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869|回复: 39

[原创短篇] 转角,遇见野菊花

简洁模式
发表于 2021-11-18 13:50:25 | 2021-11-18 13:50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班马》系列之一3000字左右,只求清新。
转角,遇见野菊花

  学校操场的看台底下,是有一片半截没入地下的训练坪的,美其名曰风雨跑道,实则在风雨时学生连体育课也没有,自然谈不上利用。
  从地面下去,要走一段阶梯。台阶显然疏于打扫,以至于蔓了几道青苔。
  宋书青站在第二级台阶上,在他侧前方,第一级上站着陈修武和张应霆,在他身后两级的阶梯上站着一脸冷淡的陈荼蘼。看台所未能完全遮住的阳光,把宋书青的身影切成两半。
  操场上尚有一些学生在活动,他只求没有引来更多不必要的注视。
  “体活课,外面还这么敞亮,二位有什么话要下去说?”陈修武挤了挤眉。张应霆把羽毛球杆支在地上,靠着白粉墙。
  “你们跟踪我。”宋书青没有回头,但是能感觉到身后女生的视线在此间之外的某处游离。我意并非如此。他长吐一口气。
  “这可就是欲加之罪了。我二人背着球拍,分明是要下去打球,碰巧于此撞见您二位罢了。”对方面不改色。
  若是单纯跟踪自己,倒也罢了。换言之,闲的没事跟踪自己这个普通人,完全没有必要吧。
  是了,大概是碰巧知道了那件事,知道自己要来与她见面,于是想循着自己这条小青鱼来找锦鲤吧。
  正在眺望桃红色晚霞的女生,婷姿姣容,尤其是霞光新妆了螓首,秀发于风中轻扬。冰肌玉骨,翩姿如鸿,这固然是其蜚声全校的一大原因。如此说,原因必有其二了。她向来行踪神秘,或者说是不喜抛头露面,除了上课和强制自习,少有待在班上的时刻。活动课也基本在操场上看不见她的身影,大抵只有一二极亲近的闺蜜知其所在。
  学校不小,真心要藏,自有去处。是以学生们都谓她“月宫嫦娥”,藏身清霭云楼之间。
  客观来说,多数人(无论男女)对她的私生活都抱有一定兴趣。“仙女的广寒宫之所在……”如果放在校报上,那大概还是个不错的标题。
  眼下这两名男生,恐怕也是打的这个算盘吧。
  “关于书……”宋书青屏了气息,听她说道。“下次再说吧。”
   十几年前有过一套冷门绝版书——《枪与蔷薇》。上半部叫《失去白马的骑士》,下半部叫《讨要毒药的公主》。巧合的是,宋书青只有上部,陈荼蘼只有下部。
  半个月前,她在戏剧社看到了宋书青拿出这本书,然后表示可以在活动课借给他下部,但她对于书极爱惜,故而只能请宋书青去她的藏身处阅读,不可借走。宋书青记不清当时一旁有无他人,反正本校戏剧社的社团课,除开排练的演员,其他人多是分散开自习。陈荼蘼又是临走前同他说的,不至于被人有意听到。
  除了因为同社故而可以见到彼此的社团课,这是少有的可以接近她的机会了。宋书青想着,但旋即又克制住了自己。
  自己只是个普通学生,贸然表现出什么非分之想,还是会困扰对方的吧。若是戏剧社的短暂友谊就此破裂,殊为不智。于是乎,他犹豫着应下了邀约,平静,用一种他自己都讨厌的机械的语气。
  只要装作铁皮人,再激烈跳动的心都不会被看见吧。他想。
  然后就是这次活动课的见面了。那节社团课的最后,她贴近身来,轻声说话时的淡淡兰馨,宋书青深深记得。
  按计划,她会在台阶底下等他,走入风雨跑道再引他去藏书处,没成想在台阶这儿被两人拦下。
  果然啊,我不该答应的。他自嘲一笑。
  “喂,人家都走了,还看什么。”张应霆哄笑着喊了一声。宋书青发现自己正盯着空荡的阶梯。她似乎是跑了下去,大概消失在某一条跑道的深处了,但自己不知道,也许将来也不会知道。关于刚才的记忆是模糊的。
  两名跟踪“嫌犯”也走了下去,有说有笑。过了两分钟,宋书青听见了球拍抽击的风声。
  他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走上地面,踱至操场后面,在那里风雨跑道以一面缓坡与地面再度相接。
  转角有一株野菊花在等着他,只是花很脆弱,难掩败势。
  这儿相对隐蔽,没人会看见。他于是蹲下身,把脸埋向地面,闭上眼睛,过了十几秒才站起身来。
  睁眼,野菊花瓣被风吹落了一片。

  2
  “真头疼,她的一个朋友听说了这事后还发消息笑我。不知怎的,消息是越传越离谱,说我一心追求她云云。”
  “你没有那个想法吗。”
  “……别揶揄我了。”宋书青捶了友人一拳。
  枕碧园是本校一大散心圣地。此刻半庭夕照,几树秋红。宋书青弯腰想把地上的枫叶捡起来,后者却在伸手之前被一阵晚风卷走。
  “所以呢。你不会是打算‘自爆’吧。”促狭的友人——杜西楼打趣道。
  “那两人估计把话都说出去了,这种舆论一定会给她带来困扰吧……”宋书青摸了摸鼻梁。
  “你是真傻。”
  “……?!”
  “她有当面跟你说过这种事给她带来困扰吗,或者有单独发消息给你发卡吗?”
  “没有。但是也不能排除她搁不下面子,请那位朋友转告我的可能啊。”
  “这就更奇怪了。如果想代为转告,那应该很直白地在话语中表明才对。”
  “……所以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说啊,荼蘼姐,她爱你。”
  枫叶像一团火坠落在庭中的湖面,燃烧成暗红色,沉没。
  “大概是旁观者清吧。我这么说,有三个理由。
  首先是两名跟踪者,如果真的打主意顺沟摸鱼,就不会在跟踪途中主动跳身份,拿你二人取笑。应远远缀行,直至你二人在放书的地方坐定才对,否则不就达不到目的了嘛。
  其次,她先走之后,这两人很显然没有跟上去的欲望,而是真的在打球。再者,这两人的消息来源十分存疑,他们能从何听说你二人准备会面?”
  “……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是陈荼蘼通过间接或直接的方式,透露给他们,你二人要在看台下的正面台阶处会面的。进风雨跑道,要么从那儿下,要么从侧面走缓坡,后者更隐蔽,而她之所以没有让你通过后者的方式见面,恰恰是怕两个跟踪者找不到你。说白了,她的目的就是让你被跟踪。”
  “那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榆木啊。”起风了,湖心像被吻了一下,涟漪四起。“当然是要让你和她见面这件事被公之于众啊。”
  “回想一下,你们在社团课上有大把时间看书,她如果不放心把书借出,那在社团课上给你读不就好了,未必要活动课邀你同行;而且本来男女会面,也非罕事,你和她在校内的人气天壤之别,导向爱情这个方向恐怕不是偶然,她至少有默许的成分。至于发消息给你的那个所谓朋友,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想来也是,这种事她是不会跟普通朋友说的。”
  “……假设你说的对,是她有意制造偶遇,引导恋爱舆论。有那份心,她为什么不来直接告诉我。”
  “这就是你直了。估计她怕你不喜欢她吧,所以导演了一场戏,以作试探。要知道,在她面前苦苦扮作冷面铁皮人的,不就是你吗,呆子。”
  “……我真蠢。”
  “嗯。”
  宋书青倏然从石凳上起身,挥了挥手,走出庭院,杜西楼看了一眼表:“离晚自习还有七分钟。”
  “足矣。”庭外话音未落,便传来一串匆匆的脚步声。
  
  走在校内的大道上,满眼是餐后散步的学生。
  会在哪里呢?
  他不知道。上课之外的时间里,她的踪迹是谜。
  等等,如果她……
  操场亮了几盏昏暗的灯,照着穷酸的校墙。他是凭着直觉来的。
  野菊花香飘来,他不自觉地走过去。那里有个转角,他记得。
  还剩五步。
  他脚步慢了一瞬,往手心呼了口热气,用力揉了揉僵硬的脸。
  三步。
  手指颤抖着理了理原本便顺贴的风衣领子。
  一步。
  鼻尖嗅到了一种另外的菊香。步伐在转角处停住。
  不是幻象,而是一道清冷的人影,真真切切的立着。他感觉眼睛有些涩。
  “我来了。”他说,除此之外的话语他都不会说了,脑子里只剩下野菊的清香。
  现在是晚上六点零七,还有三分钟上晚自习。
  骑士失去了白马,在荆棘路上寸步难行。于是公主决定自己讨要毒药,来验证骑士前来守护的决心。
  “书,可以借你。”那个人手里是玫瑰色封面的书册,中间夹了一片野菊叶作书签。她站在白霜一般的野菊花畔。
  声如掷玉,眸子是两脉银河。
  把书递给怔住的男生,她开始往坡上走。走了两步,她回了头。看着怀中抱着两本书的男孩。
  “还不走的话,晚自习就赶不上了。”
  在月光中,男生怀中的两本书封面相贴,公主与骑士相拥在一起。
  • 独上西楼 2021-11-18 13:54 说:

    在学校信息课发的)
1 | 发表于 2021-11-18 19:39:0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是系列,想必还能看到不少的有趣小说呢
头像被屏蔽
| 发表于 2021-11-20 0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厉害
2 | 发表于 2021-11-20 10:39:4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新妆 xīnzhuāng ∶女子刚修饰好的仪容。

螓首 [qín shǒu]
喻指女子美丽的方广如螓的额。形容女子貌美。
指女子。
借喻美好、精采的东西。

促狭 [cù xiá]
1.窄小;狭隘。
2.气量狭小,心胸不宽。
3.局限。
4.捉弄人,恶作剧。
5.指捉弄人、恶作剧的手段。
6.阴毒奸刁。

诸如此类的词汇误用还有很多,不合文法的语句更是多如牛毛。可以看出作者为了写出文绉绉的语句而用了很多优雅的词汇与句式,也可以看出作者对这些词汇与句式的理解并不到位。许多语句为了抒情而刻意采用了倒装、省略的手法,但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不尽人意,透露着违和、矫揉造作之感。
只能说是语文功力还远不足以驾驭这种文风吧文章的第一要义是流畅清晰、能让读者读懂内容,但这篇显然没有达到这个要求。
  • 懒和烂原来谐音 回复 独上西楼 2021-11-20 22:15 说:

    你这么牛逼,我还以为你月入过百万了。原来是13岁就写成了一万字谜题,14岁就贝克街每迷前十,15岁就推理小说长篇投稿啊。想当初我15岁的时候还在喝奶呢
| 发表于 2021-11-20 16:18: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写得好美啊!继续保持下去吧。这种文风不错!
头像被屏蔽
2 | 发表于 2021-11-21 20:00:50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楼主学学什么是优秀的文笔和作品,在下不才,有一篇私以为很有参考价值

https://www.tuilixy.net/thread-125422-1-1.html
6 | 发表于 2021-11-21 22:16:57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在干什么?一篇推理谜题,在作者文笔没有差到影响阅读和理解的程度下竟然纷纷跳出来指责其文笔。作者如果自诩文笔一流堪比文坛巨匠,出现这种情况我倒还能理解,但关键是作者只是单纯地分享了一篇原创谜题啊,甚至都还不是大赛题目,即使他的文笔没有好到足够驾驭这样的文风,就不能是作者本人利用写题练笔吗。都什么牛马?想想自己的题目被人稍微一批评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好意思在这趾高气扬地对别人的题目(尤指文笔方面)指指点点吗。
话说回来,楼主阴阳怪气的语气确实让人不适,但考虑到作者明明写的是推理谜题,偏偏有人非要把这当成文坛来耍,并把作者的题说得那么不堪,有情绪也可以理解。后续多方对峙中争论不休,个人认为已经上升到争吵了,情绪之中说多错多,对此不多加评价。
关于楼上那位自荐优秀作品的朋友,自信是好事,即使你的文笔真的很棒,你这样的行为仍旧容易被人打,活着是很美好的事情,下次不要这样了。
  • 被吃了555 2021-11-22 09:24 说:

    会说话请打我两下
  • 不想努力了 回复 被吃了555 2021-11-22 13:22 说:

    (打一下)
    补充一下:重新认真看完了,不是推理谜题,算是短篇推理小说,只不过推理的元素有点少了。至于文笔方面,整篇读下来其实还好,没什么晦涩难懂的字词,大意都能理解,稍有一两处语段画面感蛮不错的,但还不足以有“美感”,不少地方也显生硬。一篇有文采的文章,除了要准确将信息传达给读者之外,还要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从文字里获取到“美感”和愉悦心情,如果作者有意走这种文风的话,还需要好好打磨(话说回来这类文风要是能写好,是我会喜欢的类型),建议适当控制篇幅比例,很明显这短篇花了很大的篇幅来刻画人物,推理部分少之又少,不过我倾向于认为作者本意或许不在于写一篇优秀的推理小说,更多应该是借写推理小说练笔吧。在我看来,其实不必大量(甚至贯彻全篇)使用优雅词汇或文言词语和语序才能体现文采,讲究的是“分寸”,怎么让现代人在读的过程中不觉得突兀生硬才是关键。不过,我也不是什么文学专业的,上述点评及建议也只是我平时阅读时形成的个人观点而已(期待以后可以看到优雅流畅而不失波澜的推理小说)
| 发表于 2021-11-26 20:21:28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我觉得写得还挺好鸭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