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48|回复: 12

[原创短篇] 《消失的杀人罪行》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19-5-11 15:50:06 | 7 天前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align=center][b][font=黑体][size=3]1.[/size][/font][/b][/align][p=30, 2, left][font=黑体]接到聚会通知时,周平美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她跟参加聚会的人已经有十年之久没有任何联系,期间也不曾在哪里遇见过。 [/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聚会成员是平美在大学时期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经常在空闲时想着那四个人的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们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呢,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或者是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人。虽然很久没有联系,她还是一直在意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子的,也很怀念跟当时跟他们在一起时的日子。[/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结婚后就不常外出,基本上都是待在家里。她觉得既然结婚了就尽量不要招惹麻烦,待在家里是最安全的,不过今晚是大学毕业十年间首次举办的聚会,是一次非常难得的相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为了不迟到,平美匆匆忙忙准备好晚饭就出门了,虽然跟丈夫杨安志打过招呼但等他下班回来估计尝到的会是不温不冷的菜肴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约定好的聚会地点是一家建在湖边的餐厅,以前他们经常来这里聚餐,每次订的都是固定包间,今晚也不例外。[/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包间里有一扇落地窗,窗外没有落脚点,打开后就可以听到流水声,踏出去便是湖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走进包间后,只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餐桌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她想要确认男人是谁,不过包间里灯光不够明亮,因为夜晚窗外也是一片漆黑,导致室内光线很昏暗,并不能十分看清男人的脸,只知道他戴着眼镜身穿黑色西装,坐姿非常端正,一个黑色皮包靠着椅子脚放在闪闪发亮且深黑色地板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到底是谁呢?在内心中发出疑问的瞬间平美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立即露出惊喜的表情朝餐桌走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是玉山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双手平放在椅子背上,想着如果他是玉山的话,那就很幸运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我。”玉山的语气很冷淡,他从餐桌上提起茶壶,将一个小杯子倒满茶水后端起来喝了一小口。[/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哪有可能会忘记你啊。”平美笑着从餐桌边拉出椅子坐在了玉山身旁。[/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果然又是这个样子。”她脸上失去笑容,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仿佛一跟曾经在学校里的好朋友见面就忘记自己早就成为别人妻子这件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也知道的,那三个人从以前开始就是那种让别人苦等的家伙。”玉山就像知道平美内心在想什么一样开口道。[/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没有感到吃惊,毕竟这件事情在他们两人之间是共识了。她靠着椅子脸缓缓地转过去,她已经忘记玉山在大学时期是不是已经戴上了眼镜,但此时眼前这个端正坐在椅子上,戴着眼镜,脸微微低下的男人,还是不是自己曾经的那位好朋友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是呢,每次都是玉山你先抵达约定地点呢,不论是在这家餐厅还是在其他的什么地方。”[/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只是偶然吧。”玉山把喝空的小杯子再次倒满茶水。[/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偶然?”[/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惊讶地睁大眼睛,显然她难以接受玉山的回答。如果只是一次的话可以说是偶然,就算都只是玉山第一个早早就在约定地点也没有关系,主要是每次第二个抵达约定都是平美,即便没有什么损失也会觉得很诡异。[/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们可能会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当事人的我可是会感到自己被欺骗而觉得恼火,甚至认为自己被你们捉弄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时平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加深了自己对此的想法:“没错,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一定是被你们捉弄了。”她的眼神非常坚定,可能在内心中参加十年之久都不曾见面的朋友聚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大学的时候,你跟贤治在交往吧,虽然你们都没有说出去,但这种八卦消息是非常流通的。”面对平美的质疑,玉山没有回答而是声音变得低沉起来提出另外一件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平美露出不解的神情。 [/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我们并没有在捉弄你,让你每次都是第二个抵达约定地点也好,还是让其余三个人晚点过来,全都是我的主意。”[/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苦笑着低下头,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当时我是非常喜欢平美你的,却一直不敢开口跟你坦白,听到你和贤治在交往的传言后,我不知道怎么了就拜托成康,流惠,以及贤治他们三个人,希望他们每次约好出去玩的时候可不可以比平美晚半个小时才过来,这样子我就能利用这段时间跟平美两个人相处了,这就是为什么每次总是我第一个抵达约定地点而第二个人抵达的必定是平美你的真相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低着头,眼镜下的脸非常严肃,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听完解释后可能与平美所想的答案不一致,她垂着双眼,沉默着像是在思考什么。[/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不仅成康和流惠轻易答应了我的请求,就连贤治也笑着说没有问题,结果真的每次都比平美你晚半个小时才过来,一次都没有漏下,现在我会想真是一群好朋友啊,那时候我却满脑子只是充满了对贤治的恨意,在他答应帮我的那一刻甚至想要杀死他。”[/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明明在跟你交往却答应其他男人想要跟你相处的请求,仿佛在嘲笑我一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坦白了真相后玉山靠着椅子,仰起了头朝上方那盏光源不足的巨大吊灯看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注视着玉山,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办法开口,但现在比起玉山因为听说她和贤治交往而做出来的事情,她更在意玉山说要杀死贤治这件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就在她想要提出来的时候玉山突然将脸朝她转过来:“平美,你应该也察觉到了吧?假装忘记一切事情的游戏会在今晚结束。”[/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察觉到……什么?”[/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我们五个人已经十年没有任何联系了,这个时候才举办聚会很奇怪吧?而且举办人到底是谁?他的意图又是什么?不如说是我们已经不该再相聚了,还记得十年前那个晚上吧?我觉得你没有忘记,那个晚上有人死了,我们因此各自换了手机号码,所以才会十年之久不再联系,那就应该继续不要再联系才对,居然还有人举办了聚会并通知了大家。”[/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是……是呢,我记得。”玉山的逼问使平美面容失色,她小心谨慎的问出口:“死去的那个人……应该是成康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我觉得有人是想要挖出这件事情才举办聚会的,如果说平美是举办人,我也会相信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的视线移到了平美身上,脸上露出平美不曾从他身上看见过的那种嘴角上扬弧度很深的笑容,对此平美身体下意识抖了一下,她倒吸一口气:“怎么会呢,我也是觉得都过那么久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是不要提起比较好……”[/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啊,今天晚上能到场的包括你我可只有四个人,要想不提起十年前那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就算我不说,你也不说,其余两个人到场时肯定也会提起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俯下身体渐渐接近平美:“我们内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就是那个晚上成康到底是怎么死去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这昏暗环境里让玉山的脸变得非常可怕,平美皱着眉头,表情非常痛苦紧抿着嘴巴,身体在椅子上朝相反方向缓缓地移动着。[/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就在她尝试逃离玉山的逼问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后,平美和玉山都看向了门口。他们不需要多加确认就能明白进来的人是谁,身高一米七左右,明明是三个男生中最矮小的一位,身材也不说很健壮,整体上却散发着非常勇猛的气场,这一点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大概是因为成康的肩膀比一般人要宽许多,平美记得在大学里他是相当罕见是踢橄榄球的,在那种横冲直撞的激烈运动中自然而然就有意无意散发出那种气场了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看到成康活生生站在眼前时,平美才记起来十年前那个晚上死去的人,并不是成康。此时她也明白了自己可能强制性让那个晚上的记忆混乱起来,好让自己忘记那个真正死去的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 [/font][/p][font=黑体][align=center][b][size=3]2.[/size][/b][/align][/font][p=30, 2, left][font=黑体]高成康从来不觉得回到过去能改变什么,如果想要改变什么只有无所畏惧地朝前方冲撞,把阻挡在眼前的一切全部摧毁。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却连单纯的前进都已经感到恐惧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得知十年没有联系的好友要举办五人聚会时,他就明白那时候的事情一定会被提起,以防万一,他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成康按下门旁的开关,本来光线昏暗的包间突然明亮起来。[/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们是在为餐厅省电吗?”他昂首挺胸,双手紧握起拳头朝餐桌走去时身体轻微地摆动,走起路来仿佛是在向前冲撞一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成康,十年前那个晚上成康死去的事情是她给自己编造的谎言。她不明白,既然是谎言为什么玉山没有否定她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走近餐桌后先看到的是平美,她肤色很白,梳着精心整理的发型,穿着材质很厚的连衣裙。成康挺在意平美为什么看到他后会感到惊讶,不过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你毕业后很快就结婚了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被成康问到这个问题平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缓慢地点了点头:“嗯,六年前的事情了,其实啊……”她皱着眉头,僵硬地露出笑容:“我很想邀请你们来参加婚礼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没办法的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双手插进裤兜里,偏着头说:“不只是参加你的婚礼,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再聚在一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话说的太严重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把手平放在餐桌上,侧着脸看向成康:“为什么曾经关系那么好的我们却不可以再聚在一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那是因为十年前那个晚上,贤治被杀死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是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嘴角扬了起来,他对成康表示贤治被杀死的言论一点都没感到惊讶:“那到底谁是凶手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看着玉山冷冷的说:“玉山,我觉得你的嫌疑最大,因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说到这里时成康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发出震动,打断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如果是普通电话成康大概不理会,但他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是跟他的公司常年合作的一家大公司打来的电话。[/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板着脸拿起手机:“我接个电话。”[/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接起电话转身便背对着平美和玉山下意识地朝前走了几步。[/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趁着成康讲电话的时机,他凑近玉山小声地说:“玉山,你刚才说大学时期我和贤治在交往,其实并不是这样,你大概是哪里搞错了,当时跟贤治交往的不是我,是流惠。”[/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的意思是?”玉山感到好奇,也凑近平美准备两人小声讨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说十年前那个晚上死去的人是……”平美停顿了下,将声音压得更低:“如果是贤治被杀死的话,这个聚会的举办人不就有可能是当时跟贤治交往的流惠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也有可能是跟贤治交往的你,举办了这个聚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不相信我?”[/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成康被杀死了,结果他活生生站在这里,你说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不过相不相信你根本无所谓,平美你是认为流惠和贤治在交往,所以她就是为了复仇而举办聚会的那个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复仇……没错,我是这么觉得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那你知道流惠要是真的是来复仇的,她会做些什么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我就不清楚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不可能知道流惠会为了复仇做出什么事情,因为平美根本不知道杀死贤治的是谁,甚至在成康活生生站在眼前时,她对贤治的死亡也产生了质疑,真的是他被杀死了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个时候成康已经讲好电话,拉出椅子坐在餐桌边上:“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没什么。”[/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朝坐在身旁的平美使了个眼色,面无表情抢先说道,阻止她率先开口。[/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坐在玉山和平美正对面,他明白他们两人刚才肯定窃窃私语说了什么,正准备逼问时高跟鞋走在地板上的声音突然想起来,非常急促以很快的速度走着,最后在平美身旁停下。[/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事到如今还举办什么聚会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进来的是许流惠,她一脸不耐烦地坐在平美旁边。[/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不论贤治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关心自己,比起已经分开的前女友,成康和贤治才是从小玩到大非常重要的好朋友。”流惠微微低头,抬眼注视着坐在正对面的成康:“我说的没错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此时聚会成员已经达到四个人,成康一个人坐在对面,玉山,平美以及流惠三个人坐在一起。面对流惠的质问,成康沉默着神情凝重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比如贤治的事情,她说的没错,成康和贤治从小就认识了,交情非常好,但在流惠提起后才想起来有那么一回事。[/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那么十年前的晚上自己是不是也忘记了什么?[/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受到聚会通知,成康是收到一条陌生短信,内容里写了只有他们五个人才知道的事情,他便没有怀疑就来赴约了。为了知道聚会举办人是谁他拨打过短信上的号码,结果接听电话的是一个非常凶狠咒骂他打错电话的陌生女人,在来聚会之前成康也拨打过那个号码,但变成了无人接听。[/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会经常想起大学时期的事情,他回想起来几乎都是踢橄榄球获胜的画面,当时确实很开心不过现在想想那种胜利并不算什么,没有落败只是因为一直交战的对手都很弱小。[/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一次跟职业选手的友谊赛上,成康发现了有些事情是身为平凡人的他不论如何都无法超越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面对职业选手压倒性的攻势,他们无法前进半步,甚至所有人都害怕着后退了,成康则是第一次感受到绝望。[/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正当成康想要放弃这场比赛时,他身旁刮过一阵风,接下来他便看见了难以置信的画面。在那些宛如无数个巨人般的职业选手之中,有个身影如流水般不断地前进,谁都无法碰到他。[/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比赛结束后成康向后辈打听那个人是谁,本以为是橄榄球部的超级新人,没想到却是篮球部的,名字记得是叫杨光远,到底是利用篮球的招数取巧,还是因为是所谓的天才,不论如何成康都无法做出像杨光远那样的动作。[/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记得贤治也是这种类型的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从小开始就一起玩的朋友,无数次自己无法做出的事情,贤治却轻易地成功了,对此让他无数次的感到自己的弱小。有时候成康认为自己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对贤治起了杀意,因为成康最痛恨天赋异禀的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 [/font][/p][font=黑体][align=center][size=3][b]3.[/b][/size][/align][/font][p=30, 2, left][font=黑体]为什么要聚会,为什么是今天晚上,许流惠气冲冲地走在前往聚会地点的路上。尽管不愿意,流惠也无法不参加这次的聚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流惠跟一个男人交往了五年,男人是有妻子的。在流惠结婚之后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断绝关系,还保持着常年以来的良好感情。而那个男人在与她相处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他总觉得脑海中有声音在说着,你的妻子是不会介意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其实这种暗示性语言完全是流惠在男人睡着时在一旁说着的话,不过男人和妻子的感情确实没有受到影响,即便妻子早早就发现他有了外遇,也没有任何关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今天晚上我本来是要跟一个男人见面,他说正好妻子不在家,很难得的机会啊……”流惠像是在抱怨但语气上并没有让别人觉得她在抱怨,反而是一派轻松。[/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你是那个男人的顾问律师吧?”她兴奋地看向坐在平美右边的玉山。[/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不知道你在哪里看到我的名字,我一般是不会接受个人委托的。”玉山按了按眼镜,端正坐着整理了下西装衣领,面无表情地说。[/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样吗?”流惠不解地偏着头,她本就对律师的事情一知半解。[/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是光远信息技术公司的董事长,名为杨安志的那个人吧。”玉山不屑的看向流惠:“你跟他是什么关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我和他在交往哦。”[/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原来是当男人的情妇啊。”玉山扬起嘴角。[/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安志他是我的丈夫。”平美插进他们的对话,她垂着双眼,脸上显得很不悦。[/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此时流惠看着平美迟疑了一会,然后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面对流惠毫不在意的态度,平美一时间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僵硬地露出笑容。[/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大学时期要传闻说平美跟一个天才在交往,虽然我们那个圈子里贤治被称为天才,但我觉得贤治并不聪明,所以平美并不是跟贤治在交往,那么你当时就是跟那个拒绝过我的男生在交往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流惠说着说着嘴唇发抖起来:“他说我像一个恶心的虫子却选择了平美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那个男生就是杨安志的弟弟杨光远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嗯……”平美点了点头。[/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不仅是弟弟,就连哥哥也被平美你抢先了啊。”流惠满脸不高兴地抱怨着。[/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扬起嘴角在一旁插嘴说:“你在想什么呢,我们应该要感谢平美成为了杨安志的妻子才对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在说什么呢?”流惠皱起眉头望着玉山的眼睛:“说的也是呢。”她马上又露出了欣喜的笑容。[/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他们三人交谈时,一直沉默的成康在想到底是谁杀死了贤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们觉得是谁杀死了贤治?”他看向餐桌正对面的三人,脸上非常严肃。[/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已经死去的人就不用管他了,我们就这样开始聚会吧。”听见成康的质问,玉山歪着身体靠在椅子上,他表现的完全不在意贤治的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就是你的想法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怒视着玉山慢慢地站起来,身体贴在餐桌边上走了过去,手上拿着他先前准备的小刀。[/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脚步越来越快,成康很快就会冲到玉山面前,而玉山却只是笑着看向成康。平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刀子是危险的,急忙站起来后想阻止什么成康却已经在眼前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要做什么!”平美惊叫起来慌张地抓住成康的手腕。[/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让开!”[/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轻易地推开平美,她连同椅子摔倒在地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压住玉山,将小刀抵在玉山的脖子[/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是我杀死贤治的,你想报仇吗?”玉山没有抵抗反而在挑衅成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在没有确认贤治真的是你杀死的,我是不会杀你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成康将小刀从玉山脖子上移开,放在了餐桌上,他双手伸进裤兜里,偏着头说:“现在开始找出凶手是谁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找什么凶手?”[/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流惠本来想蒙混过关,在看到成康的行为后,觉得自己不该再隐瞒下去。她站了起来,充满警戒的看着餐桌上的小刀,这是她来到这里第一次露出认真的表情:“你们应该都明白的吧,贤治他并没有死啊。”[/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 [/font][/p][font=黑体][align=center][b][size=3]4.[/size][/b][/align][/font][p=30, 2, left][font=黑体]雷贤治一直有个疑惑,如果所有人都将某件事情忘记了,这个事情是否就会不复存在,然后从世界上消失。[/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大学时期,贤治有一群关系很好的朋友,他曾以为会跟他们一起玩到老,不过已经无法实现了,他们五个人为了忘记十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定下了不再见面的约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毕业后舍弃了获得内定的公司进入与理想背道而驰的光远信息技术公司,理由很简单,他必须要在那个男人手下做事。男人的名字叫杨安志,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以前也不曾在哪里见过面,就算过了漫长的十年时间,杨安志也可能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进入公司三年后,发现一名叫郑玉山的企业律师经常出现在公司里,之后又过了一年,杨安志结婚的消息就在公司里传开了,妻子名为周平美。经过调查,有一家公司常年耍尽各种手段讨好杨安志,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名字叫高成康,听说他们很快便发展为挚友。另外杨安志基本会在下午时离开公司去约会情人,那个女人的名字叫许流惠。[/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当发现那四个人与自己做出相同性质的事情后,贤治就开始等待时机,他想打破不再见面的约定,举办一场五人聚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聚会那天贤治决定最后才抵达餐厅,他想知道他们四个人聚集起来之后会坦白全部,还是在最后依旧将那件事情隐瞒下去,结果却与他所想的发展方向不同。[/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推开餐厅包间的门走进去后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事情,成康居然拿着小刀抵住玉山的脖子,虽然最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但看见了这样的场景他马上就停下脚步,不准备继续往前走。[/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不想接近餐桌,他站在离包间门口极近的地方。[/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餐桌上没有菜肴,只有成康放在上面的小刀,玉山在椅子上歪着身体,平美摔倒在地,成康气愤地盯着玉山,而流惠则是充满警戒心看着成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们都忘记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了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向前朝他们走去,可是马上又停下脚步,仿佛有某种力量使他停止前进。[/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拿着椅子从地上站起来,看到本以为被杀死的贤治却没有感到惊讶,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穿着白衬衫加西装,留着露出额头的短发,有时候平美丈夫的下属会来他们家里做客,那些人的形象跟贤治差不多,完全是个普通上班族的模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是你的话,应该不会想要再逃避了吧?”[/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感受到平美的视线,他就像抓住了什么般迅速开口:“我们不能逃避十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楞了一下,然后她低着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躲进了玉山和流惠这两人之间。[/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我记得那天晚上成康死去了,但那是我记错了……”平美看了一下依旧怒视着玉山的成康:“后来成康说你被杀死了,现在发现你也没有被杀死,我已经不知道十年前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过……既然没有人死去,也没有人被杀死,这样子就行了吧,我们五个人都活着不就可以了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你记得成康是怎么死去的吗?”[/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听了平美的回答,贤治眼神冷漠起来:“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成康被杀死,那是因为你觉得成康是我们中最不容易被杀死的人,当你认为本应该死去的人却出现在你面前,你是不是就觉得可以解脱了?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面对贤治的逼问,平美皱着眉头,紧抿着嘴巴显得很痛苦。她无法向别人坦白成康死去是自己编造的谎言,也知道自己其实非常明白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旦自己准备回想起来时她就会逃避真相,不断地编造谎言,让自己确信谎言才是事实。[/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提起那件事情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成康停止对玉山的怒视,他看向站在门口的贤治,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情,就像理所当然一样。[/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当时你也是这样,强烈反对我们隐瞒那件事情,因为你的反对引起了争吵,就在争吵途中包间里突然变得漆黑,不过很快又明亮起来,只是贤治你在之后就突然不见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是跳进湖里了吧。”玉山将歪掉的身体端正坐起来,看向了包间里的一扇落地窗上:“果然会游泳的人掉进湖里是不会死的,要是天才的话自然会游泳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们约定的聚会地点每次都是一家建在湖边的餐厅,而包间里正好有一扇落地窗,窗外没有落脚点,打开后就可以听到流水声,踏出去便是湖面,一不小心的话就会掉进湖水里。[/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吊灯的光源突然昏暗下来太奇怪了,我觉得应该是有谁动了手脚,然后在包间变成漆黑一片时,那个人把贤治推进了湖里。”成康反对玉山说贤治是自己跳进湖里的言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而玉山此时已经从餐桌上拿起小刀朝包间门口走去,他朝贤治走去,嘴角上扬露出了弧度很深的笑容:“为什么你要跳进湖水里呢,难道湖水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盯着朝自己走来的玉山,他害怕着什么一样身体渐渐地后退着。[/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十年前那个晚上!”贤治突然大喊起来。[/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玉山这时停下前进的脚步,他脸上失去笑容,握紧手上的小刀,双眼注视着贤治。[/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贤治从进来后就没有离开门口多远,他一边后退一边尝试碰到背后的门把手,但他太过慌乱又是球形门把,总是抓不牢。看着玉山手上那闪闪发光的小刀,他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十年前那个晚上,我们五个人都犯下了杀人罪。”[/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 [/font][/p][font=黑体][align=center][b]5.[/b][/align][/font][p=30, 2, left][font=黑体]约定好的聚会地点是一家建在湖边的餐厅,以前他们经常来这里聚餐,订的都是固定的包间,今晚也不例外。包间里有一扇落地窗,窗外没有落脚点,打开后就可以听到流水声,踏出去便是湖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十年前那个晚上,他们五个人打开餐厅包间里的落地窗,将杨光远推进了湖里。[/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郑玉山让贤治从落地窗跳下去,擅长游泳贤治在湖水里等待杨光远死去的那一刻,接着进行了最后的步骤,隐藏一个尸体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困难。[/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事件发生在建在偏远湖边的餐厅里,如果没有出现尸体,死者家属没有报案,他们犯下的罪行是不是就会消失了呢?[/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平美为了近距离接触死者的家属,她进行的很顺利,花了四年时间便和杨安志结婚了,作为一个妻子她很称职,亲戚长辈都很听从她的建议。这样还不够,必须要完全控制身为死者哥哥杨安志的情绪。[/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要是流惠成为了杨安志的情人就太好了,这样他忙着处理妻子与情人的关系,就不再会想着被他们所杀死的弟弟杨光远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身边再有一个非常顺从,又可以时时刻刻支援的好朋友,每一天肯定都会过的很如意吧,成康大概是最辛苦的那个人吧,他建立了专门帮助杨安志的公司。[/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杨安志要是突然想起自己失踪的弟弟怎么办,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被杀死只是觉得他突然消失了而已。此时玉山只好以企业律师的立场来询问他想要前途还是弟弟的行踪就可以了,毕竟失踪的又不是可爱的妹妹而是会向他夺取一切的天才弟弟。[/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吧,光远信息技术公司是父亲以弟弟的名字命名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这样杨安志就会发现,弟弟的失踪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为了阻止有人去找警察坦白他们杀了人,贤治十年间监视着其余四个人包括自己,最后等待时机到来举行一次久违了十年的聚会,不过贤治很奇怪为什么成康认为他已经被杀死了,可能是把他和真正死去的那个人重叠了,明明让他去隐藏尸体是他们五个人商量好了的。[/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事情发生后,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试图忘记杀人事实,成康大概将自己变成好友被杀死的受害人了吧。而平美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并且记忆混淆的人。[/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十年后的聚会在贤治坦白罪行后就结束了,接着他们像普通聚会一样,一起吃了顿美味的菜肴,有说有笑的直到深夜时解散。离开时互相留了现在的联系方式,还约定从现在开始每年都举办一次聚会。[/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为了隐藏罪行他们做出了对于自己来说极为错误的决定,也许他们都已经发现了。[/font][/p][p=30, 2, left][font=黑体]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只是为了死者杨光远的哥哥杨安志而活的人。[/font][/p]
| 发表于 2019-5-11 17:51:21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不错的噜:pst52:
| 发表于 2019-5-11 20: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写得很好的噜:pst04:
| 发表于 昨天 20:22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谅我现在才看到你之前的文章, 多产质高啊
  • 大早黑叶 昨天 20:50 说:

    咦?哈哈,没有的事
| 发表于 昨天 21:03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呐,你太高产了吧[:tl62:],码住了)
| 发表于 昨天 21:08 | 来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有点懵 不太明白文中的这些人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看到结局的反转,豁然开朗,这才明白事件的前因后果 虽然案件的本身并不复杂,但反转是真的写的好。
  • 大早黑叶 昨天 21:23 说:

    感谢感谢,我自己觉得通篇平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