮之前曾经多次作案,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每次警方收到报警讯息赶到的时候,他们都抢先警方一步逃之夭夭了,就好像早就知道警方会从这边过来一样,只要警车出现在那条道路上就会被他们发现,而且他们使用对讲机进行联系,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反应,因此警方每次都抓不到他们。
按照他们一贯的习惯,这8个人中只有5个人是负责抢钱的,另外3个人的分工却一直是一个谜,或许这3个人的分工是破解他们计划的关键。
不过…我更在意的问题是…另外2个人去哪了?
一边找来附近可能的证人现场求证,一边派遣人手去搜寻其他可能存在证据的位置,搜索范围就设立在这一整个街区吧。
没有监控摄像头确实给我们的调查带来了不小的阻力。而且听我的助手说,这附近的火车站居然连人脸识别和指纹识别都没有,只要你和社会保障卡上长得八九不离十就可以随意进出,在这里进行调查颇有一种穿越到十年之前的感觉。
“警长,我们又发现了三具尸体!尸体位置大致在…”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小陈的声音,我急忙顺着小陈指引的位置冲了过去。
从案发的金店步行8分钟,来到废弃城区边缘的一个小巷内。
由于人迹罕至的关系,走在这小巷里连自己的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用说后面有人跟着会发觉不了了。
尸体已经被移走了,地面上只留下了明显的粉末标用于标记尸体的轮廓。
而尸体的右边是一个类似于钟楼的高塔型建筑,钟楼的大门朝外打开九十度,宽度刚好挡住了整个小巷。我走上前尝试移动这扇门,发现这扇门最多朝外打开九十度,而就在我尝试关闭这扇门的时候,门纹丝不动,旁边传来了奇怪的声响,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门框与门之前被塞了一块砖头,刚好把门给卡住了,我拿走砖头之后,门果然很顺利地就关闭了。
避开地上的血迹,我来到了大门的另一边,令我十分在意的是这扇门的外侧有着十分明显的攀爬痕迹,这扇门虽然厚重但是并不高,成年人想要翻越其实非常轻松。顺着小巷继续往前走,前方有一个向右转的岔路,走到岔路口的时候,我发现右转的位置是一条死胡同。
这是三具尸体中的一具,另外两具尸体则是在塔顶被发现。
我打开门进入钟楼内,位于钟楼一楼的这个房间是空的,什么摆设都没有,房间右边墙上有一个窗户,窗户安装有护栏无法通过,但是在外面透过这个窗户就能看到屋里的景象。我便没有对一楼进行搜查,沿着地上滴落的血迹顺着长长的楼梯来到了塔顶。
此处的视野十分开阔,是这个街区的最高点,在这里,整片街区的路线一览无遗,刚好和金店旁边的电话亭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塔顶不能看到塔底下以及位于下面的房子里面的景象,而电话亭则不能看清远方以及更高处的景象,如果能将这两点的高度平均一下,就可以同时具备这两点的效果了。比方说那家金店的天窗,从这个位置的塔顶去看就会因为太高显得特别渺小,连窗户都看不清更不用说看窗里的景象了。
根据小陈的说法,这一片小巷的信号似乎非常差,那通电话也是他爬到塔顶才打出来的,我实验了一下确实是这样。
塔顶没有留下什么可供思考的讯息,需要等待下一步的尸检结果以及更加重要的证人。
就在我走出钟楼的时候,位于我前方的那扇门突然打开了,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苏曜——证人

我不禁一愣,那扇门位于尸体的左侧,当时居然没有人想过要进去看看吗…
打开的门中,探出一个留着水蓝色短发的少年。
“请问…您是警察吗?”少年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和担忧,缩在门后的阴影里微微眯起了眼睛。
我十分僵硬地点点头。
“终于安全了…”少年松了一口气,“那个…我叫若寒。可以听我讲一下当时这里发生过什么吗?”
?我一脸迷惑地看着若寒,难道说…
“没错,当时案发的时候我就在这个小房间里,刚好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或许能够给你们提供一定的帮助。”若寒用像是找老师主动承认错误的学生的眼神看着我。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当时,附近餐馆里的服务员姐姐拜托我来这间仓库里帮她把这个包裹放进来,然后拿一个纸箱子过去,并把仓库的钥匙交给了我。她叮嘱我说仓库里有些东西不能见风,所以要打开那一边的门挡住这个巷子,我按照她的说法用砖头卡住那扇门,然后开门走进了仓库里并关上门,当时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在。”若寒逐渐冷静了下来,“可是就在我进入仓库之后,我听到外面传来了厮打的声音,我吓得急忙从里面反锁了仓库的门。外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就在我以为没事了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声枪声,然后我就吓得再也不敢出去,直到听到附近的警笛声我才敢放心地走出来。”
我点点头,这孩子的听觉倒是异于常人的灵敏。
“你说这个钥匙是附近餐馆里的服务员姐姐给你的,那可以带我去找她吗?”我扶着他的肩膀并用可能温柔地注视着他。
“啊,警察叔叔,当然可以。我的表哥任天霖也在那家餐馆里面,我这就带你去。”若寒说着便拎起一个纸箱子走出了小巷。
跟着若寒来到了那家餐馆,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家餐馆居然就在案发金店的街对面。不过距离这么远就算那里发生了枪击也不会有人听到,难怪报警的时候只收到了抢劫金店的消息却没有收到发生枪击的消息。
一进入餐馆就看到一个留着黑色短发长得和若寒十分相像的少年,他应该就是那个任天霖了,如果两人染成一样的发色,我就只能根据双眼后方靠近太阳穴的那道明显比周围皮肤更白一些的印记来认出若寒了。
在若寒的指引下,我找到了那位名叫余杭的女服务员,她应该是一个相当关键的证人,我拿着那把仓库的钥匙走过去开始对她进行询问。
“那个…警官先生?”和余杭交谈了一会,任天霖突然来到了我身边,“我一会要赶回家的火车,我现在可以走吗?”
我扫了他一眼,一旁的余杭急忙帮他解释:“警官先生,任天霖自从下午一点半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餐馆,他应该和本案没有关系才对吧…”
我低下头,下午三点劫匪才开始实施抢劫,他应该确实和本案没有关系。
“嗯,你可以走了,若寒交给我来帮你照顾。”我朝他一点头。
“那,谢谢警官先生。”任天霖朝我这边鞠了一躬。
在与余杭的交谈中我得知,她是这家店主的女儿,除掉在后厨工作的人和店长,这家店一共就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名叫林小天的服务员。那个叫林小天的服务员在下午三点左右出去了一趟,三点二十二分左右回来,之后把仓库钥匙交给了余杭并叮嘱她让若寒把这个包裹放到仓库里并拿一个纸箱子过来,由于他们原本就和若寒认识所以余杭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随后以家中妹妹有事找他为理由提前下班。另外,在若寒去仓库之后,有个脸上有刀疤且只有一只耳朵的高大男人也跟着走出了餐厅。透过餐馆的窗户可以看到若寒对那个高大男人似乎有所顾忌,走几步便回头看看。
走出餐馆,我看到墙上的时钟显示时间为17:00整。
我皱紧了眉头,在心中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就在此时,我收到了来自鉴证科的调查报告。


苏曜——天狼

在小巷中发现的尸体身份确认为多次逃脱的绑架犯紫鸦,尸体身上有明显的搏斗痕迹,致命伤位于左侧颈动脉,推测凶器是一把军用匕首。此外,尸体脑后有几处猛烈击打的痕迹但是并不致命,推测击打痕迹形成时间为当天早上10:45-11:00。尸体左侧脸部有划伤,且左侧耳朵被子弹打掉,这些伤为旧伤,与本案并无关联。死者衣服背部发现与仓库门附近墙壁一致的灰尘成分,推测死者曾背靠墙壁站在仓库门旁边。
在塔顶发现的两具尸体均死于被狙击枪命中头部,其中一位右手持一把军用匕首,身上有较明显搏斗痕迹且沾有大量血迹,钟楼内滴落的血迹、楼顶尸体身上的血迹以及军用匕首都经过化验,均来自于小巷中发现的尸体。此外,在高塔上发现一把狙击枪但并没有射出过子弹,且子弹口径与两人的枪伤均不符合。在犯罪现场附近的楼顶发现了一枚子弹,化验之后上面发现沾有位于塔顶的两位死者的DNA,根据子弹的位置判断来自废弃城区中的废弃医院。初步调查确定此二人属于抢劫金店的匪帮团伙。
另外,根据证人所述,那名丧命塔顶的狙击手两天前曾来过这片街区,且被多个证人于多个地方目击。尤其是金店附近的行动比较可疑,根据金店老板的说法,他曾经在金店外面看了好久的窗户,想必那个用窗帘挡视角的操作也是他的手笔。
在我的印象中,能够一枪打穿2个人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悬赏令制度实行之时一个极其著名的赏金猎人——天狼。据说他是诸多赏金猎人里最为神秘的一个,被他接取的悬赏任务几乎从来没有失败过,唯一的一次失败是对绑架犯紫鸦的追杀,那一场天狼开枪打掉了紫鸦的左耳,并且用匕首划伤了他的面部。而这个紫鸦,就是小巷中的那个死者。
借此可以确定,这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天狼所为。
如今悬赏令制度取消,曾经身为赏金猎人的天狼也成为了缉捕对象,如果能找到这个最为神秘的杀手,说不定可以得到相当丰厚的奖赏。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找到了废弃城区的入口,这座矮墙大概是在昨天被人为推倒形成的。并且在矮墙的前方还有一面被拉倒的广告牌,奇怪的是在广告牌连接的铁架上发现了弹孔,推测形成时间在中午11:00到下午3:00之间。废弃城区里面耸立着一座标着红色十字的建筑,登上楼顶之后,我发现这座废弃医院比起那座钟楼只矮了一点而已。从这里看,那家金店的天窗明显要清楚许多。
我打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17:03分。
我脑海中电光一闪。
天狼…原来是你!

案发街区平面图▲


钟楼附近平面图▲

谜题篇到此结束。
要求作答:
1. 劫匪的计划;
2. 天狼的行动;
3. 天狼的作案动机不要求作答。
提示:
1. 主视角全部视作证人(任天霖除外),不存在作案嫌疑;
2. 苏曜已获取主视角证人提供的全部信息;
3. 不存在叙诡。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25516-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12-10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65 期谜题答案以及 166 期谜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学院

|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0 19:59:34 | 2021-12-10 20:01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8.7/10
6 人评价
5
50%
4
33.3%
3
16.7%
2
0%
1
0%
尚未查看答案
无法进行评价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35 英镑 购买答案

2 | 发表于 2021-12-10 20: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准备好挨骂了...大家轻点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12-10 22:02 说:

    到医院3分钟……你是不是没算上下楼的时间?毕竟是仅比最高的塔楼只矮一点点(强调一点点!)的高楼
  • 仙梦天霖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0 22:09 说:

    是到医院楼顶3分钟...(我写了我绝对写了!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12-10 22:16 说:

    答案里:【仔细思考一下他的行动轨迹,3分钟去废弃医院,3分钟回来再去钟楼,来回16分钟,刚好22分钟。】

    重点是,从地图上看,不考虑上楼,如果金店到小巷要8分钟,从餐馆到医院3分钟也比较勉强了,再加上上与下楼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有,既然是当天注意到劫匪,狙击枪是不是得回老窝拿一下?(四次元口袋拿出来的这种设定题目给了吗?
  • 仙梦天霖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0 22:19 说:

    少了一句:“不代表真实比例”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12-10 22:22 说:

    负责任!
    还有狙击枪哪来的给一个符合谜题篇线索的解释!
  • 仙梦天霖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0 22:29 说:

    嗯...硬扯一波!
    狙击枪和信号屏蔽器在仓库里藏着!他把屏蔽器拿回去是因为没装电池!(编不下去了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12-10 22:43 说:

    做好准备“嘤嘤嘤”
  • 岚翾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0 22:59 说:

    这个确实没写,估计是辣鸡天霖想完计划之后就太兴奋忘了,一点不负责任,建议好好反思一下!
  • 吃掉月亮 回复 仙梦天霖 2021-12-10 23:00 说:

    建议好好反思一下!
  • 冬风。 2021-12-14 06:38 说:

12
| 发表于 2021-12-10 20:15:1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交换身份猜到了,然而最后一分钟又删掉了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呜呜呜作死就是我,好可惜啊
(主要是从后来若寒问我能回家了吗那里……觉得……有点像任天霖
2 | 发表于 2021-12-10 20:25:5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撒花,可是新题在哪里 ̄  ̄)σ
1 | 发表于 2021-12-10 22: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有两点欠考虑了
3分钟要从餐厅到医院屋顶,路上警察还检查了广告牌,3分钟是不可能够的
警察说“这座矮墙大概是在昨天被人为推倒形成的”(自然坍塌是任天霖的视角),你觉得读者应该选哪个?

虽然不影响解题,但是你害我浪费时间去考虑怎么解释这些啊
  • 吃掉月亮 回复 岚翾 2021-12-11 16:08 说:

    因为岚孩子是刀子嘴豆腐心
  • 岚翾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1 16:11 说:

    我才不是,我很能打的!我打人很疼的!不带我对于你们是一种损失!
  • 吃掉月亮 回复 岚翾 2021-12-11 16:15 说:

    我知道,打完再心疼那种是吧
  • 岚翾 回复 吃掉月亮 2021-12-11 16:20 说:

    心疼个锤子!
  • 冬风。 2021-12-14 06:37 说:

12
2 | 发表于 2021-12-10 22:54:59 | 2021-12-11 07:2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外卖小哥:【这大冷天的,为什么会有人会在下午三点点这么远的外卖啊…我盯着手机上指示的20km以外的外卖地点,以及仅剩20分钟不到的ddl开着摩托车一路狂奔。】
-中途停车问路-
【很快,我就抵达了目的地的小区。】
3点下单,路途有20KM,可在金店附近问路之后很快就赶到了目的地,那他向黑衣人(林小天)问路当时怎么也是三点十来分的时候吧?
这么多绑匪打个劫,打了十几分钟还不出来,还能等到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报警再被抓?(另外好像和答案安排的时间也不一致)
重要的是,如果这时候狙击手还活着为什么不给天狼来一枪?天狼也不怕被盯上给来一枪?(看电话亭里的劫匪看到小天时的“愣”,该是认出他是谁了,不然愣什么愣?天狼那么可疑的举动不处理?)
二、
警察:【走出餐馆,我看到墙上的时钟显示时间为17:00整。】&【我打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17:03分。】
警察看这两个时间,一个是在离开餐馆时,一个是在之后来到废弃城区的入口,进入,还去了医院楼顶观察之后,这之间怎么也不可能才用3分钟吧。
因此可知:小餐馆的时钟不准确,肯定走快了。(手机时间不刻意去调一般不会出错吧?)
还有还有!
如果小店里的时间没错,天狼3点22分回了餐馆,交待小杭转告若寒,再离开去医院,再开枪狙人……这个号称怎么都抓不着的劫匪从3点就开始抢劫到底是要抢多久才要离开呀!是打算住在金店里了吗!
还有还有!
王城:【我推开了这家餐馆的门。此时是下午一点】&【店内,那对发色一黑一蓝的双胞胎似乎十分警觉地盯着隔壁桌上那个只有右耳的高大男人,仿佛在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一点的时候两兄弟就在店里了。
【余杭急忙帮他解释:“警官先生,任天霖自从下午一点半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餐馆】
为什么这里要说一点半之后一直没离开?这一点至一点半之间真若寒出去做什么了?

三、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处足够翻越的矮墙,看这个样子像是昨天自然坍塌的】
【我昨天让人去给废弃城区打开一个入口,结果收到回报说城区北面有一座矮墙自然坍塌了】
一个自然倒塌。
【我找到了废弃城区的入口,这座矮墙大概是在昨天被人为推倒形成的。】
一个人为推倒!
这怎么也应该有两面倒的墙,一个是自然塌陷,一个是人推的吧?
四、
在死胡同里盯梢?为什么不在一楼窗户那里盯?还有为什么不带把枪像楼上狙击一样(不用是狙击枪,抢劫的五个不都带着枪吗?他带把手枪不过分吧?有人过去就一枪!
在死胡同里盯什么梢呀!
还有,听力那么好还能听见过来小巷的是两个人的脚步……那为干什么不在听到有人来了时就过去?还被人用砖头卡住了门。(如果是劫匪自己卡了请说明是什么时候卡的并且卡住的意义是什么!(我没看到答案里说是谁用石头卡的门……我又瞎了?!)
五、
小巷就是信号不好(如题目所说)有什么问题?
电影里演的狙击手不是经常会配一个搭档在身边的吗?所以剩余的劫匪就是配在他身边望风+协助(判断风向啥的),塔顶两个,电话亭一个这样分配有什么问题?因为电话亭的人发现有人去小巷所以望风的人下来检查去死胡同确认看人是不是藏这里了接着赶来的“若寒”把门给卡住了(照天狼要求)有什么问题?
六、
从文中看天狼就只和紫鸦有仇,现在悬赏金都没有了,他刻意去对付劫匪图个啥?(虽然有注意不需要分析动机,但我还是要说!不如是对付紫鸦时意外发现劫匪的勾当为自保才干预得来得合理!

补充问题:
1.天0为什么要说谎说听到了枪声?
2.离“嘤嘤嘤”信号还差百分之多少?
1 | 发表于 2021-12-10 22:57:2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看不到答案,鸽了
2 | 发表于 2021-12-10 23:01:32 | 2021-12-10 23:33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既然要躲紫鸦才染的头发换身份
那天霖和若寒直接女装不更快
染个头发怎么也得半小时,不怕被逮到吗
12
2 | 发表于 2021-12-11 13:14:51 | 2021-12-11 13:28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任天霖,若寒,林小天,作者(仙梦天霖)一人分饰三角,辛苦了
  • 岚翾 2021-12-11 15:17 说:

    (其实是四角,还有余杭,但是因为女装天霖没写太明显)
  • 兰迪.西克 回复 岚翾 2021-12-11 15:26 说:

    啊?这我可没看出来
  • 仙梦天霖 回复 岚翾 2021-12-11 15:51 说:

    啊呸!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 仙梦天霖 2021-12-11 15:59 说:

    好耶!(这么明显的彩蛋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hhhh
  • 冬风。 2021-12-14 06:36 说: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