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12-4-20 13: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篇幅短篇
状态连载中
主要类型本格派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4-7-20 21:20 编辑
翼羽馆杀人事件
学院人员参与演出。演员表:
wclloveqq——乌鸦叔
Y天羽——天羽
易乾坤——易乾坤
莫大染——莫大染
潘多拉幻翼——小忆
友情客串:
承平大帝——承平
翼羽——翼羽

推理元素:死前留言、密室杀人
内容提要:
    五个素昧平生的人同时收到署名为承平的信件,被邀请去翼羽馆做客。就连雷尔夫与布兰克也是如此。当七人抵达翼羽馆时,似乎发现不存在承平这个人。
    当晚他们在1楼娱乐时,易乾坤却死在了密室——传说翼羽馆的主人翼羽丧命的地方。死者留下了两条线索指明了凶手是谁。
    那么真相究竟如何呢?

01 序幕

      我现在记录的案件,是发生在翼羽馆——据说是一个阴森恐怖、恶魔横行的地方。翼羽馆位于远东地区,确切地说,在魔鬼海中的一个小岛上。魔鬼海是日本人的称呼,它位于日本列岛和小笠原群岛之间。这个魔鬼海三角区,是从日本千叶县南端的野岛崎冲及向东1000余千米再与南部关岛的3点连线之间的区域,在这里很多船舶和飞机也是无影无踪地消失了。 更为奇怪的是,世界上所有地图中都没有魔鬼海的具体位置。因此说起这片海域,人们总是谈虎色变,恐惧之情丝毫不亚于谈起百慕大三角。
    在这片海域有一个小而神秘的岛屿,翼羽馆就建在岛上。那是一座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以岛的主人翼羽命名。你知道,那些有钱人总是会想方设法地挥霍自己的钱财。
    翼羽馆地处魔鬼海,又属私人领地,过往船只几乎从不靠岸。直到某天夜里,翼羽馆的主人——翼羽,被一群因轮船事故被迫靠岸的人们发现死在了馆顶层的房间而更显恐怖。他们向海岸警卫队发出了求救信号。但警卫队员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这片海域,并登岸后,却发现岛上空无一人。搁浅的船只依旧孤零零地停靠在岸边,显示确有人登岸,但他们却在警卫队赶到的这段时间神秘消失。只有岛主人翼羽的尸体依旧位于馆顶层的房间而证实这绝非是恶作剧。翼羽仰面朝天,心脏处插着一把利剑!除此之外,现场没有任何痕迹。
    警卫队员寻遍了整座馆、整个小岛,包括那艘搁浅的船,都一无所获。无奈,他们只能将尸体和搁浅的轮船拖运走。整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从此,夜幕下的翼羽馆孤立在岛上,伴随着这个恐怖的传说而越发使人毛骨悚然。
    我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这可能是哪个无事生非者为了彰显翼羽馆的恐怖而编出的故事。但那座岛屿与翼羽馆却是真实存在的。这次,我与雷尔夫是应邀前往——一个名叫承平的人,自称是岛的主人,给我们寄来的邀请函。
    当然,我们不会轻易相信。但这封信却是在伦敦寄出,并随信附上几张百元大钞。信中说在伦敦机场会有专门人员接我们过去。当然,我是不想去,但雷尔夫坚持要体验下这次所谓的旅程。于是我不得不将诊所歇业一段时间,来进行这次的冒险。
(连载中:诸位可随便插楼回复)
2人评分
英镑 +1 原创度 +4
  • f(x)max: 另类密室讲义+超强逻辑推理+意外凶手人选, ...
  • wclloveqq: 第一次演的那么过瘾!
| 发表于 2012-4-20 13: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clloveqq 于 2012-4-21 14:57 编辑

前排看特别篇~绝对给力啊~
话说各种羽的馆都有了~是不是也可以有个乌鸦馆呀~
再提个小意见~
引用
向东1000余千米
这个改成海里会不会更好点~
  • 承平大帝 2012-4-20 13:14 说:

    您可以改名为乌羽叔
    1000千米是我百度的结果,强调魔鬼三角海域的具体位置,这是真实的
  • wclloveqq 2012-4-20 13:16 说:

    好吧~其实我以为~乌鸦可以统领各种羽的呢~
    原来真的有啊~呼呼~
  • 承平大帝 2012-4-20 13:18 说:

    那就把乌鸦馆放在以后的出版计划中
  • wclloveqq 2012-4-20 23:42 说:

    我说中间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个布兰克法医~原来是“我”啊~
    最后那个black大亮啊~彻底雷住了~
    这部特别篇好看~哈哈~我也演的过瘾~
  • 承平大帝 2012-4-20 23:46 说:

    这篇可是神作
    感觉是最好的一篇馆系列了。o(︶︿︶)o 唉,连构思+动笔,12个小时,没白忙活,o(∩_∩)o 哈哈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5: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2-4-20 16:27 编辑
02 主要人物登场

      乌鸦叔一登上这座岛屿,顿时兴奋起来。
    在江湖上,乌鸦叔只是一个代号。实际上,他的年龄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他身穿红色的大衣,配上一条黑色的牛仔裤,会给人一种AC米兰球迷的假象。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乌鸦叔心里暗自思忖着。“只不过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信函而已。可能是被里面的几张钞票迷惑了?不,我什么没见过?这点钱就能诱惑得了我?看来骨子里,我还是一个喜爱冒险的人。”
    他把信卷起来收好,放进了内侧的大衣口袋里,径直朝翼羽馆走去。

    当太阳恰到头顶时,天羽从直升机上走下。他的脚一踏上这篇土地,便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还是太紧张了。”他自言自语道。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喜爱推理的中学生。经常给同学们讲一些推理故事。直到他昨天收到了署名为承平的来信。
    那封信里请他去翼羽馆做客,并告诉他有专人接送。他冒着逃课和被家人发现的危险,一早晨便偷偷地溜到飞机场。当然,他给家人留了张纸条,说明了自己的行程。先斩后奏吧,他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掏出信里的几张钞票,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翼羽馆已经在眼前了。他喘了口气,朝它走过去。

    易乾坤,中国人。他的职业是一名化学家。照理说,他是那种终日埋头待在实验室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但他却出现在这里。原因是,他收到了一位署名为承平的人的来信。
    信中请他去翼羽馆做客,讨论化学问题。并随附几张钞票,聊做实验经费。虽然钱不多,但易乾坤一想到居然会有一位志同道合的人支持他的工作,他就兴奋不已。因此,他决定动身前往。做出这种决定的原因,还在于信中说有专机接送。
    他从直升机走下时,太阳已经西斜,但远没到落山的程度。阳光照在他的脑门上闪闪发亮。他戴着的墨镜镜片反射着太阳光。虽然已是深秋时节,而他仅仅穿着一件T恤衫,外加一个外套。因为他知道,翼羽馆的纬度较低,深秋时节,也不会太冷。
    “巴洛克式建筑。”他喃喃自语,科学家的神情洋溢在脸上,“不知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呢。”

    莫大染。一位来自东方的女孩。她是一名大学生,学校推理社团的老大。刚一下飞机,红彤彤的脸颊便暴露在海岛上。
    她打开一封信,那是承平寄给她的。名义是请她来翼羽馆上探险。随附的几张钞票,让她去买几本推理小说。这对于她来说具有相当大的诱惑。
    虽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她仍然将自己的黑色呢子大衣脱掉。很显然,他低估了这里的气温。当然,也可能是她内心兴奋,从而产生躁热的缘故。
    她视力很好,海岛的美景一览无余。她甚至已经看见了翼羽馆的大门。她朝目的地走去。

    小忆。一位江南美女。当她拿着承平的邀请信登上这座岛屿时,对未来一无所知。她只是好奇,为什么这个陌生人会给她寄信。信中的几张钞票对她来说或许不重要,但她是一个理性的,喜欢探索真相的年轻人。当然,也很勇敢。
    专机把她送到这座岛上,翼羽馆矗立在她面前。


[发帖际遇]:  承平大帝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孩子,遵守学院制度,获得学分8分.
  • 莫大染 2014-3-31 23:40 说:

    = =平哥,首先好久不见~!!然后,我还没往后看但是那一句“她视力很好”算是吐槽么T T~
  • 承平大帝 回复 莫大染 2014-4-1 20:20 说:

    这真不是故意的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6: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2-4-24 20:47 编辑
03 在翼羽馆

      当直升机把我和雷尔夫载到这片海岛上时,已经接近傍晚。我们下了飞机,边步行边欣赏着海岛上美丽的风景。
    “喂,雷尔夫。”我看着他,“为什么会有人邀请我们来这儿呢?”
    “自然有他的道理。”雷尔夫懒洋洋地回答,“看见前方的翼羽馆没?走吧,答案在里面。”
    当我们按响门前的门铃时,一位年轻女孩打开了门。
    “抱歉。”雷尔夫说道,“我是你家主人邀请的客人。”
    “我家主人?”女孩疑惑不解。
    “这里不是翼羽馆吗?”我问道。
    “当然。”她回答。
    “好吧。这是邀请信。”雷尔夫从怀里拿出递给她。
    她接过信,只匆匆扫了一眼,便惊声尖叫起来。
    “哦!老天!你们也是被邀请的客人?”
    我们脸上一片茫然。女孩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信递给我们。
    “看看吧。”她完全打开门,示意我们进来。我们看到屋里的餐桌上坐着一排人。

    “原来如此。”雷尔夫靠在椅背上,点燃了一根香烟,“这么说,我们都是被承平邀请来的所谓的‘客人’。”
    “正是这样。”乌鸦叔边吃饼干边答道。刚才我们已经互相介绍了一番。而他们则比我们先到1天,彼此之间也不算陌生。
    “这个叫承平的人。”易乾坤说道,“一直没露面。我还真幻想着能和他在这里讨论化学问题呢,哼哼哼。”
    他冷笑着,仿佛在嘲笑自己。
    “好在这儿现代化设备一应俱全。”莫大染笑着说,她就是刚才给我们开门的女孩,“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在这儿度上几天假。”
    “还会有人来吗?”天羽焦急地问。很显然,他着急回去。因为他不想逃课太久。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小忆说,“我看,我们就在这儿放松下。这里环境不错。”
    她喝了一口桌上的红酒。
    “啊,天色渐晚,我看我去做些吃的吧。”莫大染是女孩,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分内之事”。她招呼小忆同去做些吃的。但其他人都没有异议,可见他们今天已经尝到了莫大染的手艺。
    我当然很想知道这座无人岛的现代化设施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起身转了转。这座馆是3层建筑。1层是餐厅、厨房、娱乐室、会客室等等。2层是十间卧房紧挨着。3层则是杂物间,此外,就是那间传说中的鬼宅——翼羽丧命的地方。奇怪的是,我并没在这座馆里发现地下室。
    我走进厨房。这里的食物一应俱全,并且放在冰箱里。莫大染正在厨房里忙着洗菜切菜。小忆则在一旁协助。她告诉我,岛上有座小型的发电机,供应这座馆的用电。至于水,则是小型的海水净化房净化之后的结果。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的肚子也开始咕咕直叫。晚餐很丰盛。我们7人围坐在餐桌旁,一边夸奖着莫大染的手艺,一边狼吞虎咽起来。我们谈论了彼此的情况,职业,并毫不遮掩地谈论起的那间鬼宅。
    “简直一派胡言!”易乾坤显然不相信鬼宅的存在,“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我奉劝你们千万别太当真。”
    “可是那间屋子看起来就那么阴森。”天羽答道,他很喜欢冒险。
    “只是看起来而已。”乌鸦叔笑着答道,“你们昨晚进去查看没?”
    “昨晚?”小忆问道,“我倒是在门口徘徊着,但发现门上锁了。金属球型的门把手都已经锈迹斑斑。”
    “有钥匙啊。”乌鸦叔笑道。他看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脸上,便又开始腼腆地解释,“当然,我没进去过。钥匙就挂在那间房旁边的墙上,自然,钥匙上也有点锈迹斑斑。”
    “都发现了钥匙,却没进去查看?”莫大染有些讥讽地问道。
    “实际上,我胆子很小。”乌鸦叔耸耸肩,“当然,你们有兴趣可以随时查看。”
    晚餐时我与雷尔夫都没怎么说话。刚来到这么个陌生的环境显得很不适应。晚餐后,小忆协助莫大染收拾餐桌。雷尔夫与乌鸦叔打乒乓球,天羽独自在一旁游戏机上玩游戏。易乾坤与我在隔壁的桌球室玩起了斯诺克。收拾完毕后,小忆与莫大染在一旁的棋牌桌上下起了五子棋。
    大厅的钟声响了9下,已经晚上9点了。易乾坤离开了台球桌。
    “抱歉诸位,我要去睡觉了。”他说道,“我患有睡眠障碍,必须尽早服用药物以促进睡眠。”
    易乾坤走后没多久,莫大染准备上厕所。于是我代替她,与小忆下起了五子棋。我听到乌鸦叔在门口同莫大染打招呼。
    “放松一会儿。”雷尔夫笑着走进台球室。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6: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04 死者

      小忆连续赢我2局之后,我感到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便和她聊起了天。雷尔夫已经回到隔壁,继续同乌鸦叔打起了乒乓球。
    莫大染一脸惊恐地推门而入。她蓬头散发。我和小忆同时看着她。
    “怎么了?”我问道。
    “没。。。。。。没什么。”她含糊其辞,紧接着整理了以下头发,喜笑颜开地对小忆说,“我们继续下棋吧。”
    我疑惑地看着她,站起身。她同小忆继续切磋起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我走出桌球室时,恰巧遇到雷尔夫,于是我把刚才莫大染的情况对他描述了一通。
    “先去厕所吧。”他显然憋不住,“等会我们一起逛逛这座馆。”
    当我们从厕所出来时,听到隔壁莫大染与小忆嘻嘻哈哈地谈话。我们走上二楼,首先选了两间卧房,随后爬上三楼。
    传说中的鬼宅从外表看依旧平淡无奇。但当我们走到鬼宅门口时,我注意到隔壁墙上的钥匙不见了。
    “喂,雷尔夫。”我提醒他。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
    “被谁偷走了么?”他自言自语道,“撞门吧。”
    “撞门?”我疑惑地问他,“你是说鬼宅?”
    “当然。”雷尔夫言简意赅,“很明显,有人偷走了钥匙。这说明鬼宅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听从了雷尔夫的劝告。实际上,我也很想知道,鬼宅里到底有什么。
    当我们撞开门,一股霉味从里面散发出来。我意识到这里好久没有人进入了。但一丝灯光从里面照了出来。这让我很好奇。紧接着,我发现易乾坤趴在中央的地板上,面部表情已经痉挛。
    我赶忙冲了进去。雷尔夫则在走廊上大喊,示意所有人上楼。
    众人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走到鬼宅门口时,雷尔夫示意他们在门口站住。
    我走了出来。
    “他死了。”我遗憾地宣布道。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7: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2-4-20 17:24 编辑
05 案发现场

      所有人都在门口窃窃私语。乌鸦叔与天羽谈论着什么,小忆则与莫大染嘀嘀咕咕,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雷尔夫走进来,与我共同检查着尸体。
    “很显然。”我说道,“氰化物中毒。看看他嘴里,仍然残留着部分液体。”
    “是有一股苦杏仁味。”雷尔夫上前嗅了嗅。屋子里尘土遍地,气味难闻。
    “看这儿。”雷尔夫指着地板,“这是英文字母W。”
    易乾坤的右手食指在地板厚厚地灰尘上写下了W。
    “这似乎是死前留言。”我说道,“我刚才也发现了。”
    “嗯。”雷尔夫点点头,“案发现场的证据似乎还不止这一点。看这些脚印,我能分辨出今晚这里曾有4个人进入。除去我们俩,易乾坤,还有一个人。”
    他笑道。
    “这不难办,只要我们检查下他们的鞋子就知道今晚谁曾经来过了。”
    “对了,钥匙。”我提醒雷尔夫,“钥匙一定藏在某人身上。”
    我用下巴示意雷尔夫,待会得给他们搜身。但雷尔夫显然没这个兴致。
    “这没有必要。”雷尔夫说,“钥匙我已经发现了。在易乾坤的上衣口袋里。”
    当雷尔夫解开易乾坤的外套时,压在尸体下的左手露了出来。我惊讶地发现,这是一只女人穿的短黑丝袜。
    “喂,雷尔夫,你看。”
    门口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小忆歇斯底里地大喊,“那是我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准备进门,但很快被雷尔夫拦住了。
    “请不要进来。”他说道,“这一切,我自会调查清楚。”
    “看看还遗漏了什么。”我说道。
    “电灯开关。”雷尔夫走到墙边,“很好,上面的指纹清晰可辨。”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细软毛绒刷子轻拂掉表面的灰尘,随后掏出干净地透明胶带贴在上面,拿起后,他找来一张小卡片纸,贴在了上面。
    “很好。”雷尔夫笑道,他随后仔细地检查了鬼宅的每一扇墙壁和地板。我这才意识到,这间屋子根本没有窗户。紧接着,他比对了下易乾坤的指纹。
    “案发现场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雷尔夫灰头土脸地站起身,“那么,诸位,我们一起去楼下的客厅,探讨此次的诡异现象吧。”
| 发表于 2012-4-20 17: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插楼.第一个就把化学家杀了,化学工作者表示愤慨.

[发帖际遇]:  饭团悄然回归学院却碰上吃货黑羽,为了安慰身心受创的饭团,吃货赔偿英镑4镑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8: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2-4-20 18:10 编辑
06 七条线索

      一行人抵达楼下的客厅,刚才嘀嘀咕咕的他们,现在全都沉默不语。
    “很抱歉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雷尔夫说道,“但我必须就此对你们进行询问。”
    “侦探游戏。”天羽说道,“开始吧。”
    乌鸦叔瞪了他一眼,后者立刻变得老实了。
    “死者是易乾坤,死于氰化物中毒。这丝毫不用怀疑。嘴里的苦杏仁味可以证明,布兰克医生已经提取了部分,留待日后检验。下一步,必须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
    见众人无言以对,雷尔夫又继续说道,“9点钟声刚过,我便看到易乾坤走上楼。”
    “没错。”我说道,“他说自己有睡眠障碍,得回房服药,然后早睡。”
    “嗯,很好。但为什么他的尸体会出现在3楼的鬼宅呢?”
    “鬼才知道!”莫大染恶狠狠地回了句。
    “嗯,先别急,我们一步步进行分析。”雷尔夫接着说道,“死者死亡时间在9点之后,这毫无疑问。在这之后,乌鸦叔与莫大染去上厕所,我则来到隔壁,看到布兰克与小忆一起下棋。”
    “对,是这样。”小忆回答道。
    “嗯,我在你们这待了10分钟。”雷尔夫说道,“我一直在看着时间。很好,假设易乾坤离开之后被人毒死。在这段期间,莫大染、乌鸦叔,还有独自玩游戏的天羽均有可能作案。”
    “什么?”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惊呼。
    “请息怒。”雷尔夫说道,“我只不过是推测。好了,现在我们看一看我所掌握的线索。”
    他拿起一张纸,在上面逐条写上了关键词。
   1.        氰化物中毒。
    2.        死前留言W
     3.        多出的脚印
    4.        黑丝袜
    5.        电灯开关的指纹
    6.        上衣口袋的房门钥匙
    7.        密室杀人

      “嗯,大体就这么多。”雷尔夫说道,“现在我们掌握了这些关键点。不过首先,我得先问自己,死者有无可能自杀?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有的线索都表明,这是他杀。好的,我们逐条进行讨论。”
    1.        氰化物中毒这毫无疑问。由此引申出了一个问题,毒从何来?
有3种可能。
    (1)        毒原先保存在翼羽馆。可能吗?不可能。因为刚来的时候,我与布兰克已经把这里搜索了一遍。
    (2)        死者自带。乍看之下这是一种可能性,因为死者是一位化学家。但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带氰化物来这里。事先预谋杀人?可他现在是被害者。好了,关于这点,我们等一会去检查下死者的遗物就明白了。
    (3)        凶手所带。这是最可能的一种情况,等一会儿,我要对你们进行搜身检查,还望诸位配合。
见小忆与莫大染大声抗议,雷尔夫笑道:“当然,二位女士彼此进行检查就行。我相信你们不会作弊。”
   2.        死前留言W。乍看之下,这里有两种解释。
    (1)W,表面上看,有可能是某人的姓氏开头,在我们这群人,只有乌鸦叔的W符合条件。
见乌鸦叔毫无怒气,雷尔夫继续说道,“当然,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推论,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乌鸦叔这点表现的就很好。咳,我们继续。”
    (2)W,代表女人Women。当然,猥琐点来看,W也像女人两个尖尖的乳头。
  “好了二位小姐,不要生气,我可是很正经的。好,我们继续。”
    3.        多出的脚印关于这点,我们待会搜身的时候会仔细比对鞋印。到时候会请出那人向我们解释清楚,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怀疑你就是凶手。
    4.        黑丝袜小忆已经承认这是她的。那么有两种可能性。
    (1)        小忆交给他的。我们很容易排除这点。此二人昨天才认识,而且我也想不出小忆为什么要这样做。见小忆矢口否认,雷尔夫更坚信了下面的看法。
    (2)        死者偷的。这种可能性更大。我和布兰克刚才在2楼寻找空余的卧室时,可以轻易推开任何一间房。至于死者为什么要这样,先放着。
   5.        电灯开关的指纹经过比对,我已经确认那就是死者右手食指的指纹。这说明是死者亲手打开了这儿的电灯。至于他为什么要来这儿,嗯。
    6.        上衣口袋的房门钥匙根据第5点,我们更能推断出死者拿到了隔壁墙上的房门钥匙,打开电灯开关,把自己反锁在屋内。至于为什么,嗯。
   7.        密室杀人房间里没有任何窗户和密道,唯一的出口在大门,但我与布兰克很确定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并且撞门而入,发现尸体。嗯,关于这一点,我待会会详细论述。
    雷尔夫的逻辑分析使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就连我也沉迷于其中。但雷尔夫很快话锋一转。
    “好了,诸位,下面就是对你们的调查了。首先从搜身开始。抱歉,我不得不这样做。”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18: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07 莫大染的隐秘

      我与雷尔夫先后搜查了乌鸦叔与天羽的身,均表示一无所获。紧接着,隔壁小忆与莫大染也走了出来。
    “都没有发现氰化物。”她们异口同声。
    “有钥匙吗?”雷尔夫突然问。
    “钥匙?”
    “鬼宅的钥匙。我只是想确认有没有第二把钥匙能打开那扇门。”
    “不,没发现。”她们矢口否认。
    “嗯,这很正常。”雷尔夫点点头,思考着,“我相信你们是第一次来这儿,想重新配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也绝非易事。抱歉,我必须借你们脚上的鞋子用一下,一只就好,我很快回来。”
    我连忙安慰着他们,尤其是两位女孩。雷尔夫飞奔上楼,很快,他走下了楼。
    他嬉皮笑脸地把鞋子还给了他们。
    “那么,莫大染小姐,可以跟我解释一下吗?”
    莫大染面如土灰。她低下头,喃喃自语。
    “我知道,我瞒不住。”她说道,“尤其是我得知易乾坤死了的时候。”
    “那么,刚才你一脸惊恐是怎么回事?”我问道,“这一定有问题。”
    良久,她抬起头答道,“是的。我从厕所出来后,是来到这间房门前。我本想亲自去看看这传说中的鬼宅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我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半掩着,里面亮着灯。我轻轻地推开门,却发现。。。。。。”
    她变得歇斯底里。
    “易乾坤在玩弄一只黑丝袜。哦!老天!我不敢相信他还有这癖好。我转身想离开,却被她发现,他一把把我拉近屋里,警告我说不许把这事抖出去,否则会要我的命。我当时很害怕,连忙答应下来,飞一般地冲下楼去。见到你们,我依旧惊魂未定,但我只得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刚才。”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雷尔夫问道。
    “哦!老天在上!绝无半点假话。”
    “死者的卧室是哪间?”
    莫大染指了指。
    雷尔夫突然冲向死者的卧室,检查死者的遗物。我们都跟了过去。
    10分钟,他走了出来。
    “如果莫大染的证词是真的,那么,我们刚才的调查方向完全错了。”雷尔夫严肃道,“我们必须加上第8条线索。”
    “第8条?”我问道。
    “莫大染回桌球室没多久,我们便发现了死者的尸体。好吧,如果莫大染说的是真的,那么死者的死亡时间,距离我们发现尸体不会超过10分钟。”
    “但是。”我证实道,“那时我们都呆在桌球室里,凶手要怎么样下毒呢?”
    “是啊。”乌鸦叔也发话了,“我和天羽可以互相作证,那时一直待在娱乐室里呢。雷尔夫,你不也在场吗?”
    “当然。”雷尔夫笑道,“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但只要用这个。”
    他打开一个崭新的药箱,里面的安眠药胶囊少了一粒。
    “所有人便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1 |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21: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承平大帝 于 2012-4-24 20:42 编辑
08 密室讲义

      我们一行人重新回到了一楼的客厅。很显然,雷尔夫的结论使我们大吃一惊。
    “你是说,凶手是把毒下在了胶囊里?”天羽问道。他看起来不相信这种结论。
    “没错。”雷尔夫说道,“从种种线索分析,是这样。”
    “种种线索?”小忆问道,“我不明白。”
    “好吧。”雷尔夫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是基于我们对每条线索的分析,并假设莫大染证词的真实性而得出。”
    “什么假设!”莫大染吼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嗯,当然,我相信是真的。”雷尔夫笑道。
    “我觉得毒不一定下在胶囊里。”乌鸦叔提出了质疑,“你总是觉得凶手在我们之中,雷尔夫,但请不要忽视外人作案的可能性。”
    “外人作案?”我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过我突然明白了。
    “是的。”乌鸦叔接着说道,“承平。那个邀请我们前来的,自称是翼羽馆主人的人。要知道,他到现在都没露面。见鬼!谁知道他想干什么?”
    “可是,我和雷尔夫在整座馆里都没有找到任何人啊?”我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当然。”乌鸦叔回答道,“这是他的领地,很自然,他会有自己的、不易被别人发现的藏身之处。他把我们集中到这里,一定有什么目的。要知道,已经死一位了。”
    他的这一番话使在场的人们,尤其是小忆和莫大染,感到不寒而栗。
    夜已经深了,外面突然刮起了狂风。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这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嗯,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雷尔夫坦言,“但这密室是怎么回事?不管是不是外人作案,我们必须先对这点展开分析。当然,根据刚才的分析,我们排除了有第二把钥匙的可能性。”
    “哼哼,密室杀人。”雷尔夫嘴里嘟哝了几声,继续说道,“说起来简单,但这其中富含很多种奥妙。很简单的一个词,却分成好几种情况。好吧,为了便于对此案的分析,我将这些情况一一道来。”
    “密室。。。。。。”雷尔夫故意拖长了嗓音,见众人期待的眼神,他又清了清嗓子,强忍住笑容,“好吧,密室,可以理解成‘几乎完全封闭的罪案现场’。在这里我强调下,‘几乎完全封闭’。意思是看起来只能从里面封闭,但现实情况不一定如此。大体上可以分成两大类。真密室和假密室。”
1.真密室
      “我并不是在给你们上课。”看见众人面有难色,雷尔夫解释道,“我们继续。所谓真密室,是指凶手在室内犯罪后,制造密室。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密室杀人。我们不去管形形色色的杀人手法,只考虑凶手制造密室的手法。这又可分成4类。”
(1)        先锁门,后放钥匙。
      “例如,将钥匙直接从门缝扔进屋内。这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手法。但很容易被识破。因此大多数情况下,凶手都需要借助道具,例如绳索之类,将钥匙放回特殊位置,以迷惑常人。”
    “那么在本案中,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不可能。因为,钥匙是在死者的上衣口袋被发现的。而地下则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任何利用细绳之类的手法,很容易在现场留下痕迹。此外,这间屋子没有窗户,也没有第二种办法能从门外将钥匙放回死者的上衣口袋。”
  (2) 先离开,再锁门。
      “请注意,这里的锁门,并不是指用钥匙锁门。否则就毫无密室可言。一般情况下,凶手都会利用工具,从门外将门锁住。当然,撞锁——我是指从门外关上就能直接把门锁住的锁,不属于密室。即便钥匙在室内被发现,因为任何人只要从外面关上门就能锁住,因此,呃,怎么说呢?毫无技术含量。”
    “好了,言归正传。一般情况下,凶手锁门的方法都是利用工具,最常用的是钓鱼线或胶带。它们容易穿越门缝,因此凶手很容易在门外锁门。即便一次失败,也可以重新开门,进行第二次试验。”
    “那么在本案中,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我刚才下楼的时候,重新检查了下门锁,它虽然被我们撞坏了,但上面并没有胶带的痕迹。不过这种情况依旧有可能。因为,如果凶手使用钓鱼线,不会在锁上留下任何痕迹。当然,钓鱼线之类的细绳很容易处理。不用担心我们在搜身过程中会被发现。很可能早就被凶手扔了或是烧了。好了,此种情况作为一种可能性。我们继续。”
(3)        不锁门,但让别人以为是密室。
      “通常情况下,凶手一般作为撞门着,假装门从里面上锁,实际上给别人以误导。这是心理诡计的一种情况。最常见的是,房门内部贴满胶带,或用吸尘器之类的工具从外面把胶带贴住。”
    “那么在本案中,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不可能。我与布兰克在撞门之前,的确发现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换句话说,这房间是真正的密室。而且房门内部没有任何胶带之类的痕迹。好了,此种情况打住,我们继续下一种情况。
(4)        躲在密室内,充当发现者。
      “在这种情况下,凶手一般躲在室内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等发现者的目光都集中在尸体上时,再偷偷地溜出来充当发现者。但这种情况危险性极大。因为一旦有人冷静地宣称不要破坏案发现场,并守在门口等待警察到来,那么,躲在室内的凶手无异于瓮中之鳖。”
    “那么在本案中,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不可能。其一,室内没有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其二,我守在门口,喊你们上楼时,也并没发现任何人从室内出来。”
    “我说了这么多。”雷尔夫打了一个哈欠,“分析了真密室的几种情况。我们得出,凶手可能利用钓鱼线从门外将门锁住。接下来,我们谈谈假密室。”
2.假密室
      “这种情况很简单。大体上是指凶手在密室外行凶。一般情况下,凶手都是利用某个不起眼的通风口之类的缝隙,或是人无法进出的小空间进行作案。也可能是死者自己死在了密室内。让人误以为这是密室杀人。”
    “那么在本案中,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吗?我们先来看一下缝隙或小空间。整间屋子,没有窗户和密道,唯一的缝隙是底下的门缝。而死者是中毒而死。因此我们很容易排除凶手利用缝隙使死者中毒的可能性。但是第二种情况。。。。。。”
    雷尔夫又故意拖长了嗓音,继续说道,“却很有可能发生。死者死在了密室内。但凶手根本不需要逃离密室。我的意思是,死者死的时候,凶手远在千里之外。而死者却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个密室,给我们破案带来很大的难度。”
    雷尔夫咳嗽了两声,把我们从沉浸在这番高谈阔论中唤醒出来。
    “利用胶囊。”他继续说道,“凶手把毒下在胶囊里。死者服用之后,偷偷来到鬼宅,玩弄着小忆的黑丝袜——正如莫大染所看到的。我想,死者具有恋物癖。这段时间,胶囊并没有在体内融化,因此他活得好好的。在被莫大染发现自己的行为后,他威胁她,并在她走后,自己将房门反锁以不被别人打扰。但就在此时,胶囊开始逐渐融化,导致他毒发身亡。”
    我听见莫大染发出了一阵惊呼声。小忆被恋物癖弄得很恶心。而其他人则依旧等待着雷尔夫的下文。
    “综上所述,本次的密室杀人,只有两种解释。一:凶手用钓鱼线从门外锁门。二:毒下在胶囊里,死者无意间形成了这个密室。该死!谁能给我倒杯水?明白了这两种情况,我将贯穿所有的线索,用逻辑推理给出最终的解答。”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