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发表于 2021-2-13 08:26:32 | 2021-2-13 10:49编辑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再嚣张一点好了,这本书首发咪咕,之前在咪咕跟人打了个赌,在我公布答案之前,第一个破解了密室的,奖励现金一千!当然,公布的答案以在咪咕评论为准! 其二,所有的线索都在细节里面,答案是固定且唯一的!很多细节!!!!! 第001章   密室杀人   ……   K市,凌晨,大雨滂沱。   如此雨夜,就连做夜宵的烧烤摊都已经收摊打烊。   而陈春生却在雨夜的街头不停的奔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他终于寻了一个桥洞蹲了下来。   借着远处的霓虹,依稀能看到已经犹如落汤鸡的陈春生,喘着粗气,脸上却是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庆幸。   等喘息结束,他贪婪的呼吸着,哪怕桥洞中撒发着一股霉味,但陈春生的脸上依旧流露出一脸的迷醉。   他闻到了,那是自由和希望的味道!   他做梦都没想到,就在死刑执行前夕,他重生了!   但紧跟着,他又愣了愣。   老天爷给了他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但最终还是没给他妻子一个再活一次的机缘。   是的,他重生在了当初他所深陷的杀妻案案发之后,刚好是他宿醉醒来,发现妻子遇害的时候!   曾经,他宿醉醒来后,发现妻子被杀,作为警察的他第一时间报警并保护了现场。   但因为他家住七楼,阳台装有防盗窗,而且案发时房间是从里面反锁的,也就是说整个案发现场其实是一个密室!   加之他们夫妻感情不睦,时常吵架,就在案发当晚,他和同事聚会完了回家,因为醉酒,邻居都听到了他们两口子的激烈争吵声。   最致命的是,凶器是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而水果刀上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的指纹!   环境证据,作案动机,证人,凶器,陈春生一个不落的全占了。   就因为这样,从他报警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陷入了一片泥沼,其中的数次反转,让他在牢狱之中,也是饱受其害。   所以,当他重生归来,再经历一次的时候,他虽然狂喜!   但这一次,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他将现场仔细打量了一番,拍了几张照片后,他跑了!   是的,他跑了!   这个案件,太复杂,复杂到哪怕曾经折磨了他两年多,他也绞尽了脑汁两年多,却始终没想明白凶手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当初,他第一次被起诉谋杀妻子的时候,为了活命,为了等到沉冤昭雪的那一天,他不得不认了误杀罪!   因为现场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他,那个时候,他无路可走。   但就在他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之后,惊人的逆转发生了。   一个名叫白桦的男人来到公安局自首,自称是他杀了陈春生的老婆!   那时候,陈春生激动,甚至都觉得是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但你以为这就完了么?   陈春生真就会因为真凶的自首而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么?   不不不,你想得太简单了。   白桦的自首,才是将陈春生彻底推向深渊的致命一击!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白桦的自首,陈春生也就被判有期徒刑六年,终究还是有出来的希望。   但就是因为白桦的自首,导致了后续一系列的反转反转再反转。   直接将陈春生的过失杀人案演变成了蓄意杀人案。   提起这个白桦,陈春生眉头紧皱。   他在监狱里想破脑袋地想了一年多,怎么都没想起自己究竟和这个白桦到底什么时候有过交集!   按照原本的时间线,案发半年后也就是陈春生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之后,白桦自首。   不过,白桦除了在自首当晚交代了案情,之后就再无只言片语,玩了一出徐庶进曹营。   但就是因为他的不配合,当刑侦队对他进行深入调查的时候,案件再一次反转!   一,白桦身患重病,医生给出了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二,在案发前四个多月,白桦通过自动存款机存入了六万现金。   三,在白桦通过自动存款机存入六万现金的半个小时前,陈春生名下的三张银行卡分别在自动取款机上取走两万现金,合计六万!而且两人存钱取钱的网点两者距离不到五百米。   四,也是最致命的一点,在白桦存钱之前,陈春生取钱之后,这期间,两人同时出现在了距离两个网点都不足五百米的一家咖啡厅,虽然两人分做两桌,但是恰好是坐的背靠背的沙发,而这一幕正好被广场外拍婚纱照的给拍到了!   当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后,结合白桦的自首。   一个新的论点出来了,陈春生买凶杀人!   想起这些,陈春生脑瓜子都疼!   当然,这一切的发生,他至少明白了一点儿,妻子的死,是一个惊天的阴谋!   当初他都差点怀疑是不是自己酒后失手杀了妻子,但正是因为白桦的出现,他坚信,是有人在陷害他!   至少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没有从自动提款机里取走六万现金!因为银行卡都在他妻子手里!而且在白桦自首之前,他跟这个要死了的男人没有任何瓜葛。   这么多巧合凑到一起,那还能叫巧合么?   陈春生知道,他被人陷害了,而且陷害他的人,绝对不简单,所有的设计,说一句精妙绝伦都不为过。   尤其是白桦的出现,那时机拿捏得,那叫一个恰到好处!   深呼了一口气。   陈春生平复了一下心情,我重生了啊!   这一次,我会亲自揭开这其中的秘密,还自己一个清白,还妻子一个公道!   至于跑?他从没想过,作为一个警察,他从没想过背弃自己昔日的誓言,更不想背负一个杀人的罪名,当一辈子的逃犯。   冷静了片刻,他再一次回忆起案发现场,因为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   不破开这所谓的密室之谜,永远也找不到真相。   每一次回忆起案发现场,他都忍不住冷汗涔涔。   他可是一个警察!凶手几乎当着他的面杀了他老婆,他却浑然不知!还稀里糊涂的差点儿给凶手背了锅,甚至还弄出了一个密室杀人!   他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只在电视和小说里看到过的桥段,真的会出现在生活中,而他还是密室杀人的主角。   闭上眼,他仔细回忆了一下。   房间的确是从里面反锁的,这没错。   他刚刚跑出来的时候,特意仔细检查了一番。   而且他们家是那种老式铁门,没窗没缝隙,而从内反锁是需要用手扭一下锁上面指甲大小的圆柱。   换句话说,没有做机关的条件。   凶手不在房间,这一点儿他也确认,他刚刚重生的时候,也仔仔细细的检查过房间,连床底下都没放过。   窗户,阳台,也不可能,整个房间哪怕是孩子都只能从正门进出,除非凶手是只猫……   陈春生再次深呼了一口气。   他有些绝望了,刚刚他突然想起,凶手不单单是几乎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妻子,甚至还将案发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连一丝痕迹……   想到这里,陈春生猛然一惊,哪怕浑身湿淋淋的,也觉得后背冷汗连连!   他猛然间想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儿,一件他忽略了几年的事儿!
  • 王羽 6 天前 说:

    这个开头有点意思 有兴趣继续看下去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2章   破局!   ……   痕迹!   根据尸检报告,案发时间是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晚上十一点到二十五号凌晨一点之间。   而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五点。   也就是说案发最早是在六个小时前。   但问题是,这场滂沱大雨在二十四号晚上八点多钟就下了起来,一直到现在都没停过,案发现场甚至都有陈春生回家后留下的痕迹,为什么没有凶手的?   这么大的雨,脚印是掩盖不了的。   而陈春生回到家的时间是十点多钟,因为妻子将门反锁了,正是他和妻子隔着门的吵架声,才把邻居给吵醒了。   从这里不难看出,凶手行凶其实是在陈春生回家以后。   但就是这一点,陈春生想不明白。   如此雨夜我回家留下的鞋印都成了指证我的关键!为什么凶手进了家门却没有任何痕迹?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凶手清理过痕迹!   最关键的地方也在这里!   凶手如果是在我睡下之后进屋行凶,事后清理了现场,那么他就一定会把我之前回家留下的脚印也一并清理!   他怎么可能做到只清理自己的?   要知道陈春生刚刚出门的时候,都还看到了自己回家时候留下的清晰脚印!   总不能是凶手在行凶之后,再拖着他满房间的留下痕迹吧?   想到这里,陈春生打了个冷颤,要真是这样,这凶手的心理素质得多好?   还别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当时的他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彻底喝断片了。   一时间,陈春生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这就是真相,凶手就真的过于变态了一些。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凶手是怎么在反锁了房门之后离开的?   好吧,前后两年的时间他都没想通这个问题,不得不暂时放弃。   他很清楚,在重生前的两年时间里,他都没有想通的问题,不可能重生之后瞬间就能够想明白。   如今,他需要更多的线索,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要做到这些,则需要帮手。   第一个帮手,陈春生毫无意外的想到了安一晗,刑侦队的同事,同时也是刑侦队唯一的心理学专家。   之所以选择安一晗,是因为这个女人在他重生前,自始至终都相信他不是真凶,和他的关系更是极为要好。   想到这里,陈春生见雨稍微小了一些,马不停蹄的就朝着安一晗的家跑了去。   当陈春生偷偷摸摸的摸到安一晗家的小区,紧张却又急促地敲响安一晗的房门时,已经再一次被雨琳了个通透,而此时,已经快六点。   “谁?”当安一晗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穿着拖鞋走出卧室时,很是警惕地问了一声。   陈春生急忙道:“是我。”   听到陈春生的声音,安一晗也是有些意外,再次确认了一番后,这才打开了一道很小的缝隙,直到看到陈春生的脸,这才松了一口气,顿时,就有些没好气地问道:“陈队,您老人家要不要这么早来我家指导工作?”   陈春生是刑侦队的副队长,大家平日里都是喊陈队或者春生。 不过这会儿,安一晗的语气明显有些揶揄的意思。   天还没亮,任谁被搅了清梦,都没好心情。   不过,陈春生这会儿哪儿有精神和她说这些,急忙道:“一晗,我遇到麻烦了。”   听陈春生这么说,安一晗也是一愣,急忙将他让了进来,直到这会儿她才发现陈春生浑身湿漉漉的。   关上门后,安一晗又去倒了杯热水递给了他。   “陈队,你这是被嫂子赶出来了?”看着陈春生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安一晗随口打趣了一句。   他们两口子关系不睦的事情,半个公安局都知道,已经算不得秘密。   “你嫂子昨晚被人杀了。”陈春生一句话就让安一晗听的愣在了原地。   不会吧!   刑侦队副队长的老婆被人杀了,这凶手怕不是觉得自己活腻歪了?   “走,回局里。”同时,安一晗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管在任何时候,杀人都是大案,命案必破这可不单单是一个口号。   更何况死者还是一个警察的妻子,搞不好就是犯罪分子有目的的打击报复,这更是重案要案,否则全市公安口的同僚都将人人自危。   然而安一晗说完,正准备去简单的洗漱一番,陈春生却是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   她正疑惑,陈春生却说道:“先不能回局里。”说着,陈春生就将案情详细地介绍了一番,说道,“所以说,我现在要是回了局里,百分百会当作嫌疑人被控制起来。而凶手,极有可能就是抱着这个目的!”   安一晗听完他的话,也是皱了皱眉头。   站在个人角度,她的确不相信陈春生会杀人,毕竟她认识陈春生这么多年,还是很信任他的人品的。   问题是,法律不会从个人角度出发!   “这么说来,密室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安一晗问道,“如果你不说,密室就不存在是不是?”   陈春生点了点头,是的,密室其实只是他一家之言!在别人眼中,其实是不存在密室的。   按照曾经的经历,当陈春生录口供的时候,一直坚称当时的案发现场是一个密室,一时间将密室杀人闹得沸沸扬扬的。   无数媒体和网民都对这个案子格外关注。   但最终因为“证据确凿”之后,他嘴里的密室杀人就成了他故弄玄虚的借口罢了。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动机,环境证据和证人证言,陈春生都是百口莫辩。   而他所谓的密室在诸多的证据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脚。   一句话,你就是凶手,案发后编出一个密室杀人不过是故弄玄虚的手段罢了。   安一晗却是明白了,只要陈春生先将密室杀人这个情况隐瞒下来,或者只对极个别人交代一番,暂时进行保密处理,其实陈春生的处境没有这么差。   相反,要是陈春生一直宣扬案发现场就是密室的话,那么在无法破解密室的前提下,陈春生将是本案的最大嫌疑人。   无他,整个案发现场,他是唯一有能力犯案的。   “这样,队长。”仔细地琢磨了一会儿,安一晗说道,“刑侦队还是要回去的,你要是这么一跑,那真就成了畏罪潜逃,解释不清楚的。”   陈春生还是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他这会儿更希望能以自身为饵,引出真凶!   再说了,曾经那两年,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不行,这绝对不行。   但安一晗却继续说道:“没关系的,现在找邢局或者张队把案情交代清楚,然后暂时保密处理!回到局里你就当从来没有什么密室杀人,你醒来的时候,凶手已经跑了,根本不存在什么密室。”   她这么一说,陈春生急忙说道:“你这是让我将密室隐瞒下来?做伪证?”   对于他们来说,太清楚过度的保密对于一个案件的走势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了。   破案靠的就是这些细节和线索,如果不公布密室杀人,那破案的方向都不一样了,很有可能找不到真凶的!   前世,他就是奉行的这一点,极力配合同事,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事无巨细地给说了出来。   最终却因为他自己的证词和他竭尽全力保护的案发现场,导致他成了唯一的嫌疑人。   但紧跟着,他却是一愣!   如果没有密室杀人,整个案件的走势不一样,而他的嫌疑也少了很多!至少给了这个案子一个新的方向,新的可能!   要知道,前世就是他亲自保护了案发现场,当公安局的同事赶到时,他才去开门。   而开门时,因为门被反锁了,他必须扭那个按钮,而扭那么一下,会有“噔”的一声。这一声刚好让赶来的民警帮他证实了当时的房门是反锁的,也印证了他所说的密室杀人。   但就是这一声,也彻底让他洗不清嫌疑了!   但现在,他破坏了密室,密室已经不存在了,也没人知道密室的存在,至少让这个案件有了更多的侦破方向。   他怎么也没想到,破局这么简单,仅仅一个谎言而已!   只要没有密室,凶手就有可能另有其人!   而如果案发现场是密室,在无法破解密室之下,陈春生就是唯一的嫌疑人!
  • 推理迷4869 2021-2-13 10:18 说:

    说一下个人看法,如果是密室杀人,男主又是被陷害的,那么真相可能就是受害者既是密室创造者,也是凶手了
  • 最醉罪 2021-2-13 10:24 说:

    不是的,有真凶 大概二十章 真凶摆在你眼前 这本书 首发咪咕 已经很多章了
  • 最醉罪 回复 推理迷4869 2021-2-13 10:27 说:

    十几章还是多少章来着,凶手会站在你面前,需要做的就是破解密室
  • 青木神仓 回复 推理迷4869 2021-2-17 08:30 说:

    动机?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3章   报案   ……   “不是作伪证。”安一晗说道,“而是现在所谓的密室杀人对你极为不利,不适合说出来,我们可以暗中调查这个方向。”   她很清楚,作伪证也是犯法的,自然不可取,但在没找到新的证据或者破解掉密室之谜之前,所谓的密室杀人对陈春生而言简直就是催命符。   如果没办法破解密室,那只有一个原因,凶手就是陈春生,而所谓的密室杀人不过是他的故弄玄虚,再加上环境证据和证人证言,几乎就成铁案了!   而密室,对于陈春生而言,就是一个套,一个囚笼!一个专门为了将他定死在了唯一嫌疑人这个位置上的圈套!   “这样,现在给张队打个电话,一五一十的跟他说清楚,先做个备案。之后,密室之事就不要再提。”安一晗说着,也是皱了皱眉头,暂时让陈春生摆脱困境没问题。但要是一直没有进展,陈春生的处境也不会太好。   当然,这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陈春生这会儿其实也想了很多。   因为刚刚重生,他脑子里一时间没转过来,这会儿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   这也许真是此时唯一的办法了。   一个谎言,解决了最大的麻烦。而跟振阳备份一份口供,也为日后做了安排。   振阳,也就是安一晗嘴中的张队,张振阳。和陈春生那也是铁打的关系,前世也是为他翻案的主力军,只不过一直到最后,对此案都是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陈春生立马拿出手机给张振阳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将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时间,六点整!   六点一十五,敲门声响起。   张振阳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电话中,陈春生只跟他说,他妻子被人杀了,让他速来安一晗家,具体情况没说,所以,他一进门就问了一句。   陈春生马上将详情跟他解释了一番,顺便也将他和安一晗商量隐瞒密室一事说了一遍。   听他这么说,张振阳皱了皱眉头,道:“春生,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你是知道的,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只要我们破解了密室之谜,一切真相都将浮出水面。”   呼……   陈春生叹了口气,兄弟,前世你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也没解开这个密室啊!   不要那么迷之自信好不好!   “不行,密室现在只能局限于我们三人知道。”陈春生说道,“振阳,兄弟不骗你,我要真不说案发现场是密室,是没人知道的,我之所以告诉你,你懂我的意思。而且我有理由怀疑有人对我本人及其家人进行打击报复和栽赃陷害,我要求暂时对这份询问笔录进行保密处理,没问题吧?”   密室一事对他太为不利了,但如果真的彻底隐瞒密室,其实对侦破方向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不过陈春生这么说也没错,他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经他手抓捕的人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而警察被打击报复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想通了这些,张振阳点了点头,他懂。   所谓的密室,确实只存在陈春生的一张嘴里,他说出来其实是对他的信任,他要是不说,真不会有人知道,除了真凶。   只是他想不明白,昔日里刚正不阿的他,为什么会在自己妻子被杀一案上,要隐瞒这些?   最为让他差异的是,老婆都被人谋害了,他居然没有失去至亲的那种强烈的情绪波动,反而在跟他说这些东西。   难道说他们两口子的关系已经差到了这个地步?   好奇归好奇,张振阳还是在安一晗的见证之下给他做了一个询问笔录,他问,安一晗记录。   事后三人签字,然后封存。   一切结束,三人急忙赶到陈春生的家里,在路上的时候,张振阳就不停的打电话,通知队里其他人和刑科室的同事赶往现场。   六点五十五,三人来到陈春生家。   陈春生之前走的时候,没有锁门,推开房门就能看到他妻子正盖着一张鲜血淋漓的毯子睡在沙发上,而鲜血顺着毯子和沙发滴了满地。   一推开门,那股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而三人也没进门,张振阳甚至拿出了提前从车里拿下来的警戒绳,第一时间保护起了现场。   在刑科室没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案发现场,这是规矩。   至于陈春生,再次看到其实已经死了两年的妻子,眼圈终于泛起了一些泪花。   不管他两口子感情到底如何,一夜夫妻还百日恩,而身为警察,两年多时间都没为妻子抓到真凶反而让自己差点儿背了这黑锅!   太他妈丢人了!   也就是在陈春生缅怀亡妻的时候,刑事科的同事陆陆续续的到了。   见他那一副模样,倒是没人打扰他,这会儿,其实说一句节哀也不顶屁用,还不如做点儿实际的。   七点十七分,刑侦队的人也到了,没办法,他们出来本就麻烦,事还儿多,既有人员上的限制又有设备上的要求,加上今天又是周六,比刑侦队来得慢也就正常了。   “虽然是废话,但还是说一句,节哀。”刑科室主任龚友拍了拍蹲在门外的陈春生,也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工作关系,平日里大家关系都不错,没想到再一次出现场的时候,却来到了他家。   说了句废话,龚友立马让三名痕检开始干活。   而刑侦队的同事,也已经开始走访楼上楼下的邻居。   “陈队,节哀。”这时,刑侦队的王显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   一看到他这样子,陈春生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抹了把眼泪,说道:“开始吧。”   王显也有些不好受,他今年二十五岁,比陈春生小三岁,从当警察起就跟着他,又是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这会儿嫂子遇难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   呼……   深呼了一口气,王显一手本子一手笔,问道:“姓名。”   这些是正常的程序,倒不是什么装腔作势。   流程走完,王显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陈春生醒来的时间是四点半,但在这里,他却隐瞒了,说道:“五点半吧,当时我因为昨晚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也记不太清楚,大概是那个时间。然后我在房间里到处都找了找,没有发现凶手,说明当时凶手已经离开了。”   在发现了凶案,但没有第一时间报案,而是在案发现场寻摸凶手,这一点说得过去,毕竟案发现场是他家,万一当时凶手还没离开,不是没这个可能。   跟着,他就说了他给张振阳打电话,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案情的事情也交代了一番。   至于密室一事儿,他是再也没有提起。   密室,他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除了凶手!   “板桥(案发现场搭建的临时通道,是为了避开案发现场的鞋印,因为是在案发现场的鞋印外,铺垫的特质钢板或者木板,故称板桥。)弄好了,法医和理检可以入场了。”就在这时,搭完板桥的痕检喊了一声。   法医的入场,也就说明很快就会开启命案勘查机制。   而陈春生这边的询问笔录,却还才刚刚开始。   这一次的询问笔录,可就没之前他跟陈春生说的那般简单了,几乎是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到。   另一边,刑侦队的其他人也在对邻居们进行问询,以及寻找周围有没有监控之类的事情。刑科室的同事则已经正式开启了命案勘查机制,正在对案发现场进行全方面的勘查工作。   只是谁也没想到,包括陈春生自己都没想到,他在醒来后的一个本能反应,差点儿再一次将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一直到陈春生做完询问笔录,再次站在警戒绳外看了一眼房间时,才猛然一惊!   他想到了,他犯了一个致命的常识性错误!把自己给坑了!   PS:刑科室,全称刑事科学技术室。   痕检,痕迹检验员,负责案发现场的痕迹检验,比如指纹,脚印。   理检,理化生物检验员,负责案发现场的唾液,血液之类。   法医,不解释,顾名思义。   还有个行事照相员,因为是跟痕检一组,戏份不多,略了。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4章   案情分析   ……   七月二十五号,上午十一点。   历经四个小时的现场勘查后,一行人回到了刑侦队。   而陈春生因为是当事人的缘故,无法参与案件的后续调查,便被安排到了审讯室。   坐在审讯室里,陈春生很紧张,双手十指交叉,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微微低头,不时用两只手的大拇指触碰着嘴唇。   大意了!   一想到之前看到案发现场的那一幕,陈春生脑瓜子都疼,一开始以为隐瞒下了密室,案情的发展就会多出无限个可能,但是因为自己的惯性思维,却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跑么?   都回到刑侦队了,已经失去了最佳的逃跑机会。   这一刻,陈春生有些犹豫,有些纠结,内心深处甚至在苦苦地挣扎。   另一边,刑侦队会议室,包括刑科室的同事都聚在一起开始进行第一次案情分析会。   眼瞅着所有人的桌上都被摆上了一份案情资料后,张振阳说道:“好了,开始吧。”   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刑科室的痕检,方旭,三十六岁,资深痕迹检验员,也是刑科室痕检组组长。   示意关上灯后,他将几张照片投影在了幕布之上,走上前指着幕布说道:“请大家注意看图,经过我们痕检组的仔细勘查,已经明确的线索是。   第一,案发现场房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第二,现场也没有明显搏斗过的痕迹。   第三,案发现场过于干净了一些。   另外,我们已经将在案发现场提取到的指纹,脚印,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甚至将案发现场所有的刀具都带了回来,进行进一步的化验,在没有出化验结果之前,我们这边也没办法提供更多的线索。”   大家一边听着他介绍,一边看着幕布上的照片,虽然他说得很简单,其实大家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线索。   就他说的第一第二,简单一点儿来说,这起命案极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旭哥,案发现场过于干净是什么意思?”第一第二大家还能听明白,但是第三点,却是让一些人皱了眉头,同样没想明白的王显就直接问了出来。   方旭也没直接回答,直接划拉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主要是受害者遇害的沙发及周围,另外几张是案发现场的鞋印。   单从照片来看,案发现场的鞋印集中在进门和两个卧室之间以及卫生间和厨房还有阳台,唯独在案发现场所在的客厅,是脚印最少的地方。   王显打开了之前的问询笔录,说道:“这能说明什么?之前陈队,不是,陈春生的问询笔录里已经说明了,他昨晚和几个同事、朋友一起喝酒,宿醉。回到家的时候,因为受害者将门反锁,他在门外坐了一会儿,进门后的事儿他也记不清了,无外乎就是回房睡觉。   一直到今天凌晨五点半的样子,发现凶案,因为担心凶手还在家里,所以在房间里进行了简单的搜查,最后才给张队打电话。”   对此,张振阳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而就在这时,法医顾启臻却是打断道:“有没有陈春生回家以及到进家门的具体时间线?”   “有的。”王显翻了一眼其他的问询笔录,跟着说道,“根据案发现场附近的邻居所说,在昨夜十点多钟的时候,陈春生回到家,因为受害者将房门反锁了,两人隔着门吵了起来,争吵声很大,还引来了邻居出来劝解,但最终受害者也没有开门,而陈春生则在家门口坐了下来,最后睡着了。据邻居所说,这种事儿之前发生过,他也没多管,就回了家。   一直到十一点三十三分,邻居再次听到受害者的怒骂声,因为邻居睡眠状态不好,当时有些生气,看了眼手机就起来准备找陈春生两口子理论一下。不过他起来的时候,受害者已经不再怒骂,而是开了门,跟着就是砰的一声,按照邻居所说,应该是受害者开了门之后,回到房间将卧室门给关上的声音。   最后,还是邻居扶起陈春生,陈春生这才晃晃悠悠的回了家。之后,邻居回家继续睡觉,就没听到什么动静了。”   听完王显的话,顾启臻点了点头说道:“根据我们在案发现场的初步判断,案发时间是在二十四号十一点到二十五号凌晨一点之间,而根据这位邻居所言,那么我们可以将案发时间精确到二十四号十一点三十三分,到二十五号凌晨一点之间。”   说到这里,顾启臻又说道,“不是说我要怀疑陈春生,只是大家想一想,按照邻居的证词,在陈春生进门之前,受害者就已经回到卧室睡下了,是什么原因,让她最终睡在了沙发上?这是其一。   其二,根据老方之前给出的线索,现场房门没有明显破坏过的痕迹,也没有打斗痕迹,这些都说明,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极大,要知道就案发时间段,几乎没人串门了,当然,不排除例外。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说着,顾启臻站了起来,走到了幕布前面,之前方旭放出的照片还没收,他指着案发现场的沙发说道,“诸位难道不觉得这个地方太过于干净了一些么?”   陈春生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有些人明白他的意思,皱了皱眉头,有些人还是不太懂,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说案发现场太干净了一些。   顾启臻也不管他们的反应,说道:“你们仔细看,这个沙发是第一案发现场,尸体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   “这能说明什么?”王显还是有些不明白。   顾启臻说道:“你不觉得这里应该有几个脚印才对么?距离尸体一米内的位置,连一个脚印都没,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也许凶手在行凶之后,清理过案发现场呢?”王显脑瓜子确实不太灵光。   这时候,痕迹方旭说话了:“这不是有没有清理过案发现场的问题,哪怕凶手清理过案发现场,这里也应该有脚印,而且必须是陈春生的,否则,他是如何发现案发的?”   他这么一说,有些人脑瓜子一炸!   是啊,按照陈春生的说法,他是第一个发现命案的,难道不应该是先确定一下死者到底死了没有么?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都应该第一时间冲向死者,确定死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最后才能决定接下来做什么。   这是常识!   他为什么在一米之外就断定了受害者已经死了的?   另一边,陈春生也很绝望,我就他妈知道啊!   别说一米之外,十米之外我都知道,我他妈经历过一次啊!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5章   愈发复杂的案件   ……   陈春生是真的很无奈!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习惯性的错误,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他的确是要先确定他妻子是不是死了,然后才有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万一他妻子当时只是失血过多陷入了休克之中,他的这些行为反而会害了他妻子。   这发生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就当他是惊惶失措了,但他不是普通人啊!   “我该怎么解释呢?”   陈春生深呼了一口气,不好解释!   他知道,这是主观意识,客观的来说,他并没有去查验过。   深呼了一口气。   “好歹我也重生了一次,这么多的信息差难道就不能打一场翻身仗?”   这一刻,陈春生有了打算。   真要说起来,他这个资深刑警也不是白给的!   昔年,要不是他坚信正义,真要脱罪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边,会议室,当方旭提出陈春生为什么隔着老远就断定了受害者已经死亡的这个疑点后,一群人就争了个脸红脖子粗。   以王显为首的刑侦队兄弟大多数都相信陈春生,他们的观点则是经验,毕竟陈春生是资深的刑警,不管是从现场的血迹还是受害者的眼神,都能轻易判断出一个人是否死亡了。   同时,这也说明了陈春生的专业素养,即便在如此情况下,他也是尽可能的保护了案发现场。   而以方旭,顾启臻这些个对于数据已经细化到分秒的家伙来说,他们连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都不是太相信,他们只相信自己上手了,数据就如公式一样出现在自己眼前,他们才信。毕竟眼睛有时候会骗人,耳朵也会骗人,但是数据不会!   最重要的是,受害者是陈春生的妻子,哪怕你真的凭经验做出了判断,但你是不是也应该确定一下?   万一呢?那是你老婆啊!难道不应该是抱着万一的想法,也要抢救一下么?怎么到了你这就给直接放弃治疗了?   双方愈演愈烈,争论不休。   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行了,争个什么劲儿?”   一直没有说话的龚友站了起来阻止了双方的争论,说道,“之前在案发现场的时候,我拍了拍春生肩膀,只能说,在当时,他脚步虚浮,浑身无力,不具备作案能力。”   龚友一句话定了乾坤。   他之前在案发现场拍陈春生的肩膀,可不是随随便便拍那么一下的!   他是刑科室主任,经验丰富,之前看到案发现场的一瞬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这才去试探了一下陈春生。   当然,这也是主观意识上的,真要说起来,其实也站不住脚。   没人能保证,是不是陈春生在案发之后,再将自己灌醉,借此来掩饰什么。至于头天晚上的酒局,也没有人能保证他就真的喝醉了。   真醉假醉,其实都只在他的嘴里而已。   这些东西,其实是得不到证实的。 酒量有看能跟心情有关,跟个人体质有关,总之是没办法用一个恒定的数据去量化的。   而龚友之所以在此刻提出来,无非是大家的争论在此刻起不到任何作用,说到底,还是缺乏证据,缺乏线索。   一旁,张振阳见大家安静了下来,下意识的就朝安一晗看了一眼。   他们两人比大多数人知道得多,但正因为知道得多,所以疑惑也多。   熟人作案?   如果是这个结论的话,那就和之前陈春生的推论相悖论!   要知道,之前陈春生的推论是有人对他进行打击报复,陷害他!   而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就是案发现场是一个密室,且凶手在完全有能力杀害陈春生的前提下,并没有这样做。   如果陈春生所言非虚,那么凶手留下他的目的只有两个,要么是栽赃陷害,要么是找个替罪羊。   除此之外,确实找不到第三个原因。   当然,这一切都基于陈春生所言非虚的前提之下。   但如今一个熟人作案,意义又不一样了。   按照陈春生所说,凶手极有可能是他昔日里抓捕过的犯罪分子对他进行的打击报复,但总不至于陈春生这边抓人,他老婆和他抓的人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吧?   这就太他妈扯了!   而且,能在半夜让他老婆开门,并且没有任何防备,哪怕到死都没有反抗一下,这得多亲密的关系?   在他对面,安一晗也是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很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有些东西是真的经不住细想的,越是细想,疑惑也是越多。   张振阳叹了口气,看了看大伙,敲了敲桌子,说道:“行了,说到底我们办案还是要看证据的。现在争论这些没用,一切都靠证据说话。   这样,王显你带人走访一下陈春生夫妻的社会关系,尤其是着重调查一下陈春生夫妻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怨。   小安带人再回一趟案发现场,不要局限于楼上楼下的邻居,可以把范围扩大一些,尽可能的从细节入手,最大程度的还原案发当晚的情况。   老杨去摸排一下所有跟陈春生有关的两劳人员的情况。”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龚友,说道,“龚老大,你们那边也抓点儿紧,该化验的化验,该尸检尸检,尽量早点儿确定死者的死因和凶器。”   龚友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一通安排结束后,短暂的案情分析就结束了,原本满满当当的大房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你在怀疑春生么?”安一晗有些茫然地问了一句。   剩下的两人就是她和张振阳。   张振阳摇了摇头,跟着又点了点头,说道:“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从没怀疑过春生,我们这么多年的搭档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我太了解他的为人。但从案件本身来说,我怀疑任何一个和这个案子相关的人。”   他说的摸棱两可,安一晗也没当回事儿,继续问道:“如果春生不告诉你有关于密室的事儿,你还会怀疑他么?”   安一晗这么一说,张振阳愣了一下。   如果他不知道有密室这么一回事儿,他还会怀疑陈春生么?   这一刻,张振阳真的愣住了。   他好像发现,这个案件愈发的复杂了。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6章   陈春生的自救   ……   怀疑过陈春生么?   这是肯定的。   尤其是刚刚案情分析的时候,哪怕他一句话没说,但也知道,从目前的线索来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是熟人作案,那么陈春生的一些论调,就很值得深思了。   安一晗也没再追问,眼见张振阳陷入了沉默,也就离开了。   不管怀疑还是不怀疑,张振阳有一点儿没说错,办案是看证据的。   其实从之前大家分析案情的情况上来看,至少刑科室的人是有所保留的。   这会儿也就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要不然他们都有可能提出审讯陈春生的意思。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和陈春生就有什么过节,非要这样,只能说,爱之深责之切吧。   说破大天,大家还是希望凶手另有其人。   安一晗离开后,张振阳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这么多年来,破获了无数的大案要案,唯独这个案件让他头疼。   哪怕他相信陈春生的为人,不愿意相信他会干出知法犯法的事情,但他真的有怀疑陈春生的依据!   密室杀人!   他之前在案发现场就仔细研究过,这所谓的密室,完全就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   当时他就得出一个结论,要么这个密室太完美,要么是陈春生在撒谎!   当然,那时候的他还是相信陈春生的。   但之前的案情分析会上,根据刑科室目前掌握的线索,得出一个熟人作案的结论,又让他懵圈了。   其实单单一个熟人作案还没什么,但要是结合之前陈春生所说的密室杀人那就有意思了!   尤其是方旭之后提出的,为什么在死者周围连陈春生的脚印都没,不说确定一下他老婆到底死没死,打个120难道不是应该的么?   结果,他一没报警,二没救援,自己却跑到安一晗家里去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怀疑所谓的密室杀人会不会是陈春生的故弄玄虚了。   结果,这个怀疑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安一晗一句话又让他苦不堪言。   密室这件事儿陈春生自己不说,没有人知道的!   换句话说,他怀疑陈春生的依据,其实都是陈春生自己亲口告诉他的!   这一刻,他有些头疼。   深呼了一口气,他决定再去问问陈春生。   同一时间,审讯室。   陈春生也是一脑门的官司。   这个问题他没办法解释的,知道就是知道,他不需要求证!   当然,他这会儿也没想过要去解释什么,没必要!   他现在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将怀疑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   就现在的局面,要是找不到新的线索,他还是会成为第一嫌疑人。   不行,这样太被动了,必须把自己从嫌疑人里面摘出来,最不济也要多找出几个嫌疑人,至少不能让自己成为唯一的嫌疑人。   呼……   吐了一口浊气,双手摁着脑门儿不停的回忆,从哪里入手呢?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杀他老婆的人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陷害他!   而在重生之前的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真正浮出水面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白桦!   “白桦,白桦……”这个家伙他也琢磨了一年多的时间。   突然,眼睛一亮,白桦!   是了,白桦!   按照重生之前的时间线,这个时候的白桦还在医院挣命!   不到他一审结束,这个家伙都不会冒头的!   当然,他也没想着现在就将这个家伙给揪出来,那是自找麻烦,毕竟这个家伙要是露头了,搞不好会亲自指证他!   当然,他这会儿想的不是白桦,而是桦手里的六万现金!      他清晰的记得,这钱他没动过!      而他的工资卡什么的都在他老婆手里,如果他没动过,那就一定是他老婆取出过这六万块钱。      既然不能从人上面着手,那就从钱上面着手呗!      毕竟这六万块钱最终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而且他还记得,就最后佐证他买凶杀人的关键是这笔钱取出来的当天他和白桦同时出现在了同一地点!      而在当天,也是他老婆约的他去那个咖啡厅!      当然,不可能是她老婆自己买凶杀了自己。      但有一点儿可以肯定,当天他没取钱,那么就一定是他老婆取了钱,至于是不是给了白桦,这个不好说。      但这笔钱他肯定给了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是谁,一定都和本案有脱不开的关系。      退一步来说,哪怕没关系,这个人从他老婆手里拿走了六万块钱,一直到最后都没露头,至少也是一个疑点!      换句话来说,也有可能就是这个拿走了六万块钱,最终却无力偿还,因为债务问题杀了他老婆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一个能从他老婆手里借走六万块钱的人,一定和他老婆的关系极为密切。      如此一来,也就有了作案的条件!      当然,这只是他的说辞罢了,他更清楚,杀人动机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这六万块钱。      很显然,一个针对他的阴谋从这六万块钱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否则的话,当天白桦不会巧合的也出现在咖啡厅。      而且更不会巧合的出现他卡上刚取走六万,白桦就入账六万的情况!      这绝对是一个有预谋,有计划对他进行的栽赃陷害!      当然,这种分析他说不出来,重生这种扯淡的事情,说出去怕是都没几个人相信!      他能做的也只能是引导张振阳他们去查六万块钱的去处,从这六万块钱上面着手。 拉一个人下水,以求自保罢了!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7章   自我怀疑的恐惧   ……   咚咚咚!   就在陈春生想破脑门儿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张振阳提着盒饭和两瓶水走了进来。   “饿了没?”   陈春生翻了个白眼,饿不饿的不好说,但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有心情吃饭的样子么?   “行了,人是铁饭是钢,先吃点儿东西垫吧垫吧,嫂子的事儿,慢慢来。”张振阳将盒饭拿出来,二话不说就开干。   看这家伙吃得香,陈春生也动起了筷子。   可能是因为心情的缘故,这肉突然就不香了……   张振阳见状,叹了口气,放下筷子说道:“事情都发生了,放宽心。相信兄弟们早晚会抓到凶手,还嫂子一个公道!”   说到他妻子,陈春生有些发愣。   对于别人来说,他妻子只死了一天不到,但对于他来说,已经死了几年了。情感上更多的是怀恋而非悲痛。   当然,他们两口子的关系不睦也是事实,加上他妻子的死直接将他钉死在了嫌疑犯的位置上,这使得他连怀念都只是偶尔的。   “你不懂。”陈春生放下筷子,背靠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说道,“虽然说平时吵吵闹闹的也烦,但她真的这么突然就没了,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能不空落落么?   曾经在看守所里,望着铁窗。   原本简单的两口子,一个阴阳相隔,一个身陷囹圄,一个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张振阳是真的不懂陈春生这会儿的反应,怎么说呢?太深沉了一些,少了一些悲痛。   这也是他一直好奇和疑惑的地方。   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见多了受害者家属哭得昏天暗地乃至于直接昏厥的,但像陈春生这种反应的,有,但是不多。   是的,也有,但的确不多。   压下了心头的疑惑,张振阳问道:“案发的时候,你就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么?”   摇了摇头,陈春生有些恨恨地说道:“最恨的也就是这里,我明明就在家里,凶手杀了她,我却一无所知……我他妈就算警察啊!责任就是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不受伤害,结果我连我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你明白那种憋屈么!   啊!”   陈春生越说越激动,差点儿把桌子都给掀翻了。   看到这一幕,张振阳也没说话,就默默地看着,他倒是很能理解陈春生。   作为一个警察最难受的可能就是保护了普罗大众,最终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   而陈春生深呼了一口气,两只手将自己头弄得跟个鸡窝一样,这才颓然地坐了下来。   张振阳还是不懂,陈春生这会儿最憋屈的还不单单如此,最憋屈的是他一个资深的刑警,被一些犯罪分子栽赃陷害,还无法自证清白!   甚至连说都没办法说出口……   这才是他最憋屈的!   “来根儿?”见陈春生坐了下来,张振阳掏出烟问了一句。   干他们这一行的,经常熬夜蹲守,抽烟几乎成了他们的习惯,主要是熬夜蹲守的时候,没这个玩意儿,有些扛不住。   顺手拿过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陈春生就颓然地靠在椅子上,一手撑着头,一手夹着烟,目光空洞。   在别人面前,他要压抑,但是在张振阳面前,他倒是自在的多。   两人既是同学又是这么多年的搭档,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有个问题我要问你一下,你别介意。”见陈春生冷静了下来,张振阳说了一句。   说完,还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听他这么说,原本有些发愣的陈春生抬起头,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是要问脚印的事儿吧?”   “你知道?”张振阳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   是了,这位也是资深的刑警,怎么又可能不知道。   “既然你知道,当时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打120或者说没有第一时间抢救她呢?”想通了这个,他也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原本陈春生想了很久,都发现没有办法解释,但刚刚不遮不掩宣泄情绪的时候,却给了他一个启发。   这会儿,张振阳问起,陈春生叹了一口气,反问道:“你知道我当时刚醒来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最害怕的是什么么?”   张振阳也被他问懵了,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陈春生也没卖关子,仰着头,叹了口气,语气萧索地说道:“我当时最怕的就是这一切是我做的。”   说完这句话,陈春生闭上了眼睛!   他是真的怕!   曾经,在白桦没有自首之前,他每天都忍不住要问自己几遍,老婆是不是我杀的!   因为案发当晚他喝得宿醉,他不敢保证会不会是自己喝醉酒了做的这一切。   谁也不知道,在那段时间他饱受着怎样的折磨,那时候的他,在怀疑和自我怀疑的边缘来回的踱步。   他不害怕接受法律的制裁,但他却害怕自己背弃了自己昔日的誓言和梦想!   一直到白桦自首,他才终于相信,杀他老婆的人绝对不会是他,这才让他得以解脱。   哪怕最后被终审判决死刑,他也没有当初怀疑自己是凶手时那般的焦虑!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8章   疑点   ……   张振阳看到陈春生的反应,也是叹了一口气。   他们两口子关系不睦,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陈春生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只要有案子,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扑在了案子上,而他妻子则是一个典型的浪漫主义者。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中又怎么可能没有矛盾。   “行了,不说这个了。”张振阳走过来拍了拍陈春生的肩说道,“不管怎么说,嫂子的事儿已经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凶手,还嫂子一个公道。”   说到凶手,陈春生的脸色都变了。   变得有些愤恨,但很快又变成了无奈。   这个凶手昔日里一直到陈春生被判了死刑都在逍遥法外,天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他?   当然,这会儿陈春生也有了想法,说道:“振阳,我有一个线索,不知道对你们有用没用。”   他很清楚,不管从哪一点儿看,这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其实都和他无关,所以,有些东西还得指望张振阳他们去调查。   张振阳一听,急忙问道:“什么线索。”   现如今,最紧缺的就是线索,他们根本没有太多的调查方向。   陈春生说道:“在几个月前,你嫂子曾经给人借了一大笔钱,你知道的,我们家都是你嫂子管钱,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情况才知道的,你可以从这笔钱着手一下。”   谋财?   张振阳跟着问道:“借了多少,借给谁了?”   “我不知道,这个要你们去调查一下。”陈春生当即摇了摇头。   他其实除了不知道借给了谁,具体的数额他是知道的,但他不敢说啊,他是真怕白桦再次蹦出来的时候,成为指证他的关键证据。   听陈春生这么说,张振阳也就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   对于陈春生来说,只要张振阳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就行了,很多事情他不方便去做,只能交给张振阳了。   如果能找到那六万块钱的去处,很多问题其实就能迎刃而解。   “那先这样,给你在招待所开了个房,你先去休息一下,有什么情况我们再喊你。”说着,张振阳丢给了陈春生一把招待所的钥匙。   陈春生看了一眼,拿起钥匙也就离开了。   等陈春生走后,张振阳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越来越复杂了。   甚至他觉得陈春生都有些难以自圆其说了。   任何一个案件,最重要的都是凶手的行凶动机!   那么这个案子凶手的动机得从两个方向来看。   第一个方向,是不知道陈春生所说的密室前提下。   在不知道密室的前提下,动机就多种多样了,谋财,情杀,报复都有可能。   如此一来的话,嫌疑人的方向就是一个广角,换句话来说,谁都有可能,包括陈春生!   但如果从密室的角度出发,那么嫌疑人的动机最大可能性还是在报复,并且主要目标还不是陈春生他妻子,而是陈春生本人!   凶手杀人的目的还是为了陷害陈春生。   如此一来,嫌疑人的方向反而缩小了。   但不管从哪个方向来看,都有两个共通点。   第一,熟人作案这是肯定的!   在案发那个时间段能敲开陈春生家门的,绝对不会是陌生人,而且陈春生的妻子临死都没有反抗过,说明她没想到过凶手会动手。   第二,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犯罪。   临时起意的犯罪或者说激情杀人,是做不到将现场处理得这么干净的。   但这两个共通点又延申出一个新的问题。   那就是陈春生的妻子为什么会和他的仇家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有一点儿张振阳很清楚,陈春生的交际圈很小,他认识的人除了同事就是他抓捕过的犯罪分子,能和陈春生结怨的,最大可能性还是他曾经抓捕过的那些犯罪分子。   张振阳叹了口气,不想了。   太复杂了!   现在的线索太少,他压根就找不到一个方向。   哪怕他相信陈春生的为人,但有些时候,也不得不怀疑。   另一边,陈春生也到了招待所。   对于这个招待所,他太熟悉不过了,以前加班太晚了,也会在这里对付一宿,眯两三个小时起来继续干活。   开门进去后,习惯性的反锁了房门,然后就躺在床上抽烟。   脑子也没停下来过。   抽完一根烟,下楼找前台要了一支笔几张纸,又回到了房间。   在纸上写上凶手两字后,马上就补充到,动机:栽赃陷害!   这是他唯一可以肯定的!   紧跟着,又在凶手的下面,补充到,帮凶:白桦,顺便将白桦的简单信息也写了上去。   毕竟白桦才是整个案件中栽赃陷害最关键的人物。   想到白桦的时候,陈春生一个激灵!   对啊,这个人物是目前他唯一知道且浮出水面的家伙,但问题是,他还要等好久之后才会投案自首,现在他在做什么?   不对,这一次,他隐瞒了密室之谜,整个案件的走向都不一样了,凶手又会怎么安排?   他从来就不相信凶手是白桦,从他已知的线索来看,白桦就是凶手的一枚棋子,随时为了钉死他而存在的!   甚至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筹谋了!   那么,他此次隐瞒了密室之谜,没有了重生之前的一审,白桦还会出现么?   还是说,当凶手发现警方的目标不在白桦身上的时候,会提前安排白桦自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如果此时,白桦来自首,自爆是真凶的话,只要再调查,难免又会和曾经一样!   陈春生皱了皱眉头,下一步,凶手会怎么走呢?我又该怎么办呢?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9章   顾启臻的疑问   ……   就在陈春生一脑门官司的同时,刑侦队刑警老杨带着人不停的查阅着两劳人员的资料。   老杨,全名杨沅,是刑侦队资历最深的刑警,四十出头的年纪。   “都仔细一点儿,任何的细节都不要放过。”说完这话,老杨也开始翻看起了档案。   只能说,陈春生那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参加工作以来,破获了大大小小的案件数百起,抓获的犯罪分子上千人,要想从这里面找出线索来,那真得费点儿功夫。   “老杨,上千人啊,你看我们是不是挑一挑,重点关注哪些刑满释放的?”   同事李俊琢磨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   主要是这上千人,工作量太大,而且,还在里面关着的,跟这个案子也没关系。   杨沅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行,分门别类的先整理出来。”   与此同时,刑科室,法医顾启臻正在专注的做着尸检,龚友则在一边看,一边帮他记录。   顾启臻也是三十来岁的年纪,是刑科室法医组的负责人,当然,法医组就两个人,除了他就一个实习法医。   详细的检查了一番后,顾启臻摇了摇头,说道:“死者没有明显的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初步判断还是腹部这致命一刀。不过具体的,还得解剖后才知道。”   “确定死者生前没有反抗过的痕迹么?”这一点儿也是龚友最不解的。   一个人在临死前,反抗是本能反应。   顾启臻摇了摇头说道:“别说反抗了,死者在临死前连挣扎都没!”   说着,他指了指死者的双手,说道:“你看,按照一个人的本能反应,肚子中刀,第一时间应该是下意识的用双手捂着中刀的地方,但死者的手,是不是比你的手都干净?”   龚友瞪了他一眼,这话说得。   当然,这的确有悖常理,想了一下,他问道:“会不会是凶手行凶后,等死者死了之后,清理过?”   听龚友这么说,顾启臻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这凶手得多变态?才能在杀人之后,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了后,再帮死者清理身体上的血污。   当然,不是说没有这种人。   但问题是,凶手帮死者洗手,这太不靠谱了吧?   见龚友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顾启臻没好气的回到办公桌拿出一堆照片丢给龚友,这才说道:“照你这么说,凶手在死者死后还帮她换了衣服的?”   照片是在案发现场拍的。   死者在死的时候,双手交叉着放在自己胸前,腹部盖着一张很厚的方形毛毯。   而这方形毛毯也不是规规矩矩的盖在上面的,而是四个角斜着放的。   两个角对着死者的头和脚,两个角在分居左右。   现场地上的血液就是顺着死者左手边的那个角滴落下来的。   但奇怪的是,死者除了腹部,衣服和裤子都干净得有些过分!   龚友也皱了皱眉头,从目前的线索其实不难判断,凶手在案发现场停留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死者彻底失去了生命的迹象,凶手帮死者做完了这些,才离开。   “这些线索,都对春生很不利啊!”顾启臻说道,“最简单的一点儿,凶手既然时间充分到杀了人之后还有功夫折腾这些,那他为什么不顺势杀了春生?他就不怕春生看到了他的整个犯罪过程?   而且,有一点儿可以肯定,凶手跟死者一定认识,而且关系应该还算亲密,这样的亲密关系,他会不知道春生是做什么的?   反正要我说,我要是凶手,都开始杀人了,谁还介意多一个少一个?”   龚友眉头愈发的紧皱,反问道:“你真的怀疑春生?”   “倒不是说怀疑不怀疑。”顾启臻和陈春生也是老熟人老搭档了,自然是知道陈春生的为人的,不过做他们这个的,更相信数据,“只是说从我们刑科室的角度来看,他这次有点儿麻烦。你还没去方旭他们那边吧?”   “嗯?”龚友疑惑地嗯了一声。   顾启臻说道:“不出意外地话,方旭他们已经找到凶器了,而且就是从春生家里带回来地那一批刀里面找到的。”   哎,说完,顾启臻叹了口气。   不管别人,单从他们刑科室来看,陈春生这次真的麻烦了。   不管是不是有人栽赃陷害还是打击报复,就刑科室目前得到得线索,对陈春生几乎是致命的。   当然,他还不知道,陈春生隐瞒了密室一事,前世,陈春生就是因为没办法破解开密室,所以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他!   “师傅,你说她会不会是自杀?”就在这时,实习法医颜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突然嘀咕了一声!   她这么一开口,两人倒是一愣,再次看了一眼照片,又看了一眼尸体,倒是有这个可能性!   但紧跟着,两人又摇了摇头,扯淡!   不可能的事儿。   不是说她没有自杀的动机,主要是她自杀了,谁来帮她善后啊?   这案发现场明显是被人清理过的好吧!   至少现场的脚印不见了!
| 楼主| 发表于 2021-2-13 10: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10章   八卦里面的线索   ……   在刑科室做尸检,化验凶器的同时,安一晗也在紧锣密鼓的走访案发现场附近的邻居。   因为发生了命案的原因,陈春生他们小区楼下,很多人都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看热闹这种事儿,只要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对于国人来说,那就是茶余饭后最大的乐趣。   没办法,改都改不了。   不过人都聚在了一起,也有好处,七嘴八舌的流言多。   虽然说是流言,但很多时候,流言里也会隐藏着一些不起眼的线索。   此时,安一晗就和刑侦队唯一的女警乔悠悠混迹在一群东家长西家短的老头老太太群里。   “安安姐,你这靠谱不?”   乔悠悠跟安一晗转悠了许久,一直转着弯地听别人聊八卦。   “靠谱?”安一晗说道,“你觉得哪些人最喜欢也最有时间闲聊?”   说到这个问题,乔悠悠看了一眼周围地老头老太太,这没得说。   如今,老头老太太,退了休,在家里帮着带孩子,时间多,也闲得慌,东家长李家短的,聚在一起就能聊起来。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乔悠悠还是觉得有些浪费时间,哪怕真想从这些老头老太太嘴里听到点儿啥,直接亮出身份去问不好么?   安一晗看出了乔悠悠的想法,说道:“这些老头老太太更多的时候还是觉得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你真要亮出身份去问,人家可能就啥都不知道了。”   这是正常人的心理。   她没法给乔悠悠解释。   曾经有一个案件,一个目击者听闻要去录口供,结果当场说自己啥也没看到,最后好说歹说才让他去录了口供。   而这些人之所以不愿意配合,一来是觉得耽误时间,二来是怕得罪人,被人报复。   长此以往,也就养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习惯。   这种想法很正常。   想要扭转这种想法,是一个很漫长的普法过程。   乔悠悠一听,也泄了气,是的,这种事儿她也听说过。   “别泄气。”安一晗见她一脸的沮丧,说道,“法制的建设就是这么一步步来的,以前还有全村抵抗执法者的事儿,现在不也好多了。”   “那我们现在就这么瞎溜达?”乔悠悠是今年才参加工作的,就目前来看,工作热情很高,但经验不足。   安一晗耐心地说道:“什么瞎溜达,认真听,认真看。”   “他们都乱七八糟地聊,听什么啊,而且这小区里我们来来回回都转悠了好几遍了,犄角旮旯都转遍了,看什么啊。”   乔悠悠有些无精打采的,这样的工作方式和她之前想象的还是有很多大区别的。   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她一直是在刑侦队从事文职工作,这一次好不容易做起了一线,结果就是瞎溜达。   对于这个小姑娘,安一晗还是有耐心的,回头指了指十来米外的亭子,问道:“还记得我们路过亭子的时候,那里面的几个老太太在说什么么?”   乔悠悠摇了摇头,她哪里记得。   “她们说之前经常看到有一辆摩托车送嫂子回来。”安一晗说道,“那么,你说骑摩托车的人跟嫂子是什么关系?”   这样的例子安一晗给她举了很多,慢慢的,乔悠悠好像懂了。   八卦里面,可能还真的藏着一些她们不知道的线索。   真假无所谓,反正最终都要求证,这会儿是搜罗更多的线索。   见她懂了,安一晗又带着她朝前面走去。   陈春生他们这个小区是老小区,绿化做得一般,一群老头老太太带着孩子东一堆西一堆的围在一起。   “我看啊,还是谋财。他们两口子双职工,又没有孩子,这些年怕是没少攒钱,而且我听说他们家的几个老人都有退休工资,根本就不用他两口子操心!”   走到几个打牌的老人跟前,安一晗停下了脚步。   这几个老人正在猜测凶手的作案动机。   “我听说他们两口子关系不好,经常吵架,你们说会不会是?”   “这谁知道,听他们那栋楼的人说,昨天那陈春生回来的时候醉醺醺的,醉酒行凶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有两个家伙这么说,之前认为凶手是谋财的老头不乐意了,说道:“行了啊,你们没喝醉过?没跟你婆娘吵架过?怎么,喝醉过吵过架就要杀自家婆娘?我看啊,八成还是图财!”   说到底,这个老头也不是在维护陈春生,而是在维护自己的观点。   几个老头一边打牌,一边争了起来,安一晗见来了机会,立马插嘴道:“我还经常见有人骑车送吴婷回来,加上他们两口子关系又不好,我看啊,搞不好就是情杀。”   安一晗的这话一说出来,刚刚还觉得陈春生是凶手的老头立马不乐意了,说道:“你知道个啥,就情杀,那个骑车的我见过,人家是个姑娘,怎么情杀?我说你一个大姑娘的,人家都死了,你还给人家泼脏水,积点德吧你。”   说完,其他几个老头也是义愤填膺的一通指责。   安一晗只好拉着乔悠悠落荒而逃。   不过走出去不到十米,安一晗就笑了。   女人!   跟着,她就将这个线索记在了笔记本上,顺势把之前骑车的线索给划了。   看了一眼上面记录的七七八八的线索,要想全部求证下来,还要花些功夫。   想着,就撕了一半下来,递给了乔悠悠,说道:“知道怎么做了吧。”   乔悠悠呆愣愣地看着安一晗,点了点头。   她算是见识了,为了求证一条线索,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要不是跑得快,吐沫星子都能给她洗脸了!   分了一半给乔悠悠后,安一晗就拿着剩下的一半,准备找机会继续去套话。   老头老太太的防备心不重,又喜欢八卦。   对付这群人,最好的办法不是去一板一眼儿的问,而是加入他们。   跟他们一起聊八卦,这才更顺利。   至于真假,真的无所谓,反正之后她们还是要求证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们来了这么久,一直都是在听,因为之前她们没有加入进去的本钱。   而这会儿,她密密麻麻写着的哪些东西,就是她们融入进去的本钱!
返回版块
123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