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1-4-3 21:07:33 | 2021-4-3 22:40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这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写的一道谜题,刚在诡殇公布答案。我觉得有一点意思,由于已经公布答案,索性就代替她当原创推理小说发表了。发表经过了作者本人的授权。全文连同解答9000+字。 为了避免麻烦,注明下出处:诡殇推理论坛。
  • 名偵探小品 2021-4-3 21:14 说:

    “我的一个朋友”
  • 九色鹿 2021-4-3 21:20 说:

    为地佬的 朋友 的谜题打call
  • Saito-Asuka 2021-4-4 05:36 说:

    《朋   友》
4人评分
英镑 +20
|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21: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align=center][size=14.0pt]《钻石矿工杀人事件》[/size][/align][align=center][size=14.0pt]暗月 不想掉粉[/size][/align][align=center] [/align][align=center](一)[/align][align=left]烦闷的空气充斥着整个矿洞,夹杂其间的,是那种几个星期不洗澡的人扎堆的味道,就像垃圾一样。我紧咬着腮帮,希望能赶快走出洞口。昏暗的灯光下,头顶上方的gang(肛,下同)塞慢悠悠地挥舞着。[/align][align=left]“喂!猪口君,能不能走快点!”我不满地催促道。[/align][align=left]“急什么,不是说好的陪小林君去看医生吗?今晚肯定只能吃饭堂里那剩下难吃的狗屎‘饲料’了”。猪口的脸攥得跟个菊花一样,捂着肚子,强行塞进痔疮里的gang塞上的粉红尾饰俏皮地晃动着。[/align][align=left]经由猪口君的提醒,我这才想起来等会儿要陪小林君看病。每个星期六,上面会派一个老头过来给黑工们看病,而小林君几天前不知为何,手指的关节浮肿不能弯曲,不得不去治疗。回头看了眼小林君,这人背着不到半筐的钻石矿,却拖在后面,落下我们一截。[/align][align=left]“喂,我说,别人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是吧?”[/align][align=left]小林抬头看了我一眼,加快速度往阶梯上走,脏兮兮的阴jing随着步伐晃动,不算小,就是包皮长的离谱。由于我们这里的厕所是简陋的沟壑式厕所,小便时没有遮挡物。小林刚来没几天,便因“尿出来的尿是顺着包皮滴落下来的”而广为流传被别人嘲笑。甚至有一次因为忍受不了别人言语的侮辱,在小便时和别人打了起来,结果眼镜掉进了深约三米的便池中,再也取不上来了。虽然后来“典狱长”出于好心,为了提高小林的工作效率而扣小林的工时给他找了个度数差不多的眼镜,但渐渐的,小林君几乎很少来厕所尿尿了。据八卦王中谷泰一说,他们偶尔看到小林君鬼鬼祟祟地去小树林里,估计是自卑心理作祟吧。[/align][align=left]终于来到了矿洞口,吉田孝太郎如门神一般把守着出入口,灼热的光线就像割包皮没打麻药一般刺痛了我的双眼。吉田身高近两米,是矿主忠实的打手。主要负责检查我们这些黑工是否私藏钻石矿,当然,还有一个任务便是平息随时有可能发生的“起义”。矿主小泉徹平是一个黑白通吃的大腕,开赌场放贷,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里的黑工同我一样,都是欠了一屁股债没法还钱的垃圾罢了,即使死了恐怕也无人问津,于是便被强行绑架到这里来打黑工还债。我看了看猪口和小林,一头死肥猪和一个包皮怪,我居然能和这样的人搭伙,真是耻辱。[/align][align=left]“菊池君,借我扶一下。”猪口用他油腻的汗手撑在我的肩上,顺势站在检查台上,屏住呼吸,朝着吉田撅起肥硕的屁股。[/align][align=left]吉田早已见怪不怪,快速地把猪口痔疮裹住的gang塞拔了出来,随着清脆的“扑哧”一声,猪口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一股咖喱状的粪便顺着大腿流在了检查台上。[/align][align=left]我赶紧捂住鼻子,可是看到猪口赤脚踩在自己的那滩粪便上,胃里一阵翻涌,最终还是没忍住,转身把早上吃的臭鸡蛋和烂肉粥全呕吐在了小林的腿上。正当我抱有歉意之时,小林身体也猛地往前一倾,幸亏我躲闪及时,一大摊呕吐物溅到检查台边,和检查台上溢出滴落的流体状粪便混在了一起。[/align][align=left]吉田皱了皱眉头,把闪着光的gang塞扔进了回收gang塞的篮子里。篮子里凌乱地堆积着闪烁的gang塞,部分gang塞上还粘黏着肮脏的排泄物,用古玩的话来说,竟还有些透光。这些gang塞是特制的,在进入矿洞塞进gang门后,再拔出来就会闪光。人的菊花也是会透光的,如果谁在出洞口的时候菊花一闪一闪的,就说明进入矿洞后gang塞曾被拿出来过,将会受到灌肠的处理。一旦真在直肠里发现了钻石,便会直接被处死,尸体被喂给黑矿凶猛的恶狗们吃。[/align][align=left]当然也有忍不住放屁不小心把gang塞“崩”出来的情况。菊池也亲眼见过有人因吃坏了肚子,直接大便失禁,连同gang塞喷到后面的人一身。对于这些人来说,不仅仅需要承受灌肠的折磨,做了大半天的工时也会被白白抹去。所以,在出工的前一个小时,大家都会去厕所排泄干净,确保当天的工作不会白做。久而久之,管理层专门把出工前的一小时规定为拉屎时间。[/align][align=left]吉田接着拿手电筒和棉签仔细地检查了猪口的耳喉口鼻,又让其伸展四肢转了个圈,随即拍了拍猪口的腮帮,示意他离开检查台。猪口来到一边,走过的地面留下棕黑色的脚印,吉田身后的几个小喽啰赶紧给猪口戴上枷锁和脚链。负责戴脚链的喽啰憋着气,小心翼翼地给猪口扣上拷环的卡锁,避免手上沾到粪便。枷锁露出的猪口脑袋就像裤裆拉链探出的皱巴巴的小龟tou一样耸拉着。[/align][align=left]尽管黑矿地处偏远,周围都有警卫和恶犬把守,但小泉还是要求通过枷锁脚链限制黑工们的行动能力,尽可能降低暴动的可能性。除了特定的拉屎时间和做工时间之外,黑工们都不能行动自如。[/align][align=left]“愣着干嘛?”吉田催促着菊池,菊池渡步到检查台附近,看着上面的污物,又看向吉田。[/align][align=left]“站上去!”吉田毫无怜悯地命令道,一旁的猪口抱歉地晃着脑袋。 [/align][align=left]“可是……”[/align][align=left]吉田作势要打,菊池急忙踏上了检查台,踩着滑溜溜又有些硌脚的粪便,险些跌倒……[/align][align=center][size=10pt](二)[/size][/align][align=left]“混蛋!”出了矿洞往右拐,到了确保传不到吉田耳边的地方,菊池大骂道,“这个王八蛋完全就是通过凌驾于他人之上获得快感,我总有一天要让他吃下老子拉的屎!”菊池君想猛地一挥拳,胳膊带动着枷锁撞疼了脖子。[/align][align=left]食堂和宿舍都在矿洞往左的那条路,只有去小诊所的人才会往右走。路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沙,走了一会儿路,菊池的脚底便通过与细沙摩擦,干净了许多。[/align][align=left]“要不猪口君先回去冲澡吧,不用陪我了。”小林看着猪口腿上粘着的排泄物,提议道。[/align][align=left]“不差这一会儿,等会儿我们都应该洗的吧,看完病一起去。”猪口仗义地坚持着。[/align][align=left]菊池君不屑于这种友谊,没有说话。[/align][align=left]三个裸男就在路上走着,几分钟后来到了黑矿的小诊所——一个破旧的木屋。[/align][align=left]还没走进,中谷泰一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左手缠着绷带,身下的阴jing勃起着。中谷是个老劳工了,已经在黑矿里呆了十几年,原本再过两周就能赎清自己的债务离开,却因做工时偷懒,被吉田打断了左手。[/align][align=left]“那个老头没来,换了个美女。”中谷意犹未尽地伸了伸脖子。[/align][align=left]“真的吗?”菊池挤开猪口,推开了门,好几个等待诊断的病号环绕着医生的办公桌。菊池抬起手把枷锁角度抬高,一边张望一边来到人堆的一侧。[/align][align=left]真是个淫货,菊池心想。[/align][align=left]本以为中谷这样的中年男子十几年没见过女人,可能会有所夸张,所以菊池并没有太高的预期。可新医生的确是实打实的人间尤物,妖媚的脸上散发着藏不住的淫欲,傲人的双峰被紧绷的低胸装勉强兜住,大腿深处的秘密丛林若隐若现。都是很长时间没见过女人的成年男性,何况新医生放在外面也是顶级美女般的存在,即使是菊池这种自认为开过眼界的人也不免血脉喷张。新医生一边配着药,一边毫不避讳地看着围观的病号们勃起的下体,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align][align=left]猪口来到菊池身边,吃惊地咽着口水,菊池往下看了看,“猪口君,你的定力不足啊。”[/align][align=left]猪口瞥了眼菊池那比自己长三倍的阴jing,“你还不是一样?”[/align][align=left]“我那是晨勃,不是因为她。”菊池脸不红心不跳地回道。[/align][align=left]“你多大岁数了还能晨勃?也就小林君这种刚十八九的小孩可以吧。”[/align][align=left]“二十几也可以啊,是你不行吧?”[/align][align=left]“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晨勃呢。”美女医生打趣道,她似乎对菊池的大阳ju很感兴趣。[/align][align=left]“报告医生,这正是我的烦恼!我得了永远软不下去的病!”菊池像得了绝症般苦恼地回答道。周围几个人投来了鄙视的目光。[/align][align=left]“别吹了,今天早上我醒来时还看见你软着呢。”和菊池同一个大宿舍的水岛遥拆着台。[/align][align=left]“不过小林呢?”猪口问道。[/align][align=left]菊池往四周一看,不知何时小林便消失不见了。往屋外望去,弯弯绕绕的道路使得视野受限,没有看到小林的踪影。[/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center][size=10pt](三)[/size][/align][align=left]猪口问美女医生要了点治疗拉肚子的药。至于菊池,也不是真的金枪不倒,美女医生捧着菊池的阴jing稍微瞧了瞧,就让他离开。[/align][align=left]“好好的,小林怎么突然就不看病了呢?”回去的路上,猪口歪着脑袋,表示想不明白。[/align][align=left]“他进屋了吗?”[/align][align=left]“进了,他比我先进,去了另一侧。”[/align][align=left]“那我知道了。”菊池气定神闲地往前走去,也不解释。猪口往菊池看去,菊池的阴jing还勃起着。[/align][align=left]“为什么啊?”猪口好奇地问道。[/align][align=left]“笨猪,因为他自卑啊!”[/align][align=left]“自卑?”[/align][align=left]“你想想,有时早上,他还没醒的时候,就会晨勃吧,那时候的光景你还记得吧?”[/align][align=left]“噢,你是说,他怕别人笑话他勃起后龟tou只能露一点出来?”[/align][align=left]“嗯,何况还有个美女也在场。”[/align][align=left]“那也不至于……哎,暂且不说一周后可能病情会加重,万一下周还是这个美女医生来怎么办?”[/align][align=left]菊池耸耸肩。[/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left]当两人到达食堂时,食堂里果然只剩下残羹冷炙。在这种地方,就别指望卫生条件有多好,排队打饭的人素质有多高。稍微好一点的饭菜都会遭到一群浑身汗渍、粪便的人上手哄抢,本就有限的食物经常被不知道哪儿飞来的污物污染。以菊池的经验来说,吃了这些剩下的东西,十次能有七次窜稀。想到今早吃完早餐要离开食堂时,中谷、水岛两人才急匆匆地跑来,艰难地咽下令人作呕的像是泔水里泡过的东西。那时的自己有多么幸灾乐祸,现在心里就有多不甘。[/align][align=left]最终两人犹豫了很久,十分有骨气地拒绝了晚餐,来到宿舍边上的“浴室”洗澡。[/align][align=left]所谓“浴室”,其实就是几根杆,每根杆上挂一根水管,按下按钮,水管就会流出半分钟的凉水。[/align][align=left]为了冲到下面,猪口按下按钮后俯下身,屁股朝着天迎接着水的到来,痔疮随着gang门的一闭一合移动。菊池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污染,转过身去,双手揉搓着眼睛。[/align][align=left]冲洗了一会儿,周围响起了一阵呼喊声。原来是吉田带着美女医生以及一帮人过来了。[/align][align=left]“有他们两个。”美女医生略微回忆了一下,指向菊池和猪口。[/align][align=left]“喂!你们两个,过来!”吉田的声音震慑着两人。[/align][align=left]“我们?”菊池和猪口不敢怠慢,满脸疑惑地走了过去。[/align][align=left]“把他们押到刑罚室去。”[/align][align=left]几个喽啰气势汹汹地走来,架住了两人。[/align][align=left]“为什么?!”猪口慌张地大叫道。[/align][align=left]吉田掰动着指关节,“有人死了,我需要调查一下。”[/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center][size=10pt](四)[/size][/align][align=left]中谷死了,就在诊所和矿洞之间的路段中。尸体仰躺在路旁的土沟里,后脑勺被击打多次,沾有血迹的石头也在沟里。[/align][align=left]在矿洞口把守的两个小喽啰称,今天没有看到有人从矿洞左边的路往诊所走去,这意味着能和死者接触的,只有可能是去诊所的黑工们。[/align][align=left]“是谁杀了中谷?”刑罚室内,吉田让去过诊所的黑工们依次靠在墙上,小林也被抓了过来,站在菊池猪口两人中间。[/align][align=left]“可能你们会觉得奇怪,在这里,病死累死或者被打死的人常有,为何我这么执着于找出凶手?原因是,在中谷的口中,我们发现有一颗大约一克拉的钻石矿深深嵌在牙龈下面的肉里。”[/align][align=left]众人均显示出了吃惊的神色,能负债来这里的人,贪欲都很大,谁没有想过把钻石矿偷偷带出来?可是在吉田的严查之下,根本没有机会。[/align][align=left]“中谷出来的时候,我明明仔细地检查了他的口腔,那么他嘴里的钻石是从哪里来的?想必杀人凶手多半脱离不了干系,所以这件事我必须查清楚。因为事关钻石,我也绝不会偏袒他们。”吉田指了指喽啰们,“但通过盘查,他们和医生的确没有做案时间,所以杀害中谷的凶手一定在你们之中!现在,你们逐个说说出矿洞后都做了什么,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align][align=left]“我和菊池、小林一起去诊所,刚到诊所时,中谷正好出来,然后我们就进去看病了,看完之后我和菊池一起回来,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最后就是我们洗澡,被你们带过来了。”猪口君第一个说道。[/align][align=left]“等等!”吉田捏着下巴,“小林呢?”[/align][align=left]“进……进诊所后突然就不见了。”猪口有些紧张。[/align][align=left]“不见了?谁是小林?”[/align][align=left]“我……”小林憋着一股劲,现场一片寂静。[/align][align=left]“怎么回事?”[/align][align=left]“我当时不好意思,就走了……”[/align][align=left]“不好意思?”[/align][align=left]见小林扭扭捏捏说不出话,菊池帮小林说明了原因。吉田往小林下面看了看,一副无计可施的神情。一旁的美女医生没忍住,轻轻地笑了一声。[/align][align=left]经过一系列盘问,所有人均表示只是正常地途经道路,且没有发现异常。[/align][align=left]虽然吉田重点审问了中谷前后两个病号以及小林,但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且不排除有人提前埋伏在路边袭击小林或者小林藏在路边等候某人的情况。[/align][align=left]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align][align=left]“看来确实需要来点硬的了。”吉田拿起一根木棍砸在猪口的腿上,后者立马蜷缩在地上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align][align=left]吉田正准备打小林,却被美女医生叫停了。[/align][align=left]“冷雪小姐……”吉田弓着身,轻声细语道,“怎么了?”[/align][align=left]“冷雪?”菊池君从未听说过这个姓氏,也从未见过吉田对除了矿主小泉之外的人如此恭敬过。[/align][align=left]“你跟我说说现场的细节吧。”此时的冷雪显得格外地神秘。[/align][align=left]“除了刚才讲的之外,尸体身上有股呕吐物的味道。”吉田想了想,“其他没了。”[/align][align=left]“尸体还有其他明显的伤痕吗?”[/align][align=left]“没有。”[/align][align=left]“那死者的嘴里、枷锁或者手上有呕吐物吗?”[/align][align=left]“没有。”[/align][align=left]“那死者的菊花上有粪便吗?”[/align][align=left]“这……”吉田对冷雪的问题摸不着头脑。[/align][align=left]“没有。”吉田身边的一个小喽啰帮忙回答道,他是监工中出了名的基佬。[/align][align=left]冷雪抱着胸来回渡步,尽管在如此严肃又危险的环境中,不少人的小兄弟又开始跃跃欲试。[/align][align=left]半晌,“我想我知道了。”冷雪妩媚又自信地说道。[/align][align=left](谜题篇结束)[/align]
|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21: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align=center][size=14.0pt]《钻石矿工杀人事件》解密篇[/size][/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center](五)[/align][align=left]“冷雪小姐想明白钻石是怎么来的了吗?”显然,吉田更关心钻石的由来。[/align][align=left]“是的,我曾听说过你的检查方式,其实是有漏洞的噢!”冷雪放松地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大腿深处吸住了众人的目光。[/align][align=left]“这……怎么可能?”吉田整个身子僵住了,就连黑工们也张大了嘴巴。[/align][align=left]“因为你并没检查人身体的内部。”[/align][align=left]“怎么可能,由于特质gang塞的缘故,菊花里塞东西不可能不被发现。嘴部我也仔细检查过了,不可能藏有东西。”[/align][align=left]冷雪指了指自己的胃,上面是丰满的胸部,“比如有人把钻石吃进了肚子里,出去的时候再呕吐出来,就可以把钻石取走。”[/align][align=left]吉田头上浸出一层冷汗,这一点他的确没有想到。如果小泉知道了自己的疏忽,一定会收拾他的。[/align][align=left]“这样一来,我和小林应该就能排除在外了。”菊池急忙插嘴道。[/align][align=left]“别插嘴。”吉田将短棍的一头往菊池嘴上使劲一按。[/align][align=left]“噢,为何?”冷雪异常地认真。[/align][align=left]“我和小林在出洞口时已经呕吐了很多东西,后续还经过了检查,所以我们两个把钻石带出来的可能性极低。”[/align][align=left]“真有此事?”冷雪向吉田确认道。[/align][align=left]“嗯。”吉田点了点头,简单说了一下菊池一行人出矿洞时的情景,“在这鬼地方,恶心的事比比皆是。”[/align][align=left]“那一切就能解释通了。”冷雪自顾自思忖道,“不过钻石并不是通过呕吐带出矿洞的,所以你们的嫌疑不能排除。”[/align][align=left]“如果钻石是通过这样的途径带出去的,那么后续的冲突应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钻石是死者带出去的,一种是钻石是凶手带出去的。偷钻石的人通过呕吐的方式拿出钻石,被另外一人发现,发生了争抢,最后凶手杀死了死者。[/align][align=left]“先说第一种,由于死者的口腔内并没有残留呕吐物,所以排除这种可能。[/align][align=left]“再者,如果是凶手呕吐出钻石,那也不太合理。因为如果凶手手已拿住了钻石,由于双方都戴着枷锁,拿着钻石的一方只要稍微一侧身,对方根本难以从其手中抢夺钻石。如果是死者抢先一步想拿走钻石,由于凶手呕吐出钻石时肯定是面朝呕吐物,若此时死者当面从呕吐物中取走钻石,凶手势必不会无动于衷。这种情况下,最起码的推搡应该是有的,死者想拿到钻石必然会沾上呕吐物。但死者的手上、枷锁上都没有沾上呕吐物,所以这种情况也排除。”[/align][align=left]“那么以上情况都不是,钻石是怎么带出来的呢?“[/align][align=left]“还有一种途径就是拉出来。”[/align][align=left]“拉出来?”[/align][align=left]“对,钻石不易被消化,体积又小,可以通过排泄的方式运送出矿洞。[/align][align=left]“尽管并没有规定在‘拉屎时间’之外不准拉屎,在能忍受手被枷锁限制及无法清洁菊花的情况下的确可以拉屎。但厕所是一览无余的,拉出钻石再取出钻石极容易被发现,且厕所是沟壑式的,钻石掉入坑中根本无法取出来。所以在人流量最小的路沟中拉屎似乎是好的选择。”[/align][align=left]“可是拉屎和呕吐的逻辑不是一样吗?”[/align][align=left]“的确差不多。由于死者菊花上没沾有粪便,说明他并没有排泄。因为戴着枷锁,所以无法清洁自己的菊花,故排除死者是通过排泄带出钻石的人。但是如果是凶手通过排泄的方式带出钻石,则有些不同。因为凶手排泄时,是背对着排泄物的,所以并来不及阻挡过来抢夺钻石的死者。因此死者可以尽可能少地接触粪便把钻石取走。”[/align][align=left]“是这么个理,可是为何死者要把有屎味的钻石放在嘴里呢?”吉田皱着眉头,脑中浮想着恶心的画面。[/align][align=left]“死者有一只手断了噢,缠满了绷带。如果戴着枷锁,快速躬下身去,不用手支撑地面的话,应该很难保持平衡吧。”[/align][align=left]“所以他是单手撑地,用嘴把钻石从屎堆中衔出来的?”[/align][align=left]“基于这种假设是这样的。”[/align][align=left]在场的几个人开始恶心呕吐起来。[/align][align=left]“对,死者身上的呕吐物可能就是因为那时凶手觉得恶心吐出来的。”冷雪应景地补充道。[/align][align=left]“这样我的嫌疑就排除了吧!”猪口也抓住机会为自己辩解,“我出矿洞时可是拉了……”话还没说完,大腿又被吉田抽了一棍,再次倒在地上蜷缩着。[/align][align=left]“可是另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冷雪竖起了手指头,“就是死者伤口的形成。”[/align][align=left]“除了后脑勺,死者身上没有其他伤口,那么让死者丧失行动能力的一击也是击中后脑勺的一击。但是通常站立的情况下,如果戴着枷锁,枷锁的存在对于后脑勺有极好的保护,除非是凶手具有极大的高度优势,从上往下击打,不然不可能击打到后脑勺。[/align][align=left]“如果死者是俯身抢夺钻石时被击打头部,那么身上肯定会沾上粪便。可是尸体并没有这样的异样,所以除非是吉田这样的巨人,不然这种情况也说不通。”[/align][align=left]众人的目光开始聚集到了吉田身上,吉田感受到了目光的炙热,“看我干嘛!我一直跟着他们几个在一起的。”[/align][align=left]“但是还有一种情况我们忽略了,那就是凶手和死者并没有争夺钻石。”[/align][align=left]“如果不是争夺钻石,在什么情况下,死者会被凶手击打到后脑呢?”吉田问道。[/align][align=left]“那当然是……”冷雪走到小林身前,就在众人还在疑惑冷雪想要做什么时,冷雪用左手迅速地将小林阴jing上的包皮往后褪去,包茎边还有些许的血迹。小林疼的倒嘶一口凉气,随即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放弃了抵抗。[/align][align=left]“那当然是口jiao啦!怎么想也只有口jiao才可能如此方便地击打对方的后脑勺。[/align][align=left]其实在病态的生活环境下,大家对于同性恋更加习以为常。菊池所知道的几个基佬,进入矿洞后,会主动拔出自己的gang塞,在阴暗的角落里相互抽插。因为没有枷锁和脚链的束缚,能更加尽情地泄欲。除此之外,后续的灌肠环节,反而能让他们高潮迭起,更是求之不得。[/align][align=left]“我之所以能直接怀疑小林,其一是他和中谷离开的时间接近,嫌疑本来就大些。最主要还是根据死者身上呕吐物的来源分析出的。[/align][align=left]“排除了之前的情况,在路上是没有理由呕吐的,呕吐物只有可能是小林腿上的呕吐物给死者沾上的。“[/align][align=left]“但是呕吐物也有可能是小林菊池之后的人接受检查时踩到菊池小林之前呕吐出的呕吐物带出来的啊。“吉田反驳道。[/align][align=left]“如果仅仅是踩到,路上的细沙足以把呕吐物清理干净了。“菊池分析道。[/align][align=left]冷雪惊喜地看着菊池,眼睛转了一圈,似乎是拿定了什么主意,“所以呕吐物很可能就是中谷给小林口交时没注意沾上的。两人约好在出矿洞后‘菊花自由’的时候云雨,不料中谷来了个新花样:他把钻石拉了出来,随即把钻石放在嘴里。你们知道舌钉吗?有舌钉时口交,可以让人更快地射出来噢!”冷雪玩味地弯起嘴角,似乎以自己丰富的经验为荣。[/align][align=left]“可是,刚才不是排除了死者拉出钻石的情况吗?”吉田汗颜道。[/align][align=left]“自己不能清理菊花,并不意味着别人不能清理。小林君应该很享受用舌头给中谷君舔干净吧?”冷雪缓缓压低声音,看向小林。[/align][align=left]“而小林君在得知钻石一事之后,起了贪欲,便在中谷给自己口交时,砸向了中谷。”[/align][align=left]“怪不得小林经常鬼鬼祟祟地去小树林,应该是和中谷去做苟且的事去了。”人群中开始躁动起来。[/align][align=left]“照这样来说,之前并没有偷更多的钻石了吧?”吉田走进小林,小林此时已经吓得精神有些失常,颤抖地摇着头。[/align][align=left]“去死吧。”不知何时,吉田的手中多了把匕首,直接在小林的脖子上划了一刀。一道血注涌了出来,猪口想伸手扶住小林,却又不敢。小林无助地捂住自己的脖子,奈何血还是淙淙流下,很快便倒了下去。[/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center](六)[/align][align=left]今晚的月色真美。[/align][align=left]小林的死,没有对菊池造成丝毫的影响。菊池借着月光在小树林里闲逛,某棵树边的一小片枯草,吸引了菊池的目光。[/align][align=left]菊池蹲下身挖开了那片土,里面是一大团厚厚的餐巾纸。菊池慢慢揭开,几十颗钻石盈盈发光映入眼帘。[/align][align=left]“看来菊池君找到了呢!”冷雪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吓得菊池一哆嗦,一小部分钻石掉在地上。[/align][align=left]“这不是我……”菊池慌张地辩解,嘴唇却被冷雪娇嫩的手指头温柔地压住。[/align][align=left]“菊池君也知道真相了吧。”冷雪用挑逗的语气说道,“果然没有让我失望。”[/align][align=left]“你究竟是什么人?小泉先生的心腹?”[/align][align=left]“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我不是日本人,是谁并不重要。”冷雪用鼻子呼出一口气,“请告诉我你的推理。”[/align][align=left]菊池想了想,有些迟疑,但此时冷雪的手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腿上,让他放下了顾虑,“即使小林是同性恋,中谷也是,中谷和小林也不会是一对。因为小林经常鬼鬼祟祟地去小树林这件事,是中谷四处传开的,如果小林去小树林里是和中谷云雨,中谷定然不会广而告之。而且,今天上午,我亲眼看到中谷吃下了很容易让人窜稀的剩饭。如果中谷计划偷出钻石,肯定不会吃下容易窜稀的东西。否则万一像猪口一样在检查台上窜稀,把钻石崩了出来,他人就没了。所以你最后说的完全是不可能的。”[/align][align=left]“噢!看来我是吃了线索不足的亏!”冷雪娇嗔道。[/align][align=left]“其实你前面分析的十分有道理,顺着你的思路,在你揭开小林龟tou的伤口之前,我就推理出了真相。[/align][align=left]“在排除掉前两种将钻石带出来的方式后,我能想到的就只剩一种方式,只不过一般人比较难做到,那就是把钻石藏在包皮里,这一点,估计也就包皮长的离谱的小林能行。[/align][align=left]“但是有个问题是,出去后如何把钻石拿出来。由于枷锁的缘故,小林无法直接用手把钻石取出来。不过尿尿或许可以,即使不行也有其他替代办法。只是如果在厕所里尿尿,还是老问题,钻石掉进三米深的尿池里是无法取出的。所以小林平时去小树林的原因,应该是为了尿尿取出钻石,顺着这个推测,钻石很可能也藏在小树林中,这也是我在这里搜寻钻石的原因。[/align][align=left]“而小林为何不在第二天的拉屎时间松开枷锁后再用手取钻石?这是因为小林早上很可能晨勃,一旦晨勃钻石就会露出来,而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是没有隐私的,全身上下被一览无余,所以小林每次偷钻石都必须在第二天早上前把钻石处理好。[/align][align=left]“同样的原理,本来今天去看病,他进屋后马上就溜走了,是因为你太吸精了,他很快就有了反应。为了不被发现偷藏了钻石,只能放弃看病偷偷跑了出去。在回去的路上,小林的阴jing由于是勃起状态,有一点钻石露了出来,不幸的是碰巧撞见了八卦王中谷。中谷本来就喜欢暗地里嘲笑小林,所以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凑近发现是钻石后,便上去抢夺钻石。毕竟中谷两周后就恢复自由了,抢夺的钻石很快就能体现出它的价值。”[/align][align=left]“真有意思。”冷雪妩媚地笑了笑。[/align][align=left]“为何钻石在中谷的嘴里呢?虽然我们的双手还是有一定的自由,完全可以一只手抓住小林的阴jing,另一只手拿走钻石。”菊池把双手放在脸前,冷雪想起菊池洗澡时,双手能够顺利地揉搓眼睛。[/align][align=left]“因为中谷一只手被打断,只有一只手可用,在用手握住小林的阴jing时,由于枷锁的限制,其实那时中谷的头部也是凑近小林阴jing的。为了尽快得手,面对金钱的诱惑,中谷最后不惜用上了嘴。而小林急忙俯下身用枷锁撞晕了中谷。要知道,偷钻石是要被处死的,对方还是极其不靠谱的八卦王,小林只得把中谷拖到路边的沟里将其杀死。只可惜小林的手恰好有病,不能弯曲。且关节浮肿,即便并拢,手指头也无法并拢,所以无法顺利将中谷口中钻石取出;虽然他可以选择把对方的嘴巴掰开后朝下,再在后脑勺上拍一巴掌让钻石掉出来,但由于钻石已经深嵌入肉里的缘故,这个方法显然很难成功,再加上出于怕被人发现的恐惧心理,他只得迅速离开现场。但他万万没想到吉田会对此事如此地执着,也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犀利的美女侦探。”“菊池君真是厉害!没想到这小小的黑矿场,居然还会有推理能力这么强的人。”冷雪惊叹道。[/align][align=left]“别扮猪吃老虎了,其实你早知道真相了吧。”菊池冷冷看着深藏不露的冷雪,“我只是你的棋子而已,这些钻石都可以给你,完全没有问题。但希望你能把我赎出去,我在这狗屎地方已经呆够了。”[/align][align=left]“你觉得我需要的是区区这么点钻石吗?”冷雪冷笑道。[/align][align=left]菊池怔住了,的确,吉田如此忌惮的人,怎么可能在意这么点钻石。[/align][align=left]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小手捧住了菊池的gao丸,另一只小手开始套弄起了阴jing。冷雪跪着伏下身去,菊池感到龟tou一阵温润。随着律动的沽涌声,菊池忘我地抬起头。[/align][align=left]今晚的月色真美。[/align][align=left]冷雪sama也是。[/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left](全文完)[/align]
| 发表于 2021-4-3 21:42:19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朋友是谁?介绍下
| 发表于 2021-4-3 22:32:5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续写冷雪系列
  • 宸少Chance 2021-4-3 22:41 说:

    我和VT合写过一篇冷雪侦探,VT主笔,写的更刺激。
| 发表于 2021-4-3 22:39:31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已冲,还不错,但宸少给我私发过他自己写的工口作品,比这个要刺激多了。宸少永远的神。
| 发表于 2021-4-3 23:47:34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alu97:}挺有意思的
| 发表于 2021-4-4 21: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错,确实应该改成小说来看。 唯一的缺点就是感觉有点刻意的重口了,前面有一段比喻都要刻意的换成重口类型,个人感觉没啥必要,毕竟故事情节本身的重口就已经够了,反复重复反而让人的猎奇心减弱。 建议增加更多的猎奇元素吧,这样或许不会有刻意的感觉?(大概)
  • 青崎静子 2021-4-4 21:50 说:

    很羡慕你能写出让人感到重口的感觉,我觉得我就一直写不出这种感觉
  • 宸少Chance 2021-4-4 22:15 说:

    谢谢评价,确实有些刻意的比喻,因为一定程度上仿白井,也想放飞自我。
| 发表于 6 天前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提到xx的xx很长的时候,就猜到会不会藏xx……果然是我太变态了么。 第一段用的是第一人称“我”,菊池的视角,之后却换成了第三人称,我还以为会不会叙述性诡计…… 读者大大写得很棒!希望能创作更多的鬼畜推理!在国内几乎难得一见,重口味的读者表示非常喜欢!女侦探也非常有魅力。
  • 宸少Chance 6 天前 说:

    感谢抬爱,我朋友说会继续努力的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