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推理学院

查看: 107|回复: 7

[原创短篇] 连载走起来(第一次写网络文学)

收起左侧
发表于 2020-10-2 19:31:13 | 来自小霸王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
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篇小说
(七) 手术顺利完成。她由护士推回病房。而即使流了这么多血,她的气色看上去还不错,唇部虽然微微泛白,但仍保持淡淡的粉色,活脱是西方童话世界中描绘的“睡美人”。 “我能进去看看她吗?”本就百爪挠心的我,隔着厚玻璃窗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她,迫切地想要跟她倾诉衷肠。她仍处于轻度昏迷状态中,也只有这种状况下,我才能把一些平时没有办法当面对她说出的真心话。 获准探视后,我穿上医院专配的防护服,无声息地来到她的病床前,本想俯下身轻吻她的额头,最终还是忍住没有那样做,并在随后重重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我换作用粗糙且厚重的手掌轻轻抚摸她的额头,这算得上是第二次饱含深情地与她亲密接触,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认真审视她。此时我才注意到她一侧额角处的青筋微微暴起。看来,她在遭受伤害前还受到了一定的惊吓,使她精神紧绷,该是某种出乎意料的突发状况。 这样的手法,和之前提到过的患人格分裂的大巴司机残忍虐待那位少女的情形可谓如出一辙,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在确定柳昂的各项生命体征稳定下来后,我开始回想一些存疑的细节。 其一,柳昂姐在被发现时已经流失了超过600cc的血量,这意味着她很快即有可能因极度贫血而生命垂危甚至死亡,凶手明显并没有想直接置柳昂姐于死地,甚至在她一个女孩子身上留下多处浅刀伤。然而她刺中柳昂姐腹部的那一刀却又是非常致命的,甚至没有把凶刀带离,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为何。 其二,柳昂姐额角青筋暴起的表征是她当时应激反应的证明,可是她的衣衫却十分平整,看上去并不存在任何做过搏斗的痕迹。而且,我们都知道人在情绪紧张时血压会骤升即使不是在这房间里,如果凶手当真在争斗中误伤了柳昂姐,他又是如何能做到血迹没有喷溅甚至滴落到屋里其他任何位置的呢。所以可能性只有一种——柳昂姐开始时并未对凶手产生戒备,在昏迷失去意识前的瞬间才产生了应激反应。而凶手则是在确认柳昂姐完全失去意识,各项机能平稳后才用刀刺她的。 其三,如果是当天中午失踪的大巴司机犯下了这样罪行,他势必要事先潜藏在酒店某处伺机而动。但他再怎么精明,最多只能知道柳昂姐和姐夫入住的酒店房间,根本无从推定姐会在某个准确的时间点会独自返回楼上…… 所以,当我冷静过后把这些细节串联起来,即使没有查过酒店及附近监控记录,也已完全明了。真正的元凶,有且仅有一个…… 是他,无形之中将爱妻留在他人印象中的好感,全部转化为对所爱之人越来越深的恨; 是他,用逢场作戏的狡诈手段,先与慕妻之色的变态之徒勾结,又上演了一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好戏蒙蔽众人。 是他,不择手段地欲用“一石二鸟”之计,令猥妻者得到惩罚之先,却致新婚一年的妻子生死未卜。 是他,我早该想到的…… 然而此刻,这些并未占据着我的内心…… 面对从鬼门关闯得一条命的她,我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复杂。我好想她醒过来,这次我绝对要鼓起勇气向她表白,而我又不想她太快醒来,不忍她再承受这样的打击。 好吧,顺其自然吧……
  • Vt超新星 2020-10-2 19:40 说:

    连载的话,你可以直接回复你第一个帖子,或者编辑原贴的内容,不是另起一个新的帖子
  • 5427 回复 Vt超新星 2020-10-3 08:59 说:

    收到
  • 5427 回复 Vt超新星 2020-10-3 08:59 说:

    谢谢指教
  • 玉暖狸追 2020-10-3 12:08 说:

    感觉不错
  • 5427 回复 玉暖狸追 2020-10-4 01:57 说:

    谢谢亲赞赏
| 发表于 2020-10-3 12:23:13 | 发自安卓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 5427 2020-10-4 01:57 说:

    谢谢
尚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院