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81|回复: 3

[原创短篇] 《晚安人面疮》同人——房间外的风景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1-2-17 10: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豆瓣也发了一遍:[url]https://www.douban.com/note/794485722/[/url] 前注:唉这东西还有同人(啪 白井老师故事写得真好,不过很难说挖掘尽了设定的用法。本着“这么好一个设定怎么可以没有这样的用法”的想法,就写了这一篇…… 说实话写得太恶心了(( 因为本人属于看书不太仔细的那种人,所以可能会对细节有所颠覆。设定有所空缺的部分也会进行完善。另外,这个故事发生在全书之后,所以含有泄底内容。 [b]房间外的风景 1 波波 “哈哈!加峰那个蠢蛋!”林老师——波波听完金田警官的报告后,得意地放声大笑,“居然真就这么跑到马路上给汽车撞!哈哈!” 这是金田警官告诉加峰鉴定结果后的第三天,金田警官带来了加峰死于交通事故的讯息。 波波掏出口袋里的左手,高兴地拍掌。 “那个蠢蛋,那个死妹控,一听到妹妹的消息就失去理智了。也不想想一个乡下小民警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人渣妹妹就是人生的话,这样的人还不如早点死掉会比较好呀!” 电话那头没吭声。那个晚上,金田警官被波波要求告诉加峰,被烧死的肉块其实是菜绪这一谎言。金田警官不敢违抗海晴海产久濑总经理侄子的要求,只好这么向加峰说。当时他听见手机落地的声音,就隐约预感到之后发生的事情。 “还摆出一副侦探的模样对我指手画脚。我还不得不装出那种模样——让你惹我生气,现在可就来不及道歉喽!”波波越说越兴奋,索性站起身来,脸上露出兴致勃勃的表情。 “那、那个……我挂电话了啊。”金田尴尬地打断道。 “好。这次事情成功,你有一半功劳——”察觉到电话已经挂掉了,波波的兴致一点没受影响。他一边“哼哼”笑着,一边自言自语。 “唉,可惜你离妹妹先走一步了。那我就仁慈地帮你管她吧。‘摘瘤小妹’恰巧缺人呢!哈哈哈!” 他走出公寓,走进停车场,准备去“Heartful永町”一趟。 2 菜绪 三〇七号房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打开。波波和一位带着鼻屎鼻环的男人一同走进病房。房间里十分黑暗,月光透过设有铁栅栏的窗照在人瘤病患者的病号服上。四周环绕着浓郁的臭气。 “菜绪是哪个?”波波皱着眉头环顾四周。这个房间里一共住了四位脑瘤患者,乍看之下根本认不出她们之间的区别。 带鼻屎鼻环的男人开始检查床上的身份标牌,然后指了指靠窗的一位患者。波波点点头,问道:“以前是不是每周都会有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过来看她?” “是的。似乎是这个女人的亲戚。”他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最近好像没见他来。这个月他还没交费用呢。” “他出了点事,可能支付不起住院费用了。我来帮他办一下退院手续。”波波平静地回答。男人似乎也没有过多感慨,估计这种事情他也见怪不怪了。 “啊,好。到这个月月底就走吗?” “不。明天就走。”波波凑近菜绪的床,掀开有些污浊的黑发,看见了腐烂肿胀的脸。他转过头来,对带着鼻屎鼻环的男人说道:“我们回去吧。” “喔。那我给你电话号码。你记一下——” 男人的话音还没解释,大门再次闭上。菜绪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她现在还不知道哥哥已经死了。 3 波波 波波开着卡车,再次来到“Heartful永町”楼下。 “喂?”他掏出手机,拨打戴鼻屎耳环的男人的电话,“我已经在楼下了。” 男人很快走了出来。他上下打量波波和他的卡车,最后说道:“你过来,我们一起搬。” “来喽!”波波想到能不花一块钱得到新的按摩小姐,“摘瘤小妹”也因此得以继续经营,心中又充满了愉悦。他一蹦一跳地跟在男人后面,从口中传出不成调的歌声。 男人输入密码进入电梯,波波尾随其后。打开三〇七号的房门,熟悉的人瘤病患者的腐臭味依旧弥漫在空中。菜绪的换洗衣物和个人用品已经打包好放在一旁。 男人皱着眉头看向波波,语气轻蔑:“你搬得动她吗?” 波波的身高大概和中学生差不多,被人看不起也是在所难免。如果加峰和仁太还在店里的话,搬送按摩小姐的事情绝对不会轮到自己的头上。加峰的死和仁太的离开又太过突然,目前他还没有找到新的店员。 “没事,我们两个人一起搬。” 男人不情不愿地捏住菜绪的双手,波波只能去移动她的脚。两个人齐心协力把菜绪从床上拖到地上,菜绪发出了猪一样的叫唤声。 “就这样拖到电梯口再运下去吧。” “没问题。” 到电梯的距离也只有短短的几十米,可依旧花费了他们不少时间。乘电梯下去的时候,波波累得整个人瘫倒在墙上。两个人又将菜绪抬到卡车上,之后便匆匆分别。波波瘫在车厢内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重整旗鼓,发动了卡车。 4 菜绪 在上小学的时候,加峰就是一头金发。 加峰上的小学是全市出了名的垃圾。不仅老师对学习不上心,同学们小小年纪,就已经养成了抽烟喝酒的习惯。加峰的烟瘾也是那个时候染上的。 加峰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苦苦给别人做工,早出晚归,有时几天也回不了一趟家。即便这样,也只付得起这种小学的学费。 到家后,加峰做完感兴趣的作业,就从邻居家接回菜绪。菜绪小时候长得很可爱,加峰做完他和菜绪的饭菜,一口一口喂给她吃。到她患了人瘤病终日在家休息也是一样。 上小学的加峰还很享受吃完饭,将自己的**伸入菜绪的**的快感。那个凄惨的年代,妹妹是他唯一的慰藉。他的妹控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妹妹染上人瘤病的时候,加峰刚好跟着朋友离开家整整三天。回到家的时候就听说菜绪病了。 人瘤病是那户邻居传染的。邻居家的母亲意外染上了人瘤病,打击太大,就把留家里的菜绪双手双脚绑在椅子上,嘴对上嘴,像亲吻一样,让她呼吸她呼吸过的空气。之后又将咀嚼烂的饭连同唾液一起喂给菜绪。再接着用小刀切断了小拇指,将自己的血液滴进菜绪的嘴里。最后让她喝尿。终于,菜绪在她的不懈努力下长出了一个个脑瘤。 加峰哭了一天,又整整守在菜绪床边三天。他知道人瘤病分为恶性和良性。他祈祷菜绪得的是不影响她之后人生的良性。可惜事与愿违,人瘤病越年轻发病越快,菜绪一个月间,话语少了许多。加峰从此之后再也没看到菜绪的笑容。 菜绪失去了意识。她感染的是恶性脑瘤。但加峰没有放弃,他立下志向,一定要把妹妹的病治好。 他撑到中学毕业,开始四处打工的生活。他带着妹妹四处漂泊,直到遇见波波开的“摘瘤小姐”。 5 波波 菜绪在“摘瘤小妹”的店快待满一个月了。作为新晋的人渣按摩小姐,她皮肤白皙、光亮,拥有比小铃还丰腴的身姿,波波十分感谢加峰对她的照顾。 每个熟客到店里,波波都会热情介绍一番他新引进的商品。起初,有的客人会不满于菜绪脸孔面目全非,但当他掀开菜绪的衣服,露出饱满且无瑕疵的乳房后,客人们都像看见美食般眼睛发亮。 菜绪的性情也比小铃更加乖巧。几乎每个客人都会对波波称赞菜绪温和、顺从,从不反抗,在这个性癖奇特的地方,“顺从”可谓是讨得客人欢心的第一要素。在四叶和玉子都还不能接客的时候,菜绪不可动摇地成为了店里的最后一道招牌。 这天营业结束,他带着店内仅剩的三个人瘤病患者到浴室里洗澡。他脱下三人的衣裤,丢进一个大木盆,又举着淋浴设施试水温。按摩小姐们每七天会好好洗一次澡。 室内臭气熏天,斑驳的墙壁显现出黑色的墙体,地面上渗出浑浊的水渍。狭小的空间内,二十多张脑瘤的叫声此起彼伏,一齐涌进大脑。仿佛落入了阿鼻地狱。 ——这些事原本是加峰和仁太的事。波波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是时候该招一名新员工了。 尤其是今天,莫名地没有做事的动力。他的左手抖个不停,扫了他做绝大多数工作的兴趣。 他转过身,泄愤般用力挤出一大坨蓝色的沐浴露。正当他将手上的沐浴露与水混合,搓出一个个泡沫时—— 他听见一声咳嗽。 “咪呀呀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原先苍蝇般萦绕在房间里的声音,瞬间变为地狱之鬼的叫嚣。波波感觉侧腹部被什么东西踹了一脚,接着就飞了出去,砸在墙上。人瘤病患者们揭下伪善的面具向他逼近,他眼前被无数的狰狞着的脸孔堵住。 浑身上下传来的痛感几乎将他撕碎。 6 菜绪 菜绪其实患的是良性人瘤病。 那个时候人瘤病的知识十分稀少。菜绪得病之后,她问过哥哥关于人瘤病的知识,知道了人瘤病分为良性和恶性。 日子一天天在过,菜绪却发现自己仍然认识这个世界,仍然记得哥哥曾经的所作所为。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患的是良性。这是天赐吗? 但她幼小的心灵下意识地认为若是告诉哥哥真相,会陷入和从前一样的境遇。 她装作陷入沉睡,装作脑瘤代替她支配整个身体。所幸的是,哥哥和妈妈似乎没有发现。 她整日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静静地,想象着她没有感染人瘤病的场面。但是,脑海中留下的却是哥哥**自己的画面。她越发坚定,认为自己现在的选择是正确的。 不过,她依然希望,自己能有一天,离开哥哥独自生活。 她的脑瘤一共有十一颗。每当一颗脑瘤有了自己意志,她都会陈述一遍从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告诉她的脑瘤们,要忍耐。总有一天,自己能获得自由。 起初,有些脑瘤显得很是轻蔑。不过当那个脑瘤亲眼目睹加峰亲吻菜绪的**之后,也就算默认了菜绪的考虑。 在此之前,她也设想过偷偷出逃。她唯一顾虑的是加峰看向她的眼神——那种眼神,充满了情爱,充满了欲望。那是用整个灵魂与她对视的目光,却也像狼群追赶绵羊时捕猎的目光。她不敢想象擅自出逃的后果。 她只能等到加峰死去。她偏执地认为,她哥哥这种人是活不长的。 五年前,菜绪从另外一个住宿楼调走,住进“Heartful永町”。病房内的陈设和工作人员的照顾都和从前一样,没有温度。不过有谁会怀着热情对待恶性人瘤病患者呢? 菜绪也和以前一样,在病房内找到另外一个体型与她相仿的人瘤病患者,乘没人的时候,挪到自己的床上,再交换一下手链。 于是,每周同一个时间点,她看见加峰走进房间,掀开“菜绪”的衣服,吸吮她的**。 那一天,加峰似乎看见“菜绪”流出了奶水,很是惊讶。菜绪一开始担心会穿帮,但后来发现加峰不亦乐乎地将其舔舐干净。她知道哥哥其实并不是那么关心自己。 从那天以后,加峰连着三个星期没有来“Heartful永町”。这是这么多年来的,头一回。 菜绪暗自庆幸。之后便听到了加峰死去的消息。 她知道。机会来了。 她被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带到陌生的地方。她后来发现这里是一个人瘤病患者接待*客的场所,店主就是那天她见到的男人,名叫波波。 作为一个有清楚意识的人,她不堪这样的生活。可喜的是,她渐渐有了逃离的决心。 逃离的希望也不是没有。这个地方缺乏必要的警卫措施,而且店内没有其他员工。只要找到一个没有其他人的机会…… 她选择了波波给她们洗澡的时间。她知道这段时间内,店里没有其他人。 只要……一声咳嗽。 恶性人瘤病患者是不会咳嗽的。想必波波听见咳嗽声的时候一定很惊讶吧。 她早有准备。只要从中伺机脱身,关上唯一的房门…… ——波波因一时疏忽,未佩戴遮咳口罩,导致被人瘤病患者围殴致死…… 公众应该会这么以为。 没人知道……没人知道我的存在…… 计划成功了。她坐在房间外面,静静地聆听浴室里的一片混乱。刹那间,种种过往在她眼前浮现。她走到储物间,换上给客人进行cosplay的服装,又从波波的柜台中取出一些钱。她悄悄走出了“摘瘤小妹”的店门。 阔别多年的,房间外的风景。再一次见面了…… 从恶性人瘤病变成良性人瘤病的病例,她是世上第一例。唯一一例。 后注:啊——写完了呢。好歹是让波波这个带恶人死掉了呢。 说实话对自己塑造的这个菜绪的性格还是不太满意,但也是因为白井老师给的人物背景就是这样。没办法惹。 看得开心ヽ( ̄▽ ̄)ノ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7 11: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豆瓣链接放错了!去《晚安人面疮》下面的书评就能看到了!
| 发表于 2021-2-17 13:38:1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 发表于 5 天前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蟹蟹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