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98|回复: 1

[原创短篇] 镜子里的谋杀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2-28 23: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1.0 凉宫喉结一缩,酒瓶里就升起一连串气泡,吨吨吨,第四瓶酒也倒进了他胃里。 能把高档红酒喝出楼下大排档啤酒的气势,江黎认为凉宫绝对是个人才。至于个子小小的凉宫为什么能喝这么多,江黎一是“酒有别肠,不必长高”的支持者,二是觉得凉宫高兴过头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江黎侧过身子问凉宫,借机倒掉杯子里的酒。 凉宫示意他再靠近点儿,江黎就挪挪屁股,把耳朵凑上去。宫凉回答: “嗝~~儿!” 嘹亮的酒嗝在江黎的耳朵里横冲直撞,酒气闷的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气得江黎 想往凉宫脑袋上来两下。 “我中……中……中了!”凉宫舌头打着结,费了老大劲才把这三个字吐出来。 “别搁这儿玩梗,你不姓范!”江黎此时正在气头上,如果打一巴掌就能让凉宫清醒过来,他倒也不介意客串胡屠户。 “研究资金……我的……项目,批了……五十万呢。” 江黎花了点时间,才搞明白凉宫想说的是“我项目的研究资金批下来了,整整五十万!” 至于是什么项目,不用说江黎也知道——凉宫心心念念的“镜影”系统。据他说,这个系统能预知甚至改变未来。据他说十几年前也有一个人试图开发这种系统,但没什么关注度。而今凉宫的程序能得到支持,如果不是那个酒嗝,向来厌恶酒类的江黎也会为他举杯庆贺。 在江黎准备以茶代酒的时候,凉宫已经对着他喷出了半瓶刚喝下的酒,并在江黎发怒前吐出了另半瓶。 “你……我这衣服新买的!五十万就成这鬼样,没见过钱啊!”江黎嘴上说着,拉起凉宫一只手,搭在肩膀上,跟其他人说了一声,拖着宫凉先行退场。 公司大门外依然是“时间胶囊”的广告:未来的你、我、他,收! 江黎又一次想起了早上收到的时间胶囊,寄出的时间是三年前,时间胶囊公司刚创立的时候。邮寄人未知,里面是一本他看不上眼的推理小说,作者已经死去多年——该死,今年夏天怎么这么冷? 江黎打了个寒颤,也许是因为晚风,也许是那个作者。 2.0 “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无神论者。”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摊在两人面前,两人表情严肃,显得有一丝滑稽,“我也不相信神。凉宫——你得知道,我所说的与神鬼无关。”江黎按住书面,纸面发出撕拉的声音。 “先把书赔了,再解释清楚,不急的。”凉宫伸向了身旁的水杯,指指走来的机器人。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正在被死人谋杀。”江黎无力的跌落回椅子里,给机器人递了一张纸币。“我这两天一直在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情,我正在被死人谋杀。” “贞子还是法老王?我记得你没去过埃及,那就是录像带了。”凉宫把书转到他面前,翻到目录。“抱歉,十万个为什么没写怎么对付贞子,要不你对她读《毛选》?” “不,不是鬼魂——我解释了很多遍,你还想让我再解释一遍?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江黎有些烦躁的撕扯着书页——那本书现在已经属于他了。 “是被策划好的事故,就像是死神来了的那种——意外,但那些意外是人为的,而且那个人已经死了。” “一切都已注定——啊,那就是拉普拉斯妖了,我建议养只薛定谔的猫猫。”似乎是为了嘲笑他,凉宫在旁边的屏幕上搜索了量子力学相关的书籍,让机器人送了一本《小朋友也能看得懂的科学入门理论》过来。 “不是的——啊!——你看到了,就是这样。”一个被厚重书本夹住的小夹子蹦了出来,夹住了江黎的手指,他手忙脚乱地把它拽了下来,“就是这样——这种不危及生命的恶作剧一直发生,直到前两天我差点从井盖上掉下去。”江黎苦恼的把架子扔到机器人的脑袋上,砸出“铛”的一声。 “你只是运气背了一点。”凉宫耸了耸肩,给机器人抵上了这本书的钱。 “不是的——不是的宫凉。我知道那个人是谁。”江黎用力拽着头发,从怀里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密码0721,相册里有一个专门的资料夹。” 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科幻小说作家,写的东西也喜欢沾点暴力色情元素作为卖点。书买的一般,后来却被揭发抄袭。 “他怎么了?”凉宫把手机还给他,江黎点了本这个男人的书上来。 “他没什么,他早就死了。大概是十年前,心脏病还是自杀?你看这个——《镜子间的对视》。”江黎粗略的翻了翻目录与前面几页。“你想凭借主角名字和你一样控告他侵权——还有谋杀未遂?” “这本书属于他的谋杀系列第二部,第三部则是主角被谋杀之后的揭密部分。谋杀一与我经历过的事情完全一样——或者说我所经历的事情是谋杀的简化版。现在,就是现实的这个现在,是你手上这本书的第十三章,也就是倒数第二章,讲的是主角和他朋友在图书馆的谈话。” “那为什么还要把我约出来。”凉宫的疑惑更加多了。既然按着剧情他会被一步步的谋杀,那为什么还要按剧情来走? 江黎喝了口水,把书页翻到第十章。“你看,我前天应该去上班,但我那天看到了这本书,于是请了个假。但一直有人疯狂敲门,我下去后发现是送错了的快递。但送快递的车撞到了路灯上,灯砸下来,路上的井盖托断了,我上楼时刚好踩到。如果不是倒下的路灯救了我,我就没了。” 再次大口的喝了一次水,江黎把书往后翻了两页。“下班后的聚餐食物中毒,我说了让老板用新鲜的菜,但农药超标,我还是去洗了一次胃。” “如果我按着线路来走,只会是普通的消化不良。”江黎把结局指给他看,又把书页翻到图书馆的部分。 “接下来我们要出门,会遇到酒驾。车头撞上消防水管,我们会被水流冲倒。如果不按线路走的话,我想车会直接撞到我们身上。就算不出门——车也可能会爆炸,把什么东西送上来,砸进窗子。” “这件事情涉及到你——对不起。我承认我害怕了。要呆在这里还是按路线走?” 江黎有些不安的翻动着那两页。“我仔细地读了这两页的内容。首先车会撞上警察设好的缓冲,然后方向盘打转装上消防栓。”江黎看着表,“还有大概五分钟。下去还是呆在这里?” 凉宫并不相信这番说辞,让机器人再拿了一本小说过来。“我们就呆在这里,看看什么东西能飞上四楼。” 江黎紧张的盯着手表——他很想一个人下去完成剧情,但书里凉宫是和他一起下来的。汽车如书里描写的那样撞上了消防栓,水流喷了出来,打湿了他们的窗子。 “没有爆炸,没有碎片。巧合而已。你要知道宇宙诞生的几率可是中彩票的几率的再向下类比。既然宇宙诞生了,那你遇到的事情也并不是无法解释的。”凉宫耸了耸肩,拿着书本起身离开。江黎迅速从椅子上跳起来,跟了上去。 警察正在用链子吊住失事车辆,企图把它从消防栓上给拉下来。安全线拉到了图书馆的门口,只留下了一个一人通行的小道。 车辆突然再次启动,撞上了拽他的警车。警车正在向外发力,情急之下慌忙踩下刹车,车头撞上两人行走的中间,在墙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裂缝,引擎盖冒着白色的热气。 两人迅速被警察拉到远处的救护车处,医生询问了两人受伤的情况后,一位警察跑过来对他们提了一下理赔的事情。 “如我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按剧本来,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次我们至少让一位无辜的警察双腿骨折。”江黎用颤抖的手翻开了凉宫带出来的书,翻到了最后一章的《非蓄意的蓄意谋杀意外》 “我会在地震中死去,为之陪葬的还有这座城市一般的人口。” “没有地震预警?” 凉宫皱了皱眉头,在手机上寻找地震局发布的消息。“什么都没有——第三部的描写是突发的地质变动。小说里实施谋杀的是第三部的作者。第三部谋杀是一本日记,我可以间接理解为这个男人谋杀了我。”江黎蹲到地上,双腿跪到书本上。 “如果我离开震源一定会扩大。或者火车失事什么的。” 凉宫眉头皱的紧紧的,他拽着江黎回到了图书馆,找到了谋杀的第三本小说。 第三本的主视角是凶手,他在策划了一系列的事件——并且在得知了地震后离开了城市,让主角无声的死在了地震里。这是最无懈可击的谋杀案,除了这本写出来的日记根本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给他定罪。 “接下来呢?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凉宫问他。 “各自回家换衣服。”江黎看着地面,好像大地会突然裂开,把他们吞下去。 宫凉将书放回去,按着江黎肩膀,逼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看着我,江黎,看着我。听我说,我才不信什么命中注定,我们还有三个月,三个月,足够改变很多事,我们先按剧情来,三个月,总会找到办法的。” 3.0 “谁啊?来了来了。哎攒福报呢。” 宫凉家的门被敲得震天响,他只得放下手上的工作去开门。 “警察。宫凉先生,这有一桩案件需要你配合。” 门外的警察有些面熟,宫凉想起来正是在图书馆遇见的那位。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洛,洛花生。”洛警官收起他的证件,向宫凉伸出手。 宫凉握住,晃了晃,“你好警官,我姓夏,叫夏洛克。哈哈,开玩笑的。洛警官你里面请。宫凉,一介良民,愿意配合调查。” 宫凉侧身将警官请进屋里,请他坐下,“喝点什么?我这有矿泉水、矿泉水和矿泉水。” “不必客气。你认不认识江黎?” “当然认得,老朋友,他犯什么事了?”宫凉一惊,心想怕不是江黎做了什么傻事。 “他自杀了,这是他的遗书,给你的。”洛警官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纸,“复印件。” “啪。”宫凉手里的纸杯掉到脚上,水从拖鞋流到地板,他却浑然不觉,张着嘴,过了好久,才说:“啊……” “请节哀。”洛警官走过去,把宫凉扶到沙发上。 “不是……怎么可能……不可能啊警官,搞错了吧?那家伙……不可能……为什么啊?”宫凉脑子很乱,连带着语言也乱,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知道为什么,但是一时间却说不出来。 他想起了遗书。 抓过那张纸,虽然是复印件,却依然能看出确实是江黎的字迹。宫凉看完了遗书,又看了一遍,再确认一遍。 “谋杀!”宫凉突然站起来,把纸抓成一团,四处张望,像是想找什么人打一架。 “先别激动,想起什么慢慢说。”洛警官抓住宫凉肩膀,把他按回沙发上。 宫凉看着洛警官的眼睛,像是终于找到了想找的人,他紧紧抓着警官的胳膊,“自杀?警官,你们管这叫自杀?江黎说的很清楚了吧?这是谋杀!那书……谋杀系列——《镜子间的对视》!它逼死了江黎!” 他重新展开那张纸,指着一段话,“看看,看看!‘如果主角死了,剧情自然会结束,也不会有地震’,很清楚了吧?江黎是为了我们,他是被逼死的!那个作者,去抓他啊,你们去抓他了吗?让他偿命!他必须死……” “冷静!”洛警官也朝他大吼,“那个作者已经死了!” 宫凉这才冷静下来,喘着气。洛警官见他安静了,也放开他肩膀,给他倒了杯水。 “喝口水。” “啊……谢谢。”宫凉已经忘了这是自己家。 “你说江黎是被逼死的,还有哪个什么镜子里的谋杀,是什么意思?”洛警官也坐下,掏出笔记本。 宫凉灌了一大杯水,说:“那本书……江黎之前对我说过,主角的经历,井盖、食物中毒、车祸,他都遇到了。他成了书里的主角,因此凶手只能是那个作者。” “宫凉先生,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对于江先生,我表示很遗憾。”洛警官把笔记本放回口袋,“你需要休息,要不要为你请个心理医生?” “我没疯……该死,是镜子系统!你们知道这东西,公司上报过。那个家伙肯定有完整的程序!” “我确实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人用镜子系统逼死了江黎先生?” “对!” “我明白了。”洛警官意识到事关重大,他收好东西,站起来,“我会请示上级,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洛警官再见到宫凉是三天后了。那时宫凉正在公司,完善镜子系统。在宫凉身上,时间似乎过得更快,他本就稀疏的头发又少了很多,发际线上移。 “啊,洛警官。”宫凉保存好工作成果,拉开一张椅子,“请坐。我猜你们的调查有新进展?” 洛警官点点头,递过去一个U盘,“我们在那个男人的遗物里发现了这个。” 宫凉把它插到电脑上,一串串代码占据了整个屏幕。宫凉的眼睛发出光亮,“哦……这确实是……原来还可以这样,没错,这是‘镜子’!” “还没完。等下你看到的,不要跟任何人说。”洛警官推开宫凉,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代码就转化为图像,图像闪烁几下,变得更加清晰——一片废墟。 “这是两个月后的未来。” “主角死了,戏还得演。”宫凉好像早已料到,只是微微点头,没有更多表示。 办公室的门锁发出“咔咔”声,洛警官握住枪,问:“谁?” 开门的是一位老人,头彻底秃了,一根头发都没有。“哦哦,你们有事啊,那不打扰了。” “没事,那位大爷是扫地的。”宫凉解释到。他继续说:“我想,我能试着逆向推演,或许能阻止地震发生。” “我来这里正是为了这事,你需要什么?”洛警官问。 “我需要安静,所以,请出去,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靠你了。”洛警官没有再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去。 4.0 我给那个老人戴上手铐时,他刚扫完最后一层楼,我向他表明来意,他没有争辩,很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我问他为什么要杀宫凉,他却回答了一个谎言,“不杀他,就会有地震。” 我跟他说坦白从宽,他说事实如此。 “我们查到了你的身份,李教授。”我这么跟他说。 李教授叹口气,摇头笑着说小混混就是不靠谱,连个假身份都搞不好。 “他们已经做的很好了。十年前镜子理论的提出者,五年前突然失踪,我们一直在找你。”我把他带上警车,回到警局,审讯才正式开始。 警官:你为什么要设计逼死江黎? 教授:他诬陷我儿子抄袭。 警官:那宫凉呢? 教授:他抄袭我的心血……镜子,那是我开发的!我的研究才没有错! 警官:李教授,你很清楚,你的思路早已被证明不可行,无法做到长远预测…… 教授:不可能!宫凉…… 警官:宫凉的思路与你截然不同,至于地震……那只是你植入的画面,宫凉已经告诉我们了,地震根本不可能发生。江黎遇到的,就是你镜子系统能做到的极限。 教授:…… 警官: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教授:我认罪。但我还有一个问题。 警官:你说。 教授:我对宫凉的谋杀,绝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你们是怎么侦破的? 警官:…… 警官:……很简单,公司为了防止工作人员摸鱼,在每个办公室都隐秘安装了摄像头。除了管理层,没几个人知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23: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沾点悬疑的边就是侦探故事(确信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