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4561|回复: 36

[每周谜题] 第155期谜题《还魂》(答案公布)

收起左侧 关闭
发表于 2021-5-7 20:00:18 | 2021-5-21 20:07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及本站同意,禁止转载本篇谜题
第155期谜题《还魂》
作者:zczmzmn


海报与谜题内容并无实质性关联

一.

几朵薄云挡住了惨淡的月光,狰狞的风声传过熟睡的不云村村民的耳旁。奇怪的声音从祠堂里传出,但没有人注意到它,似乎一切都流露出不详的气氛。


二.

“这里就是不云村啊,空气清新,凉爽怡人,真是不枉我坐了一天的大巴!”说话的是一个中等个头、戴眼镜的男子,叫东山,“你觉得呢,严旭?”

“……对对对,坐这一天车可折磨死我了,呕……”严旭说,“山路真tm难走,要不是你硬拉着我,我才不来呢!”

“嘿嘿,早就听说不云村十分美丽,今天来看果然是这样。”

“对对对,我听说这里原来是个十分贫困的小村庄,新任村支书上任后,坚持精准扶贫,看到了此地风景优美的优点,于是带领全村人大力发展旅游业,这两年游客明显多了起来,给村民增加了不少收入,村里人都盖上了小洋楼,奔上了小康之路。”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传来,迎面走来有一个中年男子,他和东山握了握手,“说的很对,对了,我就是郭山。”

“您就是民宿老板?不得不说,你们的服务态度真好。”

“哈哈过奖了,这两天不是节假日,人少,这才能抽出时间来接你们呢。走,我带你们去住宿地点,我们边走边聊。至于这位老兄,我们民宿有热水,有WiFi,还有免费口香糖提供,回去漱漱口,嚼片口香糖,看会儿手机,晕车嘛,多大点事。”

一听有WiFi,严旭眼前一亮,“我我我没事,赶紧走,推理学院新一期每谜发布了,我还要赶紧答题呢。”

“推理学院是个什么东东?”

严旭此时立马来精神了,开始给郭山安利。不知不觉间,三人来到了住宿的地方。郭山很快将入住手续办好,把房卡递给了东山和严旭。

三人来到民宿楼下,这栋楼有三层,每层楼有三个房间,一共九个房间,民宿老板郭山住在一楼。由于现在是旅游淡季,入住的人很少,去掉东山和严旭住的一个房间,待客用的八个房间只使用了一间


image.png
不云村部分建筑分布图

三.

天色渐晚,已近黄昏。

“晚饭时间到,有需要的客人可以来吃饭啦!”郭山的喊声随着饭菜的香味飘向大家的房间。

“走啊严旭,吃饭去啊。”只见严旭看推理学院看得不亦乐乎,“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完东山一把把严旭的手机抢了过来,将严旭拉下了楼。

他们来到楼下,看到了两个人正聊得火热,一位身着便服,一位身着冲锋衣,严旭见状,偷偷对东山说:“让我来秀一秀我的推理能力吧,在推理学院学了那么久,肯定要展示展示我自己啊。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是好朋友,就像咱们一样,一起来旅游游玩散心,一定是这样!”

东山听后,微微一笑,说:“你再看看,他们正拿起手机扫码,这是在加好友呢。好朋友怎么会连微信都没加呢?”

“嘿嘿。”严旭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没再说什么。

二人正说着,楼下的两个人都注意到了东山和严旭,身着冲锋衣的男子站起身来,说:“你好,我叫李遥,要不这两天咱们一起游玩?”

“哦,原来是驴友啊!”

身着便服的人自我介绍说是郭山的朋友,叫沈龙,说是今天天气好来郭山店里坐坐。

东山向厨房望去,见郭山好像在切菜时不小心割破了手指,然后他默默地转身去橱柜里翻找,拿出创可贴并贴好。

五个人边说边吃,窗外渐渐黑了起来。

“晚上山里黑,别出什么危险,明天天一亮,我就带大家去瀑布玩。”


四.

清晨的不云村,淡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走在山中的沥青小路上,东山一行人心情惬意,走了一会后看到了瀑布。

“也没怎么样啊。”严旭打了个哈欠。

“啊这,这里不好看的话可以去我们村的祠堂看看,那里有一个展览。”

“展览?”东山很奇怪,“有什么展品呢?”

“沈老爷子,就是沈龙他叔,膝下无儿无女,前几天收拾地窖时发现了一个瓷瓶,请了专家看,据说价格不菲,是清乾隆年间的官窑制作的,现在正在祠堂展览,过两天准备捐赠给市博物馆。而且听说他身体不好,有多年的心脏病。”一旁的李遥插话进来。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东山严旭齐声发问。

“哈哈,你当我昨天和沈龙白聊了那么久啊。来到一个地方,就要了解此地,这是我的风格。”李遥似乎很自豪的样子。

四人走到祠堂前,沈龙也正好来到祠堂。门没有锁,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一盏老式使用植物灯油的灯在照明。众人推开门进去,屋里坐着一位身材瘦小的男子就是沈江,他就是李遥口中的“沈老爷子”,众人都跟沈江打了招呼,可东山注意到,郭山与沈江之间好像关系并不怎么好,打招呼很冷淡。沈龙和沈江打招呼好像也有点冷淡。


image.png
祠堂平面图如图所示

远远参观完了瓷瓶,四人走出了祠堂,这时,李遥神神秘秘地向东山和严旭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说:“你们知道吗?当年这里穷的很,听说有年旱灾,郭山的父亲和沈江搭伙上山挖野菜去,到了下午,沈江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说郭山父亲没注意,失足跌落了悬崖,叫大家赶紧上山去救郭山父亲,可大家到了悬崖下时才发现郭山父亲已经断气了。郭山当时才12岁,是家里长子,于是他和母亲一起担起了生活的重担,他和母亲没日没夜地劳作,才把这个家勉强支撑起来。听说他一直不相信他的父亲是意外坠亡的,说他父亲是个上山的好手,进山不下百次了,对山林可谓是了如指掌,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注意悬崖呢?前几年他去大城市打过工,看到这几年家乡巨变,所以就回家来开了个民宿。”

    “有点意思,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啊,沈龙可是个迷信的人,他一直相信是郭山父亲没有行善积德,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山神才迁怒于他,施展法力让他掉下悬崖的。”

“山神是什么本地传说吗?”

“嗯,这里的人大多迷信。这里的山神自然也被他们吹的神乎其神,既可以保农作物也可以惩治妖邪、镇压亡魂。对了,我想今天晚上请他们三个人吃一顿饭,把这两家之间的恩怨都说清楚,这样大家以和为贵,不是很好吗?听说你们是侦探,到时候顺便找一找那件事的真相不好吗?”

“嗯。”东山点点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

“那太棒了,就看我和东山如何发挥天才侦探才能,找出真相,使两家人和睦相处的!”严旭兴奋了起来。

“瞧你那样,整天和稀泥,和着和着就和成了水泥。你还是慢慢提升自己的本事吧。再说几十年前的事了,好多当事人都不在了,有没有清晰的记录,我看要想找到真相还是比较难。”东山一盆冷水浇了过来。

“不过,还是不要在邀请他们的时候告诉还有谁来吧,这样免得他们不来。”东山说。

“有道理,就照你说的办。”李遥点点头。


五.

又近黄昏,几朵乌云飘了过来,在夕阳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金边。

老张酒楼上,东山、严旭和李遥已经在房间里落座,他们在讨论着第一个来的会是谁。

“吱呀”一声门开了,沈龙走了进来。

“今天又是什么日子啊,来请我吃饭?”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李遥冲沈龙挤挤眼。

第二个来的是沈江,他特意坐到了离沈龙最远的位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也有矛盾?”严旭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郭山这时也来了,他一看屋里有沈江,转身就要走,还好李遥眼疾手快,一把把郭山拉住了,把他拉到了座位上。郭山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的窗边的椅子上,眼睛盯着自己前面的碗筷。

开始吃饭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还没等李遥发话说出此顿饭的目的,沈江先发话了,他看了看李遥,又看了看沈龙,说:“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我和沈龙那小子的事吧,我早就说过了,那个瓷瓶非上交国家不可,这事没商量的余地!”

“可是叔,有个美国佬听说了肯花20万买下来呢!我也想在城里买套房,这不手头正缺钱嘛,就通融一下,卖了不是更好吗?”沈龙说。

“不肖子孙,亏我有你这么个侄子!”沈江变了脸色,大怒道。

“叔,这样吧,我看那个美国佬还有商量余地,我再敲他几万,到时候给您三成行不?”

“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把你养大,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沈江一拍桌子,吓得严旭虎躯一震。

“二位先冷静冷静,都消消气,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来来来,刚上的鱼香肉丝,香着呢,大家都尝尝。”李遥指着刚上的鱼香肉丝说。

“哼,沈龙你甭想让我回心转意!”

说罢,沈江站起身来,推开门,重重地把门带上,东山看向窗外,只见沈江的背影在路灯的照耀下渐行渐远。

这时,沈龙站起身来,“抱歉各位,我先走一步。”说罢便走出了酒楼,东山往窗外一看,看到沈龙和沈江的前进方向一致。再一看表,已经九点了,外面还下起了雨。


六.

接下来的饭就没意思了,主角几乎都走了。李遥闹得有些尴尬,大家都一言不发地扒拉了几口饭。之后李遥先行离开,严旭和东山则在酒楼继续吃。

饭后回到民宿,已经十点了,严旭拉上窗帘,对东山说:“什么跟什么啊?这李遥闹得是哪一出?这就把两个人气走啦?”

“算了算了,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家里的事,我们插手干嘛?看两人协商吧!”东山说。

“也对,看会电视就睡觉吧,明天再说。”

看了二十分钟电视后,雨停了,二人也睡下了。

时针指向三点,突然,楼下一阵喧闹声传来,严旭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看了看窗外,好像听到了像“沈江失踪了”“找人”之类的话,他立马把睡得像死猪一样的东山摇醒。

“怎么了?”东山一脸不情愿地说。

“外边好像出事了,好像沈江失踪了!”严旭答道。

二人穿好衣服,走到楼下,向村民一打听,说是沈江吃完饭回家后,沈龙又来了,说要带沈江去山上走走,散散心,沈江老伴也就同意了,两个人就这样去了山上。接近十点的时候,沈江给老伴打了个电话,但山里信号不好也没听清沈江说了什么,想着反正和沈龙在一块,应该没事,也就当做是沈江误触。但这都三点了,沈江还没回来,他老伴一直很担心,于是去沈龙家找沈龙,谁知沈龙根本不承认和沈江一起散过心,沈江老伴就硬拉上沈龙,又找了几个村民去找沈江。

话音刚落,严旭就看到远处来了一伙拿着手电筒的人,为首的是郭山。

“没想到郭山这人还真是心胸宽广啊,看来他们的误会已经消除了。”那个村民说。

郭山一群人来到东山和严旭跟前,说:“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就和我们一起去吧。村里我们几乎找遍了,现在就剩下祠堂了。”

“走就走,到我们大侦探发挥的时候了!”严旭说。


七.

众人来到了祠堂门口,门没有锁,郭山站在众人的最前面,站在门前推开门,“吱呀”一声门开了。

“啊!!!!!!!”走在第二的沈龙吓得叫了起来。

“怎么了?”东山走到郭山身后,顺着手电筒照着的方向一看,看到祠堂里沈江像个鬼似的双脚离地两米,整个人好像飘浮在空中,闭着眼,头顶也没有与房顶连接的绳子,一言不发。但东山感觉祠堂好像变小了似的。

只见沈龙疯一般地转身就跑,嘴里还不住地说“死人还魂了”这样的话。

“要不咱们先跟上去?他别再出什么事。”郭山说。

“那不先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严旭问。

“我把门先锁上,反正里面的东西还能跑了不成?”说完郭山“咔哒”一声将挂在门上的锁锁上。

“是啊是啊,万一里面真是沈江灵魂,那还是等明天白天阳气重时再来吧。”村民议论说。

东山和严旭还想让大家先走,他们再去看看,可郭山说,钥匙他也没有,祠堂离民宿又远,到时候迷路了就不好了,于是大家都随郭山离开了。

众人向着沈龙离开的方向跑去,可哪里还有沈龙的身影?

“大家先回家吧,山里不好走,去山里还容易出危险,明天再说吧。”郭山提议。

于是村民们都散去了。

大雨下了起来,“真是的,有个什么线索痕迹的全冲没了。”严旭说。


八.

第二天一早,东山和严旭正吃早饭,准备吃完饭去祠堂看看并去山上找人,一句“卧槽卧槽,疼死我了,疼死我了。”传来,“怎么了?”东山扭头去看,原来是郭山不小心把手割破了。这时,外面又出现一阵喧闹。听说是一位上山游玩的游客在山上偏僻地方发现了沈江的尸体,他立马跑到山下,把这件事告诉了村民们,许多村民上山围观去,郭山和东山还有严旭也去了山上,没人还想着祠堂的事。东山立马报了警,但由于昨夜大雨,山路被泥石流冲坏了,虽然正在紧急修复中,但警察还是得过段时间才能来。

东山走上前去,看了看尸体,初步判断死因为头部收到重击而死,猜测凶器为石头,死者头部伤一处,但明显是多次往同一位置击打造成。伤口处颅骨碎裂,裂痕深整。没有在尸体身上及周边发现手机。后脑勺处头发全无,上有胶水干了的痕迹。“难道是脱发,然后用胶水贴上假发?不对啊,谁家脱发光脱后脑勺的啊?”严旭说。东山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昨天晚上九点到十一点间。现场没有找到凶器,除伤口处外其他位置均没有血迹。尸体旁地上泥泞不堪,被围观的村民们踩的全是脚印。东山用余光看到郭山面无表情,“也是,他们无亲无故,还有误会,肯定会这样。”

“走,我们去别处调查调查。”东山说。

二人正走在路上,听别的村民说沈江无儿无女,他死后沈龙就是唯一遗产继承人,二人问了问全村居民,都说晚上没有干什么事,除了和郭山找人,其他时间一直在家。

来到村口的小卖部,大婶神神秘秘地说,听说沈江遭报应了,当年肯定是他把郭山父亲推了下去,现在他被山神报复了。

“怎么会呢?如果真有山神,那怎么会到现在才降罪于他呢?”严旭给东山说。

“大婶,昨天晚上您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人或事呢?”东山问。

“奇怪的人或事倒是没有,昨天晚上我只看到郭山一行人和沈龙沈江经过了。”

“哦?能不能详细说说沈龙和沈江?”

“啊,大概是九点十分左右吧,我看到沈龙和沈江走这条路上山,这是上山的唯一一条路,我还给他们打招呼,说晚上太黑,还是别上山为好,可沈龙说一会儿就回来,没事,我看他们关系好像不怎么好,好像在吵架。过了一会儿,大概是九点半,我看沈龙一个人回来了,看他这样我也没说什么。”

“那您看沈龙回来时有什么异样吗?”

“异样什么的应该没有吧……不过,我看他右手食指和拇指搓来搓去,我还纳闷来着。”

“然后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是十点就关门回家,这点村里人都知道,到了十点,我就回家了,看了会儿电视就睡觉了,不清楚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那您不知道半夜找人那件事吗?”

“啊,这事我知道,当时好像三点了吧,我被窗外吵闹声吵醒了,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看到郭山他们还有你们走过,然后我就继续睡觉了。”

“那请问您知道沈江和谁有过矛盾吗?”

“嗯……要说矛盾也就是沈龙了,不知道郭山算不算。”

“哦对了,昨天晚上李遥和几个村民在沈龙二人上山10分钟后也上山去了,好像说是去看夜晚的山中美景。”

“哦好的,谢谢您,不好意思打扰了。”

“没事没事,还有什么事来问我就行!”

辞别了小卖店大婶,东山和严旭二人又去了祠堂。

祠堂门是开着的,他们走进祠堂。祠堂里根本没有沈江,门框上边向屋里突出了三厘米左右,沈江白天坐的凳子上有一点水渍。把瓷瓶和参观的人隔开的是一面落地大玻璃,玻璃后方的八仙桌上还放着昨天看到的那个瓷瓶,下方还有许多个锈迹斑斑的脚轮。

正当严旭疑惑着4、5米高差些顶到天花板的巨大玻璃是如何运进祠堂时,东山在玻璃上稍微用力一推,没想到两侧的玻璃竟然有些向内凹去,原来这竟是一个活动式的玻璃屏风。只是祠堂内灯油似乎已经燃尽导致光线不足,不细看实难发觉玻璃并非完整的一大块。

“这样啊。”东山若有所思。

“走,看看沈龙去。”

二人离开了祠堂,来到了沈龙家。

沈龙没有娶妻生子。他家里已经聚集了几名村民,只见沈龙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任谁跟他说话他都不回答。没办法,东山只好问旁边的村民。

“您知道祠堂的钥匙在谁的手里吗?”

“我想想……好像沈江和沈龙手里各有一把,沈江的一直在他家里放着,沈龙的在他自己手里。”

“好的谢谢您。”

“接下来去哪?”严旭问。

“去沈江家,如果我没猜错,解开真相的最后一个碎片就在那!”

来到沈江家,沈江老伴坐在凳子上不住地哭,许多村民也来安慰她。

“大娘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们想问个问题。”

“你问问题又有什么用?人死了又活不过来了!”

“我们是……算是侦探吧,想从您这里得知一些线索,对找到真相大有帮助。”

“好吧,要问什么问题你说吧。”

“请问沈江的祠堂钥匙平时在哪放着?”

“在床头柜里,平时也不用它,毕竟祠堂也不是私人场所,大家都可以去,他平时比较热心,所以大家都一致同意祠堂钥匙由他保管。”

“谢谢您了。”

“你们可一定要把杀害我丈夫的真凶找出来啊!”

“阿姨我们会尽力的!”

走出沈江家。

“我应该已经知道真相了。”东山说。

“那接下来去哪?”严旭问。

“凶手所待处,便是吾方向!”



谜题篇结束。
请根据题目中的线索还原所有真相。

备注:
  • 现场勘测及尸体检验准确无误。
  • 东山和严旭均视为侦探。
  • 村里没有监控。





回答规则:
答案一律在答案提交帖里回帖进行提交。
答案提交帖地址: http://www.tuilixy.net/thread-119041-1-1.html
本题截题时间:2021-05-21 20:00届时将放出第 155 期谜题答案以及 156 期谜题。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5-14 12: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记录

因临近截止谜题改动,故本题延期一周截止作答

2021年5月14日 12:24:36
引用
去掉东山和严旭住的一个房间,待客用的八个房间只使用了两间

改为

去掉东山和严旭住的一个房间,待客用的八个房间只使用了一间

-

四人走到祠堂前

改为

四人走到祠堂前,沈龙也正好来到祠堂

-

四人都跟沈江打了招呼

改为

众人都跟沈江打了招呼

-

把瓷瓶和参观的人隔开的是一面落地大玻璃

改为

把瓷瓶和参观的人隔开的是一面落地大玻璃,玻璃后方的八仙桌上还放着昨天看到的那个瓷瓶,
| 楼主| 发表于 2021-5-21 20:01:19 | 2021-5-21 20:02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本题答案需支付 26 英镑 购买答案

| 发表于 2021-5-21 20:07:0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沙发,欢迎大家提意见
| 发表于 2021-5-21 20:09:1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细看解析,但目测应该不至于0分……
  • zczmzmn 2021-5-21 20:30 说:

    加油祝得高分
  • 般若 回复 zczmzmn 2021-5-21 20:34 说:

    高分不可能的,我每期的目标就是混个不零分……
  • 般若 回复 zczmzmn 2021-5-21 20:37 说:

    我没写几个字,但是主谋是郭山找到了,沈龙有份也猜到了,割手指的细节也看出是郭山在伪装了。估计能有点分但不可能高分吧。
| 发表于 2021-5-21 20: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大大辛苦了,前排递猹!
想问一下,如果沈龙真的以为是鬼不去搬尸体,那么郭山的手法会不会暴露呢,风险是不是比较大的说
  • zczmzmn 2021-5-21 20:21 说:

    好奇心害死龙
  • 岚翾 回复 zczmzmn 2021-5-21 20:29 说:

    了解!
    要说割手指的细节太厉害了,可惜岚翾没看出来,但是这个设定就很棒,爱了爱了
  • zczmzmn 回复 岚翾 2021-5-21 20:29 说:

    谢谢!
  • 岚翾 回复 zczmzmn 2021-5-21 20:31 说:

| 发表于 2021-5-21 20:19: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作者大大🐮,好强哇
  • zczmzmn 2021-5-21 20:30 说:

    感谢夸奖,会继续努力。
| 发表于 2021-5-21 20: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引用
你的民宿又在小卖部和沈龙与沈江家之间,你很可能看到了两个人去但只有一个人回来的现象,你就有了沈龙杀害沈江的推测
二人离去时是9点,到达小卖部是9:10,沈龙是9:30又重新路过小卖部,也就是9:40左右。侦探们回到旅馆是10点,既9:50之后就从酒楼回去了,那他是怎么在民宿看到只有一个人回去的啊?再者,他怎么知道他们去了祠堂,那不是回家的方向吗,怎么判定不是沈龙自己一个人上山后回来?
  • 般若 2021-5-21 20:24 说:

    话说题目中我没找到郭山什么时候离开酒店的
  • 你随意 回复 般若 2021-5-21 20:24 说:

    版主说可以看作和侦探同时)
  • zczmzmn 2021-5-21 20:25 说:

    1.谜题太久有点忘,我再看看。
    2.案发那段时间,沈龙和沈江均没有去过祠堂(除了半夜沈龙去过那一次)
    3.
  • 般若 回复 你随意 2021-5-21 20:26 说:

    但题目说主角都走了,那么郭山应该走的比那三位游客早啊。
| 发表于 2021-5-21 20:32:37 | 2021-5-21 20:42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引用
你随意 发表于 2021-5-21 20:19
二人离去时是9点,到达小卖部是9:10,沈龙是9:30又重新路过小卖部,也就是9:40左右。侦探们回到旅馆是10 ...


再看看答案贴,发现解释确实不太合理,应该用“在饭店,郭山靠窗,可以看到街上情况,所以看到沈龙和沈江上山及沈龙一人下山”来解释,题目没有bug。
还有郭山不需要知道沈龙和沈江是去了祠堂还是回了家,只需要知道两人上山,一人下山就可以了。
  • zczmzmn 2021-5-21 20:36 说:

    现在看来好像还没有人推出还魂手法
    有人!
| 发表于 2021-5-21 20:44:2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凉了,脑洞开大了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