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252|回复: 27

[原创中篇] 模仿者(暂定名字)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2-28 23:28:5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序章 : 中 心 公 园 秋风袭来,送来了一丝寒意,但仍无法阻挡广场舞大妈们的热情。武熙市的中心公园,无论何时都是那么热闹:有散步的老人,奔跑的孩童,相拥的情侣……这便是聚集人最多的广场。 大广场后面有个小广场,通往小广场的路是水泥铺的,两边便是高大的树林,树叶有些许泛黄,白天的时候太阳只能从夹隙中挤到地面上,往里走,便是我们所说的小广场了。 若再往里走,则是武熙河,河两岸都设上了栅栏,陆地上也是水泥砌的小道,小道旁边有一片树林,空气十分洁净,所以很多人喜欢早上散步。 小广场上,一个年轻人坐在长椅上与手机那边的人厮杀。过了一会儿,他开心地打了个响指,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两口,继续厮杀。 “喂!站住!冯壮!”从大广场那边传来了一阵喊叫声,他拿起眼镜向入口处看了看,并没有人出现,于是他低下头继续玩。 忽然间觉得脖子一凉,是刀!一个男人用刀抵住他的脖子,小声说:“别乱动,我可不想再杀一个。”年轻人连忙点点头,他看向前面,有几个人在看着他俩,他意识过来:后面的是犯人,自己是人质,而对面的是警察。 “冯壮!放开人质!我愿意替他。”其中一个便衣警察缓慢的走了过来。 “都他妈别乱动,给我走开!”这个叫冯壮的犯人挥舞着刀子,对面的人停了下来,他一边说,一边让年轻人站起来。 “赶紧让……”开字还没说出来,他便感觉到突然浑身剧痛,随着惨叫声倒地,直到手铐声一响,他才发觉自己被抓到了,他一顿乱动,显然没有用 ,于是他停止了挣扎,抬头看到了刚才他正在劫持的年轻人,他顿时蒙圈了。 “漂亮!陈麟!”刚才谈判的警察走了过来。 “嗯,冯壮,我是警察,”陈麟亮出了警官证,继续说“你由于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已经被我们警方于2020年9月5日20时52分06秒逮捕于中心公园,这是拘捕令。”说着,陈麟又掏出了拘捕令,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哦,还有劫持警察。” “妈的,绑人绑到警察头上了。”他悻悻地说。 “好了,干活!”他一挥手,众人便从欢呼中忙碌起来。 注:这个是陈麟的第二部~
1609169298388735.jpg
| 发表于 2020-12-29 09: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开头吧,案件还没出现
| 发表于 2021-1-2 12:50:42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更新
| 楼主| 发表于 2021-1-5 00:02:05 | 2021-1-5 22:06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模仿者(暂定名字)

第一章:河中央的小熊女孩 踏上这条水泥砌的小道,呼吸着雨后新鲜的空气,分不清是露珠还是雨水,从小草上,树叶上轻盈地跳了下来。李大爷开始了他每日必做的环节——到武熙河洗把脸。除非冬天这水结上了冰或是其他时候下起了雨,不然他都会来洗把脸,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俺觉得这水最为清凉,透澈,洗在脸上,神清气爽,一天都充满了劲儿!” 李大爷蹲下捧了把水,随后便感觉不太对劲,他抬头一看,一个女孩现在水中央,水里貌似抓着一个布偶熊。 “哎!孩儿啊,水里怪凉的搁那里嘎哈啊!快出来!” 女孩不为所动。李大爷开始绕道,想看清女孩的脸。大爷又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一屁股坐了下去,也不顾痛,慌忙地翻出手机报警。 “妹妹,加油!”今天是九月十号,开学前学校组织了一次为期十天的军训,陈羽弦所在的班级被选了上去,要和其他学校的其他班级比赛,比赛时间为一天。 “好啦,没问题的。最次拿个冠军回来。”陈羽弦笑着对陈麟做了个“ok”的手势。 “好,吃饭吧,吃完哥送你上学。” “嗯。”陈羽弦一屁股坐了下去,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哥,你不是警察嘛,求你个事呗?” “嗯?你先说吧,看看什么事儿。”陈麟停止了咀嚼,看向妹妹。 “那个,有一个经常跟我玩的女孩,你知道吧?” 陈麟点点头,说:“是叫刘青青吧?” “对。” “她咋啦?” “她这两天都没来上学,能帮我找一下吗?” “啊?她家呢?” 陈羽弦摇摇头,说:“家里没人。” “没人?” “她一直都是独居的,爸妈在外地。” “这样啊。” “对了,还有!不知道哪个小屁孩搁咱家门口画了个倒转的五角星!害我半天才擦掉。”说着,她对着门翻了个白眼。 “倒转的五角星?” “对呀。” 陈羽弦看着陈麟,后者正在思考。陈羽弦递了个包子过去,说:“哎呀,哥就是这样,吃东西想事,还停下来了,别想了,先吃吧。” 陈麟点了点头。接过包子开始吃,刚要拿起手机看消息,突然出现了一通电话,随后而来的手机铃声让正在喝奶的陈羽弦喷了出去——一首《恋爱循环》回荡在屋子里,陈麟笑着指了指陈羽弦,后者已然笑的合不拢嘴,陈麟示意她小点声,她又开始喝上自己的牛奶。 “呵!想不到啊陈麟,你还好这口。”对面传来邢星的声音,正对面的陈羽弦大笑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行了行了,怎么了吗?还没到点呢。”陈麟看了看手机上的点疑惑地说。 “不是,快来中心公园,又有案子了。” “好,马上到。”陈麟拿起衣服准备走,他停了下来,看着倚着自己房门的陈羽弦,对方正看着他。 “又来案子了?” “嗯,是的。” “没事,你先走吧,我和同学一块走就好。” “啊,真的很抱歉。” “没事的,哥,不用道歉,毕竟是你的工作,加油哦!哥!”陈羽弦笑着说。 “一定。”陈麟拿起衣服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背后传来了陈羽弦温柔的声音:“哥,等你忙完有时间的话带我去买衣服呗,快入秋了。”陈麟点了点头,便走出门去。 陈羽弦看着窗外发呆,叹了口气。 陈麟熟练地将车停在了停车位上,跳下车,跑向现场。大门那块人并不多,多的是警车,貌似还有消防车。往里面走,他看到有几个人朝向武熙河入口的方向讨论些什么。到了入口,便看到警戒线以内有两个警察维持着秩序,警戒线外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什么时候看死人也成为他们的乐趣了?”他疑惑地嘟囔了一句,便拉开警戒线进去了。入口往里走,邢星正在问一个哆嗦的老大爷问题。 “来了。” “嗯。”陈麟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老大爷。 “哦,这位就是报案人李大爷。” “哎妈呀,小伙子,本来俺这年纪就大,还让屁股摔了一下。”陈麟示意着一名刑警给大爷拿个凳子。 “来,大爷,您先坐,我去里面问问情况,这还有热水。”大爷笑着点了点头并道了谢。 陈麟穿上鞋套头套和手套,大跨步地走了进去,苗蔚正在初步验尸,陈麟决定先不打扰她,他开始环视着四周。 “来了啊,尸体初步验完了,要去看看么?”身后传来了苗蔚的声音。 “哦,先不了,先听听你的结果吧。”陈麟笑着说。 “死者只有下身被浸泡,时间应该不长,初步推断于两天前被人用绳子类的勒死,死者是个女孩,看那个校服应该是武熙一中的学生,看那个衣服的颜色,应该是高一生。” “高一的?”陈麟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是去看看吧。” “怎么了吗?” “我妹妹说让我帮她找个人,她朋友不见了,失踪两天了。” “那她家长没报警吗?” “没,他们在外地。” “啊,不过要看的话估计得回局里看的更清楚。” “为啥?” “死者脸上的妆,好像那陪酒小姐。” 陈麟走近尸体,把布掀开一看,他露出了难以捉摸的表情:“算了,还是回局里看吧。” 会议室里死一般的沉寂,尤其是陈麟,他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和妹妹交代。 死者叫刘青青,女,16岁,系武熙一中的高一学生,死者于今早六点被李波(报案人)发现于中心公园的武熙河的中央。据报案人所述,死者被发现时呈站立状(后经打捞发现死者手脚都被固定住了,疑凶手有意而为之,但什么目的仍未明确。)头上带了橙色假发,脸上化了浓妆,校服里面是一些暴露的衣服(会直面给人一种感觉——妓女) 据法医报告所示,死者鼻腔内残留了一点乙醚,脖子上有勒痕,处女膜破裂并附带有一点血迹,但阴道中并没有精液(凶手应该是用了避孕套)。综上所述,死者被凶手从背后用乙醚迷昏,后被带入某处,被凶手实施强奸,强奸过后将死者勒死,最后给死者画上了浓妆,穿上了暴露的衣服,于今凌晨三点左右将尸体抛尸于武熙河中央。 后续警方将会从死者的人际关系,家庭状况等方面进行着手调查,但与其说是抛尸,不如说是凶手有意策划的,将尸体搬到河中样暂且不说,还有耐心地将死者固定住,可见凶手的耐性与残忍。 但凶手做这些究竟是为什么?他有什么目的?单纯是杀人吗?还是说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艺术?如果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出现下一个被害人,警方必须赶紧抓住有用线索去阻止下一个人被害,但话是这么说,但凶手似乎以前做过这样的事,不然不敢这么大胆的抛尸。 对于陆澈来说,他上任局长好多年,没见过这么离谱的杀人案。所以会议上便提出要找找以前的悬案疑案,看看有没有相似的“艺术”,而且要在武熙市排查买化妆品和超短裙,暴露衣服的男人。 陈麟拄着下巴,看向照片的尸体,思绪万千。邢星过来坐在了旁边,说:“买化妆品的男人,呵呵,真他妈有趣。” “嗯。”陈麟应了一声,继续看向照片。 “有头绪吗?” “头绪没有,问题倒是一大堆。” “啥问题,就会议上的那些?” “不止。” “说说。” “在想明天怎么办。” “一起去搜查呗,还能咋办。”邢星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 “为什么偏偏要在那里抛尸呢?” “就像会议上你提的,艺术?” “那只是我的想法,想法有时可以当真,有时不能当真。” “那也想不出别的了。” “站立的女孩…武熙河…”陈麟闭上眼睛沉思,那一道光很快就要打开了,快了,在近一步! “啪” “卧槽了,啥玩应?”陈麟吓得骂了一句,顿时从沉思中醒来。 “准备开始干活了!”邢星捋捋面前的材料,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行一行转。往地下一看,自己的书掉了。“妈的,自己把自己给干醒了。”他想到。似乎记起了什么,他猛地起来看向邢星。 “怎么了,哦,呵呵,你去吧,交给我就好了。” “谢谢了!”陈麟看了看手机时间18:30,连忙跑了出去。
| 发表于 2021-1-5 08:15:1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康康
1373283478.jpeg
  • 风之情怀 2021-1-5 12:02 说:

    哈哈哈,另发了一篇
  • 风之情怀 2021-1-5 22:07 说:

    好吧好像还在审核
1 | 楼主| 发表于 2021-1-5 12:03:5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说一下奥,还有番外的
| 发表于 2021-1-8 13:56:10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李大爷说的那段话在我脑海里已经有口音的声音了,笑活我了
| 发表于 2021-1-8 14:00:3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写的很多,楼主文笔真的妙
1371732101.jpeg
| 发表于 2021-1-8 14:08:06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会不会是给尸体化妆的入殓师(别回我这层楼我猜测猜测)
|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1:05:35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明月的团聚   “咔咔”屏幕面前的男人不断敲击着键盘,右手的鼠标滑轮速度渐慢,屏幕下映射出瘦削的脸庞,那眼睛在网页上快速的转动,过了一会,他停下了动作,肚子咕咕地叫了出来。   “啊,好吧,又要去吃饭了么?”他自言自语一句,可以的话他不想吃饭,只想在那网页上浏览,键盘后面前是一个画着画的笔记本,他合上笔记本,走向了卫生间。   镜子面前的他脸上十分干净,胡子也是前天才剃的,他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干净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黑暗,但他并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   走在了大街上,他看向远处的灯火,撇了撇嘴,那是武熙市东区中心,灯火斑斓,相对于这边来说,这边的房屋显然没那边好:房屋拥挤,每天都参杂着不同的人,不过最近治安还不错,听说是每天都有公安巡逻的原因,不过藏在地底的人不会管那些,他们会继续他们的生活,生活上的欲望无法被满足时,也许就会产生犯罪的想法。   他转身向右边走去,小吃,旅店应有尽有,往前走大约一百米,便到了这里夜晚最热闹的地方,一条大胡同,也可以说是一条小吃街。   他偶然看到了一个烧烤摊,一位年轻人正熟练的刷油,翻串,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他没有看那位年轻人,他看的是年轻人手中的串,肉的味道早已传到他这里来,他突然捂着嘴左右找公厕。   他吐在了厕所里,吐着吐着便没了力气,直到吐的什么也没有,他嘴角留下一丝涎水,呕吐停了下来。他倚着旁边的隔板慢慢地坐下,闭上那双被泪水蒙蔽的双眼。他勉强地扶着起来,走向了水池子漱了漱口又洗了把脸便走出公厕。   望向只有月亮与星星挂在天空的前方,除了仅存的一些亮光,便是黑暗,况且那些亮光也在黑暗中发光。他笑了笑,向天空打了声招呼。借助灯光能看到旁边的武熙公园海报。   “清澈的河流啊。呵呵。可惜了,它并不清澈的,”他自言自语到,“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应该被发现了吧,看了一天竟然没看到报道。”他抚摸着海报,突然猛锤了一下,又看向明亮的月亮。   “哦,是你啊,呵呵,放心,快了,快团聚了。”   车站的灯光昏暗,眼看着孩子们被一个一个接走,最后只剩下老师和陈羽弦。   “陈羽弦,要不我送你回家?”老师说。   “啊,谢谢老师,您先回去吧,我哥马上就来接我了。”她微笑着和老师说。脚步声传来,二人向声源望去,陈麟正向她们跑来。   “啊,那是我哥!我走啦老师,老师再见!”陈羽弦笑着跟老师打了招呼便张开双臂跑了过去,陈麟一把接住了她,陈羽弦紧紧地抱着陈麟,陈麟摸了摸她的头,又看向汤老师,他向汤老师笑了笑,汤老师也回敬一个微笑,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她突然想起了她教的两个学生。“她哥哥是警察啊。”汤老师自言自语了一句,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抱歉啊,来晚了。”陈麟挠了挠头,给她一个带有歉意的微笑。   “啊,的确有点晚了,但没事,刚黑天嘛。”   “买衣服去?”   “不啦,我想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怎么样?”   “比赛嘛?挺好的,冠军哦。”陈羽弦笑了笑。   “我去,厉害了啊,在外面吃了得了,正好当作犒劳你。”   “也行,不过你要真想犒劳我的话就…”   “就怎么样?”    陈麟见陈羽弦不出声了便朝她那边看去,陈羽弦睡着了,陈麟在旁边停下了车,调了下车内温度,他看着车窗,车窗里映照出陈羽弦稚嫩的脸庞,陈麟笑了笑,继续开车。   “就这个?”陈麟放大手机里的图片看,图片上显示着一大堆资料,没错,这都是他们要排查的人物资料。   “我他妈也没想到买化妆品的男的能有这么多啊。”邢星抱怨了一句。   这世道变了?男人喜欢女人的用品?也不对,毕竟法律又没规定。   “结婚誓词应该这么说,你愿意嫁给他吗,无论他贫穷,富贵,还是化妆。”   “哈哈哈,就你想的和正常人不一样。”   “呵呵,走吧。”   “干嘛去?”   “调查一下。”   “我去,这么多人?”   “先去郊区,那里在我们画的范围。”   “好吧。”   “戴口罩。”   “哦,谢谢。你好像我妈。”陈麟带上了口罩,向四周看看,邢星白了他一眼,便和陈麟一起进了个胡同,左右都是平房,有两层的,也有三层的,往里走有四个大妈坐在那里聊天,看了看他们,继续聊,陈麟走了过去,蹲下问一个大妈:“大妈,请问您知道魏明住在哪里吗?”   “魏明?那死小子,不知道。”   “哦,谢谢大妈。”   “你找他嘎哈啊?”   “哦?啊,我想问他点事儿。”   “你是不是警察啊?”   陈麟思考了一下,说:“对,我是。”随即把警官证拿了出来。大妈眯着眼看了看,指了指右边的房子,说:“上去二层,右手边。”   “谢谢大妈。”陈麟看了看二层,阳台很干净,窗帘也没有拉,他觉得里面没人,但还是和邢星上楼了。   二人刚要敲门,便看到楼梯下有个戴口罩的男人在看着陈麟,他也看着男人,男人手机拎着刚买来的菜,二人的目光都很犀利,像是仇人对线,邢星怼了陈麟一下,陈麟回过神来,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他敲了敲门,没人回应,楼下的男人走了上来,他们又敲了一遍。   “不在家,这几天都是如此。”男人开口说道。   “那,他什么时候走的啊?”   “九月十号。今天都十五号了。”   十号,正是尸体被发现的那天,这么巧吗,还是说魏明有意如此?陈麟忽然想到。   “警察吧。”   “啊,嗯,是的。”陈麟刚想把证件拿出来,男人摇了摇头,陈麟感到有点惊讶,咋谁都知道他是个警察?   “大前年的泰坦尼克号二号连环杀人案是你破的吧,呵呵,真是年少有为啊。”男人开了门,示意他们往里走。   “呵呵,没有,就碰巧。”陈麟笑了笑,正想走进去,楼下又传来了脚步声,一个男人哼着歌走了上来,他没戴口罩,疑惑地瞅着俩刑警,但他并没认出来。   “他就是魏明。”拎菜的男人说。   “你们是…?”魏明有些蒙圈。   “警察,来找你的。”   “卧槽。”说罢,魏明便一溜烟儿的跑下楼,陈麟见状也跑了过去,邢星向男人道了谢追了上去。男人看着他们笑了笑,关上了门。   “魏明!站住!”   “就他妈因为你是警察我才要跑呢!”魏明一边跑一边想,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道路都很熟悉,他转了几个胡同,就把陈麟搞懵了,陈麟随便进了一个胡同。   魏明看着后面警察没追上来,松了一口气,转了一个胡同,刚进去便被逮个正着。   “魏明,现在怀疑你与中央公园的杀人案有关,请配合我们调查和我们走一趟。”陈麟亮出了警官证。   “杀人案?我…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杀人!”魏明连忙解释道。   “那你跑什么?”邢星问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们发现了我盗窃…”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啊,求求你们了,大爷们,我真没杀人!我就偷了几个东西。”   “化妆品怎么回事?”   “化妆品?什么化妆品?”   “九月八号下午你没在武熙商场一个店里买化妆品?”   “没有啊,没有,我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闲钱去买化妆品啊!”   两位刑警对视了一下,陈麟走了出去,接了个电话。他看向里面解释的魏明,叹了口气,进屋便小声在邢星耳边说了句话。显然邢星的眼神是惊讶的。   “那,我是可以走了吗?”魏明问道。   “走个屁,坐牢去吧你。”邢星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在其犯罪嫌疑人的家中未发现化妆品,也没发现有化妆品的残余,倒是发现了在中央公园报案人被盗窃的手机以及钱包等物品,随即警方便将魏明带到法院进行起诉。   “真他妈神奇,误打误撞竟然找出了个盗窃犯。”   陈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上的资料,一页一页地翻着。   会议室里,陆澈看着周围的刑警们,有的已经感觉要睡着了,但还是在支撑着身体,他叹了口气,案件到这个地步基本找不到什么线索了,每个警察手中的案子不少,估计在为这个案子想的只有几个了吧,也不是说其他人不想,毕竟手中线索就这些。   “报告下你们的工作吧。”   刘青青,16岁,女,系武熙东区武熙一中的一名高一学生,其父母均在外地工作,经警方联系,其父母立马赶回,据其父母所说,他们家是从河北移居过来的,家中并无贵重物品丢失,而且平生也没有仇人,一家对人很温和,邻居虽然不总见被害人父母,但对他们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   社会关系没有问题,被害人父母的感情也是很好,父亲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母亲勤俭持家,感情上没怎么出现分歧。这么一个平常无奇的家庭,女儿的突然离世让二人后悔不已,他们夜晚到了武熙市,在月光的映照下与女儿团聚,没想到却是这种方式,但女儿已经去世了,只能面对现实了。   据之前的线索搜查,并未有任何新的线索出现,倒是陈麟二人,抓到了个盗窃犯,下一步怎么走,不知道,只能等凶手再次作案露出点破绽,但是没人希望凶手再次作案。   案件貌似陷入了泥潭中,直到一通电话打来。
返回版块
12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