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05|回复: 4

[原创短篇] 《骗局》

收起左侧
发表于 昨天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昨天突然有的想法,就连夜写了出来,感觉写的很仓促,给大家增加点信心(淦,我怎么会这么积极:Billd_dengtui:) 贴个赛事链接 [url=https://www.tuilixy.net/thread-110382-1-1.html]第二届学院小说大赛[/url] [align=center][size=4]骗局[/size][/align] [p=30, 2, left]我被骗了。[/p] [p=30, 2, left]我从没想过我会被骗,因为我向来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人。[/p] [p=30, 2, left]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被骗的经过,应该是能察觉出来的才对,在那人第一次给我介绍赌博网站的时候,或者在他和我说他有线人可以保证一直赢的时候,哪怕是在他在我说出没钱之后给我介绍网贷的时候看出来也是好的。[/p] [p=30, 2, left]可是我没看出来,或许我有那么一刻怀疑过这是场骗局,可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于是我又想这是为什么。得到的答案庸俗的可怕,因为我家太缺钱了。是啊,一个欠着几十万外债的普通家庭真的能拒绝这样的机会吗,万一是真的呢?[/p] [p=30, 2, left]果然,贫穷会影响一个人的理智。[/p] [p=30, 2, left]所幸,事情解决了,靠我和我丈夫设的另一个骗局,骗的是他的情妇,我一向喜欢称呼她老女人,其实我们都不年轻了。[/p] [p=30, 2, left]这是一段怎么也断不了的孽缘。[/p] [p=30, 2, left]第一次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是在七八年前了,那时儿子还在上小学,我们家还没有欠下那么多外债。[/p] [p=30, 2, left]丈夫给我介绍她,他说她是自己在工地上认识的,比自己大两岁,所以他叫她姐。[/p] [p=30, 2, left]我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开明的人,所以我起初并不介意她的存在,甚至和她关系不错,她经常和我吹嘘她认识的人有工地工头,有公司老总,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职业的人,总之颇有一种黑白通吃的意思,那时我觉得她大概是个厉害的女人。只是我时常感觉儿子对她的印象不太好,可是他懂什么呢,那时他才五年级。[/p] [p=30, 2, left]丈夫告诉我他打算包工地做包工头了,他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年泥瓦匠,有了一些经验,有了一些人脉,也有了一些存款,人总是要越过越好的。起初我觉得这很有风险,因为我家的存款并不多。可是丈夫给我算了整个工程前后的收支,得出的结论是不管怎样都不会亏的。我上过高中,所以也能大概听懂他给我讲的那些计算方法,有一些道理,虽然我多少还有些犹豫,但是往常不要好的丈夫突然变得上进让我决定相信他。[/p] [p=30, 2, left]可惜,现实并不像我们计算的那样,我们亏得血本无归,工程款没结到,工人工资发不出,我们只能拿出自己的存款,加上从亲戚朋友家借来的钱付了工人工资。[/p] [p=30, 2, left]那时我知道了是那个女人劝丈夫做这个事情的,不过丈夫说我们的失败和她无关,说到底还是自己能力不行和时运不济。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听信了他继续包工地的想法。[/p] [p=30, 2, left]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在亏损,一直在亏损,于是我们借的外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我们无力偿还,只能选择离开住了十几年的乡下老家来到城里投靠亲戚躲债。[/p] [p=30, 2, left]期间我不断听到和丈夫一起去打工的人和我说丈夫和那个女人关系不一般,而我又从那个女人那里听说丈夫在工地上乱搞。于是我试图通过紧跟着丈夫来监督他,同时也可以督促他,免得他像在家里那样懒惰,只是没想到我那么做只是换来我和丈夫在工地上一次次的争吵,说是争吵其实也不对,因为他总是默不作声任由我发作,然后甩脸走人。我有时想,他应当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的,只是从来不愿意听从我的建议。他就是这样,从来只能听得进好话。[/p] [p=30, 2, left]后来,我终于抓到了丈夫和那女人的证据,通过丈夫的旧手机。我拿着旧手机去质问他,他还是不回答任何事,只是默不作声。于是我哭闹。最后他只说了一句,你总是这样疑心病重!我确实十分在意这件事,也经常问他,调查他。可是,难道不对吗?[/p] [p=30, 2, left]随着我抓到的证据越来越多,丈夫终于没法再隐瞒,那一次,我看着依旧是沉默不言的丈夫,怒火中烧,拿来了棍子想要动手,但是被儿子拦住了。儿子劝慰我说,“如果他不还手,你打伤了他就有你的错,如果他还手,你打得过他吗?”[/p] [p=30, 2, left]儿子称呼他的父亲为“他”。[/p] [p=30, 2, left]于是我又坐下和他谈,我说如果你不想过了,那我们就离婚,如果你还想过,那你就和那个老女人断的彻底一点。[/p] [p=30, 2, left]他起初依旧是不说话。在我和儿子的逼问下,他终于开口了:“你要离婚也可以。”[/p] [p=30, 2, left]我愤怒极了,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他就是要逼着我自己说出离婚。我回想起这样的情景已经发生过无数次。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p] [p=30, 2, left]“不是我不想断,但是一来我们还欠了她很多钱,二来我也不确定如果我真的立马和她断了,她会做出什么事。”丈夫看我又要开始哭闹,说出了自己的理由。[/p] [p=30, 2, left]那个女人确实是有些疯魔了,她开始自己给我发短信说自己和我丈夫的事,一会说什么你觉得他还爱你吗?一会又说我们都是女人,都是受害者,她一直把我当朋友。一会又说要让她断除非给她钱。她甚至还去骚扰我的儿子,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被他骂走。[/p] [p=30, 2, left]最后丈夫还是答应要和那个女人断掉,至于欠她的钱,会慢慢还。[/p] [p=30, 2, left]不出意外的,丈夫还是让我失望了,并且这次让我抓了个正着。[/p] [p=30, 2, left]我帮他在家附近找了个工地,那天,他的同事打电话来告诉我他没去工地。于是我就出去找,最后在他工地附近的大街上找到了他,和那个老女人在一起。和我迎面撞上了。这是我第一次当面抓到他们。[/p] [p=30, 2, left]我不知道要怎么办,真的不知道,我早就应该和他离婚的,可是我就是不甘心,我为了帮他几乎借遍了我所有能联系到的亲戚朋友,我原谅了他那么多次,为什么他就是不懂,就是不愿意改正。[/p] [p=30, 2, left]此时已经是在我被骗之后了,关于我被骗的事,除了我的丈夫,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于是丈夫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那就是我们联合起来策划一场骗局,他去和那个老女人说我发现了他们的事,只要她拿出十万块钱来,自己就会和我离婚,而我则用这十万块钱先把网贷还了。然后我们离婚,他去慢慢的和那个女人断掉之后还会再回来。[/p] [p=30, 2, left]我同意了。因为我想不到什么其他办法了。可是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呢?我不确定,没法确定。[/p] [p=30, 2, left]后来我终于还是和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我一个人回去的路上只感觉一阵阵的心绞痛。想着从第一次亲自发现丈夫和那个女人的端倪到现在已经有大约一年了,纠缠了整整一年,我不知道面前到底是解脱还是地狱。[/p] [p=30, 2, left]回去后我给儿子打了个电话,但他没有接,他正忙着重要的事情,只能打字聊天。我和他说了离婚的事情和被骗的经历。他劝慰我说这样也好,不用再一直纠缠下去了。他给我分析了他的父亲的种种性格缺点,告诉我他根本不会改。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心绞痛。[/p] [p=30, 2, left]聊完之后,我哭了,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在为这事哭泣。[/p] [p=30, 2, left]是啊,我都四十多岁了。[/p] [p=30, 2, left]我突然想起年少的时候,和最好的姐妹说到以后的生活,她说她一定要找个有钱的老公,这样一辈子都可以衣食无忧,我说,我只想要有个普通的家庭,有一些存款,在特殊的日子里一家人能无忧无虑的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我喜欢这样的热闹和生活。她又说,如果以后自己找了个有钱的老公一定不会忘了我,一定要带上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p] [p=30, 2, left]后来我和她断了联系,只是听说她好像确实嫁了个有钱的老公,而我的生活却并不热闹。她没有再找过我,这或许也只是一个年少无知的骗局。[/p] [p=30, 2, left]我们都老了,老了总是容易被骗。只是,谁都年轻过。[/p]
| 发表于 昨天 08:47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这尼玛地竟然是随便写地?
| 发表于 昨天 09:30 | 昨天 10:07编辑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故事性 不错 观感也可以 主要是你的文字功底还可以 但我必须给出我的想法和建议。你的文字功底,和描述故事的能力始终都不错,除此之外必须要加点别的东西。也可以认为是在吹毛求疵。 这就像是一部电影:特效不错,演员演技也不错,整体的故事也不错,但是细节上,人物之间的行为逻辑还值得商榷。 以下是想法和建议: 以第一人称为视角,可以解决某些事情。 比如:可以让读者更清楚的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某个行为。用“我”的心理来引导读者理解某些事情的发生。 但同时,人物的想法还是要说清楚。(不然就失去了优势) “因为我向来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人。” 从后文来看,我想吐槽一下,她还不如儿子聪明。我想你应该不是想写她的“自负”,而是想突出她的“天真”。所以这里不太好。 “而我又从那个女人那里听说丈夫在工地上乱搞。” 这个老女人为什么要和她讲这个,目的是为了让她和她丈夫因为这个事情离婚吗?毕竟以丈夫的性格,不会主动的说。但其实女人们很清楚,一般遇到这种事情,女人们都会先去调查。 难道这个老女人想以这种方式“自爆”吗?这里有点疑惑。 丈夫的有些行为,我有不太能理解的地方,你说他优柔寡断,但也是他主动提出要:离婚然后从老女人那里得到钱。作为作者,你应该会有你自己的解释,那就等你来解释。 “此时已经是在我被骗之后了,关于我被骗的事,除了我的丈夫,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这一段,让事情发生的顺序显得有点奇怪。 (中间的评论已删除) 另外我想谈谈最后两段。一个年少时相信的事情,被证明是某种骗局。 就是感觉这个事情太轻飘飘了。换句话说,你没有付出(投资金钱),还期待别人的回报。(别人找了个老公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相信”以及“骗”的程度还不够。 我想可以这么写:“我”年少时帮闺蜜做了很多事情,然后闺蜜说她一定要回报。多年后她去找闺蜜,(没有主动提有福同享的事情)但闺蜜很冷漠。 (另外,加个图)
Screenshot_20201018_100652.jpg
  • 两只肘子 昨天 09:42 说:

    感谢评价。
    不写“我”的想法,一来是因为当时比较晚了,不想把篇幅拉的太长,二来是我确实不太想过多的着墨于这个事情,因为难免会把“我”描绘成一个怨妇形象…
    写“我”聪明其实就是顺其自然这样写了,可能确实有些违和了,不过儿子的形象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对比,年轻的儿子爱憎分明,有自己的事情和未来,中年的“我”和丈夫则优柔寡断,没有改变现状的勇气
  • 两只肘子 昨天 09:43 说:

    情妇的形象则很独特,我也只能说她就是这样不择手段的,她其实并不害怕自己的事情会被发现,怎么说呢,有些疯魔了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